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仙子录 (1) 作者: 627502127

.

【九州仙子录】

作者: 6275021272021-5-4发表于SIS001

第一章

大齐国都禁宫深处,御书房内。

当今圣上唐晨身着黑玄色外衣,心情愉悦地批阅奏章,殿外侯著一群侍卫,而身旁就只留下了一个亲近的太监。

小会,却是扔下了奏章,道“明天把折子全打回去,让他们继续吵,吵的越凶朕就越能看得清这帮人。”

内监总管刘喜儿依旧一副不悲不喜的死人脸,回了声是。

片刻之后,齐皇在龙椅之上抻了个懒腰,脸上挂上了淫邪的笑容,拨弄桌案上的铃铛,

“刘喜儿,宣寒冰仙进殿。”

这寒冰仙是江湖中有名的仙子,名作龙青鲤,前几天刚刚晋升为天女门掌门。齐皇虽贵为九五之尊,见过的漂亮女人数不胜数,现如今却依然心头火热,胯下的龙根也开始微微抬头。

“启禀陛下,龙姑娘到了。”御书外传来略微雄厚的声音。

是专门护卫帝王的神武卫,忠心耿耿。

齐皇道了声:“请仙子进来,朕有要事相商。你等先退下。”

“陛下……”殿外的侍卫嗫嚅著,近卫依附着皇权而存在,是天底下最不希望皇帝出事的那群人

齐皇自是了解他的想法,接道:“仙子必不会加害于朕,况且朕周围还有刘喜儿在,尔等先避退吧。”

“是。”

小会儿,一侍卫领进一个女子进来便告退了。此女生的花容月貌,凤眉轻目,朱唇微启却好似有暗香袭来,皮肤白若凝脂欺霜赛雪,一身白裙体态轻盈飘忽洛神,莲步微移似如青燕点水。

龙青鲤跪在阶前行了个大礼,叩首道“民女龙青鲤拜见陛下,陛下万福。”

龙青鲤岁贵为天女门掌门,但在这大齐皇宫之中一没官身二没诰命,那江湖中人见到官身都尚且矮一头,何况是在这整个大齐的君主面前。

只是这龙青鲤心中却多有愤懑,一是早上莫名得皇上旨意,一大早便从小门进入这禁宫之内,早早便侯下了,未得特许在宫中也只能一直在殿外干呆着,到了深夜才得到召见。二是刚一见面便给这皇帝下跪叩首,心里也不是滋味,只是奈何比人强,天女门在整个国家机器面前显得太渺小了,不得不放低姿态。

“仙子请免礼。”齐皇目光灼灼地盯着仙子俏脸。本来只想着这寒冰仙傲了一辈子,先晾晾她好好打磨打磨她的傲气,现在只后悔没能早点召见来场白日宣淫。

龙青鲤黛眉轻皱,被这股淫邪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俏脸微寒,说道“不知陛下召唤小女前来所谓何事?还望陛下明示。”

“朕早早听闻仙子美貌无双,堪比谪仙,今日一见倒着实让朕有些着迷。”

“陛下就别拿小女打趣了。”若是常人这般调戏自己,估计早就一掌挥过去了,龙青鲤皱着眉头打量一下这狗皇帝身边的太监,心下里估摸著这腌狗与自己真斗起来胜算大概五五分成。

“哦,近来朕这身体火气渐旺,朝堂之事又让朕心火不畅,想着让仙子不要吝啬自己的身体,给朕泄泄火。”

龙青鲤火气直上心头,愤然起身,只听到叮铃一声脆响,那狗皇帝起身摇起铃铛,那叮铃叮铃的声音让自己一阵心烦意乱,当下想运起内力冲出殿外,却发现自己多年苦修的内力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狗皇帝,你对我做了什么!”龙青鲤此时又惊又怒,却又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四肢竟然失去了知觉,但又可以径直伫立在原地。

齐皇轻笑着走下台阶,来到龙青鲤身前,用手指轻佻地挑起美人的下巴,只感觉细腻非常,触感极佳,又化而为掌轻轻摩挲这仙子如琼脂般的脸蛋,慢慢俯首去轻嗅仙子的脖颈。

只觉一股淡淡如香似麝的香气扑鼻而来,让齐皇的心情都为之一振,整个人都有些陶醉般的飘飘欲仙。

“滚!离我远点。”然而此时的仙子像是困兽般的挣扎让齐皇身下怒龙更加挺拔,反倒让他更加兴奋。

“仙子你的味道能让朕迷恋一年,”齐皇更加肆无忌惮地将自己有着老茧的手指印在仙子的朱唇上,只觉软糯非常,继而更加放肆地强行插入仙子绣口之中。

嗷呜,龙青鲤使劲全力恨不得直接咬下眼前这个狗皇帝的一根手指,却发现这跟手指坚硬非常,皇帝趁机寻到仙子嫩滑的软舌,上下拨弄,倒好像是仙子故意配合着玩弄情趣似的。

但很快齐皇就抽出了食指。

“呸,你到底做了什么。”仙子又嫌恶心般的连呸,想要彻底洗刷掉刚才的恶心感。

齐皇饶有兴趣地不断张合着手指,看着仙子拉丝的唾液,而后又将手指从仙子衣襟处伸入,越过了肚兜攀上高峰,又在樱桃上涂抹均匀,又大力揉着仙子的酥胸,只觉得快意非常。

“朕一直都关注著武林这股不受朝廷管控的力量,”唐晨十二岁少年登基,从那时起便开始布局,秘密饲养著皇家密蛊,“从三年前朕便秘密打探各门各派,花费巨大,耗时巨长将你们的打杂弟子替换或者腐蚀,让你们每天都从食物中摄入蛊虫。”

其中的巨额消耗单是培养这蛊虫便已是天价了,不过这些付出都将是值得的。

“侠以武犯禁,绿林中人实在是太过于无法无天了,为了争名夺利无所不用其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朝廷权威。”似是觉得不满足般的又环抱住龙青鲤,两只手在仙子玉背上乱摸,国处嫩滑无比,整个美背浑然天成,一袭白衣都让齐皇弄得凌乱了些许。齐皇又贴近仙子有些发红的耳朵,继续耳语道,“所以朕决定要暗中控制住武林,而你们天女门就是朕的第一个猎物。”

“你,你休想。”龙青鲤气的整张俏脸都变为香艳的嫩粉。

齐皇在仙子耳边轻吹一口热气,让仙子整个耳朵都开始发红,愈发觉得可爱。已经忍不住开始进行下一步调戏。

撕拉,撕拉,撕拉,齐皇暴力地将仙子上衣撕成布片,让仙子上身几近赤裸,整个人欺身上前将脸贴在纹有白牡丹花的乳白色肚兜上疯狂嗅着香气,隔着肚兜叼上仙子的嫩点,细细研磨,引得仙子吃痛身心。

“嗯嗯,啊,斯哈,滚,滚远点,别碰老娘。”

齐皇用下身打仙鞭蹭蹭仙子温软的大腿,暂时放过了仙子。

“至少,现在整个天女门都在朕的掌控之下。”

“呼,呼,”龙青鲤剧烈地吸气,引得整个爆满的胸脯都上下起伏,“我天女门不可能归顺于朝廷的。”

齐皇嗤笑道,“看来仙子不怎么信朕的话,刘喜儿,让仙子见见她的故人。”

原来刘喜儿不知何时就早已退居殿后,方才陛下正尽兴,区区奴才可不敢坏了陛下的兴致。

刘喜儿牵着一除狗链外浑身赤裸的尤物上前。何青师面范红粉桃花,任谁看了都觉得煽情无比,头发只用简单的珠钗束住,舌头吐在外面斯哈斯哈地吐着气,全身赤裸好似氤氲著粉红蒸汽,一对浑圆水滴形巨乳公然漏在空气中,两个樱桃点点硬起足有一指,下身的耻毛梳的整整齐齐,此时却被春潮玉露打湿,两腿曲立抖动着,一副随时都要高潮的样子。

“师姐。。。。”龙青鲤看着自己大师姐此时模样心中一阵悲凄,如鲠在喉。

前几日师父身死道消,师姐武功更甚于自己,声望也与自己并驾齐驱,放弃了掌门之位毅然出走去追寻凶手,没想到不过短短几日师姐妹竟如此相见。

“汪汪汪!”许是见到亲如姐妹的师妹,何青师兴奋地连连叫唤。

“你对师姐做了什么!”此时龙青鲤恨不得生食其肉,饮其血,啃其骨。

“这蛊虫,初动可以封住武者全部内力,深入之后便是使其四肢无力或者是钻进大脑使其心智紊乱,好处在于这蛊虫不发动的话,平时便还是那个桃花仙子何青师。”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天女门。”龙青鲤心中一阵无力,现在整个天女门都在蛊虫控制之下,齐国疆土广阔又是第一强国,就算能逃避,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仙子大可放心,只要你们乖乖听朕的号令,朕便保证,你们仍是天女门人人尊敬的仙子。”齐皇见仙子认清形势,暂时低头,心中暗喜,此生阅女无数,最喜这烈妇荡春,傲女低头。

龙青鲤认命般的闭上美目低下了头,只好任人宰割,只为忍辱负重,等到蛊虫破解便与这狗皇帝同归于尽。

“刘喜儿。”

刘喜儿不需吩咐便已经知晓该怎么做,当下迅速抬手,几道纹龙绣凤的白绫自衣袖而出,迅速将这龙青鲤四肢腰部和脖颈吊在柱子之上,仙子上身肚兜已被除去,赤裸著晶莹剔透的身子,被封住了嘴巴,裸著一对不孙色于何青师的巨乳,下身则是破破烂烂的衣裙,脚上还有绫罗白袜和乳白长靴,成十字型以这样一副挑逗的姿势被钉在大柱上以确保圣天子抬头便能看得到仙子酮体。

眼见着寒冰仙一副懵懵的样子齐皇开口道,“凡是要成为朕的性奴者,都必须经过两天的温养处理,两日后朕便亲自为仙子开苞取字,在此之前就让仙子看看你的师姐是如何为朕服务的吧。”

“汪汪汪!”何青师得到授意便马上小跑过来舔舐齐皇的右手,齐皇一手上下翻弄著何青师的丁香小舌,一手拿起奏章翻阅。还有着对面柱子上寒冰仙支支吾吾的低声浅吟,原来这柱子是专门用来折辱这些武林仙子的,柱面涂满了浪女荡春酒,那绫罗上也是用最烈的春药浸泡过得,寻常女子一个时辰便会发疯变为肉畜,唯有像是这龙青鲤何青师这样的仙子才能勉强承受。

齐皇轻摇铃铛,叮叮零一声脆响后何青师扶著昏昏沉沉的大脑,缓和半刻后,抬眼便堆满了笑容。

粉面含春,巧笑嫣然,此时恢复了理智的何青师轻车熟路地剥开齐皇的裤子,迫不及待地献上樱桃小口去亲吻一跳一跳的怒龙,耐心的用丁香小舌去清理肉冠上的污垢,极尽谄媚。

“陛下,小婊子这就让皇上泄泄火。”

齐皇接受着何青师的口活,只觉得下身进入了一千温润潮湿的桃园,双手摁住桃奴的脑袋,迫使她插得更加深入一些。只是这怒龙本就粗壮,在这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竟是又壮大了几分,直取桃奴的喉咙深处。

“呜,呜,嗯嗯,啊,吸溜,呲,啵,呼喔,啵”桃奴因深深吮吸而凹陷的脸颊也不会减少其魅力,一刻钟后桃奴也是动得越来越快,齐皇索性就抱着桃奴的脑袋冲刺,最后在桃奴的娇俏惊呼中尽数射入桃奴的嘴巴中。

“唔,嗯,咕噜,咕噜”伴随着意犹未尽的舔舐,桃奴细心的清理著齐皇的残留。

“你这小婊子口活倒是越来越精湛了,今日朕便提枪和你盘肠大战上三百回合。”

“嗯,嗯”桃奴因之前的激烈声音有些变形,却依然魅惑十足,仰起头带着副发春般的笑脸,打趣道“爷依旧威风凛凛,只是这前菜,奴就有些受不了啦,只希望爷日后体谅体谅奴的妹妹,莫要把妹妹像奴当日那样玩残了便好。”

兴致上来了哪管那些三七二十一,齐皇一脚便将桃奴踢倒在地,而桃奴也不恼,乖乖伏下甄首,抬高屁股,两个粉嫩紧致的洞口对准著齐皇,菊花紧致而粉嫩,伴着主人的呼吸微微开合,端的是可爱非常,而她的紧致一线天小嫩逼更加不得了,插进去便觉销魂无比,如非如此,齐皇也不会舍不得放桃奴回去天女门,但只怕这次不得不放两位美人走了。

想到两天后两姐妹将可爱的小屁股叠在起,或是姐姐在上面或是妹妹在上面,一个热情无比,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温热宜人,一个冰凉舒适,看着一个面若桃花,一个玉女动情,齐皇的打仙鞭便又挺立几分。

“呀,嗯,啊,爷,爷,轻一点,轻一点,奴要受不了啦。”

从后而入,又是居高临下,整个重量全压在桃奴身上,甫一插入嫩逼便觉得里面有春潮涌动,端的是又紧又滑,润的出水,而这桃奴还有一与众不同之处,这桃奴一动情便一发不可收拾,春潮涌动,春水玉菊之中便会涌出蜜水,甜于百花,清爽更胜仙露。

。。。。。

太累了,下章争取写完桃奴春戏,开始两日调教,之后是开苞,夜御两女,之后解锁新图鉴收一对母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