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23) 作者:weilehaowan

【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23)

作者:Weilehaowan2021/5/1发表于:SexinSex

第二十三章 私人会所

幼儿园的两个孩子回家之时,他们就尽量收敛,但眉目传情和打情骂俏还是在所难免。好在两个小孩子还不懂事,倒也无关大碍。

汉唐集团成功上市,股票一路飘红,唐家父子双双成为亿万富翁,连王艳也资产近亿。李剑峰很高兴,感觉这是一个洗钱的好路子,只要跟唐铁山关系稳固,让他成为李家的白手套不成问题。

公司规模扩大了,唐铁山这个董事长反而轻松了,因为有王艳这个总经理负责具体的业务,先后招聘了大量的精英人才,在各个岗位上尽职尽责。

事业成功,家庭和睦,唐铁山志得意满,对李剑峰和王艳充满感激之情。他不惜重金从国内外搜集名人字画、奇珍异宝献给李副市长,两家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关系越来越亲密。尤其是王艳搬到9 号别墅住之后,陈晓丽常住儿子家,李剑峰休息的时候也过来住,两家成了邻居,来往就更密切了,唐家有保姆做饭,经常叫他们过去一块儿吃。

接触多了,有些事情就瞒不住了。当李剑峰一家知道李秀兰和李婷是亲母女并且同时嫁给唐家父子的颠倒情缘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羡慕之余纷纷送上祝福。

而唐家也终于知道了王艳的婚外情对象是唐铁山和公爹李剑峰,并且这两份情缘都得到了丈夫李勇的支持,大家也没觉得王艳淫荡、李勇变态,相反倒是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放得开,敢玩、会玩。

李婷心里微有醋意,唐铁山在外面有了情人,让她也有了危机感。好在唐铁山对王艳并没有特别上心,两人幽会的次数也不多。李婷跟妈妈沟通,要想不让男人有外心,不能光治标,还要治本,关键是增加家庭对他的吸引力,让家成为他的乐园。为此,母女俩变着法子取悦唐家父子。

此长彼消,唐健在家的时间多了,去小月那里自然就少了。女儿不受宠,孙倩比小月还着急,可她使出浑身解数,却收效甚微。

竹林雅墅环境静谧,空气清新,相对于繁华的都市,这里真像是世外桃源。陈晓丽自从搬过来住之后,感觉整个身心都得到了升华。因为离市里较远,她基本上不去上班了,反正也没人敢管她。李勇和王艳各自都有车,他这个建筑设计院的副院长也是闲职,所以李勇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王艳工作忙经常住市里,李剑峰只有双休日或者放假的时候才过来,偌大的别墅经常只剩母子二人,倒成了他们纵欲的天堂。

母子俩几乎天天去唐家吃饭,跟唐家的人亲如一家,就连田嫂母女也把李家人当成了半个主人。唐健现在是集团的董事,李婷是特别助理,两个人没什么具体工作,很少去集团坐班,加上李秀兰和两个保姆,家里人气很旺。李勇喜欢跟唐健游泳、健身,陈晓丽则跟女眷聊天,还时常作伴去市里美容、购物。

唐健身材高大,五官俊秀,跟矮壮的李勇站在一起更显得玉树临风,陈晓丽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有一次恰逢周末,两家人聚齐了,吃饭的时候陈晓丽就叹息自己年轻的时候因为计划生育只生了一个儿子,若是能多个孩子该多好。

陈晓丽说这话的时候,多看了唐健几眼,在座的其他人就明白了。唐铁山心里一动,对陈晓丽说道:“嫂子如果喜欢小健,认他做个干儿子怎么样?”

陈晓丽心里欢喜,嘴上却说道:“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小健是不是乐意。”

唐健是名副其实的熟女控,陈晓丽是大家闺秀,做了多年的官太太更显得气质高贵典雅、娴静大方,让他非常仰慕。现在有这样的好事,他自然是欣喜万分,大声说道:“我乐意。”说着,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起身来到陈晓丽面前,跪下说道:“妈,请喝茶。”

这半杯残茶是唐健喝过的,陈晓丽却丝毫不嫌弃,乐呵呵地接过来啜了一口,又递还给唐健,温柔地说道:“好儿子,快起来,妈今天来得匆忙,也没带见面礼,下次给你补上。”

唐健恭恭敬敬地说道:“谢谢妈。”起身回座。

大家纷纷表示祝贺,李勇更是执意跟唐健换了座位,让他坐在了陈晓丽身边。

陈晓丽低声问唐健:“你真的愿意认我这个妈?”

唐健动情地说道:“我从小没妈,这是我此生最大的缺憾。今天我终于圆梦了,有您这样漂亮高贵的妈妈,我今生无憾了。”

唐健说这话的声音很小,贴著陈晓丽的耳边,热气呵得陈晓丽耳朵发痒,要知道耳朵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听到干儿子深情告白,陈晓丽心花怒放,幸福感满满。

其实唐健撒谎了,他不敢告诉外人他的妻子李秀兰就是他的亲妈,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即使跟李家关系再亲密也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唐健转头向坐在他另一边的王艳亲热地打招呼:“嫂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哦。”

王艳对他嫣然一笑道:“没问题。”心里却百感交集,跟唐健也认识好多年了,当初自己大学毕业给唐家打工,一门心思要成为唐健的后妈,谁又能想到今天居然成了他的嫂子!

坐在对面的李勇也跟李秀兰套近乎:“小健既然成了我的弟弟,那你就是我的弟媳妇了。”

李秀兰对李勇的印象也不错,这个男人虽然身材不高,但虎背熊腰,眼里精光四射,很有男人味。她乖巧地叫了声:“大哥。”

旁边的李婷也来凑趣:“小健可管我叫妈,你以后也随他叫妈吧。”

李勇马上反击:“你比我年纪还小,怎么尽想占我便宜?你亲妈可是我的弟媳妇,你应该叫我伯父才对。”

“呸!”李婷娇啐,却也不再跟他争辩。

李剑峰和唐铁山相视而笑,两家的关系更近一层,两位男主人心里都很高兴。

李秀兰有点尴尬,她跟陈晓丽年龄差不了几岁,以前都是按姐妹相处,忽然成了自己的干婆母,让她有点不适应。

陈晓丽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过来凑到她耳边说:“你别介意,咱俩还像以前那样,你不用叫妈。”

不愧是大官的太太,真善解人意。李秀兰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暗想自己都喊女儿“妈”了,怎么就不能接受陈晓丽呢?于是她坦然道:“我还是随我老公,以后也喊你妈吧。”

陈晓丽好像占了大便宜,乐不可支:“好呀,乖儿媳,以后咱们可以经常去市里玩。我收了一家美容院,回头带你和婷婷过去看看。”

饭后,唐铁山邀李剑峰到书房聊天,彼此交换一些信息后,李剑峰忽然说道:“咱们是自己人了,我想介绍你认识几个朋友,于公于私对你都有好处。”

唐铁山自然非常乐意,李剑峰拿出手机,调出一个软件安装包发到了唐铁山的手机上,并指导他安装成功,然后说:“这是一个聊天软件,是国外开发的,服务器也在国外,自带翻墙功能,私密性很强,不像QQ那种容易被监控和泄密。”

接着,李剑峰帮唐铁山注册后,手把手教他怎么用,这个中文版本输入法有手写和拼音,简单易用,界面也很简单。里面有个群叫“饭团”,有二十几位成员,李剑峰将他拉了进去,说以后联系就用这个软件了,比打电话还安全。

唐铁山的网名叫“汉武帝”,李剑峰则是“贞观之治”。其他成员的网名五花八门,李剑峰说以后见面了再介绍给他认识。

没过几天,李剑峰就用这个软件约他一起吃晚饭,唐铁山欣然答应。傍晚,李副市长的司机来接他,并把他送到郊外的一家私人会所。门里面迎出来一个身穿旗袍的高挑美女,模特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笑容可掬地领他进去。

里面像是迷宫,走廊铺着红毯,七拐八绕,过了几道需要刷卡的门,来到一处隐秘的电梯,迎宾女刷卡后电梯上升,到达顶楼。出了电梯又经过一道大门,才来到一个大包间里。

李剑峰早就到了,屋里还有三个男人,大家见唐铁山进来,都起身相迎。屋子中间是一个大圆桌,铺着大红的桌布,上面是旋转的玻璃台面,摆着几道精美的凉菜。

李剑峰让唐铁山坐在他身边,向他介绍在座的几位,分别是省建行的吴建伟副行长,市公安局的秦志勇副局长和省财政厅的潘昌林副厅长。唐铁山跟他们一一握手,客气地打招呼。

“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要互相关照。”李剑峰像是这个小团体的老大,他的话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

吴副行长身宽体胖,坐在唐铁山的另一侧,凑过来低声说:“唐董以后有资金需求尽可以来找我,我尽量给你安排低息贷款。”

唐铁山苦笑道:“以前我找过你们建行几次,唉,门槛太高,我只好去求助于那些小的城商行了。”

“以前是以前,那时候咱们不是还不认识么?”

“好,我以后就找老哥你了,该给的好处费也不会少了你的。”

“提钱就见外了,你是汉武帝,可我是财神爷哩。”

“哦,原来群里的‘财神爷’是你呀,那秦局的网名是什么?”

“秦琼。”

“潘厅呢?”

“赵公明。他总说自己才是财神,想让我把财神爷的网名让给他,我不干,他才起了这个网名,也是财神,跟我平起平坐的意思。”

李剑峰插话道:“别光顾著聊天了,老吴,人到齐了,你安排的节目也该开演了吧。”

“还有节目?”唐铁山很好奇。

“当然,今天是你入伙的欢迎仪式,当然要搞得像样点。本来今天你也该交投名状的,李老大宽宏大量,容你后补,呵呵,便宜你了。”

唐铁山不解:“投名状?什么意思?”

李副市长呵斥吴胖子:“别胡说八道,再吓著唐董。”

吴胖子赶紧陪着笑脸跟唐铁山解释:“说投名状有点吓人,其实就是带自己的女人过来跟大家一块乐呵乐呵,全过程都是自愿的,不会有强迫的行为,就是为了表达诚意,融入大家庭的意思。”

唐铁山心里咯噔一下,追问道:“带什么样的女人有要求吗?”

“属于你的女人,且得到大家的认可。”

“你们都这么做了?”

“当然。我带的是自己的干女儿,潘厅带的是自己的二奶,秦局最厉害,带来的是两个情人还是亲母女哩。”

唐铁山俯到吴胖子耳边,好奇地问:“咱们老大呢?”

“李老大也没搞特殊,带的小蜜是电视台的主持人。”

唐铁山暗自琢磨,回头自己带谁来好呢?

吴胖子向远处站立的旗袍美女招招手,那个美女是专门服务这个包间的,小碎步跑过来。老吴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美女点点头,去了包房正前方的舞台,打开灯光和音响,然后进了旁边的一道小门。

这个包房有专门的演出场地,就在正前方,舞台上有两根钢管,还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一瓶啤酒,一盒香烟,一根黄瓜,三个气球,还有一个托盘里放着三颗白色的小丸。唐铁山以为是钢管舞表演,没想到从小门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浓妆艳抹,身材丰腴,穿着网眼紧身衣,乳房和下阴袒露,妖冶放荡。

随着节奏感强烈的欢快音乐,女人双腿岔开,上身微微后仰,唐铁山看到她的阴毛修剪成整齐的倒三角,阴唇肥厚,整个阴户鼓鼓的显得很肥大。阴门露出红色布条的一角,女人伸手下去捏住那布条,轻轻一拽,挂在细绳上的一个三角形红色小旗被她从阴门里扯了出来。

女人继续往外拽,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旗子随着细绳接连不断从阴门里出来。唐铁山大概算了一下,能有二十面之多,不知道这女人的淫洞有多深阔,能藏下这么多的东西。

女人将布条团了团放在小桌上,拿起三个气球绑在钢管上,调整了一下三个气球的排列位置。然后从托盘里拿起那三个小丸,对着气球身子后弓成铁板桥,将小丸逐个塞进阴道,然后移动身体调整角度。

大家眼睛都不眨地看着舞台,忽然,从女人阴门射出一枚小丸,正中最下边那个气球,啪的一声气球爆裂。女人胯部一挺,又一枚小丸击中中间的气球,又是一声脆响。最后,女人上身后弯到极致,前胸着地,整个人几乎团成了O 型,脑袋从双腿间露出,眼睛看着钢管上最高处那个气球,胯部高耸,一声娇喝,最后一枚小丸像子弹般激射而出,仅剩的那个气球应声而破。

在座的众人纷纷鼓掌。女人上身慢慢后撤,缓缓地站立起来,拿起那根黄瓜向大家示意这是普通的黄瓜,然后岔腿低头将黄瓜一点点地捅进屄眼儿里。接着,女人面对众人身子后仰,阴户直面观众,阴门大力开合,吐出一段段黄瓜,一根细长的黄瓜被她截成了五段,茬口齐整,先后落在台上。

唐铁山目瞪口呆,这要是男人的阳物,还不被夹断了?吴胖子在一旁解释:“在阴功表演方面,这女人是最厉害的,别人表演用的都是香蕉,只有她用黄瓜。”

女人站起来从那盒香烟中抽出一支,岔开腿插入自己屄中,然后一脸媚笑走下舞台来到众人中间,浪声问道:“谁帮我把烟点上?”

众人推让,最后吴胖子拿起桌上的打火机,色眯眯地凑近女人胯部,将打火机的火焰放在了香烟的下方。女人纹丝不动,阴户微缩,香烟就点燃了。女人在桌旁走了一圈,如同闲庭信步。大家就看到烟头一明一暗,香烟越烧越短,烧到烟蒂的时候,女人才用手取出,摁灭在烟灰缸里。

吴胖子说道:“功夫不错,别的女人都是静态表演,能这样走着吸完一根烟的,我也是第一次见。”

“谢谢夸奖。”女人得意地说,“您是行家。”

“喝啤酒这个环节我提个要求行不行?你能不能喷到我的嘴里?”吴胖子兴致勃勃。

女人楞了一下,莞尔说道:“您要是不嫌弃,我可以试试。”

两人一同来到舞台上,女人拿起桌上的啤酒,在胯间一蹭,瓶盖就飞得老远。她分腿站立,将啤酒瓶口插入屄里,酒瓶微抬,阴门翕张,就看到瓶中的啤酒越来越少,直到整瓶酒都被她吸入了屄中。

吴胖子蹲在台上,离女人有一米远,目不转睛地看着女人操作。女人看着他,胯部挺起,问了声:“准备好了吗?”

吴胖子紧张地点点头,就看一股激流从女人阴门射出,吴胖子赶紧张嘴去接,大口吞咽。终归还是配合得不熟练,很多啤酒洒落在台子上。

吴胖子咂咂嘴,说了声:“味道不错。”

女人微笑着冲他点头致意,然后向台下众人鞠躬谢幕,跑进了小门里。

吴胖子回到座位上,大家都促狭地问他啤酒什么味,骚不骚?吴胖子嘿嘿一笑,说你们想知道下次自己上去亲自尝尝。

节奏感强烈的音乐猛然响起,两个妙龄少女从小门出来跑到舞台上。唐铁山问吴胖子:“要跳钢管舞了?”

“钢管舞有啥意思,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唐铁山忽然惊讶地发现这两个少女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欣长纤柔、温婉可人。他好奇地问老吴:“这是一对双胞胎?”

“对,孪生姐妹,同卵双胞胎,一个叫怜怜,一个叫爱爱,当然是艺名,真名谁也不知道。”

两个女孩都是鹅蛋脸,笑起来连酒窝的位置都一样,随着音乐扭摆身体,做出种种诱惑的动作。让唐铁山没想到的是,她俩居然随着节奏宽衣解带,外衣、长裤、背心、乳罩、内裤一件件飘落台上,两个赤裸娇娃在台上的动作更放荡大胆,看得众人目瞪口张、血脉贲张。

本以为就此结束了,没想到好戏在后头。双胞胎姐妹一丝不挂地来到众人身边,依偎挨擦撩拨著大伙儿。男人们也不客气,纷纷伸出禄山之爪,在她们的敏感部位上揩油。

接着,姐妹俩钻进桌子底下,唐铁山不知道她们干嘛,撩起桌布偷窥,却发现小姐妹解开了李副市长的裤子,掏出了阳物,正蹲在地上为他口交。

唐铁山尴尬地放下桌布,旁边的吴胖子悄声对他说道:“别急,人人有份,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李副市长正襟危坐,举起酒杯示意大家开始用餐。觥筹交错间,众人谈笑风生,谁能想到桌下此时春光明媚、旖旎香艳。

忽然,李剑峰身子绷紧,片刻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唐铁山就觉得桌下有人在解自己的裤子,温软滑腻的小手将他的阴茎释放出来,轻柔地抚摸一番,然后进入温润的口腔,滑软的小舌缠绕舔舐着他的龟头和柱体,两个卵袋被另一个小嘴吸啜吞吐……双重的享受让他的大腿都绷紧了。

双胞胎姐妹漂亮聪慧,口技受过高人指点,又经过辛苦的磨练,已经成为经验丰富的高手。两张美到极致的小嘴配合默契,交相辉映,尽心服侍他的阴茎、睾丸和肛门,唐铁山很快就坚持不住了,一股股精液怒射到少女的嘴中。

他忍不住撩起桌布,看到姐妹俩正在分享他的精液,并为他打扫战场。将他的胯间用小嘴清理干净后,将他的阴茎放回裤中,并为他扣好腰带,这才移步到吴胖子胯间。

唐铁山对这两个尤物很好奇,问吴胖子从哪儿找来的。吴胖子正在享受,但还是悄声给他解释:“这俩妞可不简单,是我以李市长的名义从宫里借来,专门给你准备的。只是除了预定项目,不能干别的。”

“宫里?”唐铁山纳闷,什么年代了,还有皇宫吗?

“西山行宫听说过吗?”

唐铁山摇摇头。

“咱们这些人里,只有老大去过一次。我和潘厅、秦局都还在排队等待审核。那个地方来头可大了,有资格去的人不多。这俩女孩不比前面表演阴功的那个女人,那就是个走江湖卖艺的,掏钱就能请过来表演,让她干啥都行。”

这顿饭大家吃得心不在焉,虽然上来的一道道热菜都是山珍海味,但桌底的春光干扰了大家的注意力,虽故作一本正经,可肢体动作和脸上的表情都出卖了他们。

直到酒宴接近尾声,两个小姑娘才从桌下钻出,到台子上捡起衣服进了小门。

唐铁山还意犹未尽地盯着那扇小门。吴胖子说道:“有专人送她们走。前面那个女人来去都要戴眼罩,这都是提前说好的,免得她泄露这个地方。姐妹俩不用,她们跟外界很少接触,不用担心泄密。”

结束后,唐铁山和李剑峰同车返回。市长的司机开车技术果然好,又快又稳。两人坐在后排,前面拉上了布帘,李剑峰说:“那仨人在竹林雅墅也买了房子,回头我让他们也搬过来,大家凑在一起热闹。”

唐铁山心情很好,今天的饭局不仅大开眼界,还认识了三个实权人物,对今后的事业肯定大有裨益。

李剑峰又说:“今天是特意为你搞的欢迎仪式,以后你们也都认识了,可以私下自由联系、来往,不必每次都这么煞有介事,随意就好。”

回到别墅,却听到一楼客厅里李婷正在呵斥唐健:“小妈的话你都不听了?让你当个司机还委屈你了?车上可是你的亲妈、干妈和小妈。”

唐健噘著嘴,小声为自己辩解:“你们女人出去购物、美容,我一个大男人掺和啥?亲妹妹,你就饶了我吧,你自己又不是不会开车。”

“我们买的衣服鞋子总得有人帮着拎吧,你就是当司机和脚夫的命。不过,三个大美女陪着你,你就知足吧。”

唐铁山听明白怎么回事后,也不发表意见,径直上楼了。

第二天,唐健满心不乐意地开车载上李婷、李秀兰,去9 号别墅接了陈晓丽,直奔市里。

三个女人在购物中心买了大包小包的衣物和鞋子,开车去陈晓丽所说的美容会所。

在车上,陈晓丽告诉了大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会所本是一个高官的二奶创办的,后来高官落马,二奶便变卖了资产出逃国外。陈晓丽本就是这会所的常客,悄悄接了下来,仍保留原班人马和经营方式,只做熟客生意。

汽车开到市郊的一个大院门前,这里远离喧嚣,环境优美。高高的围墙,大铁门紧闭,看不见院里。陈晓丽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小美,我们到了。”

电子遥控的大铁门缓缓开启,汽车驶入,院子里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像是到了苏州园林。从旁边的车道驶入地下停车场,四个人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一个四十岁左右穿西装的女人热情地迎了过来。

陈晓丽向他们介绍:“她是这里的经理方美兰。”

方经理大方地跟他们打过招呼,带他们去了休息室。穿高叉旗袍的女服务生送来果盘小吃和饮料,几个人在沙发上听方经理介绍会所的情况。

“咱们这里是一家不公开营业的女子美容私人会所,走的是高端路线,技师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精心培训的,定期体检,绝不会带病上岗。会所实行军事化管理,所有人员不经允许严禁外出,当然这里食宿全包,设施齐全,薪酬很高,工作人员对这种封闭化管理也没意见。”

“业务上,以前主要是美容和瘦身,现在增加了一项类似SPA 的养生按摩,特意从香港请来了一对男女老师进行培训。这个业务目前开展得很好,营业额占了一半还多。因为回头客太多,需要提前预约。今天为了迎接各位贵宾,推掉了十几位客人。你们等会儿就可以感受一下……”

陈晓丽很有兴趣:“这个连我都没做过,今天我们可是来着了。”

“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我让服务生带你们上去。”

“我呢?”唐健不甘寂寞。

“我们会所本来是不接待男宾的,但您是老板的贵客,会所可以为您破例。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安排人给您服务。”

一直垂手在一旁伺候的女服务生带几位女士走楼梯上了二楼,给她们各自安排了房间。

陈晓丽的房间最大最豪华,墙上是世界名画,地上有很多盆栽绿植,屋子正中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屋角是磨砂玻璃拦起来的卫生间,里面有豪华全自动浴缸和带坐圈保温、下身清洁、暖风烘干功能的智能马桶。灯光暧昧,音乐悠扬,房间里还有一股好闻的香气熏得人昏昏欲睡。

女服务生拿出一套轻薄的短裙,问陈晓丽换不换按摩服。

“需要换吗?”

“看您的意思了。其实等会儿按摩的时候也是会脱掉的,所以多数客人不换。对了,给您安排男技师还是女技师?”

陈晓丽大吃一惊:“还有男技师?”

“当然了,这种按摩还是选异性为好。您放心,这里的男技师都是从深圳、广州那边聘请的,身体健康,不会多说多问,也不会勉强您做任何您不喜欢的事情,安全方面没问题。来这里的女客基本上都是选男技师的。”

陈晓丽作为幕后老板,也想全面了解自家这个店到底都有什么服务项目,就点头同意了。

女服务生服侍陈晓丽换上按摩服,里面真空,陈晓丽不解:“这不让男技师看光了?”

女服务生扑哧乐了:“咱们的按摩是不能穿任何衣物的,按摩服也只是刚开始时遮羞,按摩的时候也要脱掉的。”

既来之则安之,陈晓丽没再多说什么。女服务生拿过来一个平板电脑,开机输入密码后,界面是几个男技师的照片和介绍,问陈晓丽要不要挑选一下。

“你看着安排吧。”陈晓丽瞟了一眼,男技师的照片都是全身赤裸,胯下阴茎勃起,就没好意思多看。

女服务生走后,陈晓丽坐在床边并拢双腿,两只手臂抱在胸前,将自己的女性隐私部位尽可能地遮挡住。

敲门声响起,陈晓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稳稳心神,说了声:“进来。”

一个穿着白色轻薄按摩服的小伙子走了进来,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轻声问道:“我是6 号技师,可以为您服务吗?”

真帅呀!小伙子体型健美,皮肤白嫩,浓眉大眼,英俊又充满阳光。

陈晓丽心里暗喜,轻轻点头。男技师随手将房门反锁,缓步走进卫生间,将浴缸放好水,试了试水温,温柔地说道:“先泡澡吧。”

陈晓丽走进卫生间,男技师给她除下按摩服。一丝不挂地站在男技师的面前,陈晓丽的心怦怦直跳,她迈步进入浴缸。男技师脱掉自己的按摩服,身上只有一条紧身内裤,站在浴缸外给她身上涂抹浴液,为她清洁身体。

男技师很专业,面带和煦的笑容,用特制的浴巾将她全身的每个角落都清洗了一遍。陈晓丽闭着眼睛,任人摆布,身体也逐渐放松,享受着特别的服务。

洗完后,男技师用宽大的毛巾将她全身擦干,然后将她拦腰抱起,走过去放在床上。

床上是新铺的白色一次性床单,男技师先让她俯卧,在她身上倒了些精油,给她按摩颈部、后背、臀部和腿,手法专业纯熟,让陈晓丽舒适惬意。

翻过身来,男技师给她按摩头部、两只手臂、胸腹和腿部,却绕过了乳房和下阴。陈晓丽感觉浑身发热、乳房膨胀、下阴酥麻,渴望被爱抚。

男技师换了一种精油,双手围绕着她的双乳转圈儿推揉,离乳晕越来越近。乳头扑棱棱俏立,如梅花绽放,等人采撷。男技师的手攀上顶峰,捏住乳头按压旋磨,性的快感以此为中心辐射蔓延到全身,陈晓丽感觉自己的下阴湿润了。

男技师很有耐心,两只乳房在他手里不停地变换形状,性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陈晓丽忍不住呻吟娇哼,身体颤抖,下阴热痒空虚亟需充塞,双腿难耐地扭曲绞缠……

终于,男技师的手一路向下,来到了她的秘密花园,拿出一小瓶金黄色的精油倒在她的阴户上,涂匀后双手的掌缘贴着她的股沟上下推拉,然后合掌向中心移动,搓揉她的大阴唇,撩拨著阴蒂。阴户斐然洞开,小阴唇探了出来,男技师的手指肚温柔地抚弄,阴唇充血胀大,淫水悄悄泌出。

男技师手指勾起,向阴道内部推进。陈晓丽的身体一下子僵直,太舒服了,再进去一点,再深入一些,她的内心仿佛在呐喊。

男技师的手指肚按揉她阴道上方的一处地方,那里是女人的G 点,性神经最敏感的地方。快感剧增,没有女人能受得了这种挑逗,陈晓丽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她不由自主地上身抬高,痴迷地看着男人的手指在她的私密处有条不紊地行凶。

手指还是太细了,要是男人的阴茎此时插入该有多好。陈晓丽的目光情不自禁地看向男技师的下身,正好看到他的胯间鼓起一个大包,将紧身内裤撑起一座小帐篷。

男技师身体移过来,陈晓丽的手忍不住伸过去抚摸那处,真热真硬呀。

男技师身体往前靠了靠,用眼神示意她继续。陈晓丽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双手扒住男技师的内裤上缘往下褪,一根白嫩粗壮的阴茎扑棱棱弹了出来。

陈晓丽贪婪地抚摸著这根造型优美的男性象征,感受着它的热力、硬度和欲望。男技师胯部前挺,将阴茎伸到她的嘴边。陈晓丽没有多想就张嘴含住了它,兴奋地舔舐吞吐起来。

这根鸡巴很干净,柔嫩可口,正是女人的最爱。陈晓丽喜欢得不得了,男性的气息萦绕让她身心迷醉,男技师的指奸更是火上浇油,让她想得到彻底的释放。

就在她忍无可忍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男技师适时地递给她一个保险套,充满诱惑地说道:“想要的话就撕开它。”

陈晓丽的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撕开了包装。男技师脱了内裤,自己戴上保险套,来到她的胯间,温柔地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陈晓丽的双腿向两边大大地分开,一脸潮红地看着他,两眼媚得能滴水,红唇间吐出一声轻轻的“嗯。”

男技师的胯部向前一顶,像铁犁扎进熟透的沃土,阴道的空虚被一点点的填满,陈晓丽不由得挺起美臀迎合,伸出双臂将男技师拉到了自己身上。

男技师做爱的技巧同样娴熟,阴茎像有生命的活物在她的阴道里深插浅抽、左冲右突,刺激著每一处媚肉,激活了那里的每个细胞。快感一浪搞过一浪,陈晓丽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

男人抱起她的上身向后仰倒,变成了女上男下。陈晓丽完全沉迷在欲海里,双手按在男技师的胸腹部,屁股抛起落下,间或扭晃旋磨,披头散发状如癫狂。

等她身体疲惫动作变慢的时候,男技师又将她摆成了小狗式,从臀后插入,大刀阔斧地将她送上了性高潮。这还不算完,男技师耐力极好,持续地抽插,高潮后的余波不断冲击著陈晓丽,她浑身像散了架,实在无力承受了,只好求饶。

男技师这才射精,抽出阴茎,剥下保险套用卫生纸包好,然后抱起陈晓丽去浴室清洗。

陈晓丽任他摆布,暗自吃惊男人体力真好,到底是年青,经历刚才那么剧烈的活动后居然看不出一点疲惫。

男技师认真地将她全身清洗干净,又将她抱回床上,体贴地问她还有什么要求吗?

陈晓丽觉得体力在渐渐恢复,但也不想动,对他说了声:“谢谢,不用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