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新美母教師 (9) 作者:威力蘆笙

【新美母教師】 (9)

作者:威力蘆笙3/5/2021發表於SIS

第九章 小假期

在吧檯買單的時候已經是快2點了,而我們是12點正來到這裡的,我在心裡琢磨了一下,突然發現兒子的持久力似乎進步很多了,換做以前,估計最開始在桌子地下被我的小腳撩動的時候他就繳槍了。想到我們母子之間的遊戲,特別是今天我主動的樣子,我不覺臉上一紅,同時又不由自主的併攏了雙腿,突然意識到我沒有傳內褲,本來就被我的愛液浸透了的灰絲包臀襪的襠部,更加緊密地黏貼在一起,讓我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由於丈夫下午還要新辦公室,開車把我和兒子放在學校門口就走了。一下車發現還有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就要響鈴了,我看了看大門口長長的麻石大台階,就算快步走過去,也要十分鐘。兒子估計也想到了這點,看了我一眼,說:「媽。。媽媽,好像要遲到了,我先跑過去吧,你慢慢走就好。」

「嗯,那你去吧。」我微笑著說,「等等~~」我突然喊住他。

「怎麼了媽媽?」兒子聽我喊他,停下來,轉身問我。

「把。。把那個還給媽媽。。。」我左右看了下,發現近處沒人,小聲說道。

「哦哦。。」兒子自然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他憨憨地說,伸手到左手邊地校褲口袋裡,掏出了一團白色的東西,正是不久前從我下體脫下來的內褲。

我拿到手裡,發現濕濕地,淡笑著問道,「怎麼,你還洗了一下嗎?」

「額。。是啊。。不然黏糊糊的額。。衛生間裡面有烘乾機,我有吹乾的。。但是我又擔心太久了。。就也吹的不是很久。。。」兒子有些語無倫次地說。

「呵呵~」我抿著嘴巴笑著,「算我的乖兒子還有點心~」

「媽媽~要不你別穿了吧~」兒子撒嬌地說。

「神經病~」我拍了下他的頭,「我去超市買一條一次性的,你趕緊去教室,別東想西想啊!我告訴你,考砸了有你受的。」

「哦哦~遵命遵命!!」說著兒子轉身飛奔去了學校。

這天過後,我並沒有再做挑逗兒子的事,開始了平常的生活。是的,什麼時候缺少和兒子的遊戲,反而變成了無聊的平常生活。因為丈夫在家,所以自然少不了不多的夫妻生活,可是人到中年,似乎總是那麼的例行公式,不過我似乎也對丈夫沒有什麼興趣,每次他進入我的身體,我總是閉上眼睛,想著兒子。這樣似乎讓我能稍微獲取一點快感,我再想,如果丈夫給我買一根自慰棒,我想我是很樂意在他面前表演自慰的,沒錯,我會想著兒子自慰。以前他曾提出過這樣的想法,那時候估計他的出於興趣高漲的階段,我當時直接回絕了。原因很簡單,我覺得自慰這種事特別不適合我。我的大學時代,自然也是自慰過的,但是後面我發現,我身邊絡繹不絕的男孩子,完全填滿了我的身心,漸漸地這種行為也和我漸行漸遠了。

很快迎來了期末考試,一大早我給兒子發了一條微信「考試加油~我的小寶貝~」,並附了一張我穿著浴袍的衛生間自拍美照。兒子看到後回了一個流口水的表情,並配字「遵命~我的女神媽媽~」我看見兒子稱呼我為女神媽媽,嘴角一笑。

這是一次多校聯考,考前保密措施做的很好,我開始並不知道試卷。所以到了學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試卷翻了下,我得到的結論是這次考試難度比平常要大,不知道學生們能不能適應。第一天第一個科目就是英語,我來到分配給我的監考教室,發現汪老師竟然我和一起監考,監考組倒是提前發了,不過我似乎是忘記看了。期末考試這種時段,學校都要求我們穿著正裝,今天雖然已經是6月底了,然而天氣卻不是很熱,我穿了一條平膝的黑色職業包裙配了一件白色的女士襯衣,腿上包了一條超薄的肉色絲襪。整體上觀感還是比較得體的,雖然說我的胸被襯衣襯托的有些顯大,但是好歹這個裙子不是很緊身,我的臀和腰隱藏了起來,加上我今天是素麵朝天,所以雖然有一條少見穿到學校來的超薄肉絲,也不是那麼引人注目。

我和汪老師簡單寒暄了一下,說實在的,他對我其實挺關照的,不是他一直幫著我擋著那個什麼市長,估計我麻煩很多。其實這些事本應該是丈夫擋在我面前的,現在這樣一個陌生的男人為你做了這些,反而有些尷尬。汪老師協助我分發了試卷,他雖然是新入職,但是似乎這類工作還是有過經驗,很快大家開始進入了考試節奏。我分配的這班我看了一眼,應該在年級里輸入中等偏上的成績,所以明顯可以感受到他們被題目難住了,一個個都低頭皺眉。我拿出了準備好的墨鏡,帶了上去。我記得有一個老老師曾經說,監考的時候帶一副大墨鏡,那些要作弊的學生會特別緊張,因為他們不知道老師的眼睛是不是在看他們。我和汪老師一個人坐在後面,一個做在講台旁邊。坐著坐著,我突然發現汪老師的眼睛一直看著我這個方向,在仔細看便發現他是不是眼觀掃過我的一雙疊加翹起來的肉絲美腿。不過顯然他並不知道我發現了他地行為,當然是因為我帶著墨鏡地原因。我不想揭穿他,本來也不是什麼特別過分的事。雖然說我兩隻交疊的雙腿稍微露的比平時多了一些,這是由於坐姿的原因,但是也不是什麼很過分的事,外面穿超度裙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只是沒想到他整場考試一有機會就盯著我看,我是真沒想到,這副墨鏡竟然把老師給套進去了。看著他貪婪的目光我突然覺得有一絲可愛,又想起之前他對趁我半昏迷,對著我打飛機的樣子,我想現在他的下體應該是硬邦邦地才對。只是他也是坐著的,所以基本看不出,我心裡想不知道他敢不敢這種情況下打飛機。

上午的考試很快結束了,我和汪老師安排大家起立,然後開始收試卷。收完後,學生則絡繹走出了教室,剩我和汪老師封袋。這時候,汪老師說:「李老師,有件事兒我可以和您說下嗎?」

「嗯?什麼事啊?」我疑惑地問。

「就是我可以給您拍幾張照片嗎?」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照片?」我更加不解了。

「嗯,您看這個。。」說著他掏出了手機,打開了微信聊天記錄。

裡面是他和周市長地聊天記錄,大致就是周市長說讓他偷拍我幾張走光照片之類的,我臉一紅,「這是什麼亂起八糟的啊!」

「李老師您別生氣,我知道這有些不禮貌。就是上次我不說幫他做僚機嗎?他就老是讓我干這個。」汪老師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過您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偷拍您的,這不是來問問您嘛。」

「哪有這樣的啊。。」我有些無語,但是想到汪老師之前說的,多少有些理解他。

「要不這樣,就簡單的這樣拍兩張,我看您剛才監考坐在後面那樣就可以。」他小聲說。

我一陣愕然,等於是他剛才盯著我就一直想這個呢。

「就那樣嗎?好吧,也不讓你太為難。」說著我走到了教室末尾,又坐在了監考座上。

「麻煩了,李老師。」他訕訕地說,「那個。。可以翹一個二郎腿嗎。。」

「嗯。。」我感覺到臉有些紅,不過還是答應他了。

接著他掏出了手機,開始左右地拍照,只見他拍了幾張,又小聲問:「請問我可以蹲下來拍了,我想那個角度來一張,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合適。。。」

「那就一張啊。。你拍吧。。」我看了下我兩隻絲襪包裹地美腿,豐滿的大腿有一半露在外面,疊加在一起,但是我確定應該是沒有走光的。

他蹲下來,整個人都基本趴到了地上,然後拍了一張。

「我看看。」我提議到。

「那當然。。。」他起身走過來,把手機遞給我。

我看了看他的手機,之間照片里一雙性感疊加的雙腿赫然而現,特別是最後一張,鏡頭中間正是順著我大腿線條直指我的私處,只是什麼也看不見,因為被我的姿勢擋住了。我發現這照片拍的還挺好,雖然看上去是偷拍,但是並不是很猥瑣。我又低頭一看,發現他兩腿中間有個小凸起,果然他不光是拍照,估計也在意淫吧。我不想揭穿他,把手機還給了他。

「就這一次啊。。你別亂用就是了。。」我小聲說。

「實在是麻煩了。。」他也低頭說著。

三天的考試很快就過去了,這天散考後,我見到了萎靡不振的兒子。我笑著對迎面而來的兒子說:「這位同學,怎麼回事啊?這麼悶悶不樂的。」

「媽。。考砸了。。」兒子嘆氣說。

「砸了?這不成績還沒出來嗎?」

「不是。。我每門都對過了。。反正就是砸了。。」

「哦哦,沒關係沒關係,下次再接再厲吧。」

兒子沒有回我,自己回了教室。我簡單交代了下學校對於假期的安排,考試成績會在3天後出來,然後現在先放一周的假期,之後直接回學校進行小學期課程。顯然這個安排讓學生們譁然一片,不過他們也沒什麼辦法,只能謝謝老師然後放學。

到家後,丈夫已經在忙碌晚飯了,發現我們回來後,便和我們打招呼:「回來了啦?辛苦辛苦~兒子考的怎麼樣啊?」

「不怎麼樣。。。」兒子回了丈夫便直接去了自己臥室。

「這麼塊就出成績了啊?」丈夫問。

「沒有沒有,辰辰是自己對的答案。成績還要幾天了,這次考試難度比較大,估計大家都不是很理想。」我說。

「哦哦~~沒事的,一次失誤也沒關係,我看兒子最近成績都是一直前進~哈哈」丈夫倒是心情很好。

「那是誰的功勞啊~」我笑著問丈夫,他自然不知道真實情況。

「嘿嘿~當然是老婆大人的功勞啊~」丈夫解開圍裙,說,「所以我宣布~兒子~你出來啊~」

「怎麼了,爸爸。」兒子開門說。

「我宣布~為了犒勞辛苦的老婆大人和努力的崽崽~明天全家去三亞旅遊~」丈夫驕傲地說。

「真的嗎~爸爸~」兒子挺丈夫這麼說,興奮地回應到。

「那還能有假?」丈夫大搖大擺地走到兒子身邊,摟著他。

「單位團建而已。。說得好像你帶我們一家三口單獨旅遊一樣~」我略微不削地說。丈夫單位去團建的事之前和我說過,我沒和兒子說,怕影響他學習。

「反正都是出去玩嘛~來來,先準備吃飯了~」丈夫說。

餐桌上,丈夫說著出去旅遊的事,多少事讓兒子看上去狀態好多了。不像開始剛回來那樣死氣沉沉了。吃了飯,丈夫接到一個電話,說有點事,便出去了。我看著餐桌上狼藉,便招呼兒子道,「辰辰,來幫媽媽洗下碗吧~」

「哦哦~來了~」兒子說著從沙發上起來,開始收碗到廚房。

我倚在廚房推拉門旁邊,看著兒子,溫柔地說:「你也別太灰心,這次題目難度比平常大一些,估計事要考試成績分層更加明顯,你覺得自己發揮不好也是正常的。」

「嗯,我知道,媽媽。只是我數學卷子都沒寫完。平時擅長地英語和語文的題目對的也和他們差了好遠。估計是真考砸了。」兒子嘟著嘴說。

「下次努力唄~不過這次有整體的排名,幾個學校綜合下,對你中考是很有參考價值的。」

「嗯。」兒子低頭洗碗回應著。

「行了,我去清衣服了~你洗乾淨哈~」我笑著說,轉身去了臥室。

「知道了媽媽~」兒子聲音沮喪地說,我自然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估計是想著媽媽給他的小福利跑沒了吧~

之前在淘寶買了好幾件衣服,還有之前很少穿的短裙和內衣我都清了幾套,難得出去玩,我可要把平使沒時間和機會穿的衣服多多穿一下。我看了下柜子里一排排的性感絲襪,不禁一笑,想著還是算了,誰沒事穿絲襪去三亞啊,估計會讓丈夫同事笑話地,當然僅限於女同事。

第二天上午,我們開車到了機場,把車子停在了機場丈夫一個同學的家樓下,畢竟機場一天的停車費,連續七天下來,我們可承受不起。丈夫同學把我們送到了出發層。在機場的還有丈夫十幾個同事,很多人我是第一次見到,他們也很驚奇丈夫竟然有我這麼一位夫人。男同事們自然是投來羨慕的目光,不過畢竟是老同事,舉止都還是很得體的。我上了飛機不久就睡了,兒子則和丈夫還有另外一個同事的兒子興奮地討論起星球大戰。飛機落地後已經是8點多,等到了酒店安排完入住基本到了9點了。我們三個人住在了一個景觀套間裡,兒子單獨的房間。套件本身還有一個戶型的景觀陽台,剛好對著沙灘,可惜晚上黑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老公,這五星級的酒店果然不一樣啊。」我看著房間裡地面交錯鋪貼著地毯和大理石瓷磚,稱讚地說

「哦哦,這是單位小吳定的,說是新裝修的吧。貌似還請了瑞士地設計團隊做的,我是不懂咯~」丈夫聽我這麼說,自豪地說。

「爸。。這得多少錢一晚啊。。」兒子問。

「我們這個四千多吧。。我自己掏了一半呢~」丈夫回應。

「可以啦。。難得一家人出來玩。。我們出去吃點宵夜吧~~」我提意到。

「額。。你餓了啊?兒子呢?」丈夫問道。

「我還好,飛機上吃了不少。」兒子說。

「你們在哪裡嘰里呱啦的,我又沒吃東西。再說飛機上的東西我是吃不慣。」我笑著說。

「好吧,我打電話問問看看有什麼附近可以去地當地宵夜沒。」丈夫說。

「我去換個衣服。。這衣服太不適合這裡了~」我說著。

我把我碩大地行李拖進了主臥間,丈夫則在客廳打著電話,兒子拖著他的箱子去了他的房間。不一會兒,丈夫打完了電話來到了房間,「老婆,他們說附近有。。。」話還沒說完,他就愣住了。因為眼前的我換上了一條灰色背帶的修身條紋超短連衣裙,一整條雪白筆直的大長腿暴露在丈夫的眼前,而裙邊只是將將齊平我大腿根部,完美的剛好蓋住了我的蜜桃美臀。

「老婆。。你什麼時候買的這麼性感的衣服啊。」丈夫一臉痴漢地說著。

「亂說什麼啊。。出來旅遊不穿漂亮點什麼時候穿漂亮啊~」我撒嬌地說。

「可是。。你這裙子也太容易走光了吧。。」丈夫吞著口水說。

「容易啊~」說著我轉身,緩緩地彎下了腰,屁股則高挺著對著丈夫。隨著我彎腰地角度,本來也就將將包住我臀部地灰色毛線裙慢慢被我又圓又大的兩瓣臀肉頂了開來,露出了緊緊包住我下體的白色蕾絲鏤空內褲。

丈夫看到這麼香艷的場景,再也忍不了了,直接撲了上來。我一聲小的嬌喘:「啊~~」用手推住丈夫,眼睛看著後面沒有關的主臥門,「門還沒關呢~」

丈夫轉頭髮現沒關的門,一下子回神過來,轉身輕輕關上了門,說:「老婆,嘿嘿~」

「哎。。你要幹嘛~」我嬌聲說。

「我要干你~」丈夫說著人又撲了上來。

「哎。。我餓了啊~~」我推著丈夫,撒嬌說,「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回來再慢慢~做嘛~~~」

「那可不行。」說著丈夫脫下了褲子,露出他充血勃起的陰莖,「你看。。這樣了你讓我怎麼出去。」

「哎呦~瞧你這熊樣~平常沒見你這麼激動~」

「好久沒看到老婆這麼性感了~」丈夫吞著口水說,順手也把衣服脫了。

「回來不是一樣的嗎?」我嘴上這麼說,伸手抓住了丈夫的陰莖,可能是環境原因,我是真的沒有見過丈夫勃起這麼堅挺的狀態了,除了上次吃藥。我溫柔的撫摸這條17厘米的肉管,「兒子還在外面等呢。」

「啊。。。」丈夫沒有回應我,只是粗重的呼吸著。

我的一隻手把丈夫陰莖搬的立了起來,上下套弄著,另一隻手則在丈夫胸口來回掃動著。

「臭死了~」我湊了湊鼻子說,左手抓著丈夫勃起的性器,引著他緩緩走向床邊。

丈夫則不老實地直接把我連衣裙掀到了腰間,說「老婆,你這還是一條丁字褲啊。」

「這不算吧,這種內褲是放勒邊的,穿這種修身的衣服沒辦法啊~」說話間我們已經來到了床頭,我拿起了酒店床頭配備的一個保險套,撕開給丈夫套了上去。冰涼油滑的保險套在我小巧的雙手下讓丈夫不斷地低喘,「我用手給你解決吧,我下面還好乾哦~」

「我就在外面蹭射可以嗎?」丈夫貪婪地說。

「耶~不要~」我小聲拒絕丈夫,丈夫想在我兩腿之間來回蹭動,估計他會忍不住插入,我現在下面很乾,也沒想現在和他做愛,「這樣呢?」

「啊。。。」丈夫一下子激動的說不出來,只見我坐在床頭,而丈夫則站在我面前。我右手環抱著丈夫的臀部,左手則抓著丈夫暴怒的陰莖前後擼動著,最關鍵的是我對著丈夫的龜頭,張開了我性感的小嘴,就在距離龜頭幾厘米的地方停住了,仿佛要對丈夫進行口交一樣。

「射我的嘴裡吧~」我眼睛盯著丈夫魅惑地說著,當然因為丈夫帶了保險套,所以實際上並不會真射出來,而丈夫則被我一副淫蕩地樣子完全征服了,隨著的左手越來越快地活塞動作,期間我甚至吐出淫蕩的小舌頭,仿佛要舔變丈夫紅腫的龜頭一樣。

「啊。。啊。。啊。。」沒有幾分鐘,丈夫全身繃緊,陰莖則開始有規律地跳動,只見保險套頭子小突起一下子填滿了乳白色的東西,很明顯丈夫射了。

「舒服了吧~」我收回了我淫蕩的姿態,說「趕緊去清理下,我餓死了。」

「啊。。真舒服啊。。嘿嘿。。謝謝老婆。。」丈夫說著走向了臥室旁的開放式衛生間。

我赤腳踩著臥室柔軟的羊毛地毯輕巧地走到了臥室門口,開了一道很小地門口子,側身鑽出了房間,因為臥室是一個開放式的衛生間,我可不想讓兒子看見丈夫狼狽的樣子。

不出所料,兒子正站在不遠處他自己的房門口,正呆呆地看著他眼前的美母。自然也是和幾分鐘前的丈夫,被我這一套超短的包臀連衣背帶裙勾走了魂。

我對他微微的一個魅笑,邁開腿走到了套房的公共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沖洗我右手上混合的粘液。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在臥室裡面洗,而要出來洗,難道是為了讓兒子看到嗎?

洗完手後,我回到了客廳,臥室裡面傳來了噴淋的水聲,那應該是丈夫正在處理自己狼狽的下體。客廳的兒子坐在了現代樣式的布藝沙發上,抬頭看了我一眼,又低頭看著地板。剛才盯著看,現在又低頭不看,難道我這樣炫耀的行為讓兒子不高興了嗎?

「辰辰,媽媽這衣服好看嗎?」我聲音不大地說,心裡還是不想要丈夫聽到。

兒子看了一眼臥室,似乎也擔心丈夫聽到什麼。

「只要你別吼,你爸爸應該聽不見,這裡的門用的是實木地呢~」我這次猜到了他心思。

「嗯嗯~」兒子羞澀地點頭說,「媽媽太美太性感了~」

「嘿嘿~媽媽可是專門為辰辰挑的哦~我可是好久沒有穿過這麼短的裙子啦~」我低頭看了看我筆直雪白的雙腿說。

「可是。。可是媽媽我。。沒有我達到目標。」兒子沮喪地說。

「是啊,所以你也就只能看看咯~」我嘟著嘴雙手叉腰俏皮地說。

「我真的可以看嗎?」兒子聽我這麼說,突然眼中充滿了希望看著我。

「嘿嘿~你呢雖然沒有打到預定的目標,但是這次考題確實比較不同尋常,你的努力媽媽也感受到了,反正衣服也買了,那你讓你過過眼癮吧~」

兒子聽這麼說,一下子高興的站起來了,小聲地比了一個耶~然後眼睛終於開始大大方方的在我身上游離起來。我看見他一雙大眼睛一下子盯著我飽滿的雙峰,一下子盯著我暴露在空氣里筆直的大長腿,一下子又繞道我後面,看我美臀。

我被他逗樂了,說:「兒子,你別這麼猥瑣行不行啊~」

「媽媽,這衣服好配你啊~」

「哦?那你說怎麼個配法?」

「就是。。就是這些線條都順著媽媽身體變化。。特別顯身材。」兒子指著我衣服的紋路說「可是媽媽你穿這麼點出去不會走光嗎?之前媽媽的在家裡給我看的裙子都沒這麼短,一坐下去。。坐下去就走光了。。」

「你個小色鬼~」我深處手指頭點了一下兒子的腦門,「那是媽媽配合你。不走光也有不走光的坐法,你看~」

說著我走到了沙發旁,左右腿一擺動交叉站立,一雙豐滿的大腿一下子撞到了一起。雙手伸到屁股後面,輕輕拉的裙擺,然後緩緩坐了下去。兒子在旁邊看的呆了,吞了吞口水,說:「真。。真的沒走光哎~」

「切~知道媽媽多配合你了吧~等下出門在帶一個防風衣,往腿上一蓋,更加安全了~」

「媽媽~你的腿真好看~不穿絲襪高跟也好看~」兒子突然說,「媽媽你穿了安全褲那?」

「你覺得呢?」我眯著眼睛弱弱地說。

兒子聽我這麼一說,挺前一步向我緊夾的雙腿伸來,似乎是打算掰開看個明白。

啪~我起手拍落了兒子伸過來地手。

「剛才說了就讓你看看的,動手動腳的。」我說,「乖乖地給老娘坐下。」

兒子乖乖地聽我指揮,坐在了我旁邊沙發,坐下後兩腿之間的小帳篷一下子立了起來,我看著兒子藏在褲子下面不大的性器,捂嘴一笑,「小屁孩兒~」

「媽媽,爸爸呢?」兒子似乎已經習慣在我面前有生理反應的情況。

「爸爸清洗一下就出來了。」

「清。。清洗哪裡啊?」兒子小聲問。

「那裡啊~」我媚笑著指著兒子下體說著。

「啊?你。。你們剛才在幹嘛啊?我。。我聽見媽媽叫了一聲就出來看看。」

「還能幹嘛啊?你爸爸和你一樣,看我穿成這樣也激動的不得了,那我只能幫他處理一下咯~」我邊說著,左手在空中上下擼動比划著。

「。。。。」兒子低頭紅著臉猶豫了一下,正準備說什麼,主臥的門突然開了,丈夫顯然已經整理完畢了。

「走吧走吧~~」他雀躍的說。

「OK~」我回應道。

「我。。我不去了,我不餓,而且我想搞下學習。。總結下這次考試的問題。」兒子說。

「喲~這麼努力啊~」丈夫驚奇道。

「哎~也行也行~你在酒店呆著吧~」我說,雖然不知道兒子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出門吃東西,但是想到之後旅遊行程的安排,可能後面都沒有時間靜心學習了,他這麼做我還挺高興的。

外出覓食的還有一同來的7個同事和家屬,我這一身打扮自然成了丈夫那些男同事的視覺中心,一雙雙色迷迷的眼睛我在身上轉來轉去,丈夫則顯得特別開心。我們找了一家附近的夜宵店,點了一大桌海鮮夜宵,這種情況下啤酒自然是少不了,我沒喝,但是丈夫和同事一下子就來勁了。我沒理他們,自顧自地填肚子。吃完了我便先行離開了。似乎我覺得自己的美麗只有兒子才有資格欣賞,對於別人我都興趣不大。再說我也實在討厭丈夫拼酒的樣子,雖然海鮮很好吃,但是我還是決定眼不見為快,先走了。

回到酒店房間,兒子聽到我的開門聲,從臥室走了出來,似乎是洗過澡了,兒子光著膀子,穿著一個大褲衩,赤裸的上半身雖然沒有什麼肌肉,但是還算是比較勻稱。

「媽媽,你怎麼就回來了。」他問道。

「我吃飽了,你爸還要在那邊喝酒,我懶得等他,先回來了。」我邊說變換鞋子。

「哦哦,媽我寫了一個考後計劃,你要看下嗎?」兒子說。

「哦?拿來看看唄~」我走到了套房的小沙發旁,撤腿坐在了地毯上。

「嗯,我去拿。」兒子快步回臥室拿了一個筆記本,走過來遞給我。

「我看看~」我低頭一看,裡面滿滿寫滿了一頁,欣慰地一笑,「行啊你~這第一條就很好啊,你做題時間是要控制下。往後初三地難度更加大,每部分題目都是需要在核定時間完成的。」

「是的,我發現了,這次考試稍微難一些,我就被完全打斷了,雖然現在具體成績沒出來,但是這些東西倒是可以計劃下。」兒子說。

「有成長呀~不錯不錯~」我稱讚道。

「嘿嘿,我有個好老師嘛~媽媽喝水嗎?」兒子問道。

「嗯~溫地哦~」我說。

不一會兒,兒子就回來了,只是並沒有遞水給我,我聽到我身後地腳步聲在我不遠處停住了。這是因為一定是因為我現在的姿勢,我改變了剛才的姿勢,整個人上半身趴在了沙發上,雙手支著看著兒子的計劃,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我的膝蓋跪在地毯上,而一對肥大蜜桃臀則挺著,正對著兒子。我有意的向後撅著,寬大的臀胯自然地把這兩超短裙頂開了,一半以上地肉臀露了出來,而裙邊非常配合地在我臀型一圈包一圈邊,性感又精緻。兩瓣保滿的臀瓣擠在一個,中間則是一條很窄的白色蕾絲內褲的褲襠,我緩緩地用讓人不太察覺地幅度擺動著屁股,兒子呆呆地站在後面,我估計他現在一定看的流口水了吧。

「咳~咳~」我咳嗽了一聲,「口好渴啊~」

「哦哦~媽媽水~」兒子恍然大悟,動身走過來,遞水過來。

我喝了一大開口,有深意地說「好看嗎?」

「嗯。。好。。好看。」兒子小聲說。

「哼~」我嘟著嘴,看著計劃說「計劃我大概看了一邊,寫的挺好,等成績出來了,咱們再深化一下。」

「嗯,好的媽媽。」兒子答應道。

「腳好酸啊,辰辰來幫媽媽按下腳~」我說著放下了兒子地筆記本,起身來躺在了沙發上,「按腳哦~可別到處亂摸~」

「知。。知道了媽媽。」兒子答應。

他移到我腳邊,伸出小手,開始捏我的小腳。

「嗯。。用力些。。」兒子的小手仿佛有魔力一般,一處碰到我的小腳,就讓我有很預約的感覺。

兒子的手規矩在我的小腳上捏來捏去,眼睛則不規矩,一直瞟著沿著我美腿,直向上,看著我兩腿之間。我這個姿勢可以說是對他中門大開了,雖然雙腿緊閉,但是因為這是超短裙,所以白色蕾絲內褲的前擋正對著兒子方向,他可說是一覽無餘。兒子看著津津有味,口水一口吞了一口。

「媽,你這內褲真好看~」兒子突然開口說。

「哦?怎麼好看呢?小色狼。。」我嫵媚地笑著問,

「就是。。就是上面還有一層白色地花紋,還是對稱的。」兒子說,眼睛則一直看著,「我猜這一定是一條鏤空的花紋。」

「什麼鏤空啊?」我笑著說。

「就是媽媽那裡。。那裡有雙層的,但是其他地方一定是鏤空的。。」兒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那裡?哪裡啊?」我調戲兒子道。

「就是。。就是那裡。」兒子似乎不知道說什麼。

「那裡是哪裡啊?」我笑著說,「生物老師沒交你們嗎?」

「我。。我不知道。。」兒子說。

「你那裡叫啥?」我伸出修長的食指指著兒子因為勃起而頂起褲子的性器。

「嗯。。雞雞。。」兒子臉紅了,更加不好意思了。

「學名。。你個小白痴。。哈哈。。」我被兒子逗樂了。

「嗯。。我不知道。。」兒子很苦惱。

「你知道的。。你想想。」我微笑著說。

「哦。。我想起了,叫陰莖。。」兒子突然說。

「對嘛。。生物白上了。。那媽媽這裡呢?」我說。

「我不知道。。」兒子抓著頭說。

「這樣。。我給你提個醒。。也叫陰。。」我臉紅的說,說完感到兩腿之間一緊,有種別樣的快感。

「嗯。。我想想。。」兒子似乎努力想著。

「想到了媽媽給你看看後面鏤空的部分哦~」我嬌羞著說。

「我。。我知道了。。叫陰部。。」兒子突然又說,他說出陰部兩個的時候,我下身又是一緊,一股暖潮推來。

「算你上課還聽了。。」我說完優雅慵懶地扭轉了身體,由原來的正躺在沙發上,轉成了側躺。右手則緩緩把連衣裙全部拉到了腰間,整個豐滿地臀部暴露在了空氣中,兒子則是看的呆了。之間雪白飽滿地臀瓣被一條精緻地鏤空白色蕾絲三角褲包裹著。這兩三角褲是半包邊設計,內褲的花邊剛好在臀部最為挺翹的線條上,完美地展現我的蜜桃臀。透過內褲的鏤空區域,則可以看到一條誘人犯罪的臀溝,一切美麗隨著內褲線條,中間在我緊夾的兩腿之間,那裡已經是潮濕無比了,那是是兒子剛才說的陰部。

「好看嗎?」我嫵媚地說。

「好性感。。」兒子吞著口水說。

「本來就是買給你的。」我俏皮地說。

「可是。。可是我不是沒有考好嗎。。」兒子說,眼睛則仍然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白色蕾絲內褲包裹地蜜桃臀。

「所以你只能看看咯~」我笑著說。

「那我要是考好可以幹什麼啊?」兒子興奮地說。

「可以干很多事~~」我有深意地說著。

「媽媽。。我下面好漲啊。。」兒子難受地說著。

「哈哈。。有多漲啊?」我帶些小興奮地說。

「好漲好漲的。」兒子繼續說。

「媽媽檢查下~」我說著起身,趴開腿,一屁股在做了地毯上,雙手抬起一拉,就把兒子地褲衩整個拉了下來,兒子勃起的陰莖一下子彈了出來。只見一拳稀疏的陰毛包裹下,一根不是很粗的,但是從其90°立起的角度就知道是已經充分充血的性器官正直勾勾地對著我。還是和上次一樣,整個龜頭大部分還是被包皮包裹著,但是透過稚嫩地包皮,我已經可以清晰地看見底下一條條明顯的青筋了,而之前馬眼區域則是暴露在空氣里,上面布滿了晶瑩剔透地前列腺液,一塊很小區域地冠狀體露了出來,而這一小部分和兒子其他被包皮包裹的區域不協調地更加腫脹,我感受到兒子要是沒這個包皮地束縛,恐怕這個小傢伙要比現在大的多。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兒子的陰莖,我盯著看了好久,我也發現我兩腿之間濕了一小片。

「媽媽。。你可以幫我摸摸嗎?」兒子小聲說。

「可以啊~那麼~你想~要媽媽摸哪裡呢~?」我迷離地回應著兒子。

「媽媽可以摸下我的陰莖嗎?」兒子似乎知道我要什麼答案。

「可以~」說著我伸出了我修長的食指,向兒子勃起的陰莖探去。

「啊。。」隨著我觸碰到兒子下體,兒子叫了一聲。

「這個叫陰莖。」我說著,手指沿著兒子陰莖從最上端靠近龜頭的區域,一直緩緩地滑向睪丸方向。先是陰莖地左側,然後是右側,最後是中間,三趟來回後,我感到兒子整個下體已經開始激動地跳動了,我嫣然一笑「忍住哦,要是射了,可就沒得摸了哦~」

「嗯。。啊。。嗯。。」兒子點頭,「媽媽可以摸下我的龜頭嗎?」

「可以~」說著我繼續用我的食指,挪到了兒子頂端露出來來的龜頭區域。

這裡早已被晶瑩剔透地前列腺液布滿了,我沿著兒子包皮邊緣,順時針緩緩的轉動著,一直轉向中心的馬眼。

「啊。。啊。。啊。。」兒子激動的喘著,「媽媽。。媽媽。。」

「怎麼了~我的小寶貝~」我嘴裡說著,手上繼續繞著圈圈。

「我。。我要。。要。。射。。」

「不准射~媽媽還沒玩夠呢~」我說著停止了手指繞圈的動作,一把抓住了兒子陰莖的中部,這樣果然讓兒子緩了一下。

「哦。。哦。。好些了。。媽媽你好厲害啊。。」兒子說。

「哼~說還想要媽媽摸哪裡?」我嫵媚地問。

「額。。額。。我。。我不知道。。」似乎兒子已經不知道說什麼。

「睪丸?」我說著,用右手抓住了兒子兩個睪丸。兒子睪丸真的算大的,比丈夫的還要大,抓在手裡更加感覺明顯。我用手溫柔的揉動著兒子的兩個睪丸,仿佛兩個保健球一樣。

「啊。。好。。好。。好……舒服啊。。」兒子忍不住說道。

叮咚~~這時候房門鈴突然響了,「我回來了~~~」丈夫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兒子嚇得一抖,就準備轉身走。我用力抓住了兒子的陰莖,不準兒子跑開,說「去哪兒呢?我們還沒結束呢~」

「可是。。爸爸回來了。。」兒子小聲說。

「他又沒透視眼~他知道我們在幹嘛嗎?」我嫵媚地說,手放輕鬆了些,生怕爪痛了兒子。

「媽。。媽媽。。我。。」

「嘿嘿。。媽媽幫你擼出來。。」我興奮地小聲說著,只見我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成環狀,套住了兒子的陰莖中部,右手做平掌樣子,用掌心保住了兒子滿是前列腺液的龜頭區域。然後左手上下套弄著,右手則順時針打著圈。上下其手,雙管齊下,從來沒有被這麼刺激過的兒子這下再也忍不住了,就算丈夫敲門聲在耳邊想起,也完全投入到我的愛撫當中,只過了十來秒的時間,就全身緊繃起來,我感到手掌一股衝擊迎來。

「啊。。。」兒子似乎也不管門外的丈夫是不是聽得到,叫了出來。

一股股新鮮濃密的精液射在我的右手掌心,我著實沒想到有這麼多,它們順著我手掌,又滴到了兒子兩腿間,還有很多直接灑到了地毯上,而我也不想打擾兒子著美妙的高潮時刻,任由精液肆意。空氣全是色情的味道。

也許有一分鐘的時間,兒子算是緩過來了。

「媽。。媽。。這到處都是啊。。」兒子低頭看著下身一片狼藉的樣子。

「臭小子。。。射這麼多。。。」我俏皮地說。

「我。。這下怎麼辦啊。。」兒子有些慌不擇路。

「你去洗手間洗澡吧,這裡用褲子擋下把先。。」我說著簡單蓋了下。

兒子說著小跑去了公衛,我則起身去了門口。

「怎麼這麼久啊~」開門後我看到了滿臉酒氣地丈夫,顯然他喝了不少。說完就搖搖擺擺地走向主臥,也不等我回話,也完全沒有看都沒看客廳地毯上隨意被覆蓋的兩灘淫液。其實我知道丈夫回來估計有些微醉,不會注意那麼多,沒想到他喝了這麼多,本來想好了一些應對之策的,結果反正用不上了,心裡卻有些小失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