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竞赛游戏 (3 全文完) 作者:lichee

.

【家庭竞赛游戏】

作者:lichee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三)

休息过后,Linda回到会场内,她身旁还有一位美女,同样身穿一条连身短裙,露出两条白晢大腿。

这时工作人员把放有食物饮品的大台撤下,在原来摆放四方大垫的地方摆放一张很大的圆形大水床。

Linda说:“好了,大家都休息过了,今个回合我还有一位同事帮手,她就是Lisa。”Lisa向各人微微躹躬,大家拍掌。

Linda说:“接下来这个回合的竞赛,仍是由各组男方对各组女方,但竞赛跟上两回合有些不同,今个回合的规则如下:各组男方依次轮著插入各组女方的屄屄内抽送,但女方要忍受男方的抽插而不可发出任何声音,女方如能忍受到被八位男士插过,得2分,如果女方能忍受到被四位男士插过,得1分,女方在不能忍受男方抽插而发出声音后,可以继续任情呻吟。大家明白吗?”

男士一听规则,欢欣跃然,男士轮插八位女士,等如大轮奸,而且男士们在今回合可以抽插到上回合没有抽插过的女士。

何家母女和陈家母女听到自己的屄屄会被所有男士轮插,轮奸的兴奋跃然脸上,屄屄已开始有点痒,一脸期待。

简家母女及岑家婆媳听了要被所有男士轮插,心想那便是男士轮奸自己,一脸羞涩,因为插入自己的屄屄还有是自己的儿子或父亲。

Linda说:“请各组的女方成员出来,依Lisa指示仰卧在水床上。”

八位裸体女士便随着Lisa来到大水床,Lisa按照八个方向逐一请女士躺到水床上去。

黄鳯英、张慧珊一南一北,植咏儿、刘佩兰一东一西,陈小芸躺在张慧珊和植咏儿中间,简少慧躺在植咏儿和黄鳯英中间,何冬冬躺在黄鳯英和刘佩兰中间,关秀萍躺在刘佩兰和张慧珊中间。

Linda说:“好,请各组男方员过来水床。”

八位男士来到水床,他们看到八位裸体女士头并头的躺卧,两脚张开屈曲成M字,把屄屄完全展露出来。

八位男士都逐一巡视各位女士,仔细观看她们展现无遗的屄屄。

水床上的八位女士的脸都发热,因为没有女士试过这样张开自己的屄屄任由自己的亲人或其他男士观看。

Linda说:“竞赛开始时,各位男士可插入面前女士的屄屄内抽送,当我说‘换位’时,男士便顺时针方向换位,即向你的左边移动,当你换位后便可立即插入面前女士的屄屄内抽送,请尽量保持忍耐力,要轮到抽插第八位女士,男士才可以在女士体内射精,男士可得2分,男士如中途射精,而又可以继续的话,也可得1分。

大家明白吗?”

众男士都点头,面露兴奋之色。

Linda说:“为刺激各位男士,这回合我和Lisa会与各位看齐,跟大家一样赤身裸体。”Linda说完,Lisa已走到她身旁,把她身上的连短裙脱下来,原来她裙内没穿胸罩和内裤,裙子脱去,她便是一丝不挂,一对35D的大奶子,胯下一片毛茸,两条修长玉腿,裸露无遗。

接着Lisa也脱去自己的连身裙,她裙内也是没穿胸罩和内裤,脱去裙子,三点毕露,她的身材跟Linda不相伯仲,大奶子,毛茸三角地带,白晢长腿。

众男士一看两位标致女主持三点毕露的裸体,㞗㞗已不期然胀大。

Linda说:“为使各位男士㞗㞗硬直挺立,你们可以任情摸玩我和Lisa的身体。”Lisa挺胸说:“欢迎各位男士抚弄我们的奶子,含啜我们的乳头,甚至可以指奸我们的屄屄,我们都不会拒绝。”

众男士一听都十分兴奋,蜂涌上前,十六只手在两位裸女身上四处游走,摸乳挖阴。

Linda和Lisa两位裸女主持的四只手也在八位男士的㞗㞗捋来捋去。

果然在两位裸女主持的刺激下,八位男士的㞗㞗已经青筋暴现。

Linda和Lisa便分别指示八位男士站在不同的女士前。

由东面(三点钟方向)起依次序为:陈志诚面对岑母植咏儿,岑家浩面对简少慧,简瑞洪面对陈母黄鳯英,陈小东面对表姐何冬冬、陈小武面对简母刘佩兰,简少轩面对岑家新抱关秀萍,岑俊杰面对何母张慧珊,何小辉面对表姐陈小芸。

Linda抖抖一对大奶子说:“当数到3便开始。”Lisa抖抖她的大奶子说:“大家准备,1……2……3,开始。”

当各男士听到Lisa数到3时,各人都奋力地把㞗㞗插入面前女士的屄屄内抽送。

各女士的屄屄被抽插著,各女都感到一阵阵骚麻,当然各女都尽量忍着不发出任何呻吟声。

张慧珊首转被岑俊杰插入,在第二回合岑俊杰一人玩弄张慧珊和何冬冬两母女,最后在张慧珊屄屄内射精,今回合第一转便对上张慧珊,他驾轻就熟,他深入浅出,而张慧珊在上回合还未到高潮,岑俊杰便射了,她意犹未尽,内心欲火炽盛,今转给岑俊杰插得两插,已忍耐不住,轻轻的呻吟叫了出来,岑俊杰一听张慧珊叫了出声,便加大力度抽插,张慧珊便不再忍住“噢……噢……”的大声呻吟起来。

这时Linda叫‘换位’,岑俊杰退出,再插入张慧珊的是简少轩,张慧珊心想既然已叫了出声,不必再忍声,便懒理是谁插入自己屄屄,“噢……啊……”的淫叫起来。

何冬冬首转被表弟陈小东抽插,两表姐弟在裸体性爱家庭的熏陶下早有不少性爱,所以陈小东只是平常的抽插表姐何冬冬,但何冬冬在第二回合与母亲张慧珊一起被岑俊杰轮著玩弄,她被插得到喉不到肺,现屄屄被抽插著,何冬冬的性欲大大的高涨。

Linda叫‘换位’,陈小东退出,再插入何冬冬的是简瑞洪。

简瑞洪首转对上黄鳯英,他早在第二回合已内射黄鳯英,他为保持耐力,只轻松地抽插黄鳯英,第二转他对上何冬冬,在第一会回合他已摸玩这位大奶美少女的身体,现在自己的㞗㞗正在她的屄屄进进出出,简瑞洪十分兴奋,不过他为继续保持耐力,他深入浅出,慢慢进出,这令何冬冬更难忍,终于何冬冬忍不住呻吟起来。

简瑞洪听到何冬冬呻吟,他才加大力度抽送,何冬冬“噢……噢……”大叫起来。

这时Linda叫‘换位’,简瑞洪退出,再插入何冬冬屄屄的是岑家浩,何冬冬心想既然已叫了出声,不必再忍声,便尽情的“噢……啊……”的淫叫起来。

黄鳯英首转是被简瑞洪抽插,简瑞洪在第二回合已插过她和在她屄屄内射了,所以她可以忍住简瑞洪的轻松抽插。

Linda叫‘换位’,简瑞洪退出,再插入黄鳯英的是岑家浩。

岑家浩首转是抽插简少慧,在先前两个回合中都没有机会碰上这位美女大学生,只看到她在第二回合被陈小东奸淫时的淫荡相,今回合首转便可抽插着她,岑家浩很兴奋,很着力地抽插她,但他也知道要保持耐力到最后,否则自己一组会输得很惨。

到了第二转‘换位’,岑家浩抽插黄凤英,在第一这回合他就是被这位大奶熟妇剥清光,今转他抽插着她的屄屄,岑家浩当然兴奋,但他仍保持克制,他每一下都深入黄鳯英的阴道尽头。

黄鳯英在第一回合洗身时任由岑家父家摸玩她的肉体,她替岑家浩乳交,令他射精,今次他插入自己屄屄,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在第二回合给简瑞洪内射时她仍未到高潮,今转岑家浩的㞗㞗每插一下都顶到她的深处,她感到阵阵骚麻,竟不自觉叫了出声。

岑家浩听到黄鳯英的呻吟,他加大力度抽送,黄鳯英忍不住“噢……噢……”的大叫起来。

Linda叫‘换位’,岑家浩退出,再插入的是丈夫陈志诚,黄鳯英一见是自己丈夫,便如常的淫叫:“噢……老公……插死我……”

陈小芸首转抽插她的是表弟何小辉,两表姐弟在裸体性爱家庭的熏陶下早有不少性爱,所以何小辉如常的抽插表姐陈小芸,她可以忍着被抽插的骚麻,第二转是岑俊杰抽插她,岑俊杰首转已插得张慧珊叫了出声,他想也令到陈小芸呻吟,以减少她们的得分,于是岑俊杰便来个慢深入,轻浅出,这令到陈小芸几乎有点支持不住,她差点叫了出来,幸好Linda叫‘换位’,岑俊杰退出,换来的是简少轩插入她的屄屄。

简少轩首转就插上小学老师关秀萍,那种兴奋几乎令他忍耐不住,幸好Linda叫‘换位’,他退出来有了少许喘息,当他再插入已是张慧珊这位大奶熟妇,在第一回合他被张慧珊剥清光,在洗身时张慧珊也任他摸玩她的大奶子,而这时的张慧珊在上转已被岑俊杰插得呻吟出声,第二转换上简少轩插入她的屄屄,张慧珊已懒理是谁插入自己屄屄,只“噢……啊……”的淫叫起来。

简少轩不敢轻心,他慢慢地抽插,以便自己可以忍耐下去,这反令张慧珊更淫叫连连。

Linda叫‘换位’,简少轩退出,他换位再插入的是陈小芸的屄屄,简少轩在第二回合在陈小芸屄屄内射,今转他便以慢插轻抽来保持耐力。

陈小芸在第二回合被简少轩内射时,她仍未有高潮,上一转她被岑俊杰抽插时差点叫了出来,今转又是简少轩,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简少轩抽送得一会儿她便轻轻的叫了出来。

简少轩一听陈小芸被自己插得呻吟起来,他更加大力度抽送,陈小芸便“噢……噢……”

的大叫起来。

只是换位三转,陈家母女和何家母女已“噢……呀……”的呻吟不断,淫叫之声此起彼落。

至于其他四位女士,在她们耳边响起了“噢……呀……”

的淫声,令她们也有点支持不住,但为了要赢回分数,唯有尽量忍住屄屄受到男士们㞗㞗轮番抽插的骚麻。

在第三转陈小东抽插著岑家新抱关秀萍,陈小东首转抽插表姐,两表姐弟在裸体性爱家庭的熏陶下早有不少性爱,所以陈小东只是平常的抽插表姐何冬冬,第二转陈小东抽插简母刘佩兰,在第二回合中,陈小东和父亲陈志诚对上刘佩兰、简少慧两母女,可是他只抽插了简少慧,未能再插刘佩兰,今转对上刘佩兰,兴奋之情油然而生,他的㞗㞗在刘佩兰光洁的屄屄进进出出,差点儿有点忍不住,刚好这时Linda叫‘换位’,他连忙退出刘佩兰屄屄,再插入的是岑家新抱关秀萍,这令他更莫名兴奋。

陈小东在第一回合脱衣赛中,和父亲陈志诚对上植咏儿和关秀萍,虽然在洗身时可肆意摸玩这位人妻老师的裸体,但在第二回合未能对上人妻老师,今转抽插著这位人妻老师的屄屄,兴奋得难以形容,竟然越插越兴奋,不自觉控制不住,在关秀萍屄屄内射了精。

关秀萍首转被简少轩抽插,接着是陈小武,再来的是陈小东,其实关秀萍分不清抽插她的是陈小武,还是陈小东,她只是看见同一样貌的小伙子在抽插著自己,突然感到一阵暖流射进来,她知道插著自己的小伙子射了精,她有点兴奋,因为对方失了分,但幸好她没有发出声音。

Linda叫‘换位’,陈小东虽然射了精,但他的㞗㞗仍然硬挺,他继续换位轮插下一位女士。

这是第四转‘换位’,陈志诚插著表姨甥女何冬冬,岑家浩插著简母刘佩兰,简瑞洪插著岑家新抱关秀萍,陈小东插著表姨母张慧珊、陈小武插著姐姐陈小芸,简少轩插著岑母植咏儿,岑俊杰插著简少慧,何小辉插著表姨黄鳯英。

这转各男士似乎都尽量轻抽慢插,希望保持耐力,陈家母女和何家母女则尽情地淫呼荡叫,一则可以把被男士轮奸的快感抒发出,二则希望淫声也影响其他四位女士也叫出声。

Linda叫‘换位’,是第五转‘换位’了,陈志诚插著简母刘佩兰,岑家浩插著自己妻子关秀萍,简瑞洪插著何母张慧珊,陈小东插著姐姐陈小芸、陈小武插著岑母植咏儿,简少轩插著姐姐简少慧,岑俊杰插著陈母黄鳯英,何小辉插著姐姐何冬冬。

这一转关秀萍见是丈夫岑家浩抽插著自己的屄屄,刚才被简家父子和陈家孖儿轮奸得淫欲炽盛,耳边又响起陈家母女和何家母女的淫呼声,几乎有点忍不住,幸好丈夫刻意缓缓进出,才令她有机会喘息一下。

这一转简少慧被弟弟简少轩抽插著,在第二回合时她被陈小东肏得淫态毕现,今回合她先后被岑家浩、陈志诚、何小辉和岑俊杰轮奸得有点支持不住,但她仍极力地忍耐著,但今转被自己弟弟奸淫著,真的有点特别的兴奋。

简少轩经过抽插岑家新抱人妻老师关秀萍、大奶熟妇何母张慧珊、大奶少女学生陈小芸和舞蹈教师熟妇岑母植咏儿,他几乎忍耐不住,到了今转抽插自己姐姐简少慧,姐姐光洁无毛的屄屄令他兴奋高涨,姐弟两人的性欲几乎快要爆发,幸好Linda叫‘换位’,简少轩要退出姐姐的屄屄,令姐弟二人有了少许喘息时间。

到了第六转‘换位’,陈志诚插著关秀萍,岑家浩插著何母张慧珊,简瑞洪插著陈小芸,陈小东插著岑母植咏儿、陈小武插著简少慧,简少轩插著陈母黄鳯英,岑俊杰插著何冬冬,何小辉插著简母刘佩兰。

这一转陈志诚插著关秀萍,在第一回合脱衣赛中,他与儿子陈小东合力把关秀萍剥个清光,在冲身时也把她光洁滑熘的肉体摸玩得不亦乐乎,但第二回合没有对上她,无缘插她的屄屄,今转轮著来到抽插这位人妻老师,陈志诚竟突然把持不住,在关秀萍屄屄必射了精。

关秀萍在第三转时被陈小东在屄屄内射了精,相隔两转,又被陈志诚在屄屄内射了精,她感到子宫内的烫热,被两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子在自己屄屄内射精,一种莫名的兴奋充满全身,几乎在陈志诚射精的一刻叫了出来,幸好要赢的心理把持着才不致叫了出来,否则忍了这么久便前劲尽废了。

这一转陈小武插著简少慧,在第一回合脱衣赛中,他和表哥何小辉合力把简少慧和她母亲刘佩兰脱个清光,在洗身时也把她们的裸体肆意摸玩,但在第二回合没有对上母女,无缘插她们的屄屄,在第三转他已插著简少慧,内心十分兴奋,但为保持耐力,当然不能在简少慧屄屄内射精,轮著再插的是关秀萍,在第二回合他已在她屄屄内射过了,接轮著是表姨母张慧珊姐姐陈少芸,平日在家里也跟她们玩过很多,再轮插的是植咏儿,在第二回合他已在她屄屄内射过了,今转插著简少慧光洁无毛的屄屄,陈小东太兴奋了,插著插著,竟不自觉控制不住,在简少慧屄屄内射了精。

简少慧在上转(第五转换位)给弟弟简少轩抽插,兴奋得差点叫了出来,今突然感到子宫烫热,她知道插著自己屄屄的少年在自己体内射了精,她分不清是第一回合脱光自己的少年还是在第二回合插得自己淫态毕现的少年,总之他是输了分,她兴奋得又差点叫了出来,好在取胜之心告诉自己要禁声。

这一转何小辉插著简母刘佩兰,在第一回合脱衣赛中,他和表弟陈小武合力把简母刘佩兰和她女儿简少慧脱个清光,在洗身时也把她们的裸体肆意摸玩,但在第二回合没有对上母女,无缘插她们的屄屄,首转他已插著简母刘佩兰,内心十分兴奋,为保持耐力,当然不能在刘佩兰屄屄内射精,接着轮插的表姨黄鳯英和姐姐何冬冬,平日在家已跟她们玩过了,可以保持耐力,但今转插著简母刘佩兰光洁无毛的屄屄,何小辉不知怎的,竟莫名的兴奋,插著插著,竟不自觉控制不住,在简母刘佩兰屄屄内射了精。

刘佩兰在首转和二转被孖儿陈小武、陈小东轮插,她分不清两人,只感到好像被同一少年奸淫著,当然她极力忍耐著,再轮插自己的是丈夫简瑞洪,简瑞洪当然也轻抽慢插,以保持耐力,也不想妻子输分,刘佩兰索性闭目享受丈夫久违的抽送,再接下来轮插自己的是岑家浩,岑家浩第二转已插得黄鳯英呻吟,因而对自己的抽插很有信心,岑家浩每一下都深入刘佩兰的阴道尽头,刘佩兰差点败在岑家浩的抽插下,幸好Linda叫‘换位’,她有了喘息,再插进来的陈志诚,在第二回合早被他奸得淫态尽现,因而她可以忍耐下去,再插进来的是少年学生何小辉,但她已能耐住自己在轮奸兴奋中不发出呻吟声,但想不是这位少年学生竟在自己屄屄内射了精,她感到胜利的兴奋,差点令她叫了出声。

Linda叫‘换位’,这是第七转‘换位’了,陈志诚、陈小武和何小辉虽然射了精,但他们的㞗㞗仍然硬挺,他们继续换位轮插下一位女士。

这一转陈志诚插著妻子表姐张慧珊,二人早是家庭性爱的惯常对手,张慧珊对表妹夫陈志诚的抽插并不陌生,她任情地叫唤著:“啊……是你……表妹夫……大力插死我……噢……”

这一转陈小武插著母亲黄鳯英,母子二人早是家庭性爱的惯常对手,黄鳯英一见是自己孖儿抽插自己,她便叫道:“噢……是小东……”

“妈……我是小武……”

“噢……妈被屌得分不清了……噢……小武……大力插我……屌死我……噢……”

这一转岑家浩插著陈小芸,陈小芸早在第三转轮插时被简少轩插得叫了出声,接下去的轮插陈小芸已尽情淫叫,岑家浩反被陈小芸的呻吟刺激著,但他还能忍耐著。

这一转岑俊杰插著简母刘佩兰,他的㞗㞗在刘佩兰光洁无毛的屄屄进进出出,他虽然很兴奋的,但他坚持忍耐下去,已是第七转轮插了,只差一转,他当然不想功亏一篑。

这一转简少轩插著何冬冬,何冬冬早在第二转轮插时被简瑞洪插得叫了出声,接下去的轮插何冬冬便尽情淫叫,简少轩反被何冬冬的呻吟刺激得差点出精,幸好他还能忍得住。

这一转简瑞洪插著岑母植咏儿,简瑞洪在第二转插得何冬冬淫叫后,信心大增,接着轮插的是妻子刘佩兰,他轻抽慢插,以保持耐力,再下来的轮插是人妻教师关秀萍、大奶熟妇张慧珊、大奶学生妹陈小芸,简瑞洪差点招架不住,第七转轮插这位舞蹈教师,简瑞洪兴奋有加,他心知要收摄心神,才能捱过这转。

这一转陈小东插著简少慧,何小辉插著关秀萍,早在第二回合,二子已在她们屄屄内射过精,加上二子在今回合也射了精,两少子便奋力抽插简少慧和关秀萍,希望可以令她们叫出声,扳回分数。

张慧珊、何冬冬、黄鳯英和陈小芸两对母女因为早叫了出声,可以尽情地享受轮奸的快感所带来的兴奋而叫喊,而植咏儿、关秀萍、刘佩兰、简少慧四女则仍要极力忍耐住不叫声出来,她们经过七轮的奸淫,轮奸所带的兴奋令她们快要崩溃了,但不能输的念头终令她们坚忍下去。

这时Linda叫道:“换位,是最后一转了。”

刘佩兰、简少慧、植咏儿、关秀萍一听到是最后一转,忍耐已久的性欲呻吟唤终于可以爆发出来,当一换过男士的㞗㞗再插进自己的屄屄时,四女已无暇理会是谁插进自己的屄屄,四女同时大声“噢~~~噢~~~”的叫起来。

简少慧看见是自己父亲简瑞洪抽插自己,她感到有点羞涩,但又有点莫名的兴奋,在第五转给自己弟弟简少轩抽插时,她强忍那种被亲人奸淫的兴奋,今转给父亲抽插,那种强烈的羞涩和兴奋在内心交融冲击,在第二回合时被陈小东诱发的淫欲令她叫道:“噢……噢……插我……大力插我……插死我……噢……噢……”

简瑞洪忍耐到了最后这一转,他抽插的是自己女儿简少慧,他早已留意到女儿婷婷玉立的身体,现在女儿光熘的裸体就在自己的胯下,他两手摸玩着女儿雪白的乳房,他感到莫名的兴奋。

“慧,喜欢爸爸插你吗?”

“喜欢……爸爸插我……爸爸用大㞗㞗……插我个閪……”

“你真淫荡……”

“爸爸喜欢女儿淫荡吗?”

“喜欢……好喜欢女儿淫荡……”

“以后女儿任爸爸玩……任爸爸插……噢……噢……”

刘佩兰看见是儿子简少轩抽插自己,她一脸羞红,但儿子粗大的㞗㞗在自己的屄屄内进出,一种莫名的兴奋贯流全身,在第二回合时被陈志诚诱发的淫欲使她不自觉地淫叫:“噢……大力插……插死我……”

简少轩平日已有窥伺姐姐和妈妈的身体,刚才在第五转插著姐姐简少慧,已兴奋得差点射了出来,今转插著自己母亲光洁的屄屄,他两手不期然摸玩着母亲个雪白的乳房。

“妈,喜欢我屌你吗?”

“喜欢……囝囝屌……大力屌……不要停……”

“妈你真淫……”

“你喜欢妈淫吗?”

“喜欢……我喜欢淫荡的妈妈……”

“噢……我是囝囝的淫妈妈……囝囝……大力屌我……”

“我要屌死你这个淫妇……”

“噢……噢……屌死我……屌死淫妈妈个閪……噢……我要……”

“妈……你个閪好屌……”

“你喜欢屌妈……妈以后任囝囝屌……噢……噢……”

植咏儿看见是儿子岑家浩抽插自己,她满脸羞红,但儿子硬直的㞗㞗在自己的屄屄内进出,有一种电流贯串全身,在第二回合时被陈小武、何小辉两少年轮奸所诱发的性欲使她不自觉地淫叫:“噢……大力屌我……屌死我……”

岑家浩今转插著母亲,勾起了他少年时对母亲的性幻想,现在母亲赤裸的身体就在自己跨下,他兴奋地摸玩着母亲植咏儿雪白的奶子,虽然没有妻子关秀萍的奶子那应弹手,但感觉仍是饱满滑熘,“妈,喜欢我屌你吗?”

“喜欢……好胀啊……不要停……噢……屌我……”

“妈你真淫……”

“噢……妈很淫吗?……家浩喜欢妈淫吗?”

“喜欢……我喜欢淫荡的妈妈……”

“噢……我是淫荡的妈妈……噢……大力……屌我……屌死我……”

“我要屌死你这个淫妇……”

“噢……噢……屌死我……我要……噢……屌我个閪……”

“淫妈妈的閪好好屌……”

“以后淫妈妈的閪任家浩屌……噢……噢……我要……大力……屌……噢……”

关秀萍看见是老爷岑俊杰抽插著自己,满脸通红,岑俊杰硬胀的㞗㞗在自己屄屄内进出,那种羞涩加兴奋的交织快感,令她全身激动,在第二回合时被陈小武、何小辉两少年轮奸所诱发的性欲使她不自觉地淫叫:“噢……大力……屌我……屌死我……”

岑俊杰对于这位美艳新抱早有窥伺,尤其她洗澡后穿起性感的睡袍,令他欲火上升,今转这位娇艳新抱赤裸裸的在自己跨下,他勐力地抽送,两手摸玩关秀萍丰弹的奶子。

“秀,喜欢爸屌你吗?”

“喜欢……”

“喜欢爸的大㞗屌吗?”

“喜欢……好硬……爸……大力……屌……”

“要爸屌你那里啊……”

“屌我个閪……屌死我……大力屌……噢……”

“你很淫啊……”

“爸喜欢我淫吗……”

“喜欢……越淫越喜欢……“哪我做你家的淫妇啊……”

“好啊……以后你做小淫妇,你奶奶做大淫妇……现在先屌死你这个小淫妇……”

“噢……噢……我是小淫妇……大力屌我个閪……屌死我……噢……”

陈小东插著母亲黄鳯英,陈志诚插著女儿陈小芸,何小辉插著母亲张慧珊,陈小武插著表姐何冬冬,这四对母子,父女,表姐弟等在平日的家庭群交活动中各各早已有过不少性爱,由于他们早出过精,因而抽插得更有耐力。

黄鳯英见再轮插自己的是孖儿,便说:“是小东吗……”

“是啊……”

轮奸的兴奋令黄鳯英淫欲炽盛,淫叫不断:“噢……不要停……大力……噢……大力插我……屌死我……噢~~~~~~”

张慧珊也是被轮插得高潮迭起,今转她见轮到儿子何小辉插自己的屄屄,便淫叫:“噢……阿仔……大力……插我……噢~~~屌我……屌死我……我要……噢~~~”

陈子芸已被轮奸的性奋弄得高潮迭起,今转她只无力地轻轻的呻吟著,承受着父亲陈志诚的抽插。

何冬冬也是被轮奸的性奋弄得性欲高涨,无力再淫叫,只低声“噢……噢……”,任得表弟陈小武的㞗㞗在她的屄屄内抽送。

刘佩兰在儿子简少轩强力的推进下,高潮来临,简少轩叫道:“妈……我要射……”

“射进去……我要……”

刘佩兰感到一阵刺热冲进子宫,她长吁一声,身子也抽搐几下之后便软下来。

植咏儿在儿子岑家浩勐力抽送下,全身感到抽搐,岑家浩说:“妈……我要射了……”

“家浩……射进来……妈要……噢……”

岑家浩喷射了,热刺的精液全灌进母亲的屄屄内,植咏儿长叫一声,身子也软下来。

关秀萍在家翁岑俊杰狂抽下,只“噢…噢…”的淫叫,她感到阴道阵阵收缩,她知道高潮要来了,她叫道:“爸……给我……噢……”

“秀,我要射了……”

“射进来呀……我要……给我……”

岑俊杰感到㞗㞗受到压迫,他“吁”的一声,身子一抖,关秀萍也同时“啊”的一声,她感到一股刺热的精液喷进子宫内,两人同时到达高潮。

简少慧扭动屁股迎合著父亲简瑞洪在自己屄屄内的狂抽勐插,她叫道:“屌死我了……好粗啊……”

“你个閪好屌……屌死你……我要射了……”

“射进来……我要……给我……”

简少慧感到烫热的精液灌进子宫里,她长吁一声,身子便软下来。

这时黄鳯英、张慧珊、陈小芸和何小冬也都喊叫:“噢……噢……屌我……大力屌我……给我……噢……噢……”

陈志诚、陈小东、陈小武和何小辉虽然早转射过精,但今转在各女的淫叫的刺激下,也再次射精,黄鳯英、张慧珊、陈小芸和何小冬也都各自到了高潮。

Linda和Lisa看着一众男女的奸淫活春宫,两位女主持又是赤身裸体,刚才开始时又给众男摸乳弄阴,真的有点撑不住,好在比赛中要点算各人的分数,性欲的兴奋被降温了,现比赛结束了,两裸女主持才稍定神过来。

Lisa说:“请各位男士扶女士下床。”

黄鳯英、张慧珊、陈小芸、何小冬、刘佩兰、简少慧、植咏儿、关秀萍都被扶下床来。

Lisa说:“请各位女士把脚张开站好。”

男士都扶著女士张腿站着。

刘佩兰、简少慧、植咏儿、关秀萍因张腿站立的姿势使四女阴道内的精液渗出,加上刚才的淫态,四女都低首一脸羞红。

Linda说:“我们来看看这个回合的成绩,红组陈家女方0分,男方得2分,黄组何家女方0分,男方得2分,蓝组岑家男、女方各得4分,共得8分,绿组简家男、女方各得4分,共得8分。”

蓝组和绿组听到所得的分数,各人都显得十分兴奋,刘佩?和植咏儿都兴奋得各揽著身旁的儿子狂吻,简少慧和简瑞洪父女,岑俊杰和关秀萍翁媳,也十分兴奋,各人相互拥抱而吻。

Lisa说:“我们再来看看三个回合的总成绩。”

听到要公布总成绩,刘佩兰、植咏儿才放开拥著的儿子,简瑞洪放开拥著的女儿,岑俊杰也放开拥著的新抱,大家都屏息地等待成绩的公布,各人都很紧张,由于红组陈家和黄组何家今回合得分不多,有机会给蓝、绿两组反超前。

Linda说:“三个回合的总成绩是:红组陈家共得16分,黄组何家共得20分,蓝组岑家共得14分,绿组简家共得20分。”

绿组简家听到自己所得分数和之前领先的黄组何家平手,简家上下欢呼互相拥抱,刘佩兰和简少慧母女二人更兴奋得扭动身体,她们胸前两个乳房上下左右的跳动,看得大家都替她们开心。

Lisa说:“由于有两组同分,为决定谁家胜出,要再进行一个附加赛。”

陈志诚说:“我们都经过了算是激烈的竞赛,尤其刚才的轮奸竞赛,我看大家都有点疲累了,而且女士都是良家妇女,不是AV女优,再来附加赛,我怕大家吃不消了。”

各女士听陈志诚提及刚才轮奸的竞赛,想到自己的淫态,都脸带红晕,但也认同陈志诚的讲话,各女士都点点头。

其他男士也明白经过连番射精,要再起头应付新一轮的性爱竞赛不是容易的,各男士也都发声附和。

陈志诚继续说:“如果一定要分出胜负,这样吧,我代表黄组何家宣布退出附加赛,算是绿组简家胜出。”

张慧珊说:“我听表妹夫的。”

简瑞洪说:“这样胜之不武,不如请两位美女主持再和大会商议,可以有什么其他胜出条件以釐定优胜者。””Linda说:“好吧,你们稍等一会,或者大家先洗身,喝点饮品,稍后我再向大家宣布。”

经过了这个回合的竞赛,各组的所有女士都给所有男方士摸玩过、抽插过,大家可以说是没有身体的隔膜了,大家冲身后便不再围上浴巾,全部人都袒荡相对。

这时Linda和Lisa来到,两位女主持仍是全身赤裸,三点毕露无遗。

Linda说:“大会商议过,我们用女士被男士内射的次数来定胜负,男士忍不住在女士阴道内射精,即表示女士的诱惑吸引大,在第三回合,计算黄组何家和绿组简家的女士被男士内射次数,是绿组简家胜过黄组何家,大家接受这个条件吗?”

陈志诚说:“我代表黄组何家接受这个决定。”

简瑞洪说:“我也接受这个判决。”Linda说:“多谢大家,既然两家都无异议,我宣布胜出者为绿组简家,请简家出来接受大家恭贺仪式。”

简瑞洪、?佩兰、简少慧、简少轩一字排开站在众人面前。

Linda说:“其他组别各人可上前恭贺胜出组别,男士可随意摸玩刘女士和简小姐的身体,女士可摸捋简家父子两人的㞗㞗。”

三组各人都很兴奋,男士围着刘佩兰和简少慧,在她们身上摸玩一番,女士则围着简瑞洪和简少轩,玩弄他们的㞗㞗,直到Linda叫停,各人才放手,大家都拍掌示贺。

Lisa说:“既然大会增加了一个优胜条件,因而也多了一胜出项目,就是‘最诱惑女士’,也就是被内射最多次数的女士。

大家听到多了一个胜出项目,都很紧张谁是最诱惑女士,各人都屏息等宣布结果。

Lisa说:“经过统计,‘最诱惑女士’胜出者是蓝组岑家关秀萍女士。

岑家一听到结果,都欢喜若狂,关秀萍听到自己的名字,几乎不相信自己是‘最诱惑女士’的优胜者。

Lisa说:“关秀萍女士共被五位男士内射,在第二回是陈小武和何小辉,在第三回是陈志诚、陈小东和她的家翁岑俊杰,恭喜关女士。”

关秀萍想到在轮奸竞赛最后一转被自己家翁岑俊杰奸得淫态毕现,虽低首脸红,但笑不合拢,这时丈夫岑家浩拥抱自己赤裸的娇体,给她深情一吻,大家都拍掌恭贺。

岑家浩和关秀萍深吻之后,其他人都上前恭贺她,关秀萍兴奋地和众人拥抱,无论男女都在关秀萍赤裸的身上肆意摸玩一番,连女土都含啜她的奶头,玩得关秀萍低声吟叫。

Linda说:“大家经过了激烈的竞赛,我们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食物和饮品,大家可以尽情享用及休息一晚,明天我们会发还洗净的衣服给各位。”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撤走圆形大水床,摆放一张大台,台上有丰盛的饮品食物,同时安放了几大床和大沙发,空间足够四家人休息。

各人赤裸裸地一边吃喝,一边谈笑聊天,四家人不期然地各自分成不同的组别。

岑家浩和关秀萍的教师身份吸引著几位少女男的恋师情怀,二人有如王子公主般地被这几位少女少男服侍著,夫妇俩只需坐着,自有少女少男拿取食物饮品来给二人享用。

陈小芸、何冬冬、简少慧三位少女用自己赤裸的身体缠绕着岑家浩,又娇嗲地要岑浩评说她们三人身材谁最捧,弄得岑家浩不知如何是好,好在岑家浩是教书出身,便想出一个办法,他叫三位少女在他面前做出和讲出最淫荡的行为和说话来,谁便是最棒,三位少女便在岑家浩面施展浑身解数,极尽挑逗和淫话连连。

陈小东、陈小武、何小辉及简少轩四位少男簇拥著关秀萍老师,陈小东、陈小武、何小辉,三位少年在竞赛中在关秀萍阴道内射过,简少轩在第三回合首转便对上关秀萍,他的恋情兴奋也几乎在关秀萍体内射了,四位少男的恋师情绪带来兴奋莫名。

他们MISS关前MISS关后地叫唤著,殷勤地服侍著关秀萍,也同时在关秀萍裸体上摸玩着,关秀萍任由四位少年在她身上为所欲为,她感受到好像真的被自己学生摸玩着一样,享受着荣誉和肉体被抚摸的快感。

简瑞洪、刘佩兰夫妇,岑俊杰、植咏儿夫妇,陈志诚、黄鳯英夫妇和张慧珊则自成一组地交谈著。

陈志诚讲及他一家人和张慧珊一家人的裸体家庭性爱,陈志诚及张慧珊两家人共住一起,平日在家各人裸袒相对,男的可以任意随摸弄女的乳房屁股,女的也可摸弄男的阳具,但不可有性爱,要待到周五晚开始,父女、母子、姐弟互相性爱,又或父子轮著奸淫母女,大家享受性无比性爱的欢乐。

简瑞洪、刘佩兰夫妇和岑俊杰、植咏儿夫妇听了陈志诚的讲述,四人既惊讶又羡慕。

刘佩兰和植咏儿经历了三回合的比赛,尤其刚才的轮奸竞赛的刺激,而最后一转是给自己的儿子奸淫内射,心理上已完全开放过来,两位熟妇便跟自己丈夫说,她们一家也要效法陈志诚一家的裸体家庭性爱文化,她们也要享受性爱的欢愉刺激。

简瑞洪和岑俊杰听了自己妻子的提议都哈哈大笑,欣然点头说好啊。

陈志诚提议说:“既然今次大家都相识了,不如日后大家择期相聚,一起性爱,你们认为如何?”

简瑞洪和岑俊杰异口同声说:“好啊,能再和两位大奶嫂子性爱,真是求之不得。”

刘佩兰和植咏儿也异口同声娇嗔地说:“你们就是偏爱大奶子,我们的奶子不好玩啊!”

简瑞洪和岑俊杰被自己妻子抢白,一时脸红不知怎样说。

陈志诚说:“两位嫂子的奶子好弹手啊,男人总是对别人老婆有遐想,这是男人想体会别人老婆滋味的心理,其实两位嫂子的身材跟我老婆和表姐,各有千秋特色,都是艳丽照人,在第二回合我和简太太(刘佩兰)对上,简太太的表现淫荡撩人,岑太太(植咏儿)和我儿小武、?姨甥小辉在第二回合对上,岑太太的表现也是淫荡撩人啊,所以我说两位嫂子身材好,样貌美,性爱也很淫荡,十足淫妻,跟我老婆和表姐一样啊!”

简瑞洪和岑俊杰连忙点头说:“是啊,陈兄说得对。”

刘佩兰和植咏儿低头脸红说:“咦,陈生笑人啊!”

黄鳯英和张慧珊笑笑同声说:“欢迎简太太和岑太太加入我们淫妻行列啊!”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几位男士都在四位熟妇的裸体上摸来摸去。

四位熟妇并排坐着,任情地给三位男士摸玩她们赤裸的肉体,也享受着肉体被肆意摸玩带来的刺激快感。

整个晚上,四家人随意地和任何人交缠,各人都无拘无束地就地进行性爱。

女士完全释放内心的性欲,尽情地享受被男士肆意奸淫的性趣和刺激,放地出淫荡的叫声。

(本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