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徐秋曼番外篇之夏日蟬鳴 (完) 作者:wud123

.

【我的媽媽徐秋曼番外篇之夏日蟬鳴】

作者:wud1232021/5/2發表於sis001

-------------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絕對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現之一。對於徐秋曼來說順心的日子過得很快,九月的陽光還是那麼的刺眼,巨大的太陽炙烤著操場上正在軍訓的孩子們,上了高中的男孩已經開始散發出雄性男人的氣息了,早戀永遠是高中老師和家長不可忽視的天敵,而剛剛轉正副校長的田松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行使自己的權利了。

「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以後到學校必須穿校服,男生頭髮不過指,女生頭髮不過肩。每個年級的年級主任和班主任要做好監督。我以後會在校門口抽查,那個班級不合格,就先罰年級主任,再罰班主任」田松揮舞著手勢,讓自己的講話氣勢顯得更足一些,眼神有意掃過徐秋曼那張有些高傲的臉。「還有就是早戀,必須杜絕,這是紅線, 黃校長最新的指示我們要認真學習領會,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管理鬆散,這次大家一定要嚴格執行,特別是高一和高三的學生,具體要求學校會以文件的形式下發,」咳咳,看著老師們開始交頭接耳,田松咳嗽了兩聲,很快議論聲消失,他嘴角微微翹起,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威信,接著開始發言....

徐秋曼挨著柳夢若,聽著田松那露骨的馬屁,眉頭緊皺,從剛剛各位老師的表情看,也都不太高興,畢竟老譚校長對大家都比較照顧,學校成績更是一騎絕塵,將原來排名第一的一中甩出去很遠,應該說老校長的水平大家有目共睹,而且,這份成績中也有大家辛勤的勞動,好不容易建立起了嚴肅、活潑的管理文化看來要毀於一旦了,她轉頭想和柳老師說說悄悄話,卻發現柳夢若正在認真做著筆記,心裡有些不太舒服,轉念一想,應該是同事們私底下說的【柳老師想把孩子轉到學校上學,被田校長給否了】,這田松還真是睚眥必報,又想到自己家的兒子張明.....哎,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就在她開小差的時候,會場響起了稀鬆的掌聲,柳夢若悄悄拉了一下徐秋曼的衣服,湊到她耳邊說到「田校長又讓你單獨留下,你可要小心」

徐秋曼感激的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等老師們都走完,田松走到徐秋曼身前,假裝謙虛的一雙肥手輕輕的按了下徐秋曼想要站起來的肩膀,示意她不用起來。

「徐老師,今年是我們建校50周年,黃校長的意思呢,要搞個晚會,我們已經邀請了市電視台的男主持人,可是女主持人正好不太方便,我看徐老師你正合適,你看能不能幫學校出出力」田松自以為很有領導風度,說話不急不慢,只是那又粗了一圈的腰身和那油光的肥臉實在令人作嘔。

「田校長,這不太合適吧,我們可以去廣播台再找一找,而且學校還有很多年輕女老師,也比我更加需要這個平台」徐秋曼默默的把座椅向後推了推,離田松遠了點,最近田松越來越露骨了,已經很多次做這些不合時宜的噁心動作,而且還不時盯著她的胸部和腳看,讓她心裡對田松的討厭更是到了極點,但是考慮到之後的工作,還是委婉的拒絕,特別是最近家裡一堆事,孩子也馬上要中考。

「那些小年輕,怎麼能和我們二中之花的徐老師比」,說著話,田松那肥蟬一般的眼袋下閃過淡淡的精光,「媽的,這女人也不知道是怎麼保養的,真想....」,田松居高臨下,欣賞著徐秋曼那柔和精緻的臉龐,修長潔白的脖頸,因為角度關係,還可以看到,修身白西服下淡藍色襯衫中那一抹白色的胸衣,飽滿堅挺的酥胸將小西服和襯衫撐得老高,從這個角度看起來比平時更加壯觀,田松看著那種說話間開合的櫻唇,有股想直接扒下褲子,將自己巨大的YJ直接插進去的衝動,想著那滑嫩的雙唇、柔軟的香舌、那股緊緊包裹的濕潤的絲滑,肥碩西褲里的肉棒馬上硬了起來。

徐秋曼好似感受到了田松的惡意,起身說到「田校長,你另請高明吧,我實在是忙不開」轉身搬開凳子就想離開這個讓她作嘔的人。「哎,徐老師,小徐,你這脾氣可得改一改,都當年級主任了,思想上一定要提高認識啊。黃校長可是也點了你的名,而且學校也對教師子女入學,提出了貢獻要求,像您家孩子,這是可以內部加分的」

徐秋曼躲開那隻伸過來的豬手,不過田松的話還是讓她停了下來,一雙眼睛盯著田松。

看到徐秋曼停了下來,田鬆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下說的太多,那如肉包般的你臉都漲紅了起來,眼睛也不再亂瞄了,「這是黃校長提出來的,以前很多老師不光自己用名額,而且還有轉讓和出售的情況,在社會上影響很壞,所以學校新的規定,除了基本分數要求以外,所有教職工子女要按積分加分排名入學,例如這次大型文藝匯演,積分就很高……」

徐秋曼考慮到張明的成績,心裡有些猶豫,但田松好似已經吃定了她,「哎,其實你之前直接把孩子轉到初中部多好,黃校長已經答應給特事特辦了,這下明文規定出來,黃校長和我也不能太偏心不是,該爭取還是要爭取啊」聽到這些,徐秋曼微微點頭,田松得寸進尺道「對了,徐老師上次說好一起請客升職的事我已經安排在這周五了,地址我到時候通知你,可別忘了」。徐秋曼不願看田松那色咪咪的豬哥樣,轉身走出會議室,只留下田鬆緊緊盯著她的背影,闊腿褲緊緻的腰身圍裹著她窈窕卻又豐滿的軀體,將臀部曲線突出地展現了出來,細帶的水晶高跟鞋顯得她足踝極為纖美,柔軟搖曳的嬌軀蕩漾著成熟女性獨有的風韻。

「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李波這些天不知道在生與死的邊緣游離了幾回,只是沒想到是那個無意中從老舅那奪來的一丁點藥劑,卻成了救命稻草,畢竟當時他自己在絕望中胡說一通的謊話,連他自己都不信。

【媽的,別走神,你的小命可還沒拿回去,你確定那個醫生住在這個小區嗎,我們都蹲了兩天了】,那輛送貨的麵包車停在一個有些破舊的小區門口,三個男人正盯著車外,一臉淡然,但其中一個年輕人李波似乎有些不賴煩了,說實話,李波不知是急還是怕,滿臉的汗,可是這幾個在車裡窩了2天的人卻沉著的讓人害怕,他還記得當這三人綁著自己見到老大和劉三眼,他們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樣,特別是聽到自己因為害怕臨檢竟然私自把車裡的貨全部卸到了河裡,看自己眼神就像看著死人一樣,李波就什麼亂七八糟的心思都沒了,只能盼著安家梁這小子能快點出現。

【莽哥,要不我們去醫院門口把,我知道他在人民醫院.......】可是漸漸的他就說不下去了,那雙眼睛就像看一個白痴一樣,也許是一個死人,反正以前他對道上的人說有「殺氣」,這個說法是有些嗤之以鼻的,最多就是看誰凶一點狠一點,可他現在相信了,那他媽的那是看人的眼神,就跟看一隻畜生一樣,車裡安靜的簡直要冰出渣來。

【莽哥,上次這慫貨給的東西真有那麼神,大哥竟然捨得讓你離身來內地】

稱號莽哥的中年男人看著說話的是自己最小的兄弟,猶豫了一下,還是答道【我也不清楚,不過教授說這小子是個天才,老大讓我們這次最差也要把配方帶回去,能把人帶回去就更好】

似乎教授說的話很有分量,青年沒再發問,而是玩味的盯著李波,【聽說你外號叫泰迪波】

【是是是....都是道上人瞎叫的】

【我外號叫大狗,你說我兩有沒有可能是親戚啊】

李波都他媽的被問蒙了,這尼瑪什麼邏輯,偏偏這狗日的還一臉認真的盯著自己,李波真害怕自己一個回答不好,青年手裡的尖刀就直接插過來。

【哪敢....狗哥...我...】

【別怕,真的,我就覺得我兩長得有點像,你看啊,我是你哥,那你嫂子就是我媳婦,你媳婦還是我媳婦,你手機里的那些個照片視頻是真的吧,嗯,諒你也不敢騙大哥,這樣,等把這個醫生綁了,順道把你小媳婦和俏嫂子都捎上,一起出國瀟灑去.......你說你叫泰迪是不是你很能幹啊....你那個嫂子好騷啊.......你乾的她爽不爽........讓她也試試我的....我的特別大......所以大家才叫我大狗..........要不我兩先比比....】說著,青年人竟然要解李波的褲子。

莽哥看著一臉求饒的李波,張了張嘴【狗子,別鬧了,壞了大哥的事,後果你知道的】

【是,莽哥,哎!看來得下次機會了】青年有些可惜的搖了搖頭。

李波如釋重負,只是臉上的凝重沒有一點消退,畢竟天天跟一個危險的精神病待在一起可不是一件愜意的事情。

【放心吧,這次事情如果成功,上次的事一筆勾銷,說不定還能撈點好處,大哥還是很大方的】

車裡又安靜了下來。

.............

【確定是他嗎】

【是】

【跟上去!】

淡淡的夜幕下,一隻大號的行李箱被運上了通往遠方未知的貨箱。

...............

作為一個在經濟三角洲中高速發展的城市,林城的忙碌並沒有隨著傍晚的來臨而減少,反而更加嘈雜。徐秋曼看了眼手機,已經快6點了,點開簡訊息,兒子已經到林靜怡家自習了,心裡竟然有點不太舒服,上次酒宴中那雙充滿愛意的眼神似乎又浮現眼前,曾經的姐妹淘......已經好多天沒有聯繫也沒接到信息了。不過今天晚上又可以空出一段時間了,想到最近老公兇猛的表現,身體有些燥熱,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她迅速起身,叮囑對面還在批改作業的柳夢若別太晚了,最近柳老師工作確實勤奮了許多,邁步走出辦公室,一路上不停的有學生和家長問好,這讓她異常的有成就感。

逛完超市的徐秋曼兩隻手提著購物袋,優雅的走在小區乾淨整潔的道路上,兩邊的茂密的梧桐樹將傍晚的餘熱隔開,微風中帶著一絲清涼,廣場上一對對身體硬朗滿頭銀髮的阿婆阿公正在有節奏的跳著交際舞,已經不再年輕的身體在輕快的音樂聲中,愉悅的旋轉舒展著,「最美不過夕陽紅」,這讓徐秋曼有些羨慕,不禁暢想起那一天自己與張程林白頭偕老,是不是也會加入到他們的行列,那時候小明應該都成家立業了,他們會有自己的孩子,會在他們身旁玩耍打鬧!徐秋曼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樣起來。傍晚小區路上的行人較多,對於徐秋曼這位小區出了名的美人教師也都還算熟識,不時有人給她打招呼,徐秋曼也禮貌的一一回應,電梯間裡,徐秋曼看著對面緊閉的房門,下意識鬆了口氣。

**************************************************************************************************

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

【老婆子,該吃藥了】

曾經粗壯的手端起一碗藥竟然有幾分顫抖,眼睛裡充滿了渴望,迫不及待的倒入嘴裡,臉上緊縮的神情卻更加痛苦起來,這一碗藥明顯不是她想要的,那雙曾經凶蠻的眼睛,竟然就像村裡討吃的家狗一般,可憐而又謙卑。

錢大通甩開那隻已經不再有力的手,眼睛裡曾經的那些切懦已經全然不見,他就像是一隻巡視領地的雄獅一樣,主宰著這棟小樓里的一切,安家梁已經好幾天沒有再給他打電話了,拴在這頭惡犬身上的最後一條韁繩已經消失了,可是這些他只是隱約有些預感,還沒有確認,一股從心底湧出歇斯底里的瘋狂卻已經怎麼也抑制不住了,兒媳那被蹂躪的塗滿精液的雪白嬌軀好似又清晰的浮現眼前,他不自覺的打開兒子新房的門,錢明成和季水雲巨大的婚紗照還掛在床頭,照片里的季水雲身著潔白婚紗,溫柔的靠在丈夫身旁,青春姣好的面容和胸前淡淡乳溝隱約中透露出幾分成熟端莊,只是照片上一攤攤乾涸黃白色污漬似乎述說著這裡曾有一段不一樣的故事。

錢大通一臉愜意的躺在兒子的新床上,季水雲珍藏的那套性感的灰色情趣內衣竟然就這麼安靜的躺在紅色刺繡的被褥上,就好像她主人曾經的命運一樣,等待著被人凌辱,安靜的房間裡喘息聲漸漸粗重起來,錢大通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季水雲那張艷麗青春的臉,回想著那具充滿活力的嬌軀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的淫蕩模樣,薄薄的灰絲中黝黑粗壯的陰莖猙獰異常,那種絲滑讓錢大通蘇爽的不斷噁心的呻吟,夾在兩腿之間的灰色胸罩已經被擠的嚴重變形,那嬌柔的觸感,就好像把那雙挺立的酥乳夾在了雙腿之中,慢慢的,腦海中的女人變成了徐秋曼的樣子,錢大通清晰的回想起,就在這間房子裡,侄媳婦身上的那股幽香,那醉酒後俏紅的容顏,端莊中帶著幾分放蕩,自己粗壯的陽具隔著絲襪在她那濕潤的密縫間來回抽插,那股絲滑似乎能夠透人心底,谷縫間透出陣陣熱浪,撩撥著引誘著已經興奮到了極點的龜頭,緩緩的深入......如同濕潤的小嘴..緊緊的包裹著進來的異物....一股股黃色的精液從絲襪腳尖冒出.........

繁忙與快節奏的生活才是林城這座經濟騰飛城市的主旋律,川流不息的人流與車流如同螞蟻一般在這座城市裡忙碌著、奔波著、掙扎著,是的,在這座城市裡有無數人過著讓人羨慕不已的生活,也有無數人毫無生活可言,就是想普普通通的活著,可是卻並不容易。

王強以前無比討厭自己有一個只是做著門衛父親,他讓自己在同學和老師面前抬不起頭來,他羨慕又痛恨著他的同學們,特別是張明,那個讓自己嫉妒到發狂的同學,優越的家境還有端莊美麗的母親,現在父親被抓了,租住的房子也被房東收回了,離開這個無能的父親,他才發現在這個城市真的一無所有,警察把他送上回農村老家的客車,可是他在沒有出城的時候他就下車了,他害怕回到那個破敗的村裡,然後就像一滴水,融進了大海里。

四中門口,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放學的人群,終於張明和高新的身影在校門口出現了,一雙眼睛立刻明亮起來,可就在他想動身的那一刻,一輛寶馬SUV擋住了他的視線,然後他等了好幾天的張明就消失了,他下意識連忙追了上去。

「哎呦,我草,你嗎要死啊」高新正低著頭玩手機,沒想到被人撞得直接摔了一跤,正是青春期的他那受得了這個氣,爬起身下意識就用腳踹過去,這時他才發現似乎是一個小乞丐,不知道是撞的還是被踹的,蜷縮著身體,雙手正抱著頭,炎熱的天氣讓他身上散發著令人作惡的氣味,放學的同學漸漸的都圍了過來,高新踹了幾腳後,發現地上的乞丐根本不還手,周圍的同學對他指指點點,悻悻的收回腳,將摔在地上的手機撿起,這才發現手機螢幕已經裂了,這可是他新買的手機,媽滴,就在他轉身想抓住小乞丐賠償時,發現就這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不見了,只好自認倒霉.............而偷偷溜走的王強,卻在巷子口被一個意想不到的攔住了去路......

在這個渾濁的紅塵都市,人很難活得通透,要麼不停追逐奔跑、要不困於苦頓停滯不前,總之活得通透的成本很高,金錢、名望、事業、家庭等等都是必要的承托。人民醫院裡,人們發現最近林醫生最近的心情非常好,一向都是御姐范的冰冷俏臉嘴角總是掛著微笑,有時還會自己安靜的發獃,張燕那幫小護士一個個都猜測是不是林醫生國外的老公終於回來了,融化了這個冰霜女神。

「林醫生.....林醫生.....」

「啊!...誰....小燕啊,什麼事?還有手術嗎?」

「今天手術結束了,就是....就是.....」

「什麼事啊,你這丫頭平時挺乾脆的啊,快說,不說我可要去查房了」說著林靜怡就拿起桌子上的聽診器起身,似乎馬上就要動身了。

「就是聽說您安排梁醫生去鄉下義診了,我好幾天沒見著他了,電話也打不通......」張燕那嬰兒肥的蘋果臉有些羞紅,眼睛盯著自己白色的工作鞋。

「呀,小燕子,春天來了啊.......不過你可錯了...我沒有安排他去義診,最近他好像在忙畢業實驗的事,是不是又在實驗室泡著呢」林靜怡嘴角掛笑的看著有些侷促的張燕,有些羨慕她的青春活力,20歲,真是好年紀啊,當年......腦海里,那個穿著廉價白襯衫的挺拔身影似乎又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林靜怡的答案完全出乎張燕的意料,她有些急了,「林醫生,真不是你?會不會是其他醫生派了」

林靜怡有些疑惑的看著越來越激動的張燕,「怎麼了,燕子,我確實沒有派他去義診,而且他還沒有畢業,我也不可能單獨派他出去,其他醫生更不可能」

「可是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看到他了,而且他舍友也沒見到他,他不會出事了吧」

聽著張燕的說法,意識到事情有些不簡單,她也有些擔心起來,畢竟是她自己的學生「別著急,我打個電話」

「喂!主任,院裡最近又派任務給我學生小安嗎.....那他有向院裡請假嗎......好,我知道了..謝謝你主任.....」

林靜怡的眉頭皺了起來,「張燕,小安租房的菜園小區問過了嗎」

「林醫生,問過了,他們小區很老,也沒什麼物業,所以....」

林靜怡又拿起了電話,打開電話簿,纖細晶瑩的手指翻過一頁頁電話,指尖在曼淘淘這個名字上停留了一下,不過很快劃了過去,終於點開了一個標註著二舅(市公安局)的電話。

「喂,二舅,我靜怡........嗯.....我這周就帶小宏回去.........嗯.....小宏也想奶奶了........有個事........我一個學生安家梁........好,馬上我就把他身份證號和手機號發過去........嗯.......謝謝二舅........」

林靜怡把信息發完,看著一臉焦急的張燕,安慰道,「燕子,別太擔心,也許就是有什麼事耽擱了,而且我已經讓公安局幫忙查了,應該很快就有結果了,你先回去工作把..」

「好的,林醫生,謝謝您,謝謝!」張燕慢慢退出了林靜怡辦公室,輕輕把門帶上。

「燕子,怎麼樣,林醫生幫忙了嗎」看著七嘴八舌的同事,張燕輕聲說道「林醫生,幫忙打電話給院裡了,還給公安局打了個電話」

年長的護士接過話「那你就放心吧,別擔心了,很快就會有結果的」看著這幫小護士滿是好奇求知的眼神,她滿意的低聲說道「你們知道為什麼在醫院院長、主任都讓林醫生三分麼」賣了個小關子「林醫生背景可是深的很,當年結婚的時候,我們坐在後排,那場面.....聽說省里、部里可都來人了,林城警局的姜局也是她家親戚......」看著這排小護士眼冒星星的看著自己,年長的護士似乎對自己的見識自豪,可是身後一聲咳嗽,讓這邊小妮子一鬨而散,只留下不知所措的她杵在那裡.....

秋老虎還在肆虐,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燥意,徐秋曼又站到了熟悉的講台上,隨著開學,徐秋曼也正式進入了繁忙狀態,而更焦心的是張程林隨著升職也更加忙碌了,兩個人經常在家見面都是夜裡,張明也快成散養狀態了。看著座位下經過軍訓嗮得有些黝黑的學生們,青春洋溢,不知道明年小明是不是能坐到這裡,她又想起了田松那天的談話,也許......可是講台下躁動的學生很快就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大家安靜!首先,歡迎大家正式踏入林城市第二高級中學,成為一名高中生,大家都知道,去年我們高中有15名同學考上了青華和北大,重本錄取率也創了全省新高,你們來到了這裡,也就是半隻腳踏入了重點大學的校門。啪啪啪.....」台下的剛剛經歷緊張中考的學生湧起了一股自豪感。

「但是,這只是站在了更高的起點,如果不想三年後掉隊,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就要進入緊張狀態,要拿出比中考更加出色的狀態,更刻苦的態度。我叫徐秋曼,以後就是大家的班主任,沒有意外的話,我將會陪伴大家度過你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三年」說著,徐秋曼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三個大字「徐、秋、曼」字體清秀而大氣,就像她的人一樣。

「下面我們開始自我介紹和選班委,由於人數較多,大家儘量簡單一點」

「大家好,我叫張松,我喜歡打籃球、長跑和跳舞,我的志向是像父親一樣當一名人民警察,希望在以後,能和大家共同學習,共同進步」清晰乾脆的吐字,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張松身上,徐秋曼也注視著這個已經透露出幾分成熟幹練的學生,可以看出張松家庭條件很不錯,一身帶著幾分時尚感的運動服,身高1米七,僅僅比穿著高跟鞋的徐秋曼矮了一點,俊朗的五官中帶著幾分剛毅。

「大家好,我叫...........」

高中生和初中生已經有了明顯的區別,特別是有些早熟的女生,那些嬌嫩的臉蛋上已經出現淡淡的妝容,而男生也更加關注那逐漸隆起的女性特徵,而今天男生們的視線無疑都被眼前這位美艷的老師所吸引,今天徐秋曼穿了一件海軍藍英倫風及膝連衣裙,中間白色腰帶系的緊緊的,她那完美纖細的腰肢不盈一握,尤為動人,披肩的波浪長發間,白皙,精緻的臉蛋,在漂亮的珍珠耳墜的襯托下,嬌艷不可方物,一雙修長的雙腿在肉色絲襪的包裹下白的發光,踩著低調的裸色漆皮高跟鞋,是那麼秀氣典雅,為她平添了幾分高貴的氣質。

面對小男生們的羞澀目光,徐秋曼早已習以為常,「基本情況大家都已經了解,下面開始班委選舉,每個班委同學們可以自薦,這個過程老師不會幹涉,但是最終結果需要老師確認,下面首先開始選取班長,那位同學先來」........沒有什麼意外,張松高票當選了班長,支部書記班上那位長相秀美叫陳珂的女孩擔任.....入學第一天的套路基本相同,在班委的帶領下,同學們領到了自己的新書,然後活潑的學生們開始互相認識起來,當然最主要的話題還是了解這位美女班主任的情況,就這樣亂鬨哄的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傍晚,學校門口已經停滿了家長們接孩子的車輛,而徐秋曼也開著老公新送的甲殼蟲來到了張明學校的門口,黃色的甲殼蟲在一堆家用轎車裡顯得非常顯眼,特別是司機還是一位OL美女。

「媽,這是高新,我同學,他今天母親有事,晚上能不能在我們家吃飯!」

「徐阿姨,您好!」

「你好,以前總聽小明提起你,阿姨車子有點小,委屈你坐後排把」甲殼蟲雖然深得顏值控的喜愛,但是載人確實不方便,後排空間也比較小,高新和急速長高的張明差不多身材,坐在後排有些憋屈。

車裡張明嘰嘰喳喳的和高新說著最近NBA的賽事,不知道是因為剛從米國回來還是突然長高了,張明對籃球瘋狂的愛好起來,就連玩的遊戲現在也都是NBA,徐秋曼專心的開著車,傍晚的陽光透過車窗灑在她那潔白如玉的臉上,異常的聖潔美麗。

.........

「哎!你們班還好,蔣老師多溫柔多漂亮,她要當我們班主任,我做夢都能笑醒,我們就慘了,學校竟然直接給安排了個大內總管,以後暗無天日啊」

「大內總管多好啊,以後把你們這幫皇上都伺候好,省的你們班那幫畜生體育課總來挑釁,哈哈」

「這會估計直接體育課都沒了,直接改英語了,啊!我狠大內總管!」

徐秋曼聽著這幫孩子胡侃,也覺著還挺有意思的,笑著說道:你們怎麼還給老師起外號啊,什麼大內總管,以後不許說了知道麼,多不禮貌「

男生在漂亮女人面前的表現欲永遠都是那麼強盛而又不合時宜,「阿姨,這您就冤枉我們了,我們已經夠客氣的了,我們這一屆的同學都叫周老師叫周太監或周公公,那叫一個形象,聽說上個學期他出了個什麼事故,結果蛋蛋沒了,現在整個人都變態了」

車裡剛剛還比較歡快的氣氛好似突然凝固了下來,高新心裡一突,怎麼忘了張明的媽媽也是一位老師,默默的低下視線,卻完全被一雙曲起的肉絲美腿吸引,由於怕高新後排太擠,徐秋曼將座位調整的特別靠前,可是這樣那雙修長的美腿只能儘量彎曲,本來及膝的連衣裙也因為絲滑的質地滑落到大腿根部,將潔白的玉腿彎曲的暴露出來,正好被坐在前排座椅中間的高新偷偷抬頭瞄了一眼正在開車的徐秋曼,剛才還笑語盈盈的臉龐此刻卻蒼白的嚇人,突然一個可怕又讓人興奮的念頭沖入腦海,那天傳說被老周上了的不會就是張明的媽媽吧,一根巨大的陽具將薄薄的校服褲子頂的老高。

張明注意到了高新的沉默,他一開始只以為是因為自己媽媽太嚴肅了,高新有些拘謹,還想打趣高新兩聲,可是偏過頭正好看著高新那直直的眼神,有相同愛好的他,立馬意識到了什麼,順著眼神看著那被絲襪包裹著的肉肉的大腿根部,「今天媽媽竟然穿的是T檔連褲襪」,看著媽媽被偷窺,張明竟然在心底湧出一股劇烈的興奮,自從米國回來後,張明已經好久沒有將注意力放到媽媽那誘人的身體上了,就這樣,車裡安靜下來,只剩下空調風的聲音。

夜晚給繁鬧的林城帶來了一絲絲涼意,似乎讓這個躁動的都市沉靜了下來,忙了一天的徐秋曼終於可以休閒片刻,今天下午兩個孩子無心的談話始終讓她惴惴不安,拿起沙發旁的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這是她跟隨父親養成的習慣,父親對她的影響非常的深,包括選擇張程林可以說徐父的態度占了很大因素,可惜.....就如她父親所說,當你猶豫不決的時候、當你感到困苦的時候、當你無聊的時候,找到一本你喜歡的書,深入的讀進去,讀懂它,也許它不會給你指出正確的答案,但它能讓你的心靜下來,不再焦慮、恐懼.......「也許該和張程林徹底的談一次了,結果也許沒有那麼差!.....」徐秋曼一邊看著書,一邊任由思緒自由的蔓延著,這時她獨特的思考方式。不知道過了多久,開門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回家的張程林看著正安靜躺在沙發上看書的徐秋曼,身上似乎流淌著一股讓人迷醉的光芒,「若有詩書藏於心,歲月從不敗美人」,張程林深深的為自己能娶到這樣的妻子感到幸福,眼中的愛意似乎要流淌出來,悄悄的走到沙發旁,俯身凝視著那雙依然蘊含著幾分純真的如同月牙般的眼眸,輕輕的吻在那光潔秀麗的額頭。

「幹什麼那,小明在家呢!」徐秋曼嬌斥道。

「嘿嘿!兒子都快上高中了,已經知道避嫌了」張程林說著,忍不住又親了一下徐秋曼那嬌嫩明艷的臉頰。「兒子,爸回來了」張程林大聲叫喊著。

「小明寫作業呢,別打擾他學習」徐秋曼對張程林大喊大叫的很不滿意。

「兒子,再不出來,禮物可就沒有了啊」

「老張同志,兌現承諾來了嗎,告訴你,要是我不滿意,可是有從新再選一次的權力的」

「老公,你又亂給他買什麼了,他都初三了,你.....」

.............

「我也給你買了禮物,過會你也試一試,嘿嘿......」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