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娘泪 (21) 作者:sprewell2010

【舞娘泪】 (21)

作者:sprewell20102021年5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一章

“操你妈的,就剩这么点钱了?”银行门口,王保全接过夏薇薇刚取出的五千块钱。

自从缠上夏薇薇后,王保全不但玩弄夏薇薇的肉体,还拿着夏薇薇的钱吃喝嫖赌,大肆挥霍。

“真的没有钱了!”

“你把李建国约出来,我找他谈谈我儿媳妇的青春损失费,不能让他白嫖你三年!”王保全打起了李建国的主意,突然说道。

“不行,绝对不可以!”夏薇薇激动道。

“妈的,你只要把他约出来,剩下的事情,交给老子来办就行了!”王保全骂道。

“小海就要毕业了,马上就要保送上大学名校了,我求求你不要搞事情了。”夏薇薇求道。

“啪”的一声响,一个巴掌呼在了夏薇薇的脸上。

当天晚上,一家星级宾馆里。

柔软的大床上,李建国压在夏薇薇的身上,把她的两条修长双腿抗起来,哼哧哼哧的做着激烈的性交。

快要到高考了,学校里很忙,李建国一个多月都没有抽出时间幽会夏薇薇。今天收到从来没有主动过的夏薇薇的邀约,李建国颇感意外,欣然赴约。

满头大汗的李建国加快抽送的速度,眼看床戏就要达到高潮,马上要射精了。突然,房间门被人打开。

看着突然闯进来四个男人,李建国吓得阳具也萎掉,从夏薇薇身上爬起来,一边找裤子,一边惊叫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

领头的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做了一个手势。他身后一个身材又高又壮的胖子冲上前一把推倒李建国,李建国倒地后,大胖子压住李建国,一个矮小的满脸麻子的男人拿着绳子把李建国五花大绑捆了起来,然后拿着一块破布塞进了李建国的嘴里堵住。

另外一个年纪不小一脸狡猾相貌的老头子拿着相机,对着赤裸著下身的李建国和夏薇薇拍摄著。

夏薇薇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裤,待在一边默默无语。

这四个闯入的男人正是王保全以及他监狱里结识的狱友肥狗,二麻子,老杆子。

三个流氓把李建国架住,拖到了王保全跟前。

李建国嘴被堵住,“呜呜”的说不出话来,本能的惊恐挣扎著身体。

王保全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李建国的脖子上,恐吓道:“松开他的嘴。你给老子安静点,要是敢乱叫,我一刀抹了你的脖子!”

二麻把李建国嘴里的破布取了出来。

李建国颤抖著双腿,说道:“大哥!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啊,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王保全骂道:“你个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玩我儿媳妇。你强奸我儿媳妇三年,还逼她在夜总会卖淫。老子前些年在监狱里蹲大牢,不知道这些事,老子放出来了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要替老王家来讨个公道,你说,你干的畜牲事想私了还是公了!”

李建国道:“冤枉啊,大哥!我不知道小夏是您儿媳妇啊,她从来没有说过她还有老公公啊!我也没有强奸您儿媳妇啊,是她丈夫你儿子过世以后,她找我求给她儿子办入学走后门,是她自愿用身体做交换,才和我在一起的啊!”

王保全“啪啪”甩出两巴掌,骂道:“你妈的,瞎鸡巴扯犊子!老子儿媳妇漂亮端庄,会和你个龟孙通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是什么东西!”

李建国被掌掴的两眼冒金星。

王保全对夏薇薇问道:“儿媳妇,你说,他是不是强奸你的?”

夏薇薇愣在床边,犹豫不语。

“你不用怕,说,你被他强奸还是自愿的?”王保全说道。

“强奸……他是强奸我的……”夏薇薇低着头,说道。

“你个吊毛!还想狡辩么!”王保全几拳重重打在李建国脸上,李建国嘴角流出血来。

“哎呦,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李建国求饶道。

“你强奸我儿媳妇,还敢抵赖,还不认罪?”

“我真没有啊,大哥,冤枉啊!”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王保全突然抓着李建国的下体,把刀子抵在他因为惊吓萎缩掉的阳具上,骂道:“老子割了你的鸡巴,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再强奸女人!”

“大哥,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割我鸡巴!”眼看凶狠的男人真的要动刀子了,李建国吓得面无人色。

“老子没有耐性了,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认不认罪?”

“大哥,我认罪,我认罪,是我强奸了您儿媳妇,我有罪,我有罪!”李建国哭丧著道。

深夜,一处别墅里。

“才他妈五十万,你在逗我吗?”

“大哥,您消消气,我现在只有这么多现金了,你看这栋别墅,值三百万!您还喜欢吗?”李建国被刀子夹在脖子上,慌忙说道。

“这还算上路子!不过我不要房子,你把房子卖了,给我钱。”李建国笑道。

“没问题,没问题,一个月之内保证办妥!”

“儿媳,李校长认错态度这么好,反正你和李校长已经上了三年床了,我看以后也别离开他了,就再多陪陪他睡睡吧!你今晚就留在这里过夜,好好陪一陪李校长!”王保全出人意料,突然对夏薇薇说道。

“不……你……”夏薇薇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我儿媳妇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就是她的骚屁眼你不要动,那是属于老子一个人的专属淫洞。”

李建国目瞪口呆。

“肥狗,二麻,老杆子,走,哥几个洗桑拿潇洒去!李校长,记住,屁眼不能动,你要是敢动她的屁眼,老子弄死你,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没有警告你!”王保全揣好钱,笑嘻嘻的离开了别墅,留下了呆在原地的夏薇薇。

王保全四人大摇大摆的离开后,李建国回过神来,愤恨的冲着夏薇薇骂道:“臭婊子,你摆我一道,你和老公公通奸,还带人来讹我!我要把事情全部告诉你儿子!”

“不要!李校长,你听我解释,他虽然是我老公公,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们的事,是他两个月之前跟踪我发现了事情。今天也是他逼我,约你出来的,我没有办法!”夏薇薇跪在李建国跟前,抱住他的大腿。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只知道我损失了五十万还有一栋房子,你拿什么补偿我!”李建国怒道。

“求求你只要不把事情告诉小海,随便让我怎么补偿你,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骚货,我要你这辈子都做我的母狗!”李建国发了疯一样扯住夏薇薇的头发,把她拖到了浴室,扒光了她的衣服,用冷水冲她的身体。

“好冷啊,不要!”夏紫薇求饶著。

李建国骂道:“母狗,屁股撅起来!”

夏薇薇弯下腰,撅起了赤裸的屁股。

“难怪刚才看见你的屁眼红通通的肿著,我还纳闷。原来你这淫妇这么不要脸,在家让自己老公公干屁眼!”王保全骂道。

李建国用双手掰开她的菊肛,一下就撑开了一个大洞,从肛洞口翻出鲜红色的直肠嫩肉。

“不要脸的骚货,屁眼被干的又大又松,我还没使劲,骚屁眼就张开这么大!原来你是喜欢用屁眼挨操的女人。”李建国讥讽道。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是被迫的。”夏薇薇不堪受辱。

“竟然你这么喜欢干屁眼,给我也干一下吧!”

“不要啊,我公公不让你碰我的屁股,如果让他知道了,他不会放过你的!求你用我的阴道来做吧!”夏薇薇害怕李建国如果真出了事,小海的保送可能就泡汤了,连忙说道。

“哼!”李建国忌惮王保全,如果动了夏薇薇的后门,无法无天的王保全真的会杀了自己。

“好吧,你那张下贱的屁眼我也没有兴趣!我就满足你,这就来操你的骚屄!”

李建国脱下裤子,掏出了阳具,用手撸动自己的阴茎。

然而撸了好一会,阴茎依然疲软。

今天受了太多惊吓,李建国竟然无法勃起了。

“怎么回事!”李建国惊恐道。

“给老子吹一吹。”李建国把阴茎塞进了夏薇薇的嘴里。

夏紫薇吸允起李建国散发着臭气的阴茎,然而吞吞吐吐了好一会功夫,李建国的阴茎依然疲软,无法勃起。

李建国推开夏薇薇的头,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不停喃喃自语道:“完了……我阳痿了……我阳痿了……”

一会后,李建国突然站起来,暴怒道:“操你妈的,都是你个婊子害的,老子阳痿了!”

李建国对着夏薇薇猛扇了几个巴掌,然后把她按在马桶上,贴上了她撅著的屁股,把阴茎抵在她的阴户上。

一阵乱捅乱插,疲软萎缩的阴茎却无法插入进去。

“操你妈的!”李建国急了眼。

“鸡巴进不去,就用老子的拳头操你的骚屄!”发了疯一般的李建国开始用拳头往夏薇薇的肉穴里怼进去。

“不啊!不要!”夏薇薇本能的激烈挣扎著。

“贱屄,你不是说什么都愿意做,现在就用你的骚屄吞下老子的拳头,要是要不到,你儿子就等著和名校说拜拜吧!”李建国威胁道。

如果现在反抗,三年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儿子的美好前途也化为泡影,夏薇薇听到威胁后,做出了决定,放弃了抵抗,趴在了马桶上。

“臭婊子,放松你的骚屄!”李建国叫骂着,用拳头继续捅阴道,在暴力下,没一会,真的插进去了一半,拳头上最粗的虎口部位卡在了扩张到碗口大的阴道口。

“操你妈的,卡住了,捅不进不去,我要取消你儿子的保送资格!”李建国骂道。

满头是冷汗的夏薇薇听见后,咬紧是双唇,闭上了眼睛,放松了阴道,颤抖著的屁股主动往后猛的一使力,“啵”的一声巨大的脆响。

“进去了!”李建国的拳头突破了阴道括约肌,整只拳头全部捅进阴户深处,直没入到手腕子,李建国自己也吃了一惊。

“臭婊子,让你带人来坑老子!看我怎么捅你的骚屄!”李建国叫骂着。

粗大的拳头慢慢拔出来,故意把虎口卡在了阴道口,让半个拳头插在阴道里,半个拳头露在阴道外,把阴道口极限撑开,然后又猛的一拳全部捅进阴道,拳头重重的捶打在最深处的子宫颈上。

“呜……”夏薇薇两眼翻白,从喉咙挤出呻吟。

王保全毫不留情的在女人脆弱的生殖器官里拚命捣弄,随着拳头全进全出的狂抽猛插,粉红色的阴道嫩肉被拳头卷著,在肉洞口不停翻进翻出。

直到一刻钟后,已经浑身大汗,气喘吁吁的王保全,还在不依不饶捅著拳头。

低垂著脑袋紧闭双眼的夏薇薇突然昂起了头,圆瞪着双眼,浑身一阵剧烈痉挛,下体一热,从阴户深处涌出了大量火热的液体。

那一天,李建国惊吓过度,阴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勃起过,永久的患上了阳痿。

愤恨不已的李建国报复夏薇薇,把王小海叫到校长室,把夏薇薇被王保全奸淫玩弄的事情全部告诉了王小海。

王小海不敢相信,没有放学就马上从学校冲出来,跑回了家里要找母亲马上问个明白。

回到家,王小海用钥匙打开房门。

客厅中没有人,而从母亲卧室传来声音。

王小海走到卧室门口,透过没有关严的门缝,竟然看到大床上母赤身裸体,背对着门,跨坐在大字型平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母亲双手撑在男人胸口,主动摇动着屁股,做着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动作,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爷爷王保全。,纹身从肩膀通过整个背部一直延伸到臀部。

“快射吧!求你快点把精液全部射进我的屁股里吧!”母亲纤细修长的雪白后背竟然纹著大片青森森的纹身,此时背对着门,主动摇著屁股哀求,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暴露在门缝外儿子小海的眼里。

“这点程度就想让我射你屁眼里吗?还不够!再使劲点摇你的骚屁股!”

王小海目瞪口呆,立在门外,震惊的看着母亲用后庭纳入著爷爷粗大的阳具,主动的拚命摇动屁股,菊肛高速吞吐著乌黑丑陋的肉棒,不停抽插,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阳具和菊肛结合处不停发出“噗噗”的声响。

突然,手机闹钟声响起。

“呵呵,时间到了,今天给了你半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可惜你的骚屁眼还是不中用,不能把我的精液榨出来。看来只有做你最喜欢的扩张惩罚了!今天试试这只新买的大家伙。”王保全说道。

王小海看到,爷爷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只巨大的黑色异物。

“不要!这个塞子实在太大了!求你不要用它,求你用鸡巴再来操我的屁眼吧!”夏薇薇对王保全手中的尺寸巨大的肛门塞感到绝望,不顾言语污秽的哀求道。

“这么喜欢我用大屌操你的骚屁眼吗,别急,等我用肛门塞搞完你,再来狠狠操翻你的骚屁眼。这个肛门塞是直径7厘米的,比前两天用的6厘米的又大了一圈。成人用品店的老板说了,这个大家伙一般是给扩张屁眼2年以上的女人挑战的,而你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骚屁股已经被我开发出来了!”

王保全托起夏薇薇的屁股,让阳具从肛门滑了出来。

王小海震惊的看到爷爷的阳具出来后,母亲的后庭不能马上闭合,敞开一个鸡蛋大的椭圆形肛洞,一张一合激烈收缩著,证明著后庭刚刚经历过长达半个小时奸淫交媾的事实,通过敞开的肛洞甚至可以看到里面层层叠叠的鲜红色肠腔不停收缩蠕动着。

王保全抓着巨大的肛门塞,抵在夏薇薇的肛洞上。

“啊!”在夏薇薇的叫声中,肛门塞开始插入进去。

王小海震惊的看着黑色的巨大异物塞进了母亲的后庭,很快就把肛门扩张开一个大洞,肛门塞最粗的部分卡在了洞口中,母亲的肛门括约肌被撑开到极限,做着最后的抵抗。

“骚货,放松你的屁眼子,马上要进去了!”王保全骂道。

“呜!”夏薇薇两眼翻白,喉咙里发出呻吟。

“住手!”就在肛门塞马上要捅进母亲后庭之时,王小海一脚踢开房间门,冲进了房间,大叫道。

“嘿嘿,是我乖孙来了,刚才我就看见你在门口偷看了!”其实,王保全正对着门口,刚才早已经发现小海站在门口了,仍然继续玩弄夏薇薇,故意让小海看到。

王小海通红著脸和脖子,大喊大叫:“妈妈,你和爷爷为什么上床?爷爷对你做了什么?”

“小海,不要吵,小点声!让邻居听见了!”夏薇薇一边抓着衣服掩盖着自己裸体,夏薇薇对小海道。

王保全不以为然,笑道:“乖孙子,不要激动嘛,你妈是咱们老王家的人,你爸大军反正人都已经不在了,就让你爷爷我代表老王家的男人来安慰安慰她,也是没关系的嘛,有一句老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说是不是?”

王小海叫喊道:“啊!我没有你这种爷爷,你不是我爷爷!你是畜牲!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王保全骂道:“小逼崽子,敢骂你亲爷爷,没大没小,你小时候大军一定没有揍过你,今天我要执行老王家的家教,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谁是爷爷,谁是孙子!”

说完,王保全解下自己腰上的皮带,朝着王小海抽打过去。

“不要啊!”夏薇薇冲上前,抱住了小海,用身体护住他。

“啪”皮带鞭打在了夏薇薇身上,在赤裸的雪白肌肤上留下了鲜红的血印子。

“不要打我妈,我和你拼了!”王小海推开母亲,朝着王保全扑了过去,和王保全扭打在了一起。

王保全虽然年级大了,但是在监狱里经常干活,还喜欢俯卧撑锻炼身体,身体很有劲,而王小海高中三年生活都用来学习,几乎没有体育锻炼,虽然长到1米8大个人,却很瘦弱,竹竿一样。

“你们不要打了!”夏薇薇叫喊著。

扭打中,王保全占了上风,把王小海推倒按在地上,用身体压住了他。

“操你妈,逼崽子!”王保全压着王小海,骑坐在他的身体上,从上往下挥拳,锤向王小海。

“不要打小海,停手啊!”夏薇薇抱着王保全的胳膊。

“滚开!臭婊子!”王保全伸出一拳,打在夏薇薇的脸上,夏薇薇倒在了地上。

“敢和你爷爷我动手!老子今天打死你!”露出兽性的王保全打红了眼,雨点般的拳头砸在王小海的脑袋和脸上。

王保全疯狂殴打王小海的时候,没有发现,夏薇薇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举起客厅里的大花瓶。

突然,“噼啪”一声巨响,花瓶砸中王保全的后脑,王保全直勾勾倒在了地上,头骨崩裂,脑浆和血同时流了出来。

夏薇薇抱着儿子,痛哭起来。

不久后,小区里警笛大作。

一队警察冲进屋子里时,倒在血泊中的王保全瞪着两只瞳孔放大的眼睛,已经死亡。

事件通过闻讯而来的媒体报道,迅速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

王小海,夏薇薇被控故意杀人罪。夏薇薇保护儿子,扛下了所有的罪。

法庭上。法官宣判:法庭考虑到死者王保全犯罪前科劣迹斑斑,且有性侵害被告人夏薇薇的事实,所以认定夏薇薇用花瓶击打王保全后脑有自卫成分。但夏薇薇为了儿子升学而答应与李建国的权肉交易存在其主观过错,间接导致了最后王保全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综合所有,从轻判决,判处夏薇薇五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考虑王小海尚未成年,且对于三年来母亲的行为过程并不知情,且在王保全死亡当日和其发生肢体冲突在主观上有保护母亲的目的,经过研究,决定撤销对王小海的刑事控诉。李建国,利用公务以权谋私,并强迫妇女卖淫,罪行确凿,开除开除党籍,判决有期徒刑八年。

王小海被法庭无罪释放,但是保送名校大学的资格还是被取消了,只能正常填报志愿参加高考。

六月高考时因为没能专心备考,王小海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一所二本院校。

女子监狱里,电视台新闻栏目记者找到夏薇薇,做采访。

摄影机镜头前,身穿囚服的夏薇薇低垂著头,美丽的脸庞滑落两行眼泪,说道:“很后悔三年前同意用身体换利益做了交易,当初以为孩子能上市里最好的高中,分到资源最好的快班,就可以最大的帮助到孩子考一个好大学,有一个好前程。但是搞成现在这样,回过头想想,一步步走入无底的深渊,我自己有责任。不应该为了升学不择手段,出卖肉体。最后反而害了孩子。”

“通过夏薇薇的故事,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了人们,人在成长中需要靠着脚踏实地的努力,避免圈套的诱惑,不去走捷径,才能走出踏实的幸福的人生!感谢观众朋友们收看本期新闻专栏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