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雨芩 (完) 作者: haoqidu

.

【宫雨芩】

作者: haoqidu2021-5-3发表于S8

宫雨芩从河北返回了租住的小区。目前公司安排在家办公,不去公司报到。老板安排雨芩做个文案。

因为不用去公司,雨芩可以睡到自然醒,中午12点半了才起床,对付著吃了口午饭,穿着随意,就抱着电脑开始做文案。

过做大约一刻钟,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房东大叔葛振邦。

大叔对雨芩挺好,小区封闭后,大叔时不常给雨芩带点儿菜,也不收钱。

雨芩看是葛叔,忙让进屋,葛叔说:小芩啊,社区让了解一下租客的情况。怎么样啊?没出门吧,单位还没通知上班呢吧?

雨芩放下电脑,说:是啊,葛叔,现在公司还不让员工去,保证安全,要求返程回来在家办公,同时也是隔离。

这样一来,这工资也不知什么时候发了。葛叔说:不出去也好,免得传染。小区封闭,缺什么跟大叔说。

雨芩:谢谢叔啦!说话同时,葛叔注意到了雨芩随意的穿着,露出的雪白的腰腹。因为葛叔对自己一直慈善,所以雨芩在穿着上面对葛叔并没有太回避,只是当个真正的长辈叔叔。

可是葛叔面对着白花花的肉肉就有点不淡定了,开始想入非非。雨芩发觉葛叔正盯着自己肚子犯愣,就有些不好意思,忙说:葛叔我这里没事,您吃个水果吧。

葛叔还没回过神来,嘴里不由念叨:小芩你的肉皮子真细溜啊。

雨芩听这话打岔道:叔你要是喜欢闺女,就跟婶再生个闺女呀!哈哈!

葛叔说:我都这岁数了哪还生的了啊?我看你这闺女就不错,叔我尤其是特别喜欢你的小白肚子,嘻嘻……

雨芩觉得这话没法接了,沉默了。气氛有些尴尬,雨芩又不忍心,找了个台阶给葛叔下,说:叔,你先坐啊,我这有个文案要做,我先忙了。

葛叔见雨芩不接话,就继续挑逗著:小芩,我坐哪啊?

雨芩奇怪:您随便坐,坐哪都行啊。

葛叔犯坏了:随便坐哪都行吗?

雨芩:是啊,叔,坐哪都行。

葛叔坏笑着:那叔想坐你身上行吗?

雨芩以为自己听错了:叔,你说什么?你要坐哪?

葛叔凑上来道:对呀,坐你身上……

雨芩错愕:坐我身上?

葛叔,你中午喝高了吧?说的什么话呀?

葛叔说了:叔中午没喝,也没高,看见你这小肚子就要醉了,就想坐在你身上骑会儿你的肚子。

雨芩瞪大了眼:啊!骑肚子?叔你变态吧你?要是没事了我就不留您了,您赶快走吧,我得给单位做文案了。

葛叔接茬:哎!正好啊!你做文案我坐你,你做你的我坐我的,咱俩一块做(坐)呗。

嘿嘿…说着说着就过来把雨芩压倒在沙发上,坐在雨芩小肚子上,一直大手钳住雨芩的双手,另一只手往上推雨芩的衣服,让肚子完全露出来,然后油腻的大手按在雨芩白嫩如羊脂玉般光滑,因为紧张愤怒惊恐而呼吸急促起伏的肚皮上来回抚摸揉搓著……

雨芩见自己的身子完全露出来还被油腻大叔随便摸著,立刻像离了水的鱼一样挺腰蹬腿拚命挣扎。

葛叔改用两手分别抓住雨芩双手压到两侧,屁股死死的压住雨芩小腹,雨芩动弹不得,所有的反抗都成了徒劳,很快就累的没了力气。

躺在葛叔下面放弃了反抗。葛叔一看姑娘已经很虚弱了,趁势脱光了雨芩的衣服,自己也脱得跟白条猪似的。

雨芩羞得闭上了眼睛,意图用语言争取机会:葛叔,我现在还在返程隔离期呢,你离我这么近就不怕传染啊?再说了,你不穿衣服,回头再冻著感冒发烧了就该把你隔离了。你不怕呀?

葛叔答道:行了吧小芩,别打算那这些话糊弄我,我不怕。今天你既然已经躺在我胯下了,我就不能放过你,一定得坐坐你的小白肚肚。

雨芩:那葛叔啊,你扒光了我衣服,我要是着凉感冒了呢?

葛叔又说了:不会的,你这小肚肚这么小,都不够我这俩大屁股蛋子坐的。我骑在你身上压着你,就跟给你盖了床棉被是的,你还能冻著?说罢,攥住雨芩双手屁挪动屁股坐到了雨芩的中上腹。

这男人骑坐女人的肚子,分为两部分……如果是坐在肚脐眼偏下部分,会很软,还有一小部分骨盆支撑,被坐的女人也不觉得很难受,呼吸不受压迫,能够承受,只是这部分肚子虽然坐着很软,但是缺少弹性。

另一部分肚子,就是肚脐往上到双乳之间这部分肚子坐上去会感觉极富弹性,会对女性腹部造成极大的压迫感,使得被压在胯下的人呼吸困难,同时,居高临下俯视著坐在自己屁股下的女人因为压迫导致呼吸急促痛苦呻吟,这令骑在上面的男人充分获得了对女人的征服感!把女人压在下面,骑上去……这就是男人对女人的征服。

葛叔肥白的屁股重重的压在了雨芩的玉体上,坐着雨芩的肚子。最缺德的是他恰恰坐的是雨芩肚脐以上的部分,这部分肚子被坐着时最疼了。

葛叔把雨芩压的肚子剧痛,身体像个大虾米一样弯了起来,被葛叔一按肩膀又倒下去伸直了身体,中午饭差点都吐了出来。

雨芩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葛叔,你这头猪,赶紧起来。啊!哎呀!不行了!啊!疼!要死了!

葛叔坐在雨芩身上,把自己胯下的那嘟噜粘呼呼的东西全都堆在雨芩肚子上,一边用屁股揉压着雨芩肚子一边说:嘿嘿今天,叔我这头猪就专拱你这棵嫩白菜了。就要坐在你身上,就要骑着你压着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小肚肚压爆了。你这小肚肚太他妈有弹性了,你这出气儿都能把我顶起来,你这肚子像弹簧床,又像摇摇椅,还滑溜溜的,又水溜又干净,白花花的。弄得你叔我都有点舍不得这么糟蹋你肚子了,怕我这大屁股眼子给你坐脏压臭了。可你这身子太馋人,就狠狠心把你肚子坐脏坐臭了吧。哈哈哈……

雨芩听了气得再次反抗,葛叔压死了她说:小芩啊,你别急,先听我说,叔我喜欢你的肚子,今天你让我骑着玩了肚子,叔也不是小气的人,你们单位也没发工资呢,叔免了你仨月的房租啦。但是你也得答应,叔什么时候想了,你得让叔我玩玩肚子。雨芩听他说免房租就犹豫了,停止了反抗,默默不语了。

葛叔看到雨芩软了下来,就坐在玉体上继续推磨著雨芩,此时雨芩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听到铃声,葛叔一愣,把手机拿过来递给雨芩,雨芩看了手机来电是老板,就示意葛叔别出声,接起了电话。

葛叔也停止了行欢,屁股抬起来不再紧压着雨芩肚子,而是让屁股与雨芩肚子刚好接触上感受着姑娘喘气和说话时肚子一起一伏时轻时重的顶着自己的屁眼,那感觉就如同通上了高压电一样,麻酥酥的。雨芩接电话时,葛叔就拿着自己的那个东西,在雨芩肚子蹭著,把那东西渗出了的液体涂抹在雨芩肚子上,弄得姑娘身上湿哒哒的。然后又双手抓住雨芩的一对小乳猪揉捏著。

雨芩专心听老板的修改意见,只能任由葛叔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老板来电话是跟雨,芩传达文案的修改意见,交代的很细,说的时间很长。葛叔等的不耐烦了,又一下一下的压坐雨芩的肚子。

雨芩被压的何老板的对话就变得一顿一顿的:哎呦!好的,刘总!啊!刘总您刚才说说的,哎呀!第五条我明白了。

刘总在电话里听着雨芩这动静感觉不对就问:小宫,你怎么了?

雨芩此刻正被一个老男人坐在肚子上那好意思说啊急忙掩饰:嗯,没事的,刘总,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没事的。一会吃点药就行啊!

老板关切的说:小宫啊,不行就去医院吧,别忍着啊!

葛叔看她不敢说,更是肆无忌惮的一下下坐着她的肚子。

雨芩呻吟著应付著老板:好的,谢谢老板!我这就去吃药。哎呦!!我挂了啊。嗷!雨芩一边接着电话努力倾听记忆著老板的指示,一边还得忍受着葛叔这老东西一下一下凌虐坐压着自己的肚子。

挂了电话,雨芩求饶到:叔,求求您起来吧,别骑着我了,疼死我了都。您也听见了,老板要求尽快把文案改好给他发过去呢。我接电话的时候您还故意压我肚子,太坏了吧!您弄疼我了。

葛叔说:你的肚子坐着这么爽,叔我这还没骑够呢。小姑娘家的肚子长的这么白嫩,摸著跟我家吃饭的瓷碗是的那么光溜,男人要是不在上面坐坐,怎么能甘心啊?你说弄疼了啊?咳!这坐肚子哪有不疼的?你忍着点,叔再玩一会儿就下来了。

雨芩说:叔啊!老板的指令就是我的饭碗呀,我得赶紧做出来。您免了我房租了,我也应该感谢您!这样吧,明天,您要是喜欢骑着我,等我文案做完老板那边通过了,明天下午您再过来好了。今天就别坐我肚子了,先回去行不行?

葛叔听闻明天还有戏,忙说:行行!小芩真懂事啊!好姑娘,那现在让叔再玩五分钟就起来啊。这回我轻著点,保证不弄疼你。雨芩没办法只好答应让他再坐一会儿。

过了足有一刻钟,葛叔的屁股在雨芩肚子上急速的蠕动着,然后浑身仿佛过了电一样猛的一激灵雨芩就感到肚子上一股腥臭的滚烫蔓延开来。葛叔才恋恋不舍地从语雨芩身上起来,盘算着想着明天再怎么变着花样骑玩雨芩的肚子。(揉着,踩着,跪压,颠,骑胸……)周五,快要下班了,部门刘总监对秘书宫羽芩说:羽芩,今天下班和我一起走去我家,给我做饭,吃完饭我想骑着你,玩玩你肚子。

羽芩一听心里老大不愿意,心想:这家伙又玩我肚子,老这样。

可人家是是自己部门老大,不好不答应,可又不想那么痛快地答应,就冷著脸说:你一到周末就要骑着我玩我肚子,我都不敢告诉我男朋友,害得人家每到周末就得跟男朋友撒谎所咱们加班。

刘总嘻嘻笑道:没事的,羽芩,吃完饭,玩会就让你回去,你男朋友还能接着骑你呢。哈哈哈……

羽芩道:得了吧你,我男朋友可没有你那爱好……骑人家肚子,你那屁股也真坐的下去?!

下班随刘总回到家,羽芩到厨房给刘总做晚饭,刘总跟到厨房站在羽芩身后说:羽芩啊,用不用我给你帮忙啊,说着,双臂环住羽芩的纤腰,将羽芩的白衬衫来起来,手伸进去抚摸著羽芩光滑的肚子,然后弯腰把嘴凑过来,亲吻著羽芩干净的腰腹,闻着羽芩醉人的体香。

羽芩羞得一边躲避一边说道:哎呀刘总,你别……不用你帮忙,你在这添乱,我还是自己来吧,做好了给你端进去。你先坐坐啊。

刘总舍不得放开羽芩馨香的身体,可又不不能不让羽芩先做饭,只好逗羽芩:我先坐坐?你让我坐哪?坐你肚子上?

羽芩羞道:哎呀!说什么呢呀?是让你去屋里坐坐,谁说坐我身上?不是待会儿吃完饭你才坐我身上吗?讨厌啦!

吃完晚饭,刘总坐在沙发上抽烟,羽芩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

羽芩一起身身上的幽香飘了过来钻入刘总的鼻孔,刘总难以自已,掐灭香烟,站起来一把搂过羽芩,横抱起来防倒在床上,扯去了羽芩的衣衫,让羽芩趴着,自己除去衣裤,一丝不挂地跨到了羽芩的细腰上。

骑在羽芩腰上,刘总双手摩挲着着者羽芩滑滑的背部。刘总不想直接骑到羽芩的肚子上,而是想通过骑着羽芩的背部这样一个过程,让自己更增添几许跨上美人肚腹的期待感……

在羽芩背上摩挲够了,期许感也培养的差不多了,刘总抬起屁股,猛地扳起羽芩的身子,把羽芩翻了过来。

此时,羽芩的身体朝上,刘总的屁股正好对着羽芩的肚子……身下,这句美丽的胴体,白璧无瑕,仿佛一件玉雕,泛著光泽,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然而,刘总并没有对胯下这件艺术品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对着玉体重重的压下去。羽芩的肚子猛然遭受重压,不自觉的闷哼了一声:啊!畜生!!!

刘总抓住羽芩的双手压在两侧,臭屁股稳稳的坐着羽芩肚子,对羽芩形成了一种征服控制的姿势。羽芩被压的刚才晚饭几欲喷出,呼吸急促,小脸潮红。刘总就爱看羽芩难受的样子。

待稍稍适应了刘总的体重,羽芩稍稍好些,羽芩断断续续问道:刘总,你……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喜欢骑……!骑我肚子?我们房东时常赖骑我肚子,没想到你……你也喜欢对我这样?

刘总开始用屁股揉压羽芩的肚子,双手也开始在羽芩胸部游走,抓捏乳房,弯腰含住两粒樱桃。继而右手拿住鸡巴在羽芩肚子、乳房上边划拉着,嘴里还不闲着:啊,羽芩,小美人,你的身子,骑着弹弹绵绵的,难怪你的房东也喜欢,是男人都喜欢骑你肚子啦。你男朋友不骑肚子玩你吗?

羽芩答:没太啦!我男朋友、才不会想你们这样变态的折磨我。他跟我只是抱着我亲我,摸我的奶,其他的不敢做,更别说会把我骑在胯下。

刘总说:哈哈,那这小子岂不是亏大发啦,他的女朋友被别的男人骑着,自己都没睡呢。哈哈哈……

羽芩瞪他:你们这些坏男人,简直就不是人!这样骑着女孩子,还压在肚子上,不管人家死活,只顾自己快活,就是禽兽!

刘总笑道:骑在女人身上,这样对女人才有征服感嘛!

正说着,羽芩的电话响了,男朋友问羽芩啥时下班,去接她,羽芩急忙道:你别来了,我马上就下班了。说完匆匆收了线,刘总这才恋恋不舍的从羽芩身上起来……

【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