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4) 作者:画纯爱的JIN

.

【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作者:画纯爱的JIN2021/5/5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

第四章:春梦

戴兰芷很满足,她和自己很久没有见面的弟弟戴小宇再度相逢,而且以后就要住在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尽管那个有些讨厌的女人林柔清也在,不过和弟弟相逢的喜悦,已经冲淡了一切,甚至让她放松了警惕,以至于当她和母亲苏玉妍接过并喝完弟弟亲手热的睡前牛奶时,她都没有发现小弟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牛奶的味道极为甘醇,那是戴家自己家牧场所精心挑选的优质奶牛所产的牛奶,质量自然比市场上那两个名不副实的垃圾乳制品公司的产品要好。而且戴小宇还极为贴心的在里面加了一份自己喜欢的草莓。

所以面对着小弟要求母子三人同床而眠时,戴兰芷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小弟那奸计得逞的笑容。

次卧的被褥铺盖都是全新采购的,柔软舒适带着一丝丝太阳的气息。戴兰芷换上了舒适的天蓝色的真丝睡衣,而她的母亲苏玉妍则是穿着紫色透明的蕾丝性感睡衣。这对母女一个成熟丰腴,一个活泼高挑,真真是对美艳的母女花。把小淫魔戴小宇看得鸡巴挺得梆硬,将睡衣的裤裆撑得高高隆起。

哪怕睡衣颇为宽松,依然无法掩饰苏玉妍和戴兰芷那前凸后翘的妙曼身材,戴小宇看着美母和姐姐那爆乳肥尻的爆炸身材,恨不得当场就把她们扑倒在地,在对方挣扎和哀求着不要的声音之中,撕开她们的衣服,把粗长的鸡巴狠狠的捅刺进两名美女的肉屄,疯狂的抽插,然后把能够让她们怀孕的致命毒汁,全部注入到母姐二人的育儿子宫之中。可惜现在还不能操之过急,戴小宇默默的等待着时机。

母子三人再度重逢,又睡在一起,自然是要秉烛夜谈。而戴小宇则是直接躺在了母亲和姐姐的中间,坐拥两大美女,鼻子里嗅着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两位妙人的体香,眼里一边是爆乳肥尻,一边高挑白皙的美肉,逼得他不得不夹紧了双腿,掩饰自己的裤裆那里的尴尬。

而苏玉妍就算是再粗心,也不可能没有发现儿子身体的异常,她在俏脸微微一红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略带得意。在她看来,自己还没有太老,连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子”戴小宇都为自己的美貌和傲人身材,而产生了生理反应,就是对她的最大夸赞。

对几乎是母姐单独滔滔不绝的谈话,戴小宇表现出了极大的忍耐,他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满,时不时还会点头插嘴说上几句。而戴兰芷则是从背后揽住了小弟娇小的身体,将他像洋娃娃般抱住了自己的怀里,生怕对方像几年前那样离开自己。而过了大半个小时,一股困意席卷了戴兰芷的大脑,舟车劳顿再加上重逢亲人的过度喜悦后的陡然放松,让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戴兰芷忽然从沉睡中逐渐醒来,周围一片漆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房间里的灯已经关掉了。她现在处于一种半睡半醒,似醒非醒的状态,明明神智已经有些清醒,可是身体却如同负重千斤大石般无法动弹。

“鬼压床!”戴兰芷立刻想到了这个名词。

不过对于鬼压床,科学上已经有了解释,类似大脑神经已经苏醒,但是身体各处却没有苏醒,便会出现这种情况。而戴兰芷现在头脑昏昏沉沉的并不清醒,她也没办法认证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鬼压床了。

可偏偏戴兰芷又一时半会儿无法进入真正的睡眠状态,屋外乌云遮月,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什么光线射入其中。可是不知为何,这漆黑如墨的环境之中,她似乎听到男人略显沉重的粗喘声,以及女人的甜糯诱人的呻吟。

“一定是我在做梦,卧室里怎么可能有人在做这种事呢?”戴兰芷那并没有完全恢复的神智,让她的大脑无法正常运转,面对着这忽然出现的粗喘和娇吟声,她根本没有往男女性爱方面联系,毕竟这屋里就只有她守寡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总不能是她们母子两个……

想到这里,戴兰芷在心里不由得噗嗤一声乐了,只不过片刻之后,一阵倦意袭来,冷艳警花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

当戴兰芷再度恢复一些知觉时,屋外似乎落起了雨点,噼里啪啦的击打在屋外一排常青树的浓密枝叶上面,发出阵阵轻响。远处的乌云间似乎有紫蛇翻滚,隐约似乎还能听到一丝雷鸣。而房间里依然漆黑如墨,那男性的粗喘和女人的娇吟依然断断续续,若有若无,只是不光如此,空气之中似乎还有一股浓郁的男性体液的味道。

戴兰芷的浑身依然无力酸软,那种鬼压床般的压迫感依然存在,可是她勉强抬起眼皮,看到身旁的美母苏玉妍平坦在床上,极为恬静安稳的睡在自己旁边,并没有她想像中的情况出现。于是戴兰芷用余下的神智自嘲一番,自己果然是做梦。那种不真实感萦绕在她的心头,让戴兰芷笃定自己肯定是在梦境之中,毕竟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无法逃脱出来。而没有完全苏醒的大脑,也让她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弟弟戴小宇躺着的位置,如今已经空空如也。

“哦哦哦……妈妈……没想到你已经不再年轻……可是……这张小嘴还是这么能吸……哦哦哦……不知道是爸爸……调教得好……还是你……本身内心里就是个……荡妇淫娃?嘶……你的小粉舌头……也舔得我好舒服……对……就这样……用舌尖抵住儿子的马眼……狠狠的钻……”

那是弟弟的声音?

戴兰芷迫切的想要睁大双眼,看清那声音的来源,可是屋子里太黑。她只能勉强看到在母亲那高耸入云的双峰间,坐着一道娇小的身影。那黑影骑坐在苏玉妍的大奶子上面,似乎双手正一边扶著妈妈的头,一边抓着后者的两个雪白乳球狠命的揉捏,而他的胯部则是不断的来回耸动着。一根粗长狰狞的黑影,穿过妈妈苏玉妍那雪白饱满的大奶子,居然还能冒出头来,狠狠的塞进了美母的红润唇瓣里。

仅仅苏醒了一丝神智的戴兰芷无法分辨出那道身影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小弟戴小宇,可是她脑子里残存的伦理道德瞬间便将这个观点给否定掉了。弟弟怎么可能坐在妈妈的奶子上面,还把自己的那玩意儿插在妈妈的嘴里。这一定是个梦!一个荒诞邪淫的梦!

而很快那个黑影便继续说道:“哦哦哦……真的好爽啊……妈妈……你知道嘛,爸爸在世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说……嘶……你的牙齿碰到我的鸡鸡了……他说自己曾经给……大妈妈她们……下过药……让她们……学习各种……各种性技巧……以此来……满足……他的性欲……我问他……我的妈妈也被这么调教过?你猜他怎么说……哦哦哦,别舔那里……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

戴小宇的话语并没有引起戴兰芷的愤怒,昏昏沉沉的她并不会对自己淫乱的父亲产生任何怒意,因为她根本无法理解自己弟弟说的那些事情背后的淫乱和龌龊。她只能半睁著无神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坐在自己的妈妈的大奶子上面,用苏玉妍那对白皙硕大的饱满乳球,夹击著鸡巴,然后再将龟头塞到了美母的嘴里,狠狠的肏干着妈妈的小嘴。

她迷茫的看着弟弟的身影疯狂的颤抖,那胯间的抽插肏干更是变得极为狂暴,到了最后黑影身躯一僵,猛地把胯间的棍状物捅刺进了妈妈的嘴里。然后她隐约听到一些“噗嗤”“噗嗤”的液体喷射声,戴兰芷似乎看到那根棍状物在不断伸缩,似乎在喷射着什么液体。而她自然也能看到妈妈的喉头在不断蠕动着,似乎在大口吞咽著小弟胯间射出的液体。

“咕噜……咕噜……”那种动静就像是自己睡前喝的那杯小弟送来的热牛奶一般,或许现在弟弟也在给妈妈喂热牛奶?戴兰芷露出了一抹嘿嘿的傻笑模样。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戴小宇才从妈妈的巨乳上面跌坐下来,可是他依然没有停止动作,一边揉捏著妈妈胸前的大奶子,一边低头嘬吸著里面的奶水。

说起来或许有些诡异,妈妈苏玉妍从生下小弟小宇后,乳汁便没有断过。医生诊断说这似乎是一种内分泌失调,只不过对身体并没有太大的伤害,所以吃药调理便可以了。只不过那个死鬼爸爸对于妈妈能产乳保持着病态般的兴趣,而戴兰芷也知道,妈妈在极度兴奋时,甚至会喷奶!所以她在离婚之后,一直在吃药调理,没想到居然又喷奶了。

“小弟也真是的,在梦里居然变得这么幼稚,居然还缠着妈妈要喝奶!”戴兰芷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弟弟一把。

“爸爸说……妈妈你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啧啧啧……他让你的体质如果服下特殊的药物……就会激发身体里淫荡基因……变成一个会主动舔男人鸡巴……使用各种手段……服侍男人的真正淫娃荡妇……不过可惜……那种药物直到他死了都没能搞出来……而且嘛……啧啧啧……我可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你……你是我的女人……啧啧啧……要给我一辈子肏屄喝奶……”

小弟似乎占有欲很强,一直在宣示妈妈的“所有权”属于自己,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啊……

戴兰芷如是感叹道,她自动忽略了小弟言语里的淫乱意味,尤其是最后一句,几乎是大脑本能的屏蔽掉了,仿佛那只是一个孩子面对有人要分享自己母爱时的撒娇威胁举动。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该继续了……妈妈……说起来你的小猫嘴……是真的耐肏……就是不知道你下面的两张嘴……有没有那么耐肏?”小弟缓缓起身,他的身体娇小,哪怕在床上站起来,依然是个可爱的小正太,完全没有其他男人那种气场。只见他倒转身体,直接将下体对准了妈妈,而他的头却对准了妈妈的下体,仿佛是男同事们私下里骚聊的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所谓“69”式。

“我真的是做梦,而且还在做春梦……小宇怎么可能对妈妈做这种事情……真是的,只是小宇那个丑东西真的好大啊……比生理书上面的玩意儿要大多了,也粗多了……”

戴兰芷在心里不断否定着眼前的淫乱场景,仿佛这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春梦,只不过春梦的主角是自己的妈妈和自己的小弟罢了。

而身旁的戴小宇已经高高的抬起自己的胯部,让那个硕大如鹅蛋的龟头撑开了妈妈的红润唇瓣,正如他自己所说,已经被亡夫调教过的美母已经主动的吞含吮吸著儿子的龟头和鸡巴,有时候用力之猛,甚至会让粉嫩的脸颊朝内缩陷,显得极为淫靡。

“噗嗤……噗嗤……”的闷响,在小弟的阳具和妈妈的口腔间不断传来,而小宇则是直接伸出双臂,开始给自己的妈妈脱睡裙。他之前就在往妈妈的腰下和臀瓣塞靠枕,这样一来,哪怕是身形娇小的他,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和玩弄妈妈的下体。

“妈妈的下体还真是美啊……”尽管同为女人,戴兰芷依然对于妈妈的下体而感到了一丝的痴迷。

“卧槽!白虎馒头屄!我的天……哈哈哈!没想到我的妈妈居然是白虎馒头屄!天赐宝物啊……哈哈哈……老头子……家里有个这么宝贝的白虎馒头屄,你居然还不珍惜……真的是暴殄天物!可惜……这一切都便宜我了……放心吧妈妈……我的性福都交在我身上了……”

“哼!这小子还挺孝顺的,不枉妈妈一直想着他……”戴兰芷自动忽略了前面一段话,唯独记住了弟弟最后一句,当然她并不知道,此性福非彼幸福,当然这种性福,她很快也会品尝到的……

“吧唧……吧唧……”戴小宇的脑袋很快便隐没于妈妈那雪白饱满,没有一根阴毛的下体之中,从那里很快便传来了类似小猫舔粥碗的吧唧声,而妈妈的娇躯也似乎颤抖了起来。原本那只是愉悦、兴奋的娇吟之中,带着一丝丝明显的痛苦,戴兰芷勉强看出妈妈的玉手不断的抓捏着床单,仿佛想要以此来舒缓自己的不舒服。

而同时她也闻到了一丝丝甜腻的气息,那种气息……戴兰芷似乎在哪里闻到过,可是现在就是想不起来。

“哦哦哦……妈妈……你的小嘴我怎么都肏不腻啊……你的舌头也是这么粉嫩,缠着我的鸡巴……真的很舒服啊……而且你的奶子又大又挺……下面又肥又没有毛……简直就是天生的炮架……爸爸不珍惜你……我会珍惜你的……放心吧,妈妈……以后我会天天肏你的……保证你天天都很性福……”

“然后怀上我的孩子……我只要女儿……是男孩的话,等我拿到爷爷的遗产就远远的打发走……我要等我们的女儿长大以后……也给我肏……哈哈哈……母女两个都挺著大肚子给我肏……到时候该怎么称呼呢……哦哦哦……你的小嘴咬得我好紧……别舔那里……那里太……啊啊啊啊……儿子射了……射了……第四次了……我要射你满肚子浓精!”

“咕噜……咕噜……”又是那种射出液体的响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是那么的响亮,以至于神志不清的戴兰芷都能清清楚楚的听清那阵响动。小弟的身形僵在那里,而妈妈却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他胯间喷射出的液体,那喉咙更是疯狂的蠕动着,仿佛在不断朝下运动着。

不知为何,戴兰芷也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下体那从来没有男人踏足的花径里,似乎也有些湿润了……她本能的想要夹紧双腿,却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一丝丝的淫水从阴户口溢出,顺着她白嫩的大腿根部,流淌到床单和修长的小腿上面。

“呼……呼……”过了很久,小弟才缓缓的挺腰抬臀,将胯间的那根棍状物从妈妈的嘴里拔出,戴兰芷可以隐约看到一条泛著银光的精丝从小弟那硕大如鹅蛋的龟头上面,一直延伸到妈妈的舌尖。随着他鸡巴的转移,那根精丝也在半空中逐渐拉伸变薄,最终断裂开来,滴落到了妈妈的胸前巨乳。

耳边满是弟弟小宇的粗喘声,以及妈妈呢喃梦呓般的呻吟,戴兰芷只觉得自己短暂恢复的精神力也达到了极限,她再度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等到她再度醒来时,屋外的雨势逐渐变大,豆大的雨点疯狂的倾落下来,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正所谓雨打芭蕉闲听雨,戴兰芷就是在这雨大芭蕉的环境下逐渐醒来,当然她依然只是恢复了些许的神智,依然是那种半睡半醒,无法真正的思考或者挪动身体。

这回戴兰芷发现自己由平躺变成了侧躺,正好面对着自己的母亲苏玉妍。而窗外不时掠过一道紫电,忽然明亮的光线让她看清了身旁床上的场景。自己的妈妈俏脸红润如血,眉宇间满是春情,仿佛是待嫁的少女,她的嘴边和鼻下满是白浊,一条粉嫩的香舌伸在红润的唇瓣外,嘴里还在发出一丝丝的甜腻娇吟。

而戴兰芷艰难的挪动眼珠,却有些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妈妈那白皙粉嫩的下体,不知何时居然穿上一条超薄透肤型的黑丝裤袜,而且那裤袜还是镂空开档式的。黑色的高档丝袜和雪白的大腿美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自己也是一名女性,戴兰芷都有些嫉妒母亲那白皙粉嫩的肌肤。不得不说苏玉妍的肌肤真的是如同羊脂玉般雕琢而成,没有一丝瑕疵,肤若凝脂或许是对她的最好形容。

此时那道黑影,或者说自己的弟弟戴小宇,正跪坐在妈妈的胯前,然后双手抓住了苏玉妍的两只黑丝美足,按在他自己的下体那根棍状物间,疯狂的搓动翻飞。妈妈的黑丝美足圆润丰腴,骨肉均匀,那十根如同玉柱般的白皙脚趾包裹在超薄透肤型的黑丝裤袜之中,依然是如此秀美。而小弟则是拿着妈妈的黑丝美足夹着他胯间的那根棍状物,疯狂的搓动,不时发出一阵舒爽的娇呼。

“啊啊啊……妈妈……骚货妈妈……我其实很早就想用的丝袜美脚来足交了……以前你拍丝袜和高跟鞋的广告,不知道让我丢了多少子孙精啊……现在……我终于能够玩弄你真正的黑丝美足了……这个牌子的黑丝裤袜还是你当初代言的……哦哦哦……好热好爽……”

弟弟的下体不断的挺动,那根粗长狰狞的阳具不断在妈妈的两只黑丝美足间来回抽插,那硕大的龟头更是死死的顶在了妈妈的脚心,仿佛随时会喷射出大量的浓稠滚烫精液。不知过了多久,弟弟忽然丢开了妈妈的两只黑丝美足,然后猛地扑向了后者的肥厚臀瓣。

此时的妈妈苏玉妍正趴在了床面,侧脸歪著,她胸前的两个大奶子被挤得几乎成为了饼状。而那腰后的两片饱满丰腴的黑丝美臀,则是如同两座高高耸立的山丘般,直接暴露在了弟弟的面前。戴兰芷平时还没有注意到,妈妈的黑丝美臀是如此的肥厚饱满,如同注满水的气球,丰腴挺翘,又带着白皙粉嫩。白花花的臀肉和黑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得弟弟的“弟弟”都硬得发疼!

“哈哈哈……妈妈……你知道嘛……我虽说没有处女情结……可是当我从爸爸那里听说……你从来没有让他碰过你的……菊穴的时候……我就发誓……有朝一日……我肯定要拥有你菊穴的第一次……所以……今晚就是我们的新婚夜……”

“我还真的是在做春梦呢!居然听到弟弟要和妈妈一起结婚……呵呵呵……”戴兰芷根本没有把眼前发生的事情当回事,头脑还有些混沌的她,依然把眼前的场景看成自己的春梦。

戴小宇伸出双手,抚摸著妈妈的黑丝美臀,后者的肥厚臀瓣不断在他们的掌间变化各种形状,那白皙的臀肉和黑色的高档丝袜搅弄在一起,都给小弟带来了视觉和触觉上的冲击。

他忽然猛地爬到了妈妈的黑丝美臀上面,那根粗长狰狞的棍状物也逐渐和妈妈的的黑丝翘臀重叠起来。

“啊……不要……好痛啊……”妈妈忽然娇躯一颤,嘴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筛米般的颤抖起来,她的两条黑丝美腿更是蹦得笔直。

而弟弟那兴奋得意之中带着意外的淫笑也随之响起,“哈哈哈……妈妈……你真的会给我惊喜啊……你的菊穴果然紧得离谱……很多处女的屄都……没有这么紧……哪怕用了那么多润滑油……还是这么紧啊……”

弟弟的娇小身影紧紧的趴在了妈妈的黑丝翘臀上面,他胯间的那根粗长棍状物死死的顶在了妈妈的臀瓣间,如同雪白山丘般的饱满臀瓣,和那根棍状物有了一些重叠。如果戴兰芷可以站起来看的话,她就会发现弟弟的那根大鸡巴的硕大龟头,正顶在了妈妈的粉嫩雏菊上面。不知道是弟弟的龟头太大,还是妈妈的菊穴太紧的缘故,他的那个硕大龟头居然只能挤进去一个顶部。而就是这个顶部,就足以让几十年没有男人踏足的后庭,疼得娇躯颤抖了。

而那给妈妈菊穴开苞给弟弟带来的快感,远远大于肏干那些外面的女人,弟弟爽得直吐舌头,娇小的身体也本能的朝后仰去,可是那掐捏揉玩妈妈黑丝美臀的动作,却没有一丝的停滞。

“哦哦哦……妈妈……你的菊穴真的好紧啊……夹得我龟头都快碎了……哦哦哦……你就这么想要儿子的精液么?真是个贪吃的菊穴……不过妈妈……不要以为就这样便可以让我屈服……我的手段可不止这些呢……”

说着,弟弟忽然伸出一只小手,探向了妈妈的臀缝之间,似乎并不是菊穴所在,而没多久妈妈的娇躯再度绷直,嘴里原本的痛苦娇吟也化为断断续续,没有意义的音节。而且戴兰芷也隐约听到了一阵“呱唧呱唧”的声响,就像是有人在搅弄著液体。

“哦哦哦……妈妈……你果然是个骨子里的骚货……我只是稍微扣挖了你的G点……你就流了这么淫水……哦哦哦……真的好爽……嘶……哦哦哦……哦妈妈……你的菊穴现在能够吞下我的半个龟头了……哦哦哦……加油……”

戴兰芷的大脑依然有些昏昏沉沉的,她隐约看到弟弟胯间的棍状物和妈妈的黑丝美臀逐渐重叠,就好像……就好像弟弟和妈妈融为了一体……想到这里,戴兰芷不由得嘲笑了下自己,这个梦做的……居然会联想到自己的弟弟和妈妈一起乱伦……这怎么可能嘛!弟弟是出了名的孝顺温良,而妈妈也是谨守人妻贞洁,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乱伦背德的荒唐事?

而这时弟弟和妈妈的身影逐渐交叠,那根粗长狰狞的棍状物也逐渐消失在了妈妈的臀瓣间,戴小宇那淫荡的笑声很快便传遍了卧室之中。

“哈哈哈……妈妈……你的菊穴终于为我打开了……很好……不愧是我的妈妈……已经能够完全把我的龟头给吃进去了……哦哦哦……这比柔清的屄还紧呢!”

“是啊,林柔清那个骚货能够跟妈妈比呢!她下面的骚屄肯定不如妈妈的菊花紧啊……”听到梦中弟弟的言语,戴兰芷的大脑忽视了其中那些母子相奸的内容,反而有些得意于自己的弟弟眼光的独特。

弟弟胯间的粗长棍状物逐渐深入妈妈的臀瓣间,而妈妈的娇躯也在触电般的颤抖著,那修长如玉葱般的手指死死的抓着床单,那丰腴饱满的黑丝臀瓣不断主动朝后迎合,仿佛本能的想要把儿子的胯间巨物给吞含进去。

“哦哦哦……不要啊……太粗了……太长了……妈妈……妈妈的后面要……要撕裂开来了……不要……”一声声哀婉凄绝的娇吟从美艳明星妈妈的嘴里传出,配合上那外面的凄风苦雨,倒是有些强奸犯入室奸淫人妻美妇的画面了。可惜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戴兰芷如是想道。

而弟弟却抓住妈妈的黑丝肥臀,奋力的将胯间的棍状物不断缓缓但是持续的朝前推进著,戴兰芷模模糊糊的看着那根粗长狰狞的黑影一寸寸的消失在妈妈的臀后,而妈妈和弟弟都身体紧绷,僵直得仿佛触电一般。

“哦哦哦……妈妈……你的菊穴已经能够吃下我的整个龟头了……真的很了不起啊……一般的熟女都很难做到……可惜我不能快速的肏干你……否则你的肉壁肯定会撕裂的……那样我就会心疼死的……不过不要紧……我们今晚有的是时间……你的菊穴肯定会……慢慢适应的……直到……把我的整根鸡巴……都吞下……”

“噗嗤”“噗嗤”一阵阵有些类似搅弄液体的声音,从两人的下体传来,听得戴兰芷有些微微一愣,头脑不大清楚的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茫然的看着弟弟在妈妈的黑丝美臀后面用力的朝前捅刺,就像是在和敌人搏杀……

而妈妈则是嘴角流涎,眼角流泪,满脸红润如血,眉宇间春意盎然的趴在那里不断呻吟著,她的黑丝美臀也在不断的抬起,主动迎合著弟弟的胯部挺动。

“哦哦哦……妈妈……妈妈……再夹紧点……我射了……我射了……全都给我吃进去……嘶……妈妈的菊穴真的好紧啊……居然一点没有流出来……哈哈哈……”

在两人下体不断的相撞和研磨声,以及弟弟的粗喘和妈妈的娇吟声中,戴兰芷逐渐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

等到戴兰芷最后一次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逐渐苏醒时,外面的雨势已经逐渐变小了,乌云逐渐散去,不复之前的漆黑如墨。而妈妈再度被翻转过来,四肢大开的平躺在舒适的床面,她妩媚俏丽的面容对着自己,两眼翻白,白玉柱般的鼻梁下居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鼻涕泡,仔细静听还能听到细微的过度兴奋导致的呼噜声,而红润的嘴唇边已经满是香津的痕迹。

而妈妈身上的睡衣和睡裙早就消失无踪,只有两条修长美腿上还包裹着超薄透肤型的黑丝裤袜,而弟弟则是趴在了妈妈的身上,轻轻的噙著妈妈胸前的那对大奶子,那酒红色的乳头被弟弟狠命的吮吸著,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被弟弟全都吸进了肚子里。或许是动作太大,那两团堪比弟弟脑袋大小的奶子,疯狂的晃动着,在半空中荡出了一道道白花花的淫浪,看得戴兰芷眼睛发花。

只是不光如此,弟弟胯间的那根大鸡鸡居然还顶在了妈妈的下体那白虎馒头屄上面,从那长度来看,弟弟跟鹅蛋一般大小的龟头已经插了进去。

“这个春梦真的可恨!小宇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可能欺负妈妈呢?只是这梦真的好真实啊,就好像弟弟真的在操妈妈一样……”戴兰芷无法动弹,只能在旁边默默的观察著,弟弟并不像之前给妈妈的菊穴开苞时那么迟缓。他忽然低吼一声,腰部猛地发力,那根粗长的鸡巴便“噗嗤”一声,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弟弟的胯间和妈妈的白虎馒头屄已经完全的重复在了一起。

妈妈忽然无力哀婉的发出一声呻吟,她前凸后翘,完美无瑕的娇躯陡然猛地蹦跃起来,差点没把弟弟掀翻。可是下体遭到“重创”的她,也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不要……儿子……你不能……我们是母子啊……哦哦哦……又插进来了……儿子的大鸡巴……又顶到妈妈的花心了……畜生……居然趁著妈妈……奸淫……我们回不去……”妈妈似乎有些苏醒了,她满脸赤红,面色又是痛苦又是欢愉的挣扎道。

而弟弟则是满脸淫笑,完全不像现实里那个娇俏可爱的正太模样,他淫笑道:“妈妈……放心吧……我会好好替爸爸尽孝的……让你永远性福……体会到做……女人的性福……以后我会天天肏你……天天让你满肚子灌精……带着我的精浆出门……给我肏屄喂奶生女儿……”

戴兰芷没有看到母亲痛苦挣扎,试图反抗的模样,她心里只记得弟弟想要给妈妈幸福的话语,不由得在赞叹弟弟终于长大了,懂得关心家人了。

“哦哦哦……妈妈……虽说你半醒过来了……可是你知道嘛……在这之前……我已经肏了你……七八回了……你的小嘴……你的菊穴……包括你的白虎馒头屄……都被儿子的精液沾染了……我射了那么多……肯定有不少精浆进了你那个贞洁的……人妻子宫里了吧……哦,对了……从今天开始……你的子宫就不贞洁了哟……哈哈哈……”

“说起来……妈妈你的白虎馒头屄……简直是极品啊……我玩过不少女人……可是刚刚插进去的时候……你的屄肉夹得我真的好紧啊……你的子宫直接下降下来……花心咬着我的龟头不放……结果我当场射了足足半分钟……你的人妻美穴才肯放开我的鸡巴……哈哈哈……”

“可惜我还不能给开宫……否则你满肚子精浆……而且开宫的疼痛……单单用药是掩饰不了的……就像姐姐……”

听到这里,戴兰芷忽然有些迷糊,“像我怎么了?”

“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处女!哈哈哈……真的太好了……不过我今晚……也不能给她开苞……不然就算洗去了她的记忆……以她的能力……肯定还是会发现蛛丝马迹的……”弟弟肆无忌惮的淫笑道。

而戴兰芷却只记住了弟弟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和夸赞,想要露出一抹笑容,却连做个表情都没办法做到。

“不要啊……不能在射了……我今天是危险期啊……被儿子的精液……噢噢噢噢………”妈妈原本还在挣扎呼喊著,谁料被弟弟暴风骤雨的抽插肏干之后,忽然娇躯一僵,整个人猛地两眼一翻,玉体微微颤抖,便没有了其他动静。

或许是周围的氛围过于寂静的缘故,戴兰芷仿佛听到弟弟滚烫浓稠的精液冲刷著妈妈贞洁的人妻子宫的“哗哗”声响,而大量的淫水也从两人的性器相交处喷溅而出,淋湿了身下的床单。

弟弟双手抓住妈妈的大奶子,身体也僵硬了半分多钟,然后才忽然长出一口气,身体跌跌撞撞的朝后落去,一屁股坐在了妈妈的胯前。伴随着“啵”的一声类似酒瓶开塞的闷响,他的那根粗长狰狞的大鸡巴才从妈妈的下体白虎馒头屄里滑了出来,带出了一大滩浑浊乳白的浓稠液体,而妈妈的下体阴户口似乎也短时间无法合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在那里蠕动着,那一丝丝溢出的浓稠精液,仿佛就是妈妈因为高潮和内射而哭泣的眼泪……

这时睡前被自己反锁的房门忽然打开,借着外面的月光,戴兰芷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床边,对方乖巧的跪坐在地,然后张开嘴轻轻帮弟弟清理著鸡巴上的精液和淫水。

在她彻底昏睡过去之前,她只能听到弟弟再和那个身影说道:“清理……明天……牛奶……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