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姐的誘惑 (1-6 完) 作者:starry530

.

【姨姐的誘惑】

作者:starry530發表於伊莉

第一話 姨姐搬入

明哲是一名標準朝九晚五的公務人員,他太太玉玲開了一家早餐店,也請了一個工讀生幫忙,只要假日明哲也會主動到店裡幫忙,他跟他太太結婚兩年多了,因為經濟還沒穩定,還不打算生小孩。

有一日假日晚上,他們夫妻兩正甜蜜的在客廳看著電視節目。

鈴鈴鈴~玉玲的手機聲響,玉玲皺著眉頭,心想誰會打給她呀!接起了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哭泣的聲音:「玉玲啊!我是你姐啊!我跟妳姐夫已經離婚了,你那邊還有沒有房間,先讓我住一陣子吧!」

玉玲轉頭看了看:「姐,你等一下,明哲就在我旁邊,我問一下明哲他的意見如何?好嗎?」

「好,我就不掛電話,等妳問好,再跟我說。」

玉玲就跟明哲說了一下,明哲點點了頭,反正還有一間空房間空著,看她一個女人家蠻可憐的,讓她來住一陣子沒差。

三日後,一個拉著一隻行李箱的女子就住進了明哲的家裡。

玉鳳今年29歲,大玉玲三歲,十八歲就跟她丈夫結婚,生了一個小孩,今年也讀小學三年級了,小孩都那麽大了,也不知道什麽因素,造成他們夫妻兩離婚,而小孩歸夫家。

當晚我們就在家吃個簡單的家宴,她們姐妹倆因為很久沒見了,也開始開心的聊起來了,因為明哲跟玉鳳不熟,只是再旁邊應付著幾句,因為明天要上班的因素,早早跟她們說一聲,就自己入房睡了。

大約在晚上十一點,玉玲才洗好澡,走進房間,直接就躺在明哲的胸口,親暱的說到:「老公,我姐她之前那老公在外面有了小三,又跟她吵了一大架,甚至還打我姐,所以我姐去法院聲請離婚。這陣子就讓她住我們這吧!」

明哲摟著玉玲的腰,也親暱的回著:「反正房間也是空著,沒差妳姐一個,妳做這就好。」

美玲高興的親了明哲嘴唇:「老公最棒了!」

明哲這時直接摟緊玉玲,開始激吻起玉玲:「鈴,我想要。」玉玲脫掉她的睡衣,裸露出她36D,,24腰的美好身材,撫媚的看著明哲,就彎下腰褪去明哲的內褲,用嘴吸允著明哲的肉棒。

明哲也讓玉玲的腳跨過他頭部,也用嘴挑逗著玉玲的陰阜,嗯嗯啊啊加上吸允的水聲,沒多久玉玲緊緊吸住明哲的肉棒,嗯的一聲,急促的喘息聲,就從玉玲的櫻桃小嘴傳出,高潮的抽蓄也讓玉玲更賣力的吸允明哲堅挺肉棒。

明哲這時拍拍玉玲的美臀,讓玉玲轉過身,喬好肉棒噗滋一聲,玉玲濕潤的肉穴整個吞沒了他肉棒,明哲這時請了身,摟住玉玲的腰,並吸吮著玉玲的乳房,玉玲閉著雙眼,摟著明哲的脖子,舒服的盡情淫唱著,嗯嗯啊啊的樂曲。

這是明哲忽然發現他的房門被開了一個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個黑影蹲坐在那細縫中,明哲嘴角一翹,更加賣力頂著玉玲,而玉玲摟著明哲更緊,哼叫的聲音更加明亮。

明哲又讓已經被情慾高漲,神志已經迷惘的玉玲,跪趴在床上,明哲雙手扶著玉玲的腰,用後入式啪啪啪的快速抽送著,玉玲拚命甩著頭,哭喊著:「不行了~快死了~公~我會死掉~啊!」

明哲在玉玲再次高潮時,勐插了幾下,再深深一頂,滾滾的精液都留在玉玲體內,些許的喘息後,明哲再望向門口,那細縫中的黑影已經不見。他夫妻倆做了簡單清潔就相擁而眠了。

------------------------

第二話 主動的姨姐

隔日玉玲早早就去店裡忙碌了,明哲因為上班時間還沒到,所以還在床上睡著。

這時一道魅影悄悄,來到明哲床邊,穿著透明薄紗,正站在明哲躺得身旁,正不知道猶豫著什麽?

沒多久就看到那魅影,順手一握拳,就蹲在明哲床邊,小心翼翼的褪去明哲內褲,讓明哲的肉棒露出,就看到一張櫻桃小嘴開始享受著吸允了起來,又可看到那魅影的一隻手不停的搓揉著她自己的陰阜,也不時傳出嗯嗯嗯的是舒服聲響。

明哲被一陣溫熱的觸感,包裹著肉棒,忽然發覺不對勁,這時間玉玲應該去早餐點,怎麽現在會在家,就突然驚醒,才發現是姨姐一邊專注的吸允著他肉棒,一邊盡情的愛撫著她自己陰阜。

「姨姐這」

玉鳳這時才回神過來,撫媚的對明哲笑一笑,就站了起來,直接跨坐在明哲身上,也直接也將明哲肉棒插入她體內,隨後趴在明哲身上輕聲的說:「明哲,對不起,我昨晚看你們做的那麽盡情,現在我實在太想要了,你就給我吧!」

「姨姐,昨晚就發現妳再偷窺了,可是現在我們這樣子,玉玲發現那很麻煩的。」

玉鳳閉著眼睛,輕輕擺動她的玉臀,享受著離婚後第一次被肉棒插入的爽感,並模煳的對明哲說:「嗯~你不說~嗯~我不說~嗯~嗯~她~不會知道的~哦~好舒服~好久沒被肉棒插了~我的好妹夫~就~讓我~爽了吧~嗯~」

明哲這時心裡五味雜陳,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哦可是現在已經到這地步了,也只能豁出去了。

於是明哲開始吸允玉鳳的玉乳,用力頂著玉鳳身體,嗯嗯啊啊玉鳳發出激盪的聲響以及那噗滋噗滋淫蕩的攪拌水聲。

沒多久玉鳳的身體就整個緊繃起來,不停的喊叫著:「好棒,好舒服。」就趴在明哲胸口喘息著。

明哲這時拍拍玉鳳的背,輕聲的說:「我該準備上班了,妳躺下好我們做最後的衝刺吧!」

玉鳳點點了頭,翻身就正躺在床上,雙腳打開,兩膝彎曲,她的陰阜大咧咧的展現在明哲面前。

明哲則起了身,跪在玉鳳兩腳中間,慢慢插入玉鳳體內,玉鳳眉頭皺了一下,哼了一聲,就開始隨著明哲快速的抽送,不停哭喊著:「快死掉了,不行了。」

這時明哲彎下腰,在玉鳳耳邊喘息的說:「姨姐,我要射了」

玉鳳雙手就緊緊摟住明哲脖子,雙腳夾緊他的腰,喘息的對明哲說:「全都到玉鳳體內吧!我已經結紮了。」

明哲聽到已經結紮了,就更加使勁的扭動他的腰,最後用力一頂,哦的一聲,玉鳳微笑著隨著明哲的肉棒跳動,扭動她臀部讓高潮的餘韻更加漫長。

當他們兩結束這場不倫性愛後,明哲快快起身盥洗,匆匆忙忙的穿著服裝,趕去上班了,玉鳳則依然躺在明哲床上,閉著眼睛淺淺微笑著,還在回味剛剛舒服的的不倫性愛。

-----------------------

第三話 相約在午夜

庸碌的公務人員生活,每天都是都差不多工作行程,傍晚下班回家後,跟兩位正在廚房做飯的美女,打聲招呼後,就回臥室脫下上班的服裝,換上了家居服,走到客廳坐著看電視等候晚餐煮好,才一起享用兩位美女煮的美饜。

沒多久,玉玲從廚房傳來呼喊聲:「明哲,可以來吃飯了。」

明哲走到餐桌前,香噴噴的菜餚讓人垂涎三尺,不停的稱讚道:「好香啊!今天特別豐盛啊!」

玉玲從廚房興奮的傳出:「今晚是我跟我姐合力做出來的晚餐,當然豐盛啊!讓你有口福嘗到我倆精巧的手藝了。」

當下明哲心裡不停笑著:「不只是嘗到妳們倆手藝,連身體都嘗了。」

這時玉鳳跟玉玲拿著三碗飯出來,玉玲就說:「還有一道湯還沒拿出來,你們先坐等一下吧!」

玉鳳就坐在明哲對面,一直用撫媚的眼神勾著明哲,舌頭也不停在她嘴角滑動著,桌下玉鳳的腳也不停挑逗著明哲。

明哲臉紅紅的低著頭,不停注意著玉玲何時出來,害怕玉玲發現他們的不倫!

這時廚房傳來玉玲的腳步聲,玉鳳才慌慌張張的收起她的腳,明哲才鬆了一口氣,微笑的親了玉玲臉龐:「辛苦你了老婆。」

玉玲嬌媚的微笑著,但如果有仔細觀察,這時玉鳳是一臉像深宮怨婦般埋怨著,就這樣他們三個算是吃了一頓愉快的晚餐。

到了晚上九點,因為明天要早起,玉玲就先去洗澡睡覺了,明哲接在玉玲後頭去洗,玉玲將她倆的衣物先拿去洗衣機洗,便跟明哲說一聲:「等衣服洗好後,再麻煩拿去陽台晾一晾,我要先去睡了。」

「知道了,晚一點我會晾的,你快去休息吧!」在浴室裡的明哲已經光著身子,抹著肥皂洗著。

突然浴室門一開一關,一個光著身子的玉體,擁抱著他並不停的在他身上挪動著,溫暖的雙球,時而上上下下,時而左左右右磨蹭著明哲身子,明哲驚訝的說:「姨姐,這會被發現的。」

姨姐一邊用手搓揉著明哲的直挺肉棒,一邊柔情的說:「玉玲進房睡了,不會發現的,放心好了。」

這時明哲大膽的開始吻著玉鳳,雙手不停搓揉著玉鳳玉乳,那堅硬的肉棒也在玉鳳屁股細縫抽插著,玉鳳這時兩頰微紅,也開始動了情慾,配合著明哲動了起來。

當兩個乾柴烈火準備燃燒時,玉玲站在浴室門口,大聲說著:「明哲,等一下洗好澡,麻煩去繳一下電費,我今天忘了繳,明天就要到期,所以麻煩你了。」

明哲此時整個就退火軟了,看看玉鳳聳聳了肩,在她耳旁說:「姨姐,我們到午夜等玉玲熟睡再玩吧!」

玉鳳一臉哀怨的點點了頭,快速沖洗就先出了了浴室,隨後明哲才沖洗完,拿著電費繳費單先到超商付款,再回家的陽台,等洗衣機裡衣服洗好,才全拿出來晾。

--------------------

第四話 凌晨的纏綿

午夜時分夜深人靜,在住宅區的我們,可以說一根針掉了都還可以聽到聲音,但對我跟姨姐來說,卻是一場香豔刺激的開始。

玉玲因為白天需要早起,所以在這時間一定會比較沉睡,除非非常激烈的搖晃叫醒她,不然她都會聽不到,也吵不醒。

明哲因為知道玉玲的作息跟習性,所以在午夜一到,就悄悄的下了床,輕巧的走到客廳,等著姨姐的到來。

忽然被一雙細軟的白手摀住了雙眼,有一道熱氣輕呼在明哲耳邊,細微的說著:「猜猜我是誰?嘻嘻」

這時明哲舉起右手,撫摸著那又細又白的小手,轉過頭親吻著姨姐的臉頰,輕柔的說:「這屋子不是你,不然就是我老婆,難道是女飛賊要來偷我們家呀!」

玉鳳這時穿著連身長裙的薄睡衣,繞過椅子坐在明哲大腿上,撫媚著看著他,深感歉意的對著明哲說:「明哲,對不起我不應該打擾到你們夫妻倆的,可是…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了,也許是我性慾太強了吧!」

明哲靜靜的撫著玉鳳的臉,玉鳳就勐然的親吻起明哲,雙手也不停的脫掉明哲身上衣物,而明哲也幫忙玉鳳將她連身睡衣脫起,只剩下一條粉色內褲,就這樣她倆在客廳的沙發,熱吻了起來。

當一場熱吻過後,玉鳳站了起來,跪坐在明哲雙腳中間的地板上,掏出明哲的肉棒,開始盡情的吸食著,明哲閉著雙眼,享受著玉鳳的服務,一隻手揉著她柔軟的玉乳,當明哲感到有快感時,示意玉鳳停止口交動作,玉鳳卻展露出狡黠的笑容,更加快速的套弄著。

「哦~哦~哦」隨著射精的跳動,明哲不由自主的發出的聲響,一股股的精液全部湧入玉鳳的嘴裡,這時玉鳳滿足的一口一口吞下,明哲的精液,最後用她手背擦拭一下嘴唇,再用撫媚的勾了明哲一眼。

明哲等射精過後的跳動結束,不服輸的扶起玉鳳,讓她躺在沙發上,褪下她唯一的小內褲,再將她雙腿打開,迅速的彎下腰,開始舔舐著玉鳳的陰阜,玉鳳雙手扶著明哲的頭,緊咬著嘴唇,怕發出太大聲響吵到玉玲,但她鼻子依然發出舒服的嗯嗯的氣聲,明哲看到玉鳳陰阜已經潮濕,一邊舔食著,一邊用手指伸入開始摳弄,玉鳳這時身體整個緊繃,腰部不停扭動,突然鬆開嘴巴,啊了一聲,陣陣的抖動,溫熱的液體也大量湧出,沾濕了明哲的整個手掌,這時明哲才停止愛撫玉鳳,讓她赤裸裸的躺在沙發上喘息著。

些許後玉鳳才伸出雙手,擁抱著明哲,輕輕吻著明哲,有氣無力的說:「這感覺真棒,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明哲這時肉棒又再度覺醒,他就直接板起玉鳳的雙腿,緩緩的插入她體內,玉鳳一聲驚呼,雙手緊緊抱住明哲背後,雙腿夾緊明哲的腰,隨著明哲的抽送,不停的像是哭泣,又像是舒爽的哼唱著。

當玉鳳再次全身緊繃時,明哲用力往內頂了幾下,一股一股的精液,深深的灌入玉鳳體內,兩個才放鬆身體,交疊在一起喘息著,等到明哲的自然軟化退出,才互相吻了一下,進浴室各自清理,隨後也各自回房睡覺了。

------------------

第五話

翌日早晨鬧鐘響起…明哲睡眼惺忪的按下鬧鐘停鈕,遲緩的下了床,到浴室盥洗著,一邊刷著牙,一邊回味著跟姨姐昨夜的纏綿,不知不覺他的肉棒又緩緩勃起,明哲馬上搖搖頭,拍拍雙臉頰,自言自語的說:「不行,不行亂想要上班了。」於是急忙的刷洗,換好上班的服裝,趕緊出門。

來到玉玲的早餐店,急忙著拿著一塊三明治,喊了一聲:「老婆,我要上班喔!」

玉玲在裡面忙碌的製作客人需要的餐點,大聲回應著明哲:「老公,上班路上要小心啊!」

「好啦!」明哲就轉身剛要出店面,就差一點撞上人,急忙的道歉的說:「對不起!」就要離開早餐店。

這時玉鳳才笑笑的說:「明哲,還是小心點啊!別那麽急急忙忙的,像是冒失鬼一樣。」

明哲這時才發覺,原來差點撞到的是姨姐,她今天來到店裡幫忙,於是頭撫撫後腦勺,尷尬的說:「抱歉姨姐,我趕著上班啊!」

玉鳳撫媚的白了明哲一眼,笑著說:「快去,快去,路上要小心點,別又冒冒失失的。」明哲點頭示意後,就快步走出門去上班了。

傍晚下班後…

「我回來了!」

廚房這時鏘啷玉玲再廚房忙碌著,準備今天的晚餐,而玉鳳正坐在客廳看著電視。

此時玉鳳轉過頭看向明哲:「回來了啊!快去換衣服洗手準備吃飯了。」

明哲點點頭,走向臥室脫掉衣服,只剩內褲時,忽然一個人影闖入,狠狠從明哲背後抱住明哲的腰,她右手還不停的隔著他內褲撫摸著肉棒,溫柔的說:「想不想我啊!」

明哲慌張的不時注意外面,注意著玉玲的動向,並驚慌的說:「姨姐,別啊!玉玲還在外面啊!」

玉鳳不顧一切的,就轉身蹲在明哲腳前,脫下他內褲,輕柔的撫摸著明哲的肉棒,就像是她極為心愛的寶貝般愛撫著,玉鳳的櫻桃小嘴也慢慢的深情的整整吞沒著,那粗大的寶貝。

明哲卻是心中忐忑不安,不停往臥室外注視著,一直害怕被玉玲發現。

但噗滋,噗滋的吞吐聲,不停在玉鳳的動作下傳出,陣陣酥麻讓明哲不停的輕哼著:「好舒服,感覺真棒。」

這時一聲嬌柔的聲音傳來:「飯好了,可以吃了喔!」

這時玉鳳狠狠的吸吮著一下,啵一聲,明哲不自主的發出「哦」聲,玉鳳才慢慢站起來,一邊不停撫摸著明哲寶貝,一邊用勾引著的眼神,伸出食指勾了明哲下巴,並用她迷人的櫻桃小嘴吻了明哲的嘴唇一下,然後再他輕輕的耳邊說:「午夜等你喔!」才走向臥室門,在臥室門前探了一下,才快速走了出去。

明哲這時穿好內褲,快速找尋家居衣服穿上,才走到餐桌坐下,玉玲也剛好關掉抽油煙機,正擦拭著她潮濕的雙手,微笑的對著明哲說:「來吧!吃飯了。」

明哲這時假裝鎮定,內心有點心虛的說:「真香!老婆手藝真的沒得嫌。」

玉玲撫媚的勾了明哲一眼,笑笑的說:「少嘴貧了,快吃吧!等一下涼了。」

玉鳳在旁不停偷偷笑著,他們就在各懷心思下,愉快的吃著晚餐,明哲則主動的幫忙玉玲收拾碗盤跟一起清洗碗盤,其實明哲心裡是怕玉鳳又亂搞,被玉玲發現就糟糕了。

---------------

第六話 被發現了

跟姨姐相約午夜時刻纏綿,就這樣連續了好幾天,話說:「雞蛋再密也有縫。」終於還是被玉玲發現了。

在某夜…

「明哲,好舒服~好棒~嗯~好喜歡你的寶貝」

玉鳳正坐在廚房的洗碗槽上,夾著明哲的腰,緊摟著明哲的脖子,舒服享受著明哲的抽插,盡情的輕哼著,明哲也激動的吸吮著玉鳳的雙乳。

突然明哲臥室的門打開,聽到清晰的腳步聲,緩緩的走到浴室,這時明哲跟玉鳳停止了所有動作屏住呼吸,等待著玉玲接下來的動作,所幸玉玲上完廁所,就馬上回房關上了臥室的門。

他們兩呼了一口氣後,就再次熱情相擁激吻著,下體也開始活躍的擺動著。

許久玉鳳緊緊抱著明哲,啊了一聲後,明哲也深深的頂了幾下,他們就在洗碗槽那,互相擁抱喘息著,再一陣輕吻後,才各自清理,回了房。

當明哲悄悄地回了臥室,看到玉玲背著他側躺在床上,明哲輕緩的躺下,準備闔眼睡覺時,耳邊傳來玉玲嗚咽的聲音:「你又跟我姐做愛了?」

明哲喀噔了一下,心想:「完了,被玉玲知道了,怎麽辦?」明哲想了一會,就摟住玉玲,在她耳邊慚愧的說:「老婆,對不起,我做了不該做的事。」

玉玲這時依然背著明哲,任他擁抱著,但嗚咽著聲音說著:「明哲,沒事,快睡吧!明天還要上班。」不管明哲再說什麽,玉玲依然不再理會,就這樣一直到早上,玉玲起身準備開店,明哲還是無法跟玉玲對上話。

沮喪的明哲,一直到上班時間,才毫無精神的走到早餐店拿著三明治,跟玉玲說聲:「老婆,我上班了。」

玉玲依然從廚房傳出:「上班時,路上小心。」

上班中,明哲一直心不在焉,還出了不少錯誤,下班前還被主管叫進主管辦公室訓了一頓。

回到家後…玉玲依然在在廚房忙碌著,明哲喊著:「我回來了。」

廚房忙碌的玉玲:「快去洗手,換衣服準備吃飯了。」

明哲換好衣服,到了餐桌,只有他一人,沒見到玉鳳,心中不由的感到奇怪,自然而然的問到:「老婆,你就呢?」

玉玲端著一盤菜,笑笑的說:「她回我媽那了,怎麽想她呀!」

明哲這時心中喀噔了一下,馬上慌張地說:「沒啊!沒啊!我怎會想她。」

玉玲再從廚房端出兩碗飯,溫柔的說:「好了!吃飯了,沒事了,你跟我姐的事就算了,我當作沒發生。」

明哲低著頭,充滿歉意的說:「老婆,對不起。真的真的對妳感到抱歉。」

「現在她離開了,我希望你跟我姐也不要再聯絡,也不要再發生任何事情。」

明哲放下碗筷,拉著玉玲的手,很堅決的說:「老婆你放心,絕對不會再跟你姐發生任何事。」

玉玲拍拍明哲的手,笑笑的說:「好了,快吃飯了,飯菜都涼了。」

於是明哲跟姨姐的曖昧,就在玉玲的諒解下,沒鬧出很大的家庭悲劇,平安渡過了這風波。

至於姨姐回娘家後,大概半年左右,她傳來了紅色喜帖,準備嫁給住在她娘家附近的,一位二婚的公務人員。

結婚當天明哲他們也參加了她的喜宴,整個婚禮也許都是二婚吧!就簡單宴請雙方家人而已,姨姐整場充滿了幸福的喜悅,當敬酒到玉玲這桌時,也只是一般寒喧幾句就到了別桌。

到了喜宴結束,玉玲本想帶明哲去跟玉鳳夫妻倆聚一聚聊一下,但明哲也許心裡還有疙瘩在,婉拒了玉玲,於是玉玲就自己去了。

許久玉玲滿臉笑容的走了回來,挽著明哲的手:「我們走吧!回家了。」

就這樣,明哲跟玉玲又回到平澹的兩人世界,而明哲白天更是早起,到店裡幫忙玉玲招呼客人,也許是在補償之前自己犯的錯吧!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