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20) 作者:weilehaowan

.

【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作者:Weilehaowan2020/8/23发表于:SexinSex

. 第二十章 母女共夫

“妈。”唐健感动地搂紧了怀里的女人。

“我都跟你这样了,以后也端不起妈的架子啦,你可以接着叫我倩姐。”

“倩姐。”

“好弟弟,亲我。”孙倩柔情蜜意地看着他,闭上眼睛,献出了自己的芳唇。

两个人热吻在一起。看得出来,孙倩是接吻的高手,灵活的香舌像一条小蛇,忽而推挡迎合,忽而主动出击,在彼此的口腔里上下翻飞……两个人唇来舌往,互相交换口腔里的唾液。

孙倩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前,腻声道:“摸我的奶子。”

妇人没戴乳罩,睡袍敞开,唐健贪婪地玩弄着孙倩胸前的一对宝物,手还不老实地伸向女人的胯间,淫声道:“姐,我还想摸你的屄。”

孙倩赶紧解开睡袍的腰间系带,分开大腿,让女婿的大手插入裤裆,浪浪地说道:“摸吧,姐的屄是你的,屄水为你流,屄眼儿为你开。”

妇人这么懂情识趣让唐健喜出望外,他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胯间的鸡巴也被孙倩的淫声浪语挑逗得噌地竖起,将腰间的浴巾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妇人的性感内裤裆部都湿透了,唐健的手插进去玩弄着妇人肥嫩的浪屄,不由得性欲高涨,叫道:“骚货,舔我的鸡巴。”

孙倩急吼吼地解脱他腰间的浴巾,然后一脑袋扎了进去,饥渴地含住了他的鸡巴,大口吞吃起来。

唐健兴奋得浑身直颤,他也扒掉了妇人的睡袍和内裤,两个人赤裸相见。

“姐,让我舔你的骚屄。”

孙倩嘴里含着鸡巴说不出话来,她灵巧地转动身子,将屁股挪到了唐健的脸上。

唐健色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女性宝物,孙倩的阴户丰隆肥大,两片厚厚的阴唇湿漉漉的沾满了淫水,一张一翕地喷吐着热热的骚气;顶端的阴蒂如破土的竹笋,俏然挺立;浓密的阴毛布满三角区,甚至长到了屁眼那里,乌黑一片蔚为壮观。

“姐,阴毛浓密的女人性欲强,是真的吗?”

孙倩吐出口中的鸡巴,正色道:“姐是性欲强,但姐也守得住。好几年没让男人肏了,今天全给你,你可得喂饱姐姐。”

唐健一听,咋舌道:“看来我责任重大啊。放心,骚姐姐,我会尽力的。”说着抬头舔了一下女人的阴户。

孙倩一哆嗦,一股浓稠的淫水咕嘟一声冒了出来,她浪声淫叫道:“我的亲弟弟呀,姐姐的骚屄馋死鸡巴了,你行行好,先捅它几下,让我解解馋行不?”

唐健也急于发泄,二话不说翻身将妇人压在身下。孙倩急忙分开大腿,手伸下去拉着鸡巴对准自己的屄眼儿,焦急地叫道:“快进来!”

唐健胯部一挺,鸡巴就全根尽入,像犁铧扎入松软的沃土,被肥软滑腻的阴道肌肉紧紧裹挟……那滋味,美不可言。

不待妇人催促,唐健就大刀阔斧地开始了抽插。妇人扭腰摆臀地配合,淫水随着噗唧声四处飞溅,打湿了妇人浓密的阴毛。

“爹呀,我的亲爹呀,你肏死我啦!”孙倩口不择言,胡乱地叫着。

唐健就吃这一套,被妇人的淫态挑逗得欲火高烧,更加不要命地大力抽插。

房门处人影一闪,屋里的人都没发觉,窥视良久的小月悄悄离开回房了,她的心情很复杂,有怅然的失落,也有莫名的兴奋刺激。

房间里的大战如火如荼,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和饥渴的中年熟妇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个人仿佛都不要命了,抵死纠缠。孙倩主动引导换了好几种姿势,让男人玩个痛快。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孙倩丢了五次,实在招架不住了,连连求饶:“好弟弟,我不行了,要被你玩死了,屄都要被你捅漏了,你怎么还不射呀?”

唐健也已是强弩之末,靠着一股不认输的信念坚持到现在,听见妇人求饶,正合他意,得意地问道:“喂饱你了?”

“饱了,再吃就撑死了。你快点射吧,射到我的屄里,我喜欢屄里夹着一泡精液的感觉,暖暖的,特舒服。”

唐健像百米冲刺般奋力抽插几下,然后将鸡巴插到妇人阴道最深处,抵住她的子宫颈口,美美地射出了一股股精液。

酣战已罢,两人浑身汗如雨下,分开仰躺,各自喘着粗气。

皱巴巴的床单被淫水打湿得斑斑点点,但谁也无心收拾,拽过薄被,交颈而眠。

自此以后,唐健来得愈发勤了,还经常在此过夜。孙倩施展女人的百般手段,尽心尽力地伺候他,让他乐不思蜀。

唐健隔三岔五地夜不归宿,唐铁山有些担忧,劝儿子悠着点,别让李秀兰和别墅里的其他人闹意见。唐健也很无奈,他对田嫂母女没了兴趣,跟李秀兰也只是例行交公粮,也就是李婷能让他贼心不死,否则,他都懒得回别墅。

唐健更喜欢去小月家,孙倩每次都能给他新鲜感。但这些无法跟父亲细说,唐健只能借口喜欢小女儿,让父亲帮着遮掩他的行踪。

唐菲满月那天,孙倩摆下满月酒,唐铁山在儿子盛情相邀下欣然出席,给自己的小孙女带来一套纯金饰物作为贺礼。

小月抱着孩子和母亲坐在一起,唐铁山和唐健坐在对面,席间气氛热闹融洽。小月还要哺乳只能喝点橙汁,唐健和父亲喝白酒,孙倩以红酒作陪。

看得出孙倩今天精心打扮过,妆画得很精致,新做的头发柔顺披肩,低胸的晚礼裙衬托着丰腴曼妙的身材,深深的乳沟和大半个露出的乳房白得耀眼,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让唐家父子对她刮目相看,淫思浮动。

孙倩在酒桌上妙语连珠,很会调节气氛,酒量更是惊人,两瓶红酒下肚,脸飞红霞,更增妩媚,却无醉态,唐铁山越来越觉得这个妇人有意思。

女婴饿了,哭闹着要吃奶,小月一边跟公爹致歉,一边要起身回房喂奶。孙倩却拦住女儿,瞟了一眼唐铁山,对小月说道:“都是一家人,不用避讳,就在这儿喂奶吧。”

小月有些难为情,看唐铁山不动声色,又见唐健对她点点头,只好撩起上衣,掏出肥硕饱胀的大奶子,将奶头塞进女儿口中。

唐铁山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这个编外儿媳的乳房上,孙倩微笑着对唐家父子说道:“小月产后的身材恢复得不错,就是这乳房变大了,看来没办法再像当姑娘那时候好看了。”

唐铁山有些醉了,随口说道:“大点也不错哦。”还饶有兴趣地扭头跟儿子讨论,“你觉得呢,小健?”

唐健附和道:“爸爸说得对,其实男人喜欢大乳房的女人,看着就来劲,摸着更舒服。”

父子俩相对呵呵一笑。小月的脸羞红了,孙倩的眼睛却亮了。

吃完饭,孙倩将餐桌收拾干净,然后去卫生间卸妆。唐铁山进来了,看孙倩正弯腰撅着圆滚滚的屁股对着镜子擦脸,醉意朦胧的唐铁山居然在孙倩的屁股蛋儿上拍了一巴掌,含含糊糊地说道:“亲家母,辛苦你啦。”

孙倩一愣,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唐总喝醉了竟然会对她动手动脚,看唐铁山步履踉跄,赶紧转身扶住他,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儿,我……我撒尿,你先出去一下。”说着,唐铁山站着马桶前,两只手胡乱地解腰带。

孙倩上前扶住他,嘴里说道:“你这样子,我不放心,还是我帮你吧。”说着,解开了腰带,把裤子和内裤向下褪了一截,小手伸进去掏出男人涨硬的鸡巴,对准马桶,说道:“尿吧,我帮你扶着。”

唐铁山很享受女人的服务,闭上眼睛,憋久的一大泡尿强有力地射向马桶,持续了好久。孙倩专注地帮男人扶着鸡巴,感受着它的粗硬和滚烫,眼神越来越痴迷。

唐铁山尿完,龟头上沾着不少残留的尿液,孙倩说道:“我帮你清理一下”,然后不由分说蹲下去,张口含住男人的龟头,柔软灵活的舌头转着圈舔舐,将男人的鸡巴舔得干干净净。

孙倩的口舌功夫太强悍了,唐铁山的鸡巴更硬了,欲火点燃,男人竟然在孙倩的口中抽插起来。孙倩迎合着男人的欲望,尽心尽力地侍奉着他。

“唐总,我想吃你的精液,快点射到我的嘴里吧。”孙倩的嘴都酸了,赶紧用下流话刺激男人,期望早点结束。

“你这么骚,我儿子是不是肏了你啦?”

“嗯,小健经常肏我。你也知道,小月坐月子,我怕女婿憋坏了,就给他泄泄火。”

“怪不得他总来这儿不肯回家,原来是你这个骚货勾着他的魂儿。”唐铁山羡慕嫉妒恨地说,“你用嘴恐怕是弄不出来啦,我想肏你的屄。”

“唐总,小健在呢。”孙倩有些为难。

“怎么,肯让他肏,不愿意给我?”唐铁山有些恼怒,把妇人粗暴地拎起来抱在怀里,恶狠狠地说,“小健是我的儿子,你怕什么?别说肏你了,我就是把小月也肏了,他又能怎么样?”

唐铁山喝了酒嗓门挺大,唐健在房间听到争吵赶紧跑过来,推开门正好看见父亲下身挺着大鸡巴抱着孙倩在吼……

看见唐健进来,唐铁山也觉得尴尬,松开了孙倩。妇人鬓发散乱,羞红着脸跑出了卫生间。唐健快步追上,低声问怎么回事。

孙倩忸怩着把刚才的事跟唐健说了,唐健略一沉吟,低声在岳母耳边说道:“咱们以后的生活都要靠他,他现在正在兴头上,把他惹恼可就麻烦了。倩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愿不愿意满足他?”

“我好说,就是怕你在意……”孙倩期期艾艾地说,眼前又浮现刚才男人那粗壮的大鸡巴,阴户一下子就湿了。

“你们不用顾忌我,去吧,玩得开心些。”唐健说着就要离开,忽然又回来在妇人耳边说道,“你跟我爸去你的房间吧,今晚我在小月房间睡。”

孙倩脸红红的回到卫生间,唐铁山正焦躁地等着她,孙倩过去搀住他,和声细语地说道:“走吧,去我房间。”

唐铁山哈哈大笑:“怎么样?我说嘛,你的担心纯属多余!”

孙倩苦笑:“没见过像小健这么孝顺的好孩子,还真是心疼他爸。”

唐铁山让孙倩搀扶着往次卧走,一边走一边说:“亲家母,你算说对了,我儿子没什么本事,可就是孝顺,懂得心疼人。你可得学着点,等会儿好好心疼心疼我。”

“知道了,包你满意,行不?”孙倩随声附和。

看见主卧的房门虚掩,唐铁山醉醺醺地过去推开门,对儿子得意地喊道:“小健,爸跟你丈母娘去睡觉了,哈哈。”

床上的小两口换了睡衣正准备安歇,小月抱着女儿摇晃着,上衣敞开,女婴含着她一只奶头,另一个白花花的大奶子袒露着,颤巍巍的肉光四射。小月见公爹闯进来,一脸的惊慌。

唐健赶紧说道:“爸,你开心就好,赶紧去吧。”

儿媳春光乍露,唐铁山借着酒劲用恶狠狠的眼光死死盯着哺乳期少妇的大白乳房。吓得小月脸色煞白,头埋得很低,扭过身躲避着公爹不怀好意的眼神。

孙倩赶紧解围,拽着他往外走,嘴里说道:“好了好了,咱俩去那屋,我好好伺候你。”

唐铁山被孙倩半扶半抱弄到了隔壁的次卧,一屁股坐在床上,眼神喷火地盯着站在身前打扮妖艳的亲家母。孙倩冲他妩媚地一笑,动手帮他脱衣。

唐铁山也伸手去脱妇人身上的衣服,两个人边脱边往床上挪,很快就扒光了身上的衣服。唐铁山靠在床头,懒懒地不想动,眼睛却盯着一丝不挂的亲家母。

孙倩摸着他胯间硬翘翘的鸡巴,善解人意地说道:“唐总,你不用动,我来伺候你。”说着,抬腿跨上来,手伸下去握住他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屄眼儿,屁股摇晃着找对位置后缓缓下沉,一点点的将鸡巴纳入屄中。

孙倩扭腰摆臀,让鸡巴在阴道中摇头摆尾、左冲右突。等两个性器彼此适应熟悉后,肥臀开始起落,越来越快,胸前的一对大奶子颠颤摇晃,白光耀眼。

唐铁山一边享受着女人下阴带给鸡巴的快感,一边伸手捉住妇人的一对硕乳,揉捏玩弄。

女上位很耗费体力,男人不帮忙,一动不动地只顾自己享受,孙倩很快就觉得累了,她晚上也喝了不少酒,有些体力不支。

可是当她扭身下来跪伏床上,摇晃着屁股让男人从后面肏她时,唐铁山却懒洋洋地说道:“我不想动,还是你来吧。”

孙倩心里发苦,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媚笑着爬过来对男人说:“亲汉子,妹妹给你用嘴弄出来吧。”

唐铁山点点头。孙倩用手扶起男人沾满淫水的大鸡巴,温柔地含入口中,唇舌并用,卖力地吸吮舔含,手揉搓着男人的卵袋,手指撩拨着他的肛门。

“骚货,你让多少男人肏过?”唐铁山沉声喝问。

孙倩不悦,吐出口中的大鸡巴,辩解道:“唐总你别用有色眼镜看人。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可这些年除了谈过三次对象,没让别的男人碰过……你不会不清楚吧?”

“不是骚货,怎么会让你女婿肏你?”

“我喜欢小健,打心眼里喜欢!我还指望着小健给我养老,当然心疼他,愿意满足他,你不能因为这个说我放荡!”

唐铁山大怒:“我说你是骚货,你就是骚货!你偷女婿,还让他爸肏,给他爸舔鸡巴,不是骚货是什么?”

孙倩忽然明白过来,男人需要语言的刺激才能射精。她顿时换上一脸媚笑,淫荡地说道:“哥哥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你们唐家父子的骚货,就喜欢让你们爷儿俩肏我的骚屄。哥,改天你把小月也肏了好不好?她的小屄更鲜更嫩,又香又软,保证让哥满意。”

唐铁山大喜,鸡巴暴胀,快感迅速攀升,他嘴里欢叫:“让我们父子俩肏你们母女,好不好?”

感受到男人的变化,孙倩暗暗心喜,使出浑身解数,疯狂地舔弄鸡巴,嘴里应和着:“好呀!咱四个在一张床上玩,谁想肏谁就肏谁,想怎么肏就怎么肏. ”

嘴里的鸡巴越来越硬,男人的屁股抬起,肌肉紧绷,已接近射精的临界点。孙倩坏笑着吐出鸡巴,用手拼命捋搓套弄。然后她脸向下移,吐出舌尖钻舔男人的屁眼,嘴里含含糊糊地低声说道:“等菲菲长大了,也让她爷爷肏,我们老中青三代让你们唐家父子随便玩,好不好?”

这句话好像点燃了导火索,男人的鸡巴在爆炸般的快感中喷发了,精液向上激射一米多高……孙倩忙不迭地抢上含住男人的鸡巴,承受男人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精液滚烫粘稠,一股股打在她的口腔中,把她的小嘴都灌满了。

总算是结束了,男人疲惫不堪,仍不忘吩咐她:“咽下去,你这个骚货!”

孙倩妩媚地一笑,将口中的精液咕噜咕噜咽下肚,还张开嘴让男人察看,然后嘻嘻一笑,偎进男人怀里,腻声说道:“满意了吧?我搂着你睡觉吧。”

这边偃旗息鼓了,隔壁的小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小月在唐健耳边轻声说道:“你去把门反锁上吧。”

“怎么,怕我爸半夜过来?”

见小月呼吸急促,脸色通红,唐健也不忍心再逗她,过去将房门反锁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孙倩早早起床准备了早餐,父子俩吃过后结伴离开。路上,唐铁山对儿子说道:“你这个丈母娘不是省油的灯,你可得悠着点儿,别让她把你吸干了。”

唐健不服气,嘟哝道:“可每次都是我把她干得求饶。”

“你是我儿子我才关心你。”唐铁山拿出父亲的威严,“还有,你别忘了,这里只是你的外宅,小月只是你的小老婆,你的家在竹林别墅,不能本末倒置。以后你在这里留宿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分之一,给你正房的时间不能比这儿少。”

唐健心里再委屈、不甘心,也只能听从。

小唐菲快两个月的时候,有天晚上唐健在此过夜,搂着孙倩求欢时,妇人对他说道:“小月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能让你肏了。要不,今晚你跟她睡吧。”

唐健不舍地说道:“可我更喜欢跟你睡。”

“唉,你不能冷落她。毕竟她才是正主,又为你生儿育女,我能跟着沾光就行。”

唐健沉吟不语,小月虽然年轻,却不如孙倩风骚,能让他玩得极为爽利。

唐健不想勉强自己,凑到孙倩耳边,柔声说道:“小月不懂情趣,你这个当妈的应该多教教她,其实我还是喜欢你这个骚姐姐。”

“小月毕竟年轻,没什么经验。要说教她,还是咱俩一块儿教效果更好,最好是言传身教,你说对吗?”

唐健不解地看着孙倩这个便宜丈母娘。孙倩解释:“不如这样,咱俩干的时候,让她在旁边看着,进步最快了。”

“这法子好!”唐健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我去叫她过来。”孙倩乐滋滋地去了主卧,很快回来,“小月答应了,孩子睡了就过来,让咱们先玩。”

两个人会心地一笑,轻车熟路开始性爱的前戏。唐健坐在床上仰靠床头,孙倩撅着屁股跪趴着给他口交的时候,门轻轻推开,小月轻手轻脚地进来,小声说道:“菲菲睡了。”

孙倩吐出鸡巴,招手让女儿过来,然后让开位置,说道:“给你老公舔舔鸡巴。”

小月笨拙地接过鸡巴,好奇地左看右看。

“张开嘴含进去呀,用舌头舔,用嘴吸。”孙倩教导着自己的女儿。

小月听话地张嘴含住鸡巴,牙齿刮了鸡巴一下。唐健疼得嘶的一声倒吸凉气。

“这宝贝娇气,你得用嘴唇裹住牙齿……含深点,用舌头舔它,转圈儿舔。”

小月像个听话的小学生,按照母亲的指点认真地学习操作技巧。她仰脸看着情郎,想得到赞许和鼓励。然而初学者和老手的差距太大,唐健无心给她创造太多的学习机会,挥挥手说道:“还是让你妈给我嘬鸡巴吧,你把衣服脱了,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屄。”

小月悻悻地放弃,一边脱睡衣,一边嘟囔:“老公,你说话好下流哦。”

“那是因为我们正在做下流的事。”唐健不悦地说道,“我可不喜欢你在床上还一本正经。”

孙倩也给女儿传授经验:“小月,你要明白一个道理,男人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男人想让你什么样儿你就得变成什么样儿。”说着来到男人胯间继续给他口交。

唐健赞许地看了孙倩一眼,对小月说道:“你妈说得对,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是荡妇,越风骚越淫荡越好。小月,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路还很长啊,多向你妈虚心请教哦。”

小月脱光后,怯怯地来到唐健身边,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唐健指着自己前胸,命令道:“分开腿站这儿,把屄掰开。”

小月粉脸俏红,羞怯地起身跨立在唐健脸前,双手掰大屄孔儿。

“往前凑凑。”唐健不满地说道。

小月胯部前挺,身子弯曲如弓,阴户几乎碰到唐健的脸。

唐健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少妇美屄,它没有遗传母亲的浓密阴毛,阴阜白白净净,阴毛纤柔稀疏,大阴唇丰隆,两片薄薄的小阴唇粉红娇艳,洞眼儿里的媚肉很鲜嫩,是淡淡的粉色。

美鲍在前,勾人食欲,唐健张开血盆大口将小月的整个阴户含住,深深的一吻,然后牙齿轻咬,舌头撩拨钻探,嘴唇含住吸啜,尽情品尝美味的少妇淫器。

小月第一次享受男人的这种服务,两腿战栗,却不敢扫男人的兴,只得咬牙坚持。情郎喜欢自己的“小妹妹”,让她羞臊中夹杂着满足,兴奋中带着一丝得意。

母亲在胯间用嘴侍奉自己的鸡巴,女儿奉上了美味可口的小屄,唐健得到双重享受,心理满足感强烈,也想进行下一步了。他征询母女俩的意见:“我想肏屄,你俩谁先来?”

当妈的总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孙倩嫣然道:“让小月先来吧,她好久没挨肏了。”

小月多日不尝肉味,也不推辞,转身仰躺床上,含情脉脉地看着情郎。

唐健兴致勃勃地趴在小月身上,孙倩识趣地过来帮忙,用手握住女婿的鸡巴,对准女儿的淫洞。唐健向前一顶,鸡巴缓缓前行,推入了小月的阴户中。

抽插开始,孙倩移到唐健身后,帮女婿推屁股。

因为是顺产,小月的阴道宽松了不少,唐健抽插起来并不费力。他渐渐加快速度,小月感觉情郎的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棍子在自己的阴道里搅动,痛楚多于快感,她极力承受,哀哀地呻吟,眉头渐渐蹙紧。

唐健不爽,小月只是被动地挨肏,不懂配合,没有默契,让他意兴索然。

唐健回身把帮他推屁股的孙倩拉到身前,感慨地说:“倩姐,俗话说老屄败火,你还是老将出马吧。”

孙倩刚才也发觉女婿肏得不痛快,暗怪女儿不争气的同时,也想弥补讨好女婿,于是躺倒在女儿身边,柔声道:“小月没啥经验,不会伺候男人。好弟弟你别急,先肏姐的老骚屄吧。”

唐健抽身过来,鸡巴欢快入港,两个人默契地你来我往,战在一起。

小月失落地在一旁观战,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和母亲的差距:孙倩像是一头不服输的母狮子,扭腰摆胯,迎来送往。虽被男人压在身下,却能主动出击,两条白皙的大腿高高翘起,晃得人眼花,嘴里淫声浪语,无所不叫,听得小月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小月,你也别闲着,过来帮妈揉奶子。”孙倩百忙中没忘了自己女儿。

“哦。”小月过来,双手温柔地抚摸妈妈的一对奶子。

孙倩嘶吼:“使劲儿揉,揪我的奶头子,抓它,捏爆它。”

小月纳闷,妈不怕疼吗?她不敢问,手上的力气加大,蹂躏着妈妈胸前那对欢蹦乱跳的小白兔。

“没吃饭啊?再使劲儿!”孙倩恨铁不成钢,“好弟弟,你的手有劲,教教小月。”

唐健一边大力夯击着孙倩,一边伸手攥住孙倩的一只奶子用力抓揉,白花花的奶子在他手里变得鼓胀通红。

即便这样,孙倩还是不满足,她掀翻唐健,跨坐在他腰间,探手下去将鸡巴塞进屄里,屁股大起大落地颠簸起来,两只手伸到自己胸前狠命地揉搓自己的一对大奶子。

小月被妈妈的癫狂吓傻了,在一旁呆呆地看着。

孙倩累了,翻身下来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扭头招呼唐健:“肏我。”

唐健起身来到孙倩屁股后面,挺立的鸡巴直指前方,他笑着对小月说道:“你看你妈这个姿势,像不像一只欠肏的母狗?”

小月张口结舌回答不上来,孙倩却浪声大叫:“好弟弟,姐就是你的老母狗,撅着腚让你肏!”

唐健的鸡巴插入孙倩湿漉漉热烘烘的骚屄中,这个姿势能让鸡巴插得很深,唐健的每次抽插都能轻易地顶到孙倩阴道底部的屄芯子,肏得她哇哇大叫。

啪啪的肉击声爆竹般响起,夹杂着淫水搅动的噗唧声和男女的粗喘浪叫,房间里春光大作,淫糜不堪。

终于,唐健过够了瘾,叫道:“我要射精了,射哪儿,姐?”

“你想射哪儿就射哪儿。”

“小月,过来,张开嘴。”

小月傻乎乎地凑过来,听话地张开嘴。唐健拔出鸡巴对准小月的小嘴,股股精液激射进她的嘴里。

“唔……”小月第一次尝到精液的味道,很不适应,想吐出来又不敢。

孙倩爬起来看到小月难受的样子,埋怨道:“这是好东西,大补,你不要就吐到妈的嘴里。”说着,来到女儿身前,俯低身子仰起头张着嘴等待哺精。

小月低头凑过去,将嘴里的精液吐到妈妈口中,粘稠的精液丝丝缕缕,好不容易才流完。孙倩如获至宝,毫不客气地咽下男人的精华,又吩咐女儿:“去把你老公的鸡巴舔干净。”

小月不敢违拗,乖乖地张开小嘴伸出香舌,将唐健的鸡巴舔舐清爽。

第一次的3P就这样结束了,小月回自己房间陪女儿,小唐菲半夜睡醒要吃奶,离不开人。

之后,三个人经常大被同眠,小月也渐渐融入进去,和母亲一同侍奉情郎。

小月持之以恒地练习产后操,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在床上也越来越放得开,唐健对她也越来越满意。

一天半夜,唐健正趴在小月身上耕耘,隔壁房间响起女婴的哭声,孙倩在一旁说道:“小月,菲菲醒了,你去喂奶吧。”

小月正在兴头上,对妈妈说道:“我正忙着呢,你去把她抱过来吃奶吧。”

孙倩心疼女儿,下床去隔壁抱过来小唐菲,将女婴放在女儿胸前。小月一边挨肏,一边将奶头塞进女儿的嘴里。

小唐菲不哭了,叼着奶头吸食奶水。小月被唐健肏得身子乱晃,奶子颠颤。小唐菲觉察到嘴里的奶头乱跳,乌溜溜的一对大眼睛东张西望,好奇地看着床上的众人。

孙倩笑眯眯地逗她:“菲菲,你不知道是咋回事吧?姥姥告诉你,你爸正在肏你妈,等会儿还要肏姥姥。我们很快乐,你羡慕吗?等你长大了,也让你爸爸肏,好不好?”

这话太邪恶了,小月吃惊地看着妈妈,身子一抖,阴道抽搐着夹紧了鸡巴。唐健也没想到孙倩竟然会对几个月大的女婴说出这种话,身体僵住了,鸡巴却暴胀,将小月的阴道撑大了一圈……两人同时发出舒服的低吟。

孙倩见小两口吃惊地看着她,浑不在意地解释道:“女人在床上说的话就跟男人在酒桌上说的话一样,当不得真,不过是为了活跃气氛,助兴罢了。”

小月和唐健这才释然,没想到孙倩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

这话让人浮想联翩,但面对女婴那天真纯洁的小脸,谁能忍心起那种无耻的念头呢?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唐健在小月家流连忘返,最受冷落的是他的妻子李秀兰。

搬来新家后,因为离上班的地方远,唐健经常不回家,借口工作忙,在市里住能节省往返的时间。就算回到别墅,唐健也喜欢找李婷玩,他俩开车四处转悠,爬云龙山,游栖凤湖,唐健老老实实守在李秀兰身边的时间很少。

李秀兰对此深感忧虑,唐健和李婷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在一起玩得开心,无形中就冷落了她。她深感女性青春短暂,要想抓住男人的心,自己必须做些改变。

于是,她抽空把李婷叫到屋里,商量让她以后开车带自己去市里美容、健身、逛商场买化妆品和衣服。

李婷眼珠一转,说道:“妈,我陪你没问题,可你说的这些需要花不少钱,家里的钱都在你公爹手里,你还得找他拨专项资金呀。”

李秀兰一听就有些想退缩,可转念一想,为了重新俘获小情郎的心,怎么能不付出些代价?于是狠狠心说道:“你带我去找……公爹,在旁边帮我美言几句。”

“我这里好说,关键是你要端正态度。”李婷俏皮地说道,“见面记得改口,他肯定高兴,自然应允你的要求。”

母女俩来到对面唐铁山的书房,唐铁山见妻子带儿媳进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静静地看着她们。

李秀兰低着头不吭声,李婷用手轻轻捅了捅她,她才艰难地开口:“爸,我想让婷婷开车带我去市里转转,买点衣服和化妆品,顺便美容、健身……”

这是李秀兰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他“爸”,唐铁山心花怒放,赶紧应承:“好,没问题,我赞成。”

李婷走过去,晃着唐铁山的胳膊娇嗔:“光赞成有什么用?批点专项资金吧。”

“好说,我给你们一张五十万额度的铂金信用卡,随便你们花。”唐铁山很大方,“你陪着咱们的好儿媳妇一块儿美容健身,我喜欢你们俩都漂漂亮亮的。”

“谢谢爸,那我先回去了。”李秀兰想要离开。

“等一下!”李婷叫住了母亲,趁热打铁,冲李秀兰挤眉弄眼地笑道,“我这么帮你,你不谢谢我?”

李秀兰知道女儿在作怪,狠狠剜了她一眼,微带薄怒道:“谢谢……妈。”

李婷和唐铁山相视一笑,李秀兰更是羞恼,转身就走。

李婷追到母亲的房间,看到唐健在屋里,俏生生地打招呼:“爸也在呀,我想跟我妈说两句话,你是不是回避一下?”

唐健被李婷的这声“爸”叫楞了,虽然以前有过约定,但第一次还是有点不适应,半晌才回过味来,调笑道:“乖女儿,有什么话还要背着爸爸呀?”

李秀兰站在屋中间,看看李婷,又看看唐健,一脸的吃惊和不解。

李婷亲昵地拉着母亲坐在床边,对唐健说道:“爸,妈想让我陪她去市里美容健身,刚才你爸给批了资金。”

“这是好事啊,我赞成。”唐健饶有兴趣地看着李秀兰,“兰儿,你怎么看着不高兴呢?”

李秀兰看着李婷,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死妮子,刚才让我喊她‘妈’,真是成何体统!”

唐健大笑:“哈哈,就为这事啊,你可真是死心眼!你喊她‘妈’没什么不对啊,她是我爸明媒正娶的妻子,连我都得喊她一声‘妈’,你是我妻子,难道不应该?”

“你……胡闹。”李秀兰气得直跺脚。

“妈,别生气了,我这不喊回你了么。”李婷耐心解劝,“咱们四个人就是这么颠乱倒错的关系,你要是纠结称呼问题,一家人始终别扭。我跟小健商量过,他在他爸面前喊我‘妈’,我在你面前喊他‘爸’,谁也不吃亏。”

(第二十章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