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竞赛游戏 (1-2) 作者:lichee

.

【家庭竞赛游戏】

作者:lichee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一)

一个周未的早上,陈志诚一家五人及张慧珊一家三人来到一座工业大厦某层楼,按下门铃,有职员开门,道明来意后,工作人员请他们到一间类似会客室的地方坐下,室内已有男女八人在座。

大家就座后,有一位美女来到,她穿着一条连身短裙,露出两条白晢大腿。

“我叫Linda,是今次活动的主持,今次活动的条款和内容,你们都清楚明白了吗?”

各人都点点头,有几位女士脸上一片羞红,黄鳯英和张慧珊及她们的女儿则有点紧张奋之色。

“你们要把所有随身物品,包括项首饰、手表、戒指、手机等,全部存放在我们提供的储物柜内。”Linda向他们指示储物柜,各人便把身上的随身物品放进储物内。

“外套也不要穿上,鞋子也要除下,我们有便鞋供应。”

有穿外套的便把外套除下,大家也除下鞋子,穿上便鞋。

“好,请大家跟我来。”

各人跟随Linda来到一个大会场,Linda站在会场的一方,在Linda左右两旁各有一排长椅,长椅前是一个四方形的充气大水池。

Linda请陈志诚及张慧珊等八人到左边去,另外八人到右边去。

Linda说:“好,现在是各家自我介绍,请每位成员逐一起身简单介绍自己,先由左边陈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陈志诚,43岁,自设公司经营,这是我妻,我女,我儿。”

“大家好,我是黄凤英,40岁,家庭主妇。”

黄鳯英穿了一件连身贴身短裙,显出她婀娜的身材和一双白晢的长腿。

Linda说:“请陈太也说出你的三围,其他女士介绍自己时也请说出自己的三围,例如,我自己的三围是35D-26-35。”Linda说完还转身一圈,众人见美女主持有如此标致的身材,大家都发出赞叹声及鼓掌。

黄鳯英说:“我的三围是36C-29-36。”

有些男士已说:“哗,好捧的身材!”

大家都拍掌。

“我叫小芸,17岁,高中学生,我的三围是34C-24-34。”

小芸穿的是一条校服裙。

“大家好,我叫小东,15岁,初中学生。”

小东穿的是著恤衫西裤校服。

Linda说:“现在轮到何家,在此说明一下,今次活动的规定要2男2女的,但何家是单亲家庭,只有何太及她的一对女子,故何太情商她的表姐陈太,借调她的一名儿子作为她的为家庭成员之一,陈太的儿子也就是何太的表姨甥。”

“大家好,我是张慧珊,41岁,政府公务员,我的三围是36C-29-36。”

张慧珊穿了一件T恤,再套上背心短裙,露出她一双白晢的长腿。

“大家好,我叫冬冬,18岁,高中学生,我的三围是34C-23-34。”

冬冬穿的是一条校服裙。

“大家好,我叫小辉,15岁,初中学生。”

小辉穿着的是恤衫西裤校服。

“大家好,我是陈小武,15岁,初中学生。”

小武也是穿着恤衫西裤校服。

Linda说:“现在轮到右边,由岑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岑俊杰,51岁,体育教师,这是我妻,我儿,我新抱。”

“大家好,我是植咏儿,48岁,舞蹈导师,我的三围是33B-23-34。”

植咏儿上身穿了一件小背心,下裳是一条百折长裙。

“大家好,我是岑家浩,25岁,中学教师。”

“大家好,我是关秀萍,24岁,小学教师,我的三围是36B-26-36。”

关秀萍穿上身是一件无袖上衣,下裳是一条及膝半截裙。

Linda说:“好,轮到简家,请简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简瑞洪,45岁,市场经理,这是我妻,我女,我儿。”

“大家好,我是刘佩兰,42岁,酒店客务主任,我的三围是35B-28-35。”

刘佩兰穿了一件长T恤,及一条贴身裤。

“大家好,我是简少慧,19岁,大学生,我的三围是36B-25-36。”

简少慧上身穿了一件T恤,下身是一条热裤。

“大家好,我是简少轩,17岁,高中学生。”Linda说:“好,为方便辨认各家成员,每家编入不同颜色的组别,陈家是红组,何家是蓝组,岑家是黄组,简家是绿组,每位家庭成员会分发一条同色的头箍带,请把头箍带套在头上。”

这时有工作人员把各家的颜色头箍带分发给各家,各人便把头箍带套在头上。

Linda说:“好,现在首先进行的回合是脱衣竞赛,共分四场,由各组男方对各组女方,对赛的组别是红组对黄组,蓝组对绿组。”

男士都显得十分雀跃,女士则微笑点头,也互相顾盼要对赛的组别。

Linda继续说:“规则是这样的:在限时内首先把对方衣服脱光的一方,可得2分,已被脱光衣服的一方不可再脱对方的衣服,如时间许可,脱光对方衣服的一方还可以肆意地玩弄被脱光衣服的一方的肉体,被脱光衣服的一方不得抗拒,直至限时到为止。大家明白吗?”

各人都点头表示明白,各组成员开始交头接耳商讨竞赛的策略。

Linda说:“第一场竞赛是红组女方对黄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红组母黄鳯英(陈母)、女儿陈小芸和黄组父岑伟杰、儿子岑家浩分别来到充气水池旁。

岑父看着红组两母女,心想红组女儿只是一位17岁少女,要她剥个清光不难,只要儿子先缠着她的母亲,待他把女儿剥光后再来把母亲?光,岑父望着红组两母女微微笑。

陈母看黄组岑父,体形壮硕,儿子虽稍逊,但也估计到自己和女儿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她只有见机行事。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原来水池有一层水溶润滑油,人踏进去根本站不住,只能跪坐着。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岑父一听到3便直滑向陈女,一手拦腰便抱着她,另一手便扯开她的校服裙。

陈母见势便勐力拉开岑父的手,但她怎及得体育老师的气力,而且岑子已来到她的背后,一手便拉开她裙边的拉链,另一手掀她的裙摆向上扯。

陈母唯有放下女儿去应付岑子的进攻,她一个反身,两手抓着他的恤衫向两边用力扯开,恤衫钮扣纷纷散脱,岑子不虞陈母有此一著,呆了一呆,陈母得势不?人,用手解开他裤头的钮,再用力向下扯,岑子的长裤连内裤一并被陈母扯下来,他的㞗㞗便露了出来,陈母把脚一伸,岑子身子便倒下,陈母用手揸捏他的㞗㞗,岑子两脚一并,陈母手脚并用,把岑子的裤子剥了下来,跟着她反身骑在他的腰肚上,用手扯开他的恤衫,岑子竟被陈母剥个清光。

与此同时,岑父一手抱着陈女,陈女基本上动弹不得,任由岑父剥她的校服裙,岑父三扒两拨便把陈女的校服裙剥了下来,接着扯开她的乳罩,陈女两个大奶子便跳出来。

岑父忍不住揸摸她的奶子:“哗,少少年纪奶子便这么大,我看你妈的奶子也不小啊!”

岑父瞄到儿子已被陈母拦腰骑住,他急忙伸手脱去陈女的内裤,陈女也奋力挣扎,她知道被岑父剥光是无可避免的,但她也想拖延时间,好让母亲得分。

岑父拉开陈女内裤边缘,用手指插入她的屄屄内,陈女本能两腿一夹,岑父乘机扯下她的内裤,岑父又借润滑油把身子一滑,借势把陈女内裤拉到脚踝,再用手一托,便把陈女的内裤剥了下来,陈女被岑父剥个清光了。

岑父没有停下来,他滑向儿子那边,把陈母拉下来,伸手便要剥她的衣裙,陈母用手按著岑父的肩膊,用脚对准他的下阴一伸,岑父一痛,手一松,身子便被陈母推开。

陈母没有退闪,她扑向岑父,用身子压着他,伸手去解他的裤子。

岑父穿的是松身短裤,很容易被陈母解开,陈母用力一扯,连内裤也一并被扯下,陈母得势不绕人,用手揸捏岑父的阳具,令岑父动不起来,陈母用脚把他的裤子甩出去。

岑父也心有不甘的,忍住阳具被揸,两手拉起母的裙子,露出她的屁股来,原来陈母没有穿内裤的,于是岑父用手指插入陈母的屄屄内抽动,陈母的屄屄被指奸,身子一软,两脚不自觉地分开,岑父见机不可失,趁机把她的衣裙剥下来,陈母没有穿胸罩,陈母被剥清光了。

脱衣竞赛限时未到,按竞赛规则岑父可以肆意地玩弄两母女赤裸的肉体,岑父把陈母和陈女拉到身边,任情地抚摸两母女的大奶子,又含又啜又捏她们的乳头,又用手指奸淫她们的屄屄,两母女被岑父玩弄得脸红气喘。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一场成绩是红组得2分,黄组得4分。请红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陈母扶起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陈母黄鳯英,容貌俏丽,虽生育过三个孩子,但身材婀娜丰满,肉白肤红,两个大奶?丰腴挺立,乳头如熟透的葡萄,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阴毛油亮乌黑,茂茸萋萋,肥腻的阴唇半遮半掩著阴道口,阴道口上方那微微突起如豆蔻般的阴蒂,红润逗人。

陈女小芸,少女肌肤,细腻嫩滑,肉白身莹,两个大奶子丰腴盈满,乳头如熟透的樱桃,小腹平坦,两腿浑圆修长,臀部浑圆,阴毛浓密乌黑细长,把整个屄屄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充满诱惑。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我们已准备淋浴设备给参赛者使用,四位可以到那边去冲洗身上的润滑液。”

大家望过去,那是一个开放式淋浴间格,无遮无掩,淋浴的过程完全任人观看,而且不分男女,换言之,男女可以一起共浴的。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二场竞赛,接下来是黄组女方对红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黄组母植咏儿(岑母)、新抱关秀萍和红组父陈志诚、儿子陈小东分别来到充气水池旁。

陈父观看上一场的竞赛后,心想把对方两女剥个清光不难,但要黄组取不到分,就要有个策略。

岑母看陈父体形健硕,心想自己是舞蹈导师,身手也不差,新抱虽是娇柔一点,但也是少妇一名,不会输给15岁的陈子。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著。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陈父一听到3便直滑向岑母,两手从她背后扣着她的两臂,陈子即上前拉下她的百折长裙,岑母不断挣扎。

岑家新抱见势便在陈子背后拉开他,不要小看陈子只有15岁,他生得高大健砚,是学校篮球队队员,岑家新抱这位娇柔小学老师怎能扯得动他,只能不断地撕扯他的衫裤。

陈子不理岑家新抱在他背后的拉扯,他三两下便把岑母的百折长裙剥了下来,接着他动手剥岑母的内裤。

岑母一下子被陈父从后架著两臂,上半身便是靠在陈父胸腔动弹不得,虽然不断踢动两腿,但陈子轻易地剥掉自己的裙子,接着也把自己的内裤剥下来,把她神秘的毛茸三角地带暴露出来,虽然她对今天的竞赛早有心理准备,但不知怎的脸上有点红热。

这时岑家新抱在陈子背后不断拉扯,她已把陈子的裇衫撕破,现在他的上身是光着的,陈父向儿子打眼色,叫他继续,他没理会岑家新抱对他的穷拉勐扯,他用手指插入岑母的屄屄内抽动,抽动得十来下,岑母身子发软,开始气喘,陈父见此,便松开两手去拉起岑母的小背心,把小背心剥了下来,接着把她的胸罩也扯掉,岑母被陈家父子剥清光了。

岑家新抱勐拉勐扯陈子的衫裤,陈子的裇衫被她扯破剥掉,她便继续拉扯陈子的长裤,希望可以尽快剥了他的长裤下来。

陈父放下岑母,向儿子再打眼色,儿子领颔,摇动下身,好让岑家新抱扯甩他的长裤,岑家新抱只顾著扯甩陈子的长裤,正当她把陈子的长裤剥了下来之际,冷不防陈父身子一滑,便滑到她的背后,陈父重施故技,两手从她背后架着她的两臂,使她动弹不得。

陈子转身面向岑家新抱,陈子不慌不忙,剥下她的半截裙,岑家新抱两脚不断挣扎,但敌不过陈子的力气,陈子三两下手势便剥了她的内裤出来,露出她毛茸的屄屄。

陈子忍不住说:“哗,老师的屄屄好美呀!”

岑家新抱虽已为人妻,也有过不同的性爱,但被15岁小子说着她裸露的屄屄,有点难为情,便别过脸去,突然她感到屄屄好痒,原来陈子把头钻到她胯下,用舌舔她的屄屄。

“不要……不要……啊……啊……”

岑家新抱被陈子舔得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动,陈父松开双手,顺势剥了她的无袖上衣,也扯去她的胸罩,一对奶子便弹了出来了。

岑家新抱被陈家父子剥个清光了。

陈家父子用了不多的时间便把岑家两位女性剥个清光,还有剩余时间,按竞赛规则陈家父子可以肆意地玩弄岑母和岑家新抱赤裸的肉体。

陈父把岑母和岑家新抱拉在一起并排著,岑母和新抱的奶子虽不及陈家母女的丰满,但也腴盈滑熘,陈家两父子又搓又捏她们的奶子,又含又啜她们的乳头,两父子把玩得不亦乐乎。

岑母和岑家新抱两具赤裸肉体,全身上下都被陈家父子肆意的摸玩抚弄,最要命的是陈家两父子时而指奸她的屄屄,时而用舌舔她们的屄屄,令她们有如蚁行,开始呻?。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二场成绩是红组得4分,黄组0分。请黄组母亲及新抱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奶奶和新抱的美妙身材。”

岑家新抱和岑母得被陈家父子玩弄有气无力,两父子便扶起岑家新抱和岑母,半揽半抱着她们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岑母植咏儿,容貌娟好,因是舞蹈导师,身材苗条,肤白红润,两个奶子圆盈,乳头突立,双腿修长,臀部浑圆,阴毛浓密有致,阴唇肥腻,阴道口光泽撩人。

岑家新抱关秀萍,容貌俏丽,肉白身洁,两个奶子盈满,乳头粉红挺立,两腿浑圆修长,臀部腴圆,阴毛茂茸乌黑,覆蓋阴阜,阴唇半露半闭,阴道口微微张合,惹人怜爱。

奶奶和新抱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冲洗身上的润滑液。”

陈家父子便揽抱着岑母和岑家新抱到淋浴间去,四人一起淋浴。

原来上一场竞赛完结后,岑家父子与陈家母女一起淋浴,在淋浴时陈家母女全身上下任由岑家父子肆意摸玩,她们被摸玩得兴奋莫名。

岑母和岑家新抱刚才在脱衣竞赛中被陈家父子玩弄得意犹未尽,现便藉淋浴时任由陈家父子摸玩抚弄她们的肉体,以求尽兴。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三场竞赛,接下来是蓝组女方对绿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蓝组母张慧珊(何母)、女儿何冬冬和绿组父简瑞洪、儿子简少轩分别来到充气水池旁。

简父看过红组父子剥光黄组奶奶和她新抱的手法,看看对手何母和她18岁的女儿,自己儿子虽然和她年纪相彷,但男生力气始终胜过女生,心想也可以彷效陈家父子,依样葫芦,尽快把她们母女剥光,就可以任情玩弄她们的肉体,想起她母女俩的大奶子,越想越兴奋。

何母看简父体形壮健,简子与自己女儿年纪相彷,心想简父一定会效法她表姐夫(陈父)剥光黄组奶奶和她新抱的手法,她得要小心应付。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著。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当简父一听3便滑向何母,准备如陈父一样后从她背后扣着她的两臂,谁知何母一个转身,一手抓向他的下阴,另一抓他的上衣,简子如与父亲商议好一样,冲上来就抓何母的短裙,但何母穿的是背心短裙,不同岑母的百折长裙一扯便扯下来,简子根本不容易把背心裙扯下来。

这时何女绕到简父背后,抓着他的上衣向上拉,由于简父的下阴被何母揸捏著,他身子的转动不灵,就被何女剥下了上衣,接着何女用口啜他的乳头,用手捏他的另一乳头,搞得简父全?骚软,何母乘机解开他的裤头,把他的裤子拉下来。

简子见无法扯下何母的背心裙,便转个方向把裙子向上拉,想把裙子从何母头上扯去,谁知他一拉起裙子,发现何母是没有穿内裤的,露出整个屁股来,简子便想到陈子用舌舔岑家新抱的屄耳,他便依样钻到何母胯下,用舌舔何母的屄屄。

何母屄屄被舔,只好放开揸捏著简父下阴的手,转身应付简子的进攻,简子死抱着何母两腿不放,不断用舌舔她的屄屄。

何母灵机一触,把两腿交缠绞著简子的上身,并强忍着屄屄被简子舔弄的骚软,伸手就解开简子的裤头,何母利用润滑油不断转动身体,因为她两腿绞著简子,无形中等于拖着简子转动,简子穿的是松身短裤,很快便因转动磨擦力把短裤甩到脚踝,何母见机便拉起简子的上衣,用力向上扯,简子头一松开,上衣便被何母剥了下来,何母乘势松开两腿,把身子滑向简子下身,顺势用手扯开简子短裤,简子一时间不知所措,何母又乘势拉他的平脚短裤,何母三两下手势便把简子的平脚短裤剥了下来,简子被何母剥清光了。

与此同时,当何母放开揸捏简父下阴之际,简父一个反身,把何女压在身下,他扯开何女的校服裙,三扒两拨便把何女的校服裙剥下来了,接着扯掉何女的乳罩,何女两个大奶子便弹了出来,简父不禁赞叹:“好大的奶子啊!”

简父用手又揸又捏何女的两个大奶子。

简父正在摸玩何女的大奶子有点得忘形之际,眼瞄到儿子形势不妙,便急忙伸手去扯何女的内裤。

何女被简父压在自己身上,根本无法抗争,只得任由简父肆意地摸玩她的奶子,也任由简父剥她的衣裙乳罩内裤,简父三两下便把何女的内裤剥下来,何女被简父剥清光了。

简父剥光何女便立即放开她,把身子滑向何母,他一手拦腰就抱着何母,另一手掀起何母的裙摆,他知道何母没有穿内裤,直用手指就插入她的屄屄内抽动,何母屄屄被指奸著,两腿虽然不断踢动,但屄屄传来一阵阵的骚麻,身子便放软,简父见势,便动手剥脱何母的裙子,插入何母屄屄的手指仍然抽动,何母身子已骚软无力,任由简父剥她的裙子T恤,何母没穿胸罩,T恤被脱去便是裸身了,简父终于把何母也剥清光了,而时间也到了,简父无剩余时间去摸玩何母的大奶子。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三场成绩是蓝组得2分,绿组得4分。请蓝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何母扶起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何母张慧珊,容貌艳丽,身材婀娜丰满,肉白肤红,两个大奶?丰腴挺立,乳头如熟透的葡萄,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阴毛茂茸乌黑,疏落有致,阴唇肥腻,阴道口光润诱人。

何女冬冬,少女肌肤,细腻嫩滑,肉白身莹,两个奶子丰腴盈满,乳头如熟透的樱桃,小腹平坦,两腿浑圆修长,臀部圆腴,阴毛浓密乌黑细长,把整个屄屄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充满诱惑。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冲洗身上的润滑液。”

何家两母女走到淋浴间,简家父子也来到,何母用眼神示意他们进来一起淋浴,简家父子两人欢喜若狂,何家两母女任由简家两父子尽情地在她们身上摸玩一番,她们也想享受全身上下?摸玩的兴奋。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四场竞赛,接下来是绿组女方对蓝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绿组母刘佩兰(简母)、女儿简少慧和蓝组子何小辉、表姨甥陈小武分别来到充气水池旁。

简母看对方是两位15岁少年学生,自己女儿都比他们年长,况且女儿平日也有打羽毛球,不是弱质纤纤的女子,心想今次一定可以赢取4分。

蓝组何子和陈子看对手是一对母女,年纪都比自己长,?不能用陈父那个策略,而且简母穿的是长T恤贴身裤,简女穿的是T恤热裤,要剥光她们要花点心思了。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著。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简母一听到3便把身子滑向两位少年,想利用冲力把他们压在自己身下,好让女儿去剥他们的衫裤。

陈子是学校篮球队员,何子是学校手球队员,两人身手也很敏捷,他们利用润滑油的借力闪避简母的冲势,也让简女扑了个空。

四人互相你追我逐,你闪我避,你撞我碰,你拉我推,有时大家身体碰撞一起,便你拉我扯对方的衣服,两位少年学生的恤衫已被扯破不少。

陈子看自己和何子上身的恤衫已破烂不堪,陈子向何子打个眼色,两位少年索性自行脱去破烂的恤衫。

简母和简女笑起来,心想难道两位少学生投降,自行脱光。

陈子和何子不断打圈滑行去碰撞简家两母女,因为他们上身光滑,简家两母女捉不稳两位少年学生,渐渐简家母女被陈子和何子围在一起。

简家母女一时茫无头绪,只当两少年冲过来时便伸手去抓他们,但他们总是闪躲过去,母女两人渐渐靠拢一起。

陈子和何子这时一左一右勐力冲向简家母女,简家母女一时失稳,身体向后倒下,陈子和何子乘势骑在她们腰上,何子骑在简女腰上,陈子骑在简母腰上,两母女被骑着起不得身来。

陈子和何子勐力把她们的T恤拉起,简家母女两手不断挣扎,但刚才的追逐已消耗了她们不少气力,敌不过两位少年的力气,上身的T恤终于被两位少年剥了下来,两位少年得势不绕人,跟着扯去她们的胸罩,美白的奶子便弹了出来。

陈子说:“阿姨的奶子好白好滑手啊!”

陈子一边说一边搓揉简母的奶子,说完又低头用口含啜她的乳头。

简母感到一阵阵骚麻,身子便软下来,竟闭目享受乳头被含啜的快感。

何子说:“姐姐的奶子好白好弹手啊!”

何子一边说一边搓揉简女的奶子,说完又低头用口含啜她的乳头。

简女感到一阵阵骚麻,身子便软下来,竟闭目享受乳头被含啜的快感。

陈子和何子见胯下的女士已身软无力,便转过身去解她们的裤子,他们连她们的内裤一并拉下,两母女没有挣扎,任由两位少年把她们的裤子剥了下来,简家母女被两位少𣓞年学生剥清光了。

令两位少年惊讶的是简家两母女的屄屄竟是光洁无毛的,两位少年欣喜若狂,连忙分开两母女的双腿,用舌去舔她们的屄屄。

屄屄便舔的阵阵骚麻令简家母女不能自控,两手不断地抚摸自己的奶子,又轻轻地呻吟:“噢……啊……好舒服……”淫态毕现。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四场成绩是蓝组得4分,绿组0分。请绿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时间到了,何子和陈子才停止舔简家母女的屄屄,并扶起母女二人。

两母女张眼看着两位少年,想起刚才的淫态,脸上腓红,任得两位少扶起自己,两位少年半揽半抱着两母女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简母刘佩兰,容貌娟好,身材婀娜,肤白肉滑,两个奶子圆盈,乳头突立,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屄屄无毛光洁,阴唇肥腻,阴蒂突起逗人,阴道口湿润𢸘撩人。

简女少慧,容貌俏丽,肌肤细腻,皮光肉白,两个奶子盈盈而挺,乳头如熟透的樱桃,两腿修长,臀部浑圆翘挺,屄屄无毛光洁,阴唇显露,阴蒂突起逗人,阴道口红润,惹人怜爱。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冲洗身上的润滑液。”

两位少年便半揽半抱着简家母女到淋浴间去,四人一起淋浴,简家母女刚才被两位少年玩弄得性起,现更要藉一起淋浴,好让两位少年尽情肆意地摸玩她们的肉体,以享受全身上下被抚摸的快感。

Linda说:“四场的脱衣竞赛结束,这回合的成绩是:红组陈家有6分;蓝组何家有6分;黄组岑家有4分;绿组简家有4分。”

大家鼓掌。

Linda说:“经过一轮刺激的竞赛,相信大家也需要休息一下。”

这时工作人员拖开四方充气水池,摆放一张大台,上有饮品食物。

Linda说:“我们提供饮品食物给各位享用,以补充体力,应付下一轮的竞赛,大家随便,不用客气。”

大家拍掌欢迎。

……

(二)

休息过后,Linda回到会场内。

这时工作人员把放有食物饮品的大台撤下,在原来摆放水池的地方铺上一张四方大垫。

Linda说:“好了,大家都休息过了,接下来这个回合的竞赛,仍是由各组男方对各组女方,但对赛的组别不同于上一回合,上回合是红组对黄组,蓝组对绿组,今个回合是红组对绿组,蓝组对黄组。”

大家一听都拍掌欢呼,对赛组别互相挥手。

Linda说:“今次也是分别进行四场竞赛,规则如下:首先,女方可以用任可方法,包括手交、口交、乳交,令男方于限时内在女方体外射精,女方可得2分;男方能坚忍至限时到而未射精,男方可以用任何体交方法插入女方阴道并在女方体内射精,男方可得2分;男方射精后仍金枪不倒,男方可继续插入女方阴道并在女方体内射精,男方亦可得2分,大家明白吗?”

大家齐声回答:“明白。”

大家听到这回合的竞赛内容和规则,各组男士都兴奋得叫起来,红组和蓝组女士也显出兴奋之色,黄、绿两女士则虽有些腼腆,但经过上回合的竞赛,都一脸期待接下来的竞赛。

Linda说:“现开始进行第一场竞赛,是蓝组方女方对黄组男方,请两方成员解下浴巾赤裸来到大垫前。”(说明:在脱衣竞赛进行后,对赛两方到淋浴间冲洗身上的润滑液,淋浴后各人身上只围上浴巾。)蓝组母张慧珊(何母)、女儿何冬冬和黄组父岑俊杰、儿子岑家浩分别来到大垫前。

岑俊杰和岑家浩望着张慧珊、何冬冬两母女的大奶子,想起可以摸玩这对母女的大奶子,下体已有跃然之动。

Linda说:“请留意,今回合由女方选择对手,请蓝组女方选择。”

张慧珊选了岑家浩,何冬冬的对手便是岑俊杰。

Linda说:“好,请双方踏进大垫上,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大垫上,张慧珊对岑家浩,何冬冬对岑俊杰。

Linda说:“大家准备,1……2……3,开始。”

张慧珊和何冬冬很有默契地用自己的大奶子磨擦岑俊杰和岑家浩的腔膛,又把自己的乳房让他们又舔又啜,她们的手则在套弄他们的㞗㞗。

太诱人了,岑家父子的㞗㞗已处于兴套状态,张慧珊、何冬冬母女改用舌头舔他们的乳头,并一路舔下去,然后用口含着他们的㞗㞗吞吐,岑家父子一边享受着张慧珊和何冬冬口交的快感,一边伸手摸玩母女二人的大奶子。

岑家父子的㞗㞗在张慧珊、何冬冬母女又啜又舔,又含又吸的口技下,越来越硬,张慧珊突然把岑家浩的㞗㞗吐出,改用她的大奶子夹着他的㞗㞗来套弄,岑家浩的㞗㞗在张慧珊温香暖玉的大奶子套弄下,忍不住爆发,喷射得张慧珊一脸都是精液。

张慧珊没有停下来,她走到岑俊杰身边,把自己的乳房放到他口中让他吸啜她的乳头,又拉他的手去摸玩她的大奶子。

岑俊杰的忍耐力也很强,但在大奶子母女的夹攻下,他也喷射了。

岑家父子被张慧珊、何冬冬母女在限时内弄到射精,张慧珊和何冬冬举出胜利的手势。

岑俊杰不愧为体育教师,虽然射了精,但在大奶母女的刺激下,阳具仍硬直,他把张慧珊按倒,二话不说就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抽动起来,同时他又用手指插入何冬冬的屄屄内抽动,插得张慧珊一会儿,他抽出阳具插入何冬冬屄屄内,用手指奸淫张慧珊的屄屄,如此往返覆来。

两母女同时被奸淫著,“噢…呀…噢…呀…”

的呻吟声此起彼落。

岑家浩射精后,阳具处于半软不硬的状态,虽然眼前就是淫荡的性交场面,但他的阳具始终硬不起来,只能眼巴巴看着父亲狂抽勐插张慧珊、何冬冬这对大奶母女。

原来岑俊杰和岑家浩父子两人在脱衣竞赛后淋浴时与陈家黄鳯英、陈小芸一对大奶母女一起淋浴,母女二人全身上下固然任由岑家父子肆意摸玩,她们也替岑家父子手交和乳交,令得岑俊杰喷射了一次,岑家浩喷射了两次,所以在今个回合的竞赛中,岑家浩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岑俊杰终于在张慧珊体内喷射了。

Linda说:“好了,时间到,成绩是蓝组得4分,黄组得2分。请蓝、黄两方到淋浴间洗身。”

岑俊杰呼岑家浩过来帮忙扶起张慧珊、何冬冬母女,父子二人半揽半抱着母女二人到淋浴间,继续摸玩张慧珊、何冬冬母女赤裸的肉体。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二场竞赛,接下来是黄组女方对蓝组男方,请两方成员解下浴巾赤裸来到大垫前。”

黄组母植咏儿(岑母)、新抱关秀萍和蓝组子何小辉、表姨甥陈小武分别来到大垫上。

何小辉和陈小武刚才午休时与陈小东谈过,植咏儿和关秀萍的奶子不及他们的母亲、姐姐的奶子大,但滑熘盈手,尤其一想到关秀萍是一位小学老师,三小子都兴奋有加,两小子都直望着关秀萍的裸体。

植咏儿和关秀萍看着两位血气方刚的少年,心想要令他们泄得一败涂地不难啊。

Linda说:“请黄组女方选择对手。”

植咏儿和关秀萍心想怎选都一样,就随便选对着自己的小子,植咏儿选了何小辉,关秀萍的对手便是陈小武。

Linda说:“好,请双方踏进大垫上,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大垫上,植咏儿对何小辉,关秀萍对陈小武。

Linda说:“大家准备,1……2……3,开始。”

植咏儿和关秀萍看了刚才张慧珊、何冬冬母女怎样挑逗她们的丈夫,她们一开始便依样葫芦地把自己的奶子磨擦两小子的腔膛,又把自己的乳房让两小子又舔又啜,她们的手则在套弄他们的阳具。

两小子的阳具很快便处于兴奋状态,植咏儿和关秀萍改用舌头舔两小子的乳头,并一路舔下去,然后用口含着两小子的阳具吞吐。

两小子的阳具在植咏儿和关秀萍又舔又啜下,阳具硬直粗大,把植咏儿和关秀萍的嘴塞得满满的,植咏儿和关秀萍好几次要吐出两小子的阳具来透透气,才再用口含弄,但两小子的阳具太大,她们有点撑不住,最后她们改回用手来套弄。

何小辉和陈小武虽是15岁少年,但在家庭的性教育的熏陶下,坚忍度相当持久,无论植咏儿和关秀萍怎样套弄挑逗,但两小子仍未射精。

植咏儿和关秀萍时而手捋,时而口含,虽然开始感到有点倦,仍不断又捋又含,希望能弄到两小子射精。

终于限时到了,两小子已急不及待把植咏儿和关秀萍按倒,二话不说就把翘硬的阳具直插入她们的阴道内抽送。

两小子的阳具又硬又粗,插得植咏儿和关秀萍同时“呀”

的大叫,她们感到阴道的涨满,大阳具在阴道内的抽动,令她们感到电流冲击著全身,已不自觉地随着阳具进出的节奏而扭动屁股,以迎合阳具在阴道的抽插。

植咏儿和关秀萍“噢…呀…噢…呀…”的淫叫此起彼落,突然两小子停下来,植咏儿和关秀萍顿有所失,同声叫:“不要停……我要……”

何小辉附在植咏儿耳边说:“阿姨,你要什么?叫我屌你……要大声讲出来……”

陈小武附在关秀萍耳边说:“美女老师,你要什么?叫我屌你……要大声讲出来……”

植咏儿和关秀萍岑起初都摇头,但经不起性欲的需求,植咏儿首先大声说:“阿姨要你屌……大力屌我……屌死我……”

关秀萍听见奶奶淫叫,她也大声说:“屌我……大力屌我……屌死我……”

两小子抽出阳具,然后把植咏儿和关秀萍拉起来背着自己,改用女上男下的姿势,而植咏儿和关秀萍是面向排椅,两小子把植咏儿和关秀萍的阴道对着自己的阳具坐了下去,这个姿势让坐在排椅上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两小子的具在植咏儿和关秀萍的屄屄内进进出出。

植咏儿双目紧闭,气息微喘,双手搓摸著自己的双乳,而关秀萍眼角斜视,轻咬嘴唇,双手搓摸著自己的双乳,二女的神态都极淫荡。

植咏儿和关秀萍上下摆动臀部,让两小子的㞗㞗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经过一轮交合,两小子终于在植咏儿和关秀萍的阴道内爆射。

两小子他们把植咏儿和关秀萍扶下来躺下,两小子的阳具仍是昂首硬直,今次两子交换对手,何小辉对关秀萍,陈小武对植咏儿,两小子把她们的一只腿高高抬起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把自己阳具插入她们的阴道内狂抽勐插,两手搓揉她们的奶子。

植咏儿和关秀萍此时脸上再无羞涩之色,反是一脸陶醉,双眼直瞪着两小子大叫:“好硬啊……插死我啦……大力呀……噢~~~噢~~~”

终于植咏儿和关秀萍长吁一声,达到了高潮,身子瘫软,两小子同感到阴道的收缩,也就在她们的阴道内再次喷射,当两子拔出阳具时,龟头带着精液,植咏儿和关秀萍的阴道也涌出了精液来。

Linda说:“好了,时间到,成绩是蓝组得8分,黄组0分。请蓝、黄两方到淋浴间洗身。”

何小辉和陈小武扶起植咏儿和关秀萍,植咏儿和关秀萍想起刚才自己的淫态一脸娇羞,两小子半揽半拥着她们到淋浴间去,植咏儿和关秀萍任得两小子替她们洗身,当然全身上下都给两子摸遍。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三场竞赛,接下来是红组女方对绿组男方,请两方成员解下浴巾赤裸来到大垫前。”

红组母黄凰英(陈母)、女儿陈小芸和绿组父简瑞洪、儿子简少轩分别来到大垫前。

简瑞洪、简少轩望着黄凤英、陈小芸赤裸的大奶子,想起可以摸玩两母女的大奶子,下体已有跃然之动。

Linda说:“请红组女方选择对手。”

黄凤英选简瑞洪,陈小芸的对手便是简少轩。

Linda说:“好,请双方踏进大垫上,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大垫上,黄凤英对简瑞洪,陈小芸对简少轩。

Linda说:“大家准备,1……2……3,开始。”

简家两父子已摆好姿势,准备享受黄凤英、陈小芸两母女套弄或舔含他们的㞗㞗,谁知他们看到的是,两母女在湿吻,时而互相抚摸对方的大奶子,而时把乳头互相磨蹭著,两具玉白的裸体在他们面前扭动着,看得父子两人热血沸腾,阳具暴胀。

接着黄凤英和陈小芸四腿交缠,两个屄屄互相对着在磨蹭,手则在搓揉自己的大奶子,口中发出“依依呀呀”的淫声。

黄凤英、陈小芸两母女的女同磨豆腐,令简瑞洪、简少轩父子阳具龟头胀大,父子两人情不自禁地自己用手捋著自己的阳具。

这时陈小芸来到简瑞洪、简少轩父子中间,用手勾示他们一人一边含啜她的乳头,而黄凤英则张开自己两腿,把屄屄完全展现出来,她用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内抽动,先是一指,然后两指,接着是三指,黄凤英一边自慰一边呻吟,表情淫荡。

陈小芸蹲下,左右手各捋著简瑞洪、简少轩胀大的阳具,父子两人一人一手搓摸陈小芸的大奶子。

黄凤英玩完自己的屄屄,来到简瑞洪前,用她的大奶子夹着他的阳具来套弄,同一时间,陈小芸也用她的大奶子夹着简少轩的阳具来套弄。

父子两人的阳具在黄凤英、陈小芸两母女温香暖玉的大奶子套弄下,在加上刚才母女淫荡的女同磨豆腐和黄凤英淫荡自慰的挑诱,忍不住爆发,喷射得黄凤英、陈小芸母女一脸都是精液。

简瑞洪、简少轩父子被黄凤英、陈小芸母女在限时内弄到射精,黄凤英、陈小芸举出胜利的手势。

简家父子虽然射了精,但刚才母女的挑诱也很刺激,他们的阳具没有因射精而软下来,依然挺立,简瑞洪于是把黄凤英反转身,让她两手按在垫上,翘起屁股,他从后插入她的阴道抽送,简少轩也跟着父亲的做法,让陈小芸两手按在垫上,翘起屁股,他从后插入她的阴道抽送。

两父子如竞赛一样,两手按著母女二人的腰,勐力地抽插她们的屄屄,黄凤英、陈小芸被简家父子抽插得淫呼荡叫。

坐在排椅上的人都看得清楚黄凤英、陈小芸母女被简瑞洪、简少轩父子肏著的淫样及她们两个随着抽插节奏而摇摆的大奶子。

简少轩抽得一会儿,长吁一声,在陈小芸阴道内射了,接着简瑞洪也叫了一声,在黄凤英阴道内射了,父子二人把㞗㞗拔出时,㞗㞗已开始垂软,黄凤英、陈小芸母女二人两腿仍张开,阴道口微微渗出精液。

虽然限时未到,但简瑞洪和简少轩无法再交换插入黄凤英、陈小芸母女的屄屄了。

Linda说:“第三场竞赛结束,成绩是绿组得4分,红组得4分。请红、绿两方到淋浴间洗身。”

简瑞洪和简少轩父子扶起黄凤英、陈小芸母女,半揽半拥着她们到淋浴间去,简家父子替母女二人洗身,当然也是过过摸遍她母女两人全身上下的手欲。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四场竞赛,接下来是绿组女方对红组男方,请两方成员解下浴巾赤裸来到大垫前。”

绿组母刘佩兰(简母)、女儿简少慧和红组父陈志诚、子陈小东分别来到大垫前。

刘佩兰观看三场竞赛,各组的女方施展浑身解数,务令对手男方于限时内射精,说到底,还是看对手,今场面对的是陈志诚和陈小东,在上回合脱衣竞赛,父子俩把植咏儿和关秀萍剥光得绰绰有余,还有充余时间玩弄她俩的裸体,看来要想想办法才有胜算。

陈志諴看着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的裸体,虽然母女二人的奶子不及妻女的奶子大,但屄屄光洁无毛,阴蒂阴唇诱人,阴道口光润可爱,要把她母女玩得淫态尽现才过瘾。

Linda说:“请绿组女方选择对手。”

刘佩兰选陈志诚,简少慧的对手便是陈小东。

Linda说:“好,请双方踏进大垫上,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大垫上,刘佩兰对陈志诚,简少慧对陈小东。

Linda说:“大家准备,1……2……3,开始。”

陈家父子好整以暇,等待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的来玩弄他们的阳具。

刘佩兰、简少慧母女也学了黄凤英、陈小芸母女不急于去替陈家父子手交或口交,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在陈家父子面前张开两腿,把自己的屄屄完全展露出来,由于母女两人的屄屄光洁无毛,阴蒂阴唇阴道口让陈家父子一览无遗,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用手在自己的屄屄上轻摸慢揉,之后用一指插入阴道内抽动,然后再用两指,继而用三指,而另一手则在搓摸自己的乳房,脸露淫荡的神态。

陈家父子想不到刘佩兰、简少慧母女来一个淫荡自慰表演,令父子两人热血沸腾,不自觉地用手捋著自的阳具。

刘佩兰、简少慧母子见陈家父子的阳具已暴胀,母女二人便爬到陈家父子面前,母女二人用口又舔又啜陈家父子的㞗㞗,陈家父子的阳具经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的舔弄,阳具胀大得更厉害,刘佩兰含着陈志诚的阳具吞吐,简少慧也含着陈小东的阳具吞吐,但陈家父子阳具太大,把母女二人的口腔塞得满满的,龟头顶到她们的喉咙,吞吐得一会儿,简少慧无法再吞吐下去,把陈小东的阳具吐出,刘佩兰也是,也把陈志諴的阳具吐出来。

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相望,心想如只用手捋,恐怕不能令陈家父子射精,刘佩兰想起脱衣竞赛时被小子舔屄,突然灵机一触,她爬上陈志诚身上,把自己屄屄朝向他脸,自己面对陈志诚的阳具,然后用口舔,用手捋,陈志諴当然不会放过用舌去舔刘弄她的屄屄。

简少慧见母亲的做法,便也依样葫芦,爬上陈小东身上,把自己屄屄朝向他脸,自己面对陈小东的阳具,然后用口舔,用手捋,陈小东当然也不会放过用舌去舔弄她的屄屄。

果然陈家父子在如此刺激下爆发了,弄得刘佩兰、简少慧母女一脸精液,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终于赢回一仗,举起胜利的手势。

陈家父子虽然射了精,但阳具依然兀立,陈志诚从刘佩兰身下退出来,把她面向排椅,两手按著垫上,翘起屁股,陈志诚从后插入她阴道内抽送。

陈小东也跟从父亲做法,从简少慧身下退出来,把她面向排椅,两手按著垫上,翘起屁股,陈小东从后插入她阴道内抽送。

陈家父子的龟头硬大,父子俩一深一浅地抽插著刘佩兰、简少慧两母女,每一下的深入都顶到刘佩兰、简少慧母女的最深处,那种骚麻电流感令母女两人欲仙欲死,不断淫叫。

刘佩兰淫叫:“我要……给我……”

陈志诚说:“你要什么?大声说出来……”

“我……要……大肉棒……屌我……”

“屌你那里呀?”

“屌我个閪……屌死我……大力屌我……噢……”

简少慧淫叫:“给我……我要……”

陈小东说:“姐姐你要什么?大声说出来……”

“插我……用大肉棒……插我……”

“插你哪里呀?”

“插我个閪……大力插我……插死我……噢……”

陈家父子狂抽勐插,刘佩兰、简少慧母女二人的两个奶子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摇晃,母女大声淫叫。

简少慧叫:“大加插我呀……给我高潮我呀……插死我……我要……”

刘佩兰叫:“呀……好硬呀……屌死我啦……噢……大力屌我呀……”

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已淫态毕现,淫话连连。

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同时长吁,陈家父子感到阴道收缩,也在母女二人阴道内喷射。

陈家父子拔出阳具,由于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屄屄光洁无毛,很清楚看到精液在阴道口流出。

虽然限时未到,但陈志诚和陈小东也无法再交换插入刘佩兰、简少慧母女了。

Linda说:“第四场竞赛结束,成绩是绿组得4分,红组得4分。请红、绿两方到淋浴间洗身。”

陈志诚、陈小东父子扶起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半揽半拥着她们到淋浴间去,陈家父子替母女二人洗身,当然也是过过摸遍她母女两人全身上下的手欲。

Linda说:“这回合的成绩是:红组陈家有8分;蓝组何家有12分;黄组岑家有4分;绿组简家有6分。”

大家鼓掌。

Linda继续说:“经过两个回合的竞赛,总成绩是:红组陈家有14分;蓝组何家有18分;黄组岑家有6分;绿组简家有12分。暂时领先的是蓝组何家。”

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接着说:“又经过一轮刺激的竞赛,相信大家也再需要休息一下。我们仍会提供饮品食物给各位享用,以补充体力,应付下一轮的竞赛,大家随便,不用客气。”

大家拍掌欢迎。

这时工作人员撤走四方大垫,摆放一张大台,上有饮品食物,又把排椅撤走,换上两张很大的沙发,空间足够四家人共坐休息。

经过了两个回合的竞赛,各组的女方都给别组的男方摸玩过、甚至奸淫过,各家庭之间也互相融入,休息吃喝时,各人都有说有笑。

黄鳯英和张慧珊在这合回冲身后,心想自己全身上下、乳房屄屄已给大家看清看楚,于是索性不再围上浴巾,赤裸裸走来走去,她们的女儿小芸和冬冬也跟她们母亲一样,冲身后没有再围上浴巾,也是赤身裸体。

植咏儿、关秀萍和刘佩兰、简少慧母女,冲身后本来也如上回合一样围上浴巾,但她们见黄凤英、张慧珊两对母女坦乳露屄,心想自己的裸体一早已给看光,而且刚才的竞赛更是淫相毕现,便也和黄凤英、张珊两对母女一样,解下浴巾,赤身裸体。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