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收香記 (18) 作者:SUMMERandL

.

【收香記】(純愛、無綠、戀母、後宮)

作者: SUMMERandL2021-5-1發表於SIS001

----------------------------

第十八章 王姨的釋放

柳許項就喜歡看女人嬌羞的模樣,有種含苞待放的楚楚動人,但太過直白反倒不美,所以他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轉移了話題:「王姨,你最近一段時間在幹嘛呢?我好久才能見到一次你。」

「我一直在工作,經常出差,哪像項項還在上學呢……」王姨也許是習慣了柳許項的按摩,慢慢地放鬆身體靠在椅背,享受起來。

王姨的工作都是媽媽安排的,她完全可以另安排一個人去做這些事情,媽媽故意支開王姨,想到王姨跟自己的實質關係,媽媽這麼做,莫非是……吃醋了?

沒想到媽媽還有這一面,柳許項不由面色變得古怪起來。

「我也想天天能見到王姨,剛走的那幾天吃不到王姨做的飯菜,也沒有王姨叫我起床,我還有些不習慣呢。」柳許項有些感嘆地說道,「幸好後面外婆來了。」

王紉蘭也想起來之前的時光,臉上也不禁充滿了溫暖,不自覺地白了他一眼,嘴裡卻沒有饒過他:「你還好意思說,那個時候你和萌萌天天鬧,家裡就沒個安寧,我搬走正好落個清靜。」

「你外婆是不是比我會照顧人多了?」王紉蘭過了幾秒,又有意無意地問道。

「外婆確實很會照顧人。」柳許項故意說話留了半截,看王姨面色有些微微不滿,又接著說道:「但外婆有一點比不上王姨。」

柳許項看到王姨看向自己的探究眼神,彎下腰慢慢靠近王姨的耳側,「別生氣了,王姨,你可是我的半個媽媽呢,外婆再怎麼樣好,也是沒辦法比過王姨的呢……」然後進一步臉頰與她貼在一起。

王姨的微微不滿早已無影無蹤,情緒有些低落地垂下了頭,下巴貼在了胸脯上面,「我……不算你的媽媽,因為我……沒有養育過你,琴姐才是。」

柳許項輕輕抓著王姨的胳膊,柔聲道:「可我已經把王姨當成自己的媽媽了,王姨你還記得當初你抱著我睡覺那次嗎,當時我就覺得王姨很親切呢。」

王姨情緒這才起來一些,但仍舊有些不確信:「項項真的不在意這些麼?」

柳許項反而否定了她的問題:「其實我還是有些在意的。」看到王姨眼中的光澤都黯淡了許多,又輕輕親吻了王姨的粉頰:「王姨,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補救的,比如說……現在這件事情,就是不知道……王姨還願不願意了。」

王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著急得答道:「我願意!」

「真的嗎?王姨到時候不要後悔。」柳許項再次確認。

王姨對柳許項從沒設過防,不假思索地點頭,剛想問具體什麼事情,就感覺身體騰空而起。

柳許項不待王姨說話,突然橫抱起王姨,然後把她輕輕放在床上,然後緊接著麻利地把拖鞋往地上一甩,也上了床,在她的疑惑和緊張眼神中,慢慢摟住了王姨。

王姨並沒有太過抗拒,她不擔心柳許項會害她,之所以有些緊張,純粹是因為與異性親密接觸的羞澀,「項項……你抱我幹什麼?」

柳許項挪動著身體,然後在王姨的僵硬中臉頰又蓋在了她的兩座山峰峽谷中央,像痴漢一樣深深吸氣。

「真香啊——」他由衷地讚嘆。

「不要……項項你快放開我……」王姨感受到自己聖潔峰巒的異樣,慢慢地掙扎著,發現絲毫掙脫不開,又用雙手推著柳許項的腦袋,發現他像小牛犢一樣倔強地占著地方不動,想用力推開他,又怕把他給弄疼了,著急得帶著哭腔:「項項你不要這樣!」發現不奏效,也不掙扎了,只是默默地掩面哭泣。

柳許項看王姨都著急得哭了,停下了動作,然後拱起身子,腳腳並用地爬到王姨的正臉上面,撥開她的手,吻去面上微鹹的淚痕。

「王姨,你剛剛不是答應我,願意為我做任何事,怎麼現在哭了呢?」

王姨仍在哭泣,只是不再有眼淚落下,別過臉,也不說話。

柳許項看王姨生氣了,俯身抱著她嬌弱的身體,面頰相貼,交頸附耳,聲音帶著溫柔的醇厚:「王姨,你看你現在像個萌萌那樣的小女孩,而且還說話不算數,哪裡像個媽媽呢?」

「誰知道你會這樣欺負我……」王姨細聲埋怨著他。

柳許項聲音透著無辜:「我也不知道王姨會這麼生氣,明明只是想學著小孩子那樣抱一下。」

「哪有那樣抱的……你都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唉……確實不是小孩子了,可惜我小時候連生母的懷抱都沒享受過,現在想彌補一下遺憾都不行。」柳許項故意這樣說著,裝作有些頹廢的樣子。

王姨明知道他這是故意這樣說的,但還是有些愧疚,自己從沒盡過母親的職責,想起他從小可能都是靠著奶粉長大,沒有享受過本該有的哺乳,有些不忍了。

他都說了,反正只是單純地抱一下,反正算是母子,親密一些也沒事吧?

「其實,只是像剛剛那樣抱的話……」王姨忍著羞澀,細聲細語地說了一句,但還沒說完,就被柳許項的動作打斷了。

「mua~,媽媽真好!」柳許項使勁的在王姨臉上親了一嘴,留下了一團口水,然後迫不及待地又回到了剛剛丟失的地盤。

這下王姨沒有再反對了,只當時兒子的親密,都是咬著嘴唇紅著臉,默默地忍受著陌生的酥麻和異樣。

眼前的乳房柔軟而溫熱,還帶著一股乳香,此刻只隔了一層內衣和家居服,不設防地擺在自己面前,柳許項的臉在中間來回擺動,仿佛要把它吸進身體里裝著,變成自己的所有物。

菜的好壞大致有「色」「香」「味」的標準,他感覺挺香,但要知道面前這道「菜」怎麼樣,還得繼續品鑑剩下的標準。

即使隔著內衣,柳許項仍舊很容易就找到了嬌嫩的小凸點部分,隔著兩層衣服,一口含住,下身也慢慢支楞起來,讓王姨的身體微微一顫,但也沒有其它動作,只是夾緊了雙腿。

柳許項含了一會兒,後面還是有些無趣,隔著兩層衣服,口感確實不怎麼樣,更多的反而是心裡的滿足感,起初還願意就這樣,但時間久了,就想更進一步了。

看王姨沒有反對,柳許項膽子大了起來,慢慢地解開她的上衣,露出白的炫目的兩團嬌膩玉兔,只是它的兩隻眼睛都被蒙住了,他有些想幫它重見光明。

但他也沒有太過急切,準備慢慢來,先讓她情迷意亂再說,以免王姨太過羞澀從而拒絕自己。

也正好,王姨看他沒有再有更過分的舉動,鬆了口氣,準備阻止的手也放了回去,但是微不可查。

柳許項深吸一口氣,開始舔舐露出的乳肉,濕潤滑膩的舌頭與肌膚之間的接觸,王姨忍不住呻吟起來,紅唇微張,雙手也情不自禁抱住了柳許項的頭部。

不經意間,在王姨失神間,柳許項已經向上撩起了王姨的內衣,露出了兩隻顫顫巍巍的乳房,鮮紅亮澤的兩顆小豆蔻在頂端劃出紅色不規則的軌跡。

他一手攀上一座乳房,輕輕揉捏,另一隻手則是從側邊豎著握住一部分,微微用力擠壓,讓乳房成了淫靡的長條狀,然後嘴巴一會兒對著乳頭使勁吮吸,一會兒用牙齒輕咬,伸出舌頭挑逗,發出「砸吧砸吧」的水聲。

王姨早已意亂情迷,嘴裡喃喃念叨,語無倫次,不停的喊著「兒子」「項項」之類的字眼,用力的把柳許項的頭往自己的胸前按。

感覺王姨情緒有些失常了,他試探的喊了句:「媽媽?」

王姨聽了這句話以後的反應很激烈,似乎是壓抑了很久,哭著說道:「我的乖兒子……我不是個好媽媽……」她繼續按壓著柳許項的頭部,比剛才更劇烈,「不要離開媽媽……媽媽……好愛你……我不想做你的姨……」

王姨說著,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突然翻身坐起來一下子把柳許項抱在懷裡,親吻如雨點一樣密集地落在他臉上,然後一手扶著他的腦袋,另一隻手把乳房送到他的嘴邊,嘴裡念念叨叨:「項……項,我的兒子……媽媽以前對不起你……媽媽……現在給你喂奶……」

柳許項被王姨的動作弄得有些痴呆,鼻息間全是乳房的甜美氣息,但上門的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嘴巴使勁地吮吸著乳頭,後面鬆口時,這邊的乳頭已經比另一邊的重大不少,而且帶著充血的艷紅色。

他剛鬆口,另一隻乳房又送了過來,直接頂到柳許項的臉上,似乎今天真要他吃個飽。

柳許項沒有再說話,默默享受,王姨抱著他靠在床頭,輕輕不同地撫順他柔順的頭髮,眼睛裡注滿了濃濃愛意,後面或許是情緒波動過於劇烈,王姨就這樣慢慢地睡著了。

柳許項看王姨已經閉上眼睛,不願意打擾她,就這樣嘴裡一直含著甜美的乳頭,慢慢地也睡著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