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10) 作者:立花奈緒子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10)

作者:立花奈緒子2021年5月4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章》 『您所撥的電話無人回應,請稍後再撥…』。 「啊…好棒…再用力…好哥哥…」。 『您所撥的電話無人回應,請稍後再撥…』。 「芯瑜!妳的穴好爽…叫的好浪喔!我好愛妳!」。 『您所撥的電話無人回應,請稍後再撥…』。 「啊!啊!去了去了!!哥哥…射給我!啊…」。 冠賢一人在宿舍裡擔心著我:「怎麼電話都打不通啊!芯瑜她沒事吧…」。 「哈…哈…呼…呼」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床上,輕微的喘氣著,全身香汗淋漓,好久沒這樣幹一整個晚上了,上次這樣應該是與龍哥那次了吧。 一旁喝水的辰哥問著我:「呼…怎樣?芯瑜…舒服嗎?」。 我害羞地露出迷濛的微笑:「很舒服呢…辰哥你好棒…」。 辰哥滿意的笑著,爬上床將我抱入懷中,吻著全身溼透的我,我倆再度交纏在一起。 時間回到昨天的夜晚… 我坐著辰哥的車,一路上還在哭哭啼啼的,他便載我來到了他家中,辰哥自己在X市買了間公寓套房,但由於自己一個人生活,疏於整理,房間裡髒亂不堪,滿地的垃圾與騷臭的衛浴,久違讓女孩子進到屋內,頓時讓辰哥顯得不好意思。 我坐在他家裡的大沙發,想起剛才冠賢的事情,眼淚還是不自覺的流露出來,辰哥在一旁靜靜地陪伴著我,直到我的情緒平撫了下來才對我說話。 「好點了嗎?我很抱歉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穩定了情緒才愧疚的說:「謝謝辰哥…是我不好,讓你添麻煩了…」。 辰哥摟著我的肩膀,接著將我摟進他龐大的身軀裡,他高大厚實的身體,宛如大熊一般,我安穩倒在他的懷裡,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我面無表情的開始自我否定:「我是不是很髒的女孩…所以才會沒人要…」。 辰哥溫柔的語氣說著:「怎麼會呢…妳是很完美的女孩,千萬別這樣說自己」。 想到之前程凱翔的背叛,龍哥的糟蹋,現在又加上冠賢的離去,種種的原因又讓我對自己失望透頂。 我緩緩地抬起頭看著他:「辰哥…妳會喜歡像我這樣的女生嗎?」。 「咦?芯瑜妳是說…?」辰哥顯得有些訝異。 「像我這樣沒人要的女生妳會愛嗎?」 此時我的內心只想要一個能肯定我的男人,願意愛我疼我的男人,我一直對於這樣的自己很沒自信,內心深處常常存在著許多負面情緒,我知道這樣對辰哥很不妥當,但我真的只想要有人好好的愛我… 辰哥緩緩開口:「愛妳…芯瑜,我愛妳!」。 我瞪大眼,聽到辰哥用溫柔堅定的語氣說著『我愛妳』,瞬間讓我陷入了愛情的深淵之中,我倆彼此對看許久,我卻主動的上前擁吻著。 「滋…唔嗚…漬…辰哥…」。 辰哥緊緊地將我抱在懷中,雙手上下撫摸著我的身體,我與他吻了好長一段時間,彼此舌尖交錯,分享對方的唾液,感受著雙方的氣息,兩人雙唇分開時還牽了一長條透明的絲液。 我嫵媚的看向辰哥,滿臉通紅,早已慾望高漲,身體發燙,下體的嫩穴早已濕潤許久,我知道我已經發情了,像隻等待受精的母狗一般。 我迷人的雙唇開口:「辰哥…我」。 辰哥像是猜到我內心的渴望一樣,賊笑的對我說:「我們去床上吧…」。 我們彼此全裸相見,辰哥高大肥胖的身軀,全身體毛茂盛,肚子一大團肥肉,但讓我驚訝的是,他的肉棒雖然不長,但非常非常的粗壯,是我見過最粗的肉屌,還有那誇張的兩粒大睪丸,彷彿能裝滿好幾公升的精液一樣。 我跨坐在辰哥的油肚上,與他激情熱吻,他的胸毛與肚毛摩擦著我的身體,讓我非常興奮,我一手伸去握著他的肉棒,輕輕把玩著那紫色紅通通的超大龜頭,這讓辰哥舒服極了。 辰哥看著我的雙乳興奮的問:「芯瑜…妳好美喔…我能吸吮這對奶子嗎?」。 我打哈哈的回:「嘻嘻…可以呀,不過沒奶水就是了…哈哈」。 我把這對F罩杯巨乳捧在辰哥嘴邊好讓他吸吮,他大嘴一開便上前咬著粉嫩乳頭,而他下巴鬍渣刺的我有些發癢。 「啊…辰哥…好癢喔…別吸那麼大力嘛…啊!好舒服…」。 乳頭是我敏感的部位之一,受到愛撫與刺激都會勃起,而用力玩弄雙乳也能輕易讓我達到性高潮,其實我也喜歡男人這樣欺負我的乳房,這讓我有前所未有的興奮感 『滋~~漬滋~恩滋滋~~啵滋~恩啵』。 辰哥雙手圈住我的兩隻奶子,左右左右來回大口吸吮,舌尖快速上下撥動乳頭,雙乳早已被他的口水舔的一蹋糊塗,粉色的乳頭已經硬挺挺的翹高著。 「辰哥!你好會吸喔…人家奶子好舒服呢…換我幫你吧!」。 我跪在他的胯下之間,濃密的陰毛散發恐怖的惡臭,但那雄偉粗壯的肉棒,一直勾引著我,我伸出小舌,挑逗著他的龜頭,辰哥的包皮有些過長,我將它往後一剝,讓那敏感的紫色大龜頭出來透透氣。 「呵呵~好可愛唷!啊…嗯」我一口含住了那剛探出頭的壞寶貝。 「哦~喔!!芯瑜妳的小嘴好棒,好暖和喔!」辰哥臉紅舒服的嬌喘著。 我慢慢地往前吞著,由於辰哥肉棒不長,我臉很快地貼近它的胯下腹肉,整撮陰毛依附在我的臉上,強烈的氣味迎面而來,我卻高興著繼續幫辰哥口交。 「滋~漬滋~滋~雞巴~好大喔!哥哥~這根好好吃~嗯滋」。 我不停的前後吸吮,像是吃冰淇淋那樣,舌尖逗弄馬眼,另一手把玩著那肥大的睪丸。 一陣猛烈的吸吮後辰哥倆手壓著我的頭,屁股往前一頂,我嫵媚的看著他舒服的表情,嘴巴像章魚吸盤一樣的吸住,宛如果汁機想要榨出濃郁香醇的汁液。 「芯瑜…不行了!妳的嘴太棒了!先射了啊!啊!」一陣大吼,他站起身子,往前一陣猛烈抽插,將龜頭對準我的喉嚨深處,盡情的噴灑累積多天的濃郁精液。 「唔!!唔嗚…嗚嗯!」這如噴泉的驚人數量,從我嘴邊溢了出來,實在太多太腥臭了。 「噗啊…喀喀…咳…好誇張呢…辰哥你的量好恐怖」我被嗆到整口精液滴落在身體上。 「嘿嘿…不好意思啊!憋了好幾天,加上妳被妳吸的那麼舒服…」。 「沒關係啦…沒事的!我們繼續吧…」我害羞地躺回床上,雙腿微微張開,用兩指剝開了我的陰唇。 「芯瑜…我真的可以嗎?妳還在跟冠賢交往呢…」此刻辰哥雖然戴上了套子,肉棒硬挺挺的頂在肉穴口,但還是顧慮到我跟冠賢之間的關係。 「辰哥…你愛我嗎?」我眼神堅定地看著他。 「當然愛啊!我恨不得現在就跟妳交往呢…」。 「那就好…進來吧!我只想忘了冠賢的事情,跟你開心的做愛…」此刻內心意亂情迷的我說了這樣的話。 「芯瑜…那我就…哦!好緊…好舒服」辰哥將那粗壯肉棒硬生生的插了進來。 他那豐滿的肥肉壓在我身上,像要幫我播種般的開始猛烈抽插,這時辰哥低下頭舔著我的臉龐,我們兩手十指相扣著。 「啊…啊!啊!辰哥…好哥哥…多愛我一些…你愛不愛芯瑜?」。 「愛你!芯瑜…這大奶又騷的美女!我超愛妳的!芯瑜我愛妳…我愛妳…」。 我內心雀躍的雙腿夾住他的粗腰,閉上眼享受它粗壯的肉棒硬生生撐開著肉穴,內心希望能快點把冠賢的事情全部都掩蓋掉。 「舒不舒服啊!我比冠賢那小子還棒吧?」辰哥滿頭大汗,賊臉的笑著問。 「啊…啊!啊!舒服…比冠賢那根小雞雞好太多了,辰哥你的太粗了…」。 「嘿嘿…哦喔!小穴收縮的太棒了,我又想射了,這次射在奶子上吧」。 辰哥說完立刻拔出肉棒,將套子取下,快速用我的雙乳緊緊夾住肉根,一聲怒吼,乳白色的濃純精液,在我的乳穴裡噴洩出來。 我低下頭,用嘴巴幫他的龜頭清洗乾淨,過沒多久居然又再度的硬挺了起來,這讓我開心叫了一聲,因為冠賢每次射完一次後就結束了,很少有二到三次。 而辰哥絲毫沒有想休息的感覺,讓我既害羞又興奮的再度兩腿一開,迎接下一次的高潮… 「芯瑜!愛妳!我愛妳!啊!啊!射了!」。 「好哥哥…好老公…多愛我…射給我!射滿我啊~嗯啊!」。 我們這樣激情了整晚,時間已經悄悄地來到了隔天清晨,我兩腿已經無力,與辰哥用了好多的性愛姿勢,也吞下不少精液,忘了自己高潮了幾次,總之…太幸福了。 「1.2.3.4…哈哈!實在太多了,一整盒都不夠用了呢」辰哥一旁奸笑著,我們就這樣相擁著迎接美好的早晨。 隔天下午,辰哥開車送我回宿舍,臨走前還深情的熱吻一番,彷彿像是被戀人寵愛的感覺,內心深處有點怦然心動。 正當我走到宿舍門口旁的時候,一雙手從後方拉住了我,我嚇的回頭一看!是冠賢…他已經在這邊等了我一整個天了。 於是我和他在宿舍旁的小涼亭開始說起昨天的經過… 「妳到底去哪了?我打了好幾十通電話都沒接,訊息也沒回…我很擔心妳知道嗎?」他接二連三的問著我,這讓我更加憤而不平。 「擔心?你擔心我幹嘛?你怎麼不擔心你家寶貝小圓姐就好了?」我一怒之下說出了他與小圓姐的關係。 「你在說甚麼?我跟她又沒怎樣,我是妳男朋友耶!妳到底在胡說些甚麼?」這時冠賢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我到底在說些甚麼。 「還在裝傻嗎?你和小圓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我嗎?」此刻的我又不爭氣的落下了眼淚。 「我和她又沒做甚麼事情?妳是聽誰說的啊?她就普通網友而已啊?」冠賢這下更是不明白了。 「普通網友?普通網友會一起健身、吃飯、逛街、上汽車旅館嗎?你說啊?」話一說到這,冠賢好像明白了些甚麼。 「旅館?那天是她自己說身體不舒服,要我送她去旅館休息,而且我送她到房間之後我人就離開了,根本沒發生甚麼事情啊!」。 「你別再騙我了…我都知道你和她的事情了…嗚…嗚嗚」我眼眶濕潤,眼淚迅速的落下,我的手不自覺地擦拭著。 「到底是誰告訴妳的…妳別哭了好嗎?妳難道不信任我?」冠賢並沒有想安撫我的意思,只是一昧的想知道幕後主使到底是誰而已。 「你和她的事情,要我怎麼去信任你!我們還是分手吧…」我哭著說完最後幾句字眼,不料冠賢一手把我抓住。 「拜託妳!別瞎猜胡扯了好嗎…我和小圓姐真的沒做出甚麼對不起妳的事情,要我怎麼說妳才相信?」冠賢無奈的問著。 我哽咽著問冠賢:「唔嗚…我問你…嗚唔…你真的愛我嗎?你還愛我嗎?」。 冠賢:「愛啊!當然愛妳啊,不然我幹嘛過來關心妳…」。 「愛我難道連基本的避嫌都不會嗎?而且…你跟小圓姐相處的時,顯得比我更快樂更自在,你還愛我幹嘛?」。 「你是不是誤會甚麼了…我跟她真的沒甚麼,我是真的愛妳啊…芯瑜」冠賢皺著眉頭,不知如何勸說我。 「對不起…冠賢…我們分手吧…我已經沒辦法再愛你了…讓我走吧」我甩開了他的手,哭著淚往宿舍裡走去。 這天我哭了一整晚,我跟冠賢交往時間雖然不長,但畢竟也是有許多美好的回憶,也許是當初的悸動與衝動,造就我們的戀情,但我依舊沒辦法說服我自己去接受那件事。 自從那天辰哥給我看的那支影片後,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冠賢,我更沒辦法當作沒事一樣的去跟他交往,我也不想去追究那影片與紀錄是真是假,但確定的是,它在我心中已經留下了一塊永不抹滅的污漬。 原本跟冠賢排定好的暑假行程,如今已成為了泡影消散在回憶之中,分手後的日子,我刪除了與冠賢相關的任何事物,連社團也跟學姐申請退社,為的是與冠賢做真正的結束… 然而漫長的暑假,我卻跑到了辰哥家裡與他生活一陣子,內心的我只想藉由辰哥的愛意,來沖淡我和冠賢過去的一切,但有時心想這真的是對我比較好嗎?還是我單純的只是需要愛情的寄託罷了? 「謝謝妳啊芯瑜!還特地幫我打掃家裡,真不好意思…」辰哥穿著四角褲在家裡走著。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在這邊住了幾天,幫點忙應該的!」。 「嘿嘿…那該給妳小美女一點獎勵囉!嘿咻!」辰哥將我整個人抱起,走向臥室。 「哈哈啊~放我下來啦~有壞人呀!有壞人要強姦我呀~」。

接下來的假期裡我都與辰哥相處,每天浸淫在性愛、美食、娛樂之中,而我也來到了大學二年級,我一如往常的回到宿舍與語晴、姵雯她們生活在一塊。 「什麼!!妳跟那個胖大叔在一起?不會吧…」姵雯驚訝的嚷著。 「所以妳真的跟冠賢分了?」語晴也瞪大眼問著。 「呵呵…是呀,現在跟那個辰哥偷偷在交往,只讓妳們知道而已」我顯得有些尷尬。 語晴:「嗯…感覺裡面發生很多內幕,不過…既然妳都這樣決定了,我也不好意思說甚麼」。 姵雯:「不過芯瑜…妳口味也真特殊呀,那種胖大叔還吃的下去呀嘻嘻!」。 我嘟起嘴:「哼~要妳管!他對我可好的呢,反正我又不在意外表」。 語晴賊賊笑的說:「這種熟男大叔最可口了,我家那隻也是,一放假我們都會不停的瘋狂做愛,恩愛的很」。 姵雯搖搖頭:「大叔我沒辦法,還是年輕的小狼狗最合我的胃口」。 我望著窗外,內心清楚明白,其實我對辰哥的愛意,並不像情侶戀人的那種感覺,反而像是家人那樣的親切和諧,就跟之前劉老師對我的情感一樣,那種非戀人的關愛,宛如父親慈愛般的照顧。 我與辰哥也私下交往了一段時間,一天連續假期,他開著車來接我下課。 我一上車滑著手機問著辰哥:「寶貝呀,晚上想吃些甚麼呢?吃上次那間燒烤嗎?」。 辰哥突然說出:「今天晚上去我爸爸那邊吃吧!」。 我有些疑惑的回應:「伯父那邊?我還是第一次拜訪你爸爸呢…這樣直接去會不會很尷尬呀…」。 辰哥:「不會啦!我之前有跟他提過妳的事情,而且我爸他今天有叫很多好菜,說甚麼都要我回去吃」。 辰哥跟我一樣從小也是單親家庭,他的母親在他國小的時候就離婚出走,獨自生活只留下伯父含辛茹苦的扶養他長大,所以辰哥一直很尊敬他的父親,現在他已經長大成人了,換他自己照顧年邁已高的父親。 辰哥老家位於X市的郊區外,離我居住的Y市也很靠近,那裡比較偏鄉下地區,農田稻穀居多,道路狹窄曲折,附近的超市便利店也顯得稀少,但夏天的夜晚總是星光點點,微風徐徐的讓人心曠神怡。 我們開了一小段路程才到了他爸爸居住的老家,辰哥老家的房子是舊式建築,像是早期傳統磁磚推砌的石屋,外頭有著空曠的大庭院,後方一大片土地是農作耕地用。 由於地方資源不便的關係,要重新改建這間屋子,需要龐大的時間與金錢,所以辰哥的父親一直沒有想要改建的意思。 我一下車拿著順路買的水果及養身補品,跟辰哥一起拜訪他的父親,這一帶區域一到了晚上顯得特別安靜,左右兩側沒有鄰居,只有滿滿的田地與蟲鳴鳥叫,而他們家有養了一隻黑色純種土狗,叫『黑妞』。 「黑妞!我回來啦!」辰哥一下車,黑妞迅速地衝了上來。 「哇!牠好可愛呢」我一旁看著興奮的黑妞,不停的跳上跳下的。 「汪!汪!汪!」黑妞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體態勻稱,看牠快速的搖動尾巴,很久沒見到主人回來,顯得非常興奮。 「哎呀!阿辰你回來啦,咦?還帶了女朋友一起來呀!」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爸,這是我之前提到的女朋友芯瑜啦!」。 「伯父您好,我是辰哥的女朋友,我叫芯瑜」我彎著身子點頭向伯父打了招呼。 「呦!這女孩真漂亮呀,來來來~快進來坐,我叫了好多好吃的外匯菜!大夥一起吃吧」。 辰哥的父親叫『黃榮昌』今年剛滿70大壽,之前是任職地方公務員,退休後便在老家種田生活,身體也算健康,伯父身形不高,禿光的頭上有著些許的白頭髮,由於愛喝酒的習慣,有著肥大下垂的啤酒肚。 皮膚上有許多大小塊不均的老人斑,臉上冒著許多細微的皺紋,臉部皮膚早已鬆弛垮塌,眼睛有著明顯的大小眼,鼻子扁塌內凹,嘴裡鑲有著金牙,手臂因為種田的關係有一點肌肉,其餘身材肥胖且短小。 我與辰哥一進屋內,彷彿搭乘時光機器一樣,回到小時候常去的外婆家裡,那熟悉的燒香味與石壁牆屋,都讓我回憶起童年的歡樂時光,而客廳裡的大圓桌早已擺滿了豐富的菜餚,隨後我與辰哥趕緊入坐。 「還帶這麼多禮品,真不好意思,盡量吃阿!別客氣呀!」伯父熱情的招呼著我們。 「謝謝伯父,哇!這裡的菜都很好吃呢,而且好豐盛呢!」我驚呼著吃著當地著名的快炒菜色。 「嘿嘿!喜歡吃就多吃點,別客氣呀!這家餐館一直都是我常光顧的老店呢」。 伯父委婉的接著說:「我們這邊比較鄉下些,沒甚麼娛樂的地方,小姑娘還請見諒呢…」。 我急忙搖著頭說:「不會不會!我很喜歡這種鄉村風情,很有大自然的感覺!」。 「那就好~怕妳這城市來的小女孩會不習慣,哎呀…疼疼疼…」伯父吃到一半肩頸開始痠痛了起來。 「爸你還好吧,等等吃完飯我看你還是去躺一會吧!」辰哥按壓了一下伯父的肩膀。 「唉~年紀大了,最近種完田後,這肩膀晚上就開始會發作了…」伯父自己按著肩膀上的穴道。 「種田?伯父您還有在種田嗎?」對於農耕事物我非常好奇,畢竟從小生活之中都沒有親身經歷過。 「是呀!白天會在後院的田地裡種些稻物蔬果,產季不錯可以拿到市場去賣,不過最近身體真的越來越不行了…」。 我佩服的說著:「伯父您真厲害呢!還能自己在太陽底下勤奮的耕作!」。 伯父開心的笑說:「要不暑假你也來這裡跟伯父一起學種田,我們這裡晚上還有廟會活動唷!」。 我開心地叫著:「好哇好哇!我想一定很好玩呢!」。 吃飽喝足後,伯父在客廳看著連續劇,,我與辰哥座在院子外頭的矮磚牆上看著天上的星星,院子裡黑妞早已入睡,他摟著我的腰,緩緩地跟我說著話。 「唉…我爸他年紀也大了,本來想找個看護照顧他,不過他卻死鴨子嘴硬說自己身體還很硬朗不用花這筆錢」辰哥臉一沉頓時陷入了苦惱之中。 我擔心的說:「說著也是呢…伯父一個人在這生活沒人照顧他,萬一發生意外也很難即時處裡」。 辰哥這時轉頭看向我:「所以關於這件事情想請妳幫個忙!」 「什麼事?」。 辰哥:「暑假的時候,可以請妳來照顧一下我爸爸嗎?」。 我聽到有些訝異:「咦?辰哥你是指…?」。 辰哥接著說:「暑假的天氣很熱,我爸又會在田地裡幹活,就怕有個萬一什麼的,所以我想請妳暑假的期間過來這邊照顧我爸一下」。 我內心還是有些擔憂著問:「是可以啦…但這不是長久的辦法呢,我認為還是需要找個看護或安置養老院比較妥當」。 「這部分我會再想辦法處裡的,先暫時看看我爸他的身體狀況吧!那寶貝妳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我心想反正暑假在家也沒事,能體驗這種不一樣的日常生活,想想也挺不錯的,順便與辰哥的家人拉近些感情,也算好事,於是我點頭答應了他。 「好哇!沒問題!」。 辰哥抱緊我吻著說:「謝謝寶貝,妳真好!」。 炎熱的夏天再度到來,我提著簡便的行李,讓辰哥開著車從市區載我回到了他的老家裡,酷熱的天氣讓我身穿著涼爽的小背心以及小短褲,頭髮豎了起來,整體涼爽迷人。 中午前我跟辰哥到了他的老家裡,黑妞卻在狗窩裡睡覺,我拎著行李與辰哥進了屋內,但卻不見伯父的身影。 「爸!我跟芯瑜回來囉!」辰哥大聲呼喊著。 「伯父好像不在屋子裡呢」我左顧右盼的找著。 「唉唷…我爸人他在田裡啦,真是的…跟他說天氣太熱不要下田去,容易中暑的」。 辰哥帶著我往後方的田地裡去,看見伯父穿著白色無袖背心及小短褲,脖子掛著長條毛巾,頭戴著竹草編織的斗笠,在田裡來回穿梭著。 「爸!回來休息啦!快中午了,天氣很熱的」辰哥在田路旁叫嚷著。 「哦喔!!阿辰啊,你回來啦~芯瑜也在一塊呀!等等啊!我快好了」此刻伯父彎腰採收著小樹叢上的果子,一顆接著一顆。 「呼…呼!今天真夠熱的了,來來來!喝涼茶吧!很解渴哦」伯父揮著手中的大扇子,一口喝著美味冰涼的冰茶。 「謝謝伯父…對了!我看伯父您還是下午在工作比較好吧,現在中午的氣溫真的太高了」。 「是阿!爸…等等下午我再跟芯瑜幫你用就好了,不然你身體容易中暑的」。 「哎呀…這怎麼好意思阿!咦?怎麼帶那麼多東西回來呀?大包小包的,你們要去旅行呀?」伯父好奇的問著。 「不是啦!芯瑜現在學校放暑假,我是怕你一個人生活,暑假種田容易出事,所以請芯瑜過來照顧你一陣子」。 伯父大聲的說:「唉唷~你這兒子真是的!多管閒事,你老爸我身體還好的很呢,幹嘛特地麻煩人家女孩子」。 我見狀,趕緊回應伯父:「不會啦!伯父,辰哥也是為您好呀,其實我也會擔心您一個人工作,也會有許多不方便的,我可以幫上您的忙!」。 辰哥也接著附和我說:「是啊!芯瑜人很細心體貼,我只要有放假就會回來幫你的」。 伯父嘆了口氣:「唉唷…你們年輕人真是的,總是愛瞎操心,好啦好啦!既然芯瑜都這麼說了,妳就在這住個幾天吧」。 「謝謝伯父!那還麻煩您教我許多關於酪農的事情呢!」我開心的拍手叫著。 休息一會後,下午我試著跟伯父一起在田裡工作,雖然陽光稍微緩和了下來,但悶熱的氣溫還是讓我滿頭大汗的,我穿的小背心早已被汗水浸濕了一大片,第一次彎著腰在稻田裡耕作,而伯父在旁邊細心的指導我。 伯父站在我的正對面對著我喊:「對對!要小心的插著秧苗,很棒喔!然後間隔要取好,不能隨便亂插!」。 但我卻不知道我胸前的兩粒巨乳早已在空中隨意擺盪著,由於我的小背心是細肩帶低領式的,一彎下腰高聳的雙峰就垂盪在眼前,這讓伯父看得興奮不已,褲襠也悄悄的撐起了小帳棚。 到了晚上我們三人一起吃完晚餐之後,我居然累的在客廳躺椅上睡著了,想不到下午田裡的工作這麼累人,本以為應該難不倒我的,結果一吃完飯後,直接癱倒在躺椅上呼呼大睡。 此刻夜晚星光依舊美麗,寧靜的鄉村,只有蟲鳴細語,晚風徐徐的吹拂著,而我卻在夢鄉裡睡得香甜。

《第十章 完》

【後記】 院子裡男人抽著一口濃煙說:「怎麼樣,這女的不錯吧!」。 「嘿嘿嘿…臭小子真有你的!居然找的到這麼年輕漂亮的女大學生,他媽的!胸前那兩粒超級大木瓜真讓人受不了」另一位老男人拿起酒一飲而盡。 「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接下來就看你的囉!」男人說完話便坐上車子,發動著引擎。 「嘿嘿嘿…放心交給你老子我吧!話說這女的上起來如何呢?」老男人好奇的問著。 「可說是女人中的極品呀,你試過就知道了,我先走囉!」男人話一說完,便關上車窗後,行駛而去。 「咿嘿嘿嘿…這下可有得爽囉!」只留下老男人對著屋內裡熟睡的女人,陰險的笑著。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