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坑我自己(重口) (完 ) 作者:山男和北

.

【我坑我自己(重口)】

作者:山男和北2021/05/09发表于:SIS论坛

================================================================ 夜幕降临,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模糊了海天模糊的界限,溅沥的雨声被狂浪吞噬,溅起的水花拍在船身上,咆哮的狂风卷著雨水疯狂撕扯摇摇欲坠的桅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宛如一群寻猎死尸的秃鹫。

在无尽的大海中这支庞大的船队显得如此渺小,羸弱不堪,阳春二月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划过船帆,尽管天气如此恶劣,但船队的水手们依然井然有序的坚守自己的岗位,在他们眼里,凶猛的海兽都是可以被船长和他们征服的猎物,这点风浪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但是在船长室里,船员心中无所不能的船长,被人们奉为海上龙王的北斗,却看着桌上海图直皱眉头,究竟是什么困难让她如此为难呢,这还要从十天前说起。

一月末的某天清晨,像往常一样,北斗和她的南十字舰队在璃月港附近海域巡逻,突然,桅杆上的水手发现了一艘快船,正是近几年臭名昭著的白鸦海盗团,这伙人频繁劫掠落单的商船,所过之处船毁人亡,及其残暴,却又仗着船小,速度又快总能逃出追捕,这次终于被北斗撞上,他们深知机会不易,哪能轻易放过。

于是北斗依然决定留下所有慢速楼船,只带上几搜补给船就咬了上去,这一追就是十天,尽管北斗的旗舰死兆星号是这片海域顶尖的舰船,却依然被白鸦灵活的小帆船灵巧的身法甩在后面,全靠舵手海龙技艺精湛,没有跟丢,才有了开头这一幕。

左右为难的北斗在船长室半睡半醒的过了一夜,连续多日追捕,补给充足的南十字舰队口粮也已经见底,如果现在返航还勉强能坚持到下一个补给点,一边是即将断粮的弟兄们,另一边是在断粮几天的情况下,陷入穷途末路的恶匪,北斗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着前面不远处那个船影,北斗咬紧牙关,想起被残忍虐杀的璃月船员,她……不想错过这次手刃这群畜牲的机会。

就在进退两难之际,一名水手跑了进来,“报……船长,白鸽在前面的小岛靠岸了”

北斗站在窗前,抽出腰间的望远镜,用露出的右眼向前方看去,不远处的地平线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尖角,随着船队的靠近,一个牛角状的小岛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天无绝人之路,转机~出现了。

“好!”

北斗走出船舱,站在船长室前

“南十字全体,登岛,一个不留……杀!”

“杀……杀……杀……!”

看着一个个冲上向小岛的船员,北斗长舒一口气,终究还是她赌赢了,对方已经被饥饿折磨的失去理智,选择回到老巢拚死一搏。

眼见这条大鱼近在眼前,双目赤红的水手们握紧腰刀,死死盯住自己满意的猎物,待船一靠岸,就如猎豹般冲了出去,别看他们平时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但在大海上漂泊的水手从不缺乏探险精神,每个人都期待着在这群祸害的老巢发现无价之宝。

其实这场战斗在船员们追上第一个海盗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落定,已经饿得步履蹒跚的海盗那还是南十字的对手,随着最后一个人倒在落日之前,这场血腥盛宴终于落下帷幕。

战况喜人,此役南十字无一人伤亡,大副重佐正向北斗汇报:这群走投无路的家伙饿得连面包都拿不起来了。随后便是响彻全岛的笑声。

“老大,发现藏宝洞了!”

“带我去看看”

小岛南部是一片浅滩,北部地貌陡然升高,形成了之前看到的尖角,北斗在小弟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山洞,洞穴处于牛角山的半山腰,这群海盗在这里开出了一个向内凹陷的平台,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从侧边进入,如果有人来打,这将是个易守难攻的堡垒。

穿过平台,山洞里是个 V字型地道,向下五米的地方垂直升高,具水手们猜测这条路通往山顶,肯定是这伙人储藏财物的地方,而现在,这里被一块圆形巨石封住,刚发现的时候几个人尝试着去推开,却不能撼动分毫。

“都让让,老大来了”重佐的嗓门在地道里如同耳边炸雷,刚开腔就被北斗一脚踹翻。

“你这嗓门,想把山震塌吗,都让开”船员们见大姐头来了,都退到一边,北斗将巨剑解下,缓步走向巨石,每前走一步,众人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风压正在逐渐增强,当最后一步站定,体内的能量达到顶峰,只见她侧弓步站定,巨剑托于身后,下一秒洞中电光乍起,一条条紫色的雷龙在她身上游走一圈,汇于剑身。

“捉!浪!”

轰~

巨石应声而碎,空气中弥漫着高温后留下的焦味,一众小弟目瞪口呆,他们从未见过自家大姐头真正的实力,只听说过曾经独自迎战海兽的英雄事迹。

“还愣著干什么,海龙,重佐,你们俩跟我进来,其他人出去警戒”

三人经过了一段狭窄的通道,后面的路逐渐变宽,到了山顶以后豁然开朗,站在尖角上,整个小岛一览无余,视野开阔,洞内两个天然石室里堆满了抢来的脏物和大量的食物酒水,站在尽头的悬崖边,用绳子刚好下降到山腰的平台。

清点了一下,北斗便又头疼起来,这些东西价值连城,其中不乏千金难买的至宝,但大多都是有主之物,大概率要物归原主的,而仓库里的摩拉又少的可怜,

兄弟们知道了以后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海龙,你组织人把这些东西装箱运下去吧,看着点不要有藏私的情况,不

然这些东西出现在我们船员手上,以后可不好交代”

“好的老大,我这就去办”

一旁的大副看出了北斗的心事,却也毫无办法,如果有船员将缴获的赃物出手,监守自盗养寇自重的谣言传出,那时真就百口莫辩了,怕是群玉阁的那位大人也无力回天了。

夕阳的余晖将海天映的通红,从山上搬运货物的水手忙的热火朝天,心底却十分沮丧,过手的货物里没有几样能分到船员手里的,从往日的经验来看,此行空手而来空手而归啊。

随着夜幕降临,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海平面上,货物也全都运下了山,看着眼前这群疲惫的船员,北斗心里很不是滋味,“兄弟们,我们追捕这么多天,终于将罪恶消灭在这个岛上,这批海盗无恶不作,在岛上缴获了大量的脏污,这些将归还给那些被劫掠的受害者,在途中被杀害的将交换给他们的家人们,洞中还找到了大量的肉和美酒,今晚我们彻夜狂欢!”

“好~好耶”

“哦……”

船员们有气无力的回应了几声。

北斗看着眼前失望的船员,突然心生一计,顺着记忆在箱子里摸索一会,将一瓶精美的药水翻了出来,“兄弟们,我们此行的最大收货就是它,一千年前传奇炼金术士炼制的药水(梦)由于炼制材料稀少,曾经拍出了五百万摩拉的天价,相传只需一小滴就能迷倒上古魔神,脾气火爆的雷神在它手上坚持了十秒钟就睡了一天,最重要的是它!是!无!主!之!物”

她的这番话让整座小岛瞬间沸腾,五百万的巨资就算分到每个人头上,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大伙回家过个好年的了,船员们欢呼著点燃篝火,开始了今晚的狂欢盛宴,烤肉和美酒的香味逐渐铺开。

说完,北斗便拖着疲惫的身躯打算返回山顶的密室,劳累了多天,又超负荷使用了一次捉浪,她现在只想把麻烦抛到明天好好睡一觉。

大副重佐和舵手海龙从后面火急火燎的追了上来,“老大,那东西真那么值钱吗?我们这次赚大发了啊”

“这你就别管了,扶我去上面休息,这半个月快要熬死我了”北斗心里却有苦难言(我TM哪知道,我就随便找了一瓶好看的炼金药水,弟兄们那么失落,总不能真让他们白折腾这么些天吧,反正给璃月的商人追回那么多财务,这烂摊子就让凝光那小骚蹄子头疼去吧)

"头儿,外面那么热闹,不和弟兄们一起快活快活吗"

“算了吧,今天太累了,你和海龙带着他们玩吧,别闹出乱子,我去好好地睡上一觉”

重佐和海龙扶著北斗重回山顶,手下早已在空旷的山洞中间燃起篝火,北斗疲惫的侧躺卧在火堆边,常年习武练出来的身形被黑丝内衣紧紧包裹,秀出了寻常女子没有的健美曲线,黑丝下的淑乳从镂空的旗袍开口处漏出,挺拔丰满,黑色高筒皮靴再配上修长美腿,看上去丰韵且充满肉感,昏暗的火光将北斗疲惫的脸庞映的潮红,好似醉酒后的微醺,没想到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大姐大也有这样一幅惹人怜爱的模样,两人不禁看呆了,但这份温柔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北斗便一脚踹了过来,“两个憨货看啥呢,还不给老娘把被褥铺上”熟悉的声音将二人从短暂的梦境中拉回现实,豪放的嗓音促使他们手上的动作又麻利半分。

其实北斗也猜得出二人的心思,只不过作为一直庞大舰队的船长,内心里柔弱的一面必须藏在心底,只有雷鸣般的手段和威严,才能带领众人在海上披荆斩棘。

被褥铺好,北斗刚准备休息,重佐从身后拿出一瓶美酒,“大姐头,这是我从酒窖里精心挑选的好酒,外面兄弟们都在庆祝,您睡前也喝一杯,我敬您,这么多年承蒙您照顾”

北斗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咦,这味道好像不太对,你没弄错吧,”味道不像平日里喝的麦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可能啊,就是普通的酒,只不过加了几滴的梦而已,嘿嘿”

这……怎么办,他想干什么,难道他知道药是假的了吗?不行,不能暴露,不然弟兄们会怎么想, TMD烦死了,不管了先装睡吧“怎么~你~想~~~~~干~~~什么~~”随后,她便装作昏迷双眼一闭,自然的向前倒去,此刻北斗内心惶惶不安,不知道这两个忠诚的下属后面会趁机做些什么,但心里却又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重佐见奸计得逞,不慌不忙的上前扶住倒下的北斗,满是老茧的大手在她健美匀称的腰肢上游走,别看北斗常年习武,战力惊人,但高超的战技让她不用依影“笨蛋,你还要呆到什么时候”

“哦!”

“把那桶红酒搬过来”

“好——好的”

“你——你要对老大做什么?”一脸懵逼的海龙还没缓过神来,下意识的执行命令,搬过酒桶才察觉出不对劲,对北斗的忠诚让他无比纠结,看着衣衫半解的北斗,内心的渴望又想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

“昨晚的暴风雨把你的脑子也吹跑了吗,这还用说,一看就知道了吧,虽然大姐头平时待我像家人一样,但一直穿着这种衣服出海,布料少的像情趣内衣一样,还特意把奈子的部位漏出来,这具身体早就在渴望肉棒的关爱吧,不给自己人爽一下真是太可惜了”海龙双手托著一对巨乳往下一拨,漏在旗袍开口的巨乳便脱离内衣的束缚,一跳一跳的暴露在空气中,把脸埋在乳沟中嗅了嗅,陶醉的眯着眼。

“吓死为了,我还以为你要篡位呢,但是亲人一样的关系,做这种事好像叫乱伦吧”

“说这话之前先把你下面的帐篷摆弄好~,你的老二出卖了你啊海龙,乱伦么?你这么一说我更兴奋了呢”

“不愧是我的得力部下,太了解我了,用大肉棒取悦我吧,就算你们不用下药,我也不会拒绝的啊”表面上紧闭双眼装晕的北斗,对重佐的侵犯没有生气,反而无比期待淫辱的后续,但自己吹出去的迷药让她必须继续把迷奸的剧情演下去。

“海龙你看,大姐的小穴已经在流水了,是在做春梦吗?”重佐把手探到下面,在两片被淫水浸湿的阴唇上抹了一把,两根手指伸到阴道内,在里面肆意搅动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将手抽出,分开的两指中间,淫水拉成的细丝缠在上面,闪著淫光。

“这就是女人的淫水吗,嗅~嗅~好像没什么味道啊”

“虽然已经能插了,但我的玩法和别人不太一样,简单的艹穴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岸上那些细皮嫩肉的姑娘又不耐玩,往往还没等我尽兴就晕过去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海龙!你去把酒桶搬来,咱们先进行第一步”

“这是酒要喝吗”外表老实憨厚的海龙一脸问号。

“这酒当然是给大姐头喝的,不过区别嘛,嘿嘿嘿~今天就让你开开眼,”重佐将北斗反过来,头朝下,肩膀撑地,屁股朝上放置,两条修长的美腿搭在胸口,用力把黑丝内衣撕开,粉嫩的小穴和后庭一览无遗。

“竟然没有毛,是自己刮掉的吗,真是淫荡啊船长”

撑开紧致的菊穴,坏笑着从身后掏出一个长筒状的东西。

被倒置的北斗双眼紧闭,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是要做什么?喝酒干嘛把我摆成这样,这——唔,进来了,好凉”原来重佐将酒水用注射器推入直肠,在山洞里的阴凉把酒水冰镇,冰凉的红酒带着少许雾气被注入后庭,北斗咬紧牙关,绣眉紧皱,险些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和冰爽破了功,大腿肌肉绷紧,不自然的微微抽搐。

重佐不停的红酒注入体内,十几次过后,北斗肚子就已经像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隆起,看着即将爆掉的肚皮,重佐用力的将最后一管推进去以后,拿酒桶塞对着向外喷酒的菊穴,猛地一戳,噗嗤一声,将小巧的肛门塞的满满当当。

在快要撑到爆炸的肚子上摸了摸,韧性十足,手感紧致,真是尤物啊,向上看去,在肚子的衬托下,一对巨乳也显得不那么伟大,漂亮的棕色乳晕中间,乳头早就充血挺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和诱惑。

“光是灌肠就已经这样了,真是淫荡的肉体啊,对了!海龙,你去把通道锁上,别让人上来”

重佐将北斗揽入怀中,从后面抱起两条大腿,用小孩把尿的姿势搬出山洞,平躺着放在了突出的平台上,站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灯火通明的营地和举杯畅饮的水手们,将屁股对准小岛无人的一面,抬起脚用力踩在鼓胀的肚皮上。噗……!

噗……!

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北斗猝不及防,上下两张小嘴羞耻的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好在下面嘈杂的吵闹声将呜咽盖了过去,压力爆表的酒水冲破木塞,喷了足足有三四米远。

“多么壮观的场面啊!”

“谁在哪”

正当重佐感叹的时候,山顶传来了一声娇呵,吓了他一激灵,抬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航船队的海士绘星,北斗的心腹,下午的时候就被安排在山顶的暗哨警戒。

调整了一下脱缰的心跳“是我,重佐,大姐刚睡下,我出来撒泡尿,很警觉嘛、美人儿~你在上面发现异常了吗”再三确认山顶暗哨的观测角度,看不到他站的位置以后,重佐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将北斗的位置用宽大的身躯挡住,小心的应付起来。

“油嘴滑舌~我看啊,你就是异常”

“绘星妹子可真会开玩笑,不过~你站的那么高千万要小心啊,万一掉下来我可是会心痛的”

“还好没被发现”此刻两人心中冒出了相同的念头,北斗此刻比重佐更怕以这幅模样暴露在船员的视线中,不然今后还怎么指挥部下啊。

强装镇定着擦掉脑门的冷汗,右手穿过腿弯把北斗横著抱起,小心翼翼的返回山洞。

“怎么这么久?”

“这个岛上晚上还起风了,凉飕飕的,我在外面撒了泡尿”

“正好你回来了,我也想尿了”海龙挠了挠头,也走了出去。

“啪嗒,啪啪~扑楞”不一会,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谁?怎么回事海龙?你在干什么”

话音未落,反回的海龙怀里抱着个纤细的人影,“我回来的时候,她正在洞口鬼鬼祟祟的,放心,我已经把她打晕了”

重佐捂著脑门一阵头疼:“TMD ,老子想干点什么怎么这么多事呢,算啦,你把她绑起来放一边吧,咱们先干正事”海龙抱着的正是山顶的绘星,察觉重佐语气遮掩,下来看看在搞什么鬼,没想到和放水的海龙撞了个正著。

一连串的意外并未消磨掉重佐的上脑淫虫,“这具身体我可是觊觎已久啊,今天终于如愿了啊,来!海龙,你从后面抱住她。”

海龙从后面抱起北斗,将旗袍脱下,搂住两条大腿向两边掰开,这样一来北斗阴门大开,手指在肛门里搅动几下,拿出来闻了闻,“全是美酒的芳香,看来肠道里洗干净了,不过~还是先玩小穴吧”

“终于要来了吗,这两个憨货会怎么玩女人呢?”北斗内心忐忑的期待着。

“咱们船长的屄穴还真是名器啊,像鲍鱼一样肥美,合上仅有一条缝隙,撕~还真紧呢,配上大姐这两条健美的腿,等下要被夹死啊”重佐用手指分开阴唇,品鉴一番后,缓缓插入,在里面扣挖起来,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滑嫩的腔道紧紧包裹着两根手指,挑逗的蠕动着,乳白色的淫液不断从穴口挤出,滴在地上。

“你还懂得真多,船长的奶子也好软啊”海龙用手臂揽著腿弯,将内衣拽到胸口中间,一对丰满硕大的豪乳翻了出来,满是老茧的大手肆意揉捏,不断的变换著形状,酥软的乳肉随着手指握紧,像果冻一样从指缝中挤出,再松开时留下通红的掌印,昏黄的火光下,北斗脸颊微红,细细的喘息也愈加粗重,但还是会有一丝轻吟传出。

“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普通人到这一步也就差不多已经迫不及待插进去了,我可不仅仅满足于普通性爱,你从后面把逼使劲掰开,”

“对,就这样,别一开始就用这么大力气,你这撑得太开了!”海龙老实的用手指插进小穴,使劲往两边掰,在穴口形成了个小臂粗的大洞,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北斗紧闭的双眼微睁,银牙紧咬才没叫出声来。

“太棒了,里面的褶皱,颗粒这么清晰,宫颈也能看个清楚,让我找找,嗯~大姐的G点在哪呢?”重佐蹲在穴口前仔细观察,粉嫩的阴道突然灌入冷风壁一抽一抽的,手指在里面细细翻找,终于在半个手掌的位置找到了一块满是颗粒的穴壁。

“大概就是这了”随着重佐大力扣弄,淫水不要钱似的往外喷涌,在二人的淫威下,小腹和大腿不规律的颤抖著。

“大姐头的体质很敏感嘛,已经越来越紧了,看着海龙,老大就快要高潮了”

“老大身上好烫啊~”

“呜呜——奶子上出了好多汗,奶头真好吃”

“哦~小腹痉挛了,哈哈哈哈,真好玩!”嗯嗯—呜呜的细小呻吟声不时传出,可埋头吸吮乳头的海龙却每没有在意。

随着手指扣挖的越来越快,猛然间北斗小腹高高挺起,一股激烈的水流从穴口激射而出,打在两米多高的山洞顶,北斗在激烈的高潮中泄了出来,“哈哈哈,龙王喷水了”

“淫水喷的到处都是,真淫荡,不过接下来才是我最爱的环节,你看,已经能看到宫颈了,她在和我们打招呼呢~嘿嘿嘿,以前没见过吧”

“那个是子宫?就是那个胖乎乎的肉吗?”

北斗逐渐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眯着眼发现两个手下正在扒开阴门研究她的子宫“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啊,哪有这么做爱的,这么盯着看,好羞耻!”

“这就是北斗大姐的子宫了,女人最珍贵的地方,真漂亮,现在我们开始问候一下她”重佐握紧拳头慢慢挤进阴道,手在里面张了张,对准子宫的位置,一拳轰了过去。

“哇!肚子上出现了拳印!”

“终于碰到子宫了,阴道好深啊,胳膊都快吞进去了”

重佐粗壮的手臂在里面左突右撞,小腹高高顶起,打的北斗娇躯摇晃不止,淫水四溅“噗嗤噗嗤”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地上留下一片片水迹。

北斗的身体像柔软的面条一样向后反弓,仰起的脸上双眼半眯著只剩下眼白,张大的檀口舌头伸的直,嘴角留着口水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

“小穴夹得好紧啊,不过在怎么努力榨汁,我的手可挤不出来精液啊,先给你看个宝贝~”

重佐紧握的拳头伸出两根手指,对准子宫口用力一插,宫颈被撑的越来越大不一会,成年男人比沙包还大的拳头就这样挤进了北斗最娇嫩的地方,突入的大力将子宫打的移了位,肚子上的拳影甚至直接打在了胸口的奶子上。

粗暴的拳交插的北斗欲仙欲死,撕裂般的快感直冲大脑,唤醒了她内心最深处最原始的肉欲【啊啊啊……好爽……比男人的肉棒……爽多了啊……嗯……打到我的胃了啊啊啊啊啊……好刺激……子宫要被打烂了……玩死我……玩死我吧】

“哈哈哈早就想这么玩了,我快要把大姐贯穿了”重佐一下一下的不断击打,抽插的手臂留下一道道残影,猛地向上一顶,肚皮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轮廓,另一只手握住这块凸起,用力揉捏“这就是大姐的子宫了,隔着肚皮把她碾碎吧~嘿嘿”

“唔……呜呜呜”

“重佐,大姐刚刚好像出声了,不会醒过来了吧”

“那是身体自然反射的娇喘声,大姐她在爽啦”

玩的差不多了,重佐将手臂猛地抽出,胖乎乎的肉球也跟着拖了出来,“哈哈,大姐的子宫你好啊”

重佐看着脱垂的子宫,张大了嘴一口咬了下去,这下让北斗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重佐一口一口像嚼口香糖一样,把子宫放在嘴里咀嚼,却没有给这坨弹性十足的肉团留下一个牙印,淫水噗嗤噗嗤的灌入口中,给这道大餐加入另一种不同的口感,重佐陶醉的享受这饕餮盛宴,海龙也趁机含住北斗伸出的舌头,慢慢吸吮,只留下两条大腿不停的痉挛抽搐。

“我想要玩玩屁眼”

“没问题,咱们把后面也玩脱肛吧”

正当两人把菊穴撑开准备虐玩的时候,一声虚弱的呻吟从洞中响起“你……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顺着微弱的火光,向声音的源头看去,原来是刚刚被绑在一旁的绘星醒了过来, 她刚一睁眼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船队的大副和舵手正把他们的船长肛门撑开,一条肉虫从小穴里拖拉出来,噗嗤噗嗤的流着白浆。

回了下神,看清了眼前的状况“海龙,你……你……你怎么能背叛……呜呜呜呜”没等她把话说完,海龙飞身扑了过去,随手抓起一块布团把她的嘴堵住,留下了一阵呜咽。海龙对着重佐笑了笑“没事,咱们等下再料理她”

重佐从没见海龙这副果决干练的模样,但兴致正足,倒也没想些什么,两人将北斗的肛门猛地撑开,海龙学着重佐的模样,拳头一插到底,随着拳速越来越快,伴随着拳头的起落以及飞溅的肠液,不一会,一条红彤彤的尾巴就出现在北斗股间,海龙痴迷的捧起这条尾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吸溜……吸溜,真好吃,已经腌入味了,全是酒的香气”。

此刻眼前这具二人熟悉的女体,不再是他们的船长,不再是他们的大姐头,只有极致的肉欲才能将积压的欲火发泄出来,重佐把脸埋在乳峰之间舔舐撕咬,双手握住脱出的子宫当成破抹布一样把玩,海龙抱住两条大腿,将头埋在股间,把北斗的肠道吸入口中细细品味,而这具躯体下面,是被二人影子遮挡住的,北斗崩坏的脸,翻白的双眼,留着口水的嘴里舌头耷拉在外面,,眼泪鼻涕和她自己喷出的淫液混在一起,搭在地板上的双手在地上抓出几道深深的指印,空气中弥漫着疯狂与淫靡的味道。

重佐站起身来,将脱出的子宫又塞了回去,“你不玩了吗?”重佐疑惑的问道。

“现在应该可以了,现在她的子宫塞进去两个拳头应该绰绰有余了”

“这……这怎么可能,塞不下的,肯定塞不下的,怎么办,会……会死的吧,可小孩子都能生出来,插入两个手臂……会是什么样?北斗心里惊恐万分,却又有一丝丝的期待,插吧,插进来,插死我!只要能高潮,都无所谓了吧。二人将拳头挤在穴口“1-2-3……走你”

被双拳扩宫的北斗猛然间大脑一片空白,随后被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彻底吞没,全身骨节不自然的扭曲著,乳头涨的发疼,这对上下甩动着喷出奶水,下体的满足感夹杂着剧痛来回冲刷她的神志。

两人将手臂一同拔出,再次脱出的子宫像条破布口袋一样,容纳过两条手臂的子宫口大大的张开,重佐掏出硬了许久的肉棒,足足有半米长小腿粗细,难怪寻常姑娘会晕过去,两人插进子宫和肠穴里肆意抽插,脱出的淫穴还能用手抓在上面撸动,淫水和肠液刚好做到辅助润滑,满足性癖的玩法让他们很快缴枪,一次又一次满足的的插入,射了个精尽人亡。

海龙看着眼前满身精液的北斗,不安的问到“接下来怎么办,老大醒过来会杀了我们的”

“怎么着,这会儿怕了?刚才是谁抓着肠壁又啃又咬的?”

“这……这不是精虫上脑了嘛”

“怎么办~当然是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重佐抱起瘫软的北斗往外面走去,看着下面还在狂欢的下属们,他大声喊到

“兄弟们,派对的上半场结束,狂欢正式开始!”随后将北斗对着人群扔了下去。

看着淹没在无数只手中的大姐,重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用只有他自己能听的到的声音说了句“老大,生日快乐”后,转身返回山洞。

还没走到里面,就听见娇媚的女人呻吟声,快步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画面,只不过女主角换了个人,一脸痴态的绘星躺在地上,喉咙里含着海龙坚挺的肉棒卖力的吞吐,双腿间脱出的子宫里塞著海龙的拳头,海龙用尽全力把子宫塞进去再拔出来。

回身看见门口回来的重佐,海龙脸上露出邪魅的一笑“要一起吗,大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