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娘泪 (20) 作者:sprewell2010

【舞娘泪】 (20)

作者:sprewell20102021年5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章

时间是深夜12点后,公园里的广场里健身的人群早已经全部离去,安静了下来。一个身材高挑修长,长相端庄美丽的女人,踩着一双紫色高跟鞋,身上裹着一件长度及膝的长款绒大衣,缓缓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肥胖,秃头油腻的五六十岁的老男人。

“骚货!把奶子露出来吧!”王保全一把扯掉夏薇薇的绒大衣。

中年美妇正是过世的王大军的遗孀夏薇薇,大衣下,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纹著纹身的赤裸身体,丰满的双乳挂着两只沉甸甸的金属乳环,而她的屁股里还塞著一只五厘米多直径的巨大肛门塞。

夏薇薇惊慌的一只手捂著胸脯,一只手捂著臀丘。

“这里会被人看见,不要,公公!”

“在这里玩你才过瘾!”

王保全淫笑着说道,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不久前在情趣店里买来的仿真铁手铐,野蛮的抓着夏薇薇的双手,强行把夏薇薇铐在了单杠上。

夏薇薇高高举著胳膊,双手被拷在了2米多高的单杠上,身体被吊起,只能用高跟鞋勉强点到地面,手腕承受着几乎全部的体重。

“好难受!公公,求你放我下来!”夏薇薇喊道。

“呵呵呵,别吵,等我玩完了你的屁股,自然会放你下来。”胆大妄为的王保全竟然要在公共场合玩弄自己的儿媳夏薇薇。

王保全从包里取出一只体积巨大的兽用灌肠器,说道:“今晚会好好给你灌肠的,这一管是4升,是给大型动物用的。”

夏薇薇看着比最大瓶的家庭装可乐还要粗大2倍的灌肠器,回忆起以往被灌肠的痛苦,对巨大灌肠量的恐惧吓得她哀求道:“不行啊,饶了我吧!”

“我去打水,你给我安静点,让别人听见可别怨我。”

夏薇薇害怕被人发现,不敢再说话。

广场就有一个公厕,王保全给灌肠器注满了4升的自来水。

王保全很快回来了,来到被吊起在单杠下的夏薇薇的身后。

王保全看着塞进儿媳的后庭的肛门塞,只留着一个黑色底座露在两片雪白丰满的臀丘缝里。

“让老子先把肛塞拔出来!”肛门塞的底座很大,一只手都抓不稳,王保全用两只手才牢牢攥住了底座,用力往外拔。

黑乎乎的巨大异物顶开肛门括约肌,慢慢把夏薇薇的菊门撑开到惊人的茶杯口那么大。

夏薇薇喊叫道:“疼啊!”

肛门塞最粗的部分快要出来时,卡在了已经极限撑开的肛洞口,不进不出。

“操你妈的!骚屁股舍不得大塞子是吧!自己屁眼子使劲!拉出不来就让你再塞两天!”王保全骂道。

夏薇薇满头香汗,屁股使出全力,终于“啵”的一声脆响,肛门塞突破了撑开到极限的括约肌,离开了身体。

王保全把肛门塞举在夏薇薇的眼前,笑道:“以后每天让你多塞几次,训练到你的骚屁眼可以轻松容纳它。然后还会让你挑战更粗更大的家伙!”

夏薇薇看着粗大宛如拳头的肛门塞,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伤心的哭道:“呜呜,你是恶魔,这样玩弄女人的屁股!”

王保全抱着沉重的灌肠器,笑道:“呵呵呵,骂的好,没错,我就是恶魔,我今晚一定会把你的骚屁眼炮制成一个大淫洞,让你哭着求我狠狠操你的骚屁眼。”

对于王保全的残酷和变态,夏薇薇感到深入脊髓的恐惧。

王保全抓起巨大的兽用灌肠器,把三公分直径粗的管嘴深深的捅进了夏薇薇的肛门,不由分说按压下活塞,开始了灌肠。

“呜……”冰凉的水流大量快速的冲进了肠腔,夏薇薇颤抖起来,

随着王保全粗暴的按压活塞,1升,2升,3升,灌肠器里的水越来越少,夏薇薇的肚子慢慢鼓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再灌了!肚子好疼,要裂开了啊!”从腹腔里传来激烈的绞痛,夏薇薇的脸色青紫,叫喊道。

王保全捧著灌肠器已经粗暴的灌进去3升多,还剩下最后几百毫升仍然在不依不饶的使劲灌著,夏薇薇已经到达承受的极限,肚子鼓起像个气球。

“给女人灌肠不灌完可不是我的风格,只剩半升左右了,我会灌完最后一滴的。”完全不顾夏薇薇的死活,王保全残忍的说道。

“让我死了吧!”夏薇薇说道。

“不会让你死的,我还没玩腻你呢!用你淫荡的屁股好好接纳吧!”王保全死命按压活塞。

“求求你,别再灌了啊,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别再灌了!”夏薇薇的肚子水量已经超过能承受的极限,感到内脏快要坏掉,本能的哀求道。

“真的做什么都行吗?”王保全淫笑道。

“要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停手啊!”夏薇薇在极端痛苦中的哀求道。

“你自己求我狠狠的操你屁眼也可以吗?”王保全淫笑着,残忍的说道。

“求求你……求求你狠狠操我的屁眼吧!”夏薇薇哭求道。

“真是一个不要脸的肛门妓女,哭着闹着求男人干屁眼,好吧,我就满足你无耻的要求吧!”

王保全得意的笑着,终于停下了手,从夏薇薇肛门里拔出了灌肠器管嘴。

夏薇薇肚子里的压力终于得到释放,大量的液体从肛门里喷射而出。

还没等夏薇薇喘一口气,王保全拉开自己裤子拉链,掏出了已经乌黑的阳具,扶著龟头顶在了正在喷水的夏薇薇的肛门上,猛地一下捅了进去。

“现在就来满足你!”

“啊!等一下!”肚子里的水被突然堵住,夏薇薇叫喊道。

“这样操起来才过瘾!”王保全从后面搂着夏薇薇的腰,阳具在后庭里大力抽送,操干起来。

“先让我拉完吧,肚子好疼!”夏薇薇求道。

“操喷水的屁眼才过瘾!”王保全感受到女人的肠腔充满着水,顶着水流的压力,挺腰凶狠的抽送起阳具,随着操干的动作,不停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

“饶了我吧!”夏薇薇一肚子水没有出口,挺著大肚子,闭着眼睛昂着头承受着野蛮的肛门性交。

激烈的抽插了几下后,王保全突然拔出了阳具。

“骚货,拉吧!”王保全求道。

“啊!”随着龟头的拔出,从夏薇薇肛洞口激烈的喷出大量寻找出口的液体。

但是王保全马上又再次把龟头捅进了喷水的肛门里。

“不要啊……怎么这样……”夏薇薇的排泄又被强迫中止,绝望道。

“只准许你拉10秒种。”王保全残酷的折磨著夏薇薇,搂着夏薇薇在后庭里再次抽送起阳具。

夏薇薇感到眼前发黑。

公园保安室的陈老汉,和往常一样,从保安室里走了出来,准备去厕所小解。

陈老汉走到广场边时,听到广场中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奇怪的叫身。

这么晚了都三更半夜了,灯光已经熄了的广场上,黑乎乎一片,

是谁还在广场啊。

“谁在那啊?!”陈老汉大声问道,同时打开手电筒,光照了过去。

手电筒照射下,陈老汉吃惊的看到单杠下,一个女人披头散发,袒胸露乳,赤裸著雪白的修长身体,双手被吊在单杠上,而一个秃头肥胖的男人从背后抱着她的腰,贴著女人赤裸的屁股不停蠕动,女人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咿咿呀呀”叫声。

竟然有人在公园里做男女苟且之事,陈老汉大惊道:“你们!在做啥子事哦!”

“被发现了!嘿嘿!”王保全丝毫不惊慌。

夏薇薇发现有人,在王保全怀里挣扎起来。

陈老汉靠近走近了过去,说道:“这里是公家的地方,你们乱搞什么!”

王保全没有放开夏薇薇,反而托着她的大腿和臀部,突然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像是小孩子被把尿一样,冲着陌生人的方向敞开胯下的私密。

陈老汉吃惊的看着长相漂亮的女人除了脚上的紫色高跟鞋以外一丝不挂,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赤裸裸的暴露著,两只乳头上挂着银光闪闪的金属乳环,而她裸露的胯下正和男人的阳具结合著。

“老哥,你不要见怪,这是我儿媳妇,她是个变态骚货,我儿子的鸡巴满足不了她,她求着我每天给她灌肠,求我每天狠狠操她的贱屁眼,这样才能满足的了她!”王保全无耻的说道。

陈老汉这才明白了刚才秃头男人正在奸淫自己儿媳妇的肛门。

王保全从夏薇薇后庭里拔出了阳具

“注意,这骚婆娘要喷水了!”王保全讥笑道。

陈老汉看到秃头男把阳具拔出来后,从美妇的肚子里喷射出大量的液体。

“不要看啊!”被陌生人盯着排泄,是夏薇薇不能接受的耻辱。

陈老汉几时见过这种场面,呆在原地,眼睛不能离开女人的胯下。

不久后。

公园的男厕里。

“老哥,只收你一百快钱,除了屁眼不让碰,她的嘴,屄,奶子,都随便你搞。”王保全说道。

“你莫不是忽悠我吧!有这种好事!”老光棍陈老汉看着裸体的夏薇薇,端庄秀气的容貌,修长纤细的身形,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胸脯,确实是个成熟的美人,激动的说道。

“快去先给陈老哥舔个鸡巴。”王保全扯著夏薇薇的头发,命令道。

让自己当着王保全的面卖淫,对象还是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夏薇薇摇著头,挣扎抗拒著。

“你再犟,敢不听话,我就把你和李建国通奸,还有你在夜总会卖淫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乖孙小海!”王保全威胁道。

“不要告诉小海!”事到如今,一定不能让小海知道,夏薇薇马上做出了决定。

看到夏薇薇默默跪在了陈老汉的胯下,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小海就是夏薇薇的死穴,对于掐住了这一点,王保全显得十分得意,讥笑道:“好好用你的淫嘴!卖力一点!”

夏薇薇掏出了陈老汉的下体,把黑乎乎皱着皮,散发着腥臭的阴茎含进双唇里,开始吸允舔弄,做起了口交。

陈老汉赞叹道:“哦!好舒服,真会舔,我老头子鸡巴很久没有这么硬过了!太太,没想到你长的端庄漂亮,竟然是一个骚浪的女人!”

夏薇薇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埋头吞吐嘴里逐渐勃起的肉棒。

没过几分钟,陈老汉满脸通红的喊道:“不行了,不行了,再弄要射了!”

王保全突然扯住夏薇薇脑后的长头发,让她的嘴巴吐出了阴茎,说道:“让客人这么就射了可不行,服务得做全套,我们不能白收别人的钱!”

“老哥,你躺着,让她来一招拿手的观音坐莲伺候你!”王保全对陈老汉说道。

“好!好!”陈老汉兴奋的躺在了地上,勃起的阳具高挺著。

“快去用骚屄好好伺候客人!”王保全把夏薇薇扯到陈老汉的身旁。

夏薇薇面对着陈老汉,扶着他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默默坐了上去。

王保全掏出手机,对着夏薇薇拍摄录像。

夏薇薇并没有发现王保全在后面偷偷拍摄,把屁股往下一沉,陈老汉的龟头就迫开了肉缝,捅进了火热的阴道,夏薇薇满脸涨红,轻咬红唇,双手撑在陈老汉的胸口,自己开始摇动屁股,主动套弄起了阳具。

阳具在美妇人的阴道进进出出做起了活塞运动,陈老汉满足的哼哼,美滋滋的说道:“太太,你的屄又热又湿,太舒服了。没想到我老光棍还有这种艳福。”

夏薇薇胸前一对雪白赤裸的乳房上下不停晃动着,陈老汉伸手握住了她的一对乳房,大力揉捏著。

性交持续了几分钟后,王保全看到陈老汉脸涨的通红,喊道:“要射了,我不行了!”

“老哥,你莫着急射了,慢慢玩。你先插在骚屄里面歇歇。”王保全把夏薇薇的上身往前按倒,贴伏在陈老汉的身上,让她向后露出了屁股。

“掰开你的两片屁股蛋!”王保全对夏薇薇命令道。

夏薇薇双手向后伸向自己的的臀部,努力分开了自己的两片臀肉。

“用点力掰开你的骚屁眼,没吃饭吗!骚货!”王保全骂道。

夏薇薇使劲掰开自己的臀肉,在男人眼里敞开自己疼痛的后庭。

“真是一口淫荡的屁眼,玩开了花了,不枉费老子一晚上的炮制!”王保全盯着夏薇薇受伤的肛门,拿着手机摄像头凑近夏薇薇的后庭拍下了特写。

王保全仔细的对着她的屁股拍摄完了录像,然后把手机拿到了夏薇薇的眼前,打开了录像回放,得意的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屁眼现在有多骚!”

“你拍了什么!快删掉啊!”

“我要放到网上,让成千上万的男人看看你被老子炮制了的骚屁眼!”王保全笑道。

夏薇薇震惊的看着手机录像里,自己白皙的屁股上纹著青森森的纹身,剃光的无毛阴户里插入著陈老汉乌黑丑陋的阴茎,而自己的肛门在一个晚上连续经历了巨型肛门塞的插入还有超大剂量的灌肠以及野蛮粗暴的肛交后,这时候吓人的敞开着一个茶杯口宽的紫红色大洞,竟然可以一眼看到敞开的肉洞里层层叠叠的肠腔还在不停痉挛收缩著,肠腔里还不时发出“噗呲噗嗤”如同放屁一样的声音。

“不……这不是我的屁股!”夏薇薇不敢相信录像里是自己的后庭,不愿接受残酷的事实。

“臭婊子,不管你喜不喜欢,这就是你的骚屁眼,已经被老子干成一个大淫洞了!看见里面的肉肠子了吧,你的整条淫肠都是属于老子的!”王保全继续打击著夏薇薇。

王保全拉开裤子拉链,把自己的阳具掏了出来。

“骚货,尝尝前后双插的滋味吧!”王保全贴上了夏薇薇的肉体。

感到身后王保全已经把龟头顶在菊门上,夏薇薇不能理解王保全究竟还有多少精力,还要奸淫自己可怜的后庭,哀求道:“不要……屁股要坏掉了,求求你今天不要再做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我的鸡巴的才刚刚热身而已,今晚还要和你的淫肠大战三百回合!”

王保全的肉棒猛的捅进了夏薇薇的肛洞,龟头没入到直肠最深处。

和陌生人一起奸淫夏薇薇让王保全异常兴奋,右手用力扯起她脑后的长头发,左胳膊紧紧箍着她的脖子,“啪啪啪”,在她的后庭里大力的抽送起来。

陈老汉也恢复了体力,在美妇阴道里挺动起了阳具,同时伸出手掌握住了夏薇薇的两只乳环,用力撕扯起来。

夏薇薇昂着脑袋,堕入了肉体地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