收香记 (18) 作者:SUMMERandL

.

【收香记】(纯爱、无绿、恋母、后宫)

作者: SUMMERandL2021-5-1发表于SIS001

----------------------------

第十八章 王姨的释放

柳许项就喜欢看女人娇羞的模样,有种含苞待放的楚楚动人,但太过直白反倒不美,所以他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转移了话题:“王姨,你最近一段时间在干嘛呢?我好久才能见到一次你。”

“我一直在工作,经常出差,哪像项项还在上学呢……”王姨也许是习惯了柳许项的按摩,慢慢地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享受起来。

王姨的工作都是妈妈安排的,她完全可以另安排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妈妈故意支开王姨,想到王姨跟自己的实质关系,妈妈这么做,莫非是……吃醋了?

没想到妈妈还有这一面,柳许项不由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我也想天天能见到王姨,刚走的那几天吃不到王姨做的饭菜,也没有王姨叫我起床,我还有些不习惯呢。”柳许项有些感叹地说道,“幸好后面外婆来了。”

王纫兰也想起来之前的时光,脸上也不禁充满了温暖,不自觉地白了他一眼,嘴里却没有饶过他:“你还好意思说,那个时候你和萌萌天天闹,家里就没个安宁,我搬走正好落个清静。”

“你外婆是不是比我会照顾人多了?”王纫兰过了几秒,又有意无意地问道。

“外婆确实很会照顾人。”柳许项故意说话留了半截,看王姨面色有些微微不满,又接着说道:“但外婆有一点比不上王姨。”

柳许项看到王姨看向自己的探究眼神,弯下腰慢慢靠近王姨的耳侧,“别生气了,王姨,你可是我的半个妈妈呢,外婆再怎么样好,也是没办法比过王姨的呢……”然后进一步脸颊与她贴在一起。

王姨的微微不满早已无影无踪,情绪有些低落地垂下了头,下巴贴在了胸脯上面,“我……不算你的妈妈,因为我……没有养育过你,琴姐才是。”

柳许项轻轻抓着王姨的胳膊,柔声道:“可我已经把王姨当成自己的妈妈了,王姨你还记得当初你抱着我睡觉那次吗,当时我就觉得王姨很亲切呢。”

王姨情绪这才起来一些,但仍旧有些不确信:“项项真的不在意这些么?”

柳许项反而否定了她的问题:“其实我还是有些在意的。”看到王姨眼中的光泽都黯淡了许多,又轻轻亲吻了王姨的粉颊:“王姨,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补救的,比如说……现在这件事情,就是不知道……王姨还愿不愿意了。”

王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着急得答道:“我愿意!”

“真的吗?王姨到时候不要后悔。”柳许项再次确认。

王姨对柳许项从没设过防,不假思索地点头,刚想问具体什么事情,就感觉身体腾空而起。

柳许项不待王姨说话,突然横抱起王姨,然后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然后紧接着麻利地把拖鞋往地上一甩,也上了床,在她的疑惑和紧张眼神中,慢慢搂住了王姨。

王姨并没有太过抗拒,她不担心柳许项会害她,之所以有些紧张,纯粹是因为与异性亲密接触的羞涩,“项项……你抱我干什么?”

柳许项挪动着身体,然后在王姨的僵硬中脸颊又盖在了她的两座山峰峡谷中央,像痴汉一样深深吸气。

“真香啊——”他由衷地赞叹。

“不要……项项你快放开我……”王姨感受到自己圣洁峰峦的异样,慢慢地挣扎著,发现丝毫挣脱不开,又用双手推著柳许项的脑袋,发现他像小牛犊一样倔强地占着地方不动,想用力推开他,又怕把他给弄疼了,着急得带着哭腔:“项项你不要这样!”发现不奏效,也不挣扎了,只是默默地掩面哭泣。

柳许项看王姨都着急得哭了,停下了动作,然后拱起身子,脚脚并用地爬到王姨的正脸上面,拨开她的手,吻去面上微咸的泪痕。

“王姨,你刚刚不是答应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怎么现在哭了呢?”

王姨仍在哭泣,只是不再有眼泪落下,别过脸,也不说话。

柳许项看王姨生气了,俯身抱着她娇弱的身体,面颊相贴,交颈附耳,声音带着温柔的醇厚:“王姨,你看你现在像个萌萌那样的小女孩,而且还说话不算数,哪里像个妈妈呢?”

“谁知道你会这样欺负我……”王姨细声埋怨着他。

柳许项声音透著无辜:“我也不知道王姨会这么生气,明明只是想学着小孩子那样抱一下。”

“哪有那样抱的……你都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唉……确实不是小孩子了,可惜我小时候连生母的怀抱都没享受过,现在想弥补一下遗憾都不行。”柳许项故意这样说着,装作有些颓废的样子。

王姨明知道他这是故意这样说的,但还是有些愧疚,自己从没尽过母亲的职责,想起他从小可能都是靠着奶粉长大,没有享受过本该有的哺乳,有些不忍了。

他都说了,反正只是单纯地抱一下,反正算是母子,亲密一些也没事吧?

“其实,只是像刚刚那样抱的话……”王姨忍着羞涩,细声细语地说了一句,但还没说完,就被柳许项的动作打断了。

“mua~,妈妈真好!”柳许项使劲的在王姨脸上亲了一嘴,留下了一团口水,然后迫不及待地又回到了刚刚丢失的地盘。

这下王姨没有再反对了,只当时儿子的亲密,都是咬著嘴唇红著脸,默默地忍受着陌生的酥麻和异样。

眼前的乳房柔软而温热,还带着一股乳香,此刻只隔了一层内衣和家居服,不设防地摆在自己面前,柳许项的脸在中间来回摆动,仿佛要把它吸进身体里装着,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菜的好坏大致有“色”“香”“味”的标准,他感觉挺香,但要知道面前这道“菜”怎么样,还得继续品鉴剩下的标准。

即使隔着内衣,柳许项仍旧很容易就找到了娇嫩的小凸点部分,隔着两层衣服,一口含住,下身也慢慢支楞起来,让王姨的身体微微一颤,但也没有其它动作,只是夹紧了双腿。

柳许项含了一会儿,后面还是有些无趣,隔着两层衣服,口感确实不怎么样,更多的反而是心里的满足感,起初还愿意就这样,但时间久了,就想更进一步了。

看王姨没有反对,柳许项胆子大了起来,慢慢地解开她的上衣,露出白的炫目的两团娇腻玉兔,只是它的两只眼睛都被蒙住了,他有些想帮它重见光明。

但他也没有太过急切,准备慢慢来,先让她情迷意乱再说,以免王姨太过羞涩从而拒绝自己。

也正好,王姨看他没有再有更过分的举动,松了口气,准备阻止的手也放了回去,但是微不可查。

柳许项深吸一口气,开始舔舐露出的乳肉,湿润滑腻的舌头与肌肤之间的接触,王姨忍不住呻吟起来,红唇微张,双手也情不自禁抱住了柳许项的头部。

不经意间,在王姨失神间,柳许项已经向上撩起了王姨的内衣,露出了两只颤颤巍巍的乳房,鲜红亮泽的两颗小豆蔻在顶端划出红色不规则的轨迹。

他一手攀上一座乳房,轻轻揉捏,另一只手则是从侧边竖着握住一部分,微微用力挤压,让乳房成了淫靡的长条状,然后嘴巴一会儿对着乳头使劲吮吸,一会儿用牙齿轻咬,伸出舌头挑逗,发出“砸吧砸吧”的水声。

王姨早已意乱情迷,嘴里喃喃念叨,语无伦次,不停的喊著“儿子”“项项”之类的字眼,用力的把柳许项的头往自己的胸前按。

感觉王姨情绪有些失常了,他试探的喊了句:“妈妈?”

王姨听了这句话以后的反应很激烈,似乎是压抑了很久,哭着说道:“我的乖儿子……我不是个好妈妈……”她继续按压着柳许项的头部,比刚才更剧烈,“不要离开妈妈……妈妈……好爱你……我不想做你的姨……”

王姨说着,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翻身坐起来一下子把柳许项抱在怀里,亲吻如雨点一样密集地落在他脸上,然后一手扶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把乳房送到他的嘴边,嘴里念念叨叨:“项……项,我的儿子……妈妈以前对不起你……妈妈……现在给你喂奶……”

柳许项被王姨的动作弄得有些痴呆,鼻息间全是乳房的甜美气息,但上门的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嘴巴使劲地吮吸著乳头,后面松口时,这边的乳头已经比另一边的重大不少,而且带着充血的艳红色。

他刚松口,另一只乳房又送了过来,直接顶到柳许项的脸上,似乎今天真要他吃个饱。

柳许项没有再说话,默默享受,王姨抱着他靠在床头,轻轻不同地抚顺他柔顺的头发,眼睛里注满了浓浓爱意,后面或许是情绪波动过于剧烈,王姨就这样慢慢地睡着了。

柳许项看王姨已经闭上眼睛,不愿意打扰她,就这样嘴里一直含着甜美的乳头,慢慢地也睡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