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4) 作者:畫純愛的JIN

簡體

. book18.org

【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 book18.org

作者:畫純愛的JIN2021/5/5發表於第一會所和SIS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四章:春夢 book18.org

戴蘭芷很滿足,她和自己很久沒有見面的弟弟戴小宇再度相逢,而且以後就要住在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儘管那個有些討厭的女人林柔清也在,不過和弟弟相逢的喜悅,已經沖淡了一切,甚至讓她放鬆了警惕,以至於當她和母親蘇玉妍接過並喝完弟弟親手熱的睡前牛奶時,她都沒有發現小弟那不懷好意的笑容。 book18.org

牛奶的味道極為甘醇,那是戴家自己家牧場所精心挑選的優質奶牛所產的牛奶,質量自然比市場上那兩個名不副實的垃圾乳製品公司的產品要好。而且戴小宇還極為貼心的在裡面加了一份自己喜歡的草莓。 book18.org

所以面對著小弟要求母子三人同床而眠時,戴蘭芷根本沒有任何猶豫便答應了,而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小弟那奸計得逞的笑容。 book18.org

次臥的被褥鋪蓋都是全新採購的,柔軟舒適帶著一絲絲太陽的氣息。戴蘭芷換上了舒適的天藍色的真絲睡衣,而她的母親蘇玉妍則是穿著紫色透明的蕾絲性感睡衣。這對母女一個成熟豐腴,一個活潑高挑,真真是對美艷的母女花。把小淫魔戴小宇看得雞巴挺得梆硬,將睡衣的褲襠撐得高高隆起。 book18.org

哪怕睡衣頗為寬鬆,依然無法掩飾蘇玉妍和戴蘭芷那前凸後翹的妙曼身材,戴小宇看著美母和姐姐那爆乳肥尻的爆炸身材,恨不得當場就把她們撲倒在地,在對方掙扎和哀求著不要的聲音之中,撕開她們的衣服,把粗長的雞巴狠狠的捅刺進兩名美女的肉屄,瘋狂的抽插,然後把能夠讓她們懷孕的致命毒汁,全部注入到母姐二人的育兒子宮之中。可惜現在還不能操之過急,戴小宇默默的等待著時機。 book18.org

母子三人再度重逢,又睡在一起,自然是要秉燭夜談。而戴小宇則是直接躺在了母親和姐姐的中間,坐擁兩大美女,鼻子裡嗅著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兩位妙人的體香,眼裡一邊是爆乳肥尻,一邊高挑白皙的美肉,逼得他不得不夾緊了雙腿,掩飾自己的褲襠那裡的尷尬。 book18.org

而蘇玉妍就算是再粗心,也不可能沒有發現兒子身體的異常,她在俏臉微微一紅之後,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略帶得意。在她看來,自己還沒有太老,連只有十幾歲的「小孩子」戴小宇都為自己的美貌和傲人身材,而產生了生理反應,就是對她的最大誇贊。 book18.org

對幾乎是母姐單獨滔滔不絕的談話,戴小宇表現出了極大的忍耐,他並沒有流露出一絲不滿,時不時還會點頭插嘴說上幾句。而戴蘭芷則是從背後攬住了小弟嬌小的身體,將他像洋娃娃般抱住了自己的懷裡,生怕對方像幾年前那樣離開自己。而過了大半個小時,一股困意席捲了戴蘭芷的大腦,舟車勞頓再加上重逢親人的過度喜悅後的陡然放鬆,讓她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戴蘭芷忽然從沉睡中逐漸醒來,周圍一片漆黑,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房間裡的燈已經關掉了。她現在處於一種半睡半醒,似醒非醒的狀態,明明神智已經有些清醒,可是身體卻如同負重千斤大石般無法動彈。 book18.org

「鬼壓床!」戴蘭芷立刻想到了這個名詞。 book18.org

不過對於鬼壓床,科學上已經有了解釋,類似大腦神經已經甦醒,但是身體各處卻沒有甦醒,便會出現這種情況。而戴蘭芷現在頭腦昏昏沉沉的並不清醒,她也沒辦法認證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鬼壓床了。 book18.org

可偏偏戴蘭芷又一時半會兒無法進入真正的睡眠狀態,屋外烏雲遮月,屋內漆黑一片,沒有什麼光線射入其中。可是不知為何,這漆黑如墨的環境之中,她似乎聽到男人略顯沉重的粗喘聲,以及女人的甜糯誘人的呻吟。 book18.org

「一定是我在做夢,臥室里怎麼可能有人在做這種事呢?」戴蘭芷那並沒有完全恢復的神智,讓她的大腦無法正常運轉,面對著這忽然出現的粗喘和嬌吟聲,她根本沒有往男女性愛方面聯繫,畢竟這屋裡就只有她守寡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總不能是她們母子兩個…… book18.org

想到這裡,戴蘭芷在心裡不由得噗嗤一聲樂了,只不過片刻之後,一陣倦意襲來,冷艷警花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 book18.org

當戴蘭芷再度恢復一些知覺時,屋外似乎落起了雨點,噼里啪啦的擊打在屋外一排常青樹的濃密枝葉上面,發出陣陣輕響。遠處的烏雲間似乎有紫蛇翻滾,隱約似乎還能聽到一絲雷鳴。而房間裡依然漆黑如墨,那男性的粗喘和女人的嬌吟依然斷斷續續,若有若無,只是不光如此,空氣之中似乎還有一股濃郁的男性體液的味道。 book18.org

戴蘭芷的渾身依然無力酸軟,那種鬼壓床般的壓迫感依然存在,可是她勉強抬起眼皮,看到身旁的美母蘇玉妍平坦在床上,極為恬靜安穩的睡在自己旁邊,並沒有她想像中的情況出現。於是戴蘭芷用餘下的神智自嘲一番,自己果然是做夢。那種不真實感縈繞在她的心頭,讓戴蘭芷篤定自己肯定是在夢境之中,畢竟以前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知道自己在做夢,卻無法逃脫出來。而沒有完全甦醒的大腦,也讓她沒有注意到,原本應該是自己的弟弟戴小宇躺著的位置,如今已經空空如也。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沒想到你已經不再年輕……可是……這張小嘴還是這麼能吸……哦哦哦……不知道是爸爸……調教得好……還是你……本身內心裡就是個……蕩婦淫娃?嘶……你的小粉舌頭……也舔得我好舒服……對……就這樣……用舌尖抵住兒子的馬眼……狠狠的鑽……」 book18.org

那是弟弟的聲音? book18.org

戴蘭芷迫切的想要睜大雙眼,看清那聲音的來源,可是屋子裡太黑。她只能勉強看到在母親那高聳入雲的雙峰間,坐著一道嬌小的身影。那黑影騎坐在蘇玉妍的大奶子上面,似乎雙手正一邊扶著媽媽的頭,一邊抓著後者的兩個雪白乳球狠命的揉捏,而他的胯部則是不斷的來回聳動著。一根粗長猙獰的黑影,穿過媽媽蘇玉妍那雪白飽滿的大奶子,居然還能冒出頭來,狠狠的塞進了美母的紅潤唇瓣里。 book18.org

僅僅甦醒了一絲神智的戴蘭芷無法分辨出那道身影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小弟戴小宇,可是她腦子裡殘存的倫理道德瞬間便將這個觀點給否定掉了。弟弟怎麼可能坐在媽媽的奶子上面,還把自己的那玩意兒插在媽媽的嘴裡。這一定是個夢!一個荒誕邪淫的夢! book18.org

而很快那個黑影便繼續說道:「哦哦哦……真的好爽啊……媽媽……你知道嘛,爸爸在世的時候曾經跟我說……說……嘶……你的牙齒碰到我的雞雞了……他說自己曾經給……大媽媽她們……下過藥……讓她們……學習各種……各種性技巧……以此來……滿足……他的性慾……我問他……我的媽媽也被這麼調教過?你猜他怎麼說……哦哦哦,別舔那裡……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 book18.org

戴小宇的話語並沒有引起戴蘭芷的憤怒,昏昏沉沉的她並不會對自己淫亂的父親產生任何怒意,因為她根本無法理解自己弟弟說的那些事情背後的淫亂和齷齪。她只能半睜著無神的雙眼,看著自己的弟弟坐在自己的媽媽的大奶子上面,用蘇玉妍那對白皙碩大的飽滿乳球,夾擊著雞巴,然後再將龜頭塞到了美母的嘴裡,狠狠的肏幹著媽媽的小嘴。 book18.org

她迷茫的看著弟弟的身影瘋狂的顫抖,那胯間的抽插肏干更是變得極為狂暴,到了最後黑影身軀一僵,猛地把胯間的棍狀物捅刺進了媽媽的嘴裡。然後她隱約聽到一些「噗嗤」「噗嗤」的液體噴射聲,戴蘭芷似乎看到那根棍狀物在不斷伸縮,似乎在噴射著什麼液體。而她自然也能看到媽媽的喉頭在不斷蠕動著,似乎在大口吞咽著小弟胯間射出的液體。 book18.org

「咕嚕……咕嚕……」那種動靜就像是自己睡前喝的那杯小弟送來的熱牛奶一般,或許現在弟弟也在給媽媽喂熱牛奶?戴蘭芷露出了一抹嘿嘿的傻笑模樣。 book18.org

這個過程持續了很久,戴小宇才從媽媽的巨乳上面跌坐下來,可是他依然沒有停止動作,一邊揉捏著媽媽胸前的大奶子,一邊低頭嘬吸著裡面的奶水。 book18.org

說起來或許有些詭異,媽媽蘇玉妍從生下小弟小宇後,乳汁便沒有斷過。醫生診斷說這似乎是一種內分泌失調,只不過對身體並沒有太大的傷害,所以吃藥調理便可以了。只不過那個死鬼爸爸對於媽媽能產乳保持著病態般的興趣,而戴蘭芷也知道,媽媽在極度興奮時,甚至會噴奶!所以她在離婚之後,一直在吃藥調理,沒想到居然又噴奶了。 book18.org

「小弟也真是的,在夢裡居然變得這麼幼稚,居然還纏著媽媽要喝奶!」戴蘭芷在心裡小小的鄙視了弟弟一把。 book18.org

「爸爸說……媽媽你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嘖嘖嘖……他讓你的體質如果服下特殊的藥物……就會激發身體里淫蕩基因……變成一個會主動舔男人雞巴……使用各種手段……服侍男人的真正淫娃蕩婦……不過可惜……那種藥物直到他死了都沒能搞出來……而且嘛……嘖嘖嘖……我可不會讓別的男人碰你……你是我的女人……嘖嘖嘖……要給我一輩子肏屄喝奶……」 book18.org

小弟似乎占有欲很強,一直在宣示媽媽的「所有權」屬於自己,真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啊…… book18.org

戴蘭芷如是感嘆道,她自動忽略了小弟言語裡的淫亂意味,尤其是最後一句,幾乎是大腦本能的屏蔽掉了,仿佛那只是一個孩子面對有人要分享自己母愛時的撒嬌威脅舉動。 book18.org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該繼續了……媽媽……說起來你的小貓嘴……是真的耐肏……就是不知道你下面的兩張嘴……有沒有那麼耐肏?」小弟緩緩起身,他的身體嬌小,哪怕在床上站起來,依然是個可愛的小正太,完全沒有其他男人那種氣場。只見他倒轉身體,直接將下體對準了媽媽,而他的頭卻對準了媽媽的下體,仿佛是男同事們私下裡騷聊的島國愛情動作片里的所謂「69」式。 book18.org

「我真的是做夢,而且還在做春夢……小宇怎麼可能對媽媽做這種事情……真是的,只是小宇那個丑東西真的好大啊……比生理書上面的玩意兒要大多了,也粗多了……」 book18.org

戴蘭芷在心裡不斷否定著眼前的淫亂場景,仿佛這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場春夢,只不過春夢的主角是自己的媽媽和自己的小弟罷了。 book18.org

而身旁的戴小宇已經高高的抬起自己的胯部,讓那個碩大如鵝蛋的龜頭撐開了媽媽的紅潤唇瓣,正如他自己所說,已經被亡夫調教過的美母已經主動的吞含吮吸著兒子的龜頭和雞巴,有時候用力之猛,甚至會讓粉嫩的臉頰朝內縮陷,顯得極為淫靡。 book18.org

「噗嗤……噗嗤……」的悶響,在小弟的陽具和媽媽的口腔間不斷傳來,而小宇則是直接伸出雙臂,開始給自己的媽媽脫睡裙。他之前就在往媽媽的腰下和臀瓣塞靠枕,這樣一來,哪怕是身形嬌小的他,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和玩弄媽媽的下體。 book18.org

「媽媽的下體還真是美啊……」儘管同為女人,戴蘭芷依然對於媽媽的下體而感到了一絲的痴迷。 book18.org

「臥槽!白虎饅頭屄!我的天……哈哈哈!沒想到我的媽媽居然是白虎饅頭屄!天賜寶物啊……哈哈哈……老頭子……家裡有個這麼寶貝的白虎饅頭屄,你居然還不珍惜……真的是暴殄天物!可惜……這一切都便宜我了……放心吧媽媽……我的性福都交在我身上了……」 book18.org

「哼!這小子還挺孝順的,不枉媽媽一直想著他……」戴蘭芷自動忽略了前面一段話,唯獨記住了弟弟最後一句,當然她並不知道,此性福非彼幸福,當然這種性福,她很快也會品嘗到的…… book18.org

「吧唧……吧唧……」戴小宇的腦袋很快便隱沒於媽媽那雪白飽滿,沒有一根陰毛的下體之中,從那裡很快便傳來了類似小貓舔粥碗的吧唧聲,而媽媽的嬌軀也似乎顫抖了起來。原本那只是愉悅、興奮的嬌吟之中,帶著一絲絲明顯的痛苦,戴蘭芷勉強看出媽媽的玉手不斷的抓捏著床單,仿佛想要以此來舒緩自己的不舒服。 book18.org

而同時她也聞到了一絲絲甜膩的氣息,那種氣息……戴蘭芷似乎在哪裡聞到過,可是現在就是想不起來。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你的小嘴我怎麼都肏不膩啊……你的舌頭也是這麼粉嫩,纏著我的雞巴……真的很舒服啊……而且你的奶子又大又挺……下面又肥又沒有毛……簡直就是天生的炮架……爸爸不珍惜你……我會珍惜你的……放心吧,媽媽……以後我會天天肏你的……保證你天天都很性福……」 book18.org

「然後懷上我的孩子……我只要女兒……是男孩的話,等我拿到爺爺的遺產就遠遠的打發走……我要等我們的女兒長大以後……也給我肏……哈哈哈……母女兩個都挺著大肚子給我肏……到時候該怎麼稱呼呢……哦哦哦……你的小嘴咬得我好緊……別舔那裡……那裡太……啊啊啊啊……兒子射了……射了……第四次了……我要射你滿肚子濃精!」 book18.org

「咕嚕……咕嚕……」又是那種射出液體的響聲,在這個寂靜的夜裡,是那麼的響亮,以至於神志不清的戴蘭芷都能清清楚楚的聽清那陣響動。小弟的身形僵在那裡,而媽媽卻在大口大口的吞咽著他胯間噴射出的液體,那喉嚨更是瘋狂的蠕動著,仿佛在不斷朝下運動著。 book18.org

不知為何,戴蘭芷也覺得身體有些發熱,下體那從來沒有男人踏足的花徑里,似乎也有些濕潤了……她本能的想要夾緊雙腿,卻發現自己依然無法動彈,只能任由一絲絲的淫水從陰戶口溢出,順著她白嫩的大腿根部,流淌到床單和修長的小腿上面。 book18.org

「呼……呼……」過了很久,小弟才緩緩的挺腰抬臀,將胯間的那根棍狀物從媽媽的嘴裡拔出,戴蘭芷可以隱約看到一條泛著銀光的精絲從小弟那碩大如鵝蛋的龜頭上面,一直延伸到媽媽的舌尖。隨著他雞巴的轉移,那根精絲也在半空中逐漸拉伸變薄,最終斷裂開來,滴落到了媽媽的胸前巨乳。 book18.org

耳邊滿是弟弟小宇的粗喘聲,以及媽媽呢喃夢囈般的呻吟,戴蘭芷只覺得自己短暫恢復的精神力也達到了極限,她再度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book18.org

等到她再度醒來時,屋外的雨勢逐漸變大,豆大的雨點瘋狂的傾落下來,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正所謂雨打芭蕉閒聽雨,戴蘭芷就是在這雨大芭蕉的環境下逐漸醒來,當然她依然只是恢復了些許的神智,依然是那種半睡半醒,無法真正的思考或者挪動身體。 book18.org

這回戴蘭芷發現自己由平躺變成了側躺,正好面對著自己的母親蘇玉妍。而窗外不時掠過一道紫電,忽然明亮的光線讓她看清了身旁床上的場景。自己的媽媽俏臉紅潤如血,眉宇間滿是春情,仿佛是待嫁的少女,她的嘴邊和鼻下滿是白濁,一條粉嫩的香舌伸在紅潤的唇瓣外,嘴裡還在發出一絲絲的甜膩嬌吟。 book18.org

而戴蘭芷艱難的挪動眼珠,卻有些驚愕的發現,自己的媽媽那白皙粉嫩的下體,不知何時居然穿上一條超薄透膚型的黑絲褲襪,而且那褲襪還是鏤空開檔式的。黑色的高檔絲襪和雪白的大腿美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哪怕自己也是一名女性,戴蘭芷都有些嫉妒母親那白皙粉嫩的肌膚。不得不說蘇玉妍的肌膚真的是如同羊脂玉般雕琢而成,沒有一絲瑕疵,膚若凝脂或許是對她的最好形容。 book18.org

此時那道黑影,或者說自己的弟弟戴小宇,正跪坐在媽媽的胯前,然後雙手抓住了蘇玉妍的兩隻黑絲美足,按在他自己的下體那根棍狀物間,瘋狂的搓動翻飛。媽媽的黑絲美足圓潤豐腴,骨肉均勻,那十根如同玉柱般的白皙腳趾包裹在超薄透膚型的黑絲褲襪之中,依然是如此秀美。而小弟則是拿著媽媽的黑絲美足夾著他胯間的那根棍狀物,瘋狂的搓動,不時發出一陣舒爽的嬌呼。 book18.org

「啊啊啊……媽媽……騷貨媽媽……我其實很早就想用的絲襪美腳來足交了……以前你拍絲襪和高跟鞋的廣告,不知道讓我丟了多少子孫精啊……現在……我終於能夠玩弄你真正的黑絲美足了……這個牌子的黑絲褲襪還是你當初代言的……哦哦哦……好熱好爽……」 book18.org

弟弟的下體不斷的挺動,那根粗長猙獰的陽具不斷在媽媽的兩隻黑絲美足間來回抽插,那碩大的龜頭更是死死的頂在了媽媽的腳心,仿佛隨時會噴射出大量的濃稠滾燙精液。不知過了多久,弟弟忽然丟開了媽媽的兩隻黑絲美足,然後猛地撲向了後者的肥厚臀瓣。 book18.org

此時的媽媽蘇玉妍正趴在了床面,側臉歪著,她胸前的兩個大奶子被擠得幾乎成為了餅狀。而那腰後的兩片飽滿豐腴的黑絲美臀,則是如同兩座高高聳立的山丘般,直接暴露在了弟弟的面前。戴蘭芷平時還沒有注意到,媽媽的黑絲美臀是如此的肥厚飽滿,如同注滿水的氣球,豐腴挺翹,又帶著白皙粉嫩。白花花的臀肉和黑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得弟弟的「弟弟」都硬得發疼! book18.org

「哈哈哈……媽媽……你知道嘛……我雖說沒有處女情結……可是當我從爸爸那裡聽說……你從來沒有讓他碰過你的……菊穴的時候……我就發誓……有朝一日……我肯定要擁有你菊穴的第一次……所以……今晚就是我們的新婚夜……」 book18.org

「我還真的是在做春夢呢!居然聽到弟弟要和媽媽一起結婚……呵呵呵……」戴蘭芷根本沒有把眼前發生的事情當回事,頭腦還有些混沌的她,依然把眼前的場景看成自己的春夢。 book18.org

戴小宇伸出雙手,撫摸著媽媽的黑絲美臀,後者的肥厚臀瓣不斷在他們的掌間變化各種形狀,那白皙的臀肉和黑色的高檔絲襪攪弄在一起,都給小弟帶來了視覺和觸覺上的衝擊。 book18.org

他忽然猛地爬到了媽媽的黑絲美臀上面,那根粗長猙獰的棍狀物也逐漸和媽媽的的黑絲翹臀重疊起來。 book18.org

「啊……不要……好痛啊……」媽媽忽然嬌軀一顫,嘴裡發出了一聲悽厲的慘叫。緊接著她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篩米般的顫抖起來,她的兩條黑絲美腿更是蹦得筆直。 book18.org

而弟弟那興奮得意之中帶著意外的淫笑也隨之響起,「哈哈哈……媽媽……你真的會給我驚喜啊……你的菊穴果然緊得離譜……很多處女的屄都……沒有這麼緊……哪怕用了那麼多潤滑油……還是這麼緊啊……」 book18.org

弟弟的嬌小身影緊緊的趴在了媽媽的黑絲翹臀上面,他胯間的那根粗長棍狀物死死的頂在了媽媽的臀瓣間,如同雪白山丘般的飽滿臀瓣,和那根棍狀物有了一些重疊。如果戴蘭芷可以站起來看的話,她就會發現弟弟的那根大雞巴的碩大龜頭,正頂在了媽媽的粉嫩雛菊上面。不知道是弟弟的龜頭太大,還是媽媽的菊穴太緊的緣故,他的那個碩大龜頭居然只能擠進去一個頂部。而就是這個頂部,就足以讓幾十年沒有男人踏足的後庭,疼得嬌軀顫抖了。 book18.org

而那給媽媽菊穴開苞給弟弟帶來的快感,遠遠大於肏干那些外面的女人,弟弟爽得直吐舌頭,嬌小的身體也本能的朝後仰去,可是那掐捏揉玩媽媽黑絲美臀的動作,卻沒有一絲的停滯。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你的菊穴真的好緊啊……夾得我龜頭都快碎了……哦哦哦……你就這麼想要兒子的精液麼?真是個貪吃的菊穴……不過媽媽……不要以為就這樣便可以讓我屈服……我的手段可不止這些呢……」 book18.org

說著,弟弟忽然伸出一隻小手,探向了媽媽的臀縫之間,似乎並不是菊穴所在,而沒多久媽媽的嬌軀再度繃直,嘴裡原本的痛苦嬌吟也化為斷斷續續,沒有意義的音節。而且戴蘭芷也隱約聽到了一陣「呱唧呱唧」的聲響,就像是有人在攪弄著液體。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你果然是個骨子裡的騷貨……我只是稍微扣挖了你的G點……你就流了這麼淫水……哦哦哦……真的好爽……嘶……哦哦哦……哦媽媽……你的菊穴現在能夠吞下我的半個龜頭了……哦哦哦……加油……」 book18.org

戴蘭芷的大腦依然有些昏昏沉沉的,她隱約看到弟弟胯間的棍狀物和媽媽的黑絲美臀逐漸重疊,就好像……就好像弟弟和媽媽融為了一體……想到這裡,戴蘭芷不由得嘲笑了下自己,這個夢做的……居然會聯想到自己的弟弟和媽媽一起亂倫……這怎麼可能嘛!弟弟是出了名的孝順溫良,而媽媽也是謹守人妻貞潔,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亂倫背德的荒唐事? book18.org

而這時弟弟和媽媽的身影逐漸交疊,那根粗長猙獰的棍狀物也逐漸消失在了媽媽的臀瓣間,戴小宇那淫蕩的笑聲很快便傳遍了臥室之中。 book18.org

「哈哈哈……媽媽……你的菊穴終於為我打開了……很好……不愧是我的媽媽……已經能夠完全把我的龜頭給吃進去了……哦哦哦……這比柔清的屄還緊呢!」 book18.org

「是啊,林柔清那個騷貨能夠跟媽媽比呢!她下面的騷屄肯定不如媽媽的菊花緊啊……」聽到夢中弟弟的言語,戴蘭芷的大腦忽視了其中那些母子相奸的內容,反而有些得意於自己的弟弟眼光的獨特。 book18.org

弟弟胯間的粗長棍狀物逐漸深入媽媽的臀瓣間,而媽媽的嬌軀也在觸電般的顫抖著,那修長如玉蔥般的手指死死的抓著床單,那豐腴飽滿的黑絲臀瓣不斷主動朝後迎合,仿佛本能的想要把兒子的胯間巨物給吞含進去。 book18.org

「哦哦哦……不要啊……太粗了……太長了……媽媽……媽媽的後面要……要撕裂開來了……不要……」一聲聲哀婉淒絕的嬌吟從美艷明星媽媽的嘴裡傳出,配合上那外面的淒風苦雨,倒是有些強姦犯入室姦淫人妻美婦的畫面了。可惜這一切不過是一場春夢罷了,戴蘭芷如是想道。 book18.org

而弟弟卻抓住媽媽的黑絲肥臀,奮力的將胯間的棍狀物不斷緩緩但是持續的朝前推進著,戴蘭芷模模糊糊的看著那根粗長猙獰的黑影一寸寸的消失在媽媽的臀後,而媽媽和弟弟都身體緊繃,僵直得仿佛觸電一般。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你的菊穴已經能夠吃下我的整個龜頭了……真的很了不起啊……一般的熟女都很難做到……可惜我不能快速的肏干你……否則你的肉壁肯定會撕裂的……那樣我就會心疼死的……不過不要緊……我們今晚有的是時間……你的菊穴肯定會……慢慢適應的……直到……把我的整根雞巴……都吞下……」 book18.org

「噗嗤」「噗嗤」一陣陣有些類似攪弄液體的聲音,從兩人的下體傳來,聽得戴蘭芷有些微微一愣,頭腦不大清楚的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她只是茫然的看著弟弟在媽媽的黑絲美臀後面用力的朝前捅刺,就像是在和敵人搏殺…… book18.org

而媽媽則是嘴角流涎,眼角流淚,滿臉紅潤如血,眉宇間春意盎然的趴在那裡不斷呻吟著,她的黑絲美臀也在不斷的抬起,主動迎合著弟弟的胯部挺動。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媽媽……再夾緊點……我射了……我射了……全都給我吃進去……嘶……媽媽的菊穴真的好緊啊……居然一點沒有流出來……哈哈哈……」 book18.org

在兩人下體不斷的相撞和研磨聲,以及弟弟的粗喘和媽媽的嬌吟聲中,戴蘭芷逐漸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 book18.org

等到戴蘭芷最後一次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逐漸甦醒時,外面的雨勢已經逐漸變小了,烏雲逐漸散去,不復之前的漆黑如墨。而媽媽再度被翻轉過來,四肢大開的平躺在舒適的床面,她嫵媚俏麗的面容對著自己,兩眼翻白,白玉柱般的鼻樑下居然冒出了一個小小的鼻涕泡,仔細靜聽還能聽到細微的過度興奮導致的呼嚕聲,而紅潤的嘴唇邊已經滿是香津的痕跡。 book18.org

而媽媽身上的睡衣和睡裙早就消失無蹤,只有兩條修長美腿上還包裹著超薄透膚型的黑絲褲襪,而弟弟則是趴在了媽媽的身上,輕輕的噙著媽媽胸前的那對大奶子,那酒紅色的乳頭被弟弟狠命的吮吸著,一股股乳白色的液體從裡面流出,被弟弟全都吸進了肚子裡。或許是動作太大,那兩團堪比弟弟腦袋大小的奶子,瘋狂的晃動著,在半空中盪出了一道道白花花的淫浪,看得戴蘭芷眼睛發花。 book18.org

只是不光如此,弟弟胯間的那根大雞雞居然還頂在了媽媽的下體那白虎饅頭屄上面,從那長度來看,弟弟跟鵝蛋一般大小的龜頭已經插了進去。 book18.org

「這個春夢真的可恨!小宇那麼乖巧的孩子,怎麼可能欺負媽媽呢?只是這夢真的好真實啊,就好像弟弟真的在操媽媽一樣……」戴蘭芷無法動彈,只能在旁邊默默的觀察著,弟弟並不像之前給媽媽的菊穴開苞時那麼遲緩。他忽然低吼一聲,腰部猛地發力,那根粗長的雞巴便「噗嗤」一聲,直接消失在了空氣之中,而弟弟的胯間和媽媽的白虎饅頭屄已經完全的重複在了一起。 book18.org

媽媽忽然無力哀婉的發出一聲呻吟,她前凸後翹,完美無瑕的嬌軀陡然猛地蹦躍起來,差點沒把弟弟掀翻。可是下體遭到「重創」的她,也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 book18.org

「不要……兒子……你不能……我們是母子啊……哦哦哦……又插進來了……兒子的大雞巴……又頂到媽媽的花心了……畜生……居然趁著媽媽……姦淫……我們回不去……」媽媽似乎有些甦醒了,她滿臉赤紅,面色又是痛苦又是歡愉的掙扎道。 book18.org

而弟弟則是滿臉淫笑,完全不像現實里那個嬌俏可愛的正太模樣,他淫笑道:「媽媽……放心吧……我會好好替爸爸盡孝的……讓你永遠性福……體會到做……女人的性福……以後我會天天肏你……天天讓你滿肚子灌精……帶著我的精漿出門……給我肏屄喂奶生女兒……」 book18.org

戴蘭芷沒有看到母親痛苦掙扎,試圖反抗的模樣,她心裡只記得弟弟想要給媽媽幸福的話語,不由得在讚嘆弟弟終於長大了,懂得關心家人了。 book18.org

「哦哦哦……媽媽……雖說你半醒過來了……可是你知道嘛……在這之前……我已經肏了你……七八回了……你的小嘴……你的菊穴……包括你的白虎饅頭屄……都被兒子的精液沾染了……我射了那麼多……肯定有不少精漿進了你那個貞潔的……人妻子宮裡了吧……哦,對了……從今天開始……你的子宮就不貞潔了喲……哈哈哈……」 book18.org

「說起來……媽媽你的白虎饅頭屄……簡直是極品啊……我玩過不少女人……可是剛剛插進去的時候……你的屄肉夾得我真的好緊啊……你的子宮直接下降下來……花心咬著我的龜頭不放……結果我當場射了足足半分鐘……你的人妻美穴才肯放開我的雞巴……哈哈哈……」 book18.org

「可惜我還不能給開宮……否則你滿肚子精漿……而且開宮的疼痛……單單用藥是掩飾不了的……就像姐姐……」 book18.org

聽到這裡,戴蘭芷忽然有些迷糊,「像我怎麼了?」 book18.org

「沒想到她居然是個處女!哈哈哈……真的太好了……不過我今晚……也不能給她開苞……不然就算洗去了她的記憶……以她的能力……肯定還是會發現蛛絲馬跡的……」弟弟肆無忌憚的淫笑道。 book18.org

而戴蘭芷卻只記住了弟弟對自己能力的肯定和誇讚,想要露出一抹笑容,卻連做個表情都沒辦法做到。 book18.org

「不要啊……不能在射了……我今天是危險期啊……被兒子的精液……噢噢噢噢………」媽媽原本還在掙扎呼喊著,誰料被弟弟暴風驟雨的抽插肏干之後,忽然嬌軀一僵,整個人猛地兩眼一翻,玉體微微顫抖,便沒有了其他動靜。 book18.org

或許是周圍的氛圍過於寂靜的緣故,戴蘭芷仿佛聽到弟弟滾燙濃稠的精液沖刷著媽媽貞潔的人妻子宮的「嘩嘩」聲響,而大量的淫水也從兩人的性器相交處噴濺而出,淋濕了身下的床單。 book18.org

弟弟雙手抓住媽媽的大奶子,身體也僵硬了半分多鐘,然後才忽然長出一口氣,身體跌跌撞撞的朝後落去,一屁股坐在了媽媽的胯前。伴隨著「啵」的一聲類似酒瓶開塞的悶響,他的那根粗長猙獰的大雞巴才從媽媽的下體白虎饅頭屄里滑了出來,帶出了一大灘渾濁乳白的濃稠液體,而媽媽的下體陰戶口似乎也短時間無法合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在那裡蠕動著,那一絲絲溢出的濃稠精液,仿佛就是媽媽因為高潮和內射而哭泣的眼淚…… book18.org

這時睡前被自己反鎖的房門忽然打開,借著外面的月光,戴蘭芷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了床邊,對方乖巧的跪坐在地,然後張開嘴輕輕幫弟弟清理著雞巴上的精液和淫水。 book18.org

在她徹底昏睡過去之前,她只能聽到弟弟再和那個身影說道:「清理……明天……牛奶……藥……」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畫純愛的jin巨根正太巨根正太和愛上巨根畫純愛巨根正太和家族家族美熟女畫純愛的純愛的jin家族熟女巨根正太巨愛純畫的巨根家族巨根正巨根正太和家巨根正太和家族美熟女熟女純愛畫純巨根正太 13畫純愛的j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