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業火VIP版】最新《紅塵之殤》同人 (1) 作者:捍衛者

.

【紅塵業火VIP版】最新《紅塵之殤》同人

作者:捍衛者2021年5月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簡介:一個意識復甦者來到這個世界後,所觀察到的所見所聞。

----------------------------------------------------------------

在穿越到故事苦主古天身上後,他逐漸明白,為什麼原身身邊的女人,會發生那些悲慘的事情。

為了扭轉命運,古天運用前世科學家的科學底蘊,一步步擺脫命運,掌控未來,帶領整個民族踏上星辰大海。

本文將以另一種貼近現實的視角,來重新描繪紅塵的世界。

PS:有R章節名字母R。(重寫了,我懷疑我消失這段時間,有人在拿草人扎我……高燒、車禍,都趕上了。)

標籤:純愛、治癒、人性、科技、商戰、星辰大海、未來、H。

正文:001:畢業二三事與來歷。

世界文明的標誌、燈塔——美聯邦。

新澤西州,紐約與費城之間。

這裡坐落著知名的常春藤聯盟成員——普林斯頓大學。

與故鄉溫和柔風所不同的冷冽寒風,吹著宿舍的窗戶框框作響,寒風從窗外吹拂而入,肆意翻亂了桌子上一本本書頁和寫滿字跡、標註的資料。

這是一間單人宿舍,這對於此時出現在宿舍內的主人來說,對於整個在美聯邦的華國留學生來說,還是比較少見的。

當然,對於他的身份來說,確實不算什麼。

畢竟他所屬的家庭,在彼岸華國擁有著不小的集團和產業,足夠給他相當優渥的求學環境,比如古天擁有著一般學生沒有的私人實驗室,就在他所住的獨棟宿舍旁邊。

說是獨棟宿舍……然而實際上卻宛若是獨棟的小型別墅。

這讓古天和同學的交際變得更少,實際上,現在他的圈子也幾乎限定在留米的華國留學生圈子裡。

「天哥,開門!」

「篤篤……篤。」

伴隨著喊聲,以及清脆的敲門聲,古天從思考中驚醒,抬頭朝一邊的監控器上看過去,知道了來人的身份。

一個留米的華國學生,陳學文,家境也還不錯,家裡做著些小生意,足夠供得起他留米上學……

不過,這似乎是昨天之前的事情了,而且陳學文據他自己說是自費來米留學的,在年僅16歲的年紀!不得不讓古天感到敬佩。

古天思緒一轉,輕嘆一聲,然後起身去開門。

伴隨著門打開,一個與古天差不多俊朗的男生縮了進來,戴著一幅平平無奇的黑框眼鏡,略顯纖瘦的身板,讓他更容易感受到寒風凜冽。

「天哥,我想我……呃!」

陳學文話未說話,便被古天堵上了嘴。

咳,別想太多,他只是被古天伸到他面前的銀行卡,給噎住了他所想說的話。

「卡里只有100萬,多的也沒有,應該可以幫你家渡過難關。」古天笑了笑,然後將銀行卡塞到了還在發愣的陳學文手中。

陳學文愣神之後,不由憨厚的笑了笑,「天哥你怎麼知道我要來幹嘛的?」

「廢話,就近一段時間,你女朋友為了你家裡的事情,四處奔走;消息都傳遍普林斯頓華人留學生圈子了……」

古天俊秀的臉上掛著一抹笑意,目光溫和的說道。

陳學文的女朋友,雖比不上陳學文,卻也是一個學霸型的女孩子;但也同陳學文一樣,家中財力一般,甚至有些不如。

這也是古天知道這事情的原因,不然就古天天天窩在宿舍和實驗室里的生活,估計很難知道自己的好友出了這檔子事情。

本來古天還想等著,在服用了最新一劑的腦域意識控制藥劑後,就前去尋陳學文,沒想到對方自己找過來了。

「那謝謝了。」

陳學文抓著銀行卡的手,有些用力,顯得手指有些發白,目光中儘是感激。

「不用,回頭記得把錢還我就行,不過還有件事情我想問你一下。」古天溫和的眼神漸漸收斂,目光真摯又顯得有些銳利的看向陳學文。

「什麼事?」陳學文有些疑惑。

「關於你畢業後的打算,是打算和我一起回國?還是……」

古天說著,不等陳學文的回答,又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不看好國內的發展,但接下來的二十年,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期……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幫助我。」

說完,古天目光沉靜著和陳學文對視著,似在探究隱藏在鏡片之後的眼神中,陳學文的想法。

不過沉默了幾秒,陳學文在和古天的對視中,敗下陣來,無奈的說道:「天哥,你知道的,我沒什麼野心,只是想給家裡更安穩的富貴,僅此而已。」

「我的導師,麥哈頓·皮特老師,已經打算將我介紹到荷蘭ASML工作,目前已經有消息了,ASMLS8級光刻工程師研究員。」

說著說著,陳學文的聲音低落了下去,目光不太敢和古天對視。

這一番話,和曾經才入學普林斯頓的,同古天認識後,他曾經所表現出的豪言壯志完全相悖。

「而且,我不是你,天哥,我是自費貸款來到普林斯頓上學的,就算我想回去,我想也不會那麼容易,需要繳納一筆高額違約金。」

聽著陳學文的話,古天也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頭,問題並不是出在錢上,而是陳學文的態度,難道要他講話說的更明白一些嗎?

「那如果我能解決違約金的問題呢?」古天無奈的說道。

陳學文聞言神情一滯。

「天哥有辦法?」戴在眼鏡後的目光仿佛亮了起來,陳學文抬頭興奮的問道。

「別管這些,我只想問你,我解決掉你的回國問題,你跟不跟我走。」

「走!當然走!振興祖國光刻機行業,一直是我的夢想,不然我大老遠跑這來求學幹什麼?」

說完,陳學文又覺得自己高興的太早了。

在美聯邦貸款學習,在最初進入普林斯頓學習時,並沒有什麼問題,但隨著他在光刻機、半導體兩個領域的學習天賦表現出來後,他的運氣似乎直轉急下。

為了繼續求學,陳學文不得不簽署了幾份十分嚴苛,甚至是相當不合理的貸款、就業協定,等奇奇怪怪的合同。

可惜當時年少,一個人獨身而來的陳學文,真的是個純粹又單純的學生,根本沒有太在乎這些東西,他只在乎知識。

於是,他被老美坑了!

在他畢業準備回國,為祖國光刻機行業添磚加瓦之時,卻發現當初所填寫的就業協定上,那些不允許他加入的光刻機研究機構、相關公司,鑲括了整個華國的光刻機行業!

這一發現,令他別無選擇。

何況最近他家中生意出事,家裡要頂過去,至少需要一大筆錢,家中所從事的也並非是什麼關鍵的實體行業,而是服裝售賣而已。

雖然剛剛古天給了他一筆錢,卻只能解得了一時之渴,要渡過難關,估計前前後後還需要兩三百萬。

而如果按照他老師麥哈頓·皮特的介紹,按照他的能力,在入職荷蘭ASML後,半年內,就能獲得一百多萬的美元;這是來自於當初就業協定上的合約獎勵之一,入職相對應的公司,獲得相對應的職位,工作相對應的時間就能獲得獎勵。

不得不說,確實很誘人。

但如果古天有辦法解決他就業協定的問題,回到祖國,陳學文義無反顧。

而這些事,古天也知情。

「我想,還有幾天時間,就業協定的事情,我來幫你搞定。」

古天鬆開略微皺起的眉頭,纖細有力的手指敲擊的桌面,沉穩的說道。

「真的有辦法?」陳學文依舊不放心的問道。

「交給我解決。」一如既往的肯定回答。

「那就交給天哥了!」似放下了心頭大石,陳學文轉身離開了這棟特別的學生宿舍。

在門口,他看著小別墅旁邊那獨立高大巍峨的私人實驗室,眼中閃過信任和希冀的神色。

在落地窗邊,看著在寒風中逐漸遠去的陳學文,古天收回了目光,猛地一把將窗簾拉上,然後整個人衝進了自己的書房內,快速來到房間內書櫃旁下蹲,抽開了幾本書,露出了後面的東西。

這裡,竟然還有一個嵌入式的保險箱。

看著古天輸入密碼的模樣,似乎解鎖方式相當複雜安全,採用採集血液、DNA、頭髮、皮膚組織,眼膜、指紋,等相當繁複的驗證方式,才能打開這個保險箱。

被如此珍藏保護著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身為它的主人,古天自然知道。

這就是他即將注射的腦域意識控制藥劑!

「啪嗒……」

隨著隱藏在書櫃後,牆壁中的保險箱門打開,其中的東西印入眼帘。

已然研究出4年多的腦域意識控制藥劑——1代;

Brainareaconsciousnesscontrolagent;簡稱BCCA- 1。

純藍的液體中,仿佛有星辰在其中閃爍,透露著神秘與未知;液體流淌在透明純凈的玻璃管中,散發著惡魔的低語,勾動著古天的心弦。

古天拿起其中一瓶藥劑,也是他在美聯邦境內製作服用後剩下的最後一瓶,輕嘆一口氣。

這種東西,是不好過境的,萬一被美國人拿到手,一經實驗,就會知道這玩意的功效。

對於正常人來說,這是有0.0039% 可能性開拓1% 腦域活性的東西。

而對於古天這樣的特殊病患來說,確實十分穩定的精神穩定劑。

是的,古天有病。

至於有什麼病?

他的腦海中,存在著2個人類意識,今年是2008年初,雙方在對方出現在這個身體內的一刻起就無事不可的在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從最開始古天的主體意識全面壓制對方,一直到現在對方已經有些能力反擊古天,這都讓古天感到十分的憂慮。

嚴格來說,目前他身上這具健康的身體,實際並不屬於他。

是的,目前掌控著這具身體的意識,屬於外來意識。

他原名顧天,天藍星華夏人,屬於華夏國科學聯盟協會的首席科學家之一。

即便兩顆星球,無論從人文還是地理,甚至是星系上來說,都和天藍星無比的相似。

但顧天依舊肯定,這裡是異世界。

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他曾經的那些老夥計,那些更米國資本鬥爭,捍衛著人理陣線鬥士的戰友……那些人,顧天一個都沒找到。

然而這個世界,卻有著如同前世米國一樣的美聯邦,也有著同他家鄉文化歷史近乎一模一樣的華國。

整個世界在世界歷史、科學進程上,並沒有太大差別,就是一些重大事件上的人物似乎被更換了而已。

小人物該掙扎求生依舊掙扎求生,資本家們依舊裹挾著云云眾生,為了利益互相征伐,依舊在滲透著世界的方方面面。

前世,顧天就因為一個滲透到自己身邊資本走狗的刺殺而死。

國家為了嘗試拯救近乎沒有希望被救活的他,在家屬的同意下,啟用了依舊還在方案上的意識重生實驗,打算將他的意識傳輸到一具人類克隆肉體之上。

可惜,實驗出現偏差,一覺醒來,他出現在了另一個世界,出現在了一具嬰兒身體上。

一個和他記憶深處,曾經所看過的一本小說世界似乎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世界。

身為過目不忘的超憶者,顧天在沒有覺醒時,也是普通人,也曾經看過一些不健康的東西。

比如其中一本叫作《紅塵之殤》的小黃書,而且還是牛頭人類型的。

古天在記憶一步步復甦後,在16歲時,終於知道了自己很可能在其中扮演的人物。

苦主——古天。

在那一天,他看著美艷若仙的母親,心態是有些崩潰的。

你能想像到一個大科學家心態的崩塌嗎……

不過,身為一切都要以科學態度去驗證的科學家,古天自然不會輕易認輸。

他清楚的記得原書中各種各樣的不合理、不科學。

雖然母親和小姨的人設對上了,但……故事情節卻不一定對得上,書中那關於人性奇怪甚至扭曲的描寫,顧天可從未贊同過。

身為通雲集團掌權人的母親,會對那樣的對手屈服?一個人渣也能身居高位?除非這個帝國腐爛了。

為此,古天開始了對整個社會各方面的考察,在求學路上的考察。

……

002:原身要求和歸國思緒轉動,古天收斂回憶,將藥劑的塞子拔掉,就準備將其喝入口中。

「談一談……」

一聲聲細若蚊絲,宛若幽魂的呢喃聲響起,這聲音,是在古天腦海內響起的,充滿了詭異,宛若自己的意識在說話。

這讓人頭皮發麻的感覺,不由讓古天眉頭頓時一皺。

近年來,原身意識越來越能影響到他了。

古天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最初這具身體的原身靈魂不過是一個嬰兒而已,但隨著他控制著肉體接觸學習的越多,對方也學習的越多。

雖然原身意識並不具備顧天的記憶和學識,卻也可以在學習中一步步變得和正常成年人一樣。

要不是在去年時,古天找到了遏制原身靈魂意識的辦法,恐怕對方依舊還會繼續瘋狂的學習下去,然後逐漸和他腦域意識這塊,打成平手,甚至拿回身體的控制權。

「小偷……求你了,談一談!」

一聲宛若厲鬼尖嘯的聲音,猛然在古天腦海中響起,讓他的頭宛若被重錘錘過一般,整個人轟然摔倒在地上。

「該死!」

古天扶著地板坐起來,面色陰晴不定,眼睛看向那摔到牆角的藥劑瓶,萬幸的是,藥劑的玻璃瓶是特製的,並不是那麼容易摔壞。

聽著腦海內迴蕩的聲音,古天無奈決定暫時同意對方的要求,不然他的意識要被吵暈過去。

雖然他暈過去後,對方也會暈過去。

但總歸是個麻煩,萬一這時候有人闖進來,發現什麼就不好了。

思緒著,古天來到了衛生間中,看著鏡子內俊朗帥氣的青年,不由感到一陣不真切。

竟然穿越成了小說中的人,雖然20年了,但對於遵循科學為真理的顧天,依然感到不可思議。

「說吧!」顧天面色冷冽的說道。

隨即沒幾秒,鏡子中的古天,眼神一陣渙散。

顧天暫時交出了身體的部分控制權,絲毫不擔心對方奪走,你無法想像一個充斥著科學理論的意識體,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不要消滅我!我要自由,我知道!你是非常厲害的科學家!你曾經跟我暴露過你的一部分來歷!」

面色驚慌的古天說完,然後又是眼神渙散,然後堅毅的目光繼續出現。

「可以,但你要保證你的老實,不然後果你清楚。」

古天說完,便沒有感受到腦海中那道意識的繼續衝擊,應該是暫時被他安撫住了。

呵……真是單純的孩子,怎麼可能放過他。

古天不由慶幸,在原身家庭的教育下,他最開始並沒有接觸到太多的人性黑暗面的問題。

後來又專注對科學的研究,導致對方的思維還是比較單純的。

不然……現在就不是這麼好忽悠了。

想了想,古天又繼續補充道:「等未來,我研究出了克隆體和意識轉移技術,我不會再繼續占用你的身體。」

說完,古天回到了書房內,毅然決然的將BCCA- 1給喝了個精光。

……

喝完藥劑後,古天又動用精神暗示等心理學上,相當高級複雜的知識,在自己的腦域中,構造出了一道道防線……然而事實上那是囚籠。

這能阻止對方的侵入,以及消磨對方的意識,讓對方處在緩慢的消耗中,一直到徹底消散,化為純粹的意識能量,成為滋補他顧天意識的養分。

他·華夏科學聯盟首席科學家·顧天·心狠手辣。

做完這些,古天這才坐在偌大的書桌前考慮起,關於陳學文和美聯邦簽訂就業協定的事情來。

思緒良久,古天想著沒記錯的話,陳學文和美聯邦助學基金會所簽訂的協定里,只是單純不允許陳學文加入華國相關半導體、光刻機的公司機構,卻並沒有對陳學文的人身自由做出更多限制。

也就是說,只要陳學文回國後,並不是從事相關行業,美聯邦也暫時拿他沒辦法。

而且,只要進入華國境內後,怎麼操作,還不是由國內說了算嗎?

當然!兩個世界的美聯邦政府尿性相差不大,古天還得防著對方對陳學文採取更多非常規手段;甚至陳學文家裡生意的事情,古天都懷疑是對方搞出來的。

……

次日,古天在和陳學文簡短的交流,對方經過簡短的思考後,暫時同意了下來。

這其中有著古天隱秘的身份在起著作用,魔都通雲集團掌權人的獨子。

雖然不是相當龐大的跨國公司,卻在海運行業中有著不俗的名聲,以通雲集團的體量,陳學文決定賭一把。

留學數載,卻無法在國內光刻機、半導體行業一展所學,實在令人懊惱;陳學文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命運。

眼見陳學文答應了下來後,古天馬上讓人安排了回國的機票和相關事宜。

接下來幾天,陳學文面對著接連上門的導師、美聯邦助學基金會的詢問,都採取了和古天交流時的說辭。

他在回國後,將不會從事光刻機和半導體的相關行業。

「那個黃皮猴子一定是瘋了,在普林斯頓留學幾年,居然要回去繼承家業?!」

才走進教學樓中,其中一間辦公室門口的古天,就聽到一個西裝革履的白人精英,說出不敢置信的鄙夷話語。

古天眼神淡漠輕輕撇了對方一眼,然後徑直走到辦公室外,等待著陳學文的詢問結果,隱隱約約間,他還能聽到其中傳出的聲音。

「學文,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相信你留學四載,並不是為了讓自己的所學化為一堆記錄在腦海里的無用數據!留在美聯邦,你……」

「陳學文先生,希望你回國後,不要從事相關行業,否則高達5億美金的罰款在等著您,另外你每月要償還5600美元的助學貸款,即便你回國後,也得繼續繳納……」

「我還是堅持我的選擇。」

……

伴隨著波音747客機引擎的巨大轟鳴聲,機上乘坐著兩個學成歸來的學子,踏上了歸國之路。

飛機上,古天凝望著窗外純藍的天空和棉絮般雪白的雲團,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麼。

[ 我回來了。] 恍惚間,古天腦海中再次閃過那個貌若天仙般的人影。

他的母親——方若雲。

003:機場見聞「畢業了,回國後你打算做什麼?」

坐在古天身側的陳學文,扭頭朝古天隨意問道。

「你是想問我,安排你做什麼吧?」古天收回思緒,嘴角一挑輕笑道。

「當然,不出意外的話,未來幾年你就是我的老闆、債主了。」陳學文聳了聳肩膀,一臉無奈。

「傳統光刻機和半導體行業你肯定是做不了的,不然你要面對高額的罰款,還有美聯邦法院的傳票……」

「難道我的祖國,不打算保護一下我這個人才嗎?」說道了重點,陳學文有些急了。

「安靜些,我的朋友,我想……現在助學基金會還派人盯著你呢!」古天輕聲在陳學文旁邊說著,而眼神餘光卻瞟到,僅離著他和陳學文隔著一個過道的座位。

那裡,坐著一個帶著墨鏡的光頭白人,一臉的精悍,從上飛機前到現在,就一直暗中監視著他們。

是的,他們!不僅是陳學文,連帶著古天也一同監視著。

即便古天在普林斯頓就學的幾年,一直沒有表現出優異的成績,也沒表現出哪一方面的天賦……哦!表現出了家庭的財力。

但,學校方面,可是不止一次,對他的私人實驗室,感到無比好奇。

不止一次,古天發現自己的實驗室有被陌生人進入的痕跡,好在他每次實驗都會銷毀掉所有實驗室數據。

所有的實驗數據,都保存在他的腦袋裡,一個合格超憶者的腦袋,可以說,比計算機更要會合理分配儲存。

「放心吧!回國後,我會給你安排好的。」現在並不是討論這些的地方,古天只是寬慰了陳學文幾句。

陳學文只好收拾七上八下的心情,強行鎮定下來。

「女士們、先生們,飛機即將落地,請您回去指定的座位……」

伴隨著飛機即將落地,空姐溫婉的提示聲,古天和陳學文終於回到了惜別數年的祖國。

下了飛機後,那個光頭白人,便隱匿不見、不知去向。

想來,在華國的土地上,對方還不敢太過放肆。

在接機口,人來人往。

「歐巴!歐巴!」

一聲聲十分興奮的喊聲,朝著古天陳學文這邊的方向,瘋狂吶喊著。

兩人循聲望去,是一群穿著十分青春的少女,臉上還透露著十分青春稚嫩的氣息。

古天和陳學文面面相覷了一眼。

「該不是來接我們的吧?」陳學文疑惑的說道。

古天聞言,嘴角微微抽動了幾下。

「想什麼呢!我想,我們還沒有那麼大的范,可以這些少女接機;而且……就算要接機,接機群體也不對,不應該是你母校的那些學弟學妹嗎?」

古天一臉意味深長的打趣著陳學文,陳學文16歲獨自留美求學的事情,早就在陳學文老家傳遍了。

身為浙省烏城有名的神童,陳學文不可謂是備受關注;因此陳學文確實在當地母校備受推崇,收穫了一批迷弟迷妹……

但這裡是魔都市國際機場,可不是烏城,陳學文的迷弟迷妹出現在這裡的機率……可不高。

果然,沒過幾秒,古天和陳學文突然受到一陣推搡,他們走的可是飛機VIP客戶通道,照理說,能從這個通道上走下來的不應該是非富即貴的高素質份子嗎?

思緒一轉而逝,古天和陳學文兩人微微皺攏劍眉,扭頭朝身後看去,只見一個個西裝革履的青年,拱衛著一個油頭粉面、穿著前衛,看上去不過十八上下的年輕人。

在生物學上造詣頗深的古天,一眼就看出,就粉面小生這張臉,恐怕已經動過不下10次的刀子了。

雖然看上去似乎清秀陽光,卻充滿了人工雕琢的痕跡,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工帥哥。

古天在心中嗤笑一聲,然後和義憤填膺的陳學文,暫時退到一旁,讓這個所謂的韓國歐巴先走一步。

「沒想到國人年輕一代的審美,竟然淪落至此,油頭粉面滿臉儘是人工雕琢痕跡,居然也有這麼多年輕人喜歡。」

陳學文不滿的嘟囔著,古天聞之於耳,卻也不在意。

這種事,正常。

特別在華國文化領域並未發力的時候,給了外國文化入侵提供了可趁之機。

可是,一旦國人覺醒,上頭騰出力量來整頓文娛行業,恐怕就是外國文娛產業的滅頂之災了……

思緒一轉,古天和陳學文繼續朝機場外走去,在洶湧的粉絲人流中,艱難的前進著。

好半天,兩人才終於跟在那所謂的韓國明星後面,來到機場外的車輛臨時停靠處。

「Wo!」

突然一陣令人側目的驚呼聲響起,眾人不禁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一輛商務車的車門打開,兩條包裹在絲襪上的修長美腿從車上伸了下來,下一秒,所有看到那女人的男人,都似乎感到這個冬天不再寒冷,只覺得一股熱血直衝腦門。

「……那……那是來接歐巴的明星嗎?」

「不……那是來接歐巴的秘書吧!」

「天吶!真……真好看。」

一群年輕的少女,在來人面前自慚形穢。

古天在人群後面,憑藉著身高優勢,清楚的看到來人的面貌身形,不禁劍眉一挑。

「走吧!接我們的人來了。」

古天扭頭朝身邊的陳學文輕笑一聲說道。

陳學文聞言,眨巴了眼睛後的雙眼,眼中滿是狐疑……

「那……大美女是?」陳學文下意識的問道。

「我小姨。」

說完,古天擠開人群,帶頭朝小姨的方向走去。

「哎呀,擠什麼擠!」

有少女很不爽的回頭怒斥著,然而在看清楚古天的身高和長相後,聲音快速低落下去。

「麻煩讓讓。」古天一臉冷漠隨口說著,並未停下腳步,直到他走到了小姨面前。

「好久不見。」古天微笑著朝來接自己的小姨說道,卻見小姨嘴角挑起一抹略顯詭異妖艷的弧度。

「老公!」

話音剛剛響徹古天耳邊的同時,他有力且滿是肌肉的胳膊就被對方摟住,顯得無比親昵。

屬於女性特有的豐滿,屬於自家小姨才擁有的洶湧,屬於對方身上才特有的清香,瞬間充斥在古天的感知中,讓他的身體下意識的瞬間僵直了一下。

「小……小……」

古天結結巴巴著還未將話說出聲,卻有不速之客來了。

「美麗的女士!請問您的名字?……」

「自我介紹下,我是李斯寅,大韓國人!哦,我在你的國家還是個非常受歡迎的明星,不知我有機會請你共進晚餐嗎?」

這操著蹩腳華語的聲音主人,不是別人,赫然是剛剛在機場VIP出口處,將古天、陳學文給擠到後面的所謂韓國明星。

對方一臉的倨傲,渾然沒將古天和陳學文放在眼中,徑直朝古天的小姨方若雨發出邀請。

方若雨也不說話,只是緊了緊自己外甥那支已然有些陌生的胳膊,臉上嗪著瑩瑩笑意,眼中閃動著狡黠光芒,就這麼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

處在兩人身後的陳學文,看著渾然不動的古天,以及被古天稱之為小姨的大美女,已然發覺兩人的關係,似乎不是單純的……

如果是的話,這……美女有點皮啊……陳學文在心中暗暗想到。

古天臉上露出一絲無奈,才剛剛回來,小姨的魔女本性又暴露出來了,不整他一下,似乎就不舒服的模樣。

下一秒,古天收其笑容,滿是冰霜冷冽的話語從口中吐露。

「李先生,你知道你現在和發情的公犬有什麼區別嗎?」

「什……什麼?」

華語並不太精通的李斯寅沒馬上反應過來,一旁的安保人員當即湊到其耳邊,為李斯寅翻譯。

「阿西……你罵我是狗?」

李斯寅一臉不敢置信,本想罵人,但看到依偎在古天身旁的美女,又很快將韓國髒話給憋了回去。

隨即,他的眼中一動,然後揮了揮手,身旁的助力快速的將一個小錢包遞到他的手上。

然後李斯寅從錢包中抽出了一本小本子,看上面的款式,似乎是發票之類的東西。

「這是……5萬華元的支票!」

「將你身邊的女士鬆開,然後介紹給我,你就可以獲得這一筆巨款。」

說完,似乎怕古天不明白,又讓一旁的翻譯給翻譯了一遍。

古天眨了眨眼睛,他沒想到,剛剛回國,居然能碰到這樣的人和事,簡直是一朵奇葩。

這樣撩妹?而且撩的還是他小姨方若雨,怕是不知道魔都外的黃浦江有多深。

「小姨,他說你只值5萬。」

古天咧起嘴角,掛著滿是惡劣的笑容朝方若雨說道。

果然,與古天心中預料的一樣,方若雨那一臉溫煦的笑容,快速消失,變成了冰川。

「李斯寅?」

顯得誘人勾魂的御姐聲音,從方若雨飽滿嫣紅的雙唇中突出,僅僅是說話,就讓對面的李斯寅情不自禁又隱晦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對,我叫李斯寅。」

方若雨聞聲,輕輕點動臻首,滿頭酒紅色的波浪頭髮隨之擺動,散發出一股清醒又迷人的香氣。

她的臉上勾起玩味的笑容,詳細的素手伸進自己的包包中,掏出了一把車鑰匙。

「滴滴……」

兩聲突兀的車輛警示聲,驀然響起。

李斯寅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只見在剛剛方若雨下來的商務車後面,還有一輛看上去就價值不菲的跑車停在那裡。

那似乎是……奔馳C63?今年才剛剛出的最新款……價格90多萬華元起步。

李斯寅轉回的頭,有些尷尬。

沒想到對方還是有錢的主……90多萬華元……這一次他來華商演,報酬也就40多萬華元,而且還要給經濟公司拿走一大部分。

剛剛他掏出5萬華元的支票,他認為已經價值不菲了,足夠將這個美艷勾魂的女人拿下了。

沒想到……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

「您請。」

在韓國深諳不能得罪有錢人的李斯寅,十分恭謙的讓開了道路,微微鞠躬一邊伸手一擺,低聲說道。

然而這依舊不能阻止他對美艷女人所摟著青年的羨慕。

「嗤……」

方若雨的嗤笑聲傳來,充滿了不屑和鄙夷,更讓李斯寅頭皮發麻、心理扭曲。

該死的有錢人!

「走,回家!」

「你要跟我坐商務車,還是自己開車?」

方若雨扭頭朝古天問道。

古天看了眼那略顯高調的跑車,輕輕搖了搖頭。

「我就知道,姐姐還是不懂你。」方若雨說著,將跑車的鑰匙丟給一旁站立許久默不作聲的青年。

「你把車開回去。」

「是,副總。」

古天眼睛微眯,剛剛他竟然沒有察覺到這個寸頭青年,而且對方身上的氣息……充滿了軍旅意味。

看來……應該就是他那跟小姨假結婚的小姨丈安排的人?

古天心中猜測著,帶著陳學文,一起坐上了那輛加長版商務車。

隨著5輛車組成的車隊離開這裡後,那個叫作李斯寅的明星才敢起身李斯寅虛摸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目送對方的離去。

在來到華國前,有前輩曾經敬告他,在華國低調點,華國之地藏龍臥虎,絕對不是他一個小明星可以招惹的起的。

現在看來,還真的沒錯啊!

剛剛那商務車,他沒記錯的話,是最新版的邁巴赫……而且還是定製款,能夠訂購到的人,非富即貴……

思緒翻湧著李斯寅,看著一旁怔怔看著他的粉絲們,臉上再次掛起笑容;隨即粉絲們又繼續歡呼起來,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但李斯寅並沒有察覺到,來接機的粉絲們,那歡呼聲不再那麼亢奮,甚至有些低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