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绿帽之妈妈篇 (完) 作者:写纯爱写得无比吃力的m

.

【薛定谔的绿帽之妈妈篇】

作者:写纯爱写得无比吃力的m2021/5/9发表于:首发于第一会所

作者前言:【整篇都是看本子看来的,所以剧情眼熟也不要奇怪啦~ 】

------------------------------------------

我叫林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日子,在学校和家里来回奔波著。生活平淡而无趣,这就是我的感受。但是,这样枯燥的生活,却仍然有着让我感到振奋,让我动力满满的部分——那就是我的妈妈。

我生在一个单亲家庭,自幼就跟着妈妈生活。尽管妈妈不怎么愿意说,可我是清楚的,她不是我的亲生妈妈,甚至于,我的亲生父母是谁都是个未知数,我……是被我现在的妈妈捡来的。在我很小很小,只能算是稍微有些记事能力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在哪个垃圾堆里把我抱了回家,一点点把我身上的污渍洗干净,再一点点教我识字说话,再让我开始读书,一直含辛茹苦地,直到现在。

至于为什么我知道那么久远的事情……也许因为对于一个从小翻垃圾吃的小孩子来说,一位衣着靓丽的美丽妇人……啊,那时的妈妈,也只是比少女多了几分成熟而已……是一位衣着靓丽的漂亮大姐姐,出现在臭烘烘的垃圾堆里,然后给乌漆墨黑的自己换衣洗澡,让自己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家,本身件不可能的事情吧?

不过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自那以后,我就跟妈妈一起生活,母子俩的日子不算是富裕,但至少我一点也不抗拒这样的生活,至少……能和妈妈一块,什么样的日子我都能接受。

“儿子!把饭桌擦干净了就过来帮妈妈洗一下碗!”

“知道了!我马上!”

这是我们家的日常。我放学回家以后,只要有空就会帮妈妈做些家务,不为别的,单纯地是我心疼自己妈妈,不想让她太辛苦。妈妈似乎也很喜欢这种母子一同做事的时光,每次都会贴心地安排一些不那么费事费劲的事情让我去做。

“妈,我来了!”

我把抹布随手一丢,迈步走进厨房。妈妈站在水槽边搓动着自己的纤手。

“啊?儿子来啦?你赶紧,把剩下的碗洗了就去午休吧,妈妈还要备一下课。”

妈妈臻首微动,布置着我接下来的任务。我站在妈妈身旁,看着妈妈的脸颊,只感叹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面容——淡淡的眉毛下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可这楚楚可怜的眼神里却带了不知多少情愫,挺立的鼻梁,嫩红的小嘴,在我眼里,绝世美人四个字已经写到了妈妈的脸上,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我心神不宁。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分明只是个家庭主妇,妈妈的皮肤却跟婴儿一般白皙而柔软,一头黑色长发被发簪扎了起来,盘在脑后,让她又增了几分成熟与知性——我的妈妈,既有着东方女人的柔情似水,又有着西方女人的灵动妩媚,再加上她那能让不知多少模特都眼红的魔鬼身材……是的……虽然现在身穿围裙忙着洗手的妈妈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但我知道的,她的衣柜里有很多好看衣服,就跟当时她抱我回家的那身一样,双峰挺立,腰细臀肥……

“小奇?你发什么呆?”

妈妈那摄人心魂的大眼睛直挺挺地望着我,将马上就要开始的意淫打断了开来。

“啊……不是……那个……”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想了多少理由都被卡在了喉咙里。

“嗯——?”刻意拖长了声音,妈妈的脸上却露出了与她的身份不符的坏笑,似乎我的不知所措正在她的预料之内,甚至于,她还很乐意看我一脸不知所措。

“真是……行了,碗你也别洗了,站那别动。”

妈妈甩了甩手上的水,把围裙脱掉,露出身下宽松的衣裳,笔直地向我走来。

我看着比我还高一头的妈妈一步步走进,心里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我刚才的胡思乱想,妈妈是不是知道了?啊……要是妈妈知道我对着她的身子意淫,我岂不是……

“……妈?干什……唔!”

正不知所措的我却被妈妈一把给抱进了怀里,我的头直直地埋入了那傲人的双峰之间,妈妈身上那股诱人的体香窜入了我的鼻子,宽松的衣裳下白皙的肌肤也一览无遗。

“妈……”

我惊讶于妈妈的动作,身体还想挣扎一下,却发现妈妈双手的力量大得惊人,被她搂在怀里的我别说挣脱了,连动一下都十分困难。我的大脑就在妈妈紧致的怀抱与诱人的双峰中进入了宕机状态……

过了许久,妈妈的手才松了下来,一双纤手捧起我的脸,用那双摄人心魂的大眼睛看着我,妈妈鼻子里的热气打在我脸上,她一脸坏笑道:

“小坏蛋……”

不敢直视妈妈妩媚的双眼,我低着头,趁著妈妈手上的力气减弱,赶紧从妈妈的怀抱里出来,生怕多呆哪怕一秒。

千万别误会,我对妈妈没有意见,更不会认为这样的美人抱着自己是什么苦不堪言的事情。只是,如果让我在妈妈怀里再多呆一点时间的话,我怕她迷人的身材与丝毫不在乎男女有别的动作会让我的某个部位起生理反应,毕竟,我可是个青春期的男生,雄性荷尔蒙分泌过盛总会有些影响。

“妈!你干什么啊?都快勒死我了。”

我一边喘著粗气,一边口是心非地抱怨道。切,要不是怕自己把持不住,我能在妈妈怀里呆一年。

“哦——?”妈妈刻意拉长了语调,似乎有些不开心,“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家伙,这下只好便宜那些……”

妈妈说到这里,话语一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改口,就是声音小了些,还带了点慌张:

“额……小奇,妈妈有些困了呢,妈妈到房间里睡一觉咯~ ”

………………………………………………………………………………………

当天下午,我坐在教室里,眼前是满满的习题作业,但是我脑袋里却只有妈妈婀娜诱人的身影。

我自幼跟妈妈一块长大,自然而然妈妈会是我最为重视的人。可是,每天妈妈出现在我面前,我总会忍不住亲近她,接触她。是,我会因为过于亲近她而不知所措,我也会因为自己一些淫邪的念头而羞愧不已,这些事会发生在每一个青春期男孩身上,所以我本不应该介意。

但是,我比谁都清楚,自己对妈妈的感情可没有这么简单。

这段时间,我会不由自主地亲近妈妈,搂着她,抱着她,我会刻意在妈妈面前表现得成熟可靠,甚至于,连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我都会时不时想起妈妈的身影。

我在想,我现在是不是真的陷入了恋爱状态了?而我爱上的女人,却是我自己的妈妈。

也因此,妈妈之前的话语让我无比在意,“便宜那些”?剩下来的话妈妈没有说完,但……妈妈难道……?

我的心里开始有些焦躁,不由得拿眼珠四处乱转,想要找些事情分散下注意力。

很快,在教室里,一道身影抓住了我的视线。纯白色的衬衣配上水蓝色的短裙,一头黑发齐腰,刚开始发育的身材亭亭玉立,甚至有了前凸后翘的趋势,晶莹剔透的肌肤裸露在外,真是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坯子。

这人现在正在招呼著其他同学,若有若无的笑意挂在嘴角,有条不紊地吩咐著接下来的任务,整个人显得亲近体贴又稳重可靠。

啊……这是我们班的班长,她……是我的女友,不……是前女友。

我心里一阵失落,又低下头来看着书本发呆。

“林奇同学,怎么天天对着一堆书发愣啊?你这书呆子脑袋,没问题吧?啊?”

一道很惹我心烦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我的头就被人粗鲁地拍来拍去,双管齐下的骚扰很干脆地打乱了我的思绪,也让我的情绪愈发烦躁了起来。

我抬头望去,果然是张熟悉的脸。肤色如同漂白过的纸浆,阴沉又透露著不健康的感觉。鹰钩鼻,三角眼,再配上那向下耷拉着的嘴角,这人的脸上写满了心机。

他的名字……额,我一般管他叫白贱人,毕竟这人皮肤又白品行又差,一直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不过此人家里有几个小钱,所以他倒也混的挺开心。

唯一让我觉得麻烦的就是,他和我不对付,非常不对付。

“哼……贱人你好啊。”

我从牙齿里挤出来几个字,算是对他的回应。这人有事无事就在班里招惹其他同学,只不过碍于这人家境,大家对这样的行为也还算忍耐。

“呀——林同学对小爷我意见还不小呢,其他同学都客客气气的,就你顶嘴,不会……不会是因为我抢了你女朋友记恨在心吧?”

白贱人一脸得意地说道,最后一句话甚至可以提高了嗓门,仿佛炫耀着战果,想要让班级里其他人都听见。

他想要的效果似乎也达到了,整个班级的声音都小了些,似乎大家都听见了他的话,也仿佛大家都在等着他接下来的发言。

他说的……倒是没错,我们班的班长,那个可靠又体贴,体态迷人的女孩子,曾经和我很是亲密,亲密到班上所有人都会自觉为我们俩留出独处空间来。

直到有一天,班长突然选择跟我有了隔阂,隔阂每次碰见我都远远地躲开,不要说交谈,连目光接触都不再有。再然后,就是白贱人与她在一起的日子,那个贱人甚至有事无事要带着班长在我面前转悠,仿佛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

“……………………”

我咬著牙关,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的女友莫名其妙跟人跑了已经很让我恼火了,结果现在还要被人家现男友拿这事欺辱……

“诶?不会正好戳到你痛处了吧?嘿嘿嘿嘿,没事的,我这不给你赔礼道歉来了吗,诺——”

他用枯瘦的手指夹着张巴掌大小的卡片,甩到我的书桌上,把头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

“小爷我最近又看上个女的,正点的不行哦,你要是想【深入了解】一下的话,就照着这张卡上面去找……”

“如果你来得够巧,指不定……指不定能现场观摩一下小爷的娴熟技巧呢……”

“没错,对咱班长大人也用过呢,她可是相当喜欢,相当中意的……上次她喊了一晚上呐……”

“不过呢,你应该是理解不了了,毕竟……你就是个连手都不敢牵的废物,自己初恋被别人拿屌开发了个遍都不知不觉的废物,哈哈哈哈哈——”

说完这话,他也不管我气得泛红的双脸,满脸得意地走出了教室,站在门口,他甚至猥琐地看着我,下体使劲耸动了几下,再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我知道,这贱人得意是在得意他在一个地方永远压过了我,把曾经,可能现在仍然是我心中最上心的那个人(除去妈妈以外),给抢了过去,甚至于,用他最为自豪的手段,鸡巴,让我的女友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也许,这样的胜利能让他得意到死。

呵……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是这么说的么?我以为这样的话只适合那些没有涵养,内心极度空虚的女人,可现在一看……难道说,真的所有女人都无法抗拒能带给自己高潮的男人吗?还是说,班长她的需求,被我给忽视了,这才……

我不愿意再想下去,只一把将那张巴掌大的卡片揉成一团,死死地握在手里。

“王八蛋,你迟早要付出代价!”

………………………………………………………………………………………

放学,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只是,我的手里仍鬼使神差地握著那张卡片,也许是因为屈辱,也许是因为愤恨,总之,它还在我手上。

说是放学,其实只是下午的课上完了,晚上我们还是有晚修的,但是,我的家离学校很近,这段晚饭时间回家完全可以,甚至能帮妈妈做些家务活。

我的脑袋里又浮现起妈妈那绝美的容颜,说来也真是奇怪,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妈妈的容貌几乎没有变化,真不知道是妈妈基因强大还是她保养有方

“至少……我回家能和妈妈呆在一起。”

我自言自语道,背起书包就往教室外走去。

“林奇!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我的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喊。我很熟悉这个声音,它来自于我的前女友,我的班长。

我转过头去,班长那清秀的容颜又映入了我的眼帘,还是跟以前一样美丽动人。真可惜她早就不是我的了……

“…………你说。”

我沉思了许久,还是选择了同意。很长时间她都不曾与我说话,这次开口,应该是什么很紧急的事情,于情于理都应该听一听。

“那个……能陪我到操场上走走么?我最近……”

不等她说完,我抬腿就走。

废话,有意无意地冷战了这么长时间,几乎官宣劈腿的前任,突然让你陪她散散步?这在我眼里基本就是把找备胎这三个字印在了脸上。再说,晚饭时间就这么长,我哪来的时间?

“诶!林奇!你听我说……”

“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一下那个白得吓人的富二代,我看你俩关系挺近的。”

“不是……他现在……走不太开,所以我才来……”

走不太开?他忙着找别的女人?还是你俩发生矛盾找我开解?还是单纯的玩够了找个老实人?我的脑袋里突然窜出很多恶毒的想法,但终究还是选择抛下它们不管。

“家里做了晚饭,我再不回去,我妈妈要等急了。”

我不是很想纠缠,脚步加快。现在教室里的人可只剩下我和她了,再不跑就真没时间吃饭了。

而且,妈妈之前那句被她咽回去的话实在是让我在意,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去陪着她,或者……只是想盯着妈妈。

“不是,你妈现在正忙着……”

“嗯?”

班长后面的话被她咽了回去。

我的脚步也停住了。

正忙着?

忙着什么?

我为什么会不知道?

班长为什么会知道?

白贱人是不是正好走不太开?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家伙,这下只好便宜那些……”

“小爷我最近又看上个女的,正点的不行哦……”

疑问,带着之前听到的话语,一并冲进了我的脑袋。

我的心已经快要跌入冰窟,我知道我现在很偏激,但是,如果这些巧合如果真的与我所想一样的话……

我转过身,一步步靠近班长,她修长的身材也因此一步步向后倒退,直到退无可退,靠在墙上。

“我的妈妈,正忙着……干什么?”

我与班长的脸靠得很近,近到我们之前关系亲密时也没有如此靠近过。

“不是……你别这样……我……我不能说……我说了……ta会……”

班长一时无所适从,左顾右盼又不知说些什么。

“他会……?他会?他会?!”

我脑海里蹦出来一个词,主人的任务罢了,呵呵……可能现在的班长,就是在执行主人的任务吧,为那个白贱人打掩护,然后让他有时间去跟我的妈妈……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要是想【深入了解】一下的话,就照着这张卡上面去找……”

我打开仍然握在掌心里的卡片。

“………………”

在那上面,是一张丽人的照片,以及一个地址。

那个丽人是我的妈妈,地址……是我家。

“嘶啦——”

我把卡片撕成碎片,不管身后苦苦哀求的班长,向家里飞奔而去。

………………………………………………………………………………………

果然,刚走进家门,我就看见了让我几乎绝望的东西——一双不属于我的运动鞋,名牌,全球限量款。

我的心已经绝望,但我还是选择靠近那间紧缩房门的房间,也就是……妈妈的卧室。

“嘿嘿嘿——没想到啊没想到,林奇那个傻逼还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妈妈,不过,我想那个傻逼应该不知道,她妈跟她女朋友都让老子操了,哈哈哈哈哈!”

“啊啦……原来你这个小坏蛋……还对我的儿媳妇下手了啊……”

我拳头攥紧,双手颤抖了起来。声音如此熟悉,可又如此陌生。深爱着我的妈妈,正在与一个没事欺凌我的富二代调著情,甚至……甚至不在乎这个富二代上了自己的儿媳妇。

“嘿嘿嘿,没想到吧?本来那班长对我还爱理不理的,老子我追了她好久都没有收获,可没想到,有一天,她突然说同意我俩交往,哈哈哈哈哈哈哈!当天晚上就上床乖乖让老子操了,浪叫了一晚上啊!怕不是林奇那个傻逼根本没法满足她!不对,哈哈哈老子忘了,林奇那个傻逼连手都不敢牵,哈哈哈哈哈!”

“嗯……你这坏人,操了人家女朋友还这么得意,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呢……

嘻嘻嘻嘻嘻”

我牙齿都要被我咬得崩裂开来,第一次听那贱人描述班长与他的第一夜,我心里只觉得无比屈辱,更让我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妈妈对那个贱人的态度。

妈妈……你真的不在乎这人平时是个品行败坏的混混么?你也不在乎这人用这么下流的话去形容别的女生,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也将沦落这样的下场吗?他甚至还让你的儿媳妇拖着你的儿子,好让他能够登堂入室,对你也下手啊!

“哎呀……我更想不到的是你这个婊子,一个人带个小鸡巴废物很辛苦吧?

哈哈哈哈哈!老子只跟你讲了几句话就邀请我到你床上来,是不是想鸡巴想疯了?”

“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人家可不止看上你的【大器】呢……人家可是还要……”

“哈哈哈哈哈!当然可以,老子就是钱多得没地方花,银行卡都给你带来了,密码就是你生日,好好花,不够再找老子要!”

“嗯哼~ 真是人家的好宝贝……来……奖励你一个……”

我已经绝望的心情已经崩溃,我无法想像自己的妈妈会为了钱,会为了鸡巴,跟一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纨绔子弟上床。一想到那个贱人得意洋洋的脸,我的脑袋里就只剩下了盛怒——杀了他,剁了他,撕了他,怎么样都好,我抬起脚,用尽全力地对着房门踢了过去。

“砰!”

紧缩的房门被我一脚踢开。

“你们给我——”

“嗯?”

卧房内那张大床上,原本以为的乳肉交缠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床边一滩不知是什么来历的……碎肉,而床上,趴着一个人……不,是趴着个长著银白兽耳,一头如瀑的白发,身后还有根摆动的白色狐尾,面容与妈妈极度相似,却显得更为精致诱人的人形生物。

那生物看向我的目光里全是震惊,但很快,不知想起了什么,眼里的情绪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妈?”

“诶?!”

我甩了甩头,不知为何自己居然愣神了一会儿。抬头望去,只看见妈妈靠着宽敞的落地窗,身着一身紫色旗袍,脚上踩着水晶高跟鞋,双手护胸,手里还端著杆女式烟枪,正悠然自得地吞吐著。如水银般的月光撒在她身上,让她此时显得那么神圣而美丽。

“你小子九点钟不去上晚修,跑回家来干什么?”

“诶?妈,之前那个白贱人……”

“贱人?这里只有我这一个女人,还有你一个……半个男人,哪里来的贱人?”

妈妈皱起了眉头,语气里带上了不耐烦的情绪。

“妈,我之前看见的!那个贱人进了这房间,还……”

“你小子烧糊涂了?这间卧室,除了我以外,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进出,从来——如此——!”

妈妈的语气已经不是不耐烦了,逐渐暴躁的语气显得她更加不可忤逆。

“不!妈妈你说谎!我看见了的!那张卡片,还有班长她说的——”

“啊!”

妈妈手里的烟枪精准地砸在了我的额头,当然,只是枪屁股。

妈妈从落地窗旁立起身来,恋足迈动,扭著蜂腰走了过来。一双纤手变出了个簪子,一边将头发盘起来,一边对着地板啐了一口。

“小奇……妈妈之前吃了点很难吃的东西,难吃到现在还在犯恶心。”

妈妈的头发盘好了,现在一身紫色旗袍的她,俨然已经成了雍容华贵的贵妇。气质大变的妈妈,正一步步地朝我逼近。

“然后你这个乖儿子好好的课不上,跑回家来跟妈妈说些疯言疯语,让妈妈心情更不好了呢……”

妈妈在我面前站定,现在的她两只手按住我的肩膀,用力一甩,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就让我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要让妈妈现在就吃了你吗?你这个不听话的坏儿子?”

妈妈一只手把额前的秀发摆到一边,一只手在我身上一扯。

“呲啦——”

我的上衣被全部撕开。

“妈……?”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妈妈好陌生。甚至……比我之前在房间外听到的还陌生。

一身紫色的修身旗袍贴在妈妈身上,两条修长的美腿跨在我的身旁,妈妈现在整个人都坐到了我肚子上。而且,我感觉的非常清楚,妈妈那肉感十足的美臀正一点点向下滑去,夹在布料中的臀沟正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我的……我的鸡巴,那种性器与至亲胴体的亲密接触,让我的下体直接暴涨了起来。

“啊哈?这么急切啊?嗯……养了二十年的宝贝儿子……居然会对着自己妈妈勃起……嘻嘻嘻嘻~ ”

妈妈嘴角带着嘲弄的笑意,翘臀不停地在我的裤裆处摩擦著,如同玩弄猎物一样挑逗着我。

“嗯……?这不是挺厉害的嘛……”

妈妈修长的身子伏了下来,侧躺在我的身旁,臻首靠着我的肩膀,恶魔一般的小手如毒舌一样向着我的下身爬去,很快,它就伸入了我的胯下,一把握住了我的阴茎,把它给掏了出来。

“嘶——”

妈妈手上的冰冷触感刺激得我叫喊出来。

“尺寸还不小呢……呵呵呵~ 算你没辜负妈妈含辛茹苦这么些年……”

“怎么样?妈妈的手……舒服吗?”

妈妈对着我的耳朵哈着气,用慵懒的语调挑动着我这个儿子。

“舒……舒服……可是……妈,我们这样,是不是……唔!”

我正说着,却感觉鸡巴上那只缓缓撸动的小手突然劲头大了起来,让我隐隐吃痛,不仅如此,那手的大拇指居然还慢慢移过了龟头,靠近马眼,然后狠狠地往下一按!剧烈地刺激感让我登时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说话了,小奇?!”

妈妈慵懒的语调里带上了一丝冷漠,似乎是对我先前那句质疑的不满。

我赶紧闭嘴,一句话不说,只剩下不时发出的呻吟声。

“呵……这就对了嘛……让妈妈一点点……一口口把你吃掉……不就可以了?”

妈妈的小手又开始上下搓动起来,手指轻拂过冠状沟,在龟头上轻柔地按摩著,时不时还会扫过马眼,让我这个小处男体会了一下被打飞机的快感。同时,妈妈臻首靠向胸部,樱桃小口微张,细舌从耳边扫到胸口,再含住我的乳头开始吸吮了起来,如同吃奶的婴儿一样嘬出了声响。妈妈眉眼含春,手口并用还不忘时不时抛著媚眼。

我身体不敢有大动作,但全身上下一同传来的快感让我有如升天。我亲爱的妈妈现在正在手口并用地服侍着我,我一直神往已久的妈妈……我终于能够得到她了吗?

“啊……差不多了呢……你这小鬼头,平时都不知道自己处理一下……你看看你,都已经出来这么多了……”

妈妈松开了一直撸动着我的鸡巴的手,看着上面满满的前列腺液,满脸兴奋地舔了过去,仿佛享受着什么琼浆玉露一样。很快,那一手淫汁就被她消灭了干净。

“啧……真美味啊……呵呵……真不愧是我养的呢……儿子,妈妈现在……

可是要正式开始吃你了哦……”

说完,妈妈从床上爬起,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我躺在她身下,那魅惑的双腿之间,正清晰地显露在我眼前。

诶?妈妈的旗袍,下摆为什么……为什么变成了两张布片?是我之前没有注意吗?在我眼里,妈妈那身高贵的紫色旗袍已经如同情趣内衣一般淫荡诱人,胸口的布料已经消失不见,妈妈那傲然挺立的双乳已经不是跃跃欲出,而是已经波涛汹涌地抖动着,她没有穿胸罩,那雪白的乳房,粉红的乳晕与乳头,已经全部被我收入眼底。旗袍两边也开叉得不像话,妈妈雪白的腋下都隐隐若现。至于胯下的两块布片……我只敢瞥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妈妈桃园之地……居然也是真空!寸草不生,淫水潺潺,妈妈的大腿内侧也已经沾上了些许淫液。

“看傻了?你这个坏蛋……”

妈妈屈膝跪爬在我的身上,两腿打开,已是淫水不断的蜜屄口正对着我的肉棒,翘臀缓缓磨动,刺激着我的龟头。

“看你小子气成那样,特意给你换的衣服呢……怎么样?妈妈的小屄,马上就是你的咯?”

“啊——”

妈妈娇吟一声,屁股狠狠地往下一坐!妈妈那凹凸有致,苗条中带着肉感的身子一下子坐到了我的鸡巴上,似乎是力气控制地不好,妈妈坐下后脸上也带上了极致的舒爽,美眸紧闭,小口张开,似乎陷入了窒息,又似乎在感受着插入时的甜蜜。我的鸡巴在插入了以后,感到了妈妈蜜径里的紧致与温暖,刺激与温暖的感觉让我赶紧深吸了几口气,好让自己不要缴枪太快。

渐渐地,妈妈从被鸡巴插入的窒息中缓了过来,一脸好气,居高临下地望着我。然后身子开始扭动,让自己儿子的鸡巴开始在淫屄里上下抽插起来。

“啊……你这小鬼……顶得……怎么这么深……哦哦哦……是不是……对妈妈垂涎已久了?”

妈妈脸上全是嘲弄的神情,质问着我一些让我久久不敢启齿的事情。我无言以对,只好挺弄自己的腰部,好让鸡巴能顶得更深些,好让我身上这个魔鬼般的美妇人不再张嘴。

“啊啊啊啊……你……你不会怜香惜玉一点吗……死儿子……插得妈妈好舒服……你别……别再挺腰了啊啊啊啊……”

我好像发现了妈妈的弱点,看妈妈现在有些失态,连忙加速腰部的挺动,一边把自己空出来的双手握上妈妈早已外露的美乳之上,手指夹着乳头,使劲地揉动起来。

让你那么对我!

“哦哦哦哦哦哦!儿子好坏……啊啊……不仅要在妈妈的小屄的顶来顶去……轻……轻点……还要玩弄妈妈的乳头……唔……好舒服……”

妈妈嘴上虽然不饶人,可身子却十分老实。在我的双手与鸡巴的两面进攻之下,她不仅没有任何娇羞与退却的意思,反而把双手放在了自己脑后,胸部更加挺拔,柳腰扭动的频率更为剧烈。现在的妈妈就如同古代那骁勇善战的骑士,不仅胯下功夫了得,更愿意得意地展示著自己傲人吸睛的身姿。

“妈……你真骚……”

我享受着妈妈的美屄,手上还把握著那丰盈的巨乳,嘴上不由自主地开始了攻击。

“嗯……?小奇……你在那……哦……说……哈啊啊……别那么用力了……你在那瞎说什么啊……”

嗯?好你个骚妈妈,都已经意乱情迷了还敢嘴硬?我恶向胆边生,一把搂住妈妈扭动着的细腰,直接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

“诶?!”

妈妈的眼神转瞬恢复了清明,仿佛之前的迷乱都只是做戏。

“小鬼……你……你压着本……你压着妈妈干什么?!快给我下去……不然……不然妈妈可生气了!”

她的语气不容拒绝,但我却一点都不想服从。我身下的女人,让我魂牵梦绕了许久的妈妈,之前还骑在我身上作威作福,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去你妈的伦理纲常吧,今天我要让妈妈成为我的女人,从身子到灵魂都得是我的!

“你发什么愣呢?快给我下……”

“哦哦哦哦哦——”

我开始飞速顶动着自己的鸡巴,在妈妈那紧致如处女的淫屄迎来一个新的探访者,让妈妈那流水不止的淫屄飞溅出更多的淫液!

“啊啊啊……慢点……你慢点啊儿子……要死要死啊啊啊啊……”

妈妈精致而美艳的容颜一瞬间变得崩坏了起来,眉目中的从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了淫乱与放纵。

“别顶那么深啊……儿子……:儿子我求你了……妈妈的身子受不了了……我要被儿子的大鸡巴插成母畜了呀……轻点……插到妈妈心里去了……哦哦哦哦哦——”

妈妈的嘴里也开始说出一些从前不可能说出的浪荡话语,不知是她的情欲被我释放了出来,还是说只是对我的纵容而已。

“妈……儿子操得你舒服吗?啊?儿子的鸡巴在你的骚屄里顶得美吗?啊?!”

我被妈妈的淫屄夹得无比舒爽,飞速抽动了几十次鸡巴以后,干脆抽出自己的鸡巴,把妈妈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妈妈的娇躯趴在床上,狗爬式的她能够让我更为肆意地抽插,臀浪并著乳浪一起在我眼前翻动,我脑袋里却想起来她与那个白贱人在床上进行盘肠大战的场景,忍不住一只手握住那丰盈的巨乳,一只手在妈妈蜜桃一样的美臀上来回抽打:

“母狗妈妈!母狗妈妈!我让你在我面前装高贵!背地里去当别人的母狗!

看我不教训你这条贱母狗!”

妈妈被我打得娇吟不止,淫水已经止不住地外泄了出来,嘴里不停求饶:

“好啦……好啦……啊啊啊啊……妈妈知错了……哈……别打了……呜呜呜……屁股一边被打一边还被你的大鸡巴插……妈妈要疯了啊啊啊啊啊……”

“好儿子……小奇……我求求你……妈妈再也不找别人了好吗……妈妈以后只有你这个坏儿子……妈妈以后只让我的儿子老公操好吗……别打妈妈了呜呜呜……”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觉得身下的妈妈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我身体的动作停了下来,轻柔地抚摸著妈妈已经泛红的翘臀,一边吻上她带着清香的红唇,一边让她换成躺姿。

“妈……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我看着妈妈的脸庞,至少那张脸上没有泪痕,不然我觉得我要为自己的粗鲁扇自己两耳光了。

我把妈妈的腿架在肩膀上,身子压向妈妈,让她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折出了一个锐角,粉红而娇嫩蜜屄正对着居高临下的我。

“但是……我还是要和妈妈做完……”

“而且……妈妈你这回不要想跑!”

我挺直腰身,鸡巴向下,笔直地插入了妈妈嗷嗷待哺的蜜屄里。

“啊……你这……你这小鬼……妈妈……妈妈还没同意你……”

被我再次插入的妈妈不知怎地,语气随断断续续,却依然带着平日里一般都慵懒与魅惑。

“妈……”

我抬头看着妈妈的脸,却看见她带着浅笑看着我的脸,似乎……那目光里还带了一些认可与赞赏。

“我需要你认可吗?!”

“诶?”

妈妈的身子又开始随着我的大力抽插而泛起肉浪,挺立的奶子不停地上下翻动着,妆容已经花掉的脸庞也开始逐渐失控,口水慢慢地流出了她的嘴角,眼珠一点点泛白。

“啊啊啊啊啊……儿子……儿子太大了啊……又大又快……还……额呃呃呃……还那么有力气……哈啊……年轻就是好……妈妈……妈妈要泄给自己的儿子老公了……”

“儿子……小奇……别顶那么深了……哈啊啊啊啊……再顶妈妈……妈妈真的要去了……呜呜呜不行……不行啊儿子……”

妈妈的美腿被我架在两边,已经无力挣扎妈妈,身体已经被我折成了个平角,美屄被我的鸡巴顶得大开,已准备好让我的精液浇灌而入了。

我开始冲刺,鸡巴飞动,感受着妈妈蜜屄的绝美体感。

我要让妈妈成为我的女人!妈妈一定会是我的女人!

“啊啊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去了——”

随着妈妈达到绝顶的哭喊声,我也在妈妈的身体里喷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终于……妈妈的体内有了我的印记……

我的意识开始飞速消散,不知是夙愿已了还是消耗太大,我开始慢慢瘫软在妈妈的身上。

恍惚中,我看见了雪白的长发,与一对兽耳……

………………………………………………………………………………………

卧房的床上,一位全身赤裸面容精致而艳丽,身形修长,身材凹凸有致的妇人正用双臂抱着一位十七八岁上下的男孩,那男孩已经失去意识,全身瘫软地倒在那妇人怀里。

本来这应该是一幅最标致的母慈子爱的画面。

如果忽视掉那男孩的阴茎正插在妇人淫水不断的蜜屄里,二人现在正是一丝不挂的状态。

还要忽视掉妇人那一头白得不似人样的长发,头顶那一对来回摇晃的兽耳,与身后那毛茸茸的雪白狐尾的话。

妇人一脸满足地把男孩放倒在床上,贴心地给他盖上被子,自己坐在了床边,脸上的满足变为了凝重。

“是不是还是让他看见了,我的妖身……”

“真是的,我又要离开了吗……”

“十五年呢……”

妇人回首望向床上睡得正香的少年,脸上的凝重又变为了浓浓的不舍。

“嗯?”

少年不知做了什么美梦,两只手死死地握住妇人的纤手,嘴角含笑,呢喃著:

“妈……”

“呵……”

妇人的脸上只剩下了宠爱。

“算了,让这小子看见了又怎么样……”

“一直当你的妈妈也不错呢~ ”

-------------------------------

…………以下均为自嗨水字数填坑挖坑留悬念不喜欢看的不要看啦…………

清晨,一位身着紫色旗袍的妇人正站在窗台边,自顾自的低头抽著女士烟枪。在这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身旁,还站着一位面貌清丽,温婉可人的蓝衣少女。

“所以……你真打算把他当儿子啊?我是说,正经的,不是大街边上捡来的那种。”

“呼——”

美妇吐出一口轻烟,懒散地回答道。

“不是当,他就是,我的儿子。”

妇人还刻意在“就是”两个字上加重了音。

“切,那可随你……”

“不过,你说他的精液可以……你没骗人吧?”

美妇低头抽烟,没有回答的意思。

“那岂不是说……我们以后没必要没事就生吃个人了?”

“目前我知道能这样的人,只有他一个。”

“那又怎样?反正他只是个人类,只要我们愿意,想怎么榨就怎么……”

“砰——”

正念叨著的蓝衣少女被一股巨力掀飞,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他是我儿子,这是我跟你说的第二遍了。”

“啪!”

蓝衣少女摔在地上,一脸恼火。

“那又怎样?我还是他女友呢!”

“前,女友。”

妇人在“前”这个字上咬得很重。

“不都是怪你?!好端端的让我不要碰他,搞得我只能找个二傻子当饭票!”

“然后你居然连我的这张二傻子饭票都要抢!也不知会我一声就把他给吃了!”

“要是这样也就算了,到最后还得让我当那个坏人,又不让我去跟他接触误会又让我给你擦屁股,可怜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形象,都让你给毁了!”

妇人的话似乎激到了少女的痛处,让她一股气说了许多话。

“呼——”

妇人又缓缓吐了一嘴轻烟。

“一周一次,多了我连你也吃了。”

“切……”

少女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憋在了心里。

“说起来,他的事情,你可不止通知了我。”

“他……毕竟与其他人不同,对我,对我们,都很重要。”

妇人的话居然多了起来,但头仍然低着。

“所以……你能把我从他身边踢开,你能把其他几只狐狸给踢开么?嗯?”

妇人抬起了头,看向远处的朝阳,却是一言不发。

蓝衣少女离开了。但很快,妇人又迎来了一批客人。是的,一批。

“所以,你的那个可爱活泼……”

说话的是一位满头红发,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成熟女人。

当然,如果有个稍有常识的人在,他就会指出来,这女人,是举国闻名的女将军。

“又很龙精虎猛……”

这时说话的是一位肤若雪脂,眉目灵动,明晃晃的高档衣饰衬得她无比高贵典雅的商界名媛。

富可敌国的那种名媛。

“……还有诱人特长的乖儿子”

最后这位倒是朴实无华,一身简朴的黑色正装,面容姣好,身材倒也算凹凸有致。

除去她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扑面的威压感。

还有那位与她随行,现在正老老实实在楼下等候的封疆大臣以外。

“现在在哪里呀?”

三个人笑眯眯地齐声问道。但这世界上应该都不会有人敢拒绝。

“他在房间里……他昨天……很累……”

身着紫色旗袍的妇人依然站在窗台前,似乎想暗示些什么。

三人脸上都带起了些许笑意。

“放心,不会吃了他的~ ”

说话的是那位红发的将军。

“就算吃,也得等你点头了,我们才敢吃呀~ ”

这时说话的是商界名媛。

“说起来……你的乖儿子,介不介意多认几位阿姨呀?”

最后开口的是那位普通女人。

“举世无双……”

“风华绝代……”

“却对他的精液上瘾的美丽阿姨哦~ ”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