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宿舍內輔導員女友的呻吟 (上) 作者: 524530078

.

【學生宿舍內輔導員女友的呻吟】

作者: 5245300782021-5-3發表於SIS

(上)

我叫小明,魔都某重點大學研究生,專業是某「四大天坑」之一的材料。和勸退學家們說的一樣,每日的工作幾乎就是宿舍和實驗室兩點一線,從早到晚給大老闆、小老闆以及博士師兄師姐們打下手干雜活。

如果說我的研究生生活有什麼亮點,那一定就是我的女友范悠悠了。長相甜美可人、身材玲瓏有致的她可是學校里小有人氣的美女,本科時常年不缺追求者,我當年也是過五關斬六將才抱得美人歸。范小姐和我一樣是本校的研究生,只不過她學的是新聞傳播。同時,作為保研時的加分項,悠悠同時還是新聞學院本科班級的輔導員。雖然比本科小朋友們也大不了幾歲,可是悠悠卻要處理全班一百多人的學工、生活事宜,所以她平時也非常忙碌,就算是身為男友的我,也只能在少數周末擁有和悠悠獨處的時間。

恰逢這周五學校放假,大部分學生都選擇回家或者旅行;我老闆也因為剛發了一區大刊,高抬貴手給了幾天假。所以我和悠悠也終於有了約會的機會。經過一頓計劃,我們準備去臨省某古鎮散散心。

早上八點,我拿著雙份早點,精神滿面地站在宿舍樓下等范小姐。不一會兒,悠悠就推開宿舍樓的大門走了出來。她顯然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天藍色的碎花連衣裙加上小白鞋,清純中又有幾分優雅。連衣裙的胸口開得有些低,再加上燈籠袖的設計,讓范小姐胸前的峰巒顯得愈發高聳。這種甜美性感的穿搭悠悠可是很久沒有嘗試過了。因為要在本科班樹立輔導員權威的原因,她讀研之後把衣櫥里的短裙弔帶全換成了保守的長袖長褲,將她前凸後翹的身材遮掩的嚴嚴實實的。看來,悠悠也很期待這一次約會呢!

我一時看得失了神,心中無名升起一陣慾火,不禁開始盤算要不要把訂的房間升級成至尊大床房,這樣晚上就可以好好和悠悠翻雨覆雲一番了,說來因為兩人都忙碌,我許久都沒有好好疼愛女友的嬌美身體了。

悠悠接過我手上的早餐,自然地挽著我的手臂,側看著我的明眸里滿是甜蜜。

「最近忙不忙呀老婆~」

「別提了,最近為了準備那個十佳輔導員評選,稿子都不知道改了多少遍了……人都要憔悴了。」

「老婆大人辛苦啦~那這次好好放鬆~」

「嗯嗯~ 老公最好啦!」可惜沒走幾步,悠悠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悠悠按開電話,說道:「嗯嗯~ 是我,怎麼了?啊,還有人不願去呀?誰這麼不懂事啊!……噢噢周陽啊……真是麻煩,那行吧我現在去宿舍找他做工作,你別管了。」掛掉電話,悠悠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不少,顯然又有學工上的麻煩事出現了。平復了一下心情,悠悠有些抱歉地和我說可能要晚一點出發了,她現在必須去找學生處理些事情。作為最支持她的男友,雖然有些失落,但我還是乾脆的答應了下來,並表示我也有事情要到實驗室去處理,以免悠悠覺得愧疚。

悠悠隨後便快步離去,我看著女友漸漸消失的身影,竟然莫名產生了一種失去感。

——分割線——

跑到實驗室,果不其然空無一人。我刷開門卡到處倒騰了個把小時,終究還是無所事事。想著悠悠應該也快處理好事情了,我自顧自地找了輛共享單車,一路騎到本科生宿舍樓下,女生宿舍我自然進不去,就只能去男生宿舍找找了。和熟悉的阿姨打了個招呼便溜了進去。

來到悠悠班級學生住的三樓,樓道里一片安靜,甚至能聽到迴音。看來大部分學生都離校了,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找范小姐。

「嗯~」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某間宿舍里突然傳來一聲壓抑拖長的嬌吟,那正是悠悠的聲音。

這是什麼情況??悠悠怎麼會在學生宿舍里發出這樣充滿魅惑的聲音,難道她不怕那些血氣方剛的小毛頭精蟲上腦,不管不顧地把她按在床上發泄多餘的精力嘛?還是說……悠悠真的在和自己的學生做那種事情?

悠悠的一聲輕喘讓我完全亂了方寸,心中克制不住地出現各種色氣的遐想。我躡手躡腳地摸到發出聲響的宿舍門口,強行克制住顫抖的呼吸,借著門縫往裡瞅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頓時傻了眼。

雜亂無章的男生宿舍里,一個穿著T 恤的猥瑣小男生放鬆地靠坐在床邊。這個小毛頭下身赤裸,兩條大毛腿之間跪伏著一個身穿碎花連衣裙的女孩。女孩翹起的蜜臀被收攏設計的裙裾緊緊包裹著,看上去如水蜜桃一般可口誘人。她的雙峰也因為敞開的領口而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在空氣中低懸著左右擺動。順著微微揚起的秀頸看過去,女孩紅潤小巧的嘴巴正將床邊男生的肉棒含得滿滿的,看她嘴唇的起伏,顯然女孩的香舌正全情投入地滑過那個小毛頭肉棒的每一寸肌膚。

這會兒兩人都沒有說話,但男生髮出的無比享受的低嘆和女孩的瓊鼻里無意識的輕哼,都讓宿舍里充滿了某種跨越禁忌的淫靡氣氛,雖然只是初夏,但狹小空間的溫度似乎能點燃一切原始的情慾。

雖然垂下的秀髮擋住了女孩的面龐,但我還是能從那雙熟悉的小白鞋判斷出,這正是我的女友范悠悠。

悠悠居然給我戴了綠帽!而且是和自己帶的學生,居然還在男生宿舍里給自己的學生口交。這一切都衝擊著我的三觀,一想到一小時前還和我甜甜蜜蜜的女友現在居然跪在自己學生的胯下呻吟,我就覺得頭暈目眩,心跳加速。

看著那個靠坐在床邊的小毛頭臉上按捺不住的得意與滿足,我內心竟然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共情。如果我是這個可惡的小子,想必現在我的內心也會無比激動吧!想想看,有幾分燥熱的初夏午後,空擋無人的男生宿舍里,從來在班級里都是幹練果決、不苟言笑,又穿著保守的嬌美輔導員不僅換上了一身性感可人的碎花裙出現在自己面前,這會兒還心甘情願地臣服在自己胯下,用她那柔軟的香舌盡情服侍自己的肉棒。對於任何本科小男生來說,這種帶有某種師生情節的禁忌體驗所能帶來的刺激,早就超過了普普通通的性愛……這個臭小子居然能堅持著不立刻射出來,看來也是個床笫間的老司機了。想到這裡,我的胯下似乎也支起了帳篷……

只是我的女友悠悠究竟為何會做出這種事?她和自己的學生又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雖然我平日裡很忙,但並不代表著我對悠悠有所忽視。我敢保證,這幾個月悠悠絕對沒有什麼異常表現……這是眼前這淫靡的場景正在實時上演……難道就在剛剛這短短的一小時,發生了什麼我沒想到的事情?

正當我心亂如麻之時,床邊的臭小子有了動作。性感輔導員的胯下口交顯然讓他爽到了極點,而宿舍內乾柴烈火般的情慾氛圍更是驅使他進一步占有悠悠那玲瓏身軀的其他部分。這臭小子咽了咽口水,緩緩地伸出左手。先是搭在悠悠的肩頭輕輕撫摸,過了一會兒,見悠悠沒有反應,居然就直接探手直下,抓住了我女友低懸的胸部,隔著單薄的布料胡亂揉捏起來。

「啊~ 」驟然被襲的女友嬌軀一顫,鼻腔里發出一聲短促的嬌喘。但隨後她便堅決地推開了胸前的咸豬手,同時仰起頭瞪向身前的小毛頭。我看到雖然悠悠的臉龐布滿嫣紅,但她妙目中的反感與憤怒卻是顯而易見的。這讓我心中多少好受了一些,看來我的范小姐並不是真的願意和自己的學生做這種醜事,而是被迫的!

被怒目而視的男生並沒有生氣。臉上帶著得逞的奸笑,他一面收回自己的咸豬手,感受著那飽滿而富有彈性的餘味,一面用另一隻手按住悠悠的嫀首向下壓,似乎是在強迫自己的輔導員繼續伺候自己的肉棒,不要分心。

隨後這個臭小子開口說道:「范導不要這麼緊張嘛~ 我只是想感受下你胸前的尺寸罷了。平時穿的那麼保守,真是沒發現范導的這對寶貝這麼誘人呢……」悠悠的腦袋搖晃著,被肉棒塞得滿滿的小嘴發出一連串不滿的哼哼聲。顯然男生如此色色的話語刺激到了她的道德底線。但由於男生的手牢牢地按在她的後腦上,她含糊的抗議了半天也沒有抬起頭。

「是的是的……范導放心~ 我周陽這個人一定言而有信!只要范導把我的二弟伺候好了,我保證下午就乖乖去打疫苗!說道做到!」男生說著,兩隻手抱住我女友的腦袋,腰部用力向前聳動了幾下。悠悠的嬌軀被撞得搖搖欲墜,瓊鼻止不住地輕哼,顯然是被自己學生的肉棒給頂進了喉嚨深處。

這下我終於明白為啥悠悠會答應給這個叫周陽的臭小子的口交了!原來是周陽以打疫苗為由要挾我的女友。最近學校大力推進疫苗全覆蓋計劃,每個學院都被要求儘快組織全體學生接種疫苗。如果有一個人沒有完成,那整個學院的領導班子和學工團隊都要挨批評。而作為班級的直接管理人,輔導員更是會受到處分。

悠悠最近正在參評學校十佳輔導員的緊要關頭,怎麼可能會願意在這種事情上有閃失。這個周陽肯定是心知肚明悠悠的命門,這才做出一副堅決抵制打疫苗的樣子,最後逼著我女友給他口交才肯罷休。

看著我女友順從的樣子,周陽心中的征服欲更盛了。他又一次伸出手,沿著悠悠的肩頭滑下,再次抓住了她的高聳酥胸。趁著悠悠還沒反應過來,周陽俯下身在她的耳後根哈著熱氣說道:「范導~ 不要這麼死板嘛。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讓我摸兩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況且你讓我多爽一點,我也早點完事嘛~今天雖然放假,但我的室友可沒有回家哦,范導也不想被其他同學撞到現在的場面吧。」不得不說,這個臭小子在把握女孩微妙心理變化這方面天賦十足。幾句話下來,原本都準備推開胸前肆虐賊手的悠悠挺住半舉的縴手愣在了那裡。周陽一見有戲,毫不猶豫地咬住悠悠的耳垂輕輕挑逗,同時握住悠悠雙峰的咸豬手麻利地揉捏起來。上下敏感之處被夾攻,再加上嘴裡還含著自己學生的堅硬肉棒,本來就處在理智與情慾交織之中的女友嬌軀上下起伏了一陣,伴隨著一聲輕嘆放下了垂在半空中的手,任由周陽在自己的胴體上大吃豆腐。

周陽可真是個得理不饒人的混蛋。見悠悠默認了自己的行徑,他的手開始猴急地解我女友胸前的鈕扣。悠悠有些不情願地左右扭動了幾下,終究還是被自己的學生扯下了衣襟,被淡紫色乳罩包裹著的雙峰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周陽的大手毫不客氣地大力揉捏起來,就好像我女友那對雪白飽滿的酥胸是獨屬於他的玩物一樣。

「哇哦~ 范導的胸罩顏色很性感嘛……嘖嘖……平時裝出一副高冷刻板的樣子,原來私底下是這麼浪呀……噢~ 這奶子真絕了,簡直摸得停不下來。」女友強撐著不去理會周陽淫穢的挑逗,但愈發急促深重的鼻息,和嫣紅一片的俏臉卻暴露出她內心的悸動。我看到悠悠的嘴巴動的愈發快了,似乎能從服侍自家學生肉棒的過程中獲得某種滿足一樣。我的內心又是一沉,再這樣任由這個混蛋小子胡鬧下去,女友說不定就真的要淪陷在他的胯下了……

「噢~ 范導的口活真棒!看來被男朋友調教的不錯呢。這麼精湛的技術,不給我們好好上幾節生理健康課,那可真是可惜了……哦啊~ 范導,來把腰直起來一點,這樣摸得更爽。」聽到周陽提出這樣的夠分要求,我的肺都快氣炸了!真是痴心妄想!我和女友在一起這麼多年,才讓她在床底之間懂得了許多情趣。你這個臭小子居然一上來就要提這麼過分的要求!但更讓我生氣的是,悠悠居然還真的回應了周陽的要求,柔軟纖細的腰肢微微直起,讓自己雪白的雙峰抬得更高,周陽見狀表情愈發得意,大手揉捏之餘,還有意識地輕輕捻住我女友胸前鮮嫩的小葡萄緩緩搓動,直弄得悠悠嬌軀不住地顫動,連跪在地上的一雙美腿也分得更開了。

又過了一會兒,周陽似乎有些異動。他的腰部聳動的節奏越來越快,力道也愈發深重,悠悠嬌柔的身子被撞得前後晃動,嘴裡不斷發出嗚嗚的嬌哼聲。同時這個臭小子的雙手居然就放過了悠悠的雙峰,一手按住她的後腦,一手從後面摟住悠悠的秀頸,配合自己腰部的衝擊。宿舍里一時之間只剩下有節奏的輕微撞擊聲,和悠悠不自知的輕哼。

這小子的動作……我內心一驚!周陽雙手的位置,可不就是在為自己的最終衝擊做準備嘛,他難道,難道想就直接射在我女友的嘴裡嘛?這個混蛋……逼迫漂亮輔導員給他口交也就算了,居然還想直接口爆輔導員嘛!!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還沒等我想出什麼應對措施,周陽顯然就來到了自己的極限。沒辦法,口爆輔導員這種想想就要血脈噴薄的事情,任哪個男生也沒法忍住吧。悠悠顯然也察覺到了口中那根壞東西的異樣,她嘴裡發出含糊的哼叫,嬌軀不安地扭動著。早有準備的周陽雙手用力控制住悠悠的腦袋,既不讓她的小嘴吐出自己的肉棒,又不讓她抬起頭。悠悠心中慌亂,一雙縴手抵在周陽的腿部,但剛剛被挑逗蹂躪的嬌軀卻沒有一點力氣。只能眼睜睜感受著小嘴裡的肉棒棒突然抽動起來……

「唔……唔……唔唔……」周陽發射了好一會兒,一直等悠悠徹徹底底將那濃稠的液體全部咽下去,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滿足地靠在床邊,同時放開了鉗制悠悠腦袋的雙手。悠悠隨即像被抽調了全身骨頭一樣癱軟在地上,虛弱地喘著氣。她的髮絲凌亂,俏臉陀紅,濕潤的嘴角還有乳白色的液體滑落。碎花連衣裙早就被扯得皺巴巴的,胸前的扣子散落兩側,女友雪白挺立的雙峰裸露在那裡,那一對櫻紅的小葡萄似乎都被揉大了……

「范導真的好棒~ 我居然讀了兩年書才發現身邊的美好呢……嘖嘖……怎麼樣範導,我的本錢還挺足吧……要不要學生以後也多多伺候你呢~ 」周陽休息了一會兒,眼神在女友窈窕的身姿曲線上不斷遊走,臉色不時浮現出色急的表情。看來這一次意外的口交並沒有讓他滿意,這個混小子想徹底占有我女友的俏麗身子,真是做夢!我在門外恨恨的想道。

「你住嘴!……周陽你這個……混蛋……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你好好去打疫苗,我們倆兩不虧欠,你再敢糾纏我,我一定讓你被退學!」悠悠喘著粗氣,恨恨地對自己的混帳學生說道。女友的一對明眸瞪得圓圓的,顯然內心羞怒異常。我當然明白女友此刻的複雜心境,一方面又給我戴了綠帽,一方面又在自己的學生面前出醜,這兩件事情對於我女友這種從小到大都是優等生的女孩子來說,簡直就是人生重大挫折,她怎麼可能給周陽這個混帳小子好眼色。

周陽毫無慍色地嬉笑著:「嘿嘿~ 范導不要生氣嘛~ 這事兒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學校那些領導非要推行什麼百分百接種,不然范導又怎麼會被我一個吊車尾的差生給抓住把柄呢~ 嘻嘻咱們也算有一段露水姻緣~ 范導溫柔一點嘛~ 」「混蛋……不要臉……」女友一面緩緩站起身來,扶著一旁的桌椅整理衣物,一面不依不饒地訓斥周陽,只是悠悠從小就是個極有家教的姑娘,即使羞怒到極點,也說不出什麼真正罵人的詞彙。

貓在門外偷聽的我內心十分複雜。不僅撞見了女友和自己學生的香艷戲份,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友被口爆了。眼下只能想辦法幫悠悠脫身了,不然看這個周陽意猶未盡的樣子,指不定還要做出什麼事情。

我連忙走到樓道盡頭,在角落裡撥通了悠悠的電話:「喂~ 悠悠,你忙完了嘛~ 」

「我……嗯……我差不多了,你在哪呀親愛的」悠悠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顯得有些虛弱。

「恩恩好呀~ 我這邊實驗室沒什麼事情了,我到宿舍區等你吧。」

「好的,那我……嗯啊~ 」手機里突然傳出悠悠突兀的嬌喘。

「嗯?怎麼了悠悠,我現在過來?」我急忙說道。

「不……不用……嗯啊……不要~ 」悠悠低聲說道,也不知道是在對誰說「不要」。

「啊?什麼不要啊?你沒事吧悠悠?」

「沒事……親愛的……我這……嗯啊……突然有點急事……你……嗯啊……你再等一會兒吧。」悠悠的聲線突然變得顫抖起來,嬌喘也越來越明顯,居然還沒等我說話,就自顧自的掛了電話。

這什麼情況??宿舍里不是都射完事後了嘛?悠悠怎麼還會是這個反應?我內心再次慌亂起來,再次躡手躡腳地向宿舍的方向摸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