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2) 作者:Brassica

.

【子不语】

作者:Brassica2021年5月2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二章(魔道修士的后宫之路)

二人跑出竹屋,却感到一阵骇人的灵压袭来,只见屋顶上,一位女冠身着白衣,腰佩长剑,眼神冰冷如水,虽没有任何动作,但身上筑基后期的威压已让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看来我来得正好啊,你们跑什么呀?”,白衣女冠说到,“敢对我的徒弟下手,不知二位是自认神通过人,还是有了不得的靠山,可以不把我回音谷放在眼里了呢?”

回音谷!永年岛三大宗之一,虽然门中多为女子,但所传承的功法回音诀奇妙无比,实力更是凌驾于其他两派之上,堪称永宁岛第一宗门。

得知徐妙梦竟已拜在回音谷门下,二人心中暗暗叫苦,正欲分辨两句,却见那白衣女冠眼中寒光一闪,拔剑刺向段安,段安急忙闪躲,却发现自己在骇人的灵压下几乎不能动弹!

段安正闭目待死,却听到巨大的“铛”一声。睁眼一看,陆阳已站在他身前,手臂上浮现出几道黑色的痕迹,竟然赤手空拳接住了白衣女冠的一击。

白衣女冠见自己的攻击竟被一名炼气修士挡住,倒也呆了片刻。陆阳赶忙抓住段安,一手扔出一张符箓,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阵风,消失在天边。

白衣女冠看着二人逃走,没有追杀,眼中却露出贪婪的光芒,口中喃喃道:“炼体术,是落虹宗的炼体术。”

另一边,符箓的效果很快消散,但两人已遁出几十里外,刚停下来,段安惊喜地问道:“师兄,你刚刚挡住她的那一下,是已经练成落虹诀第一重了吗?”

陆阳苦笑道:“怎么可能,落虹诀第一重要筑基修士才可以修炼,我不过修习了其中的炼体部分罢了,而且一个时辰之内,炼体之术只能激发一次,不然肉身就承受不住,不然我刚刚又为何要用师父赐下的风遁符逃命?”

落虹诀,正是落虹宗祖上传下的功法之最,从筑基期到化神期共四重,更是罕见的法体双修功法,修炼有成之后同阶修士罕见敌手!

陆阳想了想,又道:“我们这回惹出了大祸,师父交代的东西是凑不齐了,好在师父尚有其他几味灵药未成熟,炼丹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先回宗门躲上一阵子。”段安正担心那白衣女冠追杀,立刻答应了。

落虹宗衰弱以后,因担心正道的追杀,将宗门设在一处隐秘之地,二人隐下身形,悄悄回到了宗门,向雨鹤道人禀告了情况。

雨鹤道人听完二人的讲述,道:“既然如此,此事倒怪不得你们,那白衣女冠,可是用剑?”二人点头答应。雨鹤道人脸上浮现出迷惑,道:“白衣女冠,筑基后期修为,自称回音谷修士,又是用剑,莫非是那位妙音仙子。不对啊,妙音以遁术见长,若是得罪了她,你们即使用了风遁符,又怎么可能逃…”话未说完,雨鹤道人突然发现了什么,伸手向段安的衣角抓了一把,手伸回来时,手上已多了一张扭动着的纸人。

段安大骇:“这…这可是回音谷炼制的用于追踪的纸人?弟子无能,请师父责罚。”

雨鹤道人叹息,道:“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此地多半已经暴露。陆阳,你与血焰门的修士相熟,你速去血焰门求援,就说我愿意以三种祖上所传秘术相赠。”

血焰门乃永宁岛三大宗门中唯一一个魔道宗门,但底蕴尚不及已经衰弱的落虹宗深厚,这笔交易乃是双赢。陆阳心中一宽,答到:“是,师父。”正向外走去,却听到外面传来喊叫:“你们这些魔门贼子,总算被我们找到了。乖乖投降,自己废去修为,饶你们不死!不然,我们回音谷今天便除魔卫道!”说完,护宗法阵便传来被攻击的声音,竟然有四名筑基修士携十几名炼气修士前来。

陆阳脸色顿时发白,“师父,现在怎么办?”雨鹤道人打量了一会儿两个徒弟,露出奇怪的神色,道:“跟我来。”说着走到一旁,打开了一道暗门,露出一条长长的阶梯。

陆阳和段安二人心中疑惑,但还是跟着走了下去。走了约有一分钟,终于看见阶梯尽头的一间小房间中摆放着一座法阵。陆阳看了一眼法阵,忍不住叫到:“这…这可是远距离的传送法阵?”

远距离传送法阵只用于岛和岛之间的传送,永宁岛修士被围绕在海边的妖兽困在岛上如此九,便是因为数千年前岛内唯一的传送法阵被意外摧毁。三大宗门千年来无数次尝试重建法阵未果,但已经衰弱不堪的落虹宗,居然保留有一座跨岛传送阵!

雨鹤道人站上法阵,招呼二人一起站上来,又掏出两块令牌状法器,交给两个弟子,道:“这是传送令,我激发法阵后,你们往其中注入法力即可。”说完,便掐了一个法诀,传送阵逐渐发出光芒。

陆阳心中却迷惑不解,师父既然有这个传送阵,多年来又何必待在岛上?他自己手中,为何不拿传送令?跨岛传送阵也不是什么巨型传送阵,又为何要用传送令?正思索著,却听到身边一声惨叫,只见段安的身体像被吸干了一般迅速干瘪下去,转眼间就成了一具干尸。

陆阳大悟,激发传送阵需要中阶灵石,雨鹤道人竟然打算血祭两个弟子,以开启传送阵,难怪他从未提起这个传送阵。回头一看,雨鹤道人的身体也迅速干瘪著,口中似乎想喊些什么,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最终也倒了下去。

血祭未成,雨鹤道人也遭到反噬而死!

一转眼,身边两人都已死去,陆阳感叹不已。此时,吸收了两名修士精血的传送阵终于被激发,一阵空间波动散发开。就在这时,一个白色身影从阶梯上冲过来,一道剑气向陆阳刺去。

护宗阵法无人主持,已经被攻破。正是妙音仙子看到陆阳站在传送阵中,急忙发动的攻击。陆阳赶紧一躲,剑气正击在传送阵上,传送阵应声破裂,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袭来,其余追下来的三名回音谷修士只看到眼前一晃,陆阳和妙音仙子均已不见,只留下一个破碎的传送阵。

良久,陆阳在一个密室中醒来。身边是一座已经一样的传送法阵。陆阳检查片刻,发现另一半的传送阵已彻底损坏,这边的也就失去了作用。又不由得苦笑:“反正也回不去了,考虑这个有何用?”

走出密室,陆阳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处遗址,此地的禁制显然也与自己所学相似,显然是落虹宗昔年的一处深处地下的道场。正欲打开大门,却不由得皱眉。虽然能掌握这里的禁制,但这处大门已被封锁,打开大门所需要的法力,却是筑基修士级别的。

站在门前苦思良久,陆阳想不出任何办法。“罢了,去别的房间看看,或许有机缘能让我进阶筑基。”

一连探索了道场中的几间房间,陆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此处的道场显然已被废弃许久,每一间房间都空荡荡的。站着最后一间房间前,陆阳叹了口气,若是这间房间中没有东西,自己刚刚逃出生天,竟然又要被困死在自己宗门的遗址中。

打开房门,却见顶上垂下两根锁链,缠绕在一名白衣女子手上,将她吊在屋顶上。女子伸直两条纤细的腿,脚尖刚刚沾地,努力缓解着手腕上的疼痛。但身上已经香汗淋漓,显然正在被痛苦折磨著。女子前面不远处摆放着一座雕像,雕像旁一枚玉简散发着微光。

陆阳走近一看,那白衣女子,正是妙音仙子。显然是和自己传送到不同的房间,又不小心触发禁制被压制住全身法力,束缚在了这边。

妙音见到陆阳,眼中闪过一道杀意,但明白此时攻守之势已经改变,便闭上眼睛,扭过头去。

陆阳此时也无力嘲笑妙音仙子,若是能找到一枚筑基丹,自己倒是可以因祸得福,但如今只找到一份玉简,便是有逆天的功法秘术,也是无用。但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陆阳还是拿起玉简,查看起其中的内容。

过了一柱香时间,陆阳放下玉简,满是无奈。玉简中竟是落虹宗一位上古修士留下的衣钵。但玉简中下了禁制,自己修为,不过只能看到前几页内容。虽然其中记载了进阶筑基期的宝贵经验,但自己缺少筑基丹,还是毫无用处。

“哈哈哈哈,小子,没想到你也会被困在这里吧。”妙音仙子看到陆阳的神色,已猜出大概的情况,“告诉我破解此地禁制的方法,我答应不对你出手,不然,你就等著被困死在这里吧。”

筑基修士可吸收天地灵气生存,妙音仙子虽然被控制在这里,性命却是无虞。而陆阳却免不了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深知解开妙音仙子身上的禁制后,自己性命全在她一念之间,陆阳没有理会,又拿起玉简。

“若是能找到短时间提升修为的秘术,倒也可以试试。”

魔门有不少消耗精血甚至寿命,短时间提升修为的秘术。但陆阳所知的秘术,没有一个能够将自己升到筑基修为的。但玉简中记载有不少秘术,或许能找到一二,离开此地。

“九邪燃魂术…不行,这个需要筑基期才能施展,血魇大法…不行,这个需要炼制丹药才能激发…七绝御女术…等等,这个有用。”陆阳查看到一半,惊喜道。

七绝御女术,乃一门霸道至极的采补功法,在女子高潮时心神失守的时候施展,有多种不同的变化。其中之一,正是吸收女子的修为,若是女子修为高于自己,甚至能借此突破瓶颈。

炼气修士突破筑基瓶颈,正是因为自身修为不够洗涤全身经脉,需要借助筑基丹的药力。但若是有这门秘术,自己身边这位妙音仙子,岂不是一枚活着的筑基丹?

陆阳转身上下打量著妙音仙子,妙音感到他的目光不善,怒道:“小贼,你想干什么!”

“嘿嘿,反正早晚要被困死在这里,不如,我和仙子在此快活一下。”陆阳不敢让妙音知道自己的目的,一边向她走去,一边淫笑道。

“撕拉”一声,陆阳随手撕开了妙音仙子的衣服,曼妙的身姿一览无遗。妙音仙子虽然不及徐妙梦美貌,但容貌秀气,身材亦是凹凸有致。

“要高潮时才有效,便宜你了。”陆阳心中暗道,从储物袋掏出极乐散,轻轻涂抹在妙音仙子的私处,又布下合欢阵旗,挑拨著妙音仙子的欲望。

“小贼,你要对我做什么!”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敏感,妙音仙子惊道。

“哈哈,这些可是好东西,仙子很快就知道当女人的快乐了。”陆阳绕到妙音仙子身后,双手握住她的玉峰,舌头轻轻探进她的耳朵。

“嗯乎,乎啊、啊…”妙音仙子面对经验丰富的魔门弟子手段,又怎能受的住。顿时娇喘连连。

“小贼,你敢,呀…辱我,我一定要把你…把你…嗯、啊啊啊”

妙音说到一半,陆阳用手指夹住她娇嫩的乳头,轻轻揉捏著。妙音只觉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自己的全身传来,顿时娇躯一软。

“仙子不要着急,这还刚刚开始。”陆阳的左手继续把玩着妙音的玉乳,另一只手探到妙音的蜜穴处,将一根手指慢慢伸入,发现妙音的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仙子的下面,怎么湿成这样了啊?”陆阳在妙音耳边说道。

“小贼…你休要辱我,我他日必将你…啊、嗯啊啊啊…”

妙音话未说完,陆阳的一根手指在阴蒂上一按,妙音瞬间忍耐不住,发出尖叫。

“哈哈,仙子怎么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陆阳大笑道。但深知药效对筑基修士难以持久,也不再玩弄,便解开衣服,掏出硕大的肉棒,在妙音的花穴外磨蹭著。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进去。”妙音此时害怕起来,求饶道。

陆阳自然没有理会,腰部向上一挺,巨大的肉棒毫不留情地直插进去,挺进花径深处。

“嗯…哈、嗯”妙音闷哼一声,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舒服…”在药力和法阵的作用下,破处的痛苦转化为激烈的快感,刺激著妙音仙子的每一根神经。

“仙子,你叫得很大声啊。”陆阳舔著妙音的耳垂,一边大力揉捏著妙音的玉峰,一边缓缓抽插起来。

奇异的感觉从身上各处传来,下身销魂蚀骨的快感更是不断增强。妙音很快就被肏得神魂颠倒。

“呼啊…嗯…嗯…不可能…为什么…怎么舒服…”妙音喃喃道。身体却已经在逐渐迎合陆阳的抽插。

陆阳见到妙音渐入佳境,握住她的蛮腰,快速抽插起来。娇嫩的花房美肉颤动着,妙音这个刚刚破处的女子如荡妇般大声淫叫着。

在极致的缠绵之乐中,妙音突然清醒过来,“不行…这个人是魔门的贼子…我不能…嗯啊…不能屈服于他…”默念起心法法诀。

陆阳看到妙音脸上的潮红褪去,已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有了计策。于是突然停下动作,握紧妙音的纤细腰身,道:“仙子想来很想要我落虹宗的炼体功法吧,不如,在下这就给仙子看看。”

说完,陆阳运起落虹诀第一重的炼体之术,肉棒顿时变得坚硬无比。妙音感到事情不妙,但还没做出反应,陆阳就以刚刚数倍的速度抽插起来。

妙音只觉得下身的快感一波一波叠加著,刚刚稳住的道心瞬间破碎,只感到从未这么快活过。依靠本能大声呻吟著。

“~~~~啊、呼、呀啊啊啊,阿…我…我已经…”

快感一阵一阵叠加,妙音心中再无一点别的东西,浑身一颤,小穴连续收缩,淫水不停洒出,在人生第一次高潮中晕了过去。

这时陆阳运起七绝御女术,猛干几下,精液喷射而出,全部射入小穴的最深处。

七绝御女术运转,陆阳只觉得一阵烈火般的法力传入经脉,全身灼热的火辣感。人立刻神志不清,晕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陆阳从昏迷中醒过来。刚查看自己的修为,却是一惊。

“我居然已经…突破筑基中期了?”法力运转片刻,陆阳才终于确定,自己不仅成功筑基,还一举突破了中期瓶颈。“炼体术的第一重也已经大成,即使筑基后期也可一战了。”

回过头,妙音仙子仍被锁链束缚著,尚没有醒来,身上气息微弱,已经只有炼气期修为。陆阳此时已经能掌握此地的禁制,随手一挥,捆在妙音仙子手腕上的锁链应声解开。妙音重重摔在地上。

法力的压制被解开,妙音也终于悠悠地醒过来。看到陆阳站在自己身前,顾不得身上被撕开的衣服,眼中一道寒光闪过,拔出长剑向陆阳刺去。

妙音仙子正打算一剑将这个玷污了自己的人杀死,却看见陆阳不紧不慢地打出一道风刃,自己的长剑竟然像玩具一般被折断。

“这…怎么可能!”妙音仙子这时才发现,陆阳居然已经是筑基修为,而自己的境界却跌至炼气期,顿时百念皆灰。

“那还有多多感谢仙子您了,”陆阳微笑道,“想必刚刚仙子还没有尽兴吧,不如我们再好好玩玩?”

妙音仙子脸色大变,“不要…不要!”,丢下剑向外跑去。陆阳看着妙音仙子的身影,随手打了个响指,几道锁链从屋顶伸下,捆住妙音仙子的手腕,将她悬空吊起,又有两道锁链缠绕在她的脚上,将她两腿张开,形成M字形,让她的私处暴露无遗。

“我还是喜欢仙子这个样子呢。”陆阳脱下青袍,向妙音走来,妙音惊恐地看着这个男子,眼泪无声地滴下,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仙子不惜带人追杀到我的宗门,想必对本门的秘术很感兴趣,在下这就让仙子好好体验一下。”陆阳再次布下合欢阵旗,“这个是在下炼制的阵旗,可惜以在下之前的修为,没能让仙子好好感受一下。现在在下侥幸突破筑基,倒是可以彻底发挥此阵的威力了。据说能让三贞九烈的女子都变成淫娃呢。”

陆阳激发阵旗,又道:“极乐散刚刚仙子已经体验过了,想来药效还没过,仙子可以再好好感受一下。不过更主要的是,在下现在可以不受限制地运用炼体之术,希望不会让仙子失望呢。”

合欢阵激发,妙音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堪,脸上泛起潮红。蜜穴的淫水更是已经滴在地上。陆阳满意地看着妙音扭动着凹凸有致的身躯。运起落虹诀炼体术,双手握住妙音的玉乳,将肉棒插入她泥泞不堪的小穴,粗暴地大力抽插著。

“呼…唔,哈…伊…啊,哈…”双腿被打开,肉棒插入更深的感觉让妙音倒吸一口气,小穴的肉壁猛地收紧,将肉棒牢牢夹住。

“哈哈,仙子你夹得可真紧啊。”陆阳一边挺枪在深处抽插,一边不忘用指尖来回刺激妙音的乳头。

按耐不住的快感和强烈的刺激让妙音双眼翻白,被锁链束缚的娇躯不停地扭动痉挛。竟是马上要达到高潮。

“哈啊…嗯啊…要…要去了。”在销魂的快感中,妙音放肆地大叫着。

这时,陆阳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刚刚被推到高潮边缘的妙梦只觉得下身无比空虚,双眼露出恳求的神色,看着陆阳。

陆阳淫笑道:“哈哈,没想到回音谷的修士,居然是如此的淫娃荡妇。”说着拿出一片玉简,“仙子刚刚的表现,我可全都记在这里了呢。”说着打了个法诀,妙音的淫荡表现像影像般浮现。

妙音看到自己的表现,心神恍惚,她今日遭到巨变,境界跌落,道心破碎,在药力和法阵的催化下,终于失去了神志。

“请…请再插我…再、用力点,想怎么样对我都可以…”

陆阳大笑,狂暴地抽插起来,妙音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只要,嗯啊,再这样被蹂,哼啊,被揉虐…再用力点…”

“啊…呼…嗯嗯,请射进来…射进妙音的小穴里。”在持续的抽插下,妙音双眼失神,扭动着身躯接受着每一次冲击。

“哈哈,在下自然会让仙子满意的。”肉棒顶至深处,吐出大量的精液。一股热流直射进妙音的子宫,竟然使她的小腹微微隆起。

“啊…啊,射了…射了好多…好舒服”内射的快感直接让妙音到达了极乐的高潮,娇躯疯狂地扭动着,像是要留住这一刻的快感。

“看来仙子还没有满足呢。”陆阳淫笑道,刚刚射完精的肉棒竟然没有一点软下来的迹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七绝御女术的第二种变化,吸收女子的法力甚至生命力,以补充男子消耗的精力。在这种逆天采补功法的加持下,陆阳的战斗力几乎无穷无尽!

“还要…不要…不要停下来。”沉沦在快感中的妙音仙子痴痴地回答道。陆阳也毫不客气,锁链把妙音的腿分得更开,手上的力量几乎要把妙音的玉峰捏爆,每一次的抽插都直抵花心…

转眼四五个时辰过去,妙音的身上已沾满精液,身下更是积起一大滩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白浊的液体止不住地从蜜穴流出。身上的气息微弱至极,显然已经被榨干了生命力,口中却还喃喃道:“还要…不要停…”

陆阳抽出肉棒,解开锁链,让妙音跪趴在地,把肉棒塞进她的嘴里。妙音主动地吮吸著,仿佛是无上的美味。不一会儿就把肉棒舔得干干净净。陆阳披上青袍,吩咐道:“把地上给我收拾干净。”妙音听话地趴下,用舌头舔着地上的白浊液体。看着先前不可一世的白衣女冠像母狗般屈服在自己身下,又想起自己的宗门几乎因她而亡,陆阳心中痛快无比。

“榨干了这个贱人,就到了筑基后期瓶颈,可惜这种吸取修为的方法对结丹瓶颈无用。”陆阳感受着身上磅礴的法力,感叹道,“不知现在的风刃术有什么威力。这个贱人看来也活不了多久了,就拿她试试吧。”

低头看到妙音仙子正撅著屁股,专心地舔着地上的淫水。陆阳不由得大笑,右手掐一法诀,几道迅捷无比的风刃打出,直接将妙音仙子切成了肉沫。

“哈哈,筑基修为果然不一样。”陆阳对这个女子自然毫无感情,又扔出一颗火球,把污秽之物烧得干净。便走出了房间。

“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掌握了禁制,又神识大增,陆阳查看起道场的位置。

“也是一个海岛,看来还是在东海。”神识感受到四周的潮声,陆阳叹道。此地正是在一个小岛上开辟的洞穴中。灵脉隐藏在地脉深处,不仅灵气充沛,外面更是难以发现,“不如就先把这里当做洞府修炼一阵子吧,不过奇怪,宗门中竟然以前有这样的好地方,又为什么要搬到永宁岛?”陆阳不经疑惑。

正在这时,宗门的禁制却突然发出一道警报,陆阳猛地睁开眼睛。

有人来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