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宿舍内辅导员女友的呻吟 (上) 作者: 524530078

.

【学生宿舍内辅导员女友的呻吟】

作者: 5245300782021-5-3发表于SIS

(上)

我叫小明,魔都某重点大学研究生,专业是某“四大天坑”之一的材料。和劝退学家们说的一样,每日的工作几乎就是宿舍和实验室两点一线,从早到晚给大老板、小老板以及博士师兄师姐们打下手干杂活。

如果说我的研究生生活有什么亮点,那一定就是我的女友范悠悠了。长相甜美可人、身材玲珑有致的她可是学校里小有人气的美女,本科时常年不缺追求者,我当年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抱得美人归。范小姐和我一样是本校的研究生,只不过她学的是新闻传播。同时,作为保研时的加分项,悠悠同时还是新闻学院本科班级的辅导员。虽然比本科小朋友们也大不了几岁,可是悠悠却要处理全班一百多人的学工、生活事宜,所以她平时也非常忙碌,就算是身为男友的我,也只能在少数周末拥有和悠悠独处的时间。

恰逢这周五学校放假,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回家或者旅行;我老板也因为刚发了一区大刊,高抬贵手给了几天假。所以我和悠悠也终于有了约会的机会。经过一顿计划,我们准备去临省某古镇散散心。

早上八点,我拿着双份早点,精神满面地站在宿舍楼下等范小姐。不一会儿,悠悠就推开宿舍楼的大门走了出来。她显然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天蓝色的碎花连衣裙加上小白鞋,清纯中又有几分优雅。连衣裙的胸口开得有些低,再加上灯笼袖的设计,让范小姐胸前的峰峦显得愈发高耸。这种甜美性感的穿搭悠悠可是很久没有尝试过了。因为要在本科班树立辅导员权威的原因,她读研之后把衣橱里的短裙吊带全换成了保守的长袖长裤,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遮掩的严严实实的。看来,悠悠也很期待这一次约会呢!

我一时看得失了神,心中无名升起一阵欲火,不禁开始盘算要不要把订的房间升级成至尊大床房,这样晚上就可以好好和悠悠翻雨覆云一番了,说来因为两人都忙碌,我许久都没有好好疼爱女友的娇美身体了。

悠悠接过我手上的早餐,自然地挽着我的手臂,侧看着我的明眸里满是甜蜜。

“最近忙不忙呀老婆~”

“别提了,最近为了准备那个十佳辅导员评选,稿子都不知道改了多少遍了……人都要憔悴了。”

“老婆大人辛苦啦~那这次好好放松~”

“嗯嗯~ 老公最好啦!”可惜没走几步,悠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悠悠按开电话,说道:“嗯嗯~ 是我,怎么了?啊,还有人不愿去呀?谁这么不懂事啊!……噢噢周阳啊……真是麻烦,那行吧我现在去宿舍找他做工作,你别管了。”挂掉电话,悠悠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不少,显然又有学工上的麻烦事出现了。平复了一下心情,悠悠有些抱歉地和我说可能要晚一点出发了,她现在必须去找学生处理些事情。作为最支持她的男友,虽然有些失落,但我还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并表示我也有事情要到实验室去处理,以免悠悠觉得愧疚。

悠悠随后便快步离去,我看着女友渐渐消失的身影,竟然莫名产生了一种失去感。

——分割线——

跑到实验室,果不其然空无一人。我刷开门卡到处倒腾了个把小时,终究还是无所事事。想着悠悠应该也快处理好事情了,我自顾自地找了辆共享单车,一路骑到本科生宿舍楼下,女生宿舍我自然进不去,就只能去男生宿舍找找了。和熟悉的阿姨打了个招呼便溜了进去。

来到悠悠班级学生住的三楼,楼道里一片安静,甚至能听到回音。看来大部分学生都离校了,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范小姐。

“嗯~”

正当我准备离开时,某间宿舍里突然传来一声压抑拖长的娇吟,那正是悠悠的声音。

这是什么情况??悠悠怎么会在学生宿舍里发出这样充满魅惑的声音,难道她不怕那些血气方刚的小毛头精虫上脑,不管不顾地把她按在床上发泄多余的精力嘛?还是说……悠悠真的在和自己的学生做那种事情?

悠悠的一声轻喘让我完全乱了方寸,心中克制不住地出现各种色气的遐想。我蹑手蹑脚地摸到发出声响的宿舍门口,强行克制住颤抖的呼吸,借着门缝往里瞅去,眼前的一幕让我顿时傻了眼。

杂乱无章的男生宿舍里,一个穿着T 恤的猥琐小男生放松地靠坐在床边。这个小毛头下身赤裸,两条大毛腿之间跪伏著一个身穿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女孩翘起的蜜臀被收拢设计的裙裾紧紧包裹着,看上去如水蜜桃一般可口诱人。她的双峰也因为敞开的领口而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在空气中低悬著左右摆动。顺着微微扬起的秀颈看过去,女孩红润小巧的嘴巴正将床边男生的肉棒含得满满的,看她嘴唇的起伏,显然女孩的香舌正全情投入地滑过那个小毛头肉棒的每一寸肌肤。

这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但男生发出的无比享受的低叹和女孩的琼鼻里无意识的轻哼,都让宿舍里充满了某种跨越禁忌的淫靡气氛,虽然只是初夏,但狭小空间的温度似乎能点燃一切原始的情欲。

虽然垂下的秀发挡住了女孩的面庞,但我还是能从那双熟悉的小白鞋判断出,这正是我的女友范悠悠。

悠悠居然给我戴了绿帽!而且是和自己带的学生,居然还在男生宿舍里给自己的学生口交。这一切都冲击着我的三观,一想到一小时前还和我甜甜蜜蜜的女友现在居然跪在自己学生的胯下呻吟,我就觉得头晕目眩,心跳加速。

看着那个靠坐在床边的小毛头脸上按捺不住的得意与满足,我内心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共情。如果我是这个可恶的小子,想必现在我的内心也会无比激动吧!想想看,有几分燥热的初夏午后,空挡无人的男生宿舍里,从来在班级里都是干练果决、不苟言笑,又穿着保守的娇美辅导员不仅换上了一身性感可人的碎花裙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会儿还心甘情愿地臣服在自己胯下,用她那柔软的香舌尽情服侍自己的肉棒。对于任何本科小男生来说,这种带有某种师生情节的禁忌体验所能带来的刺激,早就超过了普普通通的性爱……这个臭小子居然能坚持着不立刻射出来,看来也是个床笫间的老司机了。想到这里,我的胯下似乎也支起了帐篷……

只是我的女友悠悠究竟为何会做出这种事?她和自己的学生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虽然我平日里很忙,但并不代表着我对悠悠有所忽视。我敢保证,这几个月悠悠绝对没有什么异常表现……这是眼前这淫靡的场景正在实时上演……难道就在刚刚这短短的一小时,发生了什么我没想到的事情?

正当我心乱如麻之时,床边的臭小子有了动作。性感辅导员的胯下口交显然让他爽到了极点,而宿舍内干柴烈火般的情欲氛围更是驱使他进一步占有悠悠那玲珑身躯的其他部分。这臭小子咽了咽口水,缓缓地伸出左手。先是搭在悠悠的肩头轻轻抚摸,过了一会儿,见悠悠没有反应,居然就直接探手直下,抓住了我女友低悬的胸部,隔着单薄的布料胡乱揉捏起来。

“啊~ ”骤然被袭的女友娇躯一颤,鼻腔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娇喘。但随后她便坚决地推开了胸前的咸猪手,同时仰起头瞪向身前的小毛头。我看到虽然悠悠的脸庞布满嫣红,但她妙目中的反感与愤怒却是显而易见的。这让我心中多少好受了一些,看来我的范小姐并不是真的愿意和自己的学生做这种丑事,而是被迫的!

被怒目而视的男生并没有生气。脸上带着得逞的奸笑,他一面收回自己的咸猪手,感受着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余味,一面用另一只手按住悠悠的嫀首向下压,似乎是在强迫自己的辅导员继续伺候自己的肉棒,不要分心。

随后这个臭小子开口说道:“范导不要这么紧张嘛~ 我只是想感受下你胸前的尺寸罢了。平时穿的那么保守,真是没发现范导的这对宝贝这么诱人呢……”悠悠的脑袋摇晃着,被肉棒塞得满满的小嘴发出一连串不满的哼哼声。显然男生如此色色的话语刺激到了她的道德底线。但由于男生的手牢牢地按在她的后脑上,她含糊的抗议了半天也没有抬起头。

“是的是的……范导放心~ 我周阳这个人一定言而有信!只要范导把我的二弟伺候好了,我保证下午就乖乖去打疫苗!说道做到!”男生说着,两只手抱住我女友的脑袋,腰部用力向前耸动了几下。悠悠的娇躯被撞得摇摇欲坠,琼鼻止不住地轻哼,显然是被自己学生的肉棒给顶进了喉咙深处。

这下我终于明白为啥悠悠会答应给这个叫周阳的臭小子的口交了!原来是周阳以打疫苗为由要挟我的女友。最近学校大力推进疫苗全覆蓋计划,每个学院都被要求尽快组织全体学生接种疫苗。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完成,那整个学院的领导班子和学工团队都要挨批评。而作为班级的直接管理人,辅导员更是会受到处分。

悠悠最近正在参评学校十佳辅导员的紧要关头,怎么可能会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有闪失。这个周阳肯定是心知肚明悠悠的命门,这才做出一副坚决抵制打疫苗的样子,最后逼着我女友给他口交才肯罢休。

看着我女友顺从的样子,周阳心中的征服欲更盛了。他又一次伸出手,沿着悠悠的肩头滑下,再次抓住了她的高耸酥胸。趁著悠悠还没反应过来,周阳俯下身在她的耳后根哈著热气说道:“范导~ 不要这么死板嘛。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让我摸两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况且你让我多爽一点,我也早点完事嘛~今天虽然放假,但我的室友可没有回家哦,范导也不想被其他同学撞到现在的场面吧。”不得不说,这个臭小子在把握女孩微妙心理变化这方面天赋十足。几句话下来,原本都准备推开胸前肆虐贼手的悠悠挺住半举的纤手愣在了那里。周阳一见有戏,毫不犹豫地咬住悠悠的耳垂轻轻挑逗,同时握住悠悠双峰的咸猪手麻利地揉捏起来。上下敏感之处被夹攻,再加上嘴里还含着自己学生的坚硬肉棒,本来就处在理智与情欲交织之中的女友娇躯上下起伏了一阵,伴随着一声轻叹放下了垂在半空中的手,任由周阳在自己的胴体上大吃豆腐。

周阳可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混蛋。见悠悠默认了自己的行径,他的手开始猴急地解我女友胸前的钮扣。悠悠有些不情愿地左右扭动了几下,终究还是被自己的学生扯下了衣襟,被淡紫色乳罩包裹着的双峰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周阳的大手毫不客气地大力揉捏起来,就好像我女友那对雪白饱满的酥胸是独属于他的玩物一样。

“哇哦~ 范导的胸罩颜色很性感嘛……啧啧……平时装出一副高冷刻板的样子,原来私底下是这么浪呀……噢~ 这奶子真绝了,简直摸得停不下来。”女友强撑著不去理会周阳淫秽的挑逗,但愈发急促深重的鼻息,和嫣红一片的俏脸却暴露出她内心的悸动。我看到悠悠的嘴巴动的愈发快了,似乎能从服侍自家学生肉棒的过程中获得某种满足一样。我的内心又是一沉,再这样任由这个混蛋小子胡闹下去,女友说不定就真的要沦陷在他的胯下了……

“噢~ 范导的口活真棒!看来被男朋友调教的不错呢。这么精湛的技术,不给我们好好上几节生理健康课,那可真是可惜了……哦啊~ 范导,来把腰直起来一点,这样摸得更爽。”听到周阳提出这样的够分要求,我的肺都快气炸了!真是痴心妄想!我和女友在一起这么多年,才让她在床底之间懂得了许多情趣。你这个臭小子居然一上来就要提这么过分的要求!但更让我生气的是,悠悠居然还真的回应了周阳的要求,柔软纤细的腰肢微微直起,让自己雪白的双峰抬得更高,周阳见状表情愈发得意,大手揉捏之余,还有意识地轻轻捻住我女友胸前鲜嫩的小葡萄缓缓搓动,直弄得悠悠娇躯不住地颤动,连跪在地上的一双美腿也分得更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周阳似乎有些异动。他的腰部耸动的节奏越来越快,力道也愈发深重,悠悠娇柔的身子被撞得前后晃动,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娇哼声。同时这个臭小子的双手居然就放过了悠悠的双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一手从后面搂住悠悠的秀颈,配合自己腰部的冲击。宿舍里一时之间只剩下有节奏的轻微撞击声,和悠悠不自知的轻哼。

这小子的动作……我内心一惊!周阳双手的位置,可不就是在为自己的最终冲击做准备嘛,他难道,难道想就直接射在我女友的嘴里嘛?这个混蛋……逼迫漂亮辅导员给他口交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直接口爆辅导员嘛!!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还没等我想出什么应对措施,周阳显然就来到了自己的极限。没办法,口爆辅导员这种想想就要血脉喷薄的事情,任哪个男生也没法忍住吧。悠悠显然也察觉到了口中那根坏东西的异样,她嘴里发出含糊的哼叫,娇躯不安地扭动着。早有准备的周阳双手用力控制住悠悠的脑袋,既不让她的小嘴吐出自己的肉棒,又不让她抬起头。悠悠心中慌乱,一双纤手抵在周阳的腿部,但刚刚被挑逗蹂躏的娇躯却没有一点力气。只能眼睁睁感受着小嘴里的肉棒棒突然抽动起来……

“唔……唔……唔唔……”周阳发射了好一会儿,一直等悠悠彻彻底底将那浓稠的液体全部咽下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满足地靠在床边,同时放开了钳制悠悠脑袋的双手。悠悠随即像被抽调了全身骨头一样瘫软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她的发丝凌乱,俏脸陀红,湿润的嘴角还有乳白色的液体滑落。碎花连衣裙早就被扯得皱巴巴的,胸前的扣子散落两侧,女友雪白挺立的双峰裸露在那里,那一对樱红的小葡萄似乎都被揉大了……

“范导真的好棒~ 我居然读了两年书才发现身边的美好呢……啧啧……怎么样范导,我的本钱还挺足吧……要不要学生以后也多多伺候你呢~ ”周阳休息了一会儿,眼神在女友窈窕的身姿曲线上不断游走,脸色不时浮现出色急的表情。看来这一次意外的口交并没有让他满意,这个混小子想彻底占有我女友的俏丽身子,真是做梦!我在门外恨恨的想道。

“你住嘴!……周阳你这个……混蛋……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你好好去打疫苗,我们俩两不亏欠,你再敢纠缠我,我一定让你被退学!”悠悠喘著粗气,恨恨地对自己的混账学生说道。女友的一对明眸瞪得圆圆的,显然内心羞怒异常。我当然明白女友此刻的复杂心境,一方面又给我戴了绿帽,一方面又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出丑,这两件事情对于我女友这种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的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人生重大挫折,她怎么可能给周阳这个混账小子好眼色。

周阳毫无愠色地嬉笑着:“嘿嘿~ 范导不要生气嘛~ 这事儿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学校那些领导非要推行什么百分百接种,不然范导又怎么会被我一个吊车尾的差生给抓住把柄呢~ 嘻嘻咱们也算有一段露水姻缘~ 范导温柔一点嘛~ ”“混蛋……不要脸……”女友一面缓缓站起身来,扶著一旁的桌椅整理衣物,一面不依不饶地训斥周阳,只是悠悠从小就是个极有家教的姑娘,即使羞怒到极点,也说不出什么真正骂人的词汇。

猫在门外偷听的我内心十分复杂。不仅撞见了女友和自己学生的香艳戏份,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友被口爆了。眼下只能想办法帮悠悠脱身了,不然看这个周阳意犹未尽的样子,指不定还要做出什么事情。

我连忙走到楼道尽头,在角落里拨通了悠悠的电话:“喂~ 悠悠,你忙完了嘛~ ”

“我……嗯……我差不多了,你在哪呀亲爱的”悠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显得有些虚弱。

“恩恩好呀~ 我这边实验室没什么事情了,我到宿舍区等你吧。”

“好的,那我……嗯啊~ ”手机里突然传出悠悠突兀的娇喘。

“嗯?怎么了悠悠,我现在过来?”我急忙说道。

“不……不用……嗯啊……不要~ ”悠悠低声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不要”。

“啊?什么不要啊?你没事吧悠悠?”

“没事……亲爱的……我这……嗯啊……突然有点急事……你……嗯啊……你再等一会儿吧。”悠悠的声线突然变得颤抖起来,娇喘也越来越明显,居然还没等我说话,就自顾自的挂了电话。

这什么情况??宿舍里不是都射完事后了嘛?悠悠怎么还会是这个反应?我内心再次慌乱起来,再次蹑手蹑脚地向宿舍的方向摸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