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宮雨芩 (完) 作者: haoqidu

.

【宮雨芩】

作者: haoqidu2021-5-3發表於S8

宮雨芩從河北返回了租住的小區。目前公司安排在家辦公,不去公司報到。老闆安排雨芩做個文案。

因為不用去公司,雨芩可以睡到自然醒,中午12點半了才起床,對付著吃了口午飯,穿著隨意,就抱著電腦開始做文案。

過做大約一刻鐘,就聽見有人敲門,開門一看,原來是房東大叔葛振邦。

大叔對雨芩挺好,小區封閉後,大叔時不常給雨芩帶點兒菜,也不收錢。

雨芩看是葛叔,忙讓進屋,葛叔說:小芩啊,社區讓了解一下租客的情況。怎麼樣啊?沒出門吧,單位還沒通知上班呢吧?

雨芩放下電腦,說:是啊,葛叔,現在公司還不讓員工去,保證安全,要求返程回來在家辦公,同時也是隔離。

這樣一來,這工資也不知什麼時候發了。葛叔說:不出去也好,免得傳染。小區封閉,缺什麼跟大叔說。

雨芩:謝謝叔啦!說話同時,葛叔注意到了雨芩隨意的穿著,露出的雪白的腰腹。因為葛叔對自己一直慈善,所以雨芩在穿著上面對葛叔並沒有太迴避,只是當個真正的長輩叔叔。

可是葛叔面對著白花花的肉肉就有點不淡定了,開始想入非非。雨芩發覺葛叔正盯著自己肚子犯愣,就有些不好意思,忙說:葛叔我這裡沒事,您吃個水果吧。

葛叔還沒回過神來,嘴裡不由念叨:小芩你的肉皮子真細溜啊。

雨芩聽這話打岔道:叔你要是喜歡閨女,就跟嬸再生個閨女呀!哈哈!

葛叔說:我都這歲數了哪還生的了啊?我看你這閨女就不錯,叔我尤其是特別喜歡你的小白肚子,嘻嘻……

雨芩覺得這話沒法接了,沉默了。氣氛有些尷尬,雨芩又不忍心,找了個台階給葛叔下,說:叔,你先坐啊,我這有個文案要做,我先忙了。

葛叔見雨芩不接話,就繼續挑逗著:小芩,我坐哪啊?

雨芩奇怪:您隨便坐,坐哪都行啊。

葛叔犯壞了:隨便坐哪都行嗎?

雨芩:是啊,叔,坐哪都行。

葛叔壞笑著:那叔想坐你身上行嗎?

雨芩以為自己聽錯了:叔,你說什麼?你要坐哪?

葛叔湊上來道:對呀,坐你身上……

雨芩錯愕:坐我身上?

葛叔,你中午喝高了吧?說的什麼話呀?

葛叔說了:叔中午沒喝,也沒高,看見你這小肚子就要醉了,就想坐在你身上騎會兒你的肚子。

雨芩瞪大了眼:啊!騎肚子?叔你變態吧你?要是沒事了我就不留您了,您趕快走吧,我得給單位做文案了。

葛叔接茬:哎!正好啊!你做文案我坐你,你做你的我坐我的,咱倆一塊做(坐)唄。

嘿嘿…說著說著就過來把雨芩壓倒在沙發上,坐在雨芩小肚子上,一直大手鉗住雨芩的雙手,另一隻手往上推雨芩的衣服,讓肚子完全露出來,然後油膩的大手按在雨芩白嫩如羊脂玉般光滑,因為緊張憤怒驚恐而呼吸急促起伏的肚皮上來回撫摸揉搓著……

雨芩見自己的身子完全露出來還被油膩大叔隨便摸著,立刻像離了水的魚一樣挺腰蹬腿拚命掙扎。

葛叔改用兩手分別抓住雨芩雙手壓到兩側,屁股死死的壓住雨芩小腹,雨芩動彈不得,所有的反抗都成了徒勞,很快就累的沒了力氣。

躺在葛叔下面放棄了反抗。葛叔一看姑娘已經很虛弱了,趁勢脫光了雨芩的衣服,自己也脫得跟白條豬似的。

雨芩羞得閉上了眼睛,意圖用語言爭取機會:葛叔,我現在還在返程隔離期呢,你離我這麼近就不怕傳染啊?再說了,你不穿衣服,回頭再凍著感冒發燒了就該把你隔離了。你不怕呀?

葛叔答道:行了吧小芩,別打算那這些話糊弄我,我不怕。今天你既然已經躺在我胯下了,我就不能放過你,一定得坐坐你的小白肚肚。

雨芩:那葛叔啊,你扒光了我衣服,我要是著涼感冒了呢?

葛叔又說了:不會的,你這小肚肚這麼小,都不夠我這倆大屁股蛋子坐的。我騎在你身上壓著你,就跟給你蓋了床棉被是的,你還能凍著?說罷,攥住雨芩雙手屁挪動屁股坐到了雨芩的中上腹。

這男人騎坐女人的肚子,分為兩部分……如果是坐在肚臍眼偏下部分,會很軟,還有一小部分骨盆支撐,被坐的女人也不覺得很難受,呼吸不受壓迫,能夠承受,只是這部分肚子雖然坐著很軟,但是缺少彈性。

另一部分肚子,就是肚臍往上到雙乳之間這部分肚子坐上去會感覺極富彈性,會對女性腹部造成極大的壓迫感,使得被壓在胯下的人呼吸困難,同時,居高臨下俯視著坐在自己屁股下的女人因為壓迫導致呼吸急促痛苦呻吟,這令騎在上面的男人充分獲得了對女人的征服感!把女人壓在下面,騎上去……這就是男人對女人的征服。

葛叔肥白的屁股重重的壓在了雨芩的玉體上,坐著雨芩的肚子。最缺德的是他恰恰坐的是雨芩肚臍以上的部分,這部分肚子被坐著時最疼了。

葛叔把雨芩壓的肚子劇痛,身體像個大蝦米一樣彎了起來,被葛叔一按肩膀又倒下去伸直了身體,中午飯差點都吐了出來。

雨芩啊的一聲叫了起來:葛叔,你這頭豬,趕緊起來。啊!哎呀!不行了!啊!疼!要死了!

葛叔坐在雨芩身上,把自己胯下的那嘟嚕粘呼呼的東西全都堆在雨芩肚子上,一邊用屁股揉壓著雨芩肚子一邊說:嘿嘿今天,叔我這頭豬就專拱你這棵嫩白菜了。就要坐在你身上,就要騎著你壓著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小肚肚壓爆了。你這小肚肚太他媽有彈性了,你這齣氣兒都能把我頂起來,你這肚子像彈簧床,又像搖搖椅,還滑溜溜的,又水溜又乾淨,白花花的。弄得你叔我都有點捨不得這麼糟蹋你肚子了,怕我這大屁股眼子給你坐髒壓臭了。可你這身子太饞人,就狠狠心把你肚子坐髒坐臭了吧。哈哈哈……

雨芩聽了氣得再次反抗,葛叔壓死了她說:小芩啊,你別急,先聽我說,叔我喜歡你的肚子,今天你讓我騎著玩了肚子,叔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們單位也沒發工資呢,叔免了你仨月的房租啦。但是你也得答應,叔什麼時候想了,你得讓叔我玩玩肚子。雨芩聽他說免房租就猶豫了,停止了反抗,默默不語了。

葛叔看到雨芩軟了下來,就坐在玉體上繼續推磨著雨芩,此時雨芩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聽到鈴聲,葛叔一愣,把手機拿過來遞給雨芩,雨芩看了手機來電是老闆,就示意葛叔別出聲,接起了電話。

葛叔也停止了行歡,屁股抬起來不再緊壓著雨芩肚子,而是讓屁股與雨芩肚子剛好接觸上感受著姑娘喘氣和說話時肚子一起一伏時輕時重的頂著自己的屁眼,那感覺就如同通上了高壓電一樣,麻酥酥的。雨芩接電話時,葛叔就拿著自己的那個東西,在雨芩肚子蹭著,把那東西滲出了的液體塗抹在雨芩肚子上,弄得姑娘身上濕噠噠的。然後又雙手抓住雨芩的一對小乳豬揉捏著。

雨芩專心聽老闆的修改意見,只能任由葛叔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老闆來電話是跟雨,芩傳達文案的修改意見,交代的很細,說的時間很長。葛叔等的不耐煩了,又一下一下的壓坐雨芩的肚子。

雨芩被壓的何老闆的對話就變得一頓一頓的:哎呦!好的,劉總!啊!劉總您剛才說說的,哎呀!第五條我明白了。

劉總在電話里聽著雨芩這動靜感覺不對就問:小宮,你怎麼了?

雨芩此刻正被一個老男人坐在肚子上那好意思說啊急忙掩飾:嗯,沒事的,劉總,今天肚子有點不舒服,沒事的。一會吃點藥就行啊!

老闆關切的說:小宮啊,不行就去醫院吧,別忍著啊!

葛叔看她不敢說,更是肆無忌憚的一下下坐著她的肚子。

雨芩呻吟著應付著老闆:好的,謝謝老闆!我這就去吃藥。哎呦!!我掛了啊。嗷!雨芩一邊接著電話努力傾聽記憶著老闆的指示,一邊還得忍受著葛叔這老東西一下一下凌虐坐壓著自己的肚子。

掛了電話,雨芩求饒到:叔,求求您起來吧,別騎著我了,疼死我了都。您也聽見了,老闆要求儘快把文案改好給他發過去呢。我接電話的時候您還故意壓我肚子,太壞了吧!您弄疼我了。

葛叔說:你的肚子坐著這麼爽,叔我這還沒騎夠呢。小姑娘家的肚子長的這麼白嫩,摸著跟我家吃飯的瓷碗是的那麼光溜,男人要是不在上面坐坐,怎麼能甘心啊?你說弄疼了啊?咳!這坐肚子哪有不疼的?你忍著點,叔再玩一會兒就下來了。

雨芩說:叔啊!老闆的指令就是我的飯碗呀,我得趕緊做出來。您免了我房租了,我也應該感謝您!這樣吧,明天,您要是喜歡騎著我,等我文案做完老闆那邊通過了,明天下午您再過來好了。今天就別坐我肚子了,先回去行不行?

葛叔聽聞明天還有戲,忙說:行行!小芩真懂事啊!好姑娘,那現在讓叔再玩五分鐘就起來啊。這回我輕著點,保證不弄疼你。雨芩沒辦法只好答應讓他再坐一會兒。

過了足有一刻鐘,葛叔的屁股在雨芩肚子上急速的蠕動著,然後渾身仿佛過了電一樣猛的一激靈雨芩就感到肚子上一股腥臭的滾燙蔓延開來。葛叔才戀戀不捨地從語雨芩身上起來,盤算著想著明天再怎麼變著花樣騎玩雨芩的肚子。(揉著,踩著,跪壓,顛,騎胸……)周五,快要下班了,部門劉總監對秘書宮羽芩說:羽芩,今天下班和我一起走去我家,給我做飯,吃完飯我想騎著你,玩玩你肚子。

羽芩一聽心裡老大不願意,心想:這傢伙又玩我肚子,老這樣。

可人家是是自己部門老大,不好不答應,可又不想那麼痛快地答應,就冷著臉說:你一到周末就要騎著我玩我肚子,我都不敢告訴我男朋友,害得人家每到周末就得跟男朋友撒謊所咱們加班。

劉總嘻嘻笑道:沒事的,羽芩,吃完飯,玩會就讓你回去,你男朋友還能接著騎你呢。哈哈哈……

羽芩道:得了吧你,我男朋友可沒有你那愛好……騎人家肚子,你那屁股也真坐的下去?!

下班隨劉總回到家,羽芩到廚房給劉總做晚飯,劉總跟到廚房站在羽芩身後說:羽芩啊,用不用我給你幫忙啊,說著,雙臂環住羽芩的纖腰,將羽芩的白襯衫來起來,手伸進去撫摸著羽芩光滑的肚子,然後彎腰把嘴湊過來,親吻著羽芩乾淨的腰腹,聞著羽芩醉人的體香。

羽芩羞得一邊躲避一邊說道:哎呀劉總,你別……不用你幫忙,你在這添亂,我還是自己來吧,做好了給你端進去。你先坐坐啊。

劉總捨不得放開羽芩馨香的身體,可又不不能不讓羽芩先做飯,只好逗羽芩:我先坐坐?你讓我坐哪?坐你肚子上?

羽芩羞道:哎呀!說什麼呢呀?是讓你去屋裡坐坐,誰說坐我身上?不是待會兒吃完飯你才坐我身上嗎?討厭啦!

吃完晚飯,劉總坐在沙發上抽菸,羽芩則起身開始收拾碗筷。

羽芩一起身身上的幽香飄了過來鑽入劉總的鼻孔,劉總難以自已,掐滅香菸,站起來一把摟過羽芩,橫抱起來防倒在床上,扯去了羽芩的衣衫,讓羽芩趴著,自己除去衣褲,一絲不掛地跨到了羽芩的細腰上。

騎在羽芩腰上,劉總雙手摩挲著著者羽芩滑滑的背部。劉總不想直接騎到羽芩的肚子上,而是想通過騎著羽芩的背部這樣一個過程,讓自己更增添幾許跨上美人肚腹的期待感……

在羽芩背上摩挲夠了,期許感也培養的差不多了,劉總抬起屁股,猛地扳起羽芩的身子,把羽芩翻了過來。

此時,羽芩的身體朝上,劉總的屁股正好對著羽芩的肚子……身下,這句美麗的胴體,白璧無瑕,仿佛一件玉雕,泛著光澤,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

然而,劉總並沒有對胯下這件藝術品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對著玉體重重的壓下去。羽芩的肚子猛然遭受重壓,不自覺的悶哼了一聲:啊!畜生!!!

劉總抓住羽芩的雙手壓在兩側,臭屁股穩穩的坐著羽芩肚子,對羽芩形成了一種征服控制的姿勢。羽芩被壓的剛才晚飯幾欲噴出,呼吸急促,小臉潮紅。劉總就愛看羽芩難受的樣子。

待稍稍適應了劉總的體重,羽芩稍稍好些,羽芩斷斷續續問道:劉總,你……你們,男人,為什麼都喜歡騎……!騎我肚子?我們房東時常賴騎我肚子,沒想到你……你也喜歡對我這樣?

劉總開始用屁股揉壓羽芩的肚子,雙手也開始在羽芩胸部遊走,抓捏乳房,彎腰含住兩粒櫻桃。繼而右手拿住雞巴在羽芩肚子、乳房上邊劃拉著,嘴裡還不閒著:啊,羽芩,小美人,你的身子,騎著彈彈綿綿的,難怪你的房東也喜歡,是男人都喜歡騎你肚子啦。你男朋友不騎肚子玩你嗎?

羽芩答:沒太啦!我男朋友、才不會想你們這樣變態的折磨我。他跟我只是抱著我親我,摸我的奶,其他的不敢做,更別說會把我騎在胯下。

劉總說:哈哈,那這小子豈不是虧大發啦,他的女朋友被別的男人騎著,自己都沒睡呢。哈哈哈……

羽芩瞪他:你們這些壞男人,簡直就不是人!這樣騎著女孩子,還壓在肚子上,不管人家死活,只顧自己快活,就是禽獸!

劉總笑道:騎在女人身上,這樣對女人才有征服感嘛!

正說著,羽芩的電話響了,男朋友問羽芩啥時下班,去接她,羽芩急忙道:你別來了,我馬上就下班了。說完匆匆收了線,劉總這才戀戀不捨的從羽芩身上起來……

【全文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