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10) 作者:立花奈绪子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10)

作者:立花奈绪子2021年5月4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章》 ‘您所拨的电话无人回应,请稍后再拨…’。 “啊…好棒…再用力…好哥哥…”。 ‘您所拨的电话无人回应,请稍后再拨…’。 “芯瑜!你的穴好爽…叫的好浪喔!我好爱你!”。 ‘您所拨的电话无人回应,请稍后再拨…’。 “啊!啊!去了去了!!哥哥…射给我!啊…”。 冠贤一人在宿舍里担心着我:“怎么电话都打不通啊!芯瑜她没事吧…”。 “哈…哈…呼…呼”我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轻微的喘气著,全身香汗淋漓,好久没这样干一整个晚上了,上次这样应该是与龙哥那次了吧。 一旁喝水的辰哥问着我:“呼…怎样?芯瑜…舒服吗?”。 我害羞地露出迷濛的微笑:“很舒服呢…辰哥你好棒…”。 辰哥满意的笑着,爬上床将我抱入怀中,吻著全身湿透的我,我俩再度交缠在一起。 时间回到昨天的夜晚… 我坐着辰哥的车,一路上还在哭哭啼啼的,他便载我来到了他家中,辰哥自己在X市买了间公寓套房,但由于自己一个人生活,疏于整理,房间里脏乱不堪,满地的垃圾与骚臭的卫浴,久违让女孩子进到屋内,顿时让辰哥显得不好意思。 我坐在他家里的大沙发,想起刚才冠贤的事情,眼泪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来,辰哥在一旁静静地陪伴着我,直到我的情绪平抚了下来才对我说话。 “好点了吗?我很抱歉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稳定了情绪才愧疚的说:“谢谢辰哥…是我不好,让你添麻烦了…”。 辰哥搂着我的肩膀,接着将我搂进他庞大的身躯里,他高大厚实的身体,宛如大熊一般,我安稳倒在他的怀里,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我面无表情的开始自我否定:“我是不是很脏的女孩…所以才会没人要…”。 辰哥温柔的语气说着:“怎么会呢…你是很完美的女孩,千万别这样说自己”。 想到之前程凯翔的背叛,龙哥的糟蹋,现在又加上冠贤的离去,种种的原因又让我对自己失望透顶。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他:“辰哥…你会喜欢像我这样的女生吗?”。 “咦?芯瑜你是说…?”辰哥显得有些讶异。 “像我这样没人要的女生你会爱吗?” 此时我的内心只想要一个能肯定我的男人,愿意爱我疼我的男人,我一直对于这样的自己很没自信,内心深处常常存在着许多负面情绪,我知道这样对辰哥很不妥当,但我真的只想要有人好好的爱我… 辰哥缓缓开口:“爱你…芯瑜,我爱你!”。 我瞪大眼,听到辰哥用温柔坚定的语气说着‘我爱你’,瞬间让我陷入了爱情的深渊之中,我俩彼此对看许久,我却主动的上前拥吻著。 “滋…唔呜…渍…辰哥…”。 辰哥紧紧地将我抱在怀中,双手上下抚摸着我的身体,我与他吻了好长一段时间,彼此舌尖交错,分享对方的唾液,感受着双方的气息,两人双唇分开时还牵了一长条透明的丝液。 我妩媚的看向辰哥,满脸通红,早已欲望高涨,身体发烫,下体的嫩穴早已湿润许久,我知道我已经发情了,像只等待受精的母狗一般。 我迷人的双唇开口:“辰哥…我”。 辰哥像是猜到我内心的渴望一样,贼笑的对我说:“我们去床上吧…”。 我们彼此全裸相见,辰哥高大肥胖的身躯,全身体毛茂盛,肚子一大团肥肉,但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肉棒虽然不长,但非常非常的粗壮,是我见过最粗的肉屌,还有那夸张的两粒大睾丸,仿佛能装满好几升的精液一样。 我跨坐在辰哥的油肚上,与他激情热吻,他的胸毛与肚毛摩擦着我的身体,让我非常兴奋,我一手伸去握着他的肉棒,轻轻把玩着那紫色红通通的超大龟头,这让辰哥舒服极了。 辰哥看着我的双乳兴奋的问:“芯瑜…你好美喔…我能吸吮这对奶子吗?”。 我打哈哈的回:“嘻嘻…可以呀,不过没奶水就是了…哈哈”。 我把这对F罩杯巨乳捧在辰哥嘴边好让他吸吮,他大嘴一开便上前咬著粉嫩乳头,而他下巴胡渣刺的我有些发痒。 “啊…辰哥…好痒喔…别吸那么大力嘛…啊!好舒服…”。 乳头是我敏感的部位之一,受到爱抚与刺激都会勃起,而用力玩弄双乳也能轻易让我达到性高潮,其实我也喜欢男人这样欺负我的乳房,这让我有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滋~~渍滋~恩滋滋~~啵滋~恩啵’。 辰哥双手圈住我的两只奶子,左右左右来回大口吸吮,舌尖快速上下拨动乳头,双乳早已被他的口水舔的一蹋糊涂,粉色的乳头已经硬挺挺的翘高着。 “辰哥!你好会吸喔…人家奶子好舒服呢…换我帮你吧!”。 我跪在他的胯下之间,浓密的阴毛散发恐怖的恶臭,但那雄伟粗壮的肉棒,一直勾引着我,我伸出小舌,挑逗着他的龟头,辰哥的包皮有些过长,我将它往后一剥,让那敏感的紫色大龟头出来透透气。 “呵呵~好可爱唷!啊…嗯”我一口含住了那刚探出头的坏宝贝。 “哦~喔!!芯瑜你的小嘴好棒,好暖和喔!”辰哥脸红舒服的娇喘著。 我慢慢地往前吞著,由于辰哥肉棒不长,我脸很快地贴近它的胯下腹肉,整撮阴毛依附在我的脸上,强烈的气味迎面而来,我却高兴著继续帮辰哥口交。 “滋~渍滋~滋~鸡巴~好大喔!哥哥~这根好好吃~嗯滋”。 我不停的前后吸吮,像是吃冰淇淋那样,舌尖逗弄马眼,另一手把玩着那肥大的睾丸。 一阵猛烈的吸吮后辰哥俩手压着我的头,屁股往前一顶,我妩媚的看着他舒服的表情,嘴巴像章鱼吸盘一样的吸住,宛如果汁机想要榨出浓郁香醇的汁液。 “芯瑜…不行了!你的嘴太棒了!先射了啊!啊!”一阵大吼,他站起身子,往前一阵猛烈抽插,将龟头对准我的喉咙深处,尽情的喷洒累积多天的浓郁精液。 “唔!!唔呜…呜嗯!”这如喷泉的惊人数量,从我嘴边溢了出来,实在太多太腥臭了。 “噗啊…喀喀…咳…好夸张呢…辰哥你的量好恐怖”我被呛到整口精液滴落在身体上。 “嘿嘿…不好意思啊!憋了好几天,加上你被你吸的那么舒服…”。 “没关系啦…没事的!我们继续吧…”我害羞地躺回床上,双腿微微张开,用两指剥开了我的阴唇。 “芯瑜…我真的可以吗?你还在跟冠贤交往呢…”此刻辰哥虽然戴上了套子,肉棒硬挺挺的顶在肉穴口,但还是顾虑到我跟冠贤之间的关系。 “辰哥…你爱我吗?”我眼神坚定地看着他。 “当然爱啊!我恨不得现在就跟你交往呢…”。 “那就好…进来吧!我只想忘了冠贤的事情,跟你开心的做爱…”此刻内心意乱情迷的我说了这样的话。 “芯瑜…那我就…哦!好紧…好舒服”辰哥将那粗壮肉棒硬生生的插了进来。 他那丰满的肥肉压在我身上,像要帮我播种般的开始猛烈抽插,这时辰哥低下头舔着我的脸庞,我们两手十指相扣著。 “啊…啊!啊!辰哥…好哥哥…多爱我一些…你爱不爱芯瑜?”。 “爱你!芯瑜…这大奶又骚的美女!我超爱你的!芯瑜我爱你…我爱你…”。 我内心雀跃的双腿夹住他的粗腰,闭上眼享受它粗壮的肉棒硬生生撑开着肉穴,内心希望能快点把冠贤的事情全部都掩盖掉。 “舒不舒服啊!我比冠贤那小子还棒吧?”辰哥满头大汗,贼脸的笑着问。 “啊…啊!啊!舒服…比冠贤那根小鸡鸡好太多了,辰哥你的太粗了…”。 “嘿嘿…哦喔!小穴收缩的太棒了,我又想射了,这次射在奶子上吧”。 辰哥说完立刻拔出肉棒,将套子取下,快速用我的双乳紧紧夹住肉根,一声怒吼,乳白色的浓纯精液,在我的乳穴里喷泄出来。 我低下头,用嘴巴帮他的龟头清洗干净,过没多久居然又再度的硬挺了起来,这让我开心叫了一声,因为冠贤每次射完一次后就结束了,很少有二到三次。 而辰哥丝毫没有想休息的感觉,让我既害羞又兴奋的再度两腿一开,迎接下一次的高潮… “芯瑜!爱你!我爱你!啊!啊!射了!”。 “好哥哥…好老公…多爱我…射给我!射满我啊~嗯啊!”。 我们这样激情了整晚,时间已经悄悄地来到了隔天清晨,我两腿已经无力,与辰哥用了好多的性爱姿势,也吞下不少精液,忘了自己高潮了几次,总之…太幸福了。 “1.2.3.4…哈哈!实在太多了,一整盒都不够用了呢”辰哥一旁奸笑着,我们就这样相拥著迎接美好的早晨。 隔天下午,辰哥开车送我回宿舍,临走前还深情的热吻一番,仿佛像是被恋人宠爱的感觉,内心深处有点怦然心动。 正当我走到宿舍门口旁的时候,一双手从后方拉住了我,我吓的回头一看!是冠贤…他已经在这边等了我一整个天了。 于是我和他在宿舍旁的小凉亭开始说起昨天的经过… “你到底去哪了?我打了好几十通电话都没接,讯息也没回…我很担心你知道吗?”他接二连三的问着我,这让我更加愤而不平。 “担心?你担心我干嘛?你怎么不担心你家宝贝小圆姐就好了?”我一怒之下说出了他与小圆姐的关系。 “你在说什么?我跟她又没怎样,我是你男朋友耶!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这时冠贤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我到底在说些什么。 “还在装傻吗?你和小圆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吗?”此刻的我又不争气的落下了眼泪。 “我和她又没做什么事情?你是听谁说的啊?她就普通网友而已啊?”冠贤这下更是不明白了。 “普通网友?普通网友会一起健身、吃饭、逛街、上汽车旅馆吗?你说啊?”话一说到这,冠贤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旅馆?那天是她自己说身体不舒服,要我送她去旅馆休息,而且我送她到房间之后我人就离开了,根本没发生什么事情啊!”。 “你别再骗我了…我都知道你和她的事情了…呜…呜呜”我眼眶湿润,眼泪迅速的落下,我的手不自觉地擦拭著。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你别哭了好吗?你难道不信任我?”冠贤并没有想安抚我的意思,只是一昧的想知道幕后主使到底是谁而已。 “你和她的事情,要我怎么去信任你!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哭着说完最后几句字眼,不料冠贤一手把我抓住。 “拜托你!别瞎猜胡扯了好吗…我和小圆姐真的没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冠贤无奈的问著。 我哽咽著问冠贤:“唔呜…我问你…呜唔…你真的爱我吗?你还爱我吗?”。 冠贤:“爱啊!当然爱你啊,不然我干嘛过来关心你…”。 “爱我难道连基本的避嫌都不会吗?而且…你跟小圆姐相处的时,显得比我更快乐更自在,你还爱我干嘛?”。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跟她真的没什么,我是真的爱你啊…芯瑜”冠贤皱着眉头,不知如何劝说我。 “对不起…冠贤…我们分手吧…我已经没办法再爱你了…让我走吧”我甩开了他的手,哭着泪往宿舍里走去。 这天我哭了一整晚,我跟冠贤交往时间虽然不长,但毕竟也是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也许是当初的悸动与冲动,造就我们的恋情,但我依旧没办法说服我自己去接受那件事。 自从那天辰哥给我看的那支影片后,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冠贤,我更没办法当作没事一样的去跟他交往,我也不想去追究那影片与纪录是真是假,但确定的是,它在我心中已经留下了一块永不抹灭的污渍。 原本跟冠贤排定好的暑假行程,如今已成为了泡影消散在回忆之中,分手后的日子,我删除了与冠贤相关的任何事物,连社团也跟学姐申请退社,为的是与冠贤做真正的结束… 然而漫长的暑假,我却跑到了辰哥家里与他生活一阵子,内心的我只想借由辰哥的爱意,来冲淡我和冠贤过去的一切,但有时心想这真的是对我比较好吗?还是我单纯的只是需要爱情的寄托罢了? “谢谢你啊芯瑜!还特地帮我打扫家里,真不好意思…”辰哥穿着四角裤在家里走着。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在这边住了几天,帮点忙应该的!”。 “嘿嘿…那该给你小美女一点奖励啰!嘿咻!”辰哥将我整个人抱起,走向卧室。 “哈哈啊~放我下来啦~有坏人呀!有坏人要强奸我呀~”。

接下来的假期里我都与辰哥相处,每天浸淫在性爱、美食、娱乐之中,而我也来到了大学二年级,我一如往常的回到宿舍与语晴、姵雯她们生活在一块。 “什么!!你跟那个胖大叔在一起?不会吧…”姵雯惊讶的嚷着。 “所以你真的跟冠贤分了?”语晴也瞪大眼问著。 “呵呵…是呀,现在跟那个辰哥偷偷在交往,只让你们知道而已”我显得有些尴尬。 语晴:“嗯…感觉里面发生很多内幕,不过…既然你都这样决定了,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姵雯:“不过芯瑜…你口味也真特殊呀,那种胖大叔还吃的下去呀嘻嘻!”。 我嘟起嘴:“哼~要你管!他对我可好的呢,反正我又不在意外表”。 语晴贼贼笑的说:“这种熟男大叔最可口了,我家那只也是,一放假我们都会不停的疯狂做爱,恩爱的很”。 姵雯摇摇头:“大叔我没办法,还是年轻的小狼狗最合我的胃口”。 我望着窗外,内心清楚明白,其实我对辰哥的爱意,并不像情侣恋人的那种感觉,反而像是家人那样的亲切和谐,就跟之前刘老师对我的情感一样,那种非恋人的关爱,宛如父亲慈爱般的照顾。 我与辰哥也私下交往了一段时间,一天连续假期,他开着车来接我下课。 我一上车滑着手机问著辰哥:“宝贝呀,晚上想吃些什么呢?吃上次那间烧烤吗?”。 辰哥突然说出:“今天晚上去我爸爸那边吃吧!”。 我有些疑惑的回应:“伯父那边?我还是第一次拜访你爸爸呢…这样直接去会不会很尴尬呀…”。 辰哥:“不会啦!我之前有跟他提过你的事情,而且我爸他今天有叫很多好菜,说什么都要我回去吃”。 辰哥跟我一样从小也是单亲家庭,他的母亲在他国小的时候就离婚出走,独自生活只留下伯父含辛茹苦的扶养他长大,所以辰哥一直很尊敬他的父亲,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换他自己照顾年迈已高的父亲。 辰哥老家位于X市的郊区外,离我居住的Y市也很靠近,那里比较偏乡下地区,农田稻谷居多,道路狭窄曲折,附近的超市便利店也显得稀少,但夏天的夜晚总是星光点点,微风徐徐的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开了一小段路程才到了他爸爸居住的老家,辰哥老家的房子是旧式建筑,像是早期传统磁砖推砌的石屋,外头有着空旷的大庭院,后方一大片土地是农作耕地用。 由于地方资源不便的关系,要重新改建这间屋子,需要庞大的时间与金钱,所以辰哥的父亲一直没有想要改建的意思。 我一下车拿着顺路买的水果及养身补品,跟辰哥一起拜访他的父亲,这一带区域一到了晚上显得特别安静,左右两侧没有邻居,只有满满的田地与虫鸣鸟叫,而他们家有养了一只黑色纯种土狗,叫‘黑妞’。 “黑妞!我回来啦!”辰哥一下车,黑妞迅速地冲了上来。 “哇!它好可爱呢”我一旁看着兴奋的黑妞,不停的跳上跳下的。 “汪!汪!汪!”黑妞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体态匀称,看它快速的摇动尾巴,很久没见到主人回来,显得非常兴奋。 “哎呀!阿辰你回来啦,咦?还带了女朋友一起来呀!”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爸,这是我之前提到的女朋友芯瑜啦!”。 “伯父您好,我是辰哥的女朋友,我叫芯瑜”我弯著身子点头向伯父打了招呼。 “呦!这女孩真漂亮呀,来来来~快进来坐,我叫了好多好吃的外汇菜!大伙一起吃吧”。 辰哥的父亲叫‘黄荣昌’今年刚满70大寿,之前是任职地方公务员,退休后便在老家种田生活,身体也算健康,伯父身形不高,秃光的头上有着些许的白头发,由于爱喝酒的习惯,有着肥大下垂的啤酒肚。 皮肤上有许多大小块不均的老人斑,脸上冒着许多细微的皱纹,脸部皮肤早已松弛垮塌,眼睛有着明显的大小眼,鼻子扁塌内凹,嘴里镶有着金牙,手臂因为种田的关系有一点肌肉,其余身材肥胖且短小。 我与辰哥一进屋内,仿佛搭乘时光机器一样,回到小时候常去的外婆家里,那熟悉的烧香味与石壁墙屋,都让我回忆起童年的欢乐时光,而客厅里的大圆桌早已摆满了丰富的菜肴,随后我与辰哥赶紧入坐。 “还带这么多礼品,真不好意思,尽量吃阿!别客气呀!”伯父热情的招呼着我们。 “谢谢伯父,哇!这里的菜都很好吃呢,而且好丰盛呢!”我惊呼著吃着当地著名的快炒菜色。 “嘿嘿!喜欢吃就多吃点,别客气呀!这家餐馆一直都是我常光顾的老店呢”。 伯父委婉的接着说:“我们这边比较乡下些,没什么娱乐的地方,小姑娘还请见谅呢…”。 我急忙摇著头说:“不会不会!我很喜欢这种乡村风情,很有大自然的感觉!”。 “那就好~怕你这城市来的小女孩会不习惯,哎呀…疼疼疼…”伯父吃到一半肩颈开始酸痛了起来。 “爸你还好吧,等等吃完饭我看你还是去躺一会吧!”辰哥按压了一下伯父的肩膀。 “唉~年纪大了,最近种完田后,这肩膀晚上就开始会发作了…”伯父自己按著肩膀上的穴道。 “种田?伯父您还有在种田吗?”对于农耕事物我非常好奇,毕竟从小生活之中都没有亲身经历过。 “是呀!白天会在后院的田地里种些稻物蔬果,产季不错可以拿到市场去卖,不过最近身体真的越来越不行了…”。 我佩服的说着:“伯父您真厉害呢!还能自己在太阳底下勤奋的耕作!”。 伯父开心的笑说:“要不暑假你也来这里跟伯父一起学种田,我们这里晚上还有庙会活动唷!”。 我开心地叫着:“好哇好哇!我想一定很好玩呢!”。 吃饱喝足后,伯父在客厅看着连续剧,,我与辰哥座在院子外头的矮砖墙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院子里黑妞早已入睡,他搂着我的腰,缓缓地跟我说着话。 “唉…我爸他年纪也大了,本来想找个看护照顾他,不过他却死鸭子嘴硬说自己身体还很硬朗不用花这笔钱”辰哥脸一沉顿时陷入了苦恼之中。 我担心的说:“说着也是呢…伯父一个人在这生活没人照顾他,万一发生意外也很难即时处里”。 辰哥这时转头看向我:“所以关于这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 辰哥:“暑假的时候,可以请你来照顾一下我爸爸吗?”。 我听到有些讶异:“咦?辰哥你是指…?”。 辰哥接着说:“暑假的天气很热,我爸又会在田地里干活,就怕有个万一什么的,所以我想请你暑假的期间过来这边照顾我爸一下”。 我内心还是有些担忧著问:“是可以啦…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呢,我认为还是需要找个看护或安置养老院比较妥当”。 “这部分我会再想办法处里的,先暂时看看我爸他的身体状况吧!那宝贝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我心想反正暑假在家也没事,能体验这种不一样的日常生活,想想也挺不错的,顺便与辰哥的家人拉近些感情,也算好事,于是我点头答应了他。 “好哇!没问题!”。 辰哥抱紧我吻著说:“谢谢宝贝,你真好!”。 炎热的夏天再度到来,我提着简便的行李,让辰哥开着车从市区载我回到了他的老家里,酷热的天气让我身穿着凉爽的小背心以及小短裤,头发竖了起来,整体凉爽迷人。 中午前我跟辰哥到了他的老家里,黑妞却在狗窝里睡觉,我拎着行李与辰哥进了屋内,但却不见伯父的身影。 “爸!我跟芯瑜回来啰!”辰哥大声呼喊著。 “伯父好像不在屋子里呢”我左顾右盼的找著。 “唉唷…我爸人他在田里啦,真是的…跟他说天气太热不要下田去,容易中暑的”。 辰哥带着我往后方的田地里去,看见伯父穿着白色无袖背心及小短裤,脖子挂着长条毛巾,头戴着竹草编织的斗笠,在田里来回穿梭著。 “爸!回来休息啦!快中午了,天气很热的”辰哥在田路旁叫嚷着。 “哦喔!!阿辰啊,你回来啦~芯瑜也在一块呀!等等啊!我快好了”此刻伯父弯腰采收著小树丛上的果子,一颗接着一颗。 “呼…呼!今天真够热的了,来来来!喝凉茶吧!很解渴哦”伯父挥着手中的大扇子,一口喝着美味冰凉的冰茶。 “谢谢伯父…对了!我看伯父您还是下午在工作比较好吧,现在中午的气温真的太高了”。 “是阿!爸…等等下午我再跟芯瑜帮你用就好了,不然你身体容易中暑的”。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阿!咦?怎么带那么多东西回来呀?大包小包的,你们要去旅行呀?”伯父好奇的问著。 “不是啦!芯瑜现在学校放暑假,我是怕你一个人生活,暑假种田容易出事,所以请芯瑜过来照顾你一阵子”。 伯父大声的说:“唉唷~你这儿子真是的!多管闲事,你老爸我身体还好的很呢,干嘛特地麻烦人家女孩子”。 我见状,赶紧回应伯父:“不会啦!伯父,辰哥也是为您好呀,其实我也会担心您一个人工作,也会有许多不方便的,我可以帮上您的忙!”。 辰哥也接着附和我说:“是啊!芯瑜人很细心体贴,我只要有放假就会回来帮你的”。 伯父叹了口气:“唉唷…你们年轻人真是的,总是爱瞎操心,好啦好啦!既然芯瑜都这么说了,你就在这住个几天吧”。 “谢谢伯父!那还麻烦您教我许多关于酪农的事情呢!”我开心的拍手叫着。 休息一会后,下午我试着跟伯父一起在田里工作,虽然阳光稍微缓和了下来,但闷热的气温还是让我满头大汗的,我穿的小背心早已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第一次弯著腰在稻田里耕作,而伯父在旁边细心的指导我。 伯父站在我的正对面对着我喊:“对对!要小心的插著秧苗,很棒喔!然后间隔要取好,不能随便乱插!”。 但我却不知道我胸前的两粒巨乳早已在空中随意摆荡著,由于我的小背心是细肩带低领式的,一弯下腰高耸的双峰就垂荡在眼前,这让伯父看得兴奋不已,裤裆也悄悄的撑起了小帐棚。 到了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吃完晚餐之后,我居然累的在客厅躺椅上睡着了,想不到下午田里的工作这么累人,本以为应该难不倒我的,结果一吃完饭后,直接瘫倒在躺椅上呼呼大睡。 此刻夜晚星光依旧美丽,宁静的乡村,只有虫鸣细语,晚风徐徐的吹拂著,而我却在梦乡里睡得香甜。

《第十章 完》

【后记】 院子里男人抽著一口浓烟说:“怎么样,这女的不错吧!”。 “嘿嘿嘿…臭小子真有你的!居然找的到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他妈的!胸前那两粒超级大木瓜真让人受不了”另一位老男人拿起酒一饮而尽。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啰!”男人说完话便坐上车子,发动着引擎。 “嘿嘿嘿…放心交给你老子我吧!话说这女的上起来如何呢?”老男人好奇的问著。 “可说是女人中的极品呀,你试过就知道了,我先走啰!”男人话一说完,便关上车窗后,行驶而去。 “咿嘿嘿嘿…这下可有得爽啰!”只留下老男人对着屋内里熟睡的女人,阴险的笑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