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母教师 (9) 作者:威力芦笙

【新美母教师】 (9)

作者:威力芦笙3/5/2021发表于SIS

第九章 小假期

在吧台买单的时候已经是快2点了,而我们是12点正来到这里的,我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突然发现儿子的持久力似乎进步很多了,换做以前,估计最开始在桌子地下被我的小脚撩动的时候他就缴枪了。想到我们母子之间的游戏,特别是今天我主动的样子,我不觉脸上一红,同时又不由自主的并拢了双腿,突然意识到我没有传内裤,本来就被我的爱液浸透了的灰丝包臀袜的裆部,更加紧密地黏贴在一起,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由于丈夫下午还要新办公室,开车把我和儿子放在学校门口就走了。一下车发现还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要响铃了,我看了看大门口长长的麻石大台阶,就算快步走过去,也要十分钟。儿子估计也想到了这点,看了我一眼,说:“妈。。妈妈,好像要迟到了,我先跑过去吧,你慢慢走就好。”

“嗯,那你去吧。”我微笑着说,“等等~~”我突然喊住他。

“怎么了妈妈?”儿子听我喊他,停下来,转身问我。

“把。。把那个还给妈妈。。。”我左右看了下,发现近处没人,小声说道。

“哦哦。。”儿子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憨憨地说,伸手到左手边地校裤口袋里,掏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正是不久前从我下体脱下来的内裤。

我拿到手里,发现湿湿地,淡笑着问道,“怎么,你还洗了一下吗?”

“额。。是啊。。不然黏糊糊的额。。卫生间里面有烘干机,我有吹干的。。但是我又担心太久了。。就也吹的不是很久。。。”儿子有些语无伦次地说。

“呵呵~”我抿著嘴巴笑着,“算我的乖儿子还有点心~”

“妈妈~要不你别穿了吧~”儿子撒娇地说。

“神经病~”我拍了下他的头,“我去超市买一条一次性的,你赶紧去教室,别东想西想啊!我告诉你,考砸了有你受的。”

“哦哦~遵命遵命!!”说着儿子转身飞奔去了学校。

这天过后,我并没有再做挑逗儿子的事,开始了平常的生活。是的,什么时候缺少和儿子的游戏,反而变成了无聊的平常生活。因为丈夫在家,所以自然少不了不多的夫妻生活,可是人到中年,似乎总是那么的例行公式,不过我似乎也对丈夫没有什么兴趣,每次他进入我的身体,我总是闭上眼睛,想着儿子。这样似乎让我能稍微获取一点快感,我再想,如果丈夫给我买一根自慰棒,我想我是很乐意在他面前表演自慰的,没错,我会想着儿子自慰。以前他曾提出过这样的想法,那时候估计他的出于兴趣高涨的阶段,我当时直接回绝了。原因很简单,我觉得自慰这种事特别不适合我。我的大学时代,自然也是自慰过的,但是后面我发现,我身边络绎不绝的男孩子,完全填满了我的身心,渐渐地这种行为也和我渐行渐远了。

很快迎来了期末考试,一大早我给儿子发了一条微信“考试加油~我的小宝贝~”,并附了一张我穿着浴袍的卫生间自拍美照。儿子看到后回了一个流口水的表情,并配字“遵命~我的女神妈妈~”我看见儿子称呼我为女神妈妈,嘴角一笑。

这是一次多校联考,考前保密措施做的很好,我开始并不知道试卷。所以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试卷翻了下,我得到的结论是这次考试难度比平常要大,不知道学生们能不能适应。第一天第一个科目就是英语,我来到分配给我的监考教室,发现汪老师竟然我和一起监考,监考组倒是提前发了,不过我似乎是忘记看了。期末考试这种时段,学校都要求我们穿着正装,今天虽然已经是6月底了,然而天气却不是很热,我穿了一条平膝的黑色职业包裙配了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衣,腿上包了一条超薄的肉色丝袜。整体上观感还是比较得体的,虽然说我的胸被衬衣衬托的有些显大,但是好歹这个裙子不是很紧身,我的臀和腰隐藏了起来,加上我今天是素面朝天,所以虽然有一条少见穿到学校来的超薄肉丝,也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我和汪老师简单寒暄了一下,说实在的,他对我其实挺关照的,不是他一直帮着我挡着那个什么市长,估计我麻烦很多。其实这些事本应该是丈夫挡在我面前的,现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为你做了这些,反而有些尴尬。汪老师协助我分发了试卷,他虽然是新入职,但是似乎这类工作还是有过经验,很快大家开始进入了考试节奏。我分配的这班我看了一眼,应该在年级里输入中等偏上的成绩,所以明显可以感受到他们被题目难住了,一个个都低头皱眉。我拿出了准备好的墨镜,带了上去。我记得有一个老老师曾经说,监考的时候带一副大墨镜,那些要作弊的学生会特别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老师的眼睛是不是在看他们。我和汪老师一个人坐在后面,一个做在讲台旁边。坐着坐着,我突然发现汪老师的眼睛一直看着我这个方向,在仔细看便发现他是不是眼观扫过我的一双叠加翘起来的肉丝美腿。不过显然他并不知道我发现了他地行为,当然是因为我带着墨镜地原因。我不想揭穿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事。虽然说我两只交叠的双腿稍微露的比平时多了一些,这是由于坐姿的原因,但是也不是什么很过分的事,外面穿超度裙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只是没想到他整场考试一有机会就盯着我看,我是真没想到,这副墨镜竟然把老师给套进去了。看着他贪婪的目光我突然觉得有一丝可爱,又想起之前他对趁我半昏迷,对着我打飞机的样子,我想现在他的下体应该是硬邦邦地才对。只是他也是坐着的,所以基本看不出,我心里想不知道他敢不敢这种情况下打飞机。

上午的考试很快结束了,我和汪老师安排大家起立,然后开始收试卷。收完后,学生则络绎走出了教室,剩我和汪老师封袋。这时候,汪老师说:“李老师,有件事儿我可以和您说下吗?”

“嗯?什么事啊?”我疑惑地问。

“就是我可以给您拍几张照片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照片?”我更加不解了。

“嗯,您看这个。。”说着他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微信聊天记录。

里面是他和周市长地聊天记录,大致就是周市长说让他偷拍我几张走光照片之类的,我脸一红,“这是什么乱起八糟的啊!”

“李老师您别生气,我知道这有些不礼貌。就是上次我不说帮他做僚机吗?他就老是让我干这个。”汪老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偷拍您的,这不是来问问您嘛。”

“哪有这样的啊。。”我有些无语,但是想到汪老师之前说的,多少有些理解他。

“要不这样,就简单的这样拍两张,我看您刚才监考坐在后面那样就可以。”他小声说。

我一阵愕然,等于是他刚才盯着我就一直想这个呢。

“就那样吗?好吧,也不让你太为难。”说着我走到了教室末尾,又坐在了监考座上。

“麻烦了,李老师。”他讪讪地说,“那个。。可以翘一个二郎腿吗。。”

“嗯。。”我感觉到脸有些红,不过还是答应他了。

接着他掏出了手机,开始左右地拍照,只见他拍了几张,又小声问:“请问我可以蹲下来拍了,我想那个角度来一张,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那就一张啊。。你拍吧。。”我看了下我两只丝袜包裹地美腿,丰满的大腿有一半露在外面,叠加在一起,但是我确定应该是没有走光的。

他蹲下来,整个人都基本趴到了地上,然后拍了一张。

“我看看。”我提议到。

“那当然。。。”他起身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

我看了看他的手机,之间照片里一双性感叠加的双腿赫然而现,特别是最后一张,镜头中间正是顺着我大腿线条直指我的私处,只是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被我的姿势挡住了。我发现这照片拍的还挺好,虽然看上去是偷拍,但是并不是很猥琐。我又低头一看,发现他两腿中间有个小凸起,果然他不光是拍照,估计也在意淫吧。我不想揭穿他,把手机还给了他。

“就这一次啊。。你别乱用就是了。。”我小声说。

“实在是麻烦了。。”他也低头说着。

三天的考试很快就过去了,这天散考后,我见到了萎靡不振的儿子。我笑着对迎面而来的儿子说:“这位同学,怎么回事啊?这么闷闷不乐的。”

“妈。。考砸了。。”儿子叹气说。

“砸了?这不成绩还没出来吗?”

“不是。。我每门都对过了。。反正就是砸了。。”

“哦哦,没关系没关系,下次再接再厉吧。”

儿子没有回我,自己回了教室。我简单交代了下学校对于假期的安排,考试成绩会在3天后出来,然后现在先放一周的假期,之后直接回学校进行小学期课程。显然这个安排让学生们哗然一片,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谢谢老师然后放学。

到家后,丈夫已经在忙碌晚饭了,发现我们回来后,便和我们打招呼:“回来了啦?辛苦辛苦~儿子考的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儿子回了丈夫便直接去了自己卧室。

“这么块就出成绩了啊?”丈夫问。

“没有没有,辰辰是自己对的答案。成绩还要几天了,这次考试难度比较大,估计大家都不是很理想。”我说。

“哦哦~~没事的,一次失误也没关系,我看儿子最近成绩都是一直前进~哈哈”丈夫倒是心情很好。

“那是谁的功劳啊~”我笑着问丈夫,他自然不知道真实情况。

“嘿嘿~当然是老婆大人的功劳啊~”丈夫解开围裙,说,“所以我宣布~儿子~你出来啊~”

“怎么了,爸爸。”儿子开门说。

“我宣布~为了犒劳辛苦的老婆大人和努力的崽崽~明天全家去三亚旅游~”丈夫骄傲地说。

“真的吗~爸爸~”儿子挺丈夫这么说,兴奋地回应到。

“那还能有假?”丈夫大摇大摆地走到儿子身边,搂着他。

“单位团建而已。。说得好像你带我们一家三口单独旅游一样~”我略微不削地说。丈夫单位去团建的事之前和我说过,我没和儿子说,怕影响他学习。

“反正都是出去玩嘛~来来,先准备吃饭了~”丈夫说。

餐桌上,丈夫说着出去旅游的事,多少事让儿子看上去状态好多了。不像开始刚回来那样死气沉沉了。吃了饭,丈夫接到一个电话,说有点事,便出去了。我看着餐桌上狼藉,便招呼儿子道,“辰辰,来帮妈妈洗下碗吧~”

“哦哦~来了~”儿子说着从沙发上起来,开始收碗到厨房。

我倚在厨房推拉门旁边,看着儿子,温柔地说:“你也别太灰心,这次题目难度比平常大一些,估计事要考试成绩分层更加明显,你觉得自己发挥不好也是正常的。”

“嗯,我知道,妈妈。只是我数学卷子都没写完。平时擅长地英语和语文的题目对的也和他们差了好远。估计是真考砸了。”儿子嘟著嘴说。

“下次努力呗~不过这次有整体的排名,几个学校综合下,对你中考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嗯。”儿子低头洗碗回应着。

“行了,我去清衣服了~你洗干净哈~”我笑着说,转身去了卧室。

“知道了妈妈~”儿子声音沮丧地说,我自然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估计是想着妈妈给他的小福利跑没了吧~

之前在淘宝买了好几件衣服,还有之前很少穿的短裙和内衣我都清了几套,难得出去玩,我可要把平使没时间和机会穿的衣服多多穿一下。我看了下柜子里一排排的性感丝袜,不禁一笑,想着还是算了,谁没事穿丝袜去三亚啊,估计会让丈夫同事笑话地,当然仅限于女同事。

第二天上午,我们开车到了机场,把车子停在了机场丈夫一个同学的家楼下,毕竟机场一天的停车费,连续七天下来,我们可承受不起。丈夫同学把我们送到了出发层。在机场的还有丈夫十几个同事,很多人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也很惊奇丈夫竟然有我这么一位夫人。男同事们自然是投来羡慕的目光,不过毕竟是老同事,举止都还是很得体的。我上了飞机不久就睡了,儿子则和丈夫还有另外一个同事的儿子兴奋地讨论起星球大战。飞机落地后已经是8点多,等到了酒店安排完入住基本到了9点了。我们三个人住在了一个景观套间里,儿子单独的房间。套件本身还有一个户型的景观阳台,刚好对着沙滩,可惜晚上黑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老公,这五星级的酒店果然不一样啊。”我看着房间里地面交错铺贴着地毯和大理石瓷砖,称赞地说

“哦哦,这是单位小吴定的,说是新装修的吧。貌似还请了瑞士地设计团队做的,我是不懂咯~”丈夫听我这么说,自豪地说。

“爸。。这得多少钱一晚啊。。”儿子问。

“我们这个四千多吧。。我自己掏了一半呢~”丈夫回应。

“可以啦。。难得一家人出来玩。。我们出去吃点宵夜吧~~”我提意到。

“额。。你饿了啊?儿子呢?”丈夫问道。

“我还好,飞机上吃了不少。”儿子说。

“你们在哪里叽里呱啦的,我又没吃东西。再说飞机上的东西我是吃不惯。”我笑着说。

“好吧,我打电话问问看看有什么附近可以去地当地宵夜没。”丈夫说。

“我去换个衣服。。这衣服太不适合这里了~”我说着。

我把我硕大地行李拖进了主卧间,丈夫则在客厅打着电话,儿子拖着他的箱子去了他的房间。不一会儿,丈夫打完了电话来到了房间,“老婆,他们说附近有。。。”话还没说完,他就愣住了。因为眼前的我换上了一条灰色背带的修身条纹超短连衣裙,一整条雪白笔直的大长腿暴露在丈夫的眼前,而裙边只是将将齐平我大腿根部,完美的刚好盖住了我的蜜桃美臀。

“老婆。。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么性感的衣服啊。”丈夫一脸痴汉地说着。

“乱说什么啊。。出来旅游不穿漂亮点什么时候穿漂亮啊~”我撒娇地说。

“可是。。你这裙子也太容易走光了吧。。”丈夫吞著口水说。

“容易啊~”说着我转身,缓缓地弯下了腰,屁股则高挺著对着丈夫。随着我弯腰地角度,本来也就将将包住我臀部地灰色毛线裙慢慢被我又圆又大的两瓣臀肉顶了开来,露出了紧紧包住我下体的白色蕾丝镂空内裤。

丈夫看到这么香艳的场景,再也忍不了了,直接扑了上来。我一声小的娇喘:“啊~~”用手推住丈夫,眼睛看着后面没有关的主卧门,“门还没关呢~”

丈夫转头发现没关的门,一下子回神过来,转身轻轻关上了门,说:“老婆,嘿嘿~”

“哎。。你要干嘛~”我娇声说。

“我要干你~”丈夫说着人又扑了上来。

“哎。。我饿了啊~~”我推著丈夫,撒娇说,“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回来再慢慢~做嘛~~~”

“那可不行。”说着丈夫脱下了裤子,露出他充血勃起的阴茎,“你看。。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出去。”

“哎呦~瞧你这熊样~平常没见你这么激动~”

“好久没看到老婆这么性感了~”丈夫吞著口水说,顺手也把衣服脱了。

“回来不是一样的吗?”我嘴上这么说,伸手抓住了丈夫的阴茎,可能是环境原因,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丈夫勃起这么坚挺的状态了,除了上次吃药。我温柔的抚摸这条17厘米的肉管,“儿子还在外面等呢。”

“啊。。。”丈夫没有回应我,只是粗重的呼吸著。

我的一只手把丈夫阴茎搬的立了起来,上下套弄著,另一只手则在丈夫胸口来回扫动着。

“臭死了~”我凑了凑鼻子说,左手抓着丈夫勃起的性器,引着他缓缓走向床边。

丈夫则不老实地直接把我连衣裙掀到了腰间,说“老婆,你这还是一条丁字裤啊。”

“这不算吧,这种内裤是放勒边的,穿这种修身的衣服没办法啊~”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床头,我拿起了酒店床头配备的一个保险套,撕开给丈夫套了上去。冰凉油滑的保险套在我小巧的双手下让丈夫不断地低喘,“我用手给你解决吧,我下面还好干哦~”

“我就在外面蹭射可以吗?”丈夫贪婪地说。

“耶~不要~”我小声拒绝丈夫,丈夫想在我两腿之间来回蹭动,估计他会忍不住插入,我现在下面很干,也没想现在和他做爱,“这样呢?”

“啊。。。”丈夫一下子激动的说不出来,只见我坐在床头,而丈夫则站在我面前。我右手环抱着丈夫的臀部,左手则抓着丈夫暴怒的阴茎前后撸动着,最关键的是我对着丈夫的龟头,张开了我性感的小嘴,就在距离龟头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仿佛要对丈夫进行口交一样。

“射我的嘴里吧~”我眼睛盯着丈夫魅惑地说着,当然因为丈夫带了保险套,所以实际上并不会真射出来,而丈夫则被我一副淫荡地样子完全征服了,随着的左手越来越快地活塞动作,期间我甚至吐出淫荡的小舌头,仿佛要舔变丈夫红肿的龟头一样。

“啊。。啊。。啊。。”没有几分钟,丈夫全身绷紧,阴茎则开始有规律地跳动,只见保险套头子小突起一下子填满了乳白色的东西,很明显丈夫射了。

“舒服了吧~”我收回了我淫荡的姿态,说“赶紧去清理下,我饿死了。”

“啊。。真舒服啊。。嘿嘿。。谢谢老婆。。”丈夫说着走向了卧室旁的开放式卫生间。

我赤脚踩着卧室柔软的羊毛地毯轻巧地走到了卧室门口,开了一道很小地门口子,侧身钻出了房间,因为卧室是一个开放式的卫生间,我可不想让儿子看见丈夫狼狈的样子。

不出所料,儿子正站在不远处他自己的房门口,正呆呆地看着他眼前的美母。自然也是和几分钟前的丈夫,被我这一套超短的包臀连衣背带裙勾走了魂。

我对他微微的一个魅笑,迈开腿走到了套房的公共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冲洗我右手上混合的粘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在卧室里面洗,而要出来洗,难道是为了让儿子看到吗?

洗完手后,我回到了客厅,卧室里面传来了喷淋的水声,那应该是丈夫正在处理自己狼狈的下体。客厅的儿子坐在了现代样式的布艺沙发上,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着地板。刚才盯着看,现在又低头不看,难道我这样炫耀的行为让儿子不高兴了吗?

“辰辰,妈妈这衣服好看吗?”我声音不大地说,心里还是不想要丈夫听到。

儿子看了一眼卧室,似乎也担心丈夫听到什么。

“只要你别吼,你爸爸应该听不见,这里的门用的是实木地呢~”我这次猜到了他心思。

“嗯嗯~”儿子羞涩地点头说,“妈妈太美太性感了~”

“嘿嘿~妈妈可是专门为辰辰挑的哦~我可是好久没有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啦~”我低头看了看我笔直雪白的双腿说。

“可是。。可是妈妈我。。没有我达到目标。”儿子沮丧地说。

“是啊,所以你也就只能看看咯~”我嘟著嘴双手叉腰俏皮地说。

“我真的可以看吗?”儿子听我这么说,突然眼中充满了希望看着我。

“嘿嘿~你呢虽然没有打到预定的目标,但是这次考题确实比较不同寻常,你的努力妈妈也感受到了,反正衣服也买了,那你让你过过眼瘾吧~”

儿子听这么说,一下子高兴的站起来了,小声地比了一个耶~然后眼睛终于开始大大方方的在我身上游离起来。我看见他一双大眼睛一下子盯着我饱满的双峰,一下子盯着我暴露在空气里笔直的大长腿,一下子又绕道我后面,看我美臀。

我被他逗乐了,说:“儿子,你别这么猥琐行不行啊~”

“妈妈,这衣服好配你啊~”

“哦?那你说怎么个配法?”

“就是。。就是这些线条都顺着妈妈身体变化。。特别显身材。”儿子指着我衣服的纹路说“可是妈妈你穿这么点出去不会走光吗?之前妈妈的在家里给我看的裙子都没这么短,一坐下去。。坐下去就走光了。。”

“你个小色鬼~”我深处手指头点了一下儿子的脑门,“那是妈妈配合你。不走光也有不走光的坐法,你看~”

说着我走到了沙发旁,左右腿一摆动交叉站立,一双丰满的大腿一下子撞到了一起。双手伸到屁股后面,轻轻拉的裙摆,然后缓缓坐了下去。儿子在旁边看的呆了,吞了吞口水,说:“真。。真的没走光哎~”

“切~知道妈妈多配合你了吧~等下出门在带一个防风衣,往腿上一盖,更加安全了~”

“妈妈~你的腿真好看~不穿丝袜高跟也好看~”儿子突然说,“妈妈你穿了安全裤那?”

“你觉得呢?”我眯着眼睛弱弱地说。

儿子听我这么一说,挺前一步向我紧夹的双腿伸来,似乎是打算掰开看个明白。

啪~我起手拍落了儿子伸过来地手。

“刚才说了就让你看看的,动手动脚的。”我说,“乖乖地给老娘坐下。”

儿子乖乖地听我指挥,坐在了我旁边沙发,坐下后两腿之间的小帐篷一下子立了起来,我看着儿子藏在裤子下面不大的性器,捂嘴一笑,“小屁孩儿~”

“妈妈,爸爸呢?”儿子似乎已经习惯在我面前有生理反应的情况。

“爸爸清洗一下就出来了。”

“清。。清洗哪里啊?”儿子小声问。

“那里啊~”我媚笑着指著儿子下体说着。

“啊?你。。你们刚才在干嘛啊?我。。我听见妈妈叫了一声就出来看看。”

“还能干嘛啊?你爸爸和你一样,看我穿成这样也激动的不得了,那我只能帮他处理一下咯~”我边说着,左手在空中上下撸动比划著。

“。。。。”儿子低头红著脸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说什么,主卧的门突然开了,丈夫显然已经整理完毕了。

“走吧走吧~~”他雀跃的说。

“OK~”我回应道。

“我。。我不去了,我不饿,而且我想搞下学习。。总结下这次考试的问题。”儿子说。

“哟~这么努力啊~”丈夫惊奇道。

“哎~也行也行~你在酒店呆着吧~”我说,虽然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出门吃东西,但是想到之后旅游行程的安排,可能后面都没有时间静心学习了,他这么做我还挺高兴的。

外出觅食的还有一同来的7个同事和家属,我这一身打扮自然成了丈夫那些男同事的视觉中心,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我在身上转来转去,丈夫则显得特别开心。我们找了一家附近的夜宵店,点了一大桌海鲜夜宵,这种情况下啤酒自然是少不了,我没喝,但是丈夫和同事一下子就来劲了。我没理他们,自顾自地填肚子。吃完了我便先行离开了。似乎我觉得自己的美丽只有儿子才有资格欣赏,对于别人我都兴趣不大。再说我也实在讨厌丈夫拼酒的样子,虽然海鲜很好吃,但是我还是决定眼不见为快,先走了。

回到酒店房间,儿子听到我的开门声,从卧室走了出来,似乎是洗过澡了,儿子光着膀子,穿着一个大裤衩,赤裸的上半身虽然没有什么肌肉,但是还算是比较匀称。

“妈妈,你怎么就回来了。”他问道。

“我吃饱了,你爸还要在那边喝酒,我懒得等他,先回来了。”我边说变换鞋子。

“哦哦,妈我写了一个考后计划,你要看下吗?”儿子说。

“哦?拿来看看呗~”我走到了套房的小沙发旁,撤腿坐在了地毯上。

“嗯,我去拿。”儿子快步回卧室拿了一个笔记本,走过来递给我。

“我看看~”我低头一看,里面满满写满了一页,欣慰地一笑,“行啊你~这第一条就很好啊,你做题时间是要控制下。往后初三地难度更加大,每部分题目都是需要在核定时间完成的。”

“是的,我发现了,这次考试稍微难一些,我就被完全打断了,虽然现在具体成绩没出来,但是这些东西倒是可以计划下。”儿子说。

“有成长呀~不错不错~”我称赞道。

“嘿嘿,我有个好老师嘛~妈妈喝水吗?”儿子问道。

“嗯~温地哦~”我说。

不一会儿,儿子就回来了,只是并没有递水给我,我听到我身后地脚步声在我不远处停住了。这是因为一定是因为我现在的姿势,我改变了刚才的姿势,整个人上半身趴在了沙发上,双手支著看着儿子的计划,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我的膝盖跪在地毯上,而一对肥大蜜桃臀则挺著,正对着儿子。我有意的向后撅著,宽大的臀胯自然地把这两超短裙顶开了,一半以上地肉臀露了出来,而裙边非常配合地在我臀型一圈包一圈边,性感又精致。两瓣保满的臀瓣挤在一个,中间则是一条很窄的白色蕾丝内裤的裤裆,我缓缓地用让人不太察觉地幅度摆动着屁股,儿子呆呆地站在后面,我估计他现在一定看的流口水了吧。

“咳~咳~”我咳嗽了一声,“口好渴啊~”

“哦哦~妈妈水~”儿子恍然大悟,动身走过来,递水过来。

我喝了一大开口,有深意地说“好看吗?”

“嗯。。好。。好看。”儿子小声说。

“哼~”我嘟著嘴,看着计划说“计划我大概看了一边,写的挺好,等成绩出来了,咱们再深化一下。”

“嗯,好的妈妈。”儿子答应道。

“脚好酸啊,辰辰来帮妈妈按下脚~”我说着放下了儿子地笔记本,起身来躺在了沙发上,“按脚哦~可别到处乱摸~”

“知。。知道了妈妈。”儿子答应。

他移到我脚边,伸出小手,开始捏我的小脚。

“嗯。。用力些。。”儿子的小手仿佛有魔力一般,一处碰到我的小脚,就让我有很预约的感觉。

儿子的手规矩在我的小脚上捏来捏去,眼睛则不规矩,一直瞟著沿着我美腿,直向上,看着我两腿之间。我这个姿势可以说是对他中门大开了,虽然双腿紧闭,但是因为这是超短裙,所以白色蕾丝内裤的前挡正对着儿子方向,他可说是一览无余。儿子看着津津有味,口水一口吞了一口。

“妈,你这内裤真好看~”儿子突然开口说。

“哦?怎么好看呢?小色狼。。”我妩媚地笑着问,

“就是。。就是上面还有一层白色地花纹,还是对称的。”儿子说,眼睛则一直看着,“我猜这一定是一条镂空的花纹。”

“什么镂空啊?”我笑着说。

“就是妈妈那里。。那里有双层的,但是其他地方一定是镂空的。。”儿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那里?哪里啊?”我调戏儿子道。

“就是。。就是那里。”儿子似乎不知道说什么。

“那里是哪里啊?”我笑着说,“生物老师没交你们吗?”

“我。。我不知道。。”儿子说。

“你那里叫啥?”我伸出修长的食指指著儿子因为勃起而顶起裤子的性器。

“嗯。。鸡鸡。。”儿子脸红了,更加不好意思了。

“学名。。你个小白痴。。哈哈。。”我被儿子逗乐了。

“嗯。。我不知道。。”儿子很苦恼。

“你知道的。。你想想。”我微笑着说。

“哦。。我想起了,叫阴茎。。”儿子突然说。

“对嘛。。生物白上了。。那妈妈这里呢?”我说。

“我不知道。。”儿子抓着头说。

“这样。。我给你提个醒。。也叫阴。。”我脸红的说,说完感到两腿之间一紧,有种别样的快感。

“嗯。。我想想。。”儿子似乎努力想着。

“想到了妈妈给你看看后面镂空的部分哦~”我娇羞著说。

“我。。我知道了。。叫阴部。。”儿子突然又说,他说出阴部两个的时候,我下身又是一紧,一股暖潮推来。

“算你上课还听了。。”我说完优雅慵懒地扭转了身体,由原来的正躺在沙发上,转成了侧躺。右手则缓缓把连衣裙全部拉到了腰间,整个丰满地臀部暴露在了空气中,儿子则是看的呆了。之间雪白饱满地臀瓣被一条精致地镂空白色蕾丝三角裤包裹着。这两三角裤是半包边设计,内裤的花边刚好在臀部最为挺翘的线条上,完美地展现我的蜜桃臀。透过内裤的镂空区域,则可以看到一条诱人犯罪的臀沟,一切美丽随着内裤线条,中间在我紧夹的两腿之间,那里已经是潮湿无比了,那是是儿子刚才说的阴部。

“好看吗?”我妩媚地说。

“好性感。。”儿子吞著口水说。

“本来就是买给你的。”我俏皮地说。

“可是。。可是我不是没有考好吗。。”儿子说,眼睛则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白色蕾丝内裤包裹地蜜桃臀。

“所以你只能看看咯~”我笑着说。

“那我要是考好可以干什么啊?”儿子兴奋地说。

“可以干很多事~~”我有深意地说着。

“妈妈。。我下面好涨啊。。”儿子难受地说着。

“哈哈。。有多涨啊?”我带些小兴奋地说。

“好涨好涨的。”儿子继续说。

“妈妈检查下~”我说着起身,趴开腿,一屁股在做了地毯上,双手抬起一拉,就把儿子地裤衩整个拉了下来,儿子勃起的阴茎一下子弹了出来。只见一拳稀疏的阴毛包裹下,一根不是很粗的,但是从其90°立起的角度就知道是已经充分充血的性器官正直勾勾地对着我。还是和上次一样,整个龟头大部分还是被包皮包裹着,但是透过稚嫩地包皮,我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底下一条条明显的青筋了,而之前马眼区域则是暴露在空气里,上面布满了晶莹剔透地前列腺液,一块很小区域地冠状体露了出来,而这一小部分和儿子其他被包皮包裹的区域不协调地更加肿胀,我感受到儿子要是没这个包皮地束缚,恐怕这个小家伙要比现在大的多。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儿子的阴茎,我盯着看了好久,我也发现我两腿之间湿了一小片。

“妈妈。。你可以帮我摸摸吗?”儿子小声说。

“可以啊~那么~你想~要妈妈摸哪里呢~?”我迷离地回应着儿子。

“妈妈可以摸下我的阴茎吗?”儿子似乎知道我要什么答案。

“可以~”说着我伸出了我修长的食指,向儿子勃起的阴茎探去。

“啊。。”随着我触碰到儿子下体,儿子叫了一声。

“这个叫阴茎。”我说着,手指沿着儿子阴茎从最上端靠近龟头的区域,一直缓缓地滑向睾丸方向。先是阴茎地左侧,然后是右侧,最后是中间,三趟来回后,我感到儿子整个下体已经开始激动地跳动了,我嫣然一笑“忍住哦,要是射了,可就没得摸了哦~”

“嗯。。啊。。嗯。。”儿子点头,“妈妈可以摸下我的龟头吗?”

“可以~”说着我继续用我的食指,挪到了儿子顶端露出来来的龟头区域。

这里早已被晶莹剔透地前列腺液布满了,我沿着儿子包皮边缘,顺时针缓缓的转动着,一直转向中心的马眼。

“啊。。啊。。啊。。”儿子激动的喘著,“妈妈。。妈妈。。”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我嘴里说着,手上继续绕着圈圈。

“我。。我要。。要。。射。。”

“不准射~妈妈还没玩够呢~”我说着停止了手指绕圈的动作,一把抓住了儿子阴茎的中部,这样果然让儿子缓了一下。

“哦。。哦。。好些了。。妈妈你好厉害啊。。”儿子说。

“哼~说还想要妈妈摸哪里?”我妩媚地问。

“额。。额。。我。。我不知道。。”似乎儿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睾丸?”我说着,用右手抓住了儿子两个睾丸。儿子睾丸真的算大的,比丈夫的还要大,抓在手里更加感觉明显。我用手温柔的揉动着儿子的两个睾丸,仿佛两个保健球一样。

“啊。。好。。好。。好……舒服啊。。”儿子忍不住说道。

叮咚~~这时候房门铃突然响了,“我回来了~~~”丈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儿子吓得一抖,就准备转身走。我用力抓住了儿子的阴茎,不准儿子跑开,说“去哪儿呢?我们还没结束呢~”

“可是。。爸爸回来了。。”儿子小声说。

“他又没透视眼~他知道我们在干嘛吗?”我妩媚地说,手放轻松了些,生怕爪痛了儿子。

“妈。。妈妈。。我。。”

“嘿嘿。。妈妈帮你撸出来。。”我兴奋地小声说着,只见我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成环状,套住了儿子的阴茎中部,右手做平掌样子,用掌心保住了儿子满是前列腺液的龟头区域。然后左手上下套弄著,右手则顺时针打着圈。上下其手,双管齐下,从来没有被这么刺激过的儿子这下再也忍不住了,就算丈夫敲门声在耳边想起,也完全投入到我的爱抚当中,只过了十来秒的时间,就全身紧绷起来,我感到手掌一股冲击迎来。

“啊。。。”儿子似乎也不管门外的丈夫是不是听得到,叫了出来。

一股股新鲜浓密的精液射在我的右手掌心,我着实没想到有这么多,它们顺着我手掌,又滴到了儿子两腿间,还有很多直接洒到了地毯上,而我也不想打扰儿子著美妙的高潮时刻,任由精液肆意。空气全是色情的味道。

也许有一分钟的时间,儿子算是缓过来了。

“妈。。妈。。这到处都是啊。。”儿子低头看着下身一片狼藉的样子。

“臭小子。。。射这么多。。。”我俏皮地说。

“我。。这下怎么办啊。。”儿子有些慌不择路。

“你去洗手间洗澡吧,这里用裤子挡下把先。。”我说着简单盖了下。

儿子说着小跑去了公卫,我则起身去了门口。

“怎么这么久啊~”开门后我看到了满脸酒气地丈夫,显然他喝了不少。说完就摇摇摆摆地走向主卧,也不等我回话,也完全没有看都没看客厅地毯上随意被覆蓋的两滩淫液。其实我知道丈夫回来估计有些微醉,不会注意那么多,没想到他喝了这么多,本来想好了一些应对之策的,结果反正用不上了,心里却有些小失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