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雪远方的河

我只感到一声巨响和震动,后脑轻轻的发凉,眼前的画面突然不在变化,然后慢慢的变暗起来。没有呼吸的困难,也没有心跳停止的挣扎,感觉身体已经不由控制的倒了下去。耳边嘈杂的声音都定格在了一瞬间。感觉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我却没有感到疼痛。然后一切就没有了一切,黑暗和冷寂充满了灵魂。或许这本来就是灵魂应该有的面目。不带一点点杂念的来,也不带一点点感受的走。 这20年的挣扎终于在此刻结束。是不幸么?不,我是幸运的,你给了我所有关于性与爱的感受。是幸运么?不,是悲伤的,相爱的人却没有缘分。这是一篇记录青年人成长的中篇小说。主人公以我为口吻。叙述了一个关于理想,奋斗,性,婚姻,事业与道德的不断认知和自我救赎。正是:演悲欢离合,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道往事悠悠,评是是非非,怎道好一个沧海桑田。 ----------------------------------------------------------------------------------------------------宝贝,好列害,快来了么?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 宝贝,你都不喘的么?动的这么快,人家都受不了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宝贝,来吧,快来吧,我们一起到,好不好!啊。。。。。。。宝贝!宝贝!宝贝!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在射出的一瞬间,我用力的把浑身的力量怼在雪儿的下面,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顶到头的地方也在努力的迎合我的龟头。我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雪儿销魂的闭着眼睛。她好美,每一寸肌肤都是完美的。乳房不大不小,粉色的乳头微微向上翘著,紧致的蜂腰还有一枚蝴蝶的刺青。我拔出鸡鸡来,精液顺着她的穴穴流了出来。雪儿赶紧用右手捂住,左手从床头柜上撤下一张纸巾压在穴穴上。我观察着她熟练的动作,心里隐隐作痛,心里默默念叨:“宝贝,过去的这些年,是不是你就是这样和你老公做爱的“。 我走下床,穿上裤子,把丢在茶几上的烟拿起来,抽出一颗,点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有点晕,但心里好受些。 雪儿说:“给我一颗?”。 我说:“你身体好点了么”。雪儿说:“每半年都检查,现在天天跑步,好几年都没得感冒了,没问题。我说:“也幸亏你老公带着你跑了那么多医院和老中医,你老公真是不错”。 雪儿:“别提她,提他我感觉很难受”。 我说:“我们有5年没见了吧”。雪儿:“6年,上次还是在北京紫竹院那”。我说:“是啊,一晃我们都认识15年了,当时咱俩刚20”。雪儿:“那时候你还是处男呢!”。 我说:“我都没嫌弃你,你们深圳来的就是开放,20岁就和男朋友上床了,我们北方人思想太保守了”。 雪儿:“你们北方人都大男子主义,还打老婆呢! 你打过你老婆么?”我说:“你别提她,提她我心里也不好受”。雪儿:“我明白”。 然后我们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了下来,外面开始下雨了。温哥华就是这样,每年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下雨。尤其到了11月份,天就像水盆漏了一个窟窿一样,不停的下。我的飞机是晚上7点的,还有3个小时。 “今天不应该找你”我说道。 “别想那么多了,都六年了,见一次也正常,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儿微笑着说着,有一点苦涩。“那我们每年见一次吧,只喝咖啡”我半开玩笑的说。 “那还不如不见呢”雪儿咯咯地笑出声来。 眼角也有了一丝皱纹。但在我看来,那双眼睛一直都是那样的迷人,好像会说话一样。这次和往年一样,每次见面的时间都是短暂的,按小时算。自从02年分开以后,直到今天。加起来的时间也不到一个星期。我们本是一对十分相爱的恋人,可惜错过了缘分,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我觉定放手的那段日子,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她也一个人游荡了我走过的所有地方。 年轻的我那时候相信那样做对彼此是最好的,现在也相信不打扰是我最好的温柔,可我知道她曾经最憎恨的就是我这一点。“你该走了吧,离机场还挺远呢!”。 “嗯”,我回答道,有一点酸楚。“没事,明年见,我们离得不远,相见总能见到”。“嗯”,我回答道,眼睛含泪。 “没事,好好过日子,开心一点,回到孩子身边,很快就会好的”。 “嗯”,我的眼泪已经留下来。 我不知道哭过多少回,每次都是见面分别的时候,而且会难受很久。 我穿好衣服,整理好东西,和雪儿一起退房,然后各自开着车离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