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母子 (1) 作者:車5

.

【情慾母子】

作者:車52021/5/7發表於:首發SexInSex

兩位精緻的少婦坐在國貿的咖啡館,一位穿著淺粉色的小西服套裝,下半身是一條絲綢的長裙,她腳踩著一雙淺色絨面粗跟鞋,長裙下露出細細的腳踝。她的半長頭髮很黑、很茂盛,白凈有些可愛的臉頰透著少女的粉色。寬鬆的衣服下掩飾不住姣好的身材。旁人看她的臉龐只覺得30歲左右,但是無時不散發出的貴氣,又不像是這個年齡層該有的氣場。她叫金靜伊,是北京大學的博士生導師,丈夫常年出差和兒子生活在順義的別墅區。

反觀另一位,就是另一個極端,她身著包臀裙緊緊勾勒出她的三圍。高跟鞋、絲襪是她的標配。這位性感稍顯不夠高雅的女子名叫高璐,是金靜伊的同事,閒暇之餘留戀於北京的夜生活是她業餘時間的最愛。兩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相約彼此沒有秘密,但是金靜伊卻打破了閨蜜之間的默契……

「你說,我喜歡上了其他人會怎麼樣? 」金靜伊試探著問道,她的聲音輕柔悅耳。雖然她的聲音有著時間的沉澱,但是這個問題,仍讓聲音透著些許緊張……

「哎喲我的優等生,怎麼說起這個?」高璐側頭壞笑「對方是誰?什麼樣的男人能讓你衝動?」

「他……比我小……」

「嗯?是學校里的學生把?」

「你別亂說,討厭……我找你商量,你從來都不正經!」金靜伊有些慌張。

「被我說中了?」

高璐高聲笑起來,安靜的咖啡館都能聽到她的笑聲,店員皺了皺眉頭,這件咖啡館的客人非富即貴,很少有這麼呱噪的客人。

金靜伊走出電梯,一位年輕健壯的20多歲青年靠在一輛奔馳大G旁邊。男青年是金靜伊的兒子小傑,今天是他碩士論文答辯的日子。

兩人坐在大G里,小傑開著車問道「媽,你怎麼這麼久」

「都是你高璐阿姨啦……」

「我不管……說好了幫我慶祝,我論文通過」小傑有些埋怨。

「好啦,媽媽知道錯了」金靜伊摸摸小傑的頭,哭笑不得地看著小傑的側臉。最近這幾年,兒子小傑真的長大了。魁梧的身形,結實的肌肉,渾身散發著年輕男孩特有的荷爾蒙。

「怎麼補償你?讓我想想」金靜伊盯著兒子的短褲,隨著大G通過停車場的減速帶,小傑下體的陽具隨著震動一跳一跳的。金靜伊伸出手,拉開短褲拉鏈把兒子的陽具掏了出來。陽具受到刺激,立刻挺立了起來。

「媽媽現在就給你賠罪」說完金靜伊低頭把陽具塞進自己嘴裡吮吸起來。

「媽……啊……啊……」小傑舒服地享受起來。

大G行駛在東三環上,誰到想不到,車裡是有一位母親在給自己的兒子口交。

小傑享受著母親的口交,旁邊車水馬龍,一輛輛車駛過,只要有人仔細透過車窗,就能看到二人公然的性愛。小傑一手握著方向盤,一隻手伸進母親的衣服里,他撥弄起母親的乳頭。

「……啊……啊……」

小傑早以熟悉自己母親的性感帶,只是用力一捏,金靜伊緊接著一聲呻吟。

「小傑……我們做愛吧……現在」金靜伊抬起頭,雙臉桃紅,杏眼朦朧。

小傑看著眼前的美少婦,手裡握著自己的陽具,衣服露出半個乳房。他打了一把方向盤,大G駛向了雙井橋旁的富力酒店。

小傑和金靜伊剛走出電梯就深吻在一起。小傑強力地吸吮著,金靜伊也用力伸出了舌頭,探進了兒子的嘴裡。兩人竟然在酒店走廊就開始脫起上衣。這時一位年輕的保潔小女孩經過,她害羞地遮著眼睛走過二人身旁。

「你……等一下……」小傑叫住小女孩,

小女孩回頭不知所措得看著二人。

美少婦正一邊舔著青年的胸肌,一邊脫下自己的胸罩扔在地上,堅實的乳房一點都沒有下垂。

「把我們的衣服拿過來……」小傑對小女孩說。

女孩看著眼前得少婦已經掏出青年的陽具開始搓揉,她趕忙遮著眼睛慌張地點點頭。

房門剛關上,小女孩最後看到是美少婦跪在地上猴急地掏出男子的陽具塞進嘴裡,

「嘬嘬嗯……嗯……嗞嗞」金靜伊吸允幾下兒子的陽具之後還會時不時的舔舐陽具根部。看著她淫蕩的樣子,誰能想像她是無數人心中的學術大咖,無數人把她視為人生導師,她的照片就貼在大學網站的首頁。

小傑把雙手放到媽媽的頭,仰起頭閉上眼睛慢慢把自己的陽具在母親嘴裡抽送。

金靜伊跪在地上一隻手不斷揉搓著陰蒂,一隻手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小傑把金靜伊扶起來,兩人再次開始深吻。小傑順著母親的耳朵一直親過她的乳房,舌頭順著平坦的小腹滑向蜜穴。

「嗯……那裡……就是那裡……舌頭用力……用力……」

小傑跪在地上,金靜伊一絲不掛地站在落地鏡前,她能從鏡子看到自己是如何被兒子舔到高潮。她仿佛跳舞般扭動起來腰肢,一隻手搓揉乳頭,一隻手按著兒子的頭。

「嗯…讓我去吧……讓我去吧……」

「去哪裡?」小傑停下舌頭,壞笑著問。

金靜伊馬上把兒子的頭按向兩腿之間「不要停……去……去……天上」

小傑抱住母親的雙腿,用力吮吸起母親的陰蒂。

「啊!啊!啊!就是那裡!」隨著幾聲急促又高亢的呻吟,金靜伊弓著腰小嘴微張,想叫卻叫不出來,她的腰在顫抖,一股股高潮從下體流向全身。

「啊…………」金靜伊癱倒在地,喘著粗氣。

小傑攔腰抱起母親把母親放到沙發上,兩人在沙發上靠在一起。金靜伊頭靠在兒子的肩膀上,手不忘溫柔地搓揉硬挺的陽具。

「媽,說好了論文答辯之後要滿足我一個願望」

「好兒子,媽媽答應你了,一定會的,你說吧是什麼願望?」金靜伊閃著大眼鏡看著小傑,這樣的眼神不是在看自己的兒子,而是在看自己的情人,在看自己的摯愛。

「現在不能告訴你」小傑壞笑「我現在只想操你……操我可愛的媽媽」

小傑說完粗魯地把自己的媽媽拖到落地窗前,他按住自己母親的頭,用力把陽具刺入她的蜜穴中。

「啊…………」金靜伊一聲沉重的呻吟。

「啊……啊慢一些小傑…啊……啊」隨著小傑的抽插,金靜伊隨者兒子抽送的頻率肆無忌憚得呻吟。

小傑不理會母親的請求,反倒更加用力的操干,他用力穿刺,仿佛眼前的女人不是母親,只是一個洩慾用的妓女。漸漸地,金靜伊也好像拋棄了理智,讓自己融入了性慾中。

「啊……就是這樣……從後面乾媽媽……好爽……好美……啊……壞兒子」

小傑聽著自己母親的浪叫更加兇狠地抽送,他玩過的所有女人,沒人能讓他這麼操干,只有自己的母親能讓他放棄一切顧慮,做真正的自己。他手臂肱二頭肌抱起的青筋,腹部隆起的六塊腹肌無不顯示著他正動用全身的力量操干自己的母親。

「啊……嗯……親兒……你的大雞巴……天生就是要來乾媽媽的……媽媽的小屄……讓兒子干……才會爽……干吧……」隨者小傑的操干,金靜伊已經開始語無倫次的呻吟。

突然金靜伊感到自己陰道一陣收縮,一股高潮襲來,快感讓她無法站立,她跪坐在地上,陰道的流出來的愛液留在地上。她喘著粗氣「呼……呼……小傑……我到……」

她剛抬頭,就看到小傑的陽具還堅硬地挺立著。小傑不等媽媽說完一把就把她拉到床上。金靜伊沒反應過來,就感到小傑把粗大的陽具插進了自己的後庭。

「嗚……小傑……你慢些」隨著龜頭戳入戳進自己的後庭,強烈的刺激和背德感席捲金靜伊的大腦。

隨著小傑的抽送,快感逐漸占據金靜伊的大腦,

「啊……嗯……媽媽三個洞……都要給你插……讓你干……口交……干屄……肛交……隨你愛插哪裡……」

「好老公,親兒子,肏死我,使勁肏,用力肏,我身上的洞就是為了你而存在……啊…………嗯……好舒服,好老公……啊……嗯……」 「媽,親愛的老婆,我,我要射了…」

「射,射進來,統統射進來……啊……嗯…………」

「嗯,啊…」小傑也深沉的呻吟到。

「啊…………」的精子的射入,金靜伊也達到了高潮……

小傑起身拔出雞巴,看著媽媽小穴里的精液和後庭都流出來大量的精液,淫蕩的畫面不禁讓她的雞巴又硬挺起來。

金靜伊吃力地撐起身體手裡套弄著眼前的雞巴。

小傑看著眼前淫蕩的媽媽「媽媽,咱們去浴室做吧……」

金靜伊點點頭……

母子倆的性交,繼續轉往浴室里繼續著,到底這對母子是如何發展到這樣的關係……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半年前……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