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 (2) 作者:Brassica

簡體

. book18.org

【子不語】 book18.org

作者:Brassicabook18.org

2021年5月2日獨發於第一會所SIS001 book18.org

第二章(魔道修士的後宮之路) book18.org

二人跑出竹屋,卻感到一陣駭人的靈壓襲來,只見屋頂上,一位女冠身著白衣,腰佩長劍,眼神冰冷如水,雖沒有任何動作,但身上築基後期的威壓已讓兩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book18.org

「看來我來得正好啊,你們跑什麼呀?」,白衣女冠說到,「敢對我的徒弟下手,不知二位是自認神通過人,還是有了不得的靠山,可以不把我迴音谷放在眼裡了呢?」 book18.org

迴音谷!永年島三大宗之一,雖然門中多為女子,但所傳承的功法迴音訣奇妙無比,實力更是凌駕於其他兩派之上,堪稱永寧島第一宗門。 book18.org

得知徐妙夢竟已拜在迴音谷門下,二人心中暗暗叫苦,正欲分辨兩句,卻見那白衣女冠眼中寒光一閃,拔劍刺向段安,段安急忙閃躲,卻發現自己在駭人的靈壓下幾乎不能動彈! book18.org

段安正閉目待死,卻聽到巨大的「鐺」一聲。睜眼一看,陸陽已站在他身前,手臂上浮現出幾道黑色的痕跡,竟然赤手空拳接住了白衣女冠的一擊。 白衣女冠見自己的攻擊竟被一名鍊氣修士擋住,倒也呆了片刻。陸陽趕忙抓住段安,一手扔出一張符籙,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陣風,消失在天邊。 book18.org

白衣女冠看著二人逃走,沒有追殺,眼中卻露出貪婪的光芒,口中喃喃道:「煉體術,是落虹宗的煉體術。」 book18.org

另一邊,符籙的效果很快消散,但兩人已遁出幾十里外,剛停下來,段安驚喜地問道:「師兄,你剛剛擋住她的那一下,是已經練成落虹訣第一重了嗎?」 陸陽苦笑道:「怎麼可能,落虹訣第一重要築基修士才可以修煉,我不過修習了其中的煉體部分罷了,而且一個時辰之內,煉體之術只能激發一次,不然肉身就承受不住,不然我剛剛又為何要用師父賜下的風遁符逃命?」 book18.org

落虹訣,正是落虹宗祖上傳下的功法之最,從築基期到化神期共四重,更是罕見的法體雙修功法,修煉有成之後同階修士罕見敵手! book18.org

陸陽想了想,又道:「我們這回惹出了大禍,師父交代的東西是湊不齊了,好在師父尚有其他幾味靈藥未成熟,煉丹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們還是先回宗門躲上一陣子。」段安正擔心那白衣女冠追殺,立刻答應了。 book18.org

落虹宗衰弱以後,因擔心正道的追殺,將宗門設在一處隱秘之地,二人隱下身形,悄悄回到了宗門,向雨鶴道人稟告了情況。 book18.org

雨鶴道人聽完二人的講述,道:「既然如此,此事倒怪不得你們,那白衣女冠,可是用劍?」二人點頭答應。雨鶴道人臉上浮現出迷惑,道:「白衣女冠,築基後期修為,自稱迴音谷修士,又是用劍,莫非是那位妙音仙子。不對啊,妙音以遁術見長,若是得罪了她,你們即使用了風遁符,又怎麼可能逃…」話未說完,雨鶴道人突然發現了什麼,伸手向段安的衣角抓了一把,手伸回來時,手上已多了一張扭動著的紙人。 book18.org

段安大駭:「這…這可是迴音谷煉製的用於追蹤的紙人?弟子無能,請師父責罰。」 book18.org

雨鶴道人嘆息,道:「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了,此地多半已經暴露。陸陽,你與血焰門的修士相熟,你速去血焰門求援,就說我願意以三種祖上所傳秘術相贈。」 book18.org

血焰門乃永寧島三大宗門中唯一一個魔道宗門,但底蘊尚不及已經衰弱的落虹宗深厚,這筆交易乃是雙贏。陸陽心中一寬,答到:「是,師父。」正向外走去,卻聽到外面傳來喊叫:「你們這些魔門賊子,總算被我們找到了。乖乖投降,自己廢去修為,饒你們不死!不然,我們迴音谷今天便除魔衛道!」說完,護宗法陣便傳來被攻擊的聲音,竟然有四名築基修士攜十幾名鍊氣修士前來。 陸陽臉色頓時發白,「師父,現在怎麼辦?」雨鶴道人打量了一會兒兩個徒弟,露出奇怪的神色,道:「跟我來。」說著走到一旁,打開了一道暗門,露出一條長長的階梯。 book18.org

陸陽和段安二人心中疑惑,但還是跟著走了下去。走了約有一分鐘,終於看見階梯盡頭的一間小房間中擺放著一座法陣。陸陽看了一眼法陣,忍不住叫到:「這…這可是遠距離的傳送法陣?」 book18.org

遠距離傳送法陣只用於島和島之間的傳送,永寧島修士被圍繞在海邊的妖獸困在島上如此九,便是因為數千年前島內唯一的傳送法陣被意外摧毀。三大宗門千年來無數次嘗試重建法陣未果,但已經衰弱不堪的落虹宗,居然保留有一座跨島傳送陣! book18.org

雨鶴道人站上法陣,招呼二人一起站上來,又掏出兩塊令牌狀法器,交給兩個弟子,道:「這是傳送令,我激發法陣後,你們往其中注入法力即可。」說完,便掐了一個法訣,傳送陣逐漸發出光芒。 book18.org

陸陽心中卻迷惑不解,師父既然有這個傳送陣,多年來又何必待在島上?他自己手中,為何不拿傳送令?跨島傳送陣也不是什麼巨型傳送陣,又為何要用傳送令?正思索著,卻聽到身邊一聲慘叫,只見段安的身體像被吸乾了一般迅速干癟下去,轉眼間就成了一具乾屍。 book18.org

陸陽大悟,激發傳送陣需要中階靈石,雨鶴道人竟然打算血祭兩個弟子,以開啟傳送陣,難怪他從未提起這個傳送陣。回頭一看,雨鶴道人的身體也迅速干癟著,口中似乎想喊些什麼,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最終也倒了下去。 血祭未成,雨鶴道人也遭到反噬而死! book18.org

一轉眼,身邊兩人都已死去,陸陽感嘆不已。此時,吸收了兩名修士精血的傳送陣終於被激發,一陣空間波動散發開。就在這時,一個白色身影從階梯上沖過來,一道劍氣向陸陽刺去。 book18.org

護宗陣法無人主持,已經被攻破。正是妙音仙子看到陸陽站在傳送陣中,急忙發動的攻擊。陸陽趕緊一躲,劍氣正擊在傳送陣上,傳送陣應聲破裂,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襲來,其餘追下來的三名迴音谷修士只看到眼前一晃,陸陽和妙音仙子均已不見,只留下一個破碎的傳送陣。 book18.org

良久,陸陽在一個密室中醒來。身邊是一座已經一樣的傳送法陣。陸陽檢查片刻,發現另一半的傳送陣已徹底損壞,這邊的也就失去了作用。又不由得苦笑:「反正也回不去了,考慮這個有何用?」 book18.org

走出密室,陸陽發現這裡似乎是一處遺址,此地的禁制顯然也與自己所學相似,顯然是落虹宗昔年的一處深處地下的道場。正欲打開大門,卻不由得皺眉。雖然能掌握這裡的禁制,但這處大門已被封鎖,打開大門所需要的法力,卻是築基修士級別的。 book18.org

站在門前苦思良久,陸陽想不出任何辦法。「罷了,去別的房間看看,或許有機緣能讓我進階築基。」 book18.org

一連探索了道場中的幾間房間,陸陽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此處的道場顯然已被廢棄許久,每一間房間都空蕩蕩的。站著最後一間房間前,陸陽嘆了口氣,若是這間房間中沒有東西,自己剛剛逃出生天,竟然又要被困死在自己宗門的遺址中。 book18.org

打開房門,卻見頂上垂下兩根鎖鏈,纏繞在一名白衣女子手上,將她吊在屋頂上。女子伸直兩條纖細的腿,腳尖剛剛沾地,努力緩解著手腕上的疼痛。但身上已經香汗淋漓,顯然正在被痛苦折磨著。女子前面不遠處擺放著一座雕像,雕像旁一枚玉簡散發著微光。 book18.org

陸陽走近一看,那白衣女子,正是妙音仙子。顯然是和自己傳送到不同的房間,又不小心觸髮禁制被壓制住全身法力,束縛在了這邊。 book18.org

妙音見到陸陽,眼中閃過一道殺意,但明白此時攻守之勢已經改變,便閉上眼睛,扭過頭去。 book18.org

陸陽此時也無力嘲笑妙音仙子,若是能找到一枚築基丹,自己倒是可以因禍得福,但如今只找到一份玉簡,便是有逆天的功法秘術,也是無用。但抱著最後一點希望,陸陽還是拿起玉簡,查看起其中的內容。 book18.org

過了一柱香時間,陸陽放下玉簡,滿是無奈。玉簡中竟是落虹宗一位上古修士留下的衣缽。但玉簡中下了禁制,自己修為,不過只能看到前幾頁內容。雖然其中記載了進階築基期的寶貴經驗,但自己缺少築基丹,還是毫無用處。 「哈哈哈哈,小子,沒想到你也會被困在這裡吧。」妙音仙子看到陸陽的神色,已猜出大概的情況,「告訴我破解此地禁制的方法,我答應不對你出手,不然,你就等著被困死在這裡吧。」 book18.org

築基修士可吸收天地靈氣生存,妙音仙子雖然被控制在這裡,性命卻是無虞。而陸陽卻免不了被活活餓死在這裡。 book18.org

深知解開妙音仙子身上的禁制後,自己性命全在她一念之間,陸陽沒有理會,又拿起玉簡。 book18.org

「若是能找到短時間提升修為的秘術,倒也可以試試。」 book18.org

魔門有不少消耗精血甚至壽命,短時間提升修為的秘術。但陸陽所知的秘術,沒有一個能夠將自己升到築基修為的。但玉簡中記載有不少秘術,或許能找到一二,離開此地。 book18.org

「九邪燃魂術…不行,這個需要築基期才能施展,血魘大法…不行,這個需要煉製丹藥才能激發…七絕御女術…等等,這個有用。」陸陽查看到一半,驚喜道。 book18.org

七絕御女術,乃一門霸道至極的採補功法,在女子高潮時心神失守的時候施展,有多種不同的變化。其中之一,正是吸收女子的修為,若是女子修為高於自己,甚至能藉此突破瓶頸。 book18.org

鍊氣修士突破築基瓶頸,正是因為自身修為不夠洗滌全身經脈,需要藉助築基丹的藥力。但若是有這門秘術,自己身邊這位妙音仙子,豈不是一枚活著的築基丹? book18.org

陸陽轉身上下打量著妙音仙子,妙音感到他的目光不善,怒道:「小賊,你想幹什麼!」 book18.org

「嘿嘿,反正早晚要被困死在這裡,不如,我和仙子在此快活一下。」陸陽不敢讓妙音知道自己的目的,一邊向她走去,一邊淫笑道。 book18.org

「撕拉」一聲,陸陽隨手撕開了妙音仙子的衣服,曼妙的身姿一覽無遺。妙音仙子雖然不及徐妙夢美貌,但容貌秀氣,身材亦是凹凸有致。 book18.org

「要高潮時才有效,便宜你了。」陸陽心中暗道,從儲物袋掏出極樂散,輕輕塗抹在妙音仙子的私處,又布下合歡陣旗,挑撥著妙音仙子的慾望。 「小賊,你要對我做什麼!」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逐漸變得敏感,妙音仙子驚道。 book18.org

「哈哈,這些可是好東西,仙子很快就知道當女人的快樂了。」陸陽繞到妙音仙子身後,雙手握住她的玉峰,舌頭輕輕探進她的耳朵。 book18.org

「嗯乎,乎啊、啊…」妙音仙子面對經驗豐富的魔門弟子手段,又怎能受的住。頓時嬌喘連連。 book18.org

「小賊,你敢,呀…辱我,我一定要把你…把你…嗯、啊啊啊」 book18.org

妙音說到一半,陸陽用手指夾住她嬌嫩的乳頭,輕輕揉捏著。妙音只覺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從自己的全身傳來,頓時嬌軀一軟。 book18.org

「仙子不要著急,這還剛剛開始。」陸陽的左手繼續把玩著妙音的玉乳,另一隻手探到妙音的蜜穴處,將一根手指慢慢伸入,發現妙音的陰部已經濕得一塌糊塗。「仙子的下面,怎麼濕成這樣了啊?」陸陽在妙音耳邊說道。 book18.org

「小賊…你休要辱我,我他日必將你…啊、嗯啊啊啊…」 book18.org

妙音話未說完,陸陽的一根手指在陰蒂上一按,妙音瞬間忍耐不住,發出尖叫。 book18.org

「哈哈,仙子怎麼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陸陽大笑道。但深知藥效對築基修士難以持久,也不再玩弄,便解開衣服,掏出碩大的肉棒,在妙音的花穴外磨蹭著。 book18.org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進去。」妙音此時害怕起來,求饒道。 book18.org

陸陽自然沒有理會,腰部向上一挺,巨大的肉棒毫不留情地直插進去,挺進花徑深處。 book18.org

「嗯…哈、嗯」妙音悶哼一聲,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book18.org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舒服…」在藥力和法陣的作用下,破處的痛苦轉化為激烈的快感,刺激著妙音仙子的每一根神經。 book18.org

「仙子,你叫得很大聲啊。」陸陽舔著妙音的耳垂,一邊大力揉捏著妙音的玉峰,一邊緩緩抽插起來。 book18.org

奇異的感覺從身上各處傳來,下身銷魂蝕骨的快感更是不斷增強。妙音很快就被肏得神魂顛倒。 book18.org

「呼啊…嗯…嗯…不可能…為什麼…怎麼舒服…」妙音喃喃道。身體卻已經在逐漸迎合陸陽的抽插。 book18.org

陸陽見到妙音漸入佳境,握住她的蠻腰,快速抽插起來。嬌嫩的花房美肉顫動著,妙音這個剛剛破處的女子如蕩婦般大聲淫叫著。 book18.org

在極致的纏綿之樂中,妙音突然清醒過來,「不行…這個人是魔門的賊子…我不能…嗯啊…不能屈服於他…」默念起心法法訣。 book18.org

陸陽看到妙音臉上的潮紅褪去,已明白髮生了什麼,心中有了計策。於是突然停下動作,握緊妙音的纖細腰身,道:「仙子想來很想要我落虹宗的煉體功法吧,不如,在下這就給仙子看看。」 book18.org

說完,陸陽運起落虹訣第一重的煉體之術,肉棒頓時變得堅硬無比。妙音感到事情不妙,但還沒做出反應,陸陽就以剛剛數倍的速度抽插起來。 book18.org

妙音只覺得下身的快感一波一波疊加著,剛剛穩住的道心瞬間破碎,只感到從未這麼快活過。依靠本能大聲呻吟著。 book18.org

「~~~~啊、呼、呀啊啊啊,阿…我…我已經…」 book18.org

快感一陣一陣疊加,妙音心中再無一點別的東西,渾身一顫,小穴連續收縮,淫水不停灑出,在人生第一次高潮中暈了過去。 book18.org

這時陸陽運起七絕御女術,猛干幾下,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入小穴的最深處。 book18.org

七絕御女術運轉,陸陽只覺得一陣烈火般的法力傳入經脈,全身灼熱的火辣感。人立刻神志不清,暈倒在地。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陸陽從昏迷中醒過來。剛查看自己的修為,卻是一驚。 「我居然已經…突破築基中期了?」法力運轉片刻,陸陽才終於確定,自己不僅成功築基,還一舉突破了中期瓶頸。「煉體術的第一重也已經大成,即使築基後期也可一戰了。」 book18.org

回過頭,妙音仙子仍被鎖鏈束縛著,尚沒有醒來,身上氣息微弱,已經只有鍊氣期修為。陸陽此時已經能掌握此地的禁制,隨手一揮,捆在妙音仙子手腕上的鎖鏈應聲解開。妙音重重摔在地上。 book18.org

法力的壓制被解開,妙音也終於悠悠地醒過來。看到陸陽站在自己身前,顧不得身上被撕開的衣服,眼中一道寒光閃過,拔出長劍向陸陽刺去。 book18.org

妙音仙子正打算一劍將這個玷污了自己的人殺死,卻看見陸陽不緊不慢地打出一道風刃,自己的長劍竟然像玩具一般被折斷。 book18.org

「這…怎麼可能!」妙音仙子這時才發現,陸陽居然已經是築基修為,而自己的境界卻跌至鍊氣期,頓時百念皆灰。 book18.org

「那還有多多感謝仙子您了,」陸陽微笑道,「想必剛剛仙子還沒有盡興吧,不如我們再好好玩玩?」 book18.org

妙音仙子臉色大變,「不要…不要!」,丟下劍向外跑去。陸陽看著妙音仙子的身影,隨手打了個響指,幾道鎖鏈從屋頂伸下,捆住妙音仙子的手腕,將她懸空吊起,又有兩道鎖鏈纏繞在她的腳上,將她兩腿張開,形成M字形,讓她的私處暴露無遺。 book18.org

「我還是喜歡仙子這個樣子呢。」陸陽脫下青袍,向妙音走來,妙音驚恐地看著這個男子,眼淚無聲地滴下,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book18.org

「仙子不惜帶人追殺到我的宗門,想必對本門的秘術很感興趣,在下這就讓仙子好好體驗一下。」陸陽再次布下合歡陣旗,「這個是在下煉製的陣旗,可惜以在下之前的修為,沒能讓仙子好好感受一下。現在在下僥倖突破築基,倒是可以徹底發揮此陣的威力了。據說能讓三貞九烈的女子都變成淫娃呢。」 陸陽激發陣旗,又道:「極樂散剛剛仙子已經體驗過了,想來藥效還沒過,仙子可以再好好感受一下。不過更主要的是,在下現在可以不受限制地運用煉體之術,希望不會讓仙子失望呢。」 book18.org

合歡陣激發,妙音只覺得渾身燥熱不堪,臉上泛起潮紅。蜜穴的淫水更是已經滴在地上。陸陽滿意地看著妙音扭動著凹凸有致的身軀。運起落虹訣煉體術,雙手握住妙音的玉乳,將肉棒插入她泥濘不堪的小穴,粗暴地大力抽插著。 「呼…唔,哈…伊…啊,哈…」雙腿被打開,肉棒插入更深的感覺讓妙音倒吸一口氣,小穴的肉壁猛地收緊,將肉棒牢牢夾住。 book18.org

「哈哈,仙子你夾得可真緊啊。」陸陽一邊挺槍在深處抽插,一邊不忘用指尖來回刺激妙音的乳頭。 book18.org

按耐不住的快感和強烈的刺激讓妙音雙眼翻白,被鎖鏈束縛的嬌軀不停地扭動痙攣。竟是馬上要達到高潮。 book18.org

「哈啊…嗯啊…要…要去了。」在銷魂的快感中,妙音放肆地大叫著。 這時,陸陽卻突然停下了動作,剛剛被推到高潮邊緣的妙夢只覺得下身無比空虛,雙眼露出懇求的神色,看著陸陽。 book18.org

陸陽淫笑道:「哈哈,沒想到迴音谷的修士,居然是如此的淫娃蕩婦。」說著拿出一片玉簡,「仙子剛剛的表現,我可全都記在這裡了呢。」說著打了個法訣,妙音的淫蕩表現像影像般浮現。 book18.org

妙音看到自己的表現,心神恍惚,她今日遭到巨變,境界跌落,道心破碎,在藥力和法陣的催化下,終於失去了神志。 book18.org

「請…請再插我…再、用力點,想怎麼樣對我都可以…」 book18.org

陸陽大笑,狂暴地抽插起來,妙音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只要,嗯啊,再這樣被蹂,哼啊,被揉虐…再用力點…」 book18.org

「啊…呼…嗯嗯,請射進來…射進妙音的小穴里。」在持續的抽插下,妙音雙眼失神,扭動著身軀接受著每一次衝擊。 book18.org

「哈哈,在下自然會讓仙子滿意的。」肉棒頂至深處,吐出大量的精液。一股熱流直射進妙音的子宮,竟然使她的小腹微微隆起。 book18.org

「啊…啊,射了…射了好多…好舒服」內射的快感直接讓妙音到達了極樂的高潮,嬌軀瘋狂地扭動著,像是要留住這一刻的快感。 book18.org

「看來仙子還沒有滿足呢。」陸陽淫笑道,剛剛射完精的肉棒竟然沒有一點軟下來的跡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 book18.org

七絕御女術的第二種變化,吸收女子的法力甚至生命力,以補充男子消耗的精力。在這種逆天採補功法的加持下,陸陽的戰鬥力幾乎無窮無盡! book18.org

「還要…不要…不要停下來。」沉淪在快感中的妙音仙子痴痴地回答道。陸陽也毫不客氣,鎖鏈把妙音的腿分得更開,手上的力量幾乎要把妙音的玉峰捏爆,每一次的抽插都直抵花心… book18.org

轉眼四五個時辰過去,妙音的身上已沾滿精液,身下更是積起一大灘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白濁的液體止不住地從蜜穴流出。身上的氣息微弱至極,顯然已經被榨乾了生命力,口中卻還喃喃道:「還要…不要停…」 book18.org

陸陽抽出肉棒,解開鎖鏈,讓妙音跪趴在地,把肉棒塞進她的嘴裡。妙音主動地吮吸著,仿佛是無上的美味。不一會兒就把肉棒舔得乾乾淨淨。陸陽披上青袍,吩咐道:「把地上給我收拾乾淨。」妙音聽話地趴下,用舌頭舔著地上的白濁液體。看著先前不可一世的白衣女冠像母狗般屈服在自己身下,又想起自己的宗門幾乎因她而亡,陸陽心中痛快無比。 book18.org

「榨乾了這個賤人,就到了築基後期瓶頸,可惜這種吸取修為的方法對結丹瓶頸無用。」陸陽感受著身上磅礴的法力,感嘆道,「不知現在的風刃術有什麼威力。這個賤人看來也活不了多久了,就拿她試試吧。」 book18.org

低頭看到妙音仙子正撅著屁股,專心地舔著地上的淫水。陸陽不由得大笑,右手掐一法訣,幾道迅捷無比的風刃打出,直接將妙音仙子切成了肉沫。 「哈哈,築基修為果然不一樣。」陸陽對這個女子自然毫無感情,又扔出一顆火球,把污穢之物燒得乾淨。便走出了房間。 book18.org

「先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掌握了禁制,又神識大增,陸陽查看起道場的位置。 book18.org

「也是一個海島,看來還是在東海。」神識感受到四周的潮聲,陸陽嘆道。此地正是在一個小島上開闢的洞穴中。靈脈隱藏在地脈深處,不僅靈氣充沛,外面更是難以發現,「不如就先把這裡當做洞府修煉一陣子吧,不過奇怪,宗門中竟然以前有這樣的好地方,又為什麼要搬到永寧島?」陸陽不經疑惑。 正在這時,宗門的禁制卻突然發出一道警報,陸陽猛地睜開眼睛。 book18.org

有人來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作者不詳作者作者 ntr2兒子,不,哥哥作者 不空作者不空(2)作者 喃喃笑語作者 故不作者 樂福不受作者 無言無語峰不二子往事2作者 120145子子不教作者游不求幻想2聊齋子不語不語憂寧不語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