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番外篇之夏日蝉鸣 (完) 作者:wud123

.

【我的妈妈徐秋曼番外篇之夏日蝉鸣】

作者:wud1232021/5/2发表于sis001

-------------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对于徐秋曼来说顺心的日子过得很快,九月的阳光还是那么的刺眼,巨大的太阳炙烤著操场上正在军训的孩子们,上了高中的男孩已经开始散发出雄性男人的气息了,早恋永远是高中老师和家长不可忽视的天敌,而刚刚转正副校长的田松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行使自己的权利了。

“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以后到学校必须穿校服,男生头发不过指,女生头发不过肩。每个年级的年级主任和班主任要做好监督。我以后会在校门口抽查,那个班级不合格,就先罚年级主任,再罚班主任”田松挥舞着手势,让自己的讲话气势显得更足一些,眼神有意扫过徐秋曼那张有些高傲的脸。“还有就是早恋,必须杜绝,这是红线, 黄校长最新的指示我们要认真学习领会,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管理松散,这次大家一定要严格执行,特别是高一和高三的学生,具体要求学校会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咳咳,看着老师们开始交头接耳,田松咳嗽了两声,很快议论声消失,他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威信,接着开始发言....

徐秋曼挨着柳梦若,听着田松那露骨的马屁,眉头紧皱,从刚刚各位老师的表情看,也都不太高兴,毕竟老谭校长对大家都比较照顾,学校成绩更是一骑绝尘,将原来排名第一的一中甩出去很远,应该说老校长的水平大家有目共睹,而且,这份成绩中也有大家辛勤的劳动,好不容易建立起了严肃、活泼的管理文化看来要毁于一旦了,她转头想和柳老师说说悄悄话,却发现柳梦若正在认真做着笔记,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转念一想,应该是同事们私底下说的【柳老师想把孩子转到学校上学,被田校长给否了】,这田松还真是睚眦必报,又想到自己家的儿子张明.....哎,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在她开小差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稀松的掌声,柳梦若悄悄拉了一下徐秋曼的衣服,凑到她耳边说到“田校长又让你单独留下,你可要小心”

徐秋曼感激的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等老师们都走完,田松走到徐秋曼身前,假装谦虚的一双肥手轻轻的按了下徐秋曼想要站起来的肩膀,示意她不用起来。

“徐老师,今年是我们建校50周年,黄校长的意思呢,要搞个晚会,我们已经邀请了市电视台的男主持人,可是女主持人正好不太方便,我看徐老师你正合适,你看能不能帮学校出出力”田松自以为很有领导风度,说话不急不慢,只是那又粗了一圈的腰身和那油光的肥脸实在令人作呕。

“田校长,这不太合适吧,我们可以去广播台再找一找,而且学校还有很多年轻女老师,也比我更加需要这个平台”徐秋曼默默的把座椅向后推了推,离田松远了点,最近田松越来越露骨了,已经很多次做这些不合时宜的恶心动作,而且还不时盯着她的胸部和脚看,让她心里对田松的讨厌更是到了极点,但是考虑到之后的工作,还是委婉的拒绝,特别是最近家里一堆事,孩子也马上要中考。

“那些小年轻,怎么能和我们二中之花的徐老师比”,说着话,田松那肥蝉一般的眼袋下闪过淡淡的精光,“妈的,这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真想....”,田松居高临下,欣赏著徐秋曼那柔和精致的脸庞,修长洁白的脖颈,因为角度关系,还可以看到,修身白西服下淡蓝色衬衫中那一抹白色的胸衣,饱满坚挺的酥胸将小西服和衬衫撑得老高,从这个角度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壮观,田松看着那种说话间开合的樱唇,有股想直接扒下裤子,将自己巨大的YJ直接插进去的冲动,想着那滑嫩的双唇、柔软的香舌、那股紧紧包裹的湿润的丝滑,肥硕西裤里的肉棒马上硬了起来。

徐秋曼好似感受到了田松的恶意,起身说到“田校长,你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是忙不开”转身搬开凳子就想离开这个让她作呕的人。“哎,徐老师,小徐,你这脾气可得改一改,都当年级主任了,思想上一定要提高认识啊。黄校长可是也点了你的名,而且学校也对教师子女入学,提出了贡献要求,像您家孩子,这是可以内部加分的”

徐秋曼躲开那只伸过来的猪手,不过田松的话还是让她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田松。

看到徐秋曼停了下来,田松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下说的太多,那如肉包般的你脸都涨红了起来,眼睛也不再乱瞄了,“这是黄校长提出来的,以前很多老师不光自己用名额,而且还有转让和出售的情况,在社会上影响很坏,所以学校新的规定,除了基本分数要求以外,所有教职工子女要按积分加分排名入学,例如这次大型文艺汇演,积分就很高……”

徐秋曼考虑到张明的成绩,心里有些犹豫,但田松好似已经吃定了她,“哎,其实你之前直接把孩子转到初中部多好,黄校长已经答应给特事特办了,这下明文规定出来,黄校长和我也不能太偏心不是,该争取还是要争取啊”听到这些,徐秋曼微微点头,田松得寸进尺道“对了,徐老师上次说好一起请客升职的事我已经安排在这周五了,地址我到时候通知你,可别忘了”。徐秋曼不愿看田松那色咪咪的猪哥样,转身走出会议室,只留下田松紧紧盯着她的背影,阔腿裤紧致的腰身围裹着她窈窕却又丰满的躯体,将臀部曲线突出地展现了出来,细带的水晶高跟鞋显得她足踝极为纤美,柔软摇曳的娇躯荡漾著成熟女性独有的风韵。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李波这些天不知道在生与死的边缘游离了几回,只是没想到是那个无意中从老舅那夺来的一丁点药剂,却成了救命稻草,毕竟当时他自己在绝望中胡说一通的谎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妈的,别走神,你的小命可还没拿回去,你确定那个医生住在这个小区吗,我们都蹲了两天了】,那辆送货的面包车停在一个有些破旧的小区门口,三个男人正盯着车外,一脸淡然,但其中一个年轻人李波似乎有些不赖烦了,说实话,李波不知是急还是怕,满脸的汗,可是这几个在车里窝了2天的人却沉着的让人害怕,他还记得当这三人绑着自己见到老大和刘三眼,他们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特别是听到自己因为害怕临检竟然私自把车里的货全部卸到了河里,看自己眼神就像看着死人一样,李波就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没了,只能盼著安家梁这小子能快点出现。

【莽哥,要不我们去医院门口把,我知道他在人民医院.......】可是渐渐的他就说不下去了,那双眼睛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也许是一个死人,反正以前他对道上的人说有“杀气”,这个说法是有些嗤之以鼻的,最多就是看谁凶一点狠一点,可他现在相信了,那他妈的那是看人的眼神,就跟看一只畜生一样,车里安静的简直要冰出渣来。

【莽哥,上次这怂货给的东西真有那么神,大哥竟然舍得让你离身来内地】

称号莽哥的中年男人看着说话的是自己最小的兄弟,犹豫了一下,还是答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教授说这小子是个天才,老大让我们这次最差也要把配方带回去,能把人带回去就更好】

似乎教授说的话很有分量,青年没再发问,而是玩味的盯着李波,【听说你外号叫泰迪波】

【是是是....都是道上人瞎叫的】

【我外号叫大狗,你说我两有没有可能是亲戚啊】

李波都他妈的被问蒙了,这尼玛什么逻辑,偏偏这狗日的还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李波真害怕自己一个回答不好,青年手里的尖刀就直接插过来。

【哪敢....狗哥...我...】

【别怕,真的,我就觉得我两长得有点像,你看啊,我是你哥,那你嫂子就是我媳妇,你媳妇还是我媳妇,你手机里的那些个照片视频是真的吧,嗯,谅你也不敢骗大哥,这样,等把这个医生绑了,顺道把你小媳妇和俏嫂子都捎上,一起出国潇洒去.......你说你叫泰迪是不是你很能干啊....你那个嫂子好骚啊.......你干的她爽不爽........让她也试试我的....我的特别大......所以大家才叫我大狗..........要不我两先比比....】说着,青年人竟然要解李波的裤子。

莽哥看着一脸求饶的李波,张了张嘴【狗子,别闹了,坏了大哥的事,后果你知道的】

【是,莽哥,哎!看来得下次机会了】青年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李波如释重负,只是脸上的凝重没有一点消退,毕竟天天跟一个危险的精神病待在一起可不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放心吧,这次事情如果成功,上次的事一笔勾销,说不定还能捞点好处,大哥还是很大方的】

车里又安静了下来。

.............

【确定是他吗】

【是】

【跟上去!】

淡淡的夜幕下,一只大号的行李箱被运上了通往远方未知的货箱。

...............

作为一个在经济三角洲中高速发展的城市,林城的忙碌并没有随着傍晚的来临而减少,反而更加嘈杂。徐秋曼看了眼手机,已经快6点了,点开简讯息,儿子已经到林静怡家自习了,心里竟然有点不太舒服,上次酒宴中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神似乎又浮现眼前,曾经的姐妹淘......已经好多天没有联系也没接到信息了。不过今天晚上又可以空出一段时间了,想到最近老公凶猛的表现,身体有些燥热,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她迅速起身,叮嘱对面还在批改作业的柳梦若别太晚了,最近柳老师工作确实勤奋了许多,迈步走出办公室,一路上不停的有学生和家长问好,这让她异常的有成就感。

逛完超市的徐秋曼两只手提着购物袋,优雅的走在小区干净整洁的道路上,两边的茂密的梧桐树将傍晚的余热隔开,微风中带着一丝清凉,广场上一对对身体硬朗满头银发的阿婆阿公正在有节奏的跳着交际舞,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在轻快的音乐声中,愉悦的旋转舒展着,“最美不过夕阳红”,这让徐秋曼有些羡慕,不禁畅想起那一天自己与张程林白头偕老,是不是也会加入到他们的行列,那时候小明应该都成家立业了,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会在他们身旁玩耍打闹!徐秋曼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样起来。傍晚小区路上的行人较多,对于徐秋曼这位小区出了名的美人教师也都还算熟识,不时有人给她打招呼,徐秋曼也礼貌的一一回应,电梯间里,徐秋曼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下意识松了口气。

**************************************************************************************************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老婆子,该吃药了】

曾经粗壮的手端起一碗药竟然有几分颤抖,眼睛里充满了渴望,迫不及待的倒入嘴里,脸上紧缩的神情却更加痛苦起来,这一碗药明显不是她想要的,那双曾经凶蛮的眼睛,竟然就像村里讨吃的家狗一般,可怜而又谦卑。

钱大通甩开那只已经不再有力的手,眼睛里曾经的那些切懦已经全然不见,他就像是一只巡视领地的雄狮一样,主宰著这栋小楼里的一切,安家梁已经好几天没有再给他打电话了,拴在这头恶犬身上的最后一条缰绳已经消失了,可是这些他只是隐约有些预感,还没有确认,一股从心底涌出歇斯底里的疯狂却已经怎么也抑制不住了,儿媳那被蹂躏的涂满精液的雪白娇躯好似又清晰的浮现眼前,他不自觉的打开儿子新房的门,钱明成和季水云巨大的婚纱照还挂在床头,照片里的季水云身着洁白婚纱,温柔的靠在丈夫身旁,青春姣好的面容和胸前淡淡乳沟隐约中透露出几分成熟端庄,只是照片上一摊摊干涸黄白色污渍似乎述说着这里曾有一段不一样的故事。

钱大通一脸惬意的躺在儿子的新床上,季水云珍藏的那套性感的灰色情趣内衣竟然就这么安静的躺在红色刺绣的被褥上,就好像她主人曾经的命运一样,等待着被人凌辱,安静的房间里喘息声渐渐粗重起来,钱大通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季水云那张艳丽青春的脸,回想着那具充满活力的娇躯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的淫荡模样,薄薄的灰丝中黝黑粗壮的阴茎狰狞异常,那种丝滑让钱大通苏爽的不断恶心的呻吟,夹在两腿之间的灰色胸罩已经被挤的严重变形,那娇柔的触感,就好像把那双挺立的酥乳夹在了双腿之中,慢慢的,脑海中的女人变成了徐秋曼的样子,钱大通清晰的回想起,就在这间房子里,侄媳妇身上的那股幽香,那醉酒后俏红的容颜,端庄中带着几分放荡,自己粗壮的阳具隔着丝袜在她那湿润的密缝间来回抽插,那股丝滑似乎能够透人心底,谷缝间透出阵阵热浪,撩拨著引诱著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的龟头,缓缓的深入......如同湿润的小嘴..紧紧的包裹着进来的异物....一股股黄色的精液从丝袜脚尖冒出.........

繁忙与快节奏的生活才是林城这座经济腾飞城市的主旋律,川流不息的人流与车流如同蚂蚁一般在这座城市里忙碌著、奔波著、挣扎著,是的,在这座城市里有无数人过着让人羡慕不已的生活,也有无数人毫无生活可言,就是想普普通通的活着,可是却并不容易。

王强以前无比讨厌自己有一个只是做着门卫父亲,他让自己在同学和老师面前抬不起头来,他羡慕又痛恨着他的同学们,特别是张明,那个让自己嫉妒到发狂的同学,优越的家境还有端庄美丽的母亲,现在父亲被抓了,租住的房子也被房东收回了,离开这个无能的父亲,他才发现在这个城市真的一无所有,警察把他送上回农村老家的客车,可是他在没有出城的时候他就下车了,他害怕回到那个破败的村里,然后就像一滴水,融进了大海里。

四中门口,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放学的人群,终于张明和高新的身影在校门口出现了,一双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可就在他想动身的那一刻,一辆宝马SUV挡住了他的视线,然后他等了好几天的张明就消失了,他下意识连忙追了上去。

“哎呦,我草,你吗要死啊”高新正低着头玩手机,没想到被人撞得直接摔了一跤,正是青春期的他那受得了这个气,爬起身下意识就用脚踹过去,这时他才发现似乎是一个小乞丐,不知道是撞的还是被踹的,蜷缩著身体,双手正抱着头,炎热的天气让他身上散发着令人作恶的气味,放学的同学渐渐的都围了过来,高新踹了几脚后,发现地上的乞丐根本不还手,周围的同学对他指指点点,悻悻的收回脚,将摔在地上的手机捡起,这才发现手机屏幕已经裂了,这可是他新买的手机,妈滴,就在他转身想抓住小乞丐赔偿时,发现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不见了,只好自认倒霉.............而偷偷溜走的王强,却在巷子口被一个意想不到的拦住了去路......

在这个浑浊的红尘都市,人很难活得通透,要么不停追逐奔跑、要不困于苦顿停滞不前,总之活得通透的成本很高,金钱、名望、事业、家庭等等都是必要的承托。人民医院里,人们发现最近林医生最近的心情非常好,一向都是御姐范的冰冷俏脸嘴角总是挂着微笑,有时还会自己安静的发呆,张燕那帮小护士一个个都猜测是不是林医生国外的老公终于回来了,融化了这个冰霜女神。

“林医生.....林医生.....”

“啊!...谁....小燕啊,什么事?还有手术吗?”

“今天手术结束了,就是....就是.....”

“什么事啊,你这丫头平时挺干脆的啊,快说,不说我可要去查房了”说着林静怡就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起身,似乎马上就要动身了。

“就是听说您安排梁医生去乡下义诊了,我好几天没见着他了,电话也打不通......”张燕那婴儿肥的苹果脸有些羞红,眼睛盯着自己白色的工作鞋。

“呀,小燕子,春天来了啊.......不过你可错了...我没有安排他去义诊,最近他好像在忙毕业实验的事,是不是又在实验室泡着呢”林静怡嘴角挂笑的看着有些局促的张燕,有些羡慕她的青春活力,20岁,真是好年纪啊,当年......脑海里,那个穿着廉价白衬衫的挺拔身影似乎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林静怡的答案完全出乎张燕的意料,她有些急了,“林医生,真不是你?会不会是其他医生派了”

林静怡有些疑惑的看着越来越激动的张燕,“怎么了,燕子,我确实没有派他去义诊,而且他还没有毕业,我也不可能单独派他出去,其他医生更不可能”

“可是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而且他舍友也没见到他,他不会出事了吧”

听着张燕的说法,意识到事情有些不简单,她也有些担心起来,毕竟是她自己的学生“别着急,我打个电话”

“喂!主任,院里最近又派任务给我学生小安吗.....那他有向院里请假吗......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主任.....”

林静怡的眉头皱了起来,“张燕,小安租房的菜园小区问过了吗”

“林医生,问过了,他们小区很老,也没什么物业,所以....”

林静怡又拿起了电话,打开电话簿,纤细晶莹的手指翻过一页页电话,指尖在曼淘淘这个名字上停留了一下,不过很快划了过去,终于点开了一个标注著二舅(市公安局)的电话。

“喂,二舅,我静怡........嗯.....我这周就带小宏回去.........嗯.....小宏也想奶奶了........有个事........我一个学生安家梁........好,马上我就把他身份证号和手机号发过去........嗯.......谢谢二舅........”

林静怡把信息发完,看着一脸焦急的张燕,安慰道,“燕子,别太担心,也许就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而且我已经让公安局帮忙查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你先回去工作把..”

“好的,林医生,谢谢您,谢谢!”张燕慢慢退出了林静怡办公室,轻轻把门带上。

“燕子,怎么样,林医生帮忙了吗”看着七嘴八舌的同事,张燕轻声说道“林医生,帮忙打电话给院里了,还给公安局打了个电话”

年长的护士接过话“那你就放心吧,别担心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看着这帮小护士满是好奇求知的眼神,她满意的低声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在医院院长、主任都让林医生三分么”卖了个小关子“林医生背景可是深的很,当年结婚的时候,我们坐在后排,那场面.....听说省里、部里可都来人了,林城警局的姜局也是她家亲戚......”看着这排小护士眼冒星星的看着自己,年长的护士似乎对自己的见识自豪,可是身后一声咳嗽,让这边小妮子一哄而散,只留下不知所措的她杵在那里.....

秋老虎还在肆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燥意,徐秋曼又站到了熟悉的讲台上,随着开学,徐秋曼也正式进入了繁忙状态,而更焦心的是张程林随着升职也更加忙碌了,两个人经常在家见面都是夜里,张明也快成散养状态了。看着座位下经过军训嗮得有些黝黑的学生们,青春洋溢,不知道明年小明是不是能坐到这里,她又想起了田松那天的谈话,也许......可是讲台下躁动的学生很快就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大家安静!首先,欢迎大家正式踏入林城市第二高级中学,成为一名高中生,大家都知道,去年我们高中有15名同学考上了青华和北大,重本录取率也创了全省新高,你们来到了这里,也就是半只脚踏入了重点大学的校门。啪啪啪.....”台下的刚刚经历紧张中考的学生涌起了一股自豪感。

“但是,这只是站在了更高的起点,如果不想三年后掉队,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要进入紧张状态,要拿出比中考更加出色的状态,更刻苦的态度。我叫徐秋曼,以后就是大家的班主任,没有意外的话,我将会陪伴大家度过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三年”说着,徐秋曼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个大字“徐、秋、曼”字体清秀而大气,就像她的人一样。

“下面我们开始自我介绍和选班委,由于人数较多,大家尽量简单一点”

“大家好,我叫张松,我喜欢打篮球、长跑和跳舞,我的志向是像父亲一样当一名人民警察,希望在以后,能和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进步”清晰干脆的吐字,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张松身上,徐秋曼也注视著这个已经透露出几分成熟干练的学生,可以看出张松家庭条件很不错,一身带着几分时尚感的运动服,身高1米七,仅仅比穿着高跟鞋的徐秋曼矮了一点,俊朗的五官中带着几分刚毅。

“大家好,我叫...........”

高中生和初中生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特别是有些早熟的女生,那些娇嫩的脸蛋上已经出现淡淡的妆容,而男生也更加关注那逐渐隆起的女性特征,而今天男生们的视线无疑都被眼前这位美艳的老师所吸引,今天徐秋曼穿了一件海军蓝英伦风及膝连衣裙,中间白色腰带系的紧紧的,她那完美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尤为动人,披肩的波浪长发间,白皙,精致的脸蛋,在漂亮的珍珠耳坠的衬托下,娇艳不可方物,一双修长的双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白的发光,踩着低调的裸色漆皮高跟鞋,是那么秀气典雅,为她平添了几分高贵的气质。

面对小男生们的羞涩目光,徐秋曼早已习以为常,“基本情况大家都已经了解,下面开始班委选举,每个班委同学们可以自荐,这个过程老师不会干涉,但是最终结果需要老师确认,下面首先开始选取班长,那位同学先来”........没有什么意外,张松高票当选了班长,支部书记班上那位长相秀美叫陈珂的女孩担任.....入学第一天的套路基本相同,在班委的带领下,同学们领到了自己的新书,然后活泼的学生们开始互相认识起来,当然最主要的话题还是了解这位美女班主任的情况,就这样乱哄哄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学校门口已经停满了家长们接孩子的车辆,而徐秋曼也开着老公新送的甲壳虫来到了张明学校的门口,黄色的甲壳虫在一堆家用轿车里显得非常显眼,特别是司机还是一位OL美女。

“妈,这是高新,我同学,他今天母亲有事,晚上能不能在我们家吃饭!”

“徐阿姨,您好!”

“你好,以前总听小明提起你,阿姨车子有点小,委屈你坐后排把”甲壳虫虽然深得颜值控的喜爱,但是载人确实不方便,后排空间也比较小,高新和急速长高的张明差不多身材,坐在后排有些憋屈。

车里张明叽叽喳喳的和高新说着最近NBA的赛事,不知道是因为刚从米国回来还是突然长高了,张明对篮球疯狂的爱好起来,就连玩的游戏现在也都是NBA,徐秋曼专心的开着车,傍晚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她那洁白如玉的脸上,异常的圣洁美丽。

.........

“哎!你们班还好,蒋老师多温柔多漂亮,她要当我们班主任,我做梦都能笑醒,我们就惨了,学校竟然直接给安排了个大内总管,以后暗无天日啊”

“大内总管多好啊,以后把你们这帮皇上都伺候好,省的你们班那帮畜生体育课总来挑衅,哈哈”

“这会估计直接体育课都没了,直接改英语了,啊!我狠大内总管!”

徐秋曼听着这帮孩子胡侃,也觉著还挺有意思的,笑着说道:你们怎么还给老师起外号啊,什么大内总管,以后不许说了知道么,多不礼貌“

男生在漂亮女人面前的表现欲永远都是那么强盛而又不合时宜,“阿姨,这您就冤枉我们了,我们已经够客气的了,我们这一届的同学都叫周老师叫周太监或周公公,那叫一个形象,听说上个学期他出了个什么事故,结果蛋蛋没了,现在整个人都变态了”

车里刚刚还比较欢快的气氛好似突然凝固了下来,高新心里一突,怎么忘了张明的妈妈也是一位老师,默默的低下视线,却完全被一双曲起的肉丝美腿吸引,由于怕高新后排太挤,徐秋曼将座位调整的特别靠前,可是这样那双修长的美腿只能尽量弯曲,本来及膝的连衣裙也因为丝滑的质地滑落到大腿根部,将洁白的玉腿弯曲的暴露出来,正好被坐在前排座椅中间的高新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徐秋曼,刚才还笑语盈盈的脸庞此刻却苍白的吓人,突然一个可怕又让人兴奋的念头冲入脑海,那天传说被老周上了的不会就是张明的妈妈吧,一根巨大的阳具将薄薄的校服裤子顶的老高。

张明注意到了高新的沉默,他一开始只以为是因为自己妈妈太严肃了,高新有些拘谨,还想打趣高新两声,可是偏过头正好看着高新那直直的眼神,有相同爱好的他,立马意识到了什么,顺着眼神看着那被丝袜包裹着的肉肉的大腿根部,“今天妈妈竟然穿的是T档连裤袜”,看着妈妈被偷窥,张明竟然在心底涌出一股剧烈的兴奋,自从米国回来后,张明已经好久没有将注意力放到妈妈那诱人的身体上了,就这样,车里安静下来,只剩下空调风的声音。

夜晚给繁闹的林城带来了一丝丝凉意,似乎让这个躁动的都市沉静了下来,忙了一天的徐秋曼终于可以休闲片刻,今天下午两个孩子无心的谈话始终让她惴惴不安,拿起沙发旁的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这是她跟随父亲养成的习惯,父亲对她的影响非常的深,包括选择张程林可以说徐父的态度占了很大因素,可惜.....就如她父亲所说,当你犹豫不决的时候、当你感到困苦的时候、当你无聊的时候,找到一本你喜欢的书,深入的读进去,读懂它,也许它不会给你指出正确的答案,但它能让你的心静下来,不再焦虑、恐惧.......“也许该和张程林彻底的谈一次了,结果也许没有那么差!.....”徐秋曼一边看着书,一边任由思绪自由的蔓延著,这时她独特的思考方式。不知道过了多久,开门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回家的张程林看着正安静躺在沙发上看书的徐秋曼,身上似乎流淌著一股让人迷醉的光芒,“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张程林深深的为自己能娶到这样的妻子感到幸福,眼中的爱意似乎要流淌出来,悄悄的走到沙发旁,俯身凝视著那双依然蕴含着几分纯真的如同月牙般的眼眸,轻轻的吻在那光洁秀丽的额头。

“干什么那,小明在家呢!”徐秋曼娇斥道。

“嘿嘿!儿子都快上高中了,已经知道避嫌了”张程林说着,忍不住又亲了一下徐秋曼那娇嫩明艳的脸颊。“儿子,爸回来了”张程林大声叫喊著。

“小明写作业呢,别打扰他学习”徐秋曼对张程林大喊大叫的很不满意。

“儿子,再不出来,礼物可就没有了啊”

“老张同志,兑现承诺来了吗,告诉你,要是我不满意,可是有从新再选一次的权力的”

“老公,你又乱给他买什么了,他都初三了,你.....”

.............

“我也给你买了礼物,过会你也试一试,嘿嘿......”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