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怪谈--爱的表达--再续】(完)

【母子怪谈--爱的表达--再续】(完)

作者:大魔鬼王2021-5-4发表于sis

在滨海度假村玩了几天回来,生活又恢复到以前的轨道。工作很顺利,我尽可能多的抽出时间来陪妈妈和孩子。本来想再找个保姆,可妈妈说,暂时她一人还能忙过来,等孩子大一点不好看了再说,我也就没勉强。

随着河东镇房地产市场的日益火爆,我自己也搞了点小投资,利润非常可观。当然,没有瞒着周明,也没必要瞒着,没有妨碍到他赚钱,直接告诉他倒不觉得有什么隔阂。虽然每天忙活照看孩子,忙活家务,可妈妈却越活越年轻似的,非但没有任何老态,反而女人味儿更足了!有这样的女人在家里,纵然陪着周明或者那些关系户,公仆们,在外面应酬,我一样没有和别的女人有过交集,逢场作戏都没有!妈妈为我付出这么多,我不能对不起她!

眼看着天气转凉,十一临近,财务来找我,让我看看过节给员工发的东西合不合适,让我签字。其实只是大概看了看,我就签了,不必这么斤斤计较!财务走了,独自坐在办公桌前,心里忽然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对!该去看看爸爸了!虽然,真不怎么想他!”上次看他还是一个月前,当时给他送了一万的生活费,倒是通过几次电话,他对我嘘寒问暖,和当初我工作不如意时,完全是两个样子。都说亲情是金钱买不来的,我想,应该说,或许买不来,但拉近亲情还是可以的吧?

“小张,我出去一趟,可能今天就不回来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和秘书交代一下,拿起别人送的两瓶酒和其他一些用不到的营养品,开车离开公司,直奔爸爸的家,也是我曾经的家!

道路还是那么窄,旧城改造真是该进行了!好容易钻进胡同,找了个地方勉强停下车,拿着两兜子东西,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回来了?”说话声音打颤,显然是又喝多了,可无所谓。“恩,朋友送我的东西,给您吧!”放好东西,在有些阴暗的房间里转了转,莫名的有些心酸!我很难记起眼前这个,我称作父亲,也确实是我父亲的人,曾经和我有过什么温暖的时刻!偶尔想起一星半点,立刻就会被他拿我做出气筒,咆哮,毒打冲散!散得一干二净!可当住惯了宽敞明亮的别墅,再来到这住了近二十年的老院子,还是觉得难受。他曾经让我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他如果不是我亲爹,我杀了他的心都有,可现在,老态龙钟,至少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大二十岁,完全是一个糟老头,我恨不起来!去年下半年,他的单位改制,他被买断工龄,钱给的还可以,我也完全有能力让他衣食无忧,但他还是愿意住在这里!我也能猜到几分他不肯走的原因,他用酒精麻醉自己,骗自己,这里还有几个和他熟稔的酒友,如果离开这里,怕是陪他骗自己的人都没了!

“你妈还好吗?”突然的一句话,让我背后冒出一阵冷汗!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他,但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放松了。“你给她打电话没有?”“哦,打了,我妈挺好的,说是在海南呢!那边空气好……”提到妈妈,我对他自然而然的有些心虚。“她要是过的不成,你该给她钱给她钱!她是你亲妈,给她钱我挑不出毛病……”“……”我一时间无语了,我何止给妈妈钱?我还把妈妈变成了自己的老婆!妈妈给我生的儿女,也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妹啊!

“恩,给了,她在海南买房我给钱了!”我看了看院子,说道:“我在金城小区有一套房子,一层带花园的,不成您搬过去吧!比这里环境好!”“不去!我就这儿了!”他忽然抬起头,说道:“这儿边朋友多,去别的地方,谁都不认识,喝酒都没人陪!”也知道是这个结果,掏出一万块钱,放到桌子上,说:“我有事,先走了!少喝点!”“钱你拿走,我还有呢!”我正要走,他拦住我,说:“你这两年混得也不错了,有女朋友吗?你那几个堂兄弟,都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说没有,他肯定还要纠缠,说有他肯定要我带回来看看……“前天你张大爷提起了,说他们家二丫头,燕子,从国外回来了,比你小一岁,在大公司当头儿,也是着急说对象,想给你介绍……”“燕子?那假小子?算了,但凡能成,也不用等到今天了!”我一摆手,“我先走啦!”

开车回家,一路上脑子里都是老爸,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回到和妈妈的住处,虽然是要到省外,可一是距离本来也不远,就二十多公里,二是去年高速通车,正好那边有出口,也就是半小时不到吧。一进屋,看见妈妈正在厨房忙活,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两个孩子躺在婴儿床里,睡的正香。看见我回来,妈妈说道:“你回来的正好,饭刚做好,先喝点水就开饭。”妈妈没说完,就住口了,我走到她背后,从背后搂住她,紧紧的贴上了她的身体!“妈,你穿这样,是勾引我吗?”真的不怪我,妈妈的打扮实在是……怪异!系著围裙倒是像在厨房忙活的家庭主妇的样子,可围裙下面,只穿了一个丁字裤,内衣都没有穿!妈妈脸上一红,到现在我调笑她时候,她还是有些抹不开面子。“刚才正做饭,孩子突然醒了,我就赶紧喂她们,不吃奶瓶非要我的,好容易哄著了,才想起厨房炖著鸡,一着急,衣服湿了也没来得及换,你还说我……”“那这内裤您不是最不喜欢穿了吗?”被我直指要害,妈妈实在挂不住,回身拧了我胳膊一下,推开我,端著汤径直到了餐桌旁放好。我跟着过来,刚要坐下,她才说道:“我想着你买了不穿可惜,才试试看,没想到就一连串的折腾,也没顾上换。”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给我盛好饭,接着自己也坐下,我正要动筷子,妈妈忽然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没落的说道:“我照镜子,发现自己胖了,现在又没时间去锻炼,再出去,就都看出我们不像两口子了……”老实说,我的眼睛一直盯在妈妈身上,恨不得抱着赶紧将她就地正法,可她突然这样说,我缓过神来,说道:“怎么不像了?都说我们有夫妻相!”不等她说话,我接着说道:“其实我早发现您最近又胖了,所以,特意给您订制了更大号的内衣,嘿嘿嘿嘿……”“唉,身材肯定走样,迟早的事情……”我知道她要往哪里想,忙说道:“您奶子大了一圈,屁股也大了一圈,要不是公司忙,我一刻都不想离开您,嘿嘿嘿……”妈妈脸更红了,白了我一眼,啐道:“呸!油嘴滑舌!我这儿说真的呢!不成过两年你还是找个年纪相仿的吧……我没事……”嘴里说着没事,眼泪已经掉了下来,我最怕什么情况,偏偏就要出什么情况……

“别胡说!”我正色的说道:“咱不是说好了吗?至少要生五个孩子,这才生俩,还是一次生的,别想耍赖啊!”说着话同时我坐到妈妈身边,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抱到怀里,一只手搂着她后背,一只手趁机探到她屁股肉缝里,戏弄着她的菊花,她刚要说话,被我用嘴直接封住那温柔的嘴唇,也就生生把话咽了回去。“呜……”直到我们都受不了了,才松开妈妈的嘴。“妈,以后不许说这些伤人的话了!”爱抚著妈妈那越发硕大的屁股,头枕在她那对豪乳中间,我说道:“我只爱您,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不会再有女人能进我心里!记得当年我们定情那一晚,我怎么说的吗?”“定情……”妈妈一愣,随即想到我说的是哪一天,不由得憋红了脸,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怎么又提那天了?不害臊啊?强奸了亲妈的东西!扑哧……”嘴里骂着却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她笑靥如花,我更是忍不住,又亲了她一下,才说道:“那天我说了,我会孝顺您一辈子,也会让您一辈子幸福,我不是随口说的!”

“我知道……”妈妈敛起笑容,又叹了口气道:“可我就是想以后怎么办……”“以后?妈,明天还是找个保姆吧!您腾出时间,我们好再生下一个!”说完,我抱起妈妈,把她放到餐桌没摆餐盘一侧,“俩还手忙脚乱……唉,你做什么啊?”“生孩子还能干什么?给您下种啊?早种早收!嘿嘿嘿……”“哎呦你这混账东西,孩子在旁边呢,你别呜……”稍作抵抗,被我亲了一会儿,妈妈就彻底软了下来,躺倒在餐桌上,如同任我享受的大餐,毫不设防……

跃跃欲试半天的鸡巴总算是脱开牢笼,一下直插入妈妈阴道最深处,周围窒肉缠绕上来,几乎将我吸得当场缴械。不过,对于妈妈的身体,我比谁都熟悉,当年是从这里出来的,后来又不止一次的回到这里,还能不轻车熟路?双手托著妈妈肥乎乎的大白屁股,迎向插入的鸡巴,将鸡巴插入得更深!“嗯……嗯……顶,呀……到了……”妈妈的叫床还是那么放不开,可越是这样,越让我浑身火冒三丈!动作一下比一下重,插得妈妈一下比一下摇摆的厉害,以借势化解掉一部分我的力道。餐桌很宽,妈妈躺在上面毫无狭窄,但我们冲击的力道使得餐桌摇曳晃动,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好像在抗议我们母子的乱伦淫行。可这又有什么用?谁会在意呢?

妈妈的围裙被我拉下来,只系在腰间,本就硕大的豪乳,现在更是如同两个麒麟瓜,一手一个根本抓不过来!不多时,妈妈的双腿已经盘到我腰后,开始发力将屁股撞向我的鸡巴,她阴道里的阵阵收缩,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我知道她也要高潮了!果然,没多久,她突然身体一阵强烈的摆动,几乎将我弹开,接着身体一下子绷紧,阴道里传来极强的吸力,将我的鸡巴牢牢吸住,差点把我也吸进去!好一会儿,又突然软了下来,仿佛一滩肉泥……知道妈妈泄身了,可我还没有完事!鸡巴也不抽出,直接面对面将妈妈抱起,然后走向卧室。一边走一边肏,到了卧室,将妈妈翻身放在床上,抱着那如同小桌子一样的大屁股,亲了亲,开始新一轮杀伐!

妈妈被我肏得又活了过来!硕大的大白屁股,就如同一个肉垫子,减缓着我插入时的冲击力,可同时,当我的鸡巴插入到最深时,弹力十足的屁股,同样又会把我向外弹,节省了我抽出的力道!妈妈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高潮迭起,我也是大汗淋漓。爱不释手的,拍打着妈妈的大屁股,雪白的屁股被拍得红彤彤的,却更让妈妈兴致高昂!猛然,我双手用力抓住妈妈的屁股蛋,手指便深深的陷入肥美的臀肉里,不过,也将妈妈的屁股掰开,一个肉紫色,如菊花蕊般的屁眼儿暴露出来!

看着仿佛黑洞一样,吸引我进入的菊花,我打了个哆嗦,也不说话,将鸡巴抽出,妈妈不明所以,左右摇摆着大屁股,想让我再次插入进去。“唉,你,哎呀,你怎么回事?”但她很快又闭嘴了,我的鸡巴抵住了她的菊花穴,龟头前端稍微发力,就将屁眼的菊花肉褶抵入一点!“啊,你……你往哪里?你想捅那里?”妈妈有些慌了,她有些躲闪,“那不疼死啊?别弄了……”其实有时和她一起看成人视频,里面爆菊花的片段她也十分熟悉,所以,拒绝的话说的也并没那么生硬。“妈,我想要你那里……我就要一次,疼就停,成吗?”我只是精虫上脑的央求妈妈,可在她听来,“我就要一次”更像是在说“要她的第一次”,身体明显迟疑一下,便放松了,说道:“那你轻点儿……”

如同听到天籁之音,我一个劲的答应,又在妈妈蜜穴里插了几下,鸡巴湿漉漉滑腻腻的了,才再拔出来,顶在妈妈的屁眼!“妈,我来了……”双手卡住妈妈的腰胯,向自己怀里拉,同时,腰部发力,将鸡巴缓慢而坚决的插入妈妈的菊花中!“嗯……疼,停,停,疼……”菊花肉褶被一点点的撑开,妈妈已经吃不住疼,想挣脱。可屁股稍微一扭,撕裂的感觉更加明显,只有开口求饶。我不舍得妈妈受罪,但如果不一鼓作气,怕是更加延长她疼痛的时间,便故意又往里插入一些才停止。抱着妈妈,不动不摇的,等她缓了一会儿后,才试探著又开始向里插!其实,只要龟头突破屁眼口的括约肌限制,进入之后,也就不会那么吃痛,但充实密不透风的肿胀感,却让妈妈感觉有一种憋闷!鸡巴插入了一半,我开始轻缓的抽送,逐渐开拓妈妈的后庭。

开始,可谓举步维艰,炙热紧密的后庭,如同一个火热的铁桶,又怕动作太大,妈妈承受不了而伤了妈妈,所以,我的动作尽可能的缓慢。但很快,妈妈的屁眼松弛下来,抽送越发自如,我的鸡巴已经能全部插入,妈妈的后庭已经被我完全占领!

不过,只是十几分钟,我就受不了妈妈后庭的压力,爆发了!妈妈被我火热的精液烫得尖叫着再次泄身,床单阴湿了一大片,简直和孩子尿床差不多了。泄身后妈妈累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我也心疼她,抽出缩水的鸡巴,将妈妈安顿在床上,自己去卫生间清理身体。

按说,如此激战,我也该睡一会儿才对,可今天根本就是毫无困意。爸爸那落魄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根本挥之不去!我一直在给他钱,每个月五千,加上他三千多的工资,在他的那些酒友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高收入。可他现在的形象,只有落魄两字来形容了!他比妈妈大五岁,可今年也就是四十六七,妈妈在刻意保养下,说比我大七八岁,都没问题,他却像跟妈妈差了一代人了。其实想想也不奇怪,以前,虽然他也邋遢,可妈妈终究要管他,而且,他当时虽然也是酗酒,但终究是有所顾忌,妈妈跟他吵架也没含糊过!可现在,妈妈不在他身边,我也偶尔回去看看,喝酒成了他唯一的业余生活,再没有人帮他打理,人自然也就颓废下来,也就更显老态了。现在,说他六十多都有人信!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他当年对我的种种,我也忍不住会攥紧拳头!可那种恨意,终究淡了许多,说不清为什么……其实,很多次,在和妈妈做完爱以后,欲火消散,负罪感袭来时,不止一次有过要跟他道歉忏悔的冲动。虽然,只是一种冲动,可我确实想过,最终,我跟妈妈的关系,要不要跟他坦白呢?前一阵,他给我打电话,说是一个亲戚家的兄弟,工作不顺心,想托我帮忙给找一个挣得多点的。知道那亲戚一向的尖酸刻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德行,所以,我直接拒绝了。顺带着,还将他数落一顿,他电话里跟我对骂,可当我怒气冲冲回到家时,他竟然被我吓得一个劲的往后退,嘴里也跟我不停的说,他也是被亲戚逼的不好意思了,也是为难之类……其实,看到他那样的神情,我心里当时就莫名的扭了一下,心里的火气顿时没了踪影,跟他说了几句就又离开了。过年时候,他打电话叫我回家,看着冰屋冷灶的家,我真想把妈妈带回来瞒着他我们的身份,凑合过个年。可孩子太小,没办法处理……他却不知道我的矛盾,还跟我说:如果我妈也没地方去,就让我先紧著妈妈那边,说他自己这边有兄弟,妈妈娘家的亲人在外地的在外地,关系淡的关系淡,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我的那几个叔叔大爷,姑姑之类的,他的兄弟姐妹,早几年就已经被他得罪的,基本断了往来。

不知不觉的,时间过得飞快,已经是半夜。看着身边的妈妈,睡得还很香甜,再看她屁股,刚刚蹂躏过的屁眼已经闭合,可一丝血丝混杂着污浊的体液从屁眼里流出,滑过雪白的屁股,留下一道印迹,落在床上。再看看婴儿床里的一对儿女,也睡得很踏实,妈妈说随我,从小就是能吃能睡……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蹒跚的爬行,一个不注意就会从床上滚下去,在关注他们安全的同时,也在考虑,要不要以后告诉他们实情?告诉他们,我是他们的父亲,也是他们的哥哥?妈妈是他们的妈妈,却也是他们的奶奶?我最大的幸运就是得到了妈妈,让妈妈成为了我的女人!然后才是周明的知遇之恩,虽然没有他的帮助,没有我的今天,我即便是跟妈妈能走到一起,也要为生活苦苦奔波……

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以前总觉得有钱了就如何如何,有钱了就没烦恼了,其实,钱无法解决的烦恼,才是真烦恼……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老爸突然打电话叫我回去,因为家里的房子要拆迁了!其实,周明早就跟我说过,我家那片要拆迁了。以他在地方上的能量,自然是比平头百姓知道的要早。并且,拆迁后的回迁房,安置房,都是被他拿下了。他还拿了一片地,而我也不失时机的,将家附近一个早已经荒废工厂的大院收入囊中!这些其实前几天已经跟老爸说了,但他今天还是一个劲的叫我回去,估计会有其他事情,于是跟秘书交代几句就开车回了家。

因为拆迁,胡同里已经乱成一片,有的在往房上加太阳能架子,有的在给墙壁贴瓷砖,为了多要点拆迁款,可谓各显神通!把车停在胡同口,步行回到家里,老爸看我回来,迎了过来。“你可回来了!”不等进屋,他已经急迫的说道:“你妈现在在这边吗?”他说的我一愣,以为他要弄假结婚之类的,还没说话,他就解释了。“你妈户口没走,昨天我去登记,说根据政策,户口在就有要特价房的资格!而且,一个本儿三十万的装修费!她要是在,你赶紧让她去办吧!”没想到是为了这,我点头道:“我妈没去外地,我明天就带她去办!”他又跟我说了些拆迁的事儿,什么我家院子给算了二百二十平米,是附近最大的独门独院。又说拆迁的领导跟他说了,周明打了招呼,把一切补偿标准都按照高线走……最后说道:“一共能给一千二百多万,我想要个三居,再给你要个两居,你明儿个结婚也够了……”

我机械的点头敷衍,因为这些我基本上都提前算出来了。“前几天,你陈大爷去河东大集玩,说看见你妈了,还推著俩孩子……她又嫁人了?”我被吓出一身冷汗,是我太疏忽了!河东镇虽然现在已经几乎都是城市了,但当地还是有赶集的传统,并且,许多帝都这边的人,闲来无事,也喜欢去大集时候逛逛。正想着怎么说,他又说道:“其实当初我就知道她外面有人了……咱这边好几个跟她一个单位的,甩闲话时候,提过,她们单位有个小子总追着她……那天她回来,说要离婚,我也是赌气……反正离了就离了,她爱怎么样怎么样!不过,她户口在这没走,将来这房子要给你,不能给那边!”

“我该说什么呢?我什么也没得说……”

也许,成长就是在矛盾中发生的吧?

回去之后,把事情跟妈妈说了,说到邻居看见她推著孩子时,她倒是没什么,说道:“离婚了,跟他就没关系了!唉,只要不知道,你是孩子的爸爸,也就无所谓!”我没有多说什么,老爸确实把妈妈伤得太深了!

天气已经转凉,拆迁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把爸爸安置在我名下的一处小区后,又帮着几个经常跟他喝酒的邻居在同一个小区租了房子,其他事情就等回迁房交房再说了。和妈妈这边,孩子也越来越大,妈妈一个人确实有些辛苦了,便再次找了保姆。拆迁时,我买的废工厂院子给了一个整数,同时还给了我两处门脸房,算是够多了!于是,在临近城区的一个项目,买了一个别墅,物业服务很全面,除了通常的项目,还可以安排定期的入户保洁,家政服务等。妈妈反而有了时间,为了方便,她去考取了驾照,别说,妈妈在开车方面确实有点天赋,至少开车上路看上去不是那么让人“提心吊胆”!

也是被邻居撞上为我们提了醒,现在妈妈带孩子出门会更加小心,并且,也很少到老家附近,尽量减少被撞上的机会吧。

就这样,生活在继续,当孩子已经蹒跚学步时,又一件影响我人生的事情发生了!

正在公司看着报告,忽然接到陌生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老爸喝酒时候突然中风,让我赶快过去。血压一下子升起,静了一会儿,才急匆匆的开车赶赴医院。虽然,这个爹不怎么样,可我真的希望,这电话是个恶作剧甚至诈骗电话,但却不是……

赶到抢救室外,他的几个酒友,有我认识的邻居,跟我把事情说了一下。他们在小区外饭店喝酒,都是拆迁的,手里有了闲钱,一下子喝了两瓶茅台,两瓶五粮液,还有啤酒……都喝的不少了,结完帐准备回家时,老爸一起身,又坐下了,接着嘴歪眼斜,人也滑到地上。看他这样,一个喝的少点的,还有饭店老板急忙打了急救电话,把他送到医院。说起来,那几个和他一起喝酒的也算够意思,毕竟几十年的邻居,给垫付了抢救费和救护车钱。看见我来了,他们有些尴尬,好像怕我怪他们。其实我确实不满他们跟老爸喝酒喝成这样,可我也知道,酒是自己愿意喝的!

跟他们敷衍几句,他们就离开了,我则拿着收费单去缴费,然后继续在门口等。到了傍晚,人被推出,迎上医生,医生跟我说了一下病情。说暂时抢救过来了,不过,由于常年酗酒,爸爸的心脏,肝脏,血管等都已经不堪重负,这次中风诱发了其他问题。虽然暂时控制住了,但……让我有点准备……没说具体是什么准备,可还能是什么?为了保险起见,找了朋友,老爸被直接推进了ICU,医生非常适时的,将承包医院护工的工头叫来。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他找一个熟练的护工,二十四小时照顾,便给了半个月的工钱,让他去叫人了。

等护工来的工夫,坐在床头,看着浑身导管的爸爸,眼泪不知怎么的就流了下来……

以前的种种过往,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再次转动,眼泪越发的控制不住了……过了一会儿,工头打来电话,说护工还要再等会才能赶过来,没办法,只能等。等护工过来时,已经是深夜,就在刚跟他交代完,准备离开时,妈妈竟然带着孩子过来了!“您怎么过来了?大晚上的,要过来也天亮再说啊?”不能叫露嘴,妈妈也没理会,说道:“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正说话间,爸爸竟然睁开了眼睛!

看见妈妈和我各抱着一个孩子,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但他说不出话,只有默默的流出眼泪!妈妈抱着女儿坐下,看着爸爸,冷著脸,没有一丝表情。抱着儿子,小家伙本来睡着的,被我从推车里抱起,睁开了眼睛抗议几声后,又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看着他实在可爱,我亲了亲。当我们俩的脸凑到一起时,爸爸突然眼睛瞪了起来,他又看看妈妈和女儿,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忽然他激动了起来,想挣扎起来,憋红了脖子,想要说话。看着他的眼睛,我突然也明白了,他猜到我们,我和两个孩子,和妈妈的关系了!

只迟疑了一会儿,妈妈好像也看了出来,脸上瞬间绯红,看看我,又低下了头……爸爸猛的一使劲,竟然抬起了上身,眼睛瞪得滴流圆,瞪着我和妈妈还有孩子,就这样僵了几秒钟,眼睛一翻,又倒了下去!监测的机器发出报警音,没用我叫,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跑了过来,将爸爸急匆匆的又推出监护室,去抢救了。看了看妈妈,妈妈小声的抽泣著,没有说话。我也叹了口气,看看不明所以的护工,说道:“可能不用护理了,我告诉那工头,那钱我不要了,你放心!”

爸爸没有抢救过来,可这算怎么回事呢?是被我们气死的吗?还是酗酒导致的并发症?把孩子交给保姆,带着妈妈来这边收拾房间,看着老爸的照片,忍不住落下眼泪,他的照片不多,最大的还是他跟妈妈结婚时候照的,那种后期上色的所谓的彩色照片!妈妈靠到我身边,歪倒在我怀里,我们都没有说话!“你工作能辞了吗?咱搬远点吧!等孩子大点再回来!”我知道妈妈的意思,爸爸的死,就如同一个放大器,将我们母子之间这种不可明言的关系造成的压力,成倍放大了!

“我已经跟周明说了,辞职手续办完,咱们先去三亚……”妈妈感觉到压力大,我又何尝不是?”等孩子该上学了,我们再回来!”“恩……”不知不觉的,本来抚摸妈妈肩头的手,到了她腰间,探到裤子里……妈妈的屁股本来就大,生完孩子后更加大得吓人,虽然恢复健身后,小了一些,但现在的裤子还是订做的多。不过,我就是喜欢,爱抚着她圆滚滚的大屁股,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这是我的!我的!”忽然,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了一下,“腾……”一个小火苗冒起,转眼变成熊熊烈火!妈妈也感觉到一丝异样,抬起头,看到我已经赤红的眼睛,有些害怕似的向后一缩,却被我直接抱住,压在床上!她的举动,简直就是在诱惑我兽性发作啊!我们抱在一起,激烈的亲吻,直到有些喘不过气了,才分开!四目相对,她知道我要做什么,她也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连撕带扔的,很快我们就赤裸相对,我的鸡巴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挺起,散发着丝丝热气,准备大干一场!妈妈顺从的躺下,双腿向两边分开,大屁股扬起的同时,将已经水盈盈的蜜穴呈现在我面前!那是我来到人世间时走过的通道,也是我不止一次返回最初家园的门户!我无数次的将带有自己遗传信息的精子,通过这里送入妈妈的子宫!把我的种子一次一次的播种在妈妈那肥沃的,善于孕育生命的,肥沃的土壤里!最终,那肥沃的土壤也没有让我失望,没有辜负我的辛勤付出,孕育出了,同时是我弟弟妹妹的,儿子和女儿!但就算是已经无数次的耕作过,当我的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道,直击花芯时,那种震撼心灵的冲击丝毫没有减弱!

双手抓住妈妈的双脚脚踝,用力向两旁分开,鸡巴打夯一样,奋力的一下下撞击著妈妈的花芯,妈妈被肏得手舞足蹈,阴道更是发出有规律的阵阵收缩!我一直觉得,自己的鸡巴和妈妈的阴道就是天生的一对!即便是生了两个孩子,依旧没感觉到松弛,每次插入都让我要把自己钻进去才甘心!龟头马眼撞击着花芯,差点当时就将我的精华吐露出来!妈妈完全放开了自己,毫无顾忌的叫着,抒发着心中的激情,但很快,她就无法再整句说话,只能含混不清的蹦字发音,最后,更是只有喉间发出“嗬嗬嗬……”的无字真经了!

爸爸妈妈结婚的合影就在床头,但他也只有看着我和妈妈在床上翻滚做爱,极尽违逆人伦大逆不道的母子乱伦交配!爸爸刚死,应该算是尸骨未寒,他的儿子和亲妈就上演了这么一出母子乱伦肉戏!抱着妈妈的屁股,我竭尽全力的将鸡巴扎进妈妈身体最深处,将妈妈扎得白眼乱翻。可妈妈也不顾一切,双腿盘在了我腰间,将我牢牢的拉住,大屁股和我小腹贴得严丝合缝!对于爸爸的死,我们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有拚死做爱,才能抒发出来!

“啊……啊……啊……”火热的精液射入妈妈的子宫,烫得妈妈手舞足蹈,同时也泄出阴精,然后脑袋一歪昏死过去!我也累得趴在妈妈身上大口喘气,枕着妈妈那已经比麒麟西瓜仿佛的豪乳,听着妈妈有力的心跳,心中一阵悸动!“这次可能又该有了吧?”

十一长假到了,带着心爱的妈妈,还有一双儿女,我们到了祖国大陆的最南端,三亚!和地处北方的帝都,这里完全是两个节气!妈妈已经测出再次受孕,自豪的同时,我也不敢让妈妈辛劳,尽可能的帮着忙碌!一家老小一起过来,而且是打算常住一段时间,东西都办了托运。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尽可能的减少不必要的行李了。好容易到了别墅,房子已经提前请家政服务做了清洁整理,但当两个孩子哄著时,我和妈妈还是都累得精疲力尽……

看着窗外的海景,搂着丰满的妈妈妻子,我的心里突然一种莫名的感慨。“小栩,你说在这边,还会不会有人认出咱们啊?”妈妈斜靠在我胸膛,喃喃自语似的问我:“要是再被认出来,可怎么好?”“认出来也没事啊?即便是直到咱们的事情也不怕,最多我们去国外!”抚摸著妈妈日渐硕大的大屁股,我坚决的道:“我们没害谁,真要是还容不下我们,我们就去国外!反正,现在您是我合法的老婆,我孩子的合法母亲!”我们的结婚证可是货真价实的啊,怕什么呢?

也许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坎坷,但既然选择了,我就不能退缩,因为无路可退!我就是妈妈的依靠,更是孩子的依靠!

《绝对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