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猎人 (19) 作者:极意极意极

.

【精灵猎人】(纯爱、全家捅,孕肚)

作者:极意极意极2021/5/2独发于sis001

-------------------------------------------------------------------

第十九章:普通夹屄是永久效果而且能带来震动的母亲你喜欢么?

周兰蕊妩媚一笑,屁股微抬,把流着淫水的淫户展露在儿子眼前,扭了扭肥臀,媚笑道:“想知道啊,插进来试试喽……”

周兰蕊这微笑的动作,产生的诱惑,却是那样的强烈,她本就光洁白嫩的丰腴翘臀,在刻意抬臀的情况下,更显挺翘,圆润。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妈妈撅起的肥美臀瓣中心那淫水满溢的蜜穴上,闪耀出晶晶淫光,更有一些在阳光照耀下闪烁著淫光的液体,从周兰蕊的蜜穴中溢出,顺着白嫩的臀瓣,流到了她光滑白皙的大腿上,而后消失不见。而且由于周兰蕊此时上身衣服整洁,如果不看下半身,她那认真处理食材的动作,温柔的眼神,和精致的脸庞,却又将她映衬的那样的高贵,贤惠。

而在雨轩的眼里,此时的妈妈,却是完美的将高贵贤惠,与淫荡这两个,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词,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在了一起,这让本就因晨勃而勃起的肉棒,更加坚硬了一分,嘴里不住的吞咽著口水,随后迫不及待的将环在妈妈腰间的双手放开,然后两张火热的大手,分别覆蓋在了妈妈周兰蕊的两瓣丰腴的白嫩臀瓣上。

雨轩的大手刚刚覆蓋在妈妈白嫩的臀瓣上,还未做出任何动作,便肉眼可见的看见妈妈的娇躯剧烈颤抖一下,随后两片红晕瞬间从大手覆蓋的地方散开,眨眼就将周兰蕊全身的白嫩肌肤完全覆蓋,让其更显娇艳,樱唇也是微微张开,发出了“嗯~~~”的一声娇吟。

雨轩看在眼里,也是食指大动,一边用双手缓缓的抓揉着妈妈的美臀,火热上身也贴在妈妈的后背上,嘴唇贴著妈妈的耳垂,又轻轻的把妈妈精致的耳垂吞入嘴里,舌头伴着随妈妈“嗯~~~嗯~~~”的情动声一下一下的舔邸着她的耳垂。

“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您这么淫荡啊~”说完,左手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妈妈的肥臀,伸出两根手指到妈妈的淫穴,沾满了淫水,放到妈妈周兰蕊的嘴边。

周兰蕊此时也是情到深处,主动张开含住儿子放在自己嘴边粘满自己淫水的手指,一边发出“滋~~滋~~”的吮吸声,一边答复着儿子

“滋~~以前,你就是个臭儿子而已,滋~~嗯~~肯定看不见呀~~~滋~~”

雨轩的两根手指在妈妈温热的口腔里,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吮吸,一边做弄著妈妈的巧舌:“那我现在是什么呀 妈妈?”

“唔~~~现在,现在 唔~~~是,是大 ~~~大鸡巴 唔~~~大鸡巴儿子~~老公。”由于儿子的手指一直在嘴里作弄自己的舌头,周兰蕊说话都说不清楚。

“妈,您这支支吾吾的,儿子属实听不清,您可以重复一次吗?”说完把一直在妈妈嘴里作弄巧舌的手指停了一下。

周兰蕊也是商场精英,又十分溺爱雨轩,自然知道儿子想要听什么,于是嗲声嗲气的回应道;“现在宝贝儿子雨轩,是妈妈周兰蕊的,大鸡巴儿子老公~~~~~~”

雨轩听着妈妈爱的表白,却发现妈妈越往后说,声音竟然越来越颤抖,说到大鸡巴儿子的时候,身前妈妈的娇躯,一阵轻微的颤抖后,雨轩就感觉,有不少温热的液体,喷射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妈妈,您现在也太敏感了吧,说些情话,都能高潮呀?”雨轩随即调笑着。

周兰蕊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已经如此敏感了,只是想到要跟自己最爱的儿子肏逼,就高潮了,甚至是一次小小的潮吹,儿子调笑的语言,让她也感觉到羞愧难当,只是高潮过后,小屄里面强烈的空虚感,却是更甚,让她根本无法抵挡,也顾不上羞涩了,于是一边扭动着自己紧致挺翘的白嫩肥臀摩擦著一直贴在自己屁股上的儿子的大肉棒,一边说道:“儿子,你不想知道妈妈到底吞噬了哪位精灵,获取了什么能力吗?插进来就知道了哦~~~~~~”

妈妈的邀请,让本就想马上插进去体验一番的雨轩难以抵挡,只是他还想在填点玩法,所以没有立刻挺身刺入妈妈的花蕊

“妈妈,儿子可以现在就喂饱您的小嘴,可是儿子刚刚醒,肚子也很饥饿,怎么办好呢?您看这样吧,儿子一边喂您下面的小骚嘴,您呢,一边给儿子做早餐。”

周兰蕊听着儿子的要求,心中也是闪过一个念头,他那么厉害,我怎么可能做到一边挨肏,一边做饭呢?只是这种理智只是存在了一刹那,便被高涨的情欲海洋瞬间冲垮,满口答应着“嗯~~好~~~儿子喂妈妈下面的小骚嘴~~~妈妈~~~妈妈给儿子做早餐~~~。”

听着妈妈近乎呻吟的答复,肉棒感受着妈妈肉臀的摩擦,雨轩也是再也按捺不住,抽出一只手把已经坚硬到高高抬起,已经贴近自己小腹的坚硬火热的肉棒向下压了一些,对准妈妈不断分泌淫水的蜜洞,腰部重重的用力向前一挺,伴随着周兰蕊头部高高扬起发出的不知是痛苦的悲鸣,还是爽到极点的呻吟的“啊~~~~~~~”而后一声雨轩小腹拍打到妈妈肥臀发出的一声“啪~”整根火热坚挺超二十厘米的肉棒,直接齐根没入了妈妈周兰蕊的身体。

雨轩在插入的一瞬间,只感觉一股灼热的液体,直直的浇灌在龟头上,而后就看见妈妈头部高高的扬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后,突然无力的摔在橱柜上,原本拿出来准备做早餐三明治的果酱,沙拉酱,纷纷打翻在身旁,从瓶中不断流出,沾到了周兰蕊的黑色制服上,而妈妈周兰蕊此时,也是身体不断的颤抖,像一条小狗一样,舌头微微伸出嘴巴,喘着气,双眼飘白,显然是顾不上清理这些瓶瓶罐罐了。

而雨轩此时也已经被妈妈的小屄带来的舒适感冲昏了头脑,顾不上疼惜已经接近昏迷的母亲,两只手抓住妈妈两瓣臀瓣稳定住她,保证她稳定不会滑下橱柜后,直接挺腰抬臀,将自己的大肉棒,在妈妈的粉嫩的小屄中不断的抽插著。

周兰蕊虽然已经近乎昏迷,但是淫穴中还是不断的分泌著淫水,雨轩的小腹与妈妈的肥臀,很快便已经被淫水沾湿,每次抽插,小腹都会狠狠的撞击在妈妈的肥臀上,由于淫水充沛,总是会先发出“噗叽”的水声,才会传来“啪”的撞击声。而雨轩充满精液的阴囊,也伴随他的每次抽插,都拍打在妈妈的阴埠上,很快周兰蕊原本白嫩粉红的阴埠,就如同充血一样,变得通红肿胀。而雨轩此时也如同在小腹部装上了一个马达,肉棒不断的在妈妈的蜜穴中进进出出,而由于他的肉棒实在太过大,所以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将妈妈粉嫩的屄肉一同拉出一些,然后随着重重的插入动作,在送回妈妈的小屄中。

而周兰蕊此时玉体娇酥,双眼翻白,浑身不断的颤抖,已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觉得自己已经飞升入天界,喝着美酒,享受着仙童按摩。

只是这些在雨轩的视角中看,却是妈妈已经爽到嘴中不断的流出口水,又不自觉的自己把自己流出的口水吸溜回去,而所谓的仙童按摩,却是雨轩为了肉棒更加刺激,而在每次刺入的时候,双手都用用力的向中间挤压周兰蕊的两瓣翘臀,来让其本就包裹感十足的紧致阴道,收缩更加强烈。

雨轩看妈妈失神太久,加上这种状态,妈妈也实在无法为自己提供她获取的技能,于是收臀挺腰,仿佛用尽全力一般,向内一顶,这一下直接让雨轩的巨棍像一台压路机,一路在妈妈紧致的阴道内横冲直撞,冲破一层层的嫩肉,突破进了子宫口内,肉棒直接死死的顶在了妈妈的自动最顶端。

“妈妈休息够了,该回来了~”随后主动的马眼一松,滚烫的精液,伴随着肉棒的跳动,直接贴著妈妈周兰蕊的子宫壁喷射出去。

“啊...不要...不...太烫了...我不该...不该偷喝仙酒...别烧了我...唔~~~求求别烧我了...我要坏掉了...要坏掉了啊~~~”

伴随着妈妈无意识的梦吟,雨轩能感觉到她的小腹正在一点点的鼓起,然后雨轩深入妈妈小屄的肉棒,渐渐的感受到一股推力,妈妈阴道里的穴肉,也都在蠕动着,往外挤压着自己的这根肉棍力道越来越大,借着这股推力,雨轩直接拔出了肉棒。

肉棒刚一从妈妈体内拔出,周兰蕊的娇躯就是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一道白浊的水柱,从她的小屄处直接喷射而出,激射在厨房后面的墙上,然后如果下雨一下,撒的到处都是,墙上,地上,天花板上,水池里,橱柜上,周兰蕊一身黑色的ol制服,也被这股液体弄的污秽不堪,加上之前的沙拉酱跟果酱,简直淫秽到了极点。

这场淫雨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从开始的白浊液体,到透明,再到黄色液体,雨轩看差不多没了,于是再次走到妈妈胯间,将虽然射了大股的精液,却丝毫没有任何疲态的大肉棍,对准妈妈那已经是自己形状,暂时无法合拢的阴道口,腰部又是重重一沉,再次插入了刚才的地方,龟头顶着妈妈的子宫壁。只是这次,他没有继续的动作,只是插入后,便不再动作了。

过了一阵,伴随着“嘤~~~”的一声美吟,周兰蕊缓缓的睁开了美目,本能的想直起身子,却突然感觉自己的下身一阵火热,有一大股充实的快感直冲脑门,不自主的发出一生“嗯~~~好~~好舒服~~~”的呻吟后,美目环顾了一下四周,结合了下自己昏迷前的记忆,顿时知晓了刚刚可能发生了什么,饶是她,也是霎时间羞得无地自容,把头深深的埋下,不敢吱声。

雨轩看到妈妈醒转以后的一系列动作,觉得可爱万分,又因为刚刚发泄过,而且肉棒就在妈妈小屄中享受着她身体内部的阵阵蠕动的温柔,所以也不急发泄肉欲,看着眼前的可爱的妈妈,也是玩心又起。

“妈妈,您食言了,不是说好,我喂饱您下面的小嘴,您做饭的吗?结果刚开始,您就没自觉了,我赔本了配大了。”

周兰蕊听到儿子的调笑,更加觉得羞耻,非但没有答话,头反而低的更低了。

“妈,您不愿意回答的话,就回答我下个问题吧,刚刚您爽不爽~~~”

周兰蕊觉得自己都这样了,儿子还一直调笑自己,顿时一阵羞怒从心中发出,嘴里也不由的嘀咕道:“哼~明知故问。”

“妈妈自己爽了,就不管儿子了是吧,还说儿子明知故问,那就不劳烦妈妈,儿子自己解决了。”说完腰部一阵,又挺动肉棍在妈妈的蜜穴中抽插起来,还专门左刮右突,用自己的冠状沟,不断的剐蹭妈妈那些敏感点。

“啊~~~别...好...好儿子...不...不要...让妈妈...妈妈我 缓...缓一下。”

“妈妈自己爽了,就不管我,连问题都不回答,我才不管你,我就要自己解决。”说完一把将趴伏在橱柜上的周兰蕊抱在怀里,没一次抽出肉棒的时候,都将她向上抛一下,这样的肏弄,让雨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每次抽出都会把整根鸡巴抽出来,然后随着重力,整根肉棍又狠狠的插入里面,比之前的体位,都要刺激太多。

“啊~~~好~~~好爽,儿...儿子不...不要这样,妈妈顶不住了...要到了...到了~~~~~~”周兰蕊又是一阵长吟,然后雨轩感觉妈妈的肉穴突然爆发出一股包裹感,随后又是一股热流浇灌在自己的龟头上,但是由于自己的肉棍实在太过粗大,妈妈的阴精根本无法流出,只是回流止她的子宫,随着阴精的回流,雨轩就感觉自己的龟头被泡在了温泉里,十分的舒服。

只是这可苦坏了周兰蕊,无法流出的阴精一直留在她的阴道里,子宫里加上儿子粗大的肉棍,她的小腹又再次鼓胀起来,小腹的鼓胀感让她感觉很舒服,可是严重的是,这股鼓胀感,不断的给她带来强烈的性快感,在过不久,眼看她就要再次高潮,如果再有阴精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她很担心自己的子宫是否可以容纳,尽管是杞人忧天。

于是低声下气的哀求着:“乖儿子,你先拔出去好吗,让妈妈缓一缓,妈妈同意给你讲刚刚爽不爽,好不好,求求你。”

“迟了,我就是想看看妈妈的肚子,到底可以涨多大,现在又有三个月了呢~~~”雨轩在未拔出肉棒的情况下,让妈妈转了一个圈,面对自己,然后放回了橱柜上。

在未拔出肉棒的情况下转圈,相当于雨轩的肉棒在妈妈的小屄里,转了一圈,巨大肉棍上的沟壑,剐蹭著母亲娇弱的肉屄,带给了她莫大的刺激,周兰蕊也是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说:“嗯~~~儿子的肉棒~~~你别逼妈妈,别忘了我可是有技能了哦~~~~~~”

“那您用呗,我还怕您不成?”雨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周兰蕊也是看着儿子装幼稚的行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于是也是银牙一咬:“好!”

雨轩只看身下妈妈娇躯一颤,然后就感觉妈妈的阴道开始向内挤压着自己的肉棒:“妈?就这啊?还不如雯雯的呢~~~~”

周兰蕊也是内心一阵酸意,本来没想用尽全力,这下倒好,竟然用别别的女人的屄比自己强,她自然气不过:“这才刚开始,现在来到高潮!~”

接着雨轩就感觉妈妈的阴道,正在逐渐一点点的收缩,挤压感越来越强,直到雨轩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两个手掌按在中间,在停止了继续增长。

“妈,我收回我的话,您的屄,也太紧了,跟雯雯,确实差不多~~~我 我好爽啊,妈~”

这样挤压阴道的快感,也是双向的,当阴道挤压到极致后,儿子的形状越加明显了,尽管没有动,但是还是给了周兰蕊无与伦比的快感。

“你~~~你这~~坏鸡巴儿子~~~还拿别的女孩~~~别的女孩~~跟~~跟你妈妈我比~~~看我第~~第三阶段~~~”

周兰蕊话音未落,深插在周兰蕊蜜穴中雨轩的肉棒,就感觉妈妈的蜜穴开始不断的剧烈震动,这样紧致的情况下,这样的震动带来的快感,让他本来射精了一次,第二次可以坚持三个小时不射精的肉棒,瞬间便有了精意。

“妈,妈妈...您太...太强了...儿...儿子从来...来没有...没有这么爽过...要射了...要...要射了...”

周兰蕊此时也被这股快感刺激的无法忍受,她也是第一次使用,没有想到自己的快感也是如此强烈,媚眼如丝的向儿子索吻。

“儿子...妈妈我...妈妈也不行了...你的大鸡巴...太硬...太粗了...妈妈好爽...亲妈妈...亲妈妈。”

雨轩也情到深处,听着妈妈索吻的要求,看着她微微张开一条缝的媚眼,和不断的喘着气的红润小嘴,实在无法抵挡这股诱惑,直接俯身跟妈妈吻在一起,这一下上下两端的刺激,瞬间在这对母子心中融合,巨大的快感瞬间贯穿她们,周兰蕊的一对玉腿先是被快感刺激的伸的笔直,又突然蜷起来,直接死死的夹住了儿子的腰,手臂也死死的搂住儿子,像个树袋熊一样,附在雨轩身上。

而雨轩也是到了射精的关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马眼,大肉棍在母亲的肉穴中一阵颤抖后,大量的滚烫浓精,又一股股的喷射进了妈妈那本就充满了阴精的子宫。

儿子的射精让周兰蕊享受到的快感,又上了一个等级,她已经顾不得享受儿子的激吻,有一股快感,到了不得不发泄的时候,在雨轩的肉棒又感觉妈妈的阴道一阵痉挛后,周兰蕊的头突然向后扬起,发出娇柔到了极点的一声长长的呻吟。

“啊...不...舒...飞....飞...美...死...”其中还吱吱呜呜的交杂着一些其他呻吟,只是雨轩此刻也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实在听不清楚,只是依稀听出几个字。

雨轩这股快感,足足持续了三分钟,才结束,她看了一眼妈妈,还是沉沦在快感里,又低头看了看妈妈的小腹,竟然已经是四个多月的大小,想到妈妈肯定十分胀痛,就准备拔出肉棍,放出来这些东西。

“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紧!竟然!竟然拔不出来,而且,而且妈妈的屄,竟然还有那个效果,这,这样下去,我...我又要射精了...我...我自己倒是没事,可是妈妈...她会不会涨破啊。”雨轩只感觉自己的肉棒被妈妈的蜜穴狠狠的箍住了,竟然无法拔出。

“妈...妈您快醒醒,快停止技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要出事...妈...您能听到吗?”

周兰蕊的性快感此时也被小腹内的胀痛感冲淡了一些,听到了儿子的呼唤,感受着蜜穴里儿子的肉棒,才看到了自己小腹的情况,她急忙试图停止,可是却发现根本无法控制。

“儿子...妈...妈妈停...停不住...你...你试试...试试...能不能硬...硬拔出去吧。”

雨轩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听到妈妈让自己试试能否硬拔出去,虽然贪恋妈妈嫩屄里的温暖舒服,但也只能两只手按住妈妈的肥臀,随后收腹提臀调用起自己所有核心力量,想把自己的大肉棒,从母亲的穴中抽出。

他把妈妈的肥臀死死的按在橱柜上,然后开始用力的,向后抬屁股,而随着他的用力,插在妈妈体内的肉棒却感觉越来越紧,妈妈的子宫口死死的勒住了他龟头后的冠状沟,甚至已经有了丝丝痛感,雨轩虽然心疼妈妈,但是箭上弦上,却是不容后退,只得继续抬臀,渐渐的周兰蕊的整个白虎馒头屄,都变成了拉扯状,竟有些许粉肉,随着雨轩肉棒的强力拉扯,而从大阴唇中暴露出来。

雨轩只是感受到了龟头被妈妈的子宫口勒的有些痛,周兰却蕊感觉自己下体里的那根火热的肉棒,此时仿佛张满了勾子,勾著自己的子宫,在硬生生的的往外拽,“好痛!!!儿子..儿子不行了...不要...不要在拔了...妈妈要死了...骚逼要被儿子的肉棍扯出去了...不要...不要了...真的要死了...快插回来啊...快...真的要掉了...子宫快...快要掉出去了....”随后本能的把两条本身站在地上支撑身体的修长玉腿,向后弯曲,勾住儿子的后腰屁股,向自己压去。

感受到妈妈的痛苦,又发现妈妈本身饱满光滑的白虎馒头穴,已经被拉扯的几乎成了三角形,肉棒才只是拔出一点点,知道这样不是办法,雨轩也是急忙停止了外拔,腰部一挺,随着一声肌肤相接啪的声音,刚刚拔出一点的肉棒,又带着不小的力道,再次深入了妈妈的肉屄。

周兰蕊本来只是想把儿子的肉棒,缓缓的推回自己的体内,可谁想儿子竟然是重重的怼了回来,由于她两条美腿都围在儿子腰上,本身下半身的重心,就完全依靠儿子这根大肉棍,所以下身比之前更为敏感,此时又触不及防下,遭到这样一记重击,一股强烈的快感瞬间从她的肉屄,顺着脊椎一路冲入大脑,她本就已经到达临界点的快感,在此刻直接爆表“死了...这下...这下真被儿子草死了...不要...不要了...儿子快救...救救妈妈...妈妈好舒服...好痛...好烫...好深...有东西来了...要来了...呜呜...我控制不住了...啊~~~~~~~”伴随着一声美吟,周兰蕊的整个身子都绷的紧紧的,手紧紧的抓着橱柜上的水龙头,本来躺在橱柜上的身上,完全弓了起来,捆住儿子后腰的一对美腿,也在此刻伸的笔直,甚至白嫩的玉脚,都向前绷紧著,每个脚趾舒张开了。

而周兰蕊的高潮,却让她本就已经十分紧致的蜜洞,又收紧了一分,虽然只是收紧一分,但是却让雨轩本就马眼酥麻的肉棒,剧烈的跳动起来。

“妈,儿子来了。”说完直接死命的往前拱了拱腰,双手伸到妈妈胸口,一把将她的黑色ol上衣跟里面的白衬衣扣子扯掉,扣子绷飞的瞬间,一对已经香汗淋漓的雪白美乳跃然而出,雨轩急忙俯身下去贴著妈妈,张口伸出舌头在乳峰上环绕一圈,把上面的汗水卷入口舌,仿佛品极品美酒一样吧嗒了两下嘴后,又微微张开,将那雪白乳峰上的嫩红蓓蕾一下含入口中,滋滋的吮吸著,又腾出双手死死的抓住妈妈的美臀,由于太用力,手指都深深的陷入了臀肉中。完成这一切后,深插在母亲肉穴中的肉棍也终于重重一跳,而后马眼大开,大量的浓白精液,又喷射进入了妈妈那本就已经被各种淫水填满的子宫中。

由于子宫内的黏液实在太多,这股浊烫的精液射进去了以后,周兰蕊也并没有感受到滚烫,只是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再次注入了自己的体内,不过这股液体又实在太多,让她本就已经四个月大的肚子,又 慢慢开始涨大,而涨大的过程中,又挤压到了她的膀胱,而带来了一种特殊的快感。

“这...这是什么...我...我的肚子...肚子里有...有两个水袋...唔...好舒服...这样...好特别...要飞了...好...好像喷尿..可.可是尿不出啊...就在门前...怎么 怎么会尿不出...呜呜呜,好难受...好像尿...好难受好难受啊儿子...”

雨轩射精后,却还是没有任何软化,试了一下后肉棒也还是无法拔出,刚刚射精的肉棒,实在是敏感万分,母亲肉穴中依旧在持续的震动,加上口水直流,媚目微眯,一身知性的黑色的ol装束,此时早已半脱,一对雪白的乳球,随着娇躯轻颤,认真看还能看到那乳峰上,有着不少牙印,还有那像怀胎五六个月的大肚子,这些种种淫秽的场景,加上这个女人是自己妈妈的身份,又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刺激,直接马眼又开,又有大量浓白精液顺着马眼喷射向妈妈的子宫。

“儿子又...又射给我了...好幸福...被儿子征服了...要被...要被大肉棍肏死了...嘿...嘿嘿嘿”此时的周兰蕊,已经被儿子连续喷射的精液,爽到意识都不清楚了,她的高潮,早就已经是连续到来,娇躯从未停止过颤抖。

雨轩的射精,加周兰蕊自身的不断高潮,让周兰蕊的小腹不断的上涨著,短短时间就已经到达了六七个月的大小了,雨轩也是强忍着趴在妈妈娇躯搂住她温热的躯体享受射精的想法,直著身子想着办法,突然他一拍脑袋

“草!我也是太急了,都忘了还有镜姐,她肯定有办法。”正当他准备呼唤镜姐,镜姐的妩媚的声音却主动响起了。

“终于想起我来了???我说你们母子,也太会玩了吧,,,我休息一会儿竟然完成这样,太行了。”

雨轩强忍着射精的快感答复着“镜...镜姐快...快帮帮我们...太...太舒服了,我又快...又快射了。”

“我说你们母子,真是没个尺度了。”说完玉手一抬,一道黑光闪过。

雨轩就感到妈妈那包裹着自己肉棍的肉屄,突然停止了震动,而后一松,他知道已经结束,马上撤出肉棒。

撤出肉棍的一瞬间,周兰蕊整个人,却仿佛是被抽去了脊椎骨,整个人如一条美女蛇一样,在橱柜上不断的扭动着,两只手时而握紧,又时而松开,头也在不断的扭动着,满头的秀发此时也不知道是被汗水还是淫水打的湿透,嘴里也不断的发出如梦呓一般的“嗯嗯...啊啊”的娇吟,又突然整个身子一颤,而后便僵硬在了跟橱柜上,身子一动不动,蜜穴口却突然一阵剧烈开合后,两道液体从下体喷射而出。一道黄色,一道浊白,喷出后又在空中交叉撞击,散成漫天的水滴,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后,又都折射出七彩的光,渐渐的空中竟然有了一道小小的彩虹。

雨轩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一把将妈妈的娇躯揽入怀中,分开双腿成把尿状,又掏出一个锅,将妈妈下体喷出的液体接入锅中,随着锅中液体越来越多,妈妈的小腹也渐渐平缓了下去,当锅满了以后,妈妈下体的喷射也渐渐停止了,雨轩蹲下身,拿出十个鸡蛋放入锅中,啪嗒一声打开了气火,就低头准备抱起妈妈,去客厅,结果低头一看,虽然母亲的喷射已经结束,但是小腹还是鼓起的状态。足有两个月怀胎大小,并未完全流出,想到那些淫液长期存在里面,对妈妈不可能好便直接蹲下,将母亲公主抱以后站起来往厕所走去。

到厕所以后,雨轩拿出淋浴头,打开热水冲洗了一会儿地面,只能冰凉的地面,已经被热水暖热,才将妈妈缓缓的放在地上,然后跪坐在妈妈腰间,手按压在妈妈的肚子上向下推,每推一下,周兰蕊娇躯就会颤抖一下,而后从下体那被儿子雨轩的肉棍撑开,还未闭合的肉穴中喷出一些液体,雨轩就这样温柔的一遍一遍的推著,直到妈妈阴道中,再也喷不出任何液体,小腹也回复了平坦,这具娇躯又再次变得无比精致,优雅,雨轩简单欣赏了一下,正准备关闭热水,抱着妈妈出去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妈妈周兰蕊已经醒来,正满脸幸福的微笑着用一双柔情百转美目的看着自己。

雨轩一楞,还以一个微笑,还是用公主抱将地上的妈妈抱在怀中,周兰蕊也配合着儿子的动作进去儿子温暖的怀中,伸出一对玉臂环住儿子的脖子,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儿子的脸。雨轩就这样抱着妈妈一路走到客厅,正准备把妈妈放在沙发上,周兰蕊娇躯却往他怀里一拱,雨轩看出妈妈不愿意离开,也没检查,抱着妈妈坐在沙发上。

“妈,您一直盯着我干嘛。”

周兰蕊微微起身,诱人的红唇在儿子嘴上亲了一下:“我就愿意看我宝贝儿子。”

妈妈的媚态让雨轩从未疲软过得肉棒又是一跳,直接顶在了妈妈的美背上。

周兰蕊自然感觉到了,脸色一红啐道:“坏东西。”但是也并未有挣脱的动作,手指不断的在儿子的胸口画着圈。

“所以妈妈你到底觉醒的是谁的能力啊?”雨轩又低头咬了一下妈妈乳球上的那点粉红。

“嘤~~~坏东西”周兰蕊一阵娇嗔:“我都那么明显了,你还猜不出来,给你点提示哦。笨儿子~~~”

接着周兰蕊红唇轻启用魅惑到极致的熟女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普 通 夹 屄 是 永 久 效 果 而 且 能 带 来 震 动 的 母 亲 你 喜 欢 么?”

周兰蕊说罢,又在儿子怀中撒娇:“儿子,我饿了~~~厨房有面包,你去给我拿点吧。”

“啪~”雨轩在妈妈翘臀上拍了一记“妈妈还懒,饿了自己还不去。”

而后在雨轩眼中,周兰蕊这个熟女竟然做出了一个非常违和的动作,玉腿一分香腮一鼓,气呼呼的道:“还说我,你看我这里,都肿成什么了,还不是你这个臭儿子害的。”

这两个动作,一个可爱,一个淫荡,却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看的雨轩又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肉棒也是又剧烈的抖动了几下。

周兰蕊急忙从儿子怀中挣脱出去:“不要~妈妈下午还有点事,今天不行了~”

“哎.”雨轩也只好失望的叹了口气。周兰蕊看儿子失望,也有点着急:“要不,你要真急,你轻点,妈妈陪你好了。”

“没关系的妈,我知道您的情况,妈妈别在意,儿子正好给你准备了早餐,现在去给你拿哦~”说完就走去厨房了。

“好,谢谢儿子。”

雨轩走到厨房,把锅中的淫水煮鸡蛋捞出,去皮,放入碗里,又拿出一个牛奶杯,将锅中淫液倒入一些到杯里,放入餐盘后端在妈妈面前。

一脸坏笑的道:“妈,儿子给你准备的早餐,你尝尝吧”

其实儿子还没走到她面前,她就闻到那股味道了,自然知道是什么,只是她也并未拒绝,伸出玉手从碗中拿出一只鸡蛋,送到嘴边,并未直接放入口中,而是放在红唇前,漏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后,长大嘴巴,一口就将鸡蛋含入口中,只见她嘴巴蠕动几下后,又长大嘴巴,鸡蛋竟然完好如初,她拿起一只筷子,插到鸡蛋里面,又把鸡蛋从口中拽出,此时鸡蛋上,已经满是周兰蕊的粘稠的口水了,正有一滴口水马上从鸡蛋上滑落的时候,只看她张开红唇,一条灵活的舌头从嘴中伸出,在鸡蛋上绕了一圈,发出呲溜一声,最后她轻启贝齿,包住半个鸡蛋,一口咬下,半个鸡蛋直接被她咬下,里面的流心蛋黄,沾在她的红唇上,那条巧舌又再次伸出,轻轻一卷,便一干二净了。

雨轩看着,不断的吞咽著口水,她实在是太过妩媚,说是吃鸡蛋,倒不如说是在表演口交。不由的看呆了。

“妈妈渴了,要和奶。”这是一声妩媚的声音唤醒了看呆的雨轩,直接端起杯子送到妈妈面前。期待着看着妈妈。

周兰蕊接过杯子,放到鼻子下一闻,眉头却是一皱:“不好喝,我要喝新鲜的~”说完不仅没有直立起身子,而是直接向下俯身,四肢并用,又一边刻意的扭动着屁股,像一只豹美人一样爬到雨轩胯下。红唇轻启,伸出舌头绕着儿子的肉棍舔了一圈,又长大嘴巴,直接把还散发着精臭味的大龟头含入嘴里,舌头在上面绕了一圈以后,又吐出来,像品酒一样吧嗒了两下红唇。

“还是新鲜的好吃~”说完又一口吞下,这次直接将儿子的肉棍连根吞入口中。

雨轩看这场景,心里也明白妈妈的心情,肯定是因为刚刚自己表达出来的失望,让她心里不舒服,才这样安慰自己,于是爱怜的轻抚著在自己胯下不断吞咽的妈妈的秀发。

“妈,您不用这样的,我忍一两天没问题的~”

周兰蕊美目微抬,嫌弃的白了儿子一眼,吐出嘴里的肉棍:“臭美,谁讨好你了,我只是,,,只是自己想吃而已。”说完又一口吞入口中,不断的吞吐著。

雨轩看着自己有些发黑的肉棍,不断的在出入妈妈红润的玉唇,心理层次的刺激也是非常大的,只是想到妈妈已经辛苦一早晨,实在不忍让她一直忙活,于是主动控制肉棒,直接马眼大开,顿时粗大阴茎上暴起的青筋,肉眼可见的把一股股的液体,向妈妈的玉嘴输入而去。

尽管周兰蕊已经习惯了儿子的口爆,却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喉咙不断的吞咽著,却还是有不少精液顺着嘴角溢出,她急忙伸出一只手挡在自己的下巴下,接住那些滴落的精液,十几秒后,雨轩的喷射终于结束,他将粘满精液与妈妈口水的肉棒从妈妈口中拽出,不少浓稠的精液直接换成丝线,连接着他的龟头,跟妈妈的舌头,周兰蕊见状,急忙又含住儿子的龟头,用力一吸,才把上面全部清理干净。又张大口,给儿子看了一眼自己满嘴的白色精液,在咕噜一声,全部吞咽到肚子里,把手上的精液,也都涂抹在了脸上。

“对了妈,你下午要去干啥啊?”雨轩好奇的问。

“跟你小姨出去吃个饭,最近要拖她办点事。”

妈妈说到小姨,雨轩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道一头干练的短发,戴着眼镜,衣服永远是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的身影,那个严厉的女人,简直是他的童年噩梦,每次想到他,雨轩都会一阵寒颤。

“那你去吧,我就不跟你去了,我下午正好回学校。”

听到这里周兰蕊眼睛一瞪:“你的确该去学校了,都旷课两天了,你要是影响到学习成绩,以后别想碰我了。”

“嘿嘿,妈妈放心就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