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业火VIP版】最新《红尘之殇》同人 (1) 作者:捍卫者

.

【红尘业火VIP版】最新《红尘之殇》同人

作者:捍卫者2021年5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简介:一个意识复苏者来到这个世界后,所观察到的所见所闻。

----------------------------------------------------------------

在穿越到故事苦主古天身上后,他逐渐明白,为什么原身身边的女人,会发生那些悲惨的事情。

为了扭转命运,古天运用前世科学家的科学底蕴,一步步摆脱命运,掌控未来,带领整个民族踏上星辰大海。

本文将以另一种贴近现实的视角,来重新描绘红尘的世界。

PS:有R章节名字母R。(重写了,我怀疑我消失这段时间,有人在拿草人扎我……高烧、车祸,都赶上了。)

标签:纯爱、治愈、人性、科技、商战、星辰大海、未来、H。

正文:001:毕业二三事与来历。

世界文明的标志、灯塔——美联邦。

新泽西州,纽约与费城之间。

这里坐落着知名的常春藤联盟成员——普林斯顿大学。

与故乡温和柔风所不同的冷冽寒风,吹着宿舍的窗户框框作响,寒风从窗外吹拂而入,肆意翻乱了桌子上一本本书页和写满字迹、标注的资料。

这是一间单人宿舍,这对于此时出现在宿舍内的主人来说,对于整个在美联邦的华国留学生来说,还是比较少见的。

当然,对于他的身份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毕竟他所属的家庭,在彼岸华国拥有着不小的集团和产业,足够给他相当优渥的求学环境,比如古天拥有着一般学生没有的私人实验室,就在他所住的独栋宿舍旁边。

说是独栋宿舍……然而实际上却宛若是独栋的小型别墅。

这让古天和同学的交际变得更少,实际上,现在他的圈子也几乎限定在留米的华国留学生圈子里。

“天哥,开门!”

“笃笃……笃。”

伴随着喊声,以及清脆的敲门声,古天从思考中惊醒,抬头朝一边的监控器上看过去,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一个留米的华国学生,陈学文,家境也还不错,家里做着些小生意,足够供得起他留米上学……

不过,这似乎是昨天之前的事情了,而且陈学文据他自己说是自费来米留学的,在年仅16岁的年纪!不得不让古天感到敬佩。

古天思绪一转,轻叹一声,然后起身去开门。

伴随着门打开,一个与古天差不多俊朗的男生缩了进来,戴着一幅平平无奇的黑框眼镜,略显纤瘦的身板,让他更容易感受到寒风凛冽。

“天哥,我想我……呃!”

陈学文话未说话,便被古天堵上了嘴。

咳,别想太多,他只是被古天伸到他面前的银行卡,给噎住了他所想说的话。

“卡里只有100万,多的也没有,应该可以帮你家渡过难关。”古天笑了笑,然后将银行卡塞到了还在发愣的陈学文手中。

陈学文愣神之后,不由憨厚的笑了笑,“天哥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干嘛的?”

“废话,就近一段时间,你女朋友为了你家里的事情,四处奔走;消息都传遍普林斯顿华人留学生圈子了……”

古天俊秀的脸上挂着一抹笑意,目光温和的说道。

陈学文的女朋友,虽比不上陈学文,却也是一个学霸型的女孩子;但也同陈学文一样,家中财力一般,甚至有些不如。

这也是古天知道这事情的原因,不然就古天天天窝在宿舍和实验室里的生活,估计很难知道自己的好友出了这档子事情。

本来古天还想等著,在服用了最新一剂的脑域意识控制药剂后,就前去寻陈学文,没想到对方自己找过来了。

“那谢谢了。”

陈学文抓着银行卡的手,有些用力,显得手指有些发白,目光中尽是感激。

“不用,回头记得把钱还我就行,不过还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一下。”古天温和的眼神渐渐收敛,目光真挚又显得有些锐利的看向陈学文。

“什么事?”陈学文有些疑惑。

“关于你毕业后的打算,是打算和我一起回国?还是……”

古天说着,不等陈学文的回答,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看好国内的发展,但接下来的二十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时期……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帮助我。”

说完,古天目光沉静著和陈学文对视著,似在探究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神中,陈学文的想法。

不过沉默了几秒,陈学文在和古天的对视中,败下阵来,无奈的说道:“天哥,你知道的,我没什么野心,只是想给家里更安稳的富贵,仅此而已。”

“我的导师,麦哈顿·皮特老师,已经打算将我介绍到荷兰ASML工作,目前已经有消息了,ASMLS8级光刻工程师研究员。”

说着说着,陈学文的声音低落了下去,目光不太敢和古天对视。

这一番话,和曾经才入学普林斯顿的,同古天认识后,他曾经所表现出的豪言壮志完全相悖。

“而且,我不是你,天哥,我是自费贷款来到普林斯顿上学的,就算我想回去,我想也不会那么容易,需要缴纳一笔高额违约金。”

听着陈学文的话,古天也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头,问题并不是出在钱上,而是陈学文的态度,难道要他讲话说的更明白一些吗?

“那如果我能解决违约金的问题呢?”古天无奈的说道。

陈学文闻言神情一滞。

“天哥有办法?”戴在眼镜后的目光仿佛亮了起来,陈学文抬头兴奋的问道。

“别管这些,我只想问你,我解决掉你的回国问题,你跟不跟我走。”

“走!当然走!振兴祖国光刻机行业,一直是我的梦想,不然我大老远跑这来求学干什么?”

说完,陈学文又觉得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在美联邦贷款学习,在最初进入普林斯顿学习时,并没有什么问题,但随着他在光刻机、半导体两个领域的学习天赋表现出来后,他的运气似乎直转急下。

为了继续求学,陈学文不得不签署了几份十分严苛,甚至是相当不合理的贷款、就业协定,等奇奇怪怪的合同。

可惜当时年少,一个人独身而来的陈学文,真的是个纯粹又单纯的学生,根本没有太在乎这些东西,他只在乎知识。

于是,他被老美坑了!

在他毕业准备回国,为祖国光刻机行业添砖加瓦之时,却发现当初所填写的就业协定上,那些不允许他加入的光刻机研究机构、相关公司,镶括了整个华国的光刻机行业!

这一发现,令他别无选择。

何况最近他家中生意出事,家里要顶过去,至少需要一大笔钱,家中所从事的也并非是什么关键的实体行业,而是服装售卖而已。

虽然刚刚古天给了他一笔钱,却只能解得了一时之渴,要渡过难关,估计前前后后还需要两三百万。

而如果按照他老师麦哈顿·皮特的介绍,按照他的能力,在入职荷兰ASML后,半年内,就能获得一百多万的美元;这是来自于当初就业协定上的合约奖励之一,入职相对应的公司,获得相对应的职位,工作相对应的时间就能获得奖励。

不得不说,确实很诱人。

但如果古天有办法解决他就业协定的问题,回到祖国,陈学文义无反顾。

而这些事,古天也知情。

“我想,还有几天时间,就业协定的事情,我来帮你搞定。”

古天松开略微皱起的眉头,纤细有力的手指敲击的桌面,沉稳的说道。

“真的有办法?”陈学文依旧不放心的问道。

“交给我解决。”一如既往的肯定回答。

“那就交给天哥了!”似放下了心头大石,陈学文转身离开了这栋特别的学生宿舍。

在门口,他看着小别墅旁边那独立高大巍峨的私人实验室,眼中闪过信任和希冀的神色。

在落地窗边,看着在寒风中逐渐远去的陈学文,古天收回了目光,猛地一把将窗帘拉上,然后整个人冲进了自己的书房内,快速来到房间内书柜旁下蹲,抽开了几本书,露出了后面的东西。

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嵌入式的保险箱。

看着古天输入密码的模样,似乎解锁方式相当复杂安全,采用采集血液、DNA、头发、皮肤组织,眼膜、指纹,等相当繁复的验证方式,才能打开这个保险箱。

被如此珍藏保护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身为它的主人,古天自然知道。

这就是他即将注射的脑域意识控制药剂!

“啪嗒……”

随着隐藏在书柜后,墙壁中的保险箱门打开,其中的东西印入眼帘。

已然研究出4年多的脑域意识控制药剂——1代;

Brainareaconsciousnesscontrolagent;简称BCCA- 1。

纯蓝的液体中,仿佛有星辰在其中闪烁,透露著神秘与未知;液体流淌在透明纯净的玻璃管中,散发着恶魔的低语,勾动着古天的心弦。

古天拿起其中一瓶药剂,也是他在美联邦境内制作服用后剩下的最后一瓶,轻叹一口气。

这种东西,是不好过境的,万一被美国人拿到手,一经实验,就会知道这玩意的功效。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是有0.0039% 可能性开拓1% 脑域活性的东西。

而对于古天这样的特殊病患来说,确实十分稳定的精神稳定剂。

是的,古天有病。

至于有什么病?

他的脑海中,存在着2个人类意识,今年是2008年初,双方在对方出现在这个身体内的一刻起就无事不可的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从最开始古天的主体意识全面压制对方,一直到现在对方已经有些能力反击古天,这都让古天感到十分的忧虑。

严格来说,目前他身上这具健康的身体,实际并不属于他。

是的,目前掌控著这具身体的意识,属于外来意识。

他原名顾天,天蓝星华夏人,属于华夏国科学联盟协会的首席科学家之一。

即便两颗星球,无论从人文还是地理,甚至是星系上来说,都和天蓝星无比的相似。

但顾天依旧肯定,这里是异世界。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他曾经的那些老伙计,那些更米国资本斗争,捍卫着人理阵线斗士的战友……那些人,顾天一个都没找到。

然而这个世界,却有着如同前世米国一样的美联邦,也有着同他家乡文化历史近乎一模一样的华国。

整个世界在世界历史、科学进程上,并没有太大差别,就是一些重大事件上的人物似乎被更换了而已。

小人物该挣扎求生依旧挣扎求生,资本家们依旧裹挟著云云众生,为了利益互相征伐,依旧在渗透著世界的方方面面。

前世,顾天就因为一个渗透到自己身边资本走狗的刺杀而死。

国家为了尝试拯救近乎没有希望被救活的他,在家属的同意下,启用了依旧还在方案上的意识重生实验,打算将他的意识传输到一具人类克隆肉体之上。

可惜,实验出现偏差,一觉醒来,他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出现在了一具婴儿身体上。

一个和他记忆深处,曾经所看过的一本小说世界似乎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世界。

身为过目不忘的超忆者,顾天在没有觉醒时,也是普通人,也曾经看过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比如其中一本叫作《红尘之殇》的小黄书,而且还是牛头人类型的。

古天在记忆一步步复苏后,在16岁时,终于知道了自己很可能在其中扮演的人物。

苦主——古天。

在那一天,他看着美艳若仙的母亲,心态是有些崩溃的。

你能想像到一个大科学家心态的崩塌吗……

不过,身为一切都要以科学态度去验证的科学家,古天自然不会轻易认输。

他清楚的记得原书中各种各样的不合理、不科学。

虽然母亲和小姨的人设对上了,但……故事情节却不一定对得上,书中那关于人性奇怪甚至扭曲的描写,顾天可从未赞同过。

身为通云集团掌权人的母亲,会对那样的对手屈服?一个人渣也能身居高位?除非这个帝国腐烂了。

为此,古天开始了对整个社会各方面的考察,在求学路上的考察。

……

002:原身要求和归国思绪转动,古天收敛回忆,将药剂的塞子拔掉,就准备将其喝入口中。

“谈一谈……”

一声声细若蚊丝,宛若幽魂的呢喃声响起,这声音,是在古天脑海内响起的,充满了诡异,宛若自己的意识在说话。

这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不由让古天眉头顿时一皱。

近年来,原身意识越来越能影响到他了。

古天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初这具身体的原身灵魂不过是一个婴儿而已,但随着他控制着肉体接触学习的越多,对方也学习的越多。

虽然原身意识并不具备顾天的记忆和学识,却也可以在学习中一步步变得和正常成年人一样。

要不是在去年时,古天找到了遏制原身灵魂意识的办法,恐怕对方依旧还会继续疯狂的学习下去,然后逐渐和他脑域意识这块,打成平手,甚至拿回身体的控制权。

“小偷……求你了,谈一谈!”

一声宛若厉鬼尖啸的声音,猛然在古天脑海中响起,让他的头宛若被重锤锤过一般,整个人轰然摔倒在地上。

“该死!”

古天扶着地板坐起来,面色阴晴不定,眼睛看向那摔到墙角的药剂瓶,万幸的是,药剂的玻璃瓶是特制的,并不是那么容易摔坏。

听着脑海内回荡的声音,古天无奈决定暂时同意对方的要求,不然他的意识要被吵晕过去。

虽然他晕过去后,对方也会晕过去。

但总归是个麻烦,万一这时候有人闯进来,发现什么就不好了。

思绪著,古天来到了卫生间中,看着镜子内俊朗帅气的青年,不由感到一阵不真切。

竟然穿越成了小说中的人,虽然20年了,但对于遵循科学为真理的顾天,依然感到不可思议。

“说吧!”顾天面色冷冽的说道。

随即没几秒,镜子中的古天,眼神一阵涣散。

顾天暂时交出了身体的部分控制权,丝毫不担心对方夺走,你无法想像一个充斥着科学理论的意识体,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不要消灭我!我要自由,我知道!你是非常厉害的科学家!你曾经跟我暴露过你的一部分来历!”

面色惊慌的古天说完,然后又是眼神涣散,然后坚毅的目光继续出现。

“可以,但你要保证你的老实,不然后果你清楚。”

古天说完,便没有感受到脑海中那道意识的继续冲击,应该是暂时被他安抚住了。

呵……真是单纯的孩子,怎么可能放过他。

古天不由庆幸,在原身家庭的教育下,他最开始并没有接触到太多的人性黑暗面的问题。

后来又专注对科学的研究,导致对方的思维还是比较单纯的。

不然……现在就不是这么好忽悠了。

想了想,古天又继续补充道:“等未来,我研究出了克隆体和意识转移技术,我不会再继续占用你的身体。”

说完,古天回到了书房内,毅然决然的将BCCA- 1给喝了个精光。

……

喝完药剂后,古天又动用精神暗示等心理学上,相当高级复杂的知识,在自己的脑域中,构造出了一道道防线……然而事实上那是囚笼。

这能阻止对方的侵入,以及消磨对方的意识,让对方处在缓慢的消耗中,一直到彻底消散,化为纯粹的意识能量,成为滋补他顾天意识的养分。

他·华夏科学联盟首席科学家·顾天·心狠手辣。

做完这些,古天这才坐在偌大的书桌前考虑起,关于陈学文和美联邦签订就业协定的事情来。

思绪良久,古天想着没记错的话,陈学文和美联邦助学基金会所签订的协定里,只是单纯不允许陈学文加入华国相关半导体、光刻机的公司机构,却并没有对陈学文的人身自由做出更多限制。

也就是说,只要陈学文回国后,并不是从事相关行业,美联邦也暂时拿他没办法。

而且,只要进入华国境内后,怎么操作,还不是由国内说了算吗?

当然!两个世界的美联邦政府尿性相差不大,古天还得防著对方对陈学文采取更多非常规手段;甚至陈学文家里生意的事情,古天都怀疑是对方搞出来的。

……

次日,古天在和陈学文简短的交流,对方经过简短的思考后,暂时同意了下来。

这其中有着古天隐秘的身份在起著作用,魔都通云集团掌权人的独子。

虽然不是相当庞大的跨国公司,却在海运行业中有着不俗的名声,以通云集团的体量,陈学文决定赌一把。

留学数载,却无法在国内光刻机、半导体行业一展所学,实在令人懊恼;陈学文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命运。

眼见陈学文答应了下来后,古天马上让人安排了回国的机票和相关事宜。

接下来几天,陈学文面对着接连上门的导师、美联邦助学基金会的询问,都采取了和古天交流时的说辞。

他在回国后,将不会从事光刻机和半导体的相关行业。

“那个黄皮猴子一定是疯了,在普林斯顿留学几年,居然要回去继承家业?!”

才走进教学楼中,其中一间办公室门口的古天,就听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白人精英,说出不敢置信的鄙夷话语。

古天眼神淡漠轻轻撇了对方一眼,然后径直走到办公室外,等待着陈学文的询问结果,隐隐约约间,他还能听到其中传出的声音。

“学文,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相信你留学四载,并不是为了让自己的所学化为一堆记录在脑海里的无用数据!留在美联邦,你……”

“陈学文先生,希望你回国后,不要从事相关行业,否则高达5亿美金的罚款在等著您,另外你每月要偿还5600美元的助学贷款,即便你回国后,也得继续缴纳……”

“我还是坚持我的选择。”

……

伴随着波音747客机引擎的巨大轰鸣声,机上乘坐着两个学成归来的学子,踏上了归国之路。

飞机上,古天凝望着窗外纯蓝的天空和棉絮般雪白的云团,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 我回来了。] 恍惚间,古天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个貌若天仙般的人影。

他的母亲——方若云。

003:机场见闻“毕业了,回国后你打算做什么?”

坐在古天身侧的陈学文,扭头朝古天随意问道。

“你是想问我,安排你做什么吧?”古天收回思绪,嘴角一挑轻笑道。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你就是我的老板、债主了。”陈学文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

“传统光刻机和半导体行业你肯定是做不了的,不然你要面对高额的罚款,还有美联邦法院的传票……”

“难道我的祖国,不打算保护一下我这个人才吗?”说道了重点,陈学文有些急了。

“安静些,我的朋友,我想……现在助学基金会还派人盯着你呢!”古天轻声在陈学文旁边说着,而眼神余光却瞟到,仅离着他和陈学文隔着一个过道的座位。

那里,坐着一个带着墨镜的光头白人,一脸的精悍,从上飞机前到现在,就一直暗中监视着他们。

是的,他们!不仅是陈学文,连带着古天也一同监视著。

即便古天在普林斯顿就学的几年,一直没有表现出优异的成绩,也没表现出哪一方面的天赋……哦!表现出了家庭的财力。

但,学校方面,可是不止一次,对他的私人实验室,感到无比好奇。

不止一次,古天发现自己的实验室有被陌生人进入的痕迹,好在他每次实验都会销毁掉所有实验室数据。

所有的实验数据,都保存在他的脑袋里,一个合格超忆者的脑袋,可以说,比计算机更要会合理分配储存。

“放心吧!回国后,我会给你安排好的。”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些的地方,古天只是宽慰了陈学文几句。

陈学文只好收拾七上八下的心情,强行镇定下来。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落地,请您回去指定的座位……”

伴随着飞机即将落地,空姐温婉的提示声,古天和陈学文终于回到了惜别数年的祖国。

下了飞机后,那个光头白人,便隐匿不见、不知去向。

想来,在华国的土地上,对方还不敢太过放肆。

在接机口,人来人往。

“欧巴!欧巴!”

一声声十分兴奋的喊声,朝着古天陈学文这边的方向,疯狂呐喊著。

两人循声望去,是一群穿着十分青春的少女,脸上还透露著十分青春稚嫩的气息。

古天和陈学文面面相觑了一眼。

“该不是来接我们的吧?”陈学文疑惑的说道。

古天闻言,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

“想什么呢!我想,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范,可以这些少女接机;而且……就算要接机,接机群体也不对,不应该是你母校的那些学弟学妹吗?”

古天一脸意味深长的打趣著陈学文,陈学文16岁独自留美求学的事情,早就在陈学文老家传遍了。

身为浙省乌城有名的神童,陈学文不可谓是备受关注;因此陈学文确实在当地母校备受推崇,收获了一批迷弟迷妹……

但这里是魔都市国际机场,可不是乌城,陈学文的迷弟迷妹出现在这里的概率……可不高。

果然,没过几秒,古天和陈学文突然受到一阵推搡,他们走的可是飞机VIP客户通道,照理说,能从这个通道上走下来的不应该是非富即贵的高素质份子吗?

思绪一转而逝,古天和陈学文两人微微皱拢剑眉,扭头朝身后看去,只见一个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拱卫著一个油头粉面、穿着前卫,看上去不过十八上下的年轻人。

在生物学上造诣颇深的古天,一眼就看出,就粉面小生这张脸,恐怕已经动过不下10次的刀子了。

虽然看上去似乎清秀阳光,却充满了人工雕琢的痕迹,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工帅哥。

古天在心中嗤笑一声,然后和义愤填膺的陈学文,暂时退到一旁,让这个所谓的韩国欧巴先走一步。

“没想到国人年轻一代的审美,竟然沦落至此,油头粉面满脸尽是人工雕琢痕迹,居然也有这么多年轻人喜欢。”

陈学文不满的嘟囔著,古天闻之于耳,却也不在意。

这种事,正常。

特别在华国文化领域并未发力的时候,给了外国文化入侵提供了可趁之机。

可是,一旦国人觉醒,上头腾出力量来整顿文娱行业,恐怕就是外国文娱产业的灭顶之灾了……

思绪一转,古天和陈学文继续朝机场外走去,在汹涌的粉丝人流中,艰难的前进著。

好半天,两人才终于跟在那所谓的韩国明星后面,来到机场外的车辆临时停靠处。

“Wo!”

突然一阵令人侧目的惊呼声响起,众人不禁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辆商务车的车门打开,两条包裹在丝袜上的修长美腿从车上伸了下来,下一秒,所有看到那女人的男人,都似乎感到这个冬天不再寒冷,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那……那是来接欧巴的明星吗?”

“不……那是来接欧巴的秘书吧!”

“天呐!真……真好看。”

一群年轻的少女,在来人面前自惭形秽。

古天在人群后面,凭借着身高优势,清楚的看到来人的面貌身形,不禁剑眉一挑。

“走吧!接我们的人来了。”

古天扭头朝身边的陈学文轻笑一声说道。

陈学文闻言,眨巴了眼睛后的双眼,眼中满是狐疑……

“那……大美女是?”陈学文下意识的问道。

“我小姨。”

说完,古天挤开人群,带头朝小姨的方向走去。

“哎呀,挤什么挤!”

有少女很不爽的回头怒斥着,然而在看清楚古天的身高和长相后,声音快速低落下去。

“麻烦让让。”古天一脸冷漠随口说着,并未停下脚步,直到他走到了小姨面前。

“好久不见。”古天微笑着朝来接自己的小姨说道,却见小姨嘴角挑起一抹略显诡异妖艳的弧度。

“老公!”

话音刚刚响彻古天耳边的同时,他有力且满是肌肉的胳膊就被对方搂住,显得无比亲昵。

属于女性特有的丰满,属于自家小姨才拥有的汹涌,属于对方身上才特有的清香,瞬间充斥在古天的感知中,让他的身体下意识的瞬间僵直了一下。

“小……小……”

古天结结巴巴著还未将话说出声,却有不速之客来了。

“美丽的女士!请问您的名字?……”

“自我介绍下,我是李斯寅,大韩国人!哦,我在你的国家还是个非常受欢迎的明星,不知我有机会请你共进晚餐吗?”

这操著蹩脚华语的声音主人,不是别人,赫然是刚刚在机场VIP出口处,将古天、陈学文给挤到后面的所谓韩国明星。

对方一脸的倨傲,浑然没将古天和陈学文放在眼中,径直朝古天的小姨方若雨发出邀请。

方若雨也不说话,只是紧了紧自己外甥那支已然有些陌生的胳膊,脸上嗪著莹莹笑意,眼中闪动着狡黠光芒,就这么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

处在两人身后的陈学文,看着浑然不动的古天,以及被古天称之为小姨的大美女,已然发觉两人的关系,似乎不是单纯的……

如果是的话,这……美女有点皮啊……陈学文在心中暗暗想到。

古天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才刚刚回来,小姨的魔女本性又暴露出来了,不整他一下,似乎就不舒服的模样。

下一秒,古天收其笑容,满是冰霜冷冽的话语从口中吐露。

“李先生,你知道你现在和发情的公犬有什么区别吗?”

“什……什么?”

华语并不太精通的李斯寅没马上反应过来,一旁的安保人员当即凑到其耳边,为李斯寅翻译。

“阿西……你骂我是狗?”

李斯寅一脸不敢置信,本想骂人,但看到依偎在古天身旁的美女,又很快将韩国脏话给憋了回去。

随即,他的眼中一动,然后挥了挥手,身旁的助力快速的将一个小钱包递到他的手上。

然后李斯寅从钱包中抽出了一本小本子,看上面的款式,似乎是发票之类的东西。

“这是……5万华元的支票!”

“将你身边的女士松开,然后介绍给我,你就可以获得这一笔巨款。”

说完,似乎怕古天不明白,又让一旁的翻译给翻译了一遍。

古天眨了眨眼睛,他没想到,刚刚回国,居然能碰到这样的人和事,简直是一朵奇葩。

这样撩妹?而且撩的还是他小姨方若雨,怕是不知道魔都外的黄浦江有多深。

“小姨,他说你只值5万。”

古天咧起嘴角,挂着满是恶劣的笑容朝方若雨说道。

果然,与古天心中预料的一样,方若雨那一脸温煦的笑容,快速消失,变成了冰川。

“李斯寅?”

显得诱人勾魂的御姐声音,从方若雨饱满嫣红的双唇中突出,仅仅是说话,就让对面的李斯寅情不自禁又隐晦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对,我叫李斯寅。”

方若雨闻声,轻轻点动臻首,满头酒红色的波浪头发随之摆动,散发出一股清醒又迷人的香气。

她的脸上勾起玩味的笑容,详细的素手伸进自己的包包中,掏出了一把车钥匙。

“滴滴……”

两声突兀的车辆警示声,蓦然响起。

李斯寅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只见在刚刚方若雨下来的商务车后面,还有一辆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跑车停在那里。

那似乎是……奔驰C63?今年才刚刚出的最新款……价格90多万华元起步。

李斯寅转回的头,有些尴尬。

没想到对方还是有钱的主……90多万华元……这一次他来华商演,报酬也就40多万华元,而且还要给经济公司拿走一大部分。

刚刚他掏出5万华元的支票,他认为已经价值不菲了,足够将这个美艳勾魂的女人拿下了。

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

“您请。”

在韩国深谙不能得罪有钱人的李斯寅,十分恭谦的让开了道路,微微鞠躬一边伸手一摆,低声说道。

然而这依旧不能阻止他对美艳女人所搂着青年的羡慕。

“嗤……”

方若雨的嗤笑声传来,充满了不屑和鄙夷,更让李斯寅头皮发麻、心理扭曲。

该死的有钱人!

“走,回家!”

“你要跟我坐商务车,还是自己开车?”

方若雨扭头朝古天问道。

古天看了眼那略显高调的跑车,轻轻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姐姐还是不懂你。”方若雨说着,将跑车的钥匙丢给一旁站立许久默不作声的青年。

“你把车开回去。”

“是,副总。”

古天眼睛微眯,刚刚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个寸头青年,而且对方身上的气息……充满了军旅意味。

看来……应该就是他那跟小姨假结婚的小姨丈安排的人?

古天心中猜测著,带着陈学文,一起坐上了那辆加长版商务车。

随着5辆车组成的车队离开这里后,那个叫作李斯寅的明星才敢起身李斯寅虚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目送对方的离去。

在来到华国前,有前辈曾经敬告他,在华国低调点,华国之地藏龙卧虎,绝对不是他一个小明星可以招惹的起的。

现在看来,还真的没错啊!

刚刚那商务车,他没记错的话,是最新版的迈巴赫……而且还是定制款,能够订购到的人,非富即贵……

思绪翻涌著李斯寅,看着一旁怔怔看着他的粉丝们,脸上再次挂起笑容;随即粉丝们又继续欢呼起来,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但李斯寅并没有察觉到,来接机的粉丝们,那欢呼声不再那么亢奋,甚至有些低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