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姐的诱惑 (1-6 完) 作者:starry530

.

【姨姐的诱惑】

作者:starry530发表于伊莉

第一话 姨姐搬入

明哲是一名标准朝九晚五的公务人员,他太太玉玲开了一家早餐店,也请了一个工读生帮忙,只要假日明哲也会主动到店里帮忙,他跟他太太结婚两年多了,因为经济还没稳定,还不打算生小孩。

有一日假日晚上,他们夫妻两正甜蜜的在客厅看着电视节目。

铃铃铃~玉玲的手机声响,玉玲皱着眉头,心想谁会打给她呀!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哭泣的声音:“玉玲啊!我是你姐啊!我跟你姐夫已经离婚了,你那边还有没有房间,先让我住一阵子吧!”

玉玲转头看了看:“姐,你等一下,明哲就在我旁边,我问一下明哲他的意见如何?好吗?”

“好,我就不挂电话,等你问好,再跟我说。”

玉玲就跟明哲说了一下,明哲点点了头,反正还有一间空房间空着,看她一个女人家蛮可怜的,让她来住一阵子没差。

三日后,一个拉着一只行李箱的女子就住进了明哲的家里。

玉凤今年29岁,大玉玲三岁,十八岁就跟她丈夫结婚,生了一个小孩,今年也读小学三年级了,小孩都那麽大了,也不知道什么因素,造成他们夫妻两离婚,而小孩归夫家。

当晚我们就在家吃个简单的家宴,她们姐妹俩因为很久没见了,也开始开心的聊起来了,因为明哲跟玉凤不熟,只是再旁边应付著几句,因为明天要上班的因素,早早跟她们说一声,就自己入房睡了。

大约在晚上十一点,玉玲才洗好澡,走进房间,直接就躺在明哲的胸口,亲昵的说到:“老公,我姐她之前那老公在外面有了小三,又跟她吵了一大架,甚至还打我姐,所以我姐去法院声请离婚。这阵子就让她住我们这吧!”

明哲搂着玉玲的腰,也亲昵的回着:“反正房间也是空着,没差你姐一个,你做这就好。”

美玲高兴的亲了明哲嘴唇:“老公最棒了!”

明哲这时直接搂紧玉玲,开始激吻起玉玲:“铃,我想要。”玉玲脱掉她的睡衣,裸露出她36D,,24腰的美好身材,抚媚的看着明哲,就弯下腰褪去明哲的内裤,用嘴吸允着明哲的肉棒。

明哲也让玉玲的脚跨过他头部,也用嘴挑逗著玉玲的阴阜,嗯嗯啊啊加上吸允的水声,没多久玉玲紧紧吸住明哲的肉棒,嗯的一声,急促的喘息声,就从玉玲的樱桃小嘴传出,高潮的抽蓄也让玉玲更卖力的吸允明哲坚挺肉棒。

明哲这时拍拍玉玲的美臀,让玉玲转过身,乔好肉棒噗滋一声,玉玲湿润的肉穴整个吞没了他肉棒,明哲这时请了身,搂住玉玲的腰,并吸吮著玉玲的乳房,玉玲闭着双眼,搂着明哲的脖子,舒服的尽情淫唱着,嗯嗯啊啊的乐曲。

这是明哲忽然发现他的房门被开了一个缝,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黑影蹲坐在那细缝中,明哲嘴角一翘,更加卖力顶着玉玲,而玉玲搂着明哲更紧,哼叫的声音更加明亮。

明哲又让已经被情欲高涨,神志已经迷惘的玉玲,跪趴在床上,明哲双手扶著玉玲的腰,用后入式啪啪啪的快速抽送著,玉玲拚命甩著头,哭喊著:“不行了~快死了~公~我会死掉~啊!”

明哲在玉玲再次高潮时,勐插了几下,再深深一顶,滚滚的精液都留在玉玲体内,些许的喘息后,明哲再望向门口,那细缝中的黑影已经不见。他夫妻俩做了简单清洁就相拥而眠了。

------------------------

第二话 主动的姨姐

隔日玉玲早早就去店里忙碌了,明哲因为上班时间还没到,所以还在床上睡着。

这时一道魅影悄悄,来到明哲床边,穿着透明薄纱,正站在明哲躺得身旁,正不知道犹豫着什么?

没多久就看到那魅影,顺手一握拳,就蹲在明哲床边,小心翼翼的褪去明哲内裤,让明哲的肉棒露出,就看到一张樱桃小嘴开始享受着吸允了起来,又可看到那魅影的一只手不停的搓揉着她自己的阴阜,也不时传出嗯嗯嗯的是舒服声响。

明哲被一阵温热的触感,包裹着肉棒,忽然发觉不对劲,这时间玉玲应该去早餐点,怎么现在会在家,就突然惊醒,才发现是姨姐一边专注的吸允着他肉棒,一边尽情的爱抚着她自己阴阜。

“姨姐这”

玉凤这时才回神过来,抚媚的对明哲笑一笑,就站了起来,直接跨坐在明哲身上,也直接也将明哲肉棒插入她体内,随后趴在明哲身上轻声的说:“明哲,对不起,我昨晚看你们做的那麽尽情,现在我实在太想要了,你就给我吧!”

“姨姐,昨晚就发现你再偷窥了,可是现在我们这样子,玉玲发现那很麻烦的。”

玉凤闭着眼睛,轻轻摆动她的玉臀,享受着离婚后第一次被肉棒插入的爽感,并模煳的对明哲说:“嗯~你不说~嗯~我不说~嗯~嗯~她~不会知道的~哦~好舒服~好久没被肉棒插了~我的好妹夫~就~让我~爽了吧~嗯~”

明哲这时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哦可是现在已经到这地步了,也只能豁出去了。

于是明哲开始吸允玉凤的玉乳,用力顶着玉凤身体,嗯嗯啊啊玉凤发出激荡的声响以及那噗滋噗滋淫荡的搅拌水声。

没多久玉凤的身体就整个紧绷起来,不停的喊叫着:“好棒,好舒服。”就趴在明哲胸口喘息著。

明哲这时拍拍玉凤的背,轻声的说:“我该准备上班了,你躺下好我们做最后的冲刺吧!”

玉凤点点了头,翻身就正躺在床上,双脚打开,两膝弯曲,她的阴阜大咧咧的展现在明哲面前。

明哲则起了身,跪在玉凤两脚中间,慢慢插入玉凤体内,玉凤眉头皱了一下,哼了一声,就开始随着明哲快速的抽送,不停哭喊著:“快死掉了,不行了。”

这时明哲弯下腰,在玉凤耳边喘息的说:“姨姐,我要射了”

玉凤双手就紧紧搂住明哲脖子,双脚夹紧他的腰,喘息的对明哲说:“全都到玉凤体内吧!我已经结扎了。”

明哲听到已经结扎了,就更加使劲的扭动他的腰,最后用力一顶,哦的一声,玉凤微笑着随着明哲的肉棒跳动,扭动她臀部让高潮的余韵更加漫长。

当他们两结束这场不伦性爱后,明哲快快起身盥洗,匆匆忙忙的穿着服装,赶去上班了,玉凤则依然躺在明哲床上,闭着眼睛浅浅微笑着,还在回味刚刚舒服的的不伦性爱。

-----------------------

第三话 相约在午夜

庸碌的公务人员生活,每天都是都差不多工作行程,傍晚下班回家后,跟两位正在厨房做饭的美女,打声招呼后,就回卧室脱下上班的服装,换上了家居服,走到客厅坐着看电视等候晚餐煮好,才一起享用两位美女煮的美餍。

没多久,玉玲从厨房传来呼喊声:“明哲,可以来吃饭了。”

明哲走到餐桌前,香喷喷的菜肴让人垂涎三尺,不停的称赞道:“好香啊!今天特别丰盛啊!”

玉玲从厨房兴奋的传出:“今晚是我跟我姐合力做出来的晚餐,当然丰盛啊!让你有口福尝到我俩精巧的手艺了。”

当下明哲心里不停笑着:“不只是尝到你们俩手艺,连身体都尝了。”

这时玉凤跟玉玲拿着三碗饭出来,玉玲就说:“还有一道汤还没拿出来,你们先坐等一下吧!”

玉凤就坐在明哲对面,一直用抚媚的眼神勾着明哲,舌头也不停在她嘴角滑动着,桌下玉凤的脚也不停挑逗着明哲。

明哲脸红红的低着头,不停注意著玉玲何时出来,害怕玉玲发现他们的不伦!

这时厨房传来玉玲的脚步声,玉凤才慌慌张张的收起她的脚,明哲才松了一口气,微笑的亲了玉玲脸庞:“辛苦你了老婆。”

玉玲娇媚的微笑着,但如果有仔细观察,这时玉凤是一脸像深宫怨妇般埋怨著,就这样他们三个算是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

到了晚上九点,因为明天要早起,玉玲就先去洗澡睡觉了,明哲接在玉玲后头去洗,玉玲将她俩的衣物先拿去洗衣机洗,便跟明哲说一声:“等衣服洗好后,再麻烦拿去阳台晾一晾,我要先去睡了。”

“知道了,晚一点我会晾的,你快去休息吧!”在浴室里的明哲已经光着身子,抹著肥皂洗著。

突然浴室门一开一关,一个光着身子的玉体,拥抱着他并不停的在他身上挪动着,温暖的双球,时而上上下下,时而左左右右磨蹭着明哲身子,明哲惊讶的说:“姨姐,这会被发现的。”

姨姐一边用手搓揉着明哲的直挺肉棒,一边柔情的说:“玉玲进房睡了,不会发现的,放心好了。”

这时明哲大胆的开始吻著玉凤,双手不停搓揉着玉凤玉乳,那坚硬的肉棒也在玉凤屁股细缝抽插著,玉凤这时两颊微红,也开始动了情欲,配合着明哲动了起来。

当两个干柴烈火准备燃烧时,玉玲站在浴室门口,大声说着:“明哲,等一下洗好澡,麻烦去缴一下电费,我今天忘了缴,明天就要到期,所以麻烦你了。”

明哲此时整个就退火软了,看看玉凤耸耸了肩,在她耳旁说:“姨姐,我们到午夜等玉玲熟睡再玩吧!”

玉凤一脸哀怨的点点了头,快速冲洗就先出了了浴室,随后明哲才冲洗完,拿着电费缴费单先到超商付款,再回家的阳台,等洗衣机里衣服洗好,才全拿出来晾。

--------------------

第四话 凌晨的缠绵

午夜时分夜深人静,在住宅区的我们,可以说一根针掉了都还可以听到声音,但对我跟姨姐来说,却是一场香艳刺激的开始。

玉玲因为白天需要早起,所以在这时间一定会比较沉睡,除非非常激烈的摇晃叫醒她,不然她都会听不到,也吵不醒。

明哲因为知道玉玲的作息跟习性,所以在午夜一到,就悄悄的下了床,轻巧的走到客厅,等著姨姐的到来。

忽然被一双细软的白手摀住了双眼,有一道热气轻呼在明哲耳边,细微的说着:“猜猜我是谁?嘻嘻”

这时明哲举起右手,抚摸著那又细又白的小手,转过头亲吻著姨姐的脸颊,轻柔的说:“这屋子不是你,不然就是我老婆,难道是女飞贼要来偷我们家呀!”

玉凤这时穿着连身长裙的薄睡衣,绕过椅子坐在明哲大腿上,抚媚著看着他,深感歉意的对着明哲说:“明哲,对不起我不应该打扰到你们夫妻俩的,可是…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也许是我性欲太强了吧!”

明哲静静的抚著玉凤的脸,玉凤就勐然的亲吻起明哲,双手也不停的脱掉明哲身上衣物,而明哲也帮忙玉凤将她连身睡衣脱起,只剩下一条粉色内裤,就这样她俩在客厅的沙发,热吻了起来。

当一场热吻过后,玉凤站了起来,跪坐在明哲双脚中间的地板上,掏出明哲的肉棒,开始尽情的吸食著,明哲闭着双眼,享受着玉凤的服务,一只手揉着她柔软的玉乳,当明哲感到有快感时,示意玉凤停止口交动作,玉凤却展露出狡黠的笑容,更加快速的套弄著。

“哦~哦~哦”随着射精的跳动,明哲不由自主的发出的声响,一股股的精液全部涌入玉凤的嘴里,这时玉凤满足的一口一口吞下,明哲的精液,最后用她手背擦拭一下嘴唇,再用抚媚的勾了明哲一眼。

明哲等射精过后的跳动结束,不服输的扶起玉凤,让她躺在沙发上,褪下她唯一的小内裤,再将她双腿打开,迅速的弯下腰,开始舔舐著玉凤的阴阜,玉凤双手扶着明哲的头,紧咬著嘴唇,怕发出太大声响吵到玉玲,但她鼻子依然发出舒服的嗯嗯的气声,明哲看到玉凤阴阜已经潮湿,一边舔食著,一边用手指伸入开始抠弄,玉凤这时身体整个紧绷,腰部不停扭动,突然松开嘴巴,啊了一声,阵阵的抖动,温热的液体也大量涌出,沾湿了明哲的整个手掌,这时明哲才停止爱抚玉凤,让她赤裸裸的躺在沙发上喘息著。

些许后玉凤才伸出双手,拥抱着明哲,轻轻吻着明哲,有气无力的说:“这感觉真棒,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明哲这时肉棒又再度觉醒,他就直接板起玉凤的双腿,缓缓的插入她体内,玉凤一声惊呼,双手紧紧抱住明哲背后,双腿夹紧明哲的腰,随着明哲的抽送,不停的像是哭泣,又像是舒爽的哼唱着。

当玉凤再次全身紧绷时,明哲用力往内顶了几下,一股一股的精液,深深的灌入玉凤体内,两个才放松身体,交叠在一起喘息著,等到明哲的自然软化退出,才互相吻了一下,进浴室各自清理,随后也各自回房睡觉了。

------------------

第五话

翌日早晨闹钟响起…明哲睡眼惺忪的按下闹钟停钮,迟缓的下了床,到浴室盥洗著,一边刷著牙,一边回味着跟姨姐昨夜的缠绵,不知不觉他的肉棒又缓缓勃起,明哲马上摇摇头,拍拍双脸颊,自言自语的说:“不行,不行乱想要上班了。”于是急忙的刷洗,换好上班的服装,赶紧出门。

来到玉玲的早餐店,急忙着拿着一块三明治,喊了一声:“老婆,我要上班喔!”

玉玲在里面忙碌的制作客人需要的餐点,大声回应着明哲:“老公,上班路上要小心啊!”

“好啦!”明哲就转身刚要出店面,就差一点撞上人,急忙的道歉的说:“对不起!”就要离开早餐店。

这时玉凤才笑笑的说:“明哲,还是小心点啊!别那麽急急忙忙的,像是冒失鬼一样。”

明哲这时才发觉,原来差点撞到的是姨姐,她今天来到店里帮忙,于是头抚抚后脑勺,尴尬的说:“抱歉姨姐,我赶着上班啊!”

玉凤抚媚的白了明哲一眼,笑着说:“快去,快去,路上要小心点,别又冒冒失失的。”明哲点头示意后,就快步走出门去上班了。

傍晚下班后…

“我回来了!”

厨房这时锵啷玉玲再厨房忙碌著,准备今天的晚餐,而玉凤正坐在客厅看着电视。

此时玉凤转过头看向明哲:“回来了啊!快去换衣服洗手准备吃饭了。”

明哲点点头,走向卧室脱掉衣服,只剩内裤时,忽然一个人影闯入,狠狠从明哲背后抱住明哲的腰,她右手还不停的隔着他内裤抚摸着肉棒,温柔的说:“想不想我啊!”

明哲慌张的不时注意外面,注意著玉玲的动向,并惊慌的说:“姨姐,别啊!玉玲还在外面啊!”

玉凤不顾一切的,就转身蹲在明哲脚前,脱下他内裤,轻柔的抚摸着明哲的肉棒,就像是她极为心爱的宝贝般爱抚著,玉凤的樱桃小嘴也慢慢的深情的整整吞没著,那粗大的宝贝。

明哲却是心中忐忑不安,不停往卧室外注视著,一直害怕被玉玲发现。

但噗滋,噗滋的吞吐声,不停在玉凤的动作下传出,阵阵酥麻让明哲不停的轻哼著:“好舒服,感觉真棒。”

这时一声娇柔的声音传来:“饭好了,可以吃了喔!”

这时玉凤狠狠的吸吮著一下,啵一声,明哲不自主的发出“哦”声,玉凤才慢慢站起来,一边不停抚摸着明哲宝贝,一边用勾引著的眼神,伸出食指勾了明哲下巴,并用她迷人的樱桃小嘴吻了明哲的嘴唇一下,然后再他轻轻的耳边说:“午夜等你喔!”才走向卧室门,在卧室门前探了一下,才快速走了出去。

明哲这时穿好内裤,快速找寻家居衣服穿上,才走到餐桌坐下,玉玲也刚好关掉抽油烟机,正擦拭着她潮湿的双手,微笑的对着明哲说:“来吧!吃饭了。”

明哲这时假装镇定,内心有点心虚的说:“真香!老婆手艺真的没得嫌。”

玉玲抚媚的勾了明哲一眼,笑笑的说:“少嘴贫了,快吃吧!等一下凉了。”

玉凤在旁不停偷偷笑着,他们就在各怀心思下,愉快的吃着晚餐,明哲则主动的帮忙玉玲收拾碗盘跟一起清洗碗盘,其实明哲心里是怕玉凤又乱搞,被玉玲发现就糟糕了。

---------------

第六话 被发现了

跟姨姐相约午夜时刻缠绵,就这样连续了好几天,话说:“鸡蛋再密也有缝。”终于还是被玉玲发现了。

在某夜…

“明哲,好舒服~好棒~嗯~好喜欢你的宝贝”

玉凤正坐在厨房的洗碗槽上,夹着明哲的腰,紧搂着明哲的脖子,舒服享受着明哲的抽插,尽情的轻哼著,明哲也激动的吸吮著玉凤的双乳。

突然明哲卧室的门打开,听到清晰的脚步声,缓缓的走到浴室,这时明哲跟玉凤停止了所有动作屏住呼吸,等待着玉玲接下来的动作,所幸玉玲上完厕所,就马上回房关上了卧室的门。

他们两呼了一口气后,就再次热情相拥激吻著,下体也开始活跃的摆动着。

许久玉凤紧紧抱着明哲,啊了一声后,明哲也深深的顶了几下,他们就在洗碗槽那,互相拥抱喘息著,再一阵轻吻后,才各自清理,回了房。

当明哲悄悄地回了卧室,看到玉玲背着他侧躺在床上,明哲轻缓的躺下,准备阖眼睡觉时,耳边传来玉玲呜咽的声音:“你又跟我姐做爱了?”

明哲喀噔了一下,心想:“完了,被玉玲知道了,怎么办?”明哲想了一会,就搂住玉玲,在她耳边惭愧的说:“老婆,对不起,我做了不该做的事。”

玉玲这时依然背着明哲,任他拥抱着,但呜咽着声音说着:“明哲,没事,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不管明哲再说什么,玉玲依然不再理会,就这样一直到早上,玉玲起身准备开店,明哲还是无法跟玉玲对上话。

沮丧的明哲,一直到上班时间,才毫无精神的走到早餐店拿着三明治,跟玉玲说声:“老婆,我上班了。”

玉玲依然从厨房传出:“上班时,路上小心。”

上班中,明哲一直心不在焉,还出了不少错误,下班前还被主管叫进主管办公室训了一顿。

回到家后…玉玲依然在在厨房忙碌著,明哲喊著:“我回来了。”

厨房忙碌的玉玲:“快去洗手,换衣服准备吃饭了。”

明哲换好衣服,到了餐桌,只有他一人,没见到玉凤,心中不由的感到奇怪,自然而然的问到:“老婆,你就呢?”

玉玲端著一盘菜,笑笑的说:“她回我妈那了,怎么想她呀!”

明哲这时心中喀噔了一下,马上慌张地说:“没啊!没啊!我怎会想她。”

玉玲再从厨房端出两碗饭,温柔的说:“好了!吃饭了,没事了,你跟我姐的事就算了,我当作没发生。”

明哲低着头,充满歉意的说:“老婆,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你感到抱歉。”

“现在她离开了,我希望你跟我姐也不要再联络,也不要再发生任何事情。”

明哲放下碗筷,拉着玉玲的手,很坚决的说:“老婆你放心,绝对不会再跟你姐发生任何事。”

玉玲拍拍明哲的手,笑笑的说:“好了,快吃饭了,饭菜都凉了。”

于是明哲跟姨姐的暧昧,就在玉玲的谅解下,没闹出很大的家庭悲剧,平安渡过了这风波。

至于姨姐回娘家后,大概半年左右,她传来了红色喜帖,准备嫁给住在她娘家附近的,一位二婚的公务人员。

结婚当天明哲他们也参加了她的喜宴,整个婚礼也许都是二婚吧!就简单宴请双方家人而已,姨姐整场充满了幸福的喜悦,当敬酒到玉玲这桌时,也只是一般寒喧几句就到了别桌。

到了喜宴结束,玉玲本想带明哲去跟玉凤夫妻俩聚一聚聊一下,但明哲也许心里还有疙瘩在,婉拒了玉玲,于是玉玲就自己去了。

许久玉玲满脸笑容的走了回来,挽着明哲的手:“我们走吧!回家了。”

就这样,明哲跟玉玲又回到平澹的两人世界,而明哲白天更是早起,到店里帮忙玉玲招呼客人,也许是在补偿之前自己犯的错吧!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