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绿苒庄 (16-17) 作者:古之

【贞观绿苒庄】 (绿文,武侠,穿越)

作者:古之2021-5-3发表于 春满四合院

第十六章 帝都暗夜

帝都长安的夜晚虽说有宵禁,武侯的巡街也从未停止,不过就算如此,也还是挡不住一些隐秘的往来……

是夜,长安,永宁坊。

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正站在一座华丽府邸的后门处,虽说这个女人衣着平常,螓首上也戴着纱笠,一片粉色薄纱更是遮住了脸庞,让人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仍挡不住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贵妇气质,此时只见这个贵妇玉手轻轻的在门上敲击著,三重两轻的敲门声似乎是什么暗号,当敲门声停止后,门开了,一个提着灯笼的婢女赫然出现在门口,当婢女看清来人后,便不发一语的悄然转身,引领着贵妇进了府邸,随着大门的关闭,永宁坊又恢复了安静,似乎就像什么人都没有来过一样。

“姐姐你终于来了。”当这个衣着普通的贵妇进屋后,另一个身着青色纱衣的女人迎了出来,言语中透著欣喜。

如果有后世之人看到这个欣喜不已的女人,定会大吃一惊,只因这个女人的长相极为酷似后世的女星朱珠,就连那婀娜的身材、性感的语音、妖媚的颜貌几乎是一摸一样!

“嗯,这次出来不易,你姐夫可不是个容易欺骗的人……”贵妇轻轻点了点头,言语中夹杂着无奈“妹妹,其实这次姐姐我还有个紧要的事有求于你……”

贵妇说话间抬手摘掉了纱笠和面纱,在屋内火烛的映照下,一张绝美中带着丝丝英气的俏脸显露出来,白皙的脸庞、明艳的双眸、娇艳的红唇无不显示著犹如仙女般的容貌,只是这个贵妇似乎是大病初愈,本就白皙的俏脸上带着些许病弱……

“妹妹知道,请姐姐放心,我昨日已飞鹰传书我那师兄了,姐姐稍安勿躁,切勿乱了宫气。”青衣女子拉起贵妇的一双柔荑,言语温和的劝慰著。

“唉……”贵妇轻轻叹了口气,俏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妹妹有所不知,你姐夫前段时间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治疗气疾的方子,说是有奇效,我这段时间试了一下,感觉确实有效,只是……唉……”

“这……有效就好呀!”青衣女子听完后面露惊色,但瞬间就恢复如常,还出言宽慰贵妇“姐姐这气疾之症历来顽固,难得这方子有效姐姐又为何唉声叹气?”

“说来话长,有效是有效,只是这方子所费靡多……”贵妇言语颇有无奈“你姐夫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堵住那些世家门阀的诽谤口伐,素来节俭,这方子有些过于奢侈了,而且虽说有效,但是却见效不快,属于温治,再想到丽儿也有这气疾之症,且丽儿的症状比我还要严重,昨日丽儿又差点气疾复发,而丽儿又不能像我这般用精……”

说到此处贵妇语气一顿,似乎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白皙病弱的俏脸上突然泛起潮红……

“嗯……”贵妇定了定神,出言小声说道“用…用浓液调理宫气,只怕……”

“姐姐暂且放心,我那师兄手里有些秘法方术,定有急治之法,待我师兄收到飞鹰传书之后赶来长安,必有转机。”青衣女子把眼前贵妇的表情尽收眼底,随即嫣然一笑,语气带着妖媚的说到。

“有劳妹妹了……”贵妇微微欠身行礼。

“姐姐见外了。”青衣女子立刻探身扶起贵妇,只是眉眼间带着丝丝狡黠。

“那今日……”贵妇起身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面带绯红,目光闪烁……

“嗯,妹妹已经安排妥当,姐姐且随妹妹去后府用药。”青衣女子轻轻拉起贵妇,边说边向着后堂走去。

“今日不会也是与那神驹做……做药引吧?”贵妇神情扭捏,俏脸上的神色好似期待,但期待中又有些许恐惧“神驹的浓液虽说数量颇大,但那尺寸与……与持久着实让人害怕……”

“咯咯~~姐姐放心,神驹与人一样,也需要时间修养啊……”青衣女子娇笑一声,随即轻言腻语的悄声说道“更何况上次姐姐可是差点把那神驹榨成药渣了呢……”

“讨打~~”贵妇脸上红晕更胜,抬手轻轻打了一下青衣女子。

“咯咯咯~~~”青衣女子不以为意,言语反倒是更为妩媚“这次妹妹可是从幽州找了十余个死囚,且都给他们服了精固丸,保证姐姐能够……”

“你就讨厌吧~~~”贵妇此时的言语已然娇嗔。

“咯咯咯~~~~~~”娇笑间,青衣女子已然拉着贵妇步入了后堂……

………………

与此同时,帝都长安,长乐公主府。

世间之事便是如此,有喜就有忧,此刻正坐在榻上发呆的长乐公主便是忧愁不已,娇美的脸上愁云满布……

“公主,夜深了……”一个身穿绿衣的婢女走到了长乐公主身旁,轻声言道“您的气疾刚刚痊愈,御医说熬夜伤身,您再不歇息怕是气疾又会复发呢。”

“嗯,本宫晓得,只是本宫这气疾复发的越来越频繁了……”长乐公主呆呆的回答到。

“听说……”婢女低下头,悄声说道“奴婢听说皇后娘娘前段时间得到了一副方子,说是对气疾之症有奇效,公主何不找皇后娘娘讨来一用?”

“本宫知道。”长乐公主此时已经缓过神来,语气坚定“那方子过于奢侈了,本宫不能用!”

“可是……”婢女似乎是没想到长乐公主会如此回答,一时语塞。

“好了,此事休要再提了……”长乐公主螓首微摇,面色凄然,自言自语道“本宫命数既已如此,何须逆天改命……”

“其实……”就在这时,这个婢女却突然俯身,凑到长乐公主耳边悄声说道“奴婢还知道个秘方,这秘方见效奇快,再辅以秘术心法,可保公主的气疾不再如此频繁剧烈的复发,只是这方子有违人伦纲常,只怕公主……”

“嗯?”长乐公主神色一愣,随即扭过头,言语带着期许“说来听听……”

………………

帝都长安,萧府,萧锐别院,卧房。

同样的公主,不同的忧愁,与长乐公主的忧愁不同,襄城公主的忧愁却是不能袒露与人……

“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认没认出我,想必是认不得了,毕竟他们刚出生就被抱走了……”襄城公主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正在梳理自己那一头秀发,只是手中的动作却止不住心中的思绪“不过他们长得和那个坏家伙好像啊,就是不知道他们下面那根会不会也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呢……”

想到此处,襄城公主手中动作一顿,丝丝红晕瞬间冲上了俏脸。

“哎呀!我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可是他们的亲生母亲呢……”襄城公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要不明天我再去莹妹妹府中看看他们呢……”

就在此时,襄城公主的驸马萧锐带着浑身酒气进了卧房,看见正在思绪踌躇的襄城公主不由得一愣,有道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此时的萧锐便是如此,接着酒劲缓缓走到襄城公主身后,悄悄的张开双臂抱向了襄城公主……

“我的公主夫人在想什么呢?”萧锐抱住襄城公主的时候大声说到。

“哎呀!”襄城公主一声惊叫,当发现抱住自己的是自己的夫君,这才起身娇嗔道“讨厌!吓死我了!你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啊~~~”

当襄城公主起身的刹那,萧锐眼都直了,因为此时襄城公主白皙、丰腴的娇躯上只穿了一件紫色薄纱,柔嫩的肌肤、丰满的胸部、修长的玉腿赫然映入了萧锐的眼帘,只看的萧锐瞬间欲火焚身……

“嘿嘿~~!”萧锐一脸淫笑“公主啊,今晚上咱们换个用那个姿势如何?”

“哼!”襄城公主娇哼一声,便转身走到了床榻边,撩起自己的纱衣,俯身跪在了榻上。

“嘿嘿~~~~”萧锐一声浪笑,边脱着衣服边走向了襄城公主。

只是……

愿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区区片刻之后,随着萧锐一声满足的呻吟,一场交媾便悄然完成,却独留下了襄城公主的幽怨哀怜……

………………

帝都长安,城外,曲江池畔,密林。

同样的月夜,不同的境遇,此时此刻,一身红衣的女侠甄婧正拎着挞魂鞭在林中一颗巨树上假寐……

“臭家伙!竟然没认出来本姑娘,痴长我几岁记性就这么差了吗?亏得本姑娘跟你还是青梅竹马,每天都跟在你屁股后头瞎跑呢!”甄婧双眸微闭,口中喃喃自语“哼!等我灭了那邪门教派就回去找你算账,嗯……不对,还有那个号称什么冰鹿的贱人!要不是她……算了算了,不想那些恶心事了,想想都恶心……”

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甄婧不由自主地小声笑了出来。

“不过那个臭家伙居然会让他的夫人……哼!本姑娘也不是吃素的,你不是喜欢带绿帽当王八吗?本姑娘也可以,你不是喜欢这个调调吗,看以后本姑娘怎么满足……”甄婧想到此处,言语一顿,俏脸霎时一片羞红“讨厌!为什么要满足他这个变态的爱好啊~~~不过~~这个画面想想都好淫荡呢~~~哎呀~~~讨厌!讨厌!好讨厌!”

此时,一个矮胖的老男人已窜至甄婧休息的树下,正抬头看着树上那个身穿红衣的丰腴美女,一张丑陋的、带着皱纹的大脸满布笑意……

“终于找到你了!”就在甄婧为自己的想法娇羞不已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树下勐然响起“嘿嘿~~~婧丫头,跟老夫回去吧!”

“还真是阴魂不散呢!”甄婧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没有躲避,只是轻功一闪,飘然落地,落地的瞬间,手中的挞魂鞭赫然展开,鞭上更是闪著暗红之色。

“嘿嘿~~~婧丫头谬赞了!”这个丑陋的老男人阴笑着对着甄婧抱拳行了一礼,随即,一连串轻薄、调戏的话语便从他这张满口黄牙的臭嘴中熘了出来“老夫只是闻着婧丫头的体香就找到你了,不得不说,婧丫头你这身媚肉可是真香啊,怪不得那些用作药鼎的昆仑奴每次肏你都能被你吸干几个,害的老夫还得去抢几个昆仑奴回来,婧丫头,你要怎么补偿老夫啊?”

“这次他又派你来送死吗?上次你那结拜兄弟被我伤了手臂,怎么样?现在他还活着吗?那鞭子上的毒可是自成于天地,毒性对于练武之人尤为致命,越是内功高强,毒性也就越强……”甄婧没理会眼前这个丑陋、矮胖男人的调戏言语,只是澹定的看着他,不过,此时甄婧的这一双美眸中却闪著杀意“这个事我可是对谁都没说呢,没想到你那肮脏的义兄竟然是第一个尝鲜的呢……”

“唉……都是命数……”老男人叹了口气,面色幽哀,似乎有些伤心,但随即就换上了一张笑脸,笑吟吟的看着甄婧说道“不过还好,那老货只是丢了条手臂,性命倒是无碍,有劳婧丫头上心了。”

“嘁!”甄婧俏脸一僵,面露不屑之色。

“哎呀?”突然间,这老男人发现甄婧居然没带妖狐面具,不由得出言问道“婧丫头,你的面具呢?”

“本姑娘不想带了,有意见?”甄婧面色不善,手中挞魂鞭的暗红之色更胜。

“没有!没有!”老男人连忙摆摆手,不过口中却又出言调戏,说话间还把自己的肥手放在胯间用力的摸了几下“嘿嘿~~婧丫头就是好看!难怪门主这么想得到你呢,只是苦了我们这帮老兄弟喽,这几日每天都想着法子偷拿门主那一对天影翡对着里面记录的以前婧丫头的淫态撸上几次,射出来精液恐怕都能够婧丫头你沐浴洗身之用了,尤其是婧丫头伺候巨獢犬和乌枭神驹的那几次,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差点把鸡巴撸断了,射出来的精液更是犹如决堤般凶勐,那精量都能让婧丫头当饭吃了……”

“闭嘴!无耻之徒!”甄婧大怒,似乎对这老男人提起自己与狗和马交媾的往事异常愤怒,当下口中大喝一声,舞鞭向前!

“嘿嘿~~~~”老男人一边躲闪著甄婧的攻击,一边接着出言调戏“婧丫头,跟我回去吧,这次门主又用秘法做出了个‘藤蔓花王’,这东西可以用酷似男人阳具般的藤枝淫悦女体,又已女体淫液为食,淫液越多,藤枝就越粗壮,最有意思的是,这个藤枝还能从女体的后庭钻进去,再从口中钻出,然后再插进女体屄中,就这么来回抽插,反之亦然,口入肛出再入屄,这种玩法一般女人可受不了,想来只有被天天肏干调教出来的婧丫头你才能够承受吧,怎么样?跟我回去享受一下吧?”

“无!耻!”甄婧怒气爆满,银牙咬碎,鞭花舞动密不透风……

一时间,密林中飞沙走石、落土飞岩、雷虐风号,兵器相交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

【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 长夜赌约

帝都长安的夜晚看似静谧,实际上却声色涌动,且不说西市那些青楼酒肆,就是现在在我府邸的后花园中发生的事情,就算是这声色涌动的一部分了,只不过这种事情过于离经叛道,不可上得台面……

此刻,我的爱妻李莹正被两个高大的黑奴轻轻抱扶著站在花园的草地上,丰腴的娇躯上满布著泄身后的潮红,白皙的肌肤上也挂着细密的香汗,可见刚才的交媾是多么的激烈……

“怎么了?你们这就不行了?”香汗淋漓的李莹站在地上,轻摇著肥臀,口中嗔怪道“奴家可是还没满足呢…接着操奴家啊…”

“莹主母请放心!”扎哈面带微笑,看着眼前这个欲求不满的美人妻,语气淡定“我们要换个姿势,这个姿势能让我们配合的更加完美,也能让莹主母更加舒爽……”

“没错!没错!”阿布接过话茬,大声喊道“这次阿布又要操莹主母的屁眼了!”

“呸!你们就喜欢变着花样的作贱奴家……”李莹檀口微张,轻啐一声,看似不满,实则面上的表情却是风情万种、娇羞不已。

“莹主母请分开腿跪坐在我的身上,把我的大鸡巴坐进您的肉屄内,再趴到我身上……”扎哈说话间便仰躺在地,口中指挥着李莹的动作“然后阿布再插进莹主母的后庭菊穴,这样我们就更好发力,莹主母也能享受到更美妙的泄身!”

“讨厌~~~~”李莹一声娇嗔,但是动作却没停下,按照扎哈的要求,分开修长丰满的双腿,跪坐在了扎哈的胯上,随后主动伸出玉手,握住扎哈那根高耸坚硬的大黑鸡巴,顶在了自己娇嫩的屄穴口上,随即圆润的丰臀向下一坐,只见扎哈那根一尺长的大黑鸡巴瞬间便被李莹娇嫩的屄穴吞进了一大半,黑根入体的瞬间,李莹螓首猛然扬起,乌黑的秀发带着香汗向后甩开,妩媚的俏脸带着满足的神情,滑嫩的香舌更是悄然吐出,轻舔著性感的红唇……

“嘶~~~~~~~~!”当李莹坐进扎哈的大黑鸡巴的瞬间,扎哈浑身一颤,口中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莹主母您的肉屄真是紧实炙热啊!”

“你的~~你的大黑鸡巴也是好硬!好粗!好热!奴家爱死你这根大黑鸡巴了!”李莹说话间丰躯一软,整个身子便趴在了扎哈的身上,丰满、浑圆的双乳紧压在了扎哈强壮的胸膛之上,白嫩的乳肉遇到坚硬的胸肌,霎那间便被挤压的向四周溢出,此情此景,淫靡不堪……

“莹主母!阿布也要进来了!”阿布这时也忍不住了,肥胖的身子向下一蹲,满布着肉瘤的大黑鸡巴便顶在李莹的后庭菊穴口上,随即阿布肥胖的身体向前一压,只见他那根恐怖的大黑鸡巴瞬间全根插进了李莹的菊穴之中!

“呀~~~!阿布你轻点啊~~~你的太大了~~~”随着阿布的全根插入,一种胀痛却又异常满足的感觉顿时惹得李莹一声娇呼,但口中传出的言语却不是痛苦与拒绝,而时极尽娇媚的嗔怪“嗯~~~~~你们这两根大黑鸡巴要胀死奴家了,你们好讨厌,就会欺负奴家,奴家的肉屄和屁眼都要被你们撑坏了呢~~~~”

“莹主母觉得这个姿势如何?”扎哈抬起双手轻轻抚摸著李莹丰腴的娇躯,轻声问道“被我和阿布一起操过的女人都喜欢这个姿势,不知道莹主母是不是也喜欢这个姿势?”

“奴家~~奴家不知道啊~~~”李莹此时已经被体内的胀满感弄到无法思考了,只能娇羞的回答到。

“没关系的,我和阿布还会更多的姿势,一会我们挨个试一下,绝对能让莹主母把七魂六魄都泄出来!”扎哈面带满意的微笑,出言调戏着我的爱妻。

“对!对!莹主母我们会很多姿势,上次有个身材苗条的贵妇就被我们夹着操了一个晚上……”阿布此时已经双手撑地,整个肥胖的身子都贴在了李莹雪白的美背上,言语间还不忘轻轻的、小幅度的挺送著腰身“一晚上这个贵妇被我们操泄了十几次,最后都被操晕了过去,转过天这个贵妇足足睡了六个时辰才醒过来……”

“嗯~~~那~~那她后来~~嗯~~还~~还找过~~~你们吗~~~嗯~~~”李莹忍着从自己后庭菊穴中传来的胀满快感娇声问到。

“当然,没有女人能抵抗肉欲的诱惑……”扎哈接过话,边说还边轻轻爱抚著李莹丰腴的身子“尤其是像莹主母这种外表端庄温婉、内心淫浪放荡的女人更是如此……”

“你才~~你才淫浪放荡呢~~~”李莹出言反驳,但语气却像是撒娇,俏脸也是带着丝丝羞红。

“呵呵~~~既然莹主母不肯承认,那莹主母咱们打个赌如何?”李莹的回答似乎是正中扎哈下怀,扎哈趁机带着坏笑说道“我和阿布今晚上会一直用双插的姿势操您,一共只用五种姿势,每种姿势以半个时辰为限,只要莹主母最后没被我们操昏过去,或者在莹主母被操昏过去之前我们射精了,就算我们输,我们输了的话莹主母要我们干什么我们都同意,但如果莹主母最后被我们操昏了,那以后我们就可以……”

“你们就可以随时随地过来找我操屄……”李莹此时忽然恢复了一些清明,言语间带着些许冷酷,一双美眸更是直盯盯的看着自己身下扎哈的眼睛“我说的对吗?”

“不对!”扎哈似乎还沈浸在调戏自己主母的快感中,完全没发现李莹已经有些不快“应该是随时随地的操莹主母,不管主人在不在莹主母身边……”

“放肆!”李莹听到扎哈的话后,瞬间历喝一声,一张妩媚的俏脸上满布寒霜“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你们这两个混蛋真当我是那种淫浪的女人吗!?更何况就算我同意了,我的夫君也不会同意!”

“好!我赌了!”我看到爱妻真的生气了,连忙爬到爱妻身边大声说到。

虽说看着爱妻当着我的面与下人黑奴交媾非常刺激,但毕竟我认为“背夫偷情”才是除了“妻生野种”之外的戴绿帽的最高境界,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其实当扎哈提出这个赌约的时候我就觉得大事不妙,我知道扎哈在想什么,虽说刚才在浴室里李莹在阿布的指技下已经同意了以后让扎哈和阿布他们随时来找她操屄,但对于扎哈这种青楼出身的风月老手来说,女人在那种时刻的承诺明显是不能相信的,这才想着用泄身赌约来让李莹彻底接纳这种“背夫偷情”的玩法,只是扎哈明显不了解李莹的性子,这才惹怒了李莹……

“夫君!你…这不…”李莹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神情一楞,螓首微转,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相信夫人的定力!”我发现爱妻还要反对,于是连忙出言打断了爱妻的话语,同时伸手梳理着她因为被香汗浸湿,而贴在她脸上的秀发“其实夫人不必如此,扎哈也是无心之语,毕竟他不了解你我夫妻的感情,我们夫妻情比金坚,不会因为追求肉欲的快感而分崩离析,反倒是为夫更希望扎哈说的话成为现实……”

“情比…金坚?”李莹像是听到了什么,一双美眸含情脉脉的望着我,言语温柔似水“夫君…夫君大才!这句话妾身是第一次听到呢……”

我看到爱妻的反应,这才想起“情比金坚”这句成语是在白居易的《长恨歌》中首次出现,而现在是贞观朝,离白居易出生还有一百多年呢!不过这也提醒了我,只要贞观朝之后出现的诗词我都可以“借鉴”,虽说这种“借鉴”有些为人所不齿……

“夫人有所不知,为夫还有更大的才智,只是现在还不是显露的时候!”我面露笑意,边说边抚摸著爱妻的秀发“夫人可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要给夫人挣个诰命的官身吗?夫人相信为夫吗?”

“嗯!妾身相信夫君!”李莹美目流彩,含羞带怯的回答到。

“那现在……”我目光坚定的看着羞涩不已的爱妻说道“夫人可是要履行赌约啊,毕竟为夫都已经答应了!”

“嗯!”李莹轻允一声,随后便螓首微垂,不再看我,同时云娇雨怯的说道“妾身遵从夫君安排,还望夫君往后余生怜惜妾身,不离不弃……”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绝无期!”我看到爱妻此时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顿时把杜甫的《长恨歌》抄来一半吟诵了出来,语毕,我又轻轻握住爱妻的一只玉手,含情脉脉的对着她说道“夫人请放心,我对天发誓,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为夫都不会抛弃夫人,若违此誓,天打雷劈!”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当我这一首情诗出口,再加上我发了毒誓,此时的李莹已经不再生气,反倒双眸含春、泫然欲泣,本就妩媚秀丽的俏脸上更是羞赧满布……

当看到爱妻此时的模样,我知道此事已成,便对着扎哈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继续进行这个赌约了……

“好!主人同意了!”扎哈没让我失望,看到我点头后,立刻大声招呼著阿布开始动作“阿布!我们来吧!为了主人咱们也要把莹主母操到昏厥!”

语毕,只见扎哈和阿布瞬间便你进我出的挺动着自己的大黑鸡巴,用力却又不失温柔的操干起了李莹的屄穴和后庭菊穴,瞬息之间,已然抽插操干了几近百下,直操的李莹媚态毕现,口中的淫叫也从楚楚可怜变成了疯狂嘶喊,而我则看着两根又粗又长的黑鸡巴前插后抽的轮番消失在了我的爱妻体内的景象时,又射了出来……

就在我射精的同时,扎哈和阿布也把李莹操到了泄身的边缘……

“你们两个轻点!轻点!别一起进来呀!好胀呀!不行了!不行了!要来了!要来了!”李莹疯狂的嘶喊著,浑圆的丰臀也跟着扎哈和阿布的节奏上挺下坐,竭尽全力的配合着这两个黑奴的操干,片晌之间,李莹便浑身颤抖著迎来了赌约中的第一次泄身“不行!不行!屄要坏了!屄要坏了!太快了!太快了!哎~~哎~~屁眼!屁眼也要坏了!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你们要操死我了!要操死我了!泄了!泄了!泄了呀~~~~~~~~~~~~~”

虽说李莹已经泄身,但扎哈和阿布却并没有停下,只是操干的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当李莹的高潮娇喘平息之后,他俩就又开始了快速操干,少顷,李莹的娇喘就又变成了嘶喊……

很快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到了,在这半个时辰内,李莹的高潮就没停止过,足足泄了五次身子,且泄身的程度一次比一次凶猛,最后一次已然双目翻白、香舌外吐,潮液更是喷溅的四处都是,就连我的身上也被溅上了不少,可饶是如此,扎哈和阿布反倒是越战越勇,一点射精的意思都没有,当真是天赋异禀!

“莹主母,半个时辰到了,咱们换个姿势再……”扎哈说话间抬手示意还在疯狂操干李莹后庭菊穴的阿布停下动作,准备换个姿势继续来过。

“等~~等下让奴家休息一下~~~”李莹此刻已经瘫软在了扎哈的身上,口中的言语软糯羞涩“你们太厉害了~~~奴家已经没力气了~~”

“这可不行,莹主母我们说好了的……”扎哈明显是想趁热打铁,一举攻破李莹的心防,让她沈溺在肉欲的世界。

“对!对!莹主母耍赖!”阿布此时也出言帮腔。

“不行~~真不行了~~你们的~~大黑鸡巴太厉害了~~再下去奴家就~~就真要被你们操死了~~”李莹趴在扎哈的身上,轻扭著丰腴白皙的身子,口中之语娇淫不堪,但当李莹发现自己说完后扎哈和阿布并没有回话,便又面带潮韵的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夫君~~你求求他们吧~~让他们一会再操妾身好吗~~~~”

“夫人啊,你要是坚持不住就愿赌服输吧……”我摇摇头,假装关心的劝慰。

“不~~不行妾身还~~还没输呢~~”李莹看我要她认输求饶,自然不允。

“那莹主母我们换个姿……”扎哈看李莹还在坚持,便又准备动作。

“等下~~等下~~”李莹发现了扎哈的举动,立刻娇言腻语的对我说道“夫君,妾身口渴了,夫君能去给妾身接杯水吗?”

“好的,为夫这就去……”我听到爱妻的命令,立刻就准备起身准备取水过来。

“还有……”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李莹又叫住我,言语间,李莹还面带娇痴的悄悄撇了扎哈一眼,随即又对我说道“扎哈和阿布应该也渴了吧?夫君给他们也弄些水来吧……”

“哈哈哈,没问题!”我当然知道爱妻的小心思,李莹明显就是想借着等水喝的时间休息一下,于是我笑着起身走向花篱的出口。

“多谢主人!”当我转身的时候,扎哈和阿布同时出言感谢到。

“没事,你们今晚劳苦功高……”我没停下脚步,只是边走边说道“这些小事交给我就好,你们主要的任务就是要把我的夫人、你们的主母伺候舒服了!”

“好的!主人!”扎哈和阿布同时大声回答到。

就在我走出花篱的入口处时,忽然心血来潮的觉得我应该趁此机会偷偷的看看李莹和扎哈、阿布在我不在的时候会干些什么,于是我悄悄地趴在上,在夜色的掩护下扒开一段花篱,向内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