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九州仙子錄 (1) 作者: 627502127

.

【九州仙子錄】

作者: 6275021272021-5-4發表於SIS001

第一章

大齊國都禁宮深處,御書房內。

當今聖上唐晨身著黑玄色外衣,心情愉悅地批閱奏章,殿外侯著一群侍衛,而身旁就只留下了一個親近的太監。

小會,卻是扔下了奏章,道「明天把摺子全打回去,讓他們繼續吵,吵的越凶朕就越能看得清這幫人。」

內監總管劉喜兒依舊一副不悲不喜的死人臉,回了聲是。

片刻之後,齊皇在龍椅之上抻了個懶腰,臉上掛上了淫邪的笑容,撥弄桌案上的鈴鐺,

「劉喜兒,宣寒冰仙進殿。」

這寒冰仙是江湖中有名的仙子,名作龍青鯉,前幾天剛剛晉升為天女門掌門。齊皇雖貴為九五之尊,見過的漂亮女人數不勝數,現如今卻依然心頭火熱,胯下的龍根也開始微微抬頭。

「啟稟陛下,龍姑娘到了。」御書外傳來略微雄厚的聲音。

是專門護衛帝王的神武衛,忠心耿耿。

齊皇道了聲:「請仙子進來,朕有要事相商。你等先退下。」

「陛下……」殿外的侍衛囁嚅著,近衛依附著皇權而存在,是天底下最不希望皇帝出事的那群人

齊皇自是了解他的想法,接道:「仙子必不會加害於朕,況且朕周圍還有劉喜兒在,爾等先避退吧。」

「是。」

小會兒,一侍衛領進一個女子進來便告退了。此女生的花容月貌,鳳眉輕目,朱唇微啟卻好似有暗香襲來,皮膚白若凝脂欺霜賽雪,一身白裙體態輕盈飄忽洛神,蓮步微移似如青燕點水。

龍青鯉跪在階前行了個大禮,叩首道「民女龍青鯉拜見陛下,陛下萬福。」

龍青鯉歲貴為天女門掌門,但在這大齊皇宮之中一沒官身二沒誥命,那江湖中人見到官身都尚且矮一頭,何況是在這整個大齊的君主面前。

只是這龍青鯉心中卻多有憤懣,一是早上莫名得皇上旨意,一大早便從小門進入這禁宮之內,早早便侯下了,未得特許在宮中也只能一直在殿外干呆著,到了深夜才得到召見。二是剛一見面便給這皇帝下跪叩首,心裡也不是滋味,只是奈何比人強,天女門在整個國家機器面前顯得太渺小了,不得不放低姿態。

「仙子請免禮。」齊皇目光灼灼地盯著仙子俏臉。本來只想著這寒冰仙傲了一輩子,先晾晾她好好打磨打磨她的傲氣,現在只後悔沒能早點召見來場白日宣淫。

龍青鯉黛眉輕皺,被這股淫邪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俏臉微寒,說道「不知陛下召喚小女前來所謂何事?還望陛下明示。」

「朕早早聽聞仙子美貌無雙,堪比謫仙,今日一見倒著實讓朕有些著迷。」

「陛下就別拿小女打趣了。」若是常人這般調戲自己,估計早就一掌揮過去了,龍青鯉皺著眉頭打量一下這狗皇帝身邊的太監,心下里估摸著這腌狗與自己真鬥起來勝算大概五五分成。

「哦,近來朕這身體火氣漸旺,朝堂之事又讓朕心火不暢,想著讓仙子不要吝嗇自己的身體,給朕泄泄火。」

龍青鯉火氣直上心頭,憤然起身,只聽到叮鈴一聲脆響,那狗皇帝起身搖起鈴鐺,那叮鈴叮鈴的聲音讓自己一陣心煩意亂,當下想運起內力衝出殿外,卻發現自己多年苦修的內力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任何回應。

「狗皇帝,你對我做了什麼!」龍青鯉此時又驚又怒,卻又覺得渾身酸軟無力,四肢竟然失去了知覺,但又可以徑直佇立在原地。

齊皇輕笑著走下台階,來到龍青鯉身前,用手指輕佻地挑起美人的下巴,只感覺細膩非常,觸感極佳,又化而為掌輕輕摩挲這仙子如瓊脂般的臉蛋,慢慢俯首去輕嗅仙子的脖頸。

只覺一股淡淡如香似麝的香氣撲鼻而來,讓齊皇的心情都為之一振,整個人都有些陶醉般的飄飄欲仙。

「滾!離我遠點。」然而此時的仙子像是困獸般的掙扎讓齊皇身下怒龍更加挺拔,反倒讓他更加興奮。

「仙子你的味道能讓朕迷戀一年,」齊皇更加肆無忌憚地將自己有著老繭的手指印在仙子的朱唇上,只覺軟糯非常,繼而更加放肆地強行插入仙子繡口之中。

嗷嗚,龍青鯉使勁全力恨不得直接咬下眼前這個狗皇帝的一根手指,卻發現這跟手指堅硬非常,皇帝趁機尋到仙子嫩滑的軟舌,上下撥弄,倒好像是仙子故意配合著玩弄情趣似的。

但很快齊皇就抽出了食指。

「呸,你到底做了什麼。」仙子又嫌噁心般的連呸,想要徹底洗刷掉剛才的噁心感。

齊皇饒有興趣地不斷張合著手指,看著仙子拉絲的唾液,而後又將手指從仙子衣襟處伸入,越過了肚兜攀上高峰,又在櫻桃上塗抹均勻,又大力揉著仙子的酥胸,只覺得快意非常。

「朕一直都關注著武林這股不受朝廷管控的力量,」唐晨十二歲少年登基,從那時起便開始布局,秘密飼養著皇家密蠱,「從三年前朕便秘密打探各門各派,花費巨大,耗時巨長將你們的打雜弟子替換或者腐蝕,讓你們每天都從食物中攝入蠱蟲。」

其中的巨額消耗單是培養這蠱蟲便已是天價了,不過這些付出都將是值得的。

「俠以武犯禁,綠林中人實在是太過於無法無天了,為了爭名奪利無所不用其極,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朝廷權威。」似是覺得不滿足般的又環抱住龍青鯉,兩隻手在仙子玉背上亂摸,國處嫩滑無比,整個美背渾然天成,一襲白衣都讓齊皇弄得凌亂了些許。齊皇又貼近仙子有些發紅的耳朵,繼續耳語道,「所以朕決定要暗中控制住武林,而你們天女門就是朕的第一個獵物。」

「你,你休想。」龍青鯉氣的整張俏臉都變為香艷的嫩粉。

齊皇在仙子耳邊輕吹一口熱氣,讓仙子整個耳朵都開始發紅,愈發覺得可愛。已經忍不住開始進行下一步調戲。

撕拉,撕拉,撕拉,齊皇暴力地將仙子上衣撕成布片,讓仙子上身幾近赤裸,整個人欺身上前將臉貼在紋有白牡丹花的乳白色肚兜上瘋狂嗅著香氣,隔著肚兜叼上仙子的嫩點,細細研磨,引得仙子吃痛身心。

「嗯嗯,啊,斯哈,滾,滾遠點,別碰老娘。」

齊皇用下身打仙鞭蹭蹭仙子溫軟的大腿,暫時放過了仙子。

「至少,現在整個天女門都在朕的掌控之下。」

「呼,呼,」龍青鯉劇烈地吸氣,引得整個爆滿的胸脯都上下起伏,「我天女門不可能歸順於朝廷的。」

齊皇嗤笑道,「看來仙子不怎麼信朕的話,劉喜兒,讓仙子見見她的故人。」

原來劉喜兒不知何時就早已退居殿後,方才陛下正盡興,區區奴才可不敢壞了陛下的興致。

劉喜兒牽著一除狗鏈外渾身赤裸的尤物上前。何青師面范紅粉桃花,任誰看了都覺得煽情無比,頭髮只用簡單的珠釵束住,舌頭吐在外面斯哈斯哈地吐著氣,全身赤裸好似氤氳著粉紅蒸汽,一對渾圓水滴形巨乳公然漏在空氣中,兩個櫻桃點點硬起足有一指,下身的恥毛梳的整整齊齊,此時卻被春潮玉露打濕,兩腿曲立抖動著,一副隨時都要高潮的樣子。

「師姐。。。。」龍青鯉看著自己大師姐此時模樣心中一陣悲悽,如鯁在喉。

前幾日師父身死道消,師姐武功更甚於自己,聲望也與自己並駕齊驅,放棄了掌門之位毅然出走去追尋兇手,沒想到不過短短几日師姐妹竟如此相見。

「汪汪汪!」許是見到親如姐妹的師妹,何青師興奮地連連叫喚。

「你對師姐做了什麼!」此時龍青鯉恨不得生食其肉,飲其血,啃其骨。

「這蠱蟲,初動可以封住武者全部內力,深入之後便是使其四肢無力或者是鑽進大腦使其心智紊亂,好處在於這蠱蟲不發動的話,平時便還是那個桃花仙子何青師。」

「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們天女門。」龍青鯉心中一陣無力,現在整個天女門都在蠱蟲控制之下,齊國疆土廣闊又是第一強國,就算能逃避,又能逃到哪裡去呢?

「仙子大可放心,只要你們乖乖聽朕的號令,朕便保證,你們仍是天女門人人尊敬的仙子。」齊皇見仙子認清形勢,暫時低頭,心中暗喜,此生閱女無數,最喜這烈婦盪春,傲女低頭。

龍青鯉認命般的閉上美目低下了頭,只好任人宰割,只為忍辱負重,等到蠱蟲破解便與這狗皇帝同歸於盡。

「劉喜兒。」

劉喜兒不需吩咐便已經知曉該怎麼做,當下迅速抬手,幾道紋龍繡鳳的白綾自衣袖而出,迅速將這龍青鯉四肢腰部和脖頸吊在柱子之上,仙子上身肚兜已被除去,赤裸著晶瑩剔透的身子,被封住了嘴巴,裸著一對不孫色於何青師的巨乳,下身則是破破爛爛的衣裙,腳上還有綾羅白襪和乳白長靴,成十字型以這樣一副挑逗的姿勢被釘在大柱上以確保聖天子抬頭便能看得到仙子酮體。

眼見著寒冰仙一副懵懵的樣子齊皇開口道,「凡是要成為朕的性奴者,都必須經過兩天的溫養處理,兩日後朕便親自為仙子開苞取字,在此之前就讓仙子看看你的師姐是如何為朕服務的吧。」

「汪汪汪!」何青師得到授意便馬上小跑過來舔舐齊皇的右手,齊皇一手上下翻弄著何青師的丁香小舌,一手拿起奏章翻閱。還有著對面柱子上寒冰仙支支吾吾的低聲淺吟,原來這柱子是專門用來折辱這些武林仙子的,柱面塗滿了浪女盪春酒,那綾羅上也是用最烈的春藥浸泡過得,尋常女子一個時辰便會發瘋變為肉畜,唯有像是這龍青鯉何青師這樣的仙子才能勉強承受。

齊皇輕搖鈴鐺,叮叮零一聲脆響後何青師扶著昏昏沉沉的大腦,緩和半刻後,抬眼便堆滿了笑容。

粉面含春,巧笑嫣然,此時恢復了理智的何青師輕車熟路地剝開齊皇的褲子,迫不及待地獻上櫻桃小口去親吻一跳一跳的怒龍,耐心的用丁香小舌去清理肉冠上的污垢,極盡諂媚。

「陛下,小婊子這就讓皇上泄泄火。」

齊皇接受著何青師的口活,只覺得下身進入了一千溫潤潮濕的桃園,雙手摁住桃奴的腦袋,迫使她插得更加深入一些。只是這怒龍本就粗壯,在這無微不至的照顧下竟是又壯大了幾分,直取桃奴的喉嚨深處。

「嗚,嗚,嗯嗯,啊,吸溜,呲,啵,呼喔,啵」桃奴因深深吮吸而凹陷的臉頰也不會減少其魅力,一刻鐘後桃奴也是動得越來越快,齊皇索性就抱著桃奴的腦袋衝刺,最後在桃奴的嬌俏驚呼中盡數射入桃奴的嘴巴中。

「唔,嗯,咕嚕,咕嚕」伴隨著意猶未盡的舔舐,桃奴細心的清理著齊皇的殘留。

「你這小婊子口活倒是越來越精湛了,今日朕便提槍和你盤腸大戰上三百回合。」

「嗯,嗯」桃奴因之前的激烈聲音有些變形,卻依然魅惑十足,仰起頭帶著副發春般的笑臉,打趣道「爺依舊威風凜凜,只是這前菜,奴就有些受不了啦,只希望爺日後體諒體諒奴的妹妹,莫要把妹妹像奴當日那樣玩殘了便好。」

興致上來了哪管那些三七二十一,齊皇一腳便將桃奴踢倒在地,而桃奴也不惱,乖乖伏下甄首,抬高屁股,兩個粉嫩緊緻的洞口對準著齊皇,菊花緊緻而粉嫩,伴著主人的呼吸微微開合,端的是可愛非常,而她的緊緻一線天小嫩逼更加不得了,插進去便覺銷魂無比,如非如此,齊皇也不會捨不得放桃奴回去天女門,但只怕這次不得不放兩位美人走了。

想到兩天後兩姐妹將可愛的小屁股疊在起,或是姐姐在上面或是妹妹在上面,一個熱情無比,一個冷若冰霜,一個溫熱宜人,一個冰涼舒適,看著一個面若桃花,一個玉女動情,齊皇的打仙鞭便又挺立幾分。

「呀,嗯,啊,爺,爺,輕一點,輕一點,奴要受不了啦。」

從後而入,又是居高臨下,整個重量全壓在桃奴身上,甫一插入嫩逼便覺得裡面有春潮湧動,端的是又緊又滑,潤的出水,而這桃奴還有一與眾不同之處,這桃奴一動情便一發不可收拾,春潮湧動,春水玉菊之中便會湧出蜜水,甜於百花,清爽更勝仙露。

。。。。。

太累了,下章爭取寫完桃奴春戲,開始兩日調教,之後是開苞,夜御兩女,之後解鎖新圖鑑收一對母女。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