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天邊的雪遠方的河

我只感到一聲巨響和震動,後腦輕輕的發涼,眼前的畫面突然不在變化,然後慢慢的變暗起來。沒有呼吸的困難,也沒有心跳停止的掙扎,感覺身體已經不由控制的倒了下去。耳邊嘈雜的聲音都定格在了一瞬間。感覺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我卻沒有感到疼痛。然後一切就沒有了一切,黑暗和冷寂充滿了靈魂。或許這本來就是靈魂應該有的面目。不帶一點點雜念的來,也不帶一點點感受的走。 這20年的掙扎終於在此刻結束。是不幸麼?不,我是幸運的,你給了我所有關於性與愛的感受。是幸運麼?不,是悲傷的,相愛的人卻沒有緣分。這是一篇記錄青年人成長的中篇小說。主人公以我為口吻。敘述了一個關於理想,奮鬥,性,婚姻,事業與道德的不斷認知和自我救贖。正是:演悲歡離合,觀抑揚褒貶,座中常有劇中人;道往事悠悠,評是是非非,怎道好一個滄海桑田。 ----------------------------------------------------------------------------------------------------寶貝,好列害,快來了麼?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 寶貝,你都不喘的麼?動的這麼快,人家都受不了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寶貝,來吧,快來吧,我們一起到,好不好!啊。。。。。。。寶貝!寶貝!寶貝!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在射出的一瞬間,我用力的把渾身的力量懟在雪兒的下面,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她陰道的收縮,頂到頭的地方也在努力的迎合我的龜頭。我停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看著雪兒銷魂的閉著眼睛。她好美,每一寸肌膚都是完美的。乳房不大不小,粉色的乳頭微微向上翹著,緊緻的蜂腰還有一枚蝴蝶的刺青。我拔出雞雞來,精液順著她的穴穴流了出來。雪兒趕緊用右手捂住,左手從床頭柜上撤下一張紙巾壓在穴穴上。我觀察著她熟練的動作,心裡隱隱作痛,心裡默默念叨:「寶貝,過去的這些年,是不是你就是這樣和你老公做愛的「。 我走下床,穿上褲子,把丟在茶几上的煙拿起來,抽出一顆,點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有點暈,但心裡好受些。 雪兒說:「給我一顆?」。 我說:「你身體好點了麼」。雪兒說:「每半年都檢查,現在天天跑步,好幾年都沒得感冒了,沒問題。我說:「也幸虧你老公帶著你跑了那麼多醫院和老中醫,你老公真是不錯」。 雪兒:「別提她,提他我感覺很難受」。 我說:「我們有5年沒見了吧」。雪兒:「6年,上次還是在北京紫竹院那」。我說:「是啊,一晃我們都認識15年了,當時咱倆剛20」。雪兒:「那時候你還是處男呢!」。 我說:「我都沒嫌棄你,你們深圳來的就是開放,20歲就和男朋友上床了,我們北方人思想太保守了」。 雪兒:「你們北方人都大男子主義,還打老婆呢! 你打過你老婆麼?」我說:「你別提她,提她我心裡也不好受」。雪兒:「我明白」。 然後我們都沒有說話,氣氛安靜了下來,外面開始下雨了。溫哥華就是這樣,每年有大半年的時間都在下雨。尤其到了11月份,天就像水盆漏了一個窟窿一樣,不停的下。我的飛機是晚上7點的,還有3個小時。 「今天不應該找你」我說道。 「別想那麼多了,都六年了,見一次也正常,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雪兒微笑著說著,有一點苦澀。「那我們每年見一次吧,只喝咖啡」我半開玩笑的說。 「那還不如不見呢」雪兒咯咯地笑出聲來。 眼角也有了一絲皺紋。但在我看來,那雙眼睛一直都是那樣的迷人,好像會說話一樣。這次和往年一樣,每次見面的時間都是短暫的,按小時算。自從02年分開以後,直到今天。加起來的時間也不到一個星期。我們本是一對十分相愛的戀人,可惜錯過了緣分,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我覺定放手的那段日子,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她也一個人遊蕩了我走過的所有地方。 年輕的我那時候相信那樣做對彼此是最好的,現在也相信不打擾是我最好的溫柔,可我知道她曾經最憎恨的就是我這一點。「你該走了吧,離機場還挺遠呢!」。 「嗯」,我回答道,有一點酸楚。「沒事,明年見,我們離得不遠,相見總能見到」。「嗯」,我回答道,眼睛含淚。 「沒事,好好過日子,開心一點,回到孩子身邊,很快就會好的」。 「嗯」,我的眼淚已經留下來。 我不知道哭過多少回,每次都是見面分別的時候,而且會難受很久。 我穿好衣服,整理好東西,和雪兒一起退房,然後各自開著車離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