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坑我自己(重口) (完 ) 作者:山男和北

簡體

. book18.org

【我坑我自己(重口)】 book18.org

作者:山男和北2021/05/09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 夜幕降臨,濃墨重重地塗抹在天際,模糊了海天模糊的界限,濺瀝的雨聲被狂浪吞噬,濺起的水花拍在船身上,咆哮的狂風卷著雨水瘋狂撕扯搖搖欲墜的桅杆,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宛如一群尋獵死屍的禿鷲。 book18.org

在無盡的大海中這支龐大的船隊顯得如此渺小,羸弱不堪,陽春二月的寒風像刀子一樣划過船帆,儘管天氣如此惡劣,但船隊的水手們依然井然有序的堅守自己的崗位,在他們眼裡,兇猛的海獸都是可以被船長和他們征服的獵物,這點風浪早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 book18.org

但是在船長室里,船員心中無所不能的船長,被人們奉為海上龍王的北斗,卻看著桌上海圖直皺眉頭,究竟是什麼困難讓她如此為難呢,這還要從十天前說起。 book18.org

一月末的某天清晨,像往常一樣,北斗和她的南十字艦隊在璃月港附近海域巡邏,突然,桅杆上的水手發現了一艘快船,正是近幾年臭名昭著的白鴉海盜團,這夥人頻繁劫掠落單的商船,所過之處船毀人亡,及其殘暴,卻又仗著船小,速度又快總能逃出追捕,這次終於被北斗撞上,他們深知機會不易,哪能輕易放過。 book18.org

於是北斗依然決定留下所有慢速樓船,只帶上幾搜補給船就咬了上去,這一追就是十天,儘管北斗的旗艦死兆星號是這片海域頂尖的艦船,卻依然被白鴉靈活的小帆船靈巧的身法甩在後面,全靠舵手海龍技藝精湛,沒有跟丟,才有了開頭這一幕。 book18.org

左右為難的北斗在船長室半睡半醒的過了一夜,連續多日追捕,補給充足的南十字艦隊口糧也已經見底,如果現在返航還勉強能堅持到下一個補給點,一邊是即將斷糧的弟兄們,另一邊是在斷糧幾天的情況下,陷入窮途末路的惡匪,北斗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看著前面不遠處那個船影,北斗咬緊牙關,想起被殘忍虐殺的璃月船員,她……不想錯過這次手刃這群畜牲的機會。 book18.org

就在進退兩難之際,一名水手跑了進來,「報……船長,白鴿在前面的小島靠岸了」 book18.org

北斗站在窗前,抽出腰間的望遠鏡,用露出的右眼向前方看去,不遠處的地平線上露出了一個小小的尖角,隨著船隊的靠近,一個牛角狀的小島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book18.org

天無絕人之路,轉機~出現了。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北斗走出船艙,站在船長室前 book18.org

「南十字全體,登島,一個不留……殺!」 book18.org

「殺……殺……殺……!」 book18.org

看著一個個衝上向小島的船員,北斗長舒一口氣,終究還是她賭贏了,對方已經被飢餓折磨的失去理智,選擇回到老巢拚死一搏。 book18.org

眼見這條大魚近在眼前,雙目赤紅的水手們握緊腰刀,死死盯住自己滿意的獵物,待船一靠岸,就如獵豹般沖了出去,別看他們平時行俠仗義打抱不平,但在大海上漂泊的水手從不缺乏探險精神,每個人都期待著在這群禍害的老巢發現無價之寶。 book18.org

其實這場戰鬥在船員們追上第一個海盜的那一刻,結局就已經落定,已經餓得步履蹣跚的海盜那還是南十字的對手,隨著最後一個人倒在落日之前,這場血腥盛宴終於落下帷幕。 book18.org

戰況喜人,此役南十字無一人傷亡,大副重佐正向北斗彙報:這群走投無路的傢伙餓得連麵包都拿不起來了。隨後便是響徹全島的笑聲。 book18.org

「老大,發現藏寶洞了!」 book18.org

「帶我去看看」 book18.org

小島南部是一片淺灘,北部地貌陡然升高,形成了之前看到的尖角,北斗在小弟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山洞,洞穴處於牛角山的半山腰,這群海盜在這裡開出了一個向內凹陷的平台,只有一條羊腸小道從側邊進入,如果有人來打,這將是個易守難攻的堡壘。 book18.org

穿過平台,山洞裡是個 V字型地道,向下五米的地方垂直升高,具水手們猜測這條路通往山頂,肯定是這夥人儲藏財物的地方,而現在,這裡被一塊圓形巨石封住,剛發現的時候幾個人嘗試著去推開,卻不能撼動分毫。 book18.org

「都讓讓,老大來了」重佐的嗓門在地道里如同耳邊炸雷,剛開腔就被北斗一腳踹翻。 book18.org

「你這嗓門,想把山震塌嗎,都讓開」船員們見大姐頭來了,都退到一邊,北斗將巨劍解下,緩步走向巨石,每前走一步,眾人都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風壓正在逐漸增強,當最後一步站定,體內的能量達到頂峰,只見她側弓步站定,巨劍托於身後,下一秒洞中電光乍起,一條條紫色的雷龍在她身上遊走一圈,匯於劍身。 book18.org

「捉!浪!」 book18.org

轟~ book18.org

巨石應聲而碎,空氣中瀰漫著高溫後留下的焦味,一眾小弟目瞪口呆,他們從未見過自家大姐頭真正的實力,只聽說過曾經獨自迎戰海獸的英雄事跡。 book18.org

「還愣著幹什麼,海龍,重佐,你們倆跟我進來,其他人出去警戒」 book18.org

三人經過了一段狹窄的通道,後面的路逐漸變寬,到了山頂以後豁然開朗,站在尖角上,整個小島一覽無餘,視野開闊,洞內兩個天然石室里堆滿了搶來的髒物和大量的食物酒水,站在盡頭的懸崖邊,用繩子剛好下降到山腰的平台。 book18.org

清點了一下,北斗便又頭疼起來,這些東西價值連城,其中不乏千金難買的至寶,但大多都是有主之物,大機率要物歸原主的,而倉庫里的摩拉又少的可憐, book18.org

兄弟們知道了以後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book18.org

「海龍,你組織人把這些東西裝箱運下去吧,看著點不要有藏私的情況,不 book18.org

然這些東西出現在我們船員手上,以後可不好交代」 book18.org

「好的老大,我這就去辦」 book18.org

一旁的大副看出了北斗的心事,卻也毫無辦法,如果有船員將繳獲的贓物出手,監守自盜養寇自重的謠言傳出,那時真就百口莫辯了,怕是群玉閣的那位大人也無力回天了。 book18.org

夕陽的餘暉將海天映的通紅,從山上搬運貨物的水手忙的熱火朝天,心底卻十分沮喪,過手的貨物里沒有幾樣能分到船員手裡的,從往日的經驗來看,此行空手而來空手而歸啊。 book18.org

隨著夜幕降臨,最後一抹餘暉消失在海平面上,貨物也全都運下了山,看著眼前這群疲憊的船員,北斗心裡很不是滋味,「兄弟們,我們追捕這麼多天,終於將罪惡消滅在這個島上,這批海盜無惡不作,在島上繳獲了大量的髒污,這些將歸還給那些被劫掠的受害者,在途中被殺害的將交換給他們的家人們,洞中還找到了大量的肉和美酒,今晚我們徹夜狂歡!」 book18.org

「好~好耶」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船員們有氣無力的回應了幾聲。 book18.org

北斗看著眼前失望的船員,突然心生一計,順著記憶在箱子裡摸索一會,將一瓶精美的藥水翻了出來,「兄弟們,我們此行的最大收貨就是它,一千年前傳奇鍊金術士煉製的藥水(夢)由於煉製材料稀少,曾經拍出了五百萬摩拉的天價,相傳只需一小滴就能迷倒上古魔神,脾氣火爆的雷神在它手上堅持了十秒鐘就睡了一天,最重要的是它!是!無!主!之!物」 book18.org

她的這番話讓整座小島瞬間沸騰,五百萬的巨資就算分到每個人頭上,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足夠大夥回家過個好年的了,船員們歡呼著點燃篝火,開始了今晚的狂歡盛宴,烤肉和美酒的香味逐漸鋪開。 book18.org

說完,北斗便拖著疲憊的身軀打算返回山頂的密室,勞累了多天,又超負荷使用了一次捉浪,她現在只想把麻煩拋到明天好好睡一覺。 book18.org

大副重佐和舵手海龍從後面火急火燎的追了上來,「老大,那東西真那麼值錢嗎?我們這次賺大發了啊」 book18.org

「這你就別管了,扶我去上面休息,這半個月快要熬死我了」北斗心裡卻有苦難言(我TM哪知道,我就隨便找了一瓶好看的鍊金藥水,弟兄們那麼失落,總不能真讓他們白折騰這麼些天吧,反正給璃月的商人追回那麼多財務,這爛攤子就讓凝光那小騷蹄子頭疼去吧) book18.org

"頭兒,外面那麼熱鬧,不和弟兄們一起快活快活嗎" book18.org

「算了吧,今天太累了,你和海龍帶著他們玩吧,別鬧出亂子,我去好好地睡上一覺」 book18.org

重佐和海龍扶著北斗重回山頂,手下早已在空曠的山洞中間燃起篝火,北斗疲憊的側躺臥在火堆邊,常年習武練出來的身形被黑絲內衣緊緊包裹,秀出了尋常女子沒有的健美曲線,黑絲下的淑乳從鏤空的旗袍開口處漏出,挺拔豐滿,黑色高筒皮靴再配上修長美腿,看上去丰韻且充滿肉感,昏暗的火光將北斗疲憊的臉龐映的潮紅,好似醉酒後的微醺,沒想到平日裡英姿颯爽的大姐大也有這樣一幅惹人憐愛的模樣,兩人不禁看呆了,但這份溫柔僅僅持續了幾秒鐘,北斗便一腳踹了過來,「兩個憨貨看啥呢,還不給老娘把被褥鋪上」熟悉的聲音將二人從短暫的夢境中拉回現實,豪放的嗓音促使他們手上的動作又麻利半分。 book18.org

其實北斗也猜得出二人的心思,只不過作為一直龐大艦隊的船長,內心裡柔弱的一面必須藏在心底,只有雷鳴般的手段和威嚴,才能帶領眾人在海上披荊斬棘。 book18.org

被褥鋪好,北斗剛準備休息,重佐從身後拿出一瓶美酒,「大姐頭,這是我從酒窖里精心挑選的好酒,外面兄弟們都在慶祝,您睡前也喝一杯,我敬您,這麼多年承蒙您照顧」 book18.org

北斗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咦,這味道好像不太對,你沒弄錯吧,」味道不像平日裡喝的麥酒,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book18.org

「不可能啊,就是普通的酒,只不過加了幾滴的夢而已,嘿嘿」 book18.org

這……怎麼辦,他想幹什麼,難道他知道藥是假的了嗎?不行,不能暴露,不然弟兄們會怎麼想, TMD煩死了,不管了先裝睡吧「怎麼~你~想~~~~~干~~~什麼~~」隨後,她便裝作昏迷雙眼一閉,自然的向前倒去,此刻北斗內心惶惶不安,不知道這兩個忠誠的下屬後面會趁機做些什麼,但心裡卻又有一絲莫名的期待。 book18.org

重佐見奸計得逞,不慌不忙的上前扶住倒下的北斗,滿是老繭的大手在她健美勻稱的腰肢上遊走,別看北斗常年習武,戰力驚人,但高超的戰技讓她不用依影「笨蛋,你還要呆到什麼時候」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把那桶紅酒搬過來」 book18.org

「好——好的」 book18.org

「你——你要對老大做什麼?」一臉懵逼的海龍還沒緩過神來,下意識的執行命令,搬過酒桶才察覺出不對勁,對北斗的忠誠讓他無比糾結,看著衣衫半解的北斗,內心的渴望又想讓事態繼續發展下去。 book18.org

「昨晚的暴風雨把你的腦子也吹跑了嗎,這還用說,一看就知道了吧,雖然大姐頭平時待我像家人一樣,但一直穿著這種衣服出海,布料少的像情趣內衣一樣,還特意把奈子的部位漏出來,這具身體早就在渴望肉棒的關愛吧,不給自己人爽一下真是太可惜了」海龍雙手托著一對巨乳往下一撥,漏在旗袍開口的巨乳便脫離內衣的束縛,一跳一跳的暴露在空氣中,把臉埋在乳溝中嗅了嗅,陶醉的眯著眼。 book18.org

「嚇死為了,我還以為你要篡位呢,但是親人一樣的關係,做這種事好像叫亂倫吧」 book18.org

「說這話之前先把你下面的帳篷擺弄好~,你的老二出賣了你啊海龍,亂倫麼?你這麼一說我更興奮了呢」 book18.org

「不愧是我的得力部下,太了解我了,用大肉棒取悅我吧,就算你們不用下藥,我也不會拒絕的啊」表面上緊閉雙眼裝暈的北斗,對重佐的侵犯沒有生氣,反而無比期待淫辱的後續,但自己吹出去的迷藥讓她必須繼續把迷奸的劇情演下去。 book18.org

「海龍你看,大姐的小穴已經在流水了,是在做春夢嗎?」重佐把手探到下面,在兩片被淫水浸濕的陰唇上抹了一把,兩根手指伸到陰道內,在裡面肆意攪動發出咕嘰咕嘰的水聲,將手抽出,分開的兩指中間,淫水拉成的細絲纏在上面,閃著淫光。 book18.org

「這就是女人的淫水嗎,嗅~嗅~好像沒什麼味道啊」 book18.org

「雖然已經能插了,但我的玩法和別人不太一樣,簡單的艹穴已經滿足不了我了,岸上那些細皮嫩肉的姑娘又不耐玩,往往還沒等我盡興就暈過去了,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海龍!你去把酒桶搬來,咱們先進行第一步」 book18.org

「這是酒要喝嗎」外表老實憨厚的海龍一臉問號。 book18.org

「這酒當然是給大姐頭喝的,不過區別嘛,嘿嘿嘿~今天就讓你開開眼,」重佐將北斗反過來,頭朝下,肩膀撐地,屁股朝上放置,兩條修長的美腿搭在胸口,用力把黑絲內衣撕開,粉嫩的小穴和後庭一覽無遺。 book18.org

「竟然沒有毛,是自己刮掉的嗎,真是淫蕩啊船長」 book18.org

撐開緊緻的菊穴,壞笑著從身後掏出一個長筒狀的東西。 book18.org

被倒置的北斗雙眼緊閉,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是要做什麼?喝酒幹嘛把我擺成這樣,這——唔,進來了,好涼」原來重佐將酒水用注射器推入直腸,在山洞裡的陰涼把酒水冰鎮,冰涼的紅酒帶著少許霧氣被注入後庭,北斗咬緊牙關,繡眉緊皺,險些被突如其來的刺激和冰爽破了功,大腿肌肉繃緊,不自然的微微抽搐。 book18.org

重佐不停的紅酒注入體內,十幾次過後,北斗肚子就已經像十月懷胎的孕婦一樣隆起,看著即將爆掉的肚皮,重佐用力的將最後一管推進去以後,拿酒桶塞對著向外噴酒的菊穴,猛地一戳,噗嗤一聲,將小巧的肛門塞的滿滿當當。 book18.org

在快要撐到爆炸的肚子上摸了摸,韌性十足,手感緊緻,真是尤物啊,向上看去,在肚子的襯托下,一對巨乳也顯得不那麼偉大,漂亮的棕色乳暈中間,乳頭早就充血挺立,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風韻和誘惑。 book18.org

「光是灌腸就已經這樣了,真是淫蕩的肉體啊,對了!海龍,你去把通道鎖上,別讓人上來」 book18.org

重佐將北斗攬入懷中,從後面抱起兩條大腿,用小孩把尿的姿勢搬出山洞,平躺著放在了突出的平台上,站在這裡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燈火通明的營地和舉杯暢飲的水手們,將屁股對準小島無人的一面,抬起腳用力踩在鼓脹的肚皮上。噗……! book18.org

噗……! book18.org

突如其來的襲擊使北斗猝不及防,上下兩張小嘴羞恥的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好在下面嘈雜的吵鬧聲將嗚咽蓋了過去,壓力爆表的酒水衝破木塞,噴了足足有三四米遠。 book18.org

「多麼壯觀的場面啊!」 book18.org

「誰在哪」 book18.org

正當重佐感嘆的時候,山頂傳來了一聲嬌呵,嚇了他一激靈,抬頭望去,不是別人,正是航船隊的海士繪星,北斗的心腹,下午的時候就被安排在山頂的暗哨警戒。 book18.org

調整了一下脫韁的心跳「是我,重佐,大姐剛睡下,我出來撒泡尿,很警覺嘛、美人兒~你在上面發現異常了嗎」再三確認山頂暗哨的觀測角度,看不到他站的位置以後,重佐將提起的心放了下來,將北斗的位置用寬大的身軀擋住,小心的應付起來。 book18.org

「油嘴滑舌~我看啊,你就是異常」 book18.org

「繪星妹子可真會開玩笑,不過~你站的那麼高千萬要小心啊,萬一掉下來我可是會心痛的」 book18.org

「還好沒被發現」此刻兩人心中冒出了相同的念頭,北斗此刻比重佐更怕以這幅模樣暴露在船員的視線中,不然今後還怎麼指揮部下啊。 book18.org

強裝鎮定著擦掉腦門的冷汗,右手穿過腿彎把北斗橫著抱起,小心翼翼的返回山洞。 book18.org

「怎麼這麼久?」 book18.org

「這個島上晚上還起風了,涼颼颼的,我在外面撒了泡尿」 book18.org

「正好你回來了,我也想尿了」海龍撓了撓頭,也走了出去。 book18.org

「啪嗒,啪啪~撲楞」不一會,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 book18.org

「誰?怎麼回事海龍?你在幹什麼」 book18.org

話音未落,反回的海龍懷裡抱著個纖細的人影,「我回來的時候,她正在洞口鬼鬼祟祟的,放心,我已經把她打暈了」 book18.org

重佐捂著腦門一陣頭疼:「TMD ,老子想干點什麼怎麼這麼多事呢,算啦,你把她綁起來放一邊吧,咱們先干正事」海龍抱著的正是山頂的繪星,察覺重佐語氣遮掩,下來看看在搞什麼鬼,沒想到和放水的海龍撞了個正著。 book18.org

一連串的意外並未消磨掉重佐的上腦淫蟲,「這具身體我可是覬覦已久啊,今天終於如願了啊,來!海龍,你從後面抱住她。」 book18.org

海龍從後面抱起北斗,將旗袍脫下,摟住兩條大腿向兩邊掰開,這樣一來北斗陰門大開,手指在肛門裡攪動幾下,拿出來聞了聞,「全是美酒的芳香,看來腸道里洗乾淨了,不過~還是先玩小穴吧」 book18.org

「終於要來了嗎,這兩個憨貨會怎麼玩女人呢?」北斗內心忐忑的期待著。 book18.org

「咱們船長的屄穴還真是名器啊,像鮑魚一樣肥美,合上僅有一條縫隙,撕~還真緊呢,配上大姐這兩條健美的腿,等下要被夾死啊」重佐用手指分開陰唇,品鑑一番後,緩緩插入,在裡面扣挖起來,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響,滑嫩的腔道緊緊包裹著兩根手指,挑逗的蠕動著,乳白色的淫液不斷從穴口擠出,滴在地上。 book18.org

「你還懂得真多,船長的奶子也好軟啊」海龍用手臂攬著腿彎,將內衣拽到胸口中間,一對豐滿碩大的豪乳翻了出來,滿是老繭的大手肆意揉捏,不斷的變換著形狀,酥軟的乳肉隨著手指握緊,像果凍一樣從指縫中擠出,再鬆開時留下通紅的掌印,昏黃的火光下,北斗臉頰微紅,細細的喘息也愈加粗重,但還是會有一絲輕吟傳出。 book18.org

「我年輕的時候可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普通人到這一步也就差不多已經迫不及待插進去了,我可不僅僅滿足於普通性愛,你從後面把逼使勁掰開,」 book18.org

「對,就這樣,別一開始就用這麼大力氣,你這撐得太開了!」海龍老實的用手指插進小穴,使勁往兩邊掰,在穴口形成了個小臂粗的大洞,突如其來的刺激使北斗緊閉的雙眼微睜,銀牙緊咬才沒叫出聲來。 book18.org

「太棒了,裡面的褶皺,顆粒這麼清晰,宮頸也能看個清楚,讓我找找,嗯~大姐的G點在哪呢?」重佐蹲在穴口前仔細觀察,粉嫩的陰道突然灌入冷風壁一抽一抽的,手指在裡面細細翻找,終於在半個手掌的位置找到了一塊滿是顆粒的穴壁。 book18.org

「大概就是這了」隨著重佐大力扣弄,淫水不要錢似的往外噴涌,在二人的淫威下,小腹和大腿不規律的顫抖著。 book18.org

「大姐頭的體質很敏感嘛,已經越來越緊了,看著海龍,老大就快要高潮了」 book18.org

「老大身上好燙啊~」 book18.org

「嗚嗚——奶子上出了好多汗,奶頭真好吃」 book18.org

「哦~小腹痙攣了,哈哈哈哈,真好玩!」嗯嗯—嗚嗚的細小呻吟聲不時傳出,可埋頭吸吮乳頭的海龍卻每沒有在意。 book18.org

隨著手指扣挖的越來越快,猛然間北斗小腹高高挺起,一股激烈的水流從穴口激射而出,打在兩米多高的山洞頂,北斗在激烈的高潮中泄了出來,「哈哈哈,龍王噴水了」 book18.org

「淫水噴的到處都是,真淫蕩,不過接下來才是我最愛的環節,你看,已經能看到宮頸了,她在和我們打招呼呢~嘿嘿嘿,以前沒見過吧」 book18.org

「那個是子宮?就是那個胖乎乎的肉嗎?」 book18.org

北斗逐漸從高潮的餘韻中清醒過來,眯著眼發現兩個手下正在扒開陰門研究她的子宮「這兩個傢伙在幹什麼啊,哪有這麼做愛的,這麼盯著看,好羞恥!」 book18.org

「這就是北斗大姐的子宮了,女人最珍貴的地方,真漂亮,現在我們開始問候一下她」重佐握緊拳頭慢慢擠進陰道,手在裡面張了張,對準子宮的位置,一拳轟了過去。 book18.org

「哇!肚子上出現了拳印!」 book18.org

「終於碰到子宮了,陰道好深啊,胳膊都快吞進去了」 book18.org

重佐粗壯的手臂在裡面左突右撞,小腹高高頂起,打的北斗嬌軀搖晃不止,淫水四濺「噗嗤噗嗤」的聲音此起彼伏,在地上留下一片片水跡。 book18.org

北斗的身體像柔軟的麵條一樣向後反弓,仰起的臉上雙眼半眯著只剩下眼白,張大的檀口舌頭伸的直,嘴角留著口水發出「嗚嚕嗚嚕」的聲音。 book18.org

「小穴夾得好緊啊,不過在怎麼努力榨汁,我的手可擠不出來精液啊,先給你看個寶貝~」 book18.org

重佐緊握的拳頭伸出兩根手指,對準子宮口用力一插,宮頸被撐的越來越大不一會,成年男人比沙包還大的拳頭就這樣擠進了北斗最嬌嫩的地方,突入的大力將子宮打的移了位,肚子上的拳影甚至直接打在了胸口的奶子上。 book18.org

粗暴的拳交插的北斗欲仙欲死,撕裂般的快感直衝大腦,喚醒了她內心最深處最原始的肉慾【啊啊啊……好爽……比男人的肉棒……爽多了啊……嗯……打到我的胃了啊啊啊啊啊……好刺激……子宮要被打爛了……玩死我……玩死我吧】 book18.org

「哈哈哈早就想這麼玩了,我快要把大姐貫穿了」重佐一下一下的不斷擊打,抽插的手臂留下一道道殘影,猛地向上一頂,肚皮上出現了一個明顯的輪廓,另一隻手握住這塊凸起,用力揉捏「這就是大姐的子宮了,隔著肚皮把她碾碎吧~嘿嘿」 book18.org

「唔……嗚嗚嗚」 book18.org

「重佐,大姐剛剛好像出聲了,不會醒過來了吧」 book18.org

「那是身體自然反射的嬌喘聲,大姐她在爽啦」 book18.org

玩的差不多了,重佐將手臂猛地抽出,胖乎乎的肉球也跟著拖了出來,「哈哈,大姐的子宮你好啊」 book18.org

重佐看著脫垂的子宮,張大了嘴一口咬了下去,這下讓北斗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book18.org

重佐一口一口像嚼口香糖一樣,把子宮放在嘴裡咀嚼,卻沒有給這坨彈性十足的肉團留下一個牙印,淫水噗嗤噗嗤的灌入口中,給這道大餐加入另一種不同的口感,重佐陶醉的享受這饕餮盛宴,海龍也趁機含住北斗伸出的舌頭,慢慢吸吮,只留下兩條大腿不停的痙攣抽搐。 book18.org

「我想要玩玩屁眼」 book18.org

「沒問題,咱們把後面也玩脫肛吧」 book18.org

正當兩人把菊穴撐開準備虐玩的時候,一聲虛弱的呻吟從洞中響起「你……你們……在幹什麼?」 book18.org

兩人順著微弱的火光,向聲音的源頭看去,原來是剛剛被綁在一旁的繪星醒了過來, 她剛一睜眼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船隊的大副和舵手正把他們的船長肛門撐開,一條肉蟲從小穴里拖拉出來,噗嗤噗嗤的流著白漿。 book18.org

回了下神,看清了眼前的狀況「海龍,你……你……你怎麼能背叛……嗚嗚嗚嗚」沒等她把話說完,海龍飛身撲了過去,隨手抓起一塊布團把她的嘴堵住,留下了一陣嗚咽。海龍對著重佐笑了笑「沒事,咱們等下再料理她」 book18.org

重佐從沒見海龍這副果決幹練的模樣,但興致正足,倒也沒想些什麼,兩人將北斗的肛門猛地撐開,海龍學著重佐的模樣,拳頭一插到底,隨著拳速越來越快,伴隨著拳頭的起落以及飛濺的腸液,不一會,一條紅彤彤的尾巴就出現在北斗股間,海龍痴迷的捧起這條尾巴,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吸溜……吸溜,真好吃,已經腌入味了,全是酒的香氣」。 book18.org

此刻眼前這具二人熟悉的女體,不再是他們的船長,不再是他們的大姐頭,只有極致的肉慾才能將積壓的慾火發泄出來,重佐把臉埋在乳峰之間舔舐撕咬,雙手握住脫出的子宮當成破抹布一樣把玩,海龍抱住兩條大腿,將頭埋在股間,把北斗的腸道吸入口中細細品味,而這具軀體下面,是被二人影子遮擋住的,北斗崩壞的臉,翻白的雙眼,留著口水的嘴裡舌頭耷拉在外面,,眼淚鼻涕和她自己噴出的淫液混在一起,搭在地板上的雙手在地上抓出幾道深深的指印,空氣中瀰漫著瘋狂與淫靡的味道。 book18.org

重佐站起身來,將脫出的子宮又塞了回去,「你不玩了嗎?」重佐疑惑的問道。 book18.org

「現在應該可以了,現在她的子宮塞進去兩個拳頭應該綽綽有餘了」 book18.org

「這……這怎麼可能,塞不下的,肯定塞不下的,怎麼辦,會……會死的吧,可小孩子都能生出來,插入兩個手臂……會是什麼樣?北斗心裡驚恐萬分,卻又有一絲絲的期待,插吧,插進來,插死我!只要能高潮,都無所謂了吧。二人將拳頭擠在穴口「1-2-3……走你」 book18.org

被雙拳擴宮的北斗猛然間大腦一片空白,隨後被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徹底吞沒,全身骨節不自然的扭曲著,乳頭漲的發疼,這對上下甩動著噴出奶水,下體的滿足感夾雜著劇痛來回沖刷她的神志。 book18.org

兩人將手臂一同拔出,再次脫出的子宮像條破布口袋一樣,容納過兩條手臂的子宮口大大的張開,重佐掏出硬了許久的肉棒,足足有半米長小腿粗細,難怪尋常姑娘會暈過去,兩人插進子宮和腸穴里肆意抽插,脫出的淫穴還能用手抓在上面擼動,淫水和腸液剛好做到輔助潤滑,滿足性癖的玩法讓他們很快繳槍,一次又一次滿足的的插入,射了個精盡人亡。 book18.org

海龍看著眼前滿身精液的北斗,不安的問到「接下來怎麼辦,老大醒過來會殺了我們的」 book18.org

「怎麼著,這會兒怕了?剛才是誰抓著腸壁又啃又咬的?」 book18.org

「這……這不是精蟲上腦了嘛」 book18.org

「怎麼辦~當然是獨樂樂不若眾樂樂」 book18.org

重佐抱起癱軟的北斗往外面走去,看著下面還在狂歡的下屬們,他大聲喊到 book18.org

「兄弟們,派對的上半場結束,狂歡正式開始!」隨後將北斗對著人群扔了下去。 book18.org

看著淹沒在無數隻手中的大姐,重佐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用只有他自己能聽的到的聲音說了句「老大,生日快樂」後,轉身返回山洞。 book18.org

還沒走到裡面,就聽見嬌媚的女人呻吟聲,快步走了進去,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畫面,只不過女主角換了個人,一臉痴態的繪星躺在地上,喉嚨里含著海龍堅挺的肉棒賣力的吞吐,雙腿間脫出的子宮裡塞著海龍的拳頭,海龍用盡全力把子宮塞進去再拔出來。 book18.org

回身看見門口回來的重佐,海龍臉上露出邪魅的一笑「要一起嗎,大副?」book18.org

相關搜索

重口重生我和我和我我和我在北我和我我坑我自己我坑重口血腥重口秀色重坑英雄重 口我和作者我自己男配竟是我自己山男和北重口重作者 北宸作者 我是山人重口,我契約了我自己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