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怪談--愛的表達--再續】(完)

【母子怪談--愛的表達--再續】(完)

作者:大魔鬼王2021-5-4發表於sis

在濱海度假村玩了幾天回來,生活又恢復到以前的軌道。工作很順利,我盡可能多的抽出時間來陪媽媽和孩子。本來想再找個保姆,可媽媽說,暫時她一人還能忙過來,等孩子大一點不好看了再說,我也就沒勉強。

隨著河東鎮房地產市場的日益火爆,我自己也搞了點小投資,利潤非常可觀。當然,沒有瞞著周明,也沒必要瞞著,沒有妨礙到他賺錢,直接告訴他倒不覺得有什麼隔閡。雖然每天忙活照看孩子,忙活家務,可媽媽卻越活越年輕似的,非但沒有任何老態,反而女人味兒更足了!有這樣的女人在家裡,縱然陪著周明或者那些關係戶,公僕們,在外面應酬,我一樣沒有和別的女人有過交集,逢場作戲都沒有!媽媽為我付出這麼多,我不能對不起她!

眼看著天氣轉涼,十一臨近,財務來找我,讓我看看過節給員工發的東西合不合適,讓我簽字。其實只是大概看了看,我就簽了,不必這麼斤斤計較!財務走了,獨自坐在辦公桌前,心裡忽然空落落的,好像有什麼事情。「對!該去看看爸爸了!雖然,真不怎麼想他!」上次看他還是一個月前,當時給他送了一萬的生活費,倒是通過幾次電話,他對我噓寒問暖,和當初我工作不如意時,完全是兩個樣子。都說親情是金錢買不來的,我想,應該說,或許買不來,但拉近親情還是可以的吧?

「小張,我出去一趟,可能今天就不回來了,有事給我打電話。」和秘書交代一下,拿起別人送的兩瓶酒和其他一些用不到的營養品,開車離開公司,直奔爸爸的家,也是我曾經的家!

道路還是那麼窄,舊城改造真是該進行了!好容易鑽進胡同,找了個地方勉強停下車,拿著兩兜子東西,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回來了?」說話聲音打顫,顯然是又喝多了,可無所謂。「恩,朋友送我的東西,給您吧!」放好東西,在有些陰暗的房間裡轉了轉,莫名的有些心酸!我很難記起眼前這個,我稱作父親,也確實是我父親的人,曾經和我有過什麼溫暖的時刻!偶爾想起一星半點,立刻就會被他拿我做出氣筒,咆哮,毒打衝散!散得一乾二淨!可當住慣了寬敞明亮的別墅,再來到這住了近二十年的老院子,還是覺得難受。他曾經讓我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他如果不是我親爹,我殺了他的心都有,可現在,老態龍鍾,至少比實際年齡,看上去大二十歲,完全是一個糟老頭,我恨不起來!去年下半年,他的單位改制,他被買斷工齡,錢給的還可以,我也完全有能力讓他衣食無憂,但他還是願意住在這裡!我也能猜到幾分他不肯走的原因,他用酒精麻醉自己,騙自己,這裡還有幾個和他熟稔的酒友,如果離開這裡,怕是陪他騙自己的人都沒了!

「你媽還好嗎?」突然的一句話,讓我背後冒出一陣冷汗!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他,但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放鬆了。「你給她打電話沒有?」「哦,打了,我媽挺好的,說是在海南呢!那邊空氣好……」提到媽媽,我對他自然而然的有些心虛。「她要是過的不成,你該給她錢給她錢!她是你親媽,給她錢我挑不出毛病……」「……」我一時間無語了,我何止給媽媽錢?我還把媽媽變成了自己的老婆!媽媽給我生的兒女,也是我同母異父的弟妹啊!

「恩,給了,她在海南買房我給錢了!」我看了看院子,說道:「我在金城小區有一套房子,一層帶花園的,不成您搬過去吧!比這裡環境好!」「不去!我就這兒了!」他忽然抬起頭,說道:「這兒邊朋友多,去別的地方,誰都不認識,喝酒都沒人陪!」也知道是這個結果,掏出一萬塊錢,放到桌子上,說:「我有事,先走了!少喝點!」「錢你拿走,我還有呢!」我正要走,他攔住我,說:「你這兩年混得也不錯了,有女朋友嗎?你那幾個堂兄弟,都有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說沒有,他肯定還要糾纏,說有他肯定要我帶回來看看……「前天你張大爺提起了,說他們家二丫頭,燕子,從國外回來了,比你小一歲,在大公司當頭兒,也是著急說對象,想給你介紹……」「燕子?那假小子?算了,但凡能成,也不用等到今天了!」我一擺手,「我先走啦!」

開車回家,一路上腦子裡都是老爸,自己都不明白是為什麼!

回到和媽媽的住處,雖然是要到省外,可一是距離本來也不遠,就二十多公里,二是去年高速通車,正好那邊有出口,也就是半小時不到吧。一進屋,看見媽媽正在廚房忙活,桌子上已經擺好飯菜。兩個孩子躺在嬰兒床里,睡的正香。看見我回來,媽媽說道:「你回來的正好,飯剛做好,先喝點水就開飯。」媽媽沒說完,就住口了,我走到她背後,從背後摟住她,緊緊的貼上了她的身體!「媽,你穿這樣,是勾引我嗎?」真的不怪我,媽媽的打扮實在是……怪異!系著圍裙倒是像在廚房忙活的家庭主婦的樣子,可圍裙下面,只穿了一個丁字褲,內衣都沒有穿!媽媽臉上一紅,到現在我調笑她時候,她還是有些抹不開面子。「剛才正做飯,孩子突然醒了,我就趕緊喂她們,不吃奶瓶非要我的,好容易哄著了,才想起廚房燉著雞,一著急,衣服濕了也沒來得及換,你還說我……」「那這內褲您不是最不喜歡穿了嗎?」被我直指要害,媽媽實在掛不住,回身擰了我胳膊一下,推開我,端著湯徑直到了餐桌旁放好。我跟著過來,剛要坐下,她才說道:「我想著你買了不穿可惜,才試試看,沒想到就一連串的折騰,也沒顧上換。」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給我盛好飯,接著自己也坐下,我正要動筷子,媽媽忽然嘆了口氣,神情有些沒落的說道:「我照鏡子,發現自己胖了,現在又沒時間去鍛鍊,再出去,就都看出我們不像兩口子了……」老實說,我的眼睛一直盯在媽媽身上,恨不得抱著趕緊將她就地正法,可她突然這樣說,我緩過神來,說道:「怎麼不像了?都說我們有夫妻相!」不等她說話,我接著說道:「其實我早發現您最近又胖了,所以,特意給您訂製了更大號的內衣,嘿嘿嘿嘿……」「唉,身材肯定走樣,遲早的事情……」我知道她要往哪裡想,忙說道:「您奶子大了一圈,屁股也大了一圈,要不是公司忙,我一刻都不想離開您,嘿嘿嘿……」媽媽臉更紅了,白了我一眼,啐道:「呸!油嘴滑舌!我這兒說真的呢!不成過兩年你還是找個年紀相仿的吧……我沒事……」嘴裡說著沒事,眼淚已經掉了下來,我最怕什麼情況,偏偏就要出什麼情況……

「別胡說!」我正色的說道:「咱不是說好了嗎?至少要生五個孩子,這才生倆,還是一次生的,別想耍賴啊!」說著話同時我坐到媽媽身邊,一把將她從椅子上抱到懷裡,一隻手摟著她後背,一隻手趁機探到她屁股肉縫裡,戲弄著她的菊花,她剛要說話,被我用嘴直接封住那溫柔的嘴唇,也就生生把話咽了回去。「嗚……」直到我們都受不了了,才鬆開媽媽的嘴。「媽,以後不許說這些傷人的話了!」愛撫著媽媽那越發碩大的屁股,頭枕在她那對豪乳中間,我說道:「我只愛您,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不會再有女人能進我心裡!記得當年我們定情那一晚,我怎麼說的嗎?」「定情……」媽媽一愣,隨即想到我說的是哪一天,不由得憋紅了臉,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你怎麼又提那天了?不害臊啊?強姦了親媽的東西!撲哧……」嘴裡罵著卻忍不住笑了出來。看她笑靨如花,我更是忍不住,又親了她一下,才說道:「那天我說了,我會孝順您一輩子,也會讓您一輩子幸福,我不是隨口說的!」

「我知道……」媽媽斂起笑容,又嘆了口氣道:「可我就是想以後怎麼辦……」「以後?媽,明天還是找個保姆吧!您騰出時間,我們好再生下一個!」說完,我抱起媽媽,把她放到餐桌沒擺餐盤一側,「倆還手忙腳亂……唉,你做什麼啊?」「生孩子還能幹什麼?給您下種啊?早種早收!嘿嘿嘿……」「哎呦你這混帳東西,孩子在旁邊呢,你別嗚……」稍作抵抗,被我親了一會兒,媽媽就徹底軟了下來,躺倒在餐桌上,如同任我享受的大餐,毫不設防……

躍躍欲試半天的雞巴總算是脫開牢籠,一下直插入媽媽陰道最深處,周圍窒肉纏繞上來,幾乎將我吸得當場繳械。不過,對於媽媽的身體,我比誰都熟悉,當年是從這裡出來的,後來又不止一次的回到這裡,還能不輕車熟路?雙手托著媽媽肥乎乎的大白屁股,迎向插入的雞巴,將雞巴插入得更深!「嗯……嗯……頂,呀……到了……」媽媽的叫床還是那麼放不開,可越是這樣,越讓我渾身火冒三丈!動作一下比一下重,插得媽媽一下比一下搖擺的厲害,以借勢化解掉一部分我的力道。餐桌很寬,媽媽躺在上面毫無狹窄,但我們衝擊的力道使得餐桌搖曳晃動,發出「吱吱扭扭」的聲音,好像在抗議我們母子的亂倫淫行。可這又有什麼用?誰會在意呢?

媽媽的圍裙被我拉下來,只系在腰間,本就碩大的豪乳,現在更是如同兩個麒麟瓜,一手一個根本抓不過來!不多時,媽媽的雙腿已經盤到我腰後,開始發力將屁股撞向我的雞巴,她陰道里的陣陣收縮,越來越快越來越強烈,我知道她也要高潮了!果然,沒多久,她突然身體一陣強烈的擺動,幾乎將我彈開,接著身體一下子繃緊,陰道里傳來極強的吸力,將我的雞巴牢牢吸住,差點把我也吸進去!好一會兒,又突然軟了下來,仿佛一灘肉泥……知道媽媽泄身了,可我還沒有完事!雞巴也不抽出,直接面對面將媽媽抱起,然後走向臥室。一邊走一邊肏,到了臥室,將媽媽翻身放在床上,抱著那如同小桌子一樣的大屁股,親了親,開始新一輪殺伐!

媽媽被我肏得又活了過來!碩大的大白屁股,就如同一個肉墊子,減緩著我插入時的衝擊力,可同時,當我的雞巴插入到最深時,彈力十足的屁股,同樣又會把我向外彈,節省了我抽出的力道!媽媽整個人如同從水裡撈出來似的,高潮迭起,我也是大汗淋漓。愛不釋手的,拍打著媽媽的大屁股,雪白的屁股被拍得紅彤彤的,卻更讓媽媽興致高昂!猛然,我雙手用力抓住媽媽的屁股蛋,手指便深深的陷入肥美的臀肉里,不過,也將媽媽的屁股掰開,一個肉紫色,如菊花蕊般的屁眼兒暴露出來!

看著仿佛黑洞一樣,吸引我進入的菊花,我打了個哆嗦,也不說話,將雞巴抽出,媽媽不明所以,左右搖擺著大屁股,想讓我再次插入進去。「唉,你,哎呀,你怎麼回事?」但她很快又閉嘴了,我的雞巴抵住了她的菊花穴,龜頭前端稍微發力,就將屁眼的菊花肉褶抵入一點!「啊,你……你往哪裡?你想捅那裡?」媽媽有些慌了,她有些躲閃,「那不疼死啊?別弄了……」其實有時和她一起看成人視頻,裡面爆菊花的片段她也十分熟悉,所以,拒絕的話說的也並沒那麼生硬。「媽,我想要你那裡……我就要一次,疼就停,成嗎?」我只是精蟲上腦的央求媽媽,可在她聽來,「我就要一次」更像是在說「要她的第一次」,身體明顯遲疑一下,便放鬆了,說道:「那你輕點兒……」

如同聽到天籟之音,我一個勁的答應,又在媽媽蜜穴里插了幾下,雞巴濕漉漉滑膩膩的了,才再拔出來,頂在媽媽的屁眼!「媽,我來了……」雙手卡住媽媽的腰胯,向自己懷裡拉,同時,腰部發力,將雞巴緩慢而堅決的插入媽媽的菊花中!「嗯……疼,停,停,疼……」菊花肉褶被一點點的撐開,媽媽已經吃不住疼,想掙脫。可屁股稍微一扭,撕裂的感覺更加明顯,只有開口求饒。我不捨得媽媽受罪,但如果不一鼓作氣,怕是更加延長她疼痛的時間,便故意又往裡插入一些才停止。抱著媽媽,不動不搖的,等她緩了一會兒後,才試探著又開始向里插!其實,只要龜頭突破屁眼口的括約肌限制,進入之後,也就不會那麼吃痛,但充實密不透風的腫脹感,卻讓媽媽感覺有一種憋悶!雞巴插入了一半,我開始輕緩的抽送,逐漸開拓媽媽的後庭。

開始,可謂舉步維艱,炙熱緊密的後庭,如同一個火熱的鐵桶,又怕動作太大,媽媽承受不了而傷了媽媽,所以,我的動作儘可能的緩慢。但很快,媽媽的屁眼鬆弛下來,抽送越發自如,我的雞巴已經能全部插入,媽媽的後庭已經被我完全占領!

不過,只是十幾分鐘,我就受不了媽媽後庭的壓力,爆發了!媽媽被我火熱的精液燙得尖叫著再次泄身,床單陰濕了一大片,簡直和孩子尿床差不多了。泄身後媽媽累得眼睛都要睜不開了,我也心疼她,抽出縮水的雞巴,將媽媽安頓在床上,自己去衛生間清理身體。

按說,如此激戰,我也該睡一會兒才對,可今天根本就是毫無困意。爸爸那落魄的身影在我腦海里根本揮之不去!我一直在給他錢,每個月五千,加上他三千多的工資,在他的那些酒友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高收入。可他現在的形象,只有落魄兩字來形容了!他比媽媽大五歲,可今年也就是四十六七,媽媽在刻意保養下,說比我大七八歲,都沒問題,他卻像跟媽媽差了一代人了。其實想想也不奇怪,以前,雖然他也邋遢,可媽媽終究要管他,而且,他當時雖然也是酗酒,但終究是有所顧忌,媽媽跟他吵架也沒含糊過!可現在,媽媽不在他身邊,我也偶爾回去看看,喝酒成了他唯一的業餘生活,再沒有人幫他打理,人自然也就頹廢下來,也就更顯老態了。現在,說他六十多都有人信!

即便是現在,回想起他當年對我的種種,我也忍不住會攥緊拳頭!可那種恨意,終究淡了許多,說不清為什麼……其實,很多次,在和媽媽做完愛以後,慾火消散,負罪感襲來時,不止一次有過要跟他道歉懺悔的衝動。雖然,只是一種衝動,可我確實想過,最終,我跟媽媽的關係,要不要跟他坦白呢?前一陣,他給我打電話,說是一個親戚家的兄弟,工作不順心,想托我幫忙給找一個掙得多點的。知道那親戚一向的尖酸刻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的德行,所以,我直接拒絕了。順帶著,還將他數落一頓,他電話里跟我對罵,可當我怒氣沖沖回到家時,他竟然被我嚇得一個勁的往後退,嘴裡也跟我不停的說,他也是被親戚逼的不好意思了,也是為難之類……其實,看到他那樣的神情,我心裡當時就莫名的扭了一下,心裡的火氣頓時沒了蹤影,跟他說了幾句就又離開了。過年時候,他打電話叫我回家,看著冰屋冷灶的家,我真想把媽媽帶回來瞞著他我們的身份,湊合過個年。可孩子太小,沒辦法處理……他卻不知道我的矛盾,還跟我說:如果我媽也沒地方去,就讓我先緊著媽媽那邊,說他自己這邊有兄弟,媽媽娘家的親人在外地的在外地,關係淡的關係淡,其實,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我的那幾個叔叔大爺,姑姑之類的,他的兄弟姐妹,早幾年就已經被他得罪的,基本斷了往來。

不知不覺的,時間過得飛快,已經是半夜。看著身邊的媽媽,睡得還很香甜,再看她屁股,剛剛蹂躪過的屁眼已經閉合,可一絲血絲混雜著污濁的體液從屁眼裡流出,滑過雪白的屁股,留下一道印跡,落在床上。再看看嬰兒床里的一對兒女,也睡得很踏實,媽媽說隨我,從小就是能吃能睡……他們現在已經可以蹣跚的爬行,一個不注意就會從床上滾下去,在關注他們安全的同時,也在考慮,要不要以後告訴他們實情?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父親,也是他們的哥哥?媽媽是他們的媽媽,卻也是他們的奶奶?我最大的幸運就是得到了媽媽,讓媽媽成為了我的女人!然後才是周明的知遇之恩,雖然沒有他的幫助,沒有我的今天,我即便是跟媽媽能走到一起,也要為生活苦苦奔波……

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以前總覺得有錢了就如何如何,有錢了就沒煩惱了,其實,錢無法解決的煩惱,才是真煩惱……

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又是兩個月過去,老爸突然打電話叫我回去,因為家裡的房子要拆遷了!其實,周明早就跟我說過,我家那片要拆遷了。以他在地方上的能量,自然是比平頭百姓知道的要早。並且,拆遷後的回遷房,安置房,都是被他拿下了。他還拿了一片地,而我也不失時機的,將家附近一個早已經荒廢工廠的大院收入囊中!這些其實前幾天已經跟老爸說了,但他今天還是一個勁的叫我回去,估計會有其他事情,於是跟秘書交代幾句就開車回了家。

因為拆遷,胡同里已經亂成一片,有的在往房上加太陽能架子,有的在給牆壁貼瓷磚,為了多要點拆遷款,可謂各顯神通!把車停在胡同口,步行回到家裡,老爸看我回來,迎了過來。「你可回來了!」不等進屋,他已經急迫的說道:「你媽現在在這邊嗎?」他說的我一愣,以為他要弄假結婚之類的,還沒說話,他就解釋了。「你媽戶口沒走,昨天我去登記,說根據政策,戶口在就有要特價房的資格!而且,一個本兒三十萬的裝修費!她要是在,你趕緊讓她去辦吧!」沒想到是為了這,我點頭道:「我媽沒去外地,我明天就帶她去辦!」他又跟我說了些拆遷的事兒,什麼我家院子給算了二百二十平米,是附近最大的獨門獨院。又說拆遷的領導跟他說了,周明打了招呼,把一切補償標準都按照高線走……最後說道:「一共能給一千二百多萬,我想要個三居,再給你要個兩居,你明兒個結婚也夠了……」

我機械的點頭敷衍,因為這些我基本上都提前算出來了。「前幾天,你陳大爺去河東大集玩,說看見你媽了,還推著倆孩子……她又嫁人了?」我被嚇出一身冷汗,是我太疏忽了!河東鎮雖然現在已經幾乎都是城市了,但當地還是有趕集的傳統,並且,許多帝都這邊的人,閒來無事,也喜歡去大集時候逛逛。正想著怎麼說,他又說道:「其實當初我就知道她外面有人了……咱這邊好幾個跟她一個單位的,甩閒話時候,提過,她們單位有個小子總追著她……那天她回來,說要離婚,我也是賭氣……反正離了就離了,她愛怎麼樣怎麼樣!不過,她戶口在這沒走,將來這房子要給你,不能給那邊!」

「我該說什麼呢?我什麼也沒得說……」

也許,成長就是在矛盾中發生的吧?

回去之後,把事情跟媽媽說了,說到鄰居看見她推著孩子時,她倒是沒什麼,說道:「離婚了,跟他就沒關係了!唉,只要不知道,你是孩子的爸爸,也就無所謂!」我沒有多說什麼,老爸確實把媽媽傷得太深了!

天氣已經轉涼,拆遷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把爸爸安置在我名下的一處小區後,又幫著幾個經常跟他喝酒的鄰居在同一個小區租了房子,其他事情就等回遷房交房再說了。和媽媽這邊,孩子也越來越大,媽媽一個人確實有些辛苦了,便再次找了保姆。拆遷時,我買的廢工廠院子給了一個整數,同時還給了我兩處門臉房,算是夠多了!於是,在臨近城區的一個項目,買了一個別墅,物業服務很全面,除了通常的項目,還可以安排定期的入戶保潔,家政服務等。媽媽反而有了時間,為了方便,她去考取了駕照,別說,媽媽在開車方面確實有點天賦,至少開車上路看上去不是那麼讓人「提心弔膽」!

也是被鄰居撞上為我們提了醒,現在媽媽帶孩子出門會更加小心,並且,也很少到老家附近,儘量減少被撞上的機會吧。

就這樣,生活在繼續,當孩子已經蹣跚學步時,又一件影響我人生的事情發生了!

正在公司看著報告,忽然接到陌生電話,是醫院打來的,說老爸喝酒時候突然中風,讓我趕快過去。血壓一下子升起,靜了一會兒,才急匆匆的開車趕赴醫院。雖然,這個爹不怎麼樣,可我真的希望,這電話是個惡作劇甚至詐騙電話,但卻不是……

趕到搶救室外,他的幾個酒友,有我認識的鄰居,跟我把事情說了一下。他們在小區外飯店喝酒,都是拆遷的,手裡有了閒錢,一下子喝了兩瓶茅台,兩瓶五糧液,還有啤酒……都喝的不少了,結完帳準備回家時,老爸一起身,又坐下了,接著嘴歪眼斜,人也滑到地上。看他這樣,一個喝的少點的,還有飯店老闆急忙打了急救電話,把他送到醫院。說起來,那幾個和他一起喝酒的也算夠意思,畢竟幾十年的鄰居,給墊付了搶救費和救護車錢。看見我來了,他們有些尷尬,好像怕我怪他們。其實我確實不滿他們跟老爸喝酒喝成這樣,可我也知道,酒是自己願意喝的!

跟他們敷衍幾句,他們就離開了,我則拿著收費單去繳費,然後繼續在門口等。到了傍晚,人被推出,迎上醫生,醫生跟我說了一下病情。說暫時搶救過來了,不過,由於常年酗酒,爸爸的心臟,肝臟,血管等都已經不堪重負,這次中風誘發了其他問題。雖然暫時控制住了,但……讓我有點準備……沒說具體是什麼準備,可還能是什麼?為了保險起見,找了朋友,老爸被直接推進了ICU,醫生非常適時的,將承包醫院護工的工頭叫來。沒有多說什麼,只讓他找一個熟練的護工,二十四小時照顧,便給了半個月的工錢,讓他去叫人了。

等護工來的工夫,坐在床頭,看著渾身導管的爸爸,眼淚不知怎麼的就流了下來……

以前的種種過往,就像幻燈片一樣,在腦海里再次轉動,眼淚越發的控制不住了……過了一會兒,工頭打來電話,說護工還要再等會才能趕過來,沒辦法,只能等。等護工過來時,已經是深夜,就在剛跟他交代完,準備離開時,媽媽竟然帶著孩子過來了!「您怎麼過來了?大晚上的,要過來也天亮再說啊?」不能叫露嘴,媽媽也沒理會,說道:「怕你一個人忙不過來,」正說話間,爸爸竟然睜開了眼睛!

看見媽媽和我各抱著一個孩子,他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但他說不出話,只有默默的流出眼淚!媽媽抱著女兒坐下,看著爸爸,冷著臉,沒有一絲表情。抱著兒子,小傢伙本來睡著的,被我從推車裡抱起,睜開了眼睛抗議幾聲後,又迷迷糊糊的要睡著,看著他實在可愛,我親了親。當我們倆的臉湊到一起時,爸爸突然眼睛瞪了起來,他又看看媽媽和女兒,我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可忽然他激動了起來,想掙紮起來,憋紅了脖子,想要說話。看著他的眼睛,我突然也明白了,他猜到我們,我和兩個孩子,和媽媽的關係了!

只遲疑了一會兒,媽媽好像也看了出來,臉上瞬間緋紅,看看我,又低下了頭……爸爸猛的一使勁,竟然抬起了上身,眼睛瞪得滴流圓,瞪著我和媽媽還有孩子,就這樣僵了幾秒鐘,眼睛一翻,又倒了下去!監測的機器發出報警音,沒用我叫,值班的醫生和護士都跑了過來,將爸爸急匆匆的又推出監護室,去搶救了。看了看媽媽,媽媽小聲的抽泣著,沒有說話。我也嘆了口氣,看看不明所以的護工,說道:「可能不用護理了,我告訴那工頭,那錢我不要了,你放心!」

爸爸沒有搶救過來,可這算怎麼回事呢?是被我們氣死的嗎?還是酗酒導致的併發症?把孩子交給保姆,帶著媽媽來這邊收拾房間,看著老爸的照片,忍不住落下眼淚,他的照片不多,最大的還是他跟媽媽結婚時候照的,那種後期上色的所謂的彩色照片!媽媽靠到我身邊,歪倒在我懷裡,我們都沒有說話!「你工作能辭了嗎?咱搬遠點吧!等孩子大點再回來!」我知道媽媽的意思,爸爸的死,就如同一個放大器,將我們母子之間這種不可明言的關係造成的壓力,成倍放大了!

「我已經跟周明說了,辭職手續辦完,咱們先去三亞……」媽媽感覺到壓力大,我又何嘗不是?」等孩子該上學了,我們再回來!」「恩……」不知不覺的,本來撫摸媽媽肩頭的手,到了她腰間,探到褲子裡……媽媽的屁股本來就大,生完孩子後更加大得嚇人,雖然恢復健身後,小了一些,但現在的褲子還是訂做的多。不過,我就是喜歡,愛撫著她圓滾滾的大屁股,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這是我的!我的!」忽然,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撥了一下,「騰……」一個小火苗冒起,轉眼變成熊熊烈火!媽媽也感覺到一絲異樣,抬起頭,看到我已經赤紅的眼睛,有些害怕似的向後一縮,卻被我直接抱住,壓在床上!她的舉動,簡直就是在誘惑我獸性發作啊!我們抱在一起,激烈的親吻,直到有些喘不過氣了,才分開!四目相對,她知道我要做什麼,她也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

連撕帶扔的,很快我們就赤裸相對,我的雞巴早就雄赳赳氣昂昂的挺起,散發著絲絲熱氣,準備大幹一場!媽媽順從的躺下,雙腿向兩邊分開,大屁股揚起的同時,將已經水盈盈的蜜穴呈現在我面前!那是我來到人世間時走過的通道,也是我不止一次返回最初家園的門戶!我無數次的將帶有自己遺傳信息的精子,通過這裡送入媽媽的子宮!把我的種子一次一次的播種在媽媽那肥沃的,善於孕育生命的,肥沃的土壤里!最終,那肥沃的土壤也沒有讓我失望,沒有辜負我的辛勤付出,孕育出了,同時是我弟弟妹妹的,兒子和女兒!但就算是已經無數次的耕作過,當我的雞巴插入媽媽的陰道,直擊花芯時,那種震撼心靈的衝擊絲毫沒有減弱!

雙手抓住媽媽的雙腳腳踝,用力向兩旁分開,雞巴打夯一樣,奮力的一下下撞擊著媽媽的花芯,媽媽被肏得手舞足蹈,陰道更是發出有規律的陣陣收縮!我一直覺得,自己的雞巴和媽媽的陰道就是天生的一對!即便是生了兩個孩子,依舊沒感覺到鬆弛,每次插入都讓我要把自己鑽進去才甘心!龜頭馬眼撞擊著花芯,差點當時就將我的精華吐露出來!媽媽完全放開了自己,毫無顧忌的叫著,抒發著心中的激情,但很快,她就無法再整句說話,只能含混不清的蹦字發音,最後,更是只有喉間發出「嗬嗬嗬……」的無字真經了!

爸爸媽媽結婚的合影就在床頭,但他也只有看著我和媽媽在床上翻滾做愛,極盡違逆人倫大逆不道的母子亂倫交配!爸爸剛死,應該算是屍骨未寒,他的兒子和親媽就上演了這麼一出母子亂倫肉戲!抱著媽媽的屁股,我竭盡全力的將雞巴扎進媽媽身體最深處,將媽媽扎得白眼亂翻。可媽媽也不顧一切,雙腿盤在了我腰間,將我牢牢的拉住,大屁股和我小腹貼得嚴絲合縫!對於爸爸的死,我們心裡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只有拚死做愛,才能抒發出來!

「啊……啊……啊……」火熱的精液射入媽媽的子宮,燙得媽媽手舞足蹈,同時也泄出陰精,然後腦袋一歪昏死過去!我也累得趴在媽媽身上大口喘氣,枕著媽媽那已經比麒麟西瓜仿佛的豪乳,聽著媽媽有力的心跳,心中一陣悸動!「這次可能又該有了吧?」

十一長假到了,帶著心愛的媽媽,還有一雙兒女,我們到了祖國大陸的最南端,三亞!和地處北方的帝都,這裡完全是兩個節氣!媽媽已經測出再次受孕,自豪的同時,我也不敢讓媽媽辛勞,儘可能的幫著忙碌!一家老小一起過來,而且是打算常住一段時間,東西都辦了託運。不過,就是這樣,也還是儘可能的減少不必要的行李了。好容易到了別墅,房子已經提前請家政服務做了清潔整理,但當兩個孩子哄著時,我和媽媽還是都累得精疲力盡……

看著窗外的海景,摟著豐滿的媽媽妻子,我的心裡突然一種莫名的感慨。「小栩,你說在這邊,還會不會有人認出咱們啊?」媽媽斜靠在我胸膛,喃喃自語似的問我:「要是再被認出來,可怎麼好?」「認出來也沒事啊?即便是直到咱們的事情也不怕,最多我們去國外!」撫摸著媽媽日漸碩大的大屁股,我堅決的道:「我們沒害誰,真要是還容不下我們,我們就去國外!反正,現在您是我合法的老婆,我孩子的合法母親!」我們的結婚證可是貨真價實的啊,怕什麼呢?

也許以後我們會有很多坎坷,但既然選擇了,我就不能退縮,因為無路可退!我就是媽媽的依靠,更是孩子的依靠!

《絕對全文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