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精靈獵人 (19) 作者:極意極意極

.

【精靈獵人】(純愛、全家捅,孕肚)

作者:極意極意極2021/5/2獨發於sis001

-------------------------------------------------------------------

第十九章:普通夾屄是永久效果而且能帶來震動的母親你喜歡麼?

周蘭蕊嫵媚一笑,屁股微抬,把流著淫水的淫戶展露在兒子眼前,扭了扭肥臀,媚笑道:「想知道啊,插進來試試嘍……」

周蘭蕊這微笑的動作,產生的誘惑,卻是那樣的強烈,她本就光潔白嫩的豐腴翹臀,在刻意抬臀的情況下,更顯挺翹,圓潤。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媽媽撅起的肥美臀瓣中心那淫水滿溢的蜜穴上,閃耀出晶晶淫光,更有一些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淫光的液體,從周蘭蕊的蜜穴中溢出,順著白嫩的臀瓣,流到了她光滑白皙的大腿上,而後消失不見。而且由於周蘭蕊此時上身衣服整潔,如果不看下半身,她那認真處理食材的動作,溫柔的眼神,和精緻的臉龐,卻又將她映襯的那樣的高貴,賢惠。

而在雨軒的眼裡,此時的媽媽,卻是完美的將高貴賢惠,與淫蕩這兩個,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詞,毫無違和感的融合在了一起,這讓本就因晨勃而勃起的肉棒,更加堅硬了一分,嘴裡不住的吞咽著口水,隨後迫不及待的將環在媽媽腰間的雙手放開,然後兩張火熱的大手,分別覆蓋在了媽媽周蘭蕊的兩瓣豐腴的白嫩臀瓣上。

雨軒的大手剛剛覆蓋在媽媽白嫩的臀瓣上,還未做出任何動作,便肉眼可見的看見媽媽的嬌軀劇烈顫抖一下,隨後兩片紅暈瞬間從大手覆蓋的地方散開,眨眼就將周蘭蕊全身的白嫩肌膚完全覆蓋,讓其更顯嬌艷,櫻唇也是微微張開,發出了「嗯~~~」的一聲嬌吟。

雨軒看在眼裡,也是食指大動,一邊用雙手緩緩的抓揉著媽媽的美臀,火熱上身也貼在媽媽的後背上,嘴唇貼著媽媽的耳垂,又輕輕的把媽媽精緻的耳垂吞入嘴裡,舌頭伴著隨媽媽「嗯~~~嗯~~~」的情動聲一下一下的舔邸著她的耳垂。

「媽,我以前怎麼沒發現,您這麼淫蕩啊~」說完,左手戀戀不捨的放開了媽媽的肥臀,伸出兩根手指到媽媽的淫穴,沾滿了淫水,放到媽媽周蘭蕊的嘴邊。

周蘭蕊此時也是情到深處,主動張開含住兒子放在自己嘴邊粘滿自己淫水的手指,一邊發出「滋~~滋~~」的吮吸聲,一邊答覆著兒子

「滋~~以前,你就是個臭兒子而已,滋~~嗯~~肯定看不見呀~~~滋~~」

雨軒的兩根手指在媽媽溫熱的口腔里,一邊享受著媽媽的吮吸,一邊做弄著媽媽的巧舌:「那我現在是什麼呀 媽媽?」

「唔~~~現在,現在 唔~~~是,是大 ~~~大雞巴 唔~~~大雞巴兒子~~老公。」由於兒子的手指一直在嘴裡作弄自己的舌頭,周蘭蕊說話都說不清楚。

「媽,您這支支吾吾的,兒子屬實聽不清,您可以重複一次嗎?」說完把一直在媽媽嘴裡作弄巧舌的手指停了一下。

周蘭蕊也是商場精英,又十分溺愛雨軒,自然知道兒子想要聽什麼,於是嗲聲嗲氣的回應道;「現在寶貝兒子雨軒,是媽媽周蘭蕊的,大雞巴兒子老公~~~~~~」

雨軒聽著媽媽愛的表白,卻發現媽媽越往後說,聲音竟然越來越顫抖,說到大雞巴兒子的時候,身前媽媽的嬌軀,一陣輕微的顫抖後,雨軒就感覺,有不少溫熱的液體,噴射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媽媽,您現在也太敏感了吧,說些情話,都能高潮呀?」雨軒隨即調笑著。

周蘭蕊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已經如此敏感了,只是想到要跟自己最愛的兒子肏逼,就高潮了,甚至是一次小小的潮吹,兒子調笑的語言,讓她也感覺到羞愧難當,只是高潮過後,小屄裡面強烈的空虛感,卻是更甚,讓她根本無法抵擋,也顧不上羞澀了,於是一邊扭動著自己緊緻挺翹的白嫩肥臀摩擦著一直貼在自己屁股上的兒子的大肉棒,一邊說道:「兒子,你不想知道媽媽到底吞噬了哪位精靈,獲取了什麼能力嗎?插進來就知道了哦~~~~~~」

媽媽的邀請,讓本就想馬上插進去體驗一番的雨軒難以抵擋,只是他還想在填點玩法,所以沒有立刻挺身刺入媽媽的花蕊

「媽媽,兒子可以現在就喂飽您的小嘴,可是兒子剛剛醒,肚子也很飢餓,怎麼辦好呢?您看這樣吧,兒子一邊喂您下面的小騷嘴,您呢,一邊給兒子做早餐。」

周蘭蕊聽著兒子的要求,心中也是閃過一個念頭,他那麼厲害,我怎麼可能做到一邊挨肏,一邊做飯呢?只是這種理智只是存在了一剎那,便被高漲的情慾海洋瞬間衝垮,滿口答應著「嗯~~好~~~兒子喂媽媽下面的小騷嘴~~~媽媽~~~媽媽給兒子做早餐~~~。」

聽著媽媽近乎呻吟的答覆,肉棒感受著媽媽肉臀的摩擦,雨軒也是再也按捺不住,抽出一隻手把已經堅硬到高高抬起,已經貼近自己小腹的堅硬火熱的肉棒向下壓了一些,對準媽媽不斷分泌淫水的蜜洞,腰部重重的用力向前一挺,伴隨著周蘭蕊頭部高高揚起發出的不知是痛苦的悲鳴,還是爽到極點的呻吟的「啊~~~~~~~」而後一聲雨軒小腹拍打到媽媽肥臀發出的一聲「啪~」整根火熱堅挺超二十厘米的肉棒,直接齊根沒入了媽媽周蘭蕊的身體。

雨軒在插入的一瞬間,只感覺一股灼熱的液體,直直的澆灌在龜頭上,而後就看見媽媽頭部高高的揚起,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後,突然無力的摔在櫥柜上,原本拿出來準備做早餐三明治的果醬,沙拉醬,紛紛打翻在身旁,從瓶中不斷流出,沾到了周蘭蕊的黑色制服上,而媽媽周蘭蕊此時,也是身體不斷的顫抖,像一條小狗一樣,舌頭微微伸出嘴巴,喘著氣,雙眼飄白,顯然是顧不上清理這些瓶瓶罐罐了。

而雨軒此時也已經被媽媽的小屄帶來的舒適感沖昏了頭腦,顧不上疼惜已經接近昏迷的母親,兩隻手抓住媽媽兩瓣臀瓣穩定住她,保證她穩定不會滑下櫥櫃後,直接挺腰抬臀,將自己的大肉棒,在媽媽的粉嫩的小屄中不斷的抽插著。

周蘭蕊雖然已經近乎昏迷,但是淫穴中還是不斷的分泌著淫水,雨軒的小腹與媽媽的肥臀,很快便已經被淫水沾濕,每次抽插,小腹都會狠狠的撞擊在媽媽的肥臀上,由於淫水充沛,總是會先發出「噗嘰」的水聲,才會傳來「啪」的撞擊聲。而雨軒充滿精液的陰囊,也伴隨他的每次抽插,都拍打在媽媽的陰埠上,很快周蘭蕊原本白嫩粉紅的陰埠,就如同充血一樣,變得通紅腫脹。而雨軒此時也如同在小腹部裝上了一個馬達,肉棒不斷的在媽媽的蜜穴中進進出出,而由於他的肉棒實在太過大,所以每次出來的時候,都會將媽媽粉嫩的屄肉一同拉出一些,然後隨著重重的插入動作,在送回媽媽的小屄中。

而周蘭蕊此時玉體嬌酥,雙眼翻白,渾身不斷的顫抖,已經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只覺得自己已經飛升入天界,喝著美酒,享受著仙童按摩。

只是這些在雨軒的視角中看,卻是媽媽已經爽到嘴中不斷的流出口水,又不自覺的自己把自己流出的口水吸溜回去,而所謂的仙童按摩,卻是雨軒為了肉棒更加刺激,而在每次刺入的時候,雙手都用用力的向中間擠壓周蘭蕊的兩瓣翹臀,來讓其本就包裹感十足的緊緻陰道,收縮更加強烈。

雨軒看媽媽失神太久,加上這種狀態,媽媽也實在無法為自己提供她獲取的技能,於是收臀挺腰,仿佛用盡全力一般,向內一頂,這一下直接讓雨軒的巨棍像一台壓路機,一路在媽媽緊緻的陰道內橫衝直撞,衝破一層層的嫩肉,突破進了子宮口內,肉棒直接死死的頂在了媽媽的自動最頂端。

「媽媽休息夠了,該回來了~」隨後主動的馬眼一松,滾燙的精液,伴隨著肉棒的跳動,直接貼著媽媽周蘭蕊的子宮壁噴射出去。

「啊...不要...不...太燙了...我不該...不該偷喝仙酒...別燒了我...唔~~~求求別燒我了...我要壞掉了...要壞掉了啊~~~」

伴隨著媽媽無意識的夢吟,雨軒能感覺到她的小腹正在一點點的鼓起,然後雨軒深入媽媽小屄的肉棒,漸漸的感受到一股推力,媽媽陰道里的穴肉,也都在蠕動著,往外擠壓著自己的這根肉棍力道越來越大,借著這股推力,雨軒直接拔出了肉棒。

肉棒剛一從媽媽體內拔出,周蘭蕊的嬌軀就是一陣劇烈的顫抖,然後一道白濁的水柱,從她的小屄處直接噴射而出,激射在廚房後面的牆上,然後如果下雨一下,撒的到處都是,牆上,地上,天花板上,水池裡,櫥柜上,周蘭蕊一身黑色的ol制服,也被這股液體弄的污穢不堪,加上之前的沙拉醬跟果醬,簡直淫穢到了極點。

這場淫雨足足持續了一分鐘,從開始的白濁液體,到透明,再到黃色液體,雨軒看差不多沒了,於是再次走到媽媽胯間,將雖然射了大股的精液,卻絲毫沒有任何疲態的大肉棍,對準媽媽那已經是自己形狀,暫時無法合攏的陰道口,腰部又是重重一沉,再次插入了剛才的地方,龜頭頂著媽媽的子宮壁。只是這次,他沒有繼續的動作,只是插入後,便不再動作了。

過了一陣,伴隨著「嚶~~~」的一聲美吟,周蘭蕊緩緩的睜開了美目,本能的想直起身子,卻突然感覺自己的下身一陣火熱,有一大股充實的快感直衝腦門,不自主的發出一生「嗯~~~好~~好舒服~~~」的呻吟後,美目環顧了一下四周,結合了下自己昏迷前的記憶,頓時知曉了剛剛可能發生了什麼,饒是她,也是霎時間羞得無地自容,把頭深深的埋下,不敢吱聲。

雨軒看到媽媽醒轉以後的一系列動作,覺得可愛萬分,又因為剛剛發泄過,而且肉棒就在媽媽小屄中享受著她身體內部的陣陣蠕動的溫柔,所以也不急發泄肉慾,看著眼前的可愛的媽媽,也是玩心又起。

「媽媽,您食言了,不是說好,我喂飽您下面的小嘴,您做飯的嗎?結果剛開始,您就沒自覺了,我賠本了配大了。」

周蘭蕊聽到兒子的調笑,更加覺得羞恥,非但沒有答話,頭反而低的更低了。

「媽,您不願意回答的話,就回答我下個問題吧,剛剛您爽不爽~~~」

周蘭蕊覺得自己都這樣了,兒子還一直調笑自己,頓時一陣羞怒從心中發出,嘴裡也不由的嘀咕道:「哼~明知故問。」

「媽媽自己爽了,就不管兒子了是吧,還說兒子明知故問,那就不勞煩媽媽,兒子自己解決了。」說完腰部一陣,又挺動肉棍在媽媽的蜜穴中抽插起來,還專門左刮右突,用自己的冠狀溝,不斷的剮蹭媽媽那些敏感點。

「啊~~~別...好...好兒子...不...不要...讓媽媽...媽媽我 緩...緩一下。」

「媽媽自己爽了,就不管我,連問題都不回答,我才不管你,我就要自己解決。」說完一把將趴伏在櫥柜上的周蘭蕊抱在懷裡,沒一次抽出肉棒的時候,都將她向上拋一下,這樣的肏弄,讓雨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每次抽出都會把整根雞巴抽出來,然後隨著重力,整根肉棍又狠狠的插入裡面,比之前的體位,都要刺激太多。

「啊~~~好~~~好爽,兒...兒子不...不要這樣,媽媽頂不住了...要到了...到了~~~~~~」周蘭蕊又是一陣長吟,然後雨軒感覺媽媽的肉穴突然爆發出一股包裹感,隨後又是一股熱流澆灌在自己的龜頭上,但是由於自己的肉棍實在太過粗大,媽媽的陰精根本無法流出,只是回流止她的子宮,隨著陰精的回流,雨軒就感覺自己的龜頭被泡在了溫泉里,十分的舒服。

只是這可苦壞了周蘭蕊,無法流出的陰精一直留在她的陰道里,子宮裡加上兒子粗大的肉棍,她的小腹又再次鼓脹起來,小腹的鼓脹感讓她感覺很舒服,可是嚴重的是,這股鼓脹感,不斷的給她帶來強烈的性快感,在過不久,眼看她就要再次高潮,如果再有陰精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她很擔心自己的子宮是否可以容納,儘管是杞人憂天。

於是低聲下氣的哀求著:「乖兒子,你先拔出去好嗎,讓媽媽緩一緩,媽媽同意給你講剛剛爽不爽,好不好,求求你。」

「遲了,我就是想看看媽媽的肚子,到底可以漲多大,現在又有三個月了呢~~~」雨軒在未拔出肉棒的情況下,讓媽媽轉了一個圈,面對自己,然後放回了櫥柜上。

在未拔出肉棒的情況下轉圈,相當於雨軒的肉棒在媽媽的小屄里,轉了一圈,巨大肉棍上的溝壑,剮蹭著母親嬌弱的肉屄,帶給了她莫大的刺激,周蘭蕊也是一邊呻吟,一邊斷斷續續的說:「嗯~~~兒子的肉棒~~~你別逼媽媽,別忘了我可是有技能了哦~~~~~~」

「那您用唄,我還怕您不成?」雨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周蘭蕊也是看著兒子裝幼稚的行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於是也是銀牙一咬:「好!」

雨軒只看身下媽媽嬌軀一顫,然後就感覺媽媽的陰道開始向內擠壓著自己的肉棒:「媽?就這啊?還不如雯雯的呢~~~~」

周蘭蕊也是內心一陣酸意,本來沒想用盡全力,這下倒好,竟然用別別的女人的屄比自己強,她自然氣不過:「這才剛開始,現在來到高潮!~」

接著雨軒就感覺媽媽的陰道,正在逐漸一點點的收縮,擠壓感越來越強,直到雨軒感覺自己的肉棒被兩個手掌按在中間,在停止了繼續增長。

「媽,我收回我的話,您的屄,也太緊了,跟雯雯,確實差不多~~~我 我好爽啊,媽~」

這樣擠壓陰道的快感,也是雙向的,當陰道擠壓到極致後,兒子的形狀越加明顯了,儘管沒有動,但是還是給了周蘭蕊無與倫比的快感。

「你~~~你這~~壞雞巴兒子~~~還拿別的女孩~~~別的女孩~~跟~~跟你媽媽我比~~~看我第~~第三階段~~~」

周蘭蕊話音未落,深插在周蘭蕊蜜穴中雨軒的肉棒,就感覺媽媽的蜜穴開始不斷的劇烈震動,這樣緊緻的情況下,這樣的震動帶來的快感,讓他本來射精了一次,第二次可以堅持三個小時不射精的肉棒,瞬間便有了精意。

「媽,媽媽...您太...太強了...兒...兒子從來...來沒有...沒有這麼爽過...要射了...要...要射了...」

周蘭蕊此時也被這股快感刺激的無法忍受,她也是第一次使用,沒有想到自己的快感也是如此強烈,媚眼如絲的向兒子索吻。

「兒子...媽媽我...媽媽也不行了...你的大雞巴...太硬...太粗了...媽媽好爽...親媽媽...親媽媽。」

雨軒也情到深處,聽著媽媽索吻的要求,看著她微微張開一條縫的媚眼,和不斷的喘著氣的紅潤小嘴,實在無法抵擋這股誘惑,直接俯身跟媽媽吻在一起,這一下上下兩端的刺激,瞬間在這對母子心中融合,巨大的快感瞬間貫穿她們,周蘭蕊的一對玉腿先是被快感刺激的伸的筆直,又突然蜷起來,直接死死的夾住了兒子的腰,手臂也死死的摟住兒子,像個樹袋熊一樣,附在雨軒身上。

而雨軒也是到了射精的關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馬眼,大肉棍在母親的肉穴中一陣顫抖後,大量的滾燙濃精,又一股股的噴射進了媽媽那本就充滿了陰精的子宮。

兒子的射精讓周蘭蕊享受到的快感,又上了一個等級,她已經顧不得享受兒子的激吻,有一股快感,到了不得不發泄的時候,在雨軒的肉棒又感覺媽媽的陰道一陣痙攣後,周蘭蕊的頭突然向後揚起,發出嬌柔到了極點的一聲長長的呻吟。

「啊...不...舒...飛....飛...美...死...」其中還吱吱嗚嗚的交雜著一些其他呻吟,只是雨軒此刻也被快感沖昏了頭腦,實在聽不清楚,只是依稀聽出幾個字。

雨軒這股快感,足足持續了三分鐘,才結束,她看了一眼媽媽,還是沉淪在快感里,又低頭看了看媽媽的小腹,竟然已經是四個多月的大小,想到媽媽肯定十分脹痛,就準備拔出肉棍,放出來這些東西。

「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緊!竟然!竟然拔不出來,而且,而且媽媽的屄,竟然還有那個效果,這,這樣下去,我...我又要射精了...我...我自己倒是沒事,可是媽媽...她會不會漲破啊。」雨軒只感覺自己的肉棒被媽媽的蜜穴狠狠的箍住了,竟然無法拔出。

「媽...媽您快醒醒,快停止技能,這樣下去,這樣下去要出事...媽...您能聽到嗎?」

周蘭蕊的性快感此時也被小腹內的脹痛感沖淡了一些,聽到了兒子的呼喚,感受著蜜穴里兒子的肉棒,才看到了自己小腹的情況,她急忙試圖停止,可是卻發現根本無法控制。

「兒子...媽...媽媽停...停不住...你...你試試...試試...能不能硬...硬拔出去吧。」

雨軒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聽到媽媽讓自己試試能否硬拔出去,雖然貪戀媽媽嫩屄里的溫暖舒服,但也只能兩隻手按住媽媽的肥臀,隨後收腹提臀調用起自己所有核心力量,想把自己的大肉棒,從母親的穴中抽出。

他把媽媽的肥臀死死的按在櫥柜上,然後開始用力的,向後抬屁股,而隨著他的用力,插在媽媽體內的肉棒卻感覺越來越緊,媽媽的子宮口死死的勒住了他龜頭後的冠狀溝,甚至已經有了絲絲痛感,雨軒雖然心疼媽媽,但是箭上弦上,卻是不容後退,只得繼續抬臀,漸漸的周蘭蕊的整個白虎饅頭屄,都變成了拉扯狀,竟有些許粉肉,隨著雨軒肉棒的強力拉扯,而從大陰唇中暴露出來。

雨軒只是感受到了龜頭被媽媽的子宮口勒的有些痛,周蘭卻蕊感覺自己下體里的那根火熱的肉棒,此時仿佛張滿了勾子,勾著自己的子宮,在硬生生的的往外拽,「好痛!!!兒子..兒子不行了...不要...不要在拔了...媽媽要死了...騷逼要被兒子的肉棍扯出去了...不要...不要了...真的要死了...快插回來啊...快...真的要掉了...子宮快...快要掉出去了....」隨後本能的把兩條本身站在地上支撐身體的修長玉腿,向後彎曲,勾住兒子的後腰屁股,向自己壓去。

感受到媽媽的痛苦,又發現媽媽本身飽滿光滑的白虎饅頭穴,已經被拉扯的幾乎成了三角形,肉棒才只是拔出一點點,知道這樣不是辦法,雨軒也是急忙停止了外拔,腰部一挺,隨著一聲肌膚相接啪的聲音,剛剛拔出一點的肉棒,又帶著不小的力道,再次深入了媽媽的肉屄。

周蘭蕊本來只是想把兒子的肉棒,緩緩的推回自己的體內,可誰想兒子竟然是重重的懟了回來,由於她兩條美腿都圍在兒子腰上,本身下半身的重心,就完全依靠兒子這根大肉棍,所以下身比之前更為敏感,此時又觸不及防下,遭到這樣一記重擊,一股強烈的快感瞬間從她的肉屄,順著脊椎一路沖入大腦,她本就已經到達臨界點的快感,在此刻直接爆表「死了...這下...這下真被兒子草死了...不要...不要了...兒子快救...救救媽媽...媽媽好舒服...好痛...好燙...好深...有東西來了...要來了...嗚嗚...我控制不住了...啊~~~~~~~」伴隨著一聲美吟,周蘭蕊的整個身子都繃的緊緊的,手緊緊的抓著櫥柜上的水龍頭,本來躺在櫥柜上的身上,完全弓了起來,捆住兒子後腰的一對美腿,也在此刻伸的筆直,甚至白嫩的玉腳,都向前繃緊著,每個腳趾舒張開了。

而周蘭蕊的高潮,卻讓她本就已經十分緊緻的蜜洞,又收緊了一分,雖然只是收緊一分,但是卻讓雨軒本就馬眼酥麻的肉棒,劇烈的跳動起來。

「媽,兒子來了。」說完直接死命的往前拱了拱腰,雙手伸到媽媽胸口,一把將她的黑色ol上衣跟裡面的白襯衣扣子扯掉,扣子繃飛的瞬間,一對已經香汗淋漓的雪白美乳躍然而出,雨軒急忙俯身下去貼著媽媽,張口伸出舌頭在乳峰上環繞一圈,把上面的汗水捲入口舌,仿佛品極品美酒一樣吧嗒了兩下嘴後,又微微張開,將那雪白乳峰上的嫩紅蓓蕾一下含入口中,滋滋的吮吸著,又騰出雙手死死的抓住媽媽的美臀,由於太用力,手指都深深的陷入了臀肉中。完成這一切後,深插在母親肉穴中的肉棍也終於重重一跳,而後馬眼大開,大量的濃白精液,又噴射進入了媽媽那本就已經被各種淫水填滿的子宮中。

由於子宮內的黏液實在太多,這股濁燙的精液射進去了以後,周蘭蕊也並沒有感受到滾燙,只是覺得一股溫熱的液體,再次注入了自己的體內,不過這股液體又實在太多,讓她本就已經四個月大的肚子,又 慢慢開始漲大,而漲大的過程中,又擠壓到了她的膀胱,而帶來了一種特殊的快感。

「這...這是什麼...我...我的肚子...肚子裡有...有兩個水袋...唔...好舒服...這樣...好特別...要飛了...好...好像噴尿..可.可是尿不出啊...就在門前...怎麼 怎麼會尿不出...嗚嗚嗚,好難受...好像尿...好難受好難受啊兒子...」

雨軒射精後,卻還是沒有任何軟化,試了一下後肉棒也還是無法拔出,剛剛射精的肉棒,實在是敏感萬分,母親肉穴中依舊在持續的震動,加上口水直流,媚目微眯,一身知性的黑色的ol裝束,此時早已半脫,一對雪白的乳球,隨著嬌軀輕顫,認真看還能看到那乳峰上,有著不少牙印,還有那像懷胎五六個月的大肚子,這些種種淫穢的場景,加上這個女人是自己媽媽的身份,又給了他巨大的心理刺激,直接馬眼又開,又有大量濃白精液順著馬眼噴射向媽媽的子宮。

「兒子又...又射給我了...好幸福...被兒子征服了...要被...要被大肉棍肏死了...嘿...嘿嘿嘿」此時的周蘭蕊,已經被兒子連續噴射的精液,爽到意識都不清楚了,她的高潮,早就已經是連續到來,嬌軀從未停止過顫抖。

雨軒的射精,加周蘭蕊自身的不斷高潮,讓周蘭蕊的小腹不斷的上漲著,短短時間就已經到達了六七個月的大小了,雨軒也是強忍著趴在媽媽嬌軀摟住她溫熱的軀體享受射精的想法,直著身子想著辦法,突然他一拍腦袋

「草!我也是太急了,都忘了還有鏡姐,她肯定有辦法。」正當他準備呼喚鏡姐,鏡姐的嫵媚的聲音卻主動響起了。

「終於想起我來了???我說你們母子,也太會玩了吧,,,我休息一會兒竟然完成這樣,太行了。」

雨軒強忍著射精的快感答覆著「鏡...鏡姐快...快幫幫我們...太...太舒服了,我又快...又快射了。」

「我說你們母子,真是沒個尺度了。」說完玉手一抬,一道黑光閃過。

雨軒就感到媽媽那包裹著自己肉棍的肉屄,突然停止了震動,而後一松,他知道已經結束,馬上撤出肉棒。

撤出肉棍的一瞬間,周蘭蕊整個人,卻仿佛是被抽去了脊椎骨,整個人如一條美女蛇一樣,在櫥柜上不斷的扭動著,兩隻手時而握緊,又時而鬆開,頭也在不斷的扭動著,滿頭的秀髮此時也不知道是被汗水還是淫水打的濕透,嘴裡也不斷的發出如夢囈一般的「嗯嗯...啊啊」的嬌吟,又突然整個身子一顫,而後便僵硬在了跟櫥柜上,身子一動不動,蜜穴口卻突然一陣劇烈開合後,兩道液體從下體噴射而出。一道黃色,一道濁白,噴出後又在空中交叉撞擊,散成漫天的水滴,早晨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射進來後,又都折射出七彩的光,漸漸的空中竟然有了一道小小的彩虹。

雨軒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一把將媽媽的嬌軀攬入懷中,分開雙腿成把尿狀,又掏出一個鍋,將媽媽下體噴出的液體接入鍋中,隨著鍋中液體越來越多,媽媽的小腹也漸漸平緩了下去,當鍋滿了以後,媽媽下體的噴射也漸漸停止了,雨軒蹲下身,拿出十個雞蛋放入鍋中,啪嗒一聲打開了氣火,就低頭準備抱起媽媽,去客廳,結果低頭一看,雖然母親的噴射已經結束,但是小腹還是鼓起的狀態。足有兩個月懷胎大小,並未完全流出,想到那些淫液長期存在裡面,對媽媽不可能好便直接蹲下,將母親公主抱以後站起來往廁所走去。

到廁所以後,雨軒拿出淋浴頭,打開熱水沖洗了一會兒地面,只能冰涼的地面,已經被熱水暖熱,才將媽媽緩緩的放在地上,然後跪坐在媽媽腰間,手按壓在媽媽的肚子上向下推,每推一下,周蘭蕊嬌軀就會顫抖一下,而後從下體那被兒子雨軒的肉棍撐開,還未閉合的肉穴中噴出一些液體,雨軒就這樣溫柔的一遍一遍的推著,直到媽媽陰道中,再也噴不出任何液體,小腹也回復了平坦,這具嬌軀又再次變得無比精緻,優雅,雨軒簡單欣賞了一下,正準備關閉熱水,抱著媽媽出去的時候,卻突然看見媽媽周蘭蕊已經醒來,正滿臉幸福的微笑著用一雙柔情百轉美目的看著自己。

雨軒一楞,還以一個微笑,還是用公主抱將地上的媽媽抱在懷中,周蘭蕊也配合著兒子的動作進去兒子溫暖的懷中,伸出一對玉臂環住兒子的脖子,眼神卻從未離開過兒子的臉。雨軒就這樣抱著媽媽一路走到客廳,正準備把媽媽放在沙發上,周蘭蕊嬌軀卻往他懷裡一拱,雨軒看出媽媽不願意離開,也沒檢查,抱著媽媽坐在沙發上。

「媽,您一直盯著我幹嘛。」

周蘭蕊微微起身,誘人的紅唇在兒子嘴上親了一下:「我就願意看我寶貝兒子。」

媽媽的媚態讓雨軒從未疲軟過得肉棒又是一跳,直接頂在了媽媽的美背上。

周蘭蕊自然感覺到了,臉色一紅啐道:「壞東西。」但是也並未有掙脫的動作,手指不斷的在兒子的胸口畫著圈。

「所以媽媽你到底覺醒的是誰的能力啊?」雨軒又低頭咬了一下媽媽乳球上的那點粉紅。

「嚶~~~壞東西」周蘭蕊一陣嬌嗔:「我都那麼明顯了,你還猜不出來,給你點提示哦。笨兒子~~~」

接著周蘭蕊紅唇輕啟用魅惑到極致的熟女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普 通 夾 屄 是 永 久 效 果 而 且 能 帶 來 震 動 的 母 親 你 喜 歡 麼?」

周蘭蕊說罷,又在兒子懷中撒嬌:「兒子,我餓了~~~廚房有麵包,你去給我拿點吧。」

「啪~」雨軒在媽媽翹臀上拍了一記「媽媽還懶,餓了自己還不去。」

而後在雨軒眼中,周蘭蕊這個熟女竟然做出了一個非常違和的動作,玉腿一分香腮一鼓,氣呼呼的道:「還說我,你看我這裡,都腫成什麼了,還不是你這個臭兒子害的。」

這兩個動作,一個可愛,一個淫蕩,卻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看的雨軒又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肉棒也是又劇烈的抖動了幾下。

周蘭蕊急忙從兒子懷中掙脫出去:「不要~媽媽下午還有點事,今天不行了~」

「哎.」雨軒也只好失望的嘆了口氣。周蘭蕊看兒子失望,也有點著急:「要不,你要真急,你輕點,媽媽陪你好了。」

「沒關係的媽,我知道您的情況,媽媽別在意,兒子正好給你準備了早餐,現在去給你拿哦~」說完就走去廚房了。

「好,謝謝兒子。」

雨軒走到廚房,把鍋中的淫水煮雞蛋撈出,去皮,放入碗里,又拿出一個牛奶杯,將鍋中淫液倒入一些到杯里,放入餐盤後端在媽媽面前。

一臉壞笑的道:「媽,兒子給你準備的早餐,你嘗嘗吧」

其實兒子還沒走到她面前,她就聞到那股味道了,自然知道是什麼,只是她也並未拒絕,伸出玉手從碗中拿出一隻雞蛋,送到嘴邊,並未直接放入口中,而是放在紅唇前,漏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後,長大嘴巴,一口就將雞蛋含入口中,只見她嘴巴蠕動幾下後,又長大嘴巴,雞蛋竟然完好如初,她拿起一隻筷子,插到雞蛋裡面,又把雞蛋從口中拽出,此時雞蛋上,已經滿是周蘭蕊的粘稠的口水了,正有一滴口水馬上從雞蛋上滑落的時候,只看她張開紅唇,一條靈活的舌頭從嘴中伸出,在雞蛋上繞了一圈,發出呲溜一聲,最後她輕啟貝齒,包住半個雞蛋,一口咬下,半個雞蛋直接被她咬下,裡面的流心蛋黃,沾在她的紅唇上,那條巧舌又再次伸出,輕輕一卷,便一乾二淨了。

雨軒看著,不斷的吞咽著口水,她實在是太過嫵媚,說是吃雞蛋,倒不如說是在表演口交。不由的看呆了。

「媽媽渴了,要和奶。」這是一聲嫵媚的聲音喚醒了看呆的雨軒,直接端起杯子送到媽媽面前。期待著看著媽媽。

周蘭蕊接過杯子,放到鼻子下一聞,眉頭卻是一皺:「不好喝,我要喝新鮮的~」說完不僅沒有直立起身子,而是直接向下俯身,四肢並用,又一邊刻意的扭動著屁股,像一隻豹美人一樣爬到雨軒胯下。紅唇輕啟,伸出舌頭繞著兒子的肉棍舔了一圈,又長大嘴巴,直接把還散發著精臭味的大龜頭含入嘴裡,舌頭在上面繞了一圈以後,又吐出來,像品酒一樣吧嗒了兩下紅唇。

「還是新鮮的好吃~」說完又一口吞下,這次直接將兒子的肉棍連根吞入口中。

雨軒看這場景,心裡也明白媽媽的心情,肯定是因為剛剛自己表達出來的失望,讓她心裡不舒服,才這樣安慰自己,於是愛憐的輕撫著在自己胯下不斷吞咽的媽媽的秀髮。

「媽,您不用這樣的,我忍一兩天沒問題的~」

周蘭蕊美目微抬,嫌棄的白了兒子一眼,吐出嘴裡的肉棍:「臭美,誰討好你了,我只是,,,只是自己想吃而已。」說完又一口吞入口中,不斷的吞吐著。

雨軒看著自己有些發黑的肉棍,不斷的在出入媽媽紅潤的玉唇,心理層次的刺激也是非常大的,只是想到媽媽已經辛苦一早晨,實在不忍讓她一直忙活,於是主動控制肉棒,直接馬眼大開,頓時粗大陰莖上暴起的青筋,肉眼可見的把一股股的液體,向媽媽的玉嘴輸入而去。

儘管周蘭蕊已經習慣了兒子的口爆,卻還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喉嚨不斷的吞咽著,卻還是有不少精液順著嘴角溢出,她急忙伸出一隻手擋在自己的下巴下,接住那些滴落的精液,十幾秒後,雨軒的噴射終於結束,他將粘滿精液與媽媽口水的肉棒從媽媽口中拽出,不少濃稠的精液直接換成絲線,連接著他的龜頭,跟媽媽的舌頭,周蘭蕊見狀,急忙又含住兒子的龜頭,用力一吸,才把上面全部清理乾淨。又張大口,給兒子看了一眼自己滿嘴的白色精液,在咕嚕一聲,全部吞咽到肚子裡,把手上的精液,也都塗抹在了臉上。

「對了媽,你下午要去幹啥啊?」雨軒好奇的問。

「跟你小姨出去吃個飯,最近要拖她辦點事。」

媽媽說到小姨,雨軒腦海中頓時出現了一道一頭幹練的短髮,戴著眼鏡,衣服永遠是一身幹練的女士西裝的身影,那個嚴厲的女人,簡直是他的童年噩夢,每次想到他,雨軒都會一陣寒顫。

「那你去吧,我就不跟你去了,我下午正好回學校。」

聽到這裡周蘭蕊眼睛一瞪:「你的確該去學校了,都曠課兩天了,你要是影響到學習成績,以後別想碰我了。」

「嘿嘿,媽媽放心就好。」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