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陪讀母親的性事 中1

【陪讀母親的性事】中1

作者: 玉子豐4/8/2019 發表於SexInSex

中1

那天傍晚放假回家以後老爸看我這學期成績提高了不少心裡比較滿意,不過怕我驕傲也沒多說什麼,又跟我媽說了幾句辛苦了之類的。我在旁邊裝著吃東西,看老爸跟我媽詢問著我平時的作息表現,但腦子裡想的全是我媽被張建壓在床上盡情猥褻的樣子,讓已經深深陷入綠母情節的我心裡充滿了變態的刺激感,愈發不能自拔。

寒假第二天我媽就忙著開始在家裡打掃衛生準備過年,我也被老爸勒令看書學習。面對著如海般的寒假作業,也沒功夫去繼續瞎意淫了。一直到過年那幾天,老爸終於放了我的風,允許我玩上幾天。終於重獲自由之後我趕緊借著去找初中同學的理由偷偷跑去了網吧,打了幾把魔獸爭霸過了過癮之後就看見電腦螢幕上QQ閃了起來,打開一看是張建問我在不。隨便跟張建回了句在準備喊他一起玩幾把遊戲,沒想到張建接下來發的信息直接讓我口乾舌燥,小心臟猛烈地跳動了起來。

「我已經把你媽日了。」張建突然發過了的這句話直接讓我瞬間就興奮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

「人呢,還在不?」張建等了一會兒見我沒回又發了過來。

「在。」我感覺自己敲鍵盤的手都在微微發顫。

「你咋也沒反應了,是不是嚇到了?」張建發了個十分猥瑣的表情,隔著螢幕似乎都能感覺到他心裡的得意。

我吞了吞乾燥的口腔,強忍著心裡的興奮,努力保持著平靜打字問:「啥時候的事?」

「差不多你放假半個月之前。」

我在心裡算了算時間,回想著放假半個月前我媽的表現,許多當時沒注意到的細節逐漸浮現在腦海,心裡確認了張建沒騙我,接著問:「後來呢?」

「啥後來,那天早上幹完你媽以後就抱著她睡著了。」

張建簡單的回覆讓我有點失望,我非常期待他能把肏我媽時候的細節全部告訴我,但是他不說我也不好意思主動問,只能耐著焦急的心思繼續問:「就這樣?我媽她沒生氣?」

「嘿嘿,你媽不知道被我乾的有多爽,哪還會生氣。」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了,只能勉強打了一串省略號。

「真是爽翻了,那天早上之後我一天最少草她三次你信不!」

「信……」都已經這樣了,張建說啥我都回信,其實仔細想想,這不正是我最期待最渴望的麼。

「哈哈哈,以後哥是不是就成你的便宜老爸了?」

QQ對話框里張建發來的消息充滿了得意,要是他在我跟前我絕對會罵他一句滾。但是隔著電腦沒有面對面時那麼尷尬,讓我有了勇氣暴露出自己的小心思,綠母情節帶來的羞恥刺激好像銷魂蝕骨一樣讓自己無法自拔,渾身顫抖著回復了一句:「算是吧……」

「哈哈哈……」電腦那邊張建的笑聲仿佛就在自己耳邊充斥,充滿了得意與嘲弄,卻讓我無比的興奮滿足,雞巴硬的感覺稍微動動就能射出來。

「你現在是不是特別刺激?要不要哥仔細說說怎麼干你媽的?」

「說吧……」

我盯著螢幕里張建發來的一段段詳細描述,腦子裡逐漸將這些文字轉化為畫面,實在忍不住直接去網吧廁所里擼了一發,接著又趕緊回去看張建發來的信息,看著看著又忍不住去擼了一發,雖然連著兩次但實在是太興奮,還是沒幾下就射了出來。

最後張建在那邊說有事要下了我仍然保持著十分興奮的狀態,感覺有些意猶未盡。估計張建跟我說著這些也是刺激的不行,下之前有些變態地發了句:「馬上就下了,不喊聲爸爸聽聽?」

我這會連擼了兩發,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狂熱刺激的心態了,稍微清醒了一點回了句:「滾。」

「哈哈哈,看我以後怎麼草你媽的。」扔下這句話之後張建的頭像直接灰了下去,沒給我再說滾的機會。

又仔細看了一遍張建之前發來的消息,一個字一個字全記下之後有些不舍的關了電腦下機回家,站起來的時候感覺自己腿都有些發軟。剛剛兩次實在是擼的太盡興了額,這好像自己頭一次打飛機射這麼多。

回到家之後我媽正在廚房忙著,看到她勻稱浮凸的身材,之前的興奮突然一掃而空,心裡沒由的湧起了濃濃的負罪感,十分難受。連招呼都沒敢打就趕緊回自己臥室了。在臥室里心不在焉的看了會書那種難受的感覺才消了不少。轉而開始想,明明是老媽她自己不堪寂寞出軌了,憑啥自己要感覺對不起她,這麼輕易就被別的男人上了,她就是小說里的那種蕩婦,外表看著端莊賢惠,其實骨子裡就是欠草。

這樣一想頓時心裡舒服了許多,其實我那會兒在知道我媽已經被張建上了以後潛意識裡就已經開始有點看不起她了,心裡沒有再那麼尊重她了。看著她還在廚房忙活,我過去站在廚房門口問她要幫忙不。

我媽哪想到自己的事全都被我知道了,見我要幫忙笑盈盈的支使我在旁邊拿東西。我一遍給她遞著東西一邊思考著措辭說:「媽,我剛才去上網了。」

果然我媽聽見我說去上網了之後好看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不等她開口訓我,我就趕緊低著頭說:「在網上跟建哥聊了一會。」

然後我媽明顯把剛剛要訓我的話咽了回去,整個人都有點緊張。轉身背過去問我:「聊的啥?」

「就是問了問過年的情況,他說讓我給你拜年。」我盯著我媽起伏地纖腰豐臀,信口胡謅。

聽我說沒聊什麼,我媽似乎是鬆了口氣:「噢,知道了,等初一的時候你給他打個電話,明年還得在他那住呢。」

看著我媽她裝模做樣的,也沒追究我去上網的問題,心裡有點好笑,但也不敢真的表現出來什麼刺激到她,於是趕緊嗯了一聲。我媽這時以為我啥都不知道就放心了,又開始心安理得的教育我:「以後不要再去上網了,過年你放鬆幾天你又跑去上網,小心你爸知道還得揍你。」

不過我媽剛才被我提起張建驚了一下,已經沒有之前的氣勢了,語氣比較和藹,我聽著點了點頭,嗯了幾聲她就不再繼續說了,看樣子好像也不準備告訴我爸,讓我有種拿捏到她弱點的感覺,心裡有點小得意。

後來我爸下班回來之後我媽果然沒提這事,就這樣輕鬆過去了,換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

接下來幾天就是喧鬧祥和的春節了,大年三十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看春節聯歡晚會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幻想開學了以後的日子了,幻想著我媽以後被張建各種爆草的淫蕩場景,感覺眼前家裡祥和溫馨的氣氛十分彆扭,似乎自己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高二的寒假非常短,過了初六我就該上學去了,不過遺憾的是家裡還沒走完親戚,我媽還得過幾天才能來陪讀。到了張建家的時候張建就在家裡等著呢,結果看是我自己來的時候一臉的失望,不過當著我的面張建不好意思像網上聊天時說話那麼變態,猶豫著看著大門問:「你自己來的啊,你媽呢?」

我更不好意思說啥,畢竟他可是把我媽上了,這種事隔著網絡還敢過過嘴癮,真當著面哪有臉提,收拾著東西說:「她有事,過幾天再來。」

又聊了幾句確定我媽過幾天就來以後張建放心了不少,開始嬉皮笑臉起來,沖我眨著眼嘿嘿直笑:「我就說嘛,她肯定捨不得咱倆,嘿嘿……」

見我沒理他賊兮兮的樣子,張建自己也就說不下去了,又陰陽怪氣的問我在家的時候有沒有聽到過我媽和我爸上床的動靜。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家臥室的隔音挺好,家裡我爸又是比較威嚴正經的男人,我媽也是端莊賢惠的性格,從小到大我都沒見過我爸我媽有什麼親密的舉動,至於聽到兩人的房中動靜這種事就更別提了。

張建點著頭附和:「我猜你爸你媽就肯定很少做愛,你都不知道你媽有多飢渴,捏幾下就好像能出水。」

沒接他的話茬,自己怎麼也不好評價自己媽媽有多饑渴這種問題,畢竟真說起來感覺很丟臉,但就是這種近乎羞恥的事實卻偏偏讓我興奮異常。

張建坐在那說著說著放開了不少,越來越肆無忌憚,語氣也越來越興奮,眼睛裡好像都露著淫光:「憋了十來天了,還想今天能好好爽爽呢,受不了了,我得去找二樓的小媳婦看看,你去不?」

我可沒張建那麼色膽包天,也沒他那個厚臉皮,趕緊擺手說不敢。張建強拉著我:「你就在一邊看著就行,不用你幹嘛。」

聽他這麼說我也動了心,小心翼翼地說:「大哥,你可別把人家真惹急了,大過年的。」

張建非常自信:「你還不相信哥的本事,放心吧,我心裡有數,早晚把她也給草了,到時候咱倆一起乾死她。」

被他這麼一說我也忍不住開始熱血沸騰了,雞巴瞬間就硬了幾分。要是能草二樓的小少婦,把以前和張建一起意淫的幻想變為現實,絕對能爽死。

到了二樓張建使了個顏色,敲了敲門,門沒鎖直接就推開了,我在後面精蟲有點上腦跟著也進去了。小少婦看見張建皺了皺眉,有些厭惡問:「幹嘛?」

張建厚著臉皮無視了小少婦的厭惡,隨口說:「沒事,吃飯了百,一起吃飯去不。」邊說邊朝她靠近。

小少婦看著我倆,尤其張建還一副色鬼的模樣,當然沒啥心情:「不去,你們自己吃去吧……哎呀……你幹嘛……」

張建已經按奈不住一把抱住了小少婦,嚇得她聲音都高了幾分,邊喊邊胡亂掙扎。估計張建他也是憋了好久就等著我媽來了好發泄一回,結果我媽沒來弄得他是慾火焚身,不管不顧的的抱著小少婦,但也沒敢真的扒她的衣服,只是隔著衣服在小少婦身上亂摸。

讓我吃驚的是小少婦除了一開始被抱住驚嚇之下大叫了幾聲,然後就沒敢再大聲嚷嚷過,反抗沒剛被抱住時那麼猛烈了,反而一直小聲的罵:「流氓……你幹嘛,快放開我……」

不知道他倆是什麼情況的我就在旁邊看著,張建摸了一會嘿嘿笑著放開了小少婦,小少婦拉著自己衣服趕緊躲開了張建,還在小聲罵著流氓。

「借你內衣用用……」張建湊上去小少婦旁邊舔著臉說、

「你別碰我就行……」小少婦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要求,紅著臉轉身進屋去了。她這二樓的堂屋是有隔間的。

張建得意的沖我挑眉,小聲說:「厲害不。」

「厲害……」我是絕對不敢這樣大膽的。

過了幾分鐘,小少婦從裡屋出來,手裡拿著胸罩內褲,估計是不好意思看我們,直接扔給了張建。我本以為這樣就完事,準備出去。結果張建拿了小少婦剛脫下來的內褲胸罩還不滿足,撲過去抱著小少婦,隔著線衣在她沒戴胸罩的乳房上狠狠捏了幾把,沖我使著眼色,看意思是讓我也去摸幾下。

我在旁邊早就興奮的不行,尤其是看小少婦她之前沒什麼太大反應,這會膽兒也大了,飛快的過去在小少婦胸上捏了一把,入手彈軟可及的觸感是那麼美好,讓我十分留戀,不過張建已經放開小少婦了,就沒敢再繼續摸。

張建在背後跟我豎了大拇指,把內衣悄悄遞給我指了指門外讓我先出去,小少婦好像羞恥的不行,背對著我們根本沒發現我倆的小動作。我點了點頭,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是留在這也不敢真幹什麼,摸完小少婦的胸甚至還有點後怕,趕緊接過她的內衣出去了。

出了門再看的時候張建已經重新貼上了小少婦,我咽了口唾沫,褲襠里的老二已經硬到頂了,只想趕緊擼出來,小少婦帶有淡淡香水味的內衣愈發讓我興奮,一邊朝裡面偷窺著一邊把手伸進了褲子……

屋裡張建正抱著小少婦上下其手,胡亂在她年輕曼妙的身體上摸索。小少婦左躲右閃,還是被張建摸了個遍,一開始還能罵上張建幾句,慢慢就變成了帶著哭腔的求饒:「求你了……別這樣行不行?」

張建湊在小少婦耳邊小聲說了句什麼,我在外面沒聽清,不過小少婦聽到以後到是猶豫了起來,也顧不上躲張建的手了。張建一邊輕輕摸著小少婦挺立的乳房,一邊又在她耳邊說了幾句,然後放開手解自己的腰帶,直接把他粗長猙獰的雞巴露了出來。拉著小少婦的手放在了上面。

然後我就在外面目瞪口呆的看著小少婦抓著張建的雞巴一下一下擼了起來,雖然小少婦別著臉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可手上的動作一直沒停,心裡羨慕的不得了,真想讓小少婦用她白皙的小手給我也擼上一擼。

拿著小少婦白色的蕾絲內褲包住自己老二,聞著她胸罩上的香氣,我在外面也開始輕輕擼了起來,不敢太快,十分捨不得就這樣射出來。

屋裡張建讓小少婦擼了一會又開始不老實了,又去捏小少婦的奶子,小少婦看了張建一眼,想說話但又忍住了,手上的動作加快了幾分。捏了一會小少婦的胸張建手滑下去開始捏她的小翹臀,裹著牛仔褲的小翹臀被張建捏的手指都陷了進去。這場面實在是太讓人興奮了,一個老公不在家的小少婦,被房東這樣猥褻,還用手給他打飛機,再想想已經被張建上了的我媽,原來女人背地裡都是這樣的麼……

雖然我擼的很慢,但實在是太興奮了,沒一會還是射了出來,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全都噴在了小少婦的內褲上,雪白的內褲上髒了一大片,極為刺眼。擦了擦龜頭上的殘液,屋裡的張建已經把手伸到了小少婦的私處,正在她敏感的地方亂摸。又看了一會也沒見張建再有什麼別的動作,我也就沒耐心再看下去了,下午還得上課,我可不敢在我媽來之前這幾天裡讓老師惦記上,把沾滿自己精液的內衣放在小少婦門口就下去上課了。

下午放學回去之後小少婦已經去上班了,張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也就沒法問他後來的情況。晚上倒是不用上晚自習了,學校擔心剛過完年路上車多,加上那時候酒駕還不怎麼查,走讀的學生晚上回家有危險,要過了元宵節才開始上晚自習。吃完飯閒著沒事正打算去網吧玩,就看見小少婦的老公騎著電動車回來了,雖然我只是拿著小少婦的內衣打飛機而已,但是看著她老公還是很心虛,沒敢出去打招呼……

晚上我上完網回來睡著的時候都沒見張建回家,直到第二天中午放學回去才看見張建在二樓跟我打招呼,問完才知道昨天張建去他姑家吃飯去了,晚上就在那睡的。我接著問他昨天和小少婦後來怎麼樣了,張建頓時來了精神:「我剛讓她給我擼完,射了她一身。」

張建頓了頓又接著說:「剛才差點把她衣服扒了。」

我問張建:「你昨天給她說的啥,怎麼說完她就開始給你擼了。」

「她不是求我別碰她麼,我就說讓她給我用手擼,保證不把她怎麼樣,她沒說話就是同意了唄。」

「就這麼簡單?」我有點不信。

「還能怎麼樣,都這樣了她還能在乎用手幫我擼?對付女人就得這樣,底線只會一次比一次低,照這樣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她草了,嘿嘿。」

「唉……」我嘆了口氣,想到的卻是我媽,我媽不就是這樣慢慢被張建上了的麼,甚至在張建的描述中好像我媽在被猥褻的過程中還漸漸對張建產生了感情,女人的心思還真實在是難以揣測。

「你愁啥呢,等哥拿下她肯定讓你也試試,到時候你在二樓草她,我在下面草你媽,哈哈。」張建此刻說不出的興奮,顯然已經開始在意淫了。

「我可不敢,我媽知道了非把我送派出所去不行。」我趕緊讓張建打消他的變態想法。

「這不是說說麼,再說你媽也快來了,我也沒功夫繼續搞小少婦了。嘿嘿……我更喜歡你媽。」

「哥,你可別把我害了。」

「放心吧,以後不知道怎麼樣呢,咱們慢慢調教她,嘿嘿。」張建又開始淫笑,不知道腦袋裡想到了啥。

接下來幾天我媽沒來之前張建天天都去讓小少婦給他擼,我也去偷偷看過幾次,不過進展並不是很快,每次張建想扒她的衣服小少婦都反抗的很兇,最多也只能偶爾把手伸進去摸幾下而已。小少婦也知道了不只張建,現在連我也拿她的內衣打飛機的事,對我也沒啥好臉色了。

一直到正月十三,在我莫名的興奮期待中我媽來了 .那天是周末,下午不用上課了,我和張建在屋裡時不時說上幾句,偶爾心照不宣的對視幾眼。一直等到下午三點多,我媽終於姍姍來遲。

那天我媽出門明顯精心打扮過,不光化了淡妝,衣服也穿的極為艷麗性感。上身一件米色的長風衣,沒扣扣子。裡面是黑色的打底衫,飽滿的乳房極為惹眼。下身穿著黑色的打底褲配小裙子,兩條勻稱的美腿套上了一雙過年時新買的白色長筒靴,這是當下最流行的衣裝搭配。配合上年前發梢新燙的大波浪卷,整個人猶如靚麗的都市女白領。

我剛想過去接我媽提著的包,沒想到張建比我還快,直接竄了過去走到我媽身邊,貼上去接過了她的包。我媽對著張建笑了笑,張建嘴裡不停,先是歡迎我媽,然後又誇她漂亮。我媽在我面前一向端莊慣了,守著我被張建這樣夸好像有失母親的形象,臉頰微紅著轉移話題問我這幾天吃的怎麼樣。

我就只好乖乖的跟我媽說話。我媽一邊問我,一邊坐在床邊收拾包里的東西。張建湊在旁邊插不上什麼話,我就裝著寫作業的樣子,然後我媽就不再問我了,跟著張建說了幾句。

寫了一會作業,我媽已經收拾完了,和張建一起坐在床上,我用餘光悄悄瞟了幾眼,兩人坐的很近,張建的一隻手在身後,估計正在偷偷摸我媽的豐臀。我媽沒事人似的笑著小聲和張建說話。這情況以前也看過不少,早已經不能讓我有什麼太興奮的感覺了, 我希望看到的是更刺激更淫蕩的場面。

可惜眼下當著我的面張建除了偷偷在背後過過手癮也干不出來什麼事。雖然他已經把我媽上了,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就把我媽變成那種不知羞恥的騷貨,尤其是我在的時候我媽一向很正經。我也想不清楚如果張建真當著我的面就對我媽動手動腳的話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正在我胡亂想著的時候,兩人的話音停了,張建大大咧咧的抬起胳膊搭在我媽肩頭憨笑:「田姨,在這說話打擾我兄弟學習,去我那屋坐會兒吧。」

我媽看我抬頭看她,身子微側想避開張建過分親昵的舉動,但張建胳膊攬著她略一使勁,我媽就不好再避開了,不然本來也沒什麼大問題的動作也變成欲蓋彌彰了,只好就這樣被張建攬著肩膀,整個人就好像靠在他懷裡一樣,這還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和張建有這麼親密的舉動,看的我瞬間有點興奮了。以我媽的性格,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這麼親密恐怕已經是她現在所能接受的極限了。

「彬彬,你寫作業吧,媽媽出去不在這打擾你了。」我媽起身說著,眼睛裡充滿了關切,沒有什麼異樣,仿佛正攬著她肩膀的張建不存在似的。

「嘿嘿,去我那屋坐著,咱別打擾他學習。」張建一笑我就感覺他沒安好心,我敢肯定他現在絕對敢在他屋裡草我媽。

我強忍著心裡的興奮,低下頭裝著認真寫作業嗯了一聲。

見我頭也不抬壓根沒關注她倆的樣子,我媽放心了不少。也不知道她是覺得這樣在我面前有點難為情想避開,還是憋了一個寒假自己的慾望忍不住了,直接就被張建攬著出去了。

我飛快地瞟了一眼兩人的背影,張建的手已經滑下去摟在我媽纖腰上了,然後就什麼也看不到了。雖然只看見這些,但心裡的興奮簡直猶如火山爆發一樣突然炸開,幻想著在對面屋裡我媽即將被張建猛草的淫蕩畫面,慢慢把手伸到褲襠摸了摸已經昂首的老二……

對面屋裡,剛一進門張建就立馬忍不下去了,轉身死死抱著我媽豐滿綿軟的身子,逮著我媽塗了唇膏的小嘴一陣亂親。我媽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掙了一下嘴巴就被他堵住了。緊接著張建的舌頭就伸了進去,纏著她的舌頭一通亂攪。

胡亂親了一會張建感覺我媽身子已經軟軟地沒了力氣,湊到我媽微紅的耳根吹了口氣:「慧,我想死你了。」

我媽還沉浸在剛才的深吻里,原本擋在胸前的手也不知什麼時候放了下去,一對柔軟豐滿貼在了張建胸膛上。

張建抱著我媽開心地嘿嘿直笑,我媽被他看的有點不自然,瞪了他一眼。張建報復性的在我媽豐滿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媽哎了一聲紅著臉低頭,沒再瞪他。拍完以後張建的手順勢摸到了我媽的胯間,隔著打底褲在她陰戶使勁揉了幾下。

我媽軟綿綿的身子瞬間又繃緊了,兩條美腿夾在一起,低聲扭著急促說:「別別別……」

張建另一隻手已經開始解自己的腰帶了,我媽聽著腰帶扣劃拉的聲音不知想到了什麼,渾身顫了顫,但也沒有什麼別的動作,一直半推半就的小聲喘著,紅唇里喃喃著別別別……

張建幾下就把自己褲子扒拉了下去,挺著猙獰無比的雞巴朝我媽屁股溝里亂戳。按在我媽陰戶上的手又使了幾分勁,我媽雙手扶著張建十分難受的啊了一聲,踮著腳尖身體繃的更緊了。見我我媽應該也快受不了了,張建趁機把她的小裙子和打底褲往下拉了一點,一大片白皙豐腴的美肉頓時裸露了出來。

我媽此刻被張建撩的已經開始意亂情迷了,察覺到張建在扒她的衣服更加慌亂,死命拽著小裙子不讓他脫,小聲喘著說:「明天……明天……等彬彬不在了……」

張建等了半個多月了,哪還忍的到明天,嘴裡噴著粗氣:「我真忍不住了,就現在,咱關上門小彬看不見的。」

「別關門……」我媽急了,開著門還能看著對面我屋裡的動靜,這樣還能放心點,關上門的話我要是突然過來找她怎麼辦。我媽是萬萬想不到我早就和張建坑瀣一氣了,此時絕對不會來打擾他的『好事』。

「那就不關門,咱們盯著點。」張建還在使勁扒著我媽的小裙子。

「別再脫了……」我媽猶豫著妥協了,讓張建把她的打底褲扒到了大腿根,但不敢讓他再繼續脫了。此刻我媽胯間性感的倒三角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白皙的肌膚和胯下那一小簇蜷曲的黑色陰毛交映成輝。

張建挺著雞巴頂在我媽肉乎乎的屄口,感覺到我媽肥軟的陰唇已經濕漉漉的,硬的要爆炸的雞巴毫不猶豫對準捅了進去。我媽頓時仰頭壓著嗓子長長舒了口氣,好似有種極為壓抑滿足的感覺。

憋了半個來月的終於重新感受到了女人小穴獨有的溫熱潮濕,堅硬充血的大雞巴插進我媽水淋淋的肥屄里爽的張建直想大喊上幾聲。沒再墨跡,雞巴迅速朝水嫩多褶的陰道里開始衝刺。

幾下我媽就受不了了,微微張著紅艷的嘴唇嗬嗬急喘,吃力地扶著張建肩膀,被張建草的連站都站不穩了,穿著白色長筒靴的兩條美腿踉踉蹌蹌,最後不得不靠在了牆上才算保持住平衡。

張建把我媽抵在牆上,看著她此刻好似十分煎熬的俏臉,心裡說不出的得意。下身猛烈的衝刺,恨不得草死眼前這個外表賢惠的美熟婦。

「輕……啊……輕點……」我媽閉著眼睛皺著眉頭,揚起的白皙脖頸上浮現出一層嫣紅,肩膀靠在牆上下身向外反挺著,前送出的小穴被張建粗暴的來回抽插。一隻手無力的抵在張建肚子上阻擋著,一隻手捂著嘴小聲嗚咽,屄里的淫水順著大腿根緩緩流下。

對面屋裡就是自己兒子,自己卻在這被房東草,就隔著院子兩邊連門都沒關,估計這種說不出的刺激對我媽也是非常不輕,再加上張建打樁機似的一陣猛干。幾分鐘之後我媽就渾身一陣陣痙攣,捂著嘴十分壓抑地連續悶哼了幾聲……

張建一看就知道我媽高潮了,都忍不住佩服自己的性能力了。停下狂暴的沖刺,低頭噙住我媽的小嘴貪婪的吸吮著,他知道我媽最喜歡高潮以後的親吻。果然我媽下意識的就配合起他來,雙手環著他的腰,張開小嘴伸著舌頭跟張建的舌頭纏在一起,兩人不斷交換著唾液,足足親了好大一會兒才分開。

分開以後張建賊笑著看著我媽,我媽這時才睜開眼睛,紅著臉看了張建一眼又趕緊閉上了,裝著不耐煩的樣子撇頭小聲嘟囔了句:「你快點……」

張建淫笑著緩緩動了幾下還插在我媽小穴里的雞巴。我媽高潮後似乎更加敏感了,張建一動她就皺著眉頭忍不住輕輕吸了口氣。接著張建從我媽體內退出雞巴,扳著她的肩膀示意讓她轉過身去。我媽沒吭聲,十分順從地轉身,雙手疊在牆上,額頭抵在手背上向後撅起了豐滿的大屁股,靜靜等著張建再次插入。

貪婪的欣賞了幾眼我媽被長筒高跟靴子映襯的愈發性感的美腿豐臀,然後張建抱著我媽褪到大腿根而裸露出來的雪白屁股,雞巴噗的一聲插進了水嫩肥美的小穴,我媽禁不住又輕輕低吟了一聲。

「慧,舒服不?」張建得意的慢慢在我媽體內馳騁。

我媽保持著向後撅屁股的姿勢,心裡忐忑的悄悄朝對面我屋裡看了一眼,雖然沒看到我有要出來動靜,但還是忍不住擔心。幽怨的回頭瞪了一眼張建,眼神有些羞惱。

張建毫不在意,雞巴猛地一頂繼續淫笑著問:「舒不舒服?」

我媽不想理他,可是耐不住被張建這樣折磨,只好小聲嗯了一下說舒服。這下徹底滿足了張建的虛榮心,調整好節奏重新在我媽肉屄里抽送。在這種溫柔有力地抽送下,我媽時不時享受似的低哼上幾聲,然後又擔心的朝我屋裡看,心裡實在緊張刺激的不得了。陰道似乎都夾得比以前更緊了幾分。

張建舒服地享受著雞巴被我媽小穴緊緊包裹著的感覺,娟娟細流的淫水滋潤著昂首猙獰的大屌。緊窄水滑的屄縫裡,一層層的肉褶隨著張建的抽送一次次撐開又合上,好似在為這時隔半個多月再次到來的新主人歡呼一樣……

我在屋裡興奮的擼著老二,十分想去對面偷看。可是張建那邊連門都沒關,自己這樣過去絕對會被發現。為了不破壞張建的好事,只能強忍著在屋裡胡亂意淫,猜測著我媽此刻正在以什麼姿勢被張建猛草,心裡急的簡直度日如年。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對面屋裡傳來了張建和我媽過來的動靜,我趕緊裝著繼續寫作業。然後張建摟著我媽肩膀進屋了,我媽臉龐有點紅潤,顯得愈發美艷。被張建摟著也似乎極為自然,拿過錢包笑盈盈的問我晚上想吃什麼,她去買。

我怕暴露出自己眼神的異樣讓我媽尷尬,也害怕張建被我害的功虧一簣,只掃了一眼裝著沒看見她被張建摟著,隨意說啥都行。我媽好像鬆了口氣又有點失落,撩著頭髮輕輕笑了笑說知道了,拿著錢包轉身出去的時候我偷偷看見張建悄無聲息的捏了一把我媽的屁股。

我媽一走,張建立馬滿臉陶醉的站在那感慨:「真他媽爽死了!」然後不等我說話就繪聲繪色的描繪起剛才在是怎麼操我媽的,聽的我血脈噴張。尤其聽張建說最後我媽害怕張建射在體內清理起來麻煩,求著張建射到她嘴裡咽了下去,簡直不敢置信。真想不到剛剛明明就和我只隔了一個院子,但我媽還真就讓張建給草了。按她以前的賢惠性格來說怎麼也不可能接受這種事情,可偏偏就發生了。都說如果男人能輕鬆把一個女人干到高潮,那這個女人就會對他十分聽話,估計我媽真的差不多快被張建征服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媽笑盈盈地給我夾菜,張建在旁邊怪裡怪氣的鬧著也要。我為了活躍場面看著耍活寶的張建哈哈直笑,屋裡氣氛一直十分和氣。

之後張建看氣氛不錯就趁機挪到我媽身邊,這次直接摟在我媽腰上,搖晃著我媽跟賣萌似的要我媽也給他夾菜。我媽也被張建逗的捂著嘴直笑,然後熟練的拿著筷子給張建夾菜。張建誇張的跟我媽道謝,摟著她一直沒鬆手。我媽看我沒有絲毫在意的樣子,又害怕自己動作太大反而讓我注意到,微微掙了幾下就只能由著張建攬著了。

看著我媽居然能接受在我面前和張建如此親密了,我又興奮了不少,也許下午的事對我媽的刺激也不小,心裡受到了稍許影響。估計照這樣下去自己的意淫早晚會變成現實,想想就有種急不可待的感覺。

吃完飯收拾完張建又想拉著我媽去他屋裡,不過這次我媽說累了想早點休息,張建膩在我媽身邊軟磨硬泡的不願放棄,直到我媽拉下臉也意識到自己有點操之過急了,只好悻悻地離開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