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母子 (1) 作者:车5

.

【情欲母子】

作者:车52021/5/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两位精致的少妇坐在国贸的咖啡馆,一位穿着浅粉色的小西服套装,下半身是一条丝绸的长裙,她脚踩着一双浅色绒面粗跟鞋,长裙下露出细细的脚踝。她的半长头发很黑、很茂盛,白净有些可爱的脸颊透著少女的粉色。宽松的衣服下掩饰不住姣好的身材。旁人看她的脸庞只觉得30岁左右,但是无时不散发出的贵气,又不像是这个年龄层该有的气场。她叫金静伊,是北京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丈夫常年出差和儿子生活在顺义的别墅区。

反观另一位,就是另一个极端,她身着包臀裙紧紧勾勒出她的三围。高跟鞋、丝袜是她的标配。这位性感稍显不够高雅的女子名叫高璐,是金静伊的同事,闲暇之余留恋于北京的夜生活是她业余时间的最爱。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相约彼此没有秘密,但是金静伊却打破了闺蜜之间的默契……

“你说,我喜欢上了其他人会怎么样? ”金静伊试探著问道,她的声音轻柔悦耳。虽然她的声音有着时间的沉淀,但是这个问题,仍让声音透著些许紧张……

“哎哟我的优等生,怎么说起这个?”高璐侧头坏笑“对方是谁?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冲动?”

“他……比我小……”

“嗯?是学校里的学生把?”

“你别乱说,讨厌……我找你商量,你从来都不正经!”金静伊有些慌张。

“被我说中了?”

高璐高声笑起来,安静的咖啡馆都能听到她的笑声,店员皱了皱眉头,这件咖啡馆的客人非富即贵,很少有这么呱噪的客人。

金静伊走出电梯,一位年轻健壮的20多岁青年靠在一辆奔驰大G旁边。男青年是金静伊的儿子小杰,今天是他硕士论文答辩的日子。

两人坐在大G里,小杰开着车问道“妈,你怎么这么久”

“都是你高璐阿姨啦……”

“我不管……说好了帮我庆祝,我论文通过”小杰有些埋怨。

“好啦,妈妈知道错了”金静伊摸摸小杰的头,哭笑不得地看着小杰的侧脸。最近这几年,儿子小杰真的长大了。魁梧的身形,结实的肌肉,浑身散发着年轻男孩特有的荷尔蒙。

“怎么补偿你?让我想想”金静伊盯着儿子的短裤,随着大G通过停车场的减速带,小杰下体的阳具随着震动一跳一跳的。金静伊伸出手,拉开短裤拉链把儿子的阳具掏了出来。阳具受到刺激,立刻挺立了起来。

“妈妈现在就给你赔罪”说完金静伊低头把阳具塞进自己嘴里吮吸起来。

“妈……啊……啊……”小杰舒服地享受起来。

大G行驶在东三环上,谁到想不到,车里是有一位母亲在给自己的儿子口交。

小杰享受着母亲的口交,旁边车水马龙,一辆辆车驶过,只要有人仔细透过车窗,就能看到二人公然的性爱。小杰一手握著方向盘,一只手伸进母亲的衣服里,他拨弄起母亲的乳头。

“……啊……啊……”

小杰早以熟悉自己母亲的性感带,只是用力一捏,金静伊紧接着一声呻吟。

“小杰……我们做爱吧……现在”金静伊抬起头,双脸桃红,杏眼朦胧。

小杰看着眼前的美少妇,手里握著自己的阳具,衣服露出半个乳房。他打了一把方向盘,大G驶向了双井桥旁的富力酒店。

小杰和金静伊刚走出电梯就深吻在一起。小杰强力地吸吮著,金静伊也用力伸出了舌头,探进了儿子的嘴里。两人竟然在酒店走廊就开始脱起上衣。这时一位年轻的保洁小女孩经过,她害羞地遮着眼睛走过二人身旁。

“你……等一下……”小杰叫住小女孩,

小女孩回头不知所措得看着二人。

美少妇正一边舔著青年的胸肌,一边脱下自己的胸罩扔在地上,坚实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下垂。

“把我们的衣服拿过来……”小杰对小女孩说。

女孩看着眼前得少妇已经掏出青年的阳具开始搓揉,她赶忙遮着眼睛慌张地点点头。

房门刚关上,小女孩最后看到是美少妇跪在地上猴急地掏出男子的阳具塞进嘴里,

“嘬嘬嗯……嗯……嗞嗞”金静伊吸允几下儿子的阳具之后还会时不时的舔舐阳具根部。看着她淫荡的样子,谁能想像她是无数人心中的学术大咖,无数人把她视为人生导师,她的照片就贴在大学网站的首页。

小杰把双手放到妈妈的头,仰起头闭上眼睛慢慢把自己的阳具在母亲嘴里抽送。

金静伊跪在地上一只手不断揉搓著阴蒂,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小杰把金静伊扶起来,两人再次开始深吻。小杰顺着母亲的耳朵一直亲过她的乳房,舌头顺着平坦的小腹滑向蜜穴。

“嗯……那里……就是那里……舌头用力……用力……”

小杰跪在地上,金静伊一丝不挂地站在落地镜前,她能从镜子看到自己是如何被儿子舔到高潮。她仿佛跳舞般扭动起来腰肢,一只手搓揉乳头,一只手按著儿子的头。

“嗯…让我去吧……让我去吧……”

“去哪里?”小杰停下舌头,坏笑着问。

金静伊马上把儿子的头按向两腿之间“不要停……去……去……天上”

小杰抱住母亲的双腿,用力吮吸起母亲的阴蒂。

“啊!啊!啊!就是那里!”随着几声急促又高亢的呻吟,金静伊弓著腰小嘴微张,想叫却叫不出来,她的腰在颤抖,一股股高潮从下体流向全身。

“啊…………”金静伊瘫倒在地,喘著粗气。

小杰拦腰抱起母亲把母亲放到沙发上,两人在沙发上靠在一起。金静伊头靠在儿子的肩膀上,手不忘温柔地搓揉硬挺的阳具。

“妈,说好了论文答辩之后要满足我一个愿望”

“好儿子,妈妈答应你了,一定会的,你说吧是什么愿望?”金静伊闪著大眼镜看着小杰,这样的眼神不是在看自己的儿子,而是在看自己的情人,在看自己的挚爱。

“现在不能告诉你”小杰坏笑“我现在只想操你……操我可爱的妈妈”

小杰说完粗鲁地把自己的妈妈拖到落地窗前,他按住自己母亲的头,用力把阳具刺入她的蜜穴中。

“啊…………”金静伊一声沉重的呻吟。

“啊……啊慢一些小杰…啊……啊”随着小杰的抽插,金静伊随者儿子抽送的频率肆无忌惮得呻吟。

小杰不理会母亲的请求,反倒更加用力的操干,他用力穿刺,仿佛眼前的女人不是母亲,只是一个泄欲用的妓女。渐渐地,金静伊也好像抛弃了理智,让自己融入了性欲中。

“啊……就是这样……从后面干妈妈……好爽……好美……啊……坏儿子”

小杰听着自己母亲的浪叫更加凶狠地抽送,他玩过的所有女人,没人能让他这么操干,只有自己的母亲能让他放弃一切顾虑,做真正的自己。他手臂肱二头肌抱起的青筋,腹部隆起的六块腹肌无不显示着他正动用全身的力量操干自己的母亲。

“啊……嗯……亲儿……你的大鸡巴……天生就是要来干妈妈的……妈妈的小屄……让儿子干……才会爽……干吧……”随者小杰的操干,金静伊已经开始语无伦次的呻吟。

突然金静伊感到自己阴道一阵收缩,一股高潮袭来,快感让她无法站立,她跪坐在地上,阴道的流出来的爱液留在地上。她喘著粗气“呼……呼……小杰……我到……”

她刚抬头,就看到小杰的阳具还坚硬地挺立著。小杰不等妈妈说完一把就把她拉到床上。金静伊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小杰把粗大的阳具插进了自己的后庭。

“呜……小杰……你慢些”随着龟头戳入戳进自己的后庭,强烈的刺激和背德感席卷金静伊的大脑。

随着小杰的抽送,快感逐渐占据金静伊的大脑,

“啊……嗯……妈妈三个洞……都要给你插……让你干……口交……干屄……肛交……随你爱插哪里……”

“好老公,亲儿子,肏死我,使劲肏,用力肏,我身上的洞就是为了你而存在……啊…………嗯……好舒服,好老公……啊……嗯……” “妈,亲爱的老婆,我,我要射了…”

“射,射进来,统统射进来……啊……嗯…………”

“嗯,啊…”小杰也深沉的呻吟到。

“啊…………”的精子的射入,金静伊也达到了高潮……

小杰起身拔出鸡巴,看着妈妈小穴里的精液和后庭都流出来大量的精液,淫荡的画面不禁让她的鸡巴又硬挺起来。

金静伊吃力地撑起身体手里套弄着眼前的鸡巴。

小杰看着眼前淫荡的妈妈“妈妈,咱们去浴室做吧……”

金静伊点点头……

母子俩的性交,继续转往浴室里继续著,到底这对母子是如何发展到这样的关系……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半年前……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