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母亲的性事 中1

【陪读母亲的性事】中1

作者: 玉子丰4/8/2019 发表于SexInSex

中1

那天傍晚放假回家以后老爸看我这学期成绩提高了不少心里比较满意,不过怕我骄傲也没多说什么,又跟我妈说了几句辛苦了之类的。我在旁边装着吃东西,看老爸跟我妈询问着我平时的作息表现,但脑子里想的全是我妈被张建压在床上尽情猥亵的样子,让已经深深陷入绿母情节的我心里充满了变态的刺激感,愈发不能自拔。

寒假第二天我妈就忙着开始在家里打扫卫生准备过年,我也被老爸勒令看书学习。面对着如海般的寒假作业,也没功夫去继续瞎意淫了。一直到过年那几天,老爸终于放了我的风,允许我玩上几天。终于重获自由之后我赶紧借着去找初中同学的理由偷偷跑去了网吧,打了几把魔兽争霸过了过瘾之后就看见电脑屏幕上QQ闪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建问我在不。随便跟张建回了句在准备喊他一起玩几把游戏,没想到张建接下来发的信息直接让我口干舌燥,小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我已经把你妈日了。”张建突然发过了的这句话直接让我瞬间就兴奋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

“人呢,还在不?”张建等了一会儿见我没回又发了过来。

“在。”我感觉自己敲键盘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你咋也没反应了,是不是吓到了?”张建发了个十分猥琐的表情,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心里的得意。

我吞了吞干燥的口腔,强忍着心里的兴奋,努力保持着平静打字问:“啥时候的事?”

“差不多你放假半个月之前。”

我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回想着放假半个月前我妈的表现,许多当时没注意到的细节逐渐浮现在脑海,心里确认了张建没骗我,接着问:“后来呢?”

“啥后来,那天早上干完你妈以后就抱着她睡着了。”

张建简单的回复让我有点失望,我非常期待他能把肏我妈时候的细节全部告诉我,但是他不说我也不好意思主动问,只能耐著焦急的心思继续问:“就这样?我妈她没生气?”

“嘿嘿,你妈不知道被我干的有多爽,哪还会生气。”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了,只能勉强打了一串省略号。

“真是爽翻了,那天早上之后我一天最少草她三次你信不!”

“信……”都已经这样了,张建说啥我都回信,其实仔细想想,这不正是我最期待最渴望的么。

“哈哈哈,以后哥是不是就成你的便宜老爸了?”

QQ对话框里张建发来的消息充满了得意,要是他在我跟前我绝对会骂他一句滚。但是隔着电脑没有面对面时那么尴尬,让我有了勇气暴露出自己的小心思,绿母情节带来的羞耻刺激好像销魂蚀骨一样让自己无法自拔,浑身颤抖著回复了一句:“算是吧……”

“哈哈哈……”电脑那边张建的笑声仿佛就在自己耳边充斥,充满了得意与嘲弄,却让我无比的兴奋满足,鸡巴硬的感觉稍微动动就能射出来。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刺激?要不要哥仔细说说怎么干你妈的?”

“说吧……”

我盯着屏幕里张建发来的一段段详细描述,脑子里逐渐将这些文字转化为画面,实在忍不住直接去网吧厕所里撸了一发,接着又赶紧回去看张建发来的信息,看着看着又忍不住去撸了一发,虽然连着两次但实在是太兴奋,还是没几下就射了出来。

最后张建在那边说有事要下了我仍然保持着十分兴奋的状态,感觉有些意犹未尽。估计张建跟我说着这些也是刺激的不行,下之前有些变态地发了句:“马上就下了,不喊声爸爸听听?”

我这会连撸了两发,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狂热刺激的心态了,稍微清醒了一点回了句:“滚。”

“哈哈哈,看我以后怎么草你妈的。”扔下这句话之后张建的头像直接灰了下去,没给我再说滚的机会。

又仔细看了一遍张建之前发来的消息,一个字一个字全记下之后有些不舍的关了电脑下机回家,站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腿都有些发软。刚刚两次实在是撸的太尽兴了额,这好像自己头一次打飞机射这么多。

回到家之后我妈正在厨房忙着,看到她匀称浮凸的身材,之前的兴奋突然一扫而空,心里没由的涌起了浓浓的负罪感,十分难受。连招呼都没敢打就赶紧回自己卧室了。在卧室里心不在焉的看了会书那种难受的感觉才消了不少。转而开始想,明明是老妈她自己不堪寂寞出轨了,凭啥自己要感觉对不起她,这么轻易就被别的男人上了,她就是小说里的那种荡妇,外表看着端庄贤惠,其实骨子里就是欠草。

这样一想顿时心里舒服了许多,其实我那会儿在知道我妈已经被张建上了以后潜意识里就已经开始有点看不起她了,心里没有再那么尊重她了。看着她还在厨房忙活,我过去站在厨房门口问她要帮忙不。

我妈哪想到自己的事全都被我知道了,见我要帮忙笑盈盈的支使我在旁边拿东西。我一遍给她递著东西一边思考着措辞说:“妈,我刚才去上网了。”

果然我妈听见我说去上网了之后好看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等她开口训我,我就赶紧低着头说:“在网上跟建哥聊了一会。”

然后我妈明显把刚刚要训我的话咽了回去,整个人都有点紧张。转身背过去问我:“聊的啥?”

“就是问了问过年的情况,他说让我给你拜年。”我盯着我妈起伏地纤腰丰臀,信口胡诌。

听我说没聊什么,我妈似乎是松了口气:“噢,知道了,等初一的时候你给他打个电话,明年还得在他那住呢。”

看着我妈她装模做样的,也没追究我去上网的问题,心里有点好笑,但也不敢真的表现出来什么刺激到她,于是赶紧嗯了一声。我妈这时以为我啥都不知道就放心了,又开始心安理得的教育我:“以后不要再去上网了,过年你放松几天你又跑去上网,小心你爸知道还得揍你。”

不过我妈刚才被我提起张建惊了一下,已经没有之前的气势了,语气比较和蔼,我听着点了点头,嗯了几声她就不再继续说了,看样子好像也不准备告诉我爸,让我有种拿捏到她弱点的感觉,心里有点小得意。

后来我爸下班回来之后我妈果然没提这事,就这样轻松过去了,换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

接下来几天就是喧闹祥和的春节了,大年三十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看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幻想开学了以后的日子了,幻想着我妈以后被张建各种爆草的淫荡场景,感觉眼前家里祥和温馨的气氛十分别扭,似乎自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高二的寒假非常短,过了初六我就该上学去了,不过遗憾的是家里还没走完亲戚,我妈还得过几天才能来陪读。到了张建家的时候张建就在家里等着呢,结果看是我自己来的时候一脸的失望,不过当着我的面张建不好意思像网上聊天时说话那么变态,犹豫着看着大门问:“你自己来的啊,你妈呢?”

我更不好意思说啥,毕竟他可是把我妈上了,这种事隔着网络还敢过过嘴瘾,真当着面哪有脸提,收拾著东西说:“她有事,过几天再来。”

又聊了几句确定我妈过几天就来以后张建放心了不少,开始嬉皮笑脸起来,冲我眨着眼嘿嘿直笑:“我就说嘛,她肯定舍不得咱俩,嘿嘿……”

见我没理他贼兮兮的样子,张建自己也就说不下去了,又阴阳怪气的问我在家的时候有没有听到过我妈和我爸上床的动静。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家卧室的隔音挺好,家里我爸又是比较威严正经的男人,我妈也是端庄贤惠的性格,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我爸我妈有什么亲密的举动,至于听到两人的房中动静这种事就更别提了。

张建点着头附和:“我猜你爸你妈就肯定很少做爱,你都不知道你妈有多饥渴,捏几下就好像能出水。”

没接他的话茬,自己怎么也不好评价自己妈妈有多饥渴这种问题,毕竟真说起来感觉很丢脸,但就是这种近乎羞耻的事实却偏偏让我兴奋异常。

张建坐在那说着说着放开了不少,越来越肆无忌惮,语气也越来越兴奋,眼睛里好像都露著淫光:“憋了十来天了,还想今天能好好爽爽呢,受不了了,我得去找二楼的小媳妇看看,你去不?”

我可没张建那么色胆包天,也没他那个厚脸皮,赶紧摆手说不敢。张建强拉着我:“你就在一边看着就行,不用你干嘛。”

听他这么说我也动了心,小心翼翼地说:“大哥,你可别把人家真惹急了,大过年的。”

张建非常自信:“你还不相信哥的本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早晚把她也给草了,到时候咱俩一起干死她。”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忍不住开始热血沸腾了,鸡巴瞬间就硬了几分。要是能草二楼的小少妇,把以前和张建一起意淫的幻想变为现实,绝对能爽死。

到了二楼张建使了个颜色,敲了敲门,门没锁直接就推开了,我在后面精虫有点上脑跟着也进去了。小少妇看见张建皱了皱眉,有些厌恶问:“干嘛?”

张建厚著脸皮无视了小少妇的厌恶,随口说:“没事,吃饭了百,一起吃饭去不。”边说边朝她靠近。

小少妇看着我俩,尤其张建还一副色鬼的模样,当然没啥心情:“不去,你们自己吃去吧……哎呀……你干嘛……”

张建已经按奈不住一把抱住了小少妇,吓得她声音都高了几分,边喊边胡乱挣扎。估计张建他也是憋了好久就等着我妈来了好发泄一回,结果我妈没来弄得他是欲火焚身,不管不顾的的抱着小少妇,但也没敢真的扒她的衣服,只是隔着衣服在小少妇身上乱摸。

让我吃惊的是小少妇除了一开始被抱住惊吓之下大叫了几声,然后就没敢再大声嚷嚷过,反抗没刚被抱住时那么猛烈了,反而一直小声的骂:“流氓……你干嘛,快放开我……”

不知道他俩是什么情况的我就在旁边看着,张建摸了一会嘿嘿笑着放开了小少妇,小少妇拉着自己衣服赶紧躲开了张建,还在小声骂着流氓。

“借你内衣用用……”张建凑上去小少妇旁边舔著脸说、

“你别碰我就行……”小少妇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要求,红著脸转身进屋去了。她这二楼的堂屋是有隔间的。

张建得意的冲我挑眉,小声说:“厉害不。”

“厉害……”我是绝对不敢这样大胆的。

过了几分钟,小少妇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着胸罩内裤,估计是不好意思看我们,直接扔给了张建。我本以为这样就完事,准备出去。结果张建拿了小少妇刚脱下来的内裤胸罩还不满足,扑过去抱着小少妇,隔着线衣在她没戴胸罩的乳房上狠狠捏了几把,冲我使着眼色,看意思是让我也去摸几下。

我在旁边早就兴奋的不行,尤其是看小少妇她之前没什么太大反应,这会胆儿也大了,飞快的过去在小少妇胸上捏了一把,入手弹软可及的触感是那么美好,让我十分留恋,不过张建已经放开小少妇了,就没敢再继续摸。

张建在背后跟我竖了大拇指,把内衣悄悄递给我指了指门外让我先出去,小少妇好像羞耻的不行,背对着我们根本没发现我俩的小动作。我点了点头,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留在这也不敢真干什么,摸完小少妇的胸甚至还有点后怕,赶紧接过她的内衣出去了。

出了门再看的时候张建已经重新贴上了小少妇,我咽了口唾沫,裤裆里的老二已经硬到顶了,只想赶紧撸出来,小少妇带有淡淡香水味的内衣愈发让我兴奋,一边朝里面偷窥著一边把手伸进了裤子……

屋里张建正抱着小少妇上下其手,胡乱在她年轻曼妙的身体上摸索。小少妇左躲右闪,还是被张建摸了个遍,一开始还能骂上张建几句,慢慢就变成了带着哭腔的求饶:“求你了……别这样行不行?”

张建凑在小少妇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我在外面没听清,不过小少妇听到以后到是犹豫了起来,也顾不上躲张建的手了。张建一边轻轻摸著小少妇挺立的乳房,一边又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然后放开手解自己的腰带,直接把他粗长狰狞的鸡巴露了出来。拉着小少妇的手放在了上面。

然后我就在外面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少妇抓着张建的鸡巴一下一下撸了起来,虽然小少妇别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可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心里羡慕的不得了,真想让小少妇用她白皙的小手给我也撸上一撸。

拿着小少妇白色的蕾丝内裤包住自己老二,闻着她胸罩上的香气,我在外面也开始轻轻撸了起来,不敢太快,十分舍不得就这样射出来。

屋里张建让小少妇撸了一会又开始不老实了,又去捏小少妇的奶子,小少妇看了张建一眼,想说话但又忍住了,手上的动作加快了几分。捏了一会小少妇的胸张建手滑下去开始捏她的小翘臀,裹着牛仔裤的小翘臀被张建捏的手指都陷了进去。这场面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一个老公不在家的小少妇,被房东这样猥亵,还用手给他打飞机,再想想已经被张建上了的我妈,原来女人背地里都是这样的么……

虽然我撸的很慢,但实在是太兴奋了,没一会还是射了出来,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全都喷在了小少妇的内裤上,雪白的内裤上脏了一大片,极为刺眼。擦了擦龟头上的残液,屋里的张建已经把手伸到了小少妇的私处,正在她敏感的地方乱摸。又看了一会也没见张建再有什么别的动作,我也就没耐心再看下去了,下午还得上课,我可不敢在我妈来之前这几天里让老师惦记上,把沾满自己精液的内衣放在小少妇门口就下去上课了。

下午放学回去之后小少妇已经去上班了,张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也就没法问他后来的情况。晚上倒是不用上晚自习了,学校担心刚过完年路上车多,加上那时候酒驾还不怎么查,走读的学生晚上回家有危险,要过了元宵节才开始上晚自习。吃完饭闲着没事正打算去网吧玩,就看见小少妇的老公骑着电动车回来了,虽然我只是拿着小少妇的内衣打飞机而已,但是看着她老公还是很心虚,没敢出去打招呼……

晚上我上完网回来睡着的时候都没见张建回家,直到第二天中午放学回去才看见张建在二楼跟我打招呼,问完才知道昨天张建去他姑家吃饭去了,晚上就在那睡的。我接着问他昨天和小少妇后来怎么样了,张建顿时来了精神:“我刚让她给我撸完,射了她一身。”

张建顿了顿又接着说:“刚才差点把她衣服扒了。”

我问张建:“你昨天给她说的啥,怎么说完她就开始给你撸了。”

“她不是求我别碰她么,我就说让她给我用手撸,保证不把她怎么样,她没说话就是同意了呗。”

“就这么简单?”我有点不信。

“还能怎么样,都这样了她还能在乎用手帮我撸?对付女人就得这样,底线只会一次比一次低,照这样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她草了,嘿嘿。”

“唉……”我叹了口气,想到的却是我妈,我妈不就是这样慢慢被张建上了的么,甚至在张建的描述中好像我妈在被猥亵的过程中还渐渐对张建产生了感情,女人的心思还真实在是难以揣测。

“你愁啥呢,等哥拿下她肯定让你也试试,到时候你在二楼草她,我在下面草你妈,哈哈。”张建此刻说不出的兴奋,显然已经开始在意淫了。

“我可不敢,我妈知道了非把我送派出所去不行。”我赶紧让张建打消他的变态想法。

“这不是说说么,再说你妈也快来了,我也没功夫继续搞小少妇了。嘿嘿……我更喜欢你妈。”

“哥,你可别把我害了。”

“放心吧,以后不知道怎么样呢,咱们慢慢调教她,嘿嘿。”张建又开始淫笑,不知道脑袋里想到了啥。

接下来几天我妈没来之前张建天天都去让小少妇给他撸,我也去偷偷看过几次,不过进展并不是很快,每次张建想扒她的衣服小少妇都反抗的很凶,最多也只能偶尔把手伸进去摸几下而已。小少妇也知道了不只张建,现在连我也拿她的内衣打飞机的事,对我也没啥好脸色了。

一直到正月十三,在我莫名的兴奋期待中我妈来了 .那天是周末,下午不用上课了,我和张建在屋里时不时说上几句,偶尔心照不宣的对视几眼。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我妈终于姗姗来迟。

那天我妈出门明显精心打扮过,不光化了淡妆,衣服也穿的极为艳丽性感。上身一件米色的长风衣,没扣扣子。里面是黑色的打底衫,饱满的乳房极为惹眼。下身穿着黑色的打底裤配小裙子,两条匀称的美腿套上了一双过年时新买的白色长筒靴,这是当下最流行的衣装搭配。配合上年前发梢新烫的大波浪卷,整个人犹如靓丽的都市女白领。

我刚想过去接我妈提着的包,没想到张建比我还快,直接窜了过去走到我妈身边,贴上去接过了她的包。我妈对着张建笑了笑,张建嘴里不停,先是欢迎我妈,然后又夸她漂亮。我妈在我面前一向端庄惯了,守着我被张建这样夸好像有失母亲的形象,脸颊微红著转移话题问我这几天吃的怎么样。

我就只好乖乖的跟我妈说话。我妈一边问我,一边坐在床边收拾包里的东西。张建凑在旁边插不上什么话,我就装着写作业的样子,然后我妈就不再问我了,跟着张建说了几句。

写了一会作业,我妈已经收拾完了,和张建一起坐在床上,我用余光悄悄瞟了几眼,两人坐的很近,张建的一只手在身后,估计正在偷偷摸我妈的丰臀。我妈没事人似的笑着小声和张建说话。这情况以前也看过不少,早已经不能让我有什么太兴奋的感觉了, 我希望看到的是更刺激更淫荡的场面。

可惜眼下当着我的面张建除了偷偷在背后过过手瘾也干不出来什么事。虽然他已经把我妈上了,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就把我妈变成那种不知羞耻的骚货,尤其是我在的时候我妈一向很正经。我也想不清楚如果张建真当着我的面就对我妈动手动脚的话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正在我胡乱想着的时候,两人的话音停了,张建大大咧咧的抬起胳膊搭在我妈肩头憨笑:“田姨,在这说话打扰我兄弟学习,去我那屋坐会儿吧。”

我妈看我抬头看她,身子微侧想避开张建过分亲昵的举动,但张建胳膊揽着她略一使劲,我妈就不好再避开了,不然本来也没什么大问题的动作也变成欲盖弥彰了,只好就这样被张建揽著肩膀,整个人就好像靠在他怀里一样,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和张建有这么亲密的举动,看的我瞬间有点兴奋了。以我妈的性格,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这么亲密恐怕已经是她现在所能接受的极限了。

“彬彬,你写作业吧,妈妈出去不在这打扰你了。”我妈起身说着,眼睛里充满了关切,没有什么异样,仿佛正揽着她肩膀的张建不存在似的。

“嘿嘿,去我那屋坐着,咱别打扰他学习。”张建一笑我就感觉他没安好心,我敢肯定他现在绝对敢在他屋里草我妈。

我强忍着心里的兴奋,低下头装着认真写作业嗯了一声。

见我头也不抬压根没关注她俩的样子,我妈放心了不少。也不知道她是觉得这样在我面前有点难为情想避开,还是憋了一个寒假自己的欲望忍不住了,直接就被张建揽著出去了。

我飞快地瞟了一眼两人的背影,张建的手已经滑下去搂在我妈纤腰上了,然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虽然只看见这些,但心里的兴奋简直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突然炸开,幻想着在对面屋里我妈即将被张建猛草的淫荡画面,慢慢把手伸到裤裆摸了摸已经昂首的老二……

对面屋里,刚一进门张建就立马忍不下去了,转身死死抱着我妈丰满绵软的身子,逮着我妈涂了唇膏的小嘴一阵乱亲。我妈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挣了一下嘴巴就被他堵住了。紧接着张建的舌头就伸了进去,缠着她的舌头一通乱搅。

胡乱亲了一会张建感觉我妈身子已经软软地没了力气,凑到我妈微红的耳根吹了口气:“慧,我想死你了。”

我妈还沉浸在刚才的深吻里,原本挡在胸前的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下去,一对柔软丰满贴在了张建胸膛上。

张建抱着我妈开心地嘿嘿直笑,我妈被他看的有点不自然,瞪了他一眼。张建报复性的在我妈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妈哎了一声红著脸低头,没再瞪他。拍完以后张建的手顺势摸到了我妈的胯间,隔着打底裤在她阴户使劲揉了几下。

我妈软绵绵的身子瞬间又绷紧了,两条美腿夹在一起,低声扭着急促说:“别别别……”

张建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了,我妈听着腰带扣划拉的声音不知想到了什么,浑身颤了颤,但也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一直半推半就的小声喘著,红唇里喃喃著别别别……

张建几下就把自己裤子扒拉了下去,挺著狰狞无比的鸡巴朝我妈屁股沟里乱戳。按在我妈阴户上的手又使了几分劲,我妈双手扶著张建十分难受的啊了一声,踮着脚尖身体绷的更紧了。见我我妈应该也快受不了了,张建趁机把她的小裙子和打底裤往下拉了一点,一大片白皙丰腴的美肉顿时裸露了出来。

我妈此刻被张建撩的已经开始意乱情迷了,察觉到张建在扒她的衣服更加慌乱,死命拽著小裙子不让他脱,小声喘著说:“明天……明天……等彬彬不在了……”

张建等了半个多月了,哪还忍的到明天,嘴里喷著粗气:“我真忍不住了,就现在,咱关上门小彬看不见的。”

“别关门……”我妈急了,开着门还能看着对面我屋里的动静,这样还能放心点,关上门的话我要是突然过来找她怎么办。我妈是万万想不到我早就和张建坑瀣一气了,此时绝对不会来打扰他的‘好事’。

“那就不关门,咱们盯着点。”张建还在使劲扒着我妈的小裙子。

“别再脱了……”我妈犹豫着妥协了,让张建把她的打底裤扒到了大腿根,但不敢让他再继续脱了。此刻我妈胯间性感的倒三角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肌肤和胯下那一小簇蜷曲的黑色阴毛交映成辉。

张建挺著鸡巴顶在我妈肉乎乎的屄口,感觉到我妈肥软的阴唇已经湿漉漉的,硬的要爆炸的鸡巴毫不犹豫对准捅了进去。我妈顿时仰头压着嗓子长长舒了口气,好似有种极为压抑满足的感觉。

憋了半个来月的终于重新感受到了女人小穴独有的温热潮湿,坚硬充血的大鸡巴插进我妈水淋淋的肥屄里爽的张建直想大喊上几声。没再墨迹,鸡巴迅速朝水嫩多褶的阴道里开始冲刺。

几下我妈就受不了了,微微张著红艳的嘴唇嗬嗬急喘,吃力地扶著张建肩膀,被张建草的连站都站不稳了,穿着白色长筒靴的两条美腿踉踉跄跄,最后不得不靠在了墙上才算保持住平衡。

张建把我妈抵在墙上,看着她此刻好似十分煎熬的俏脸,心里说不出的得意。下身猛烈的冲刺,恨不得草死眼前这个外表贤惠的美熟妇。

“轻……啊……轻点……”我妈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扬起的白皙脖颈上浮现出一层嫣红,肩膀靠在墙上下身向外反挺著,前送出的小穴被张建粗暴的来回抽插。一只手无力的抵在张建肚子上阻挡着,一只手捂著嘴小声呜咽,屄里的淫水顺着大腿根缓缓流下。

对面屋里就是自己儿子,自己却在这被房东草,就隔着院子两边连门都没关,估计这种说不出的刺激对我妈也是非常不轻,再加上张建打桩机似的一阵猛干。几分钟之后我妈就浑身一阵阵痉挛,捂著嘴十分压抑地连续闷哼了几声……

张建一看就知道我妈高潮了,都忍不住佩服自己的性能力了。停下狂暴的冲刺,低头噙住我妈的小嘴贪婪的吸吮著,他知道我妈最喜欢高潮以后的亲吻。果然我妈下意识的就配合起他来,双手环着他的腰,张开小嘴伸著舌头跟张建的舌头缠在一起,两人不断交换著唾液,足足亲了好大一会儿才分开。

分开以后张建贼笑着看着我妈,我妈这时才睁开眼睛,红著脸看了张建一眼又赶紧闭上了,装着不耐烦的样子撇头小声嘟囔了句:“你快点……”

张建淫笑着缓缓动了几下还插在我妈小穴里的鸡巴。我妈高潮后似乎更加敏感了,张建一动她就皱着眉头忍不住轻轻吸了口气。接着张建从我妈体内退出鸡巴,扳着她的肩膀示意让她转过身去。我妈没吭声,十分顺从地转身,双手叠在墙上,额头抵在手背上向后撅起了丰满的大屁股,静静等著张建再次插入。

贪婪的欣赏了几眼我妈被长筒高跟靴子映衬的愈发性感的美腿丰臀,然后张建抱着我妈褪到大腿根而裸露出来的雪白屁股,鸡巴噗的一声插进了水嫩肥美的小穴,我妈禁不住又轻轻低吟了一声。

“慧,舒服不?”张建得意的慢慢在我妈体内驰骋。

我妈保持着向后撅屁股的姿势,心里忐忑的悄悄朝对面我屋里看了一眼,虽然没看到我有要出来动静,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幽怨的回头瞪了一眼张建,眼神有些羞恼。

张建毫不在意,鸡巴猛地一顶继续淫笑着问:“舒不舒服?”

我妈不想理他,可是耐不住被张建这样折磨,只好小声嗯了一下说舒服。这下彻底满足了张建的虚荣心,调整好节奏重新在我妈肉屄里抽送。在这种温柔有力地抽送下,我妈时不时享受似的低哼上几声,然后又担心的朝我屋里看,心里实在紧张刺激的不得了。阴道似乎都夹得比以前更紧了几分。

张建舒服地享受着鸡巴被我妈小穴紧紧包裹着的感觉,娟娟细流的淫水滋润着昂首狰狞的大屌。紧窄水滑的屄缝里,一层层的肉褶随着张建的抽送一次次撑开又合上,好似在为这时隔半个多月再次到来的新主人欢呼一样……

我在屋里兴奋的撸著老二,十分想去对面偷看。可是张建那边连门都没关,自己这样过去绝对会被发现。为了不破坏张建的好事,只能强忍着在屋里胡乱意淫,猜测着我妈此刻正在以什么姿势被张建猛草,心里急的简直度日如年。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对面屋里传来了张建和我妈过来的动静,我赶紧装着继续写作业。然后张建搂着我妈肩膀进屋了,我妈脸庞有点红润,显得愈发美艳。被张建搂着也似乎极为自然,拿过钱包笑盈盈的问我晚上想吃什么,她去买。

我怕暴露出自己眼神的异样让我妈尴尬,也害怕张建被我害的功亏一篑,只扫了一眼装着没看见她被张建搂着,随意说啥都行。我妈好像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撩著头发轻轻笑了笑说知道了,拿着钱包转身出去的时候我偷偷看见张建悄无声息的捏了一把我妈的屁股。

我妈一走,张建立马满脸陶醉的站在那感慨:“真他妈爽死了!”然后不等我说话就绘声绘色的描绘起刚才在是怎么操我妈的,听的我血脉喷张。尤其听张建说最后我妈害怕张建射在体内清理起来麻烦,求着张建射到她嘴里咽了下去,简直不敢置信。真想不到刚刚明明就和我只隔了一个院子,但我妈还真就让张建给草了。按她以前的贤惠性格来说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可偏偏就发生了。都说如果男人能轻松把一个女人干到高潮,那这个女人就会对他十分听话,估计我妈真的差不多快被张建征服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妈笑盈盈地给我夹菜,张建在旁边怪里怪气的闹着也要。我为了活跃场面看着耍活宝的张建哈哈直笑,屋里气氛一直十分和气。

之后张建看气氛不错就趁机挪到我妈身边,这次直接搂在我妈腰上,摇晃着我妈跟卖萌似的要我妈也给他夹菜。我妈也被张建逗的捂著嘴直笑,然后熟练的拿着筷子给张建夹菜。张建夸张的跟我妈道谢,搂着她一直没松手。我妈看我没有丝毫在意的样子,又害怕自己动作太大反而让我注意到,微微挣了几下就只能由著张建揽著了。

看着我妈居然能接受在我面前和张建如此亲密了,我又兴奋了不少,也许下午的事对我妈的刺激也不小,心里受到了稍许影响。估计照这样下去自己的意淫早晚会变成现实,想想就有种急不可待的感觉。

吃完饭收拾完张建又想拉着我妈去他屋里,不过这次我妈说累了想早点休息,张建腻在我妈身边软磨硬泡的不愿放弃,直到我妈拉下脸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