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记 (第1卷 26) 作者:chaifei

.

【平北记】

作者:chaifei2021/5/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第一卷 北原无乐

第二十六章

残破寺庙前,众恶人肆意嘲弄两妇人之举,让林苏轻皱眉头。

俊朗的少侠缓缓站起,沉声道:“我本懒得着实搭理各位,但是你们现在这个行径,想必也是自有缘由,我且问你们一句,既行取死之事,尔等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大汉往柳青青臻首后缩了缩,嘿嘿笑道:“对不住了,兄弟几个接了这买卖,不得不走上这么一趟,只要林公子交出——”林苏摆了摆手,阻止恶汉的话头,一脸潦寂的说道:“那些借口说不说都无所谓了,你且报上名来!”大汉笑道:“林公子果然是个明白人,小弟无名之辈,贱名无足挂齿,承蒙兄弟们看的起,叫我一声大哥,林公子愿意的话,唤我阿大便可。”林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说罢轻摆手腕,指缝间悄然夹住几片树叶,正欲发力间,忽然手掌被一只柔腻嫩滑的纤手轻轻压住,却是巧笑嫣然的师明心。

丰腴高挑的素衣女郎泯然一笑:“几个跳梁小丑,怎值林大哥出手!”说罢,师明心轻摆素衣,纤手微微轻抬,瞬间发出几道选绚烂的剑气。

看其形状,赫然就是梵音剑典第二层剑主天地境的无双剑气,但又显著不同于柳青青的剑气,素衣女郎所发剑气堂皇大气,清丽无双,剑气方向也不同于前者笔直路径,而是曲折弯绕前进,令人无从了解其落点。

剑气在夜色中悄然迸近,似慢实快,其中六道剑气准确命中六名恶汉,更为奇异的话,那名叫阿大的恶汉明明藏于柳青青身后,却仍然被剑气精准命中额头。

阿大带着一脸的愕然,和他的几位兄弟软趴趴的倒在雪地中。

此时,偏偏还有一道剑气,径直射向原本被恶汉亵弄的名叫阿花的妇人。刚刚还一脸梨花落雨般的惨容,见剑气袭来,素手一挥,原本近乎赤裸的妇人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柄短剑,间不容发之际,将几欲命中的剑气格挡住。剑主天地的剑气本为有形而无质,偏偏被妇人格挡时,却发出“叮”的一声尖锐巨响。

击撞的巨力,使得妇人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牵扯前胸巨乳翻滚,尔后妇人嘴角沁出几缕鲜血。妇人冷笑一声,随意擦了下血痕,又将破烂的外衣扒拉了下,勉强将两只巨乳浅浅遮盖了一番。

妇人收敛起原本的哭容,冷笑道:“师仙子果然好手段,连杀数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连村妇也不放过。”师明心淡然笑道:“然则你是村妇吗?”此时柳青青方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赶紧跳了回来,直往庙堂内奔来,连衣饰都没有收拾,直让一对耸立的巨乳随着女郎的动作上下悦动。直到看到林苏津津有味的眼神,方才意识到不妥。柳青青不免又是气又是委屈,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暗暗咒骂。原本裹挟俏乳的亵衣被那恶人扯了去,现在内里只著一身裙服,凉沁沁的丰腴乳肉与紧贴著内服,稍微带来了一丝丝温暖,让女郎稍觉心安。

名叫阿花的妇人道:“今日之事与你无关,师明心你识相的话就闪开点。”师明心伏手在后,淡然道:“欲进大殿,先过明心这一关!”丽人写意的立于殿门之前,虽只是淡薄娇躯,然而迸发的战意却如一道巍峨山石,将整个残殿遮掩的严严实实。

阿花怒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贱货,梵音静殿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闻言师明心杏目微闭,叱道:“你既辱我师门,明心不敢不讨回公道!”言罢双臂轻摆,纤腰微微轻拧,摆出梵音剑典剑气长江境起手式。

阿花大笑起来,牵扯得洁白的巨乳胡乱摇晃,奶脯前闪耀起阵阵乳浪,怒道:“我早就猜到你和你师傅都一个德性,今日所见,果然如此,好一个表面上冰清玉洁的清燕萍踪,骨子里却是一个臣服男人的贱货,就你们这个丢人现眼的衰样,凭什么占据掌门之位!”师明心怒极,一字一句回道:“你辱人太甚,如此,明心便领教高招!”言罢,声音却逐渐平和,显是已将怒火消解,显示出女郎极佳的心性。

倏忽间,丽人施放出数百道亮莹莹的剑气,白茫茫的似将整个夜空照亮,剑气沿着玄妙的轨迹袭向对面的村妇,如同蛋壳般将半裸妇人囫囵裹住。

只听得“叮叮铛铛”密集巨响,半裸妇人使出十成功力,勉强将数百剑气逐一排灭。只是浑身上下原本不整的衣衫被掠过的剑气撕裂,如今更如破布残衣,浅浅的露出丰腴的胴体,特别是隆臀俏股处,只余一条破布,隐约可见极为丰沃的挺翘雪臀。丰乳处不剩半缕,妇人索性将半拉子上衣塞入腰带间,让一对巨乳直面世人。

妇人白腻腻的肩膀圆润如玉,软绵的雪嫩巨乳中间嵌入一颗浅浅的豆蔻,无不彰显著平日里对胴体的适宜保养,显然不是村野妇人所能具备的。

妇人狞笑一声,右手举剑,再次跃升娇躯,直往师明心扑来,飞跃间,一对巨乳随之在夜色中跳跃晃动,一场生死大战,偏生愈发显得活色生香。

对面师明心却是淡然一笑,双手合抱,默默聚气后,陡然又是发出数十柄亮莹剑气,径直杀向空中的半裸妇人。

阿花数次努力,均是拉近与师明心的距离,而娇躯腾空之时被剑气所袭,却又不得不被迫半途扭转娇躯,迅速落地后,再次凝神逐一抵挡来自梵音剑典这部无上绝学的锋锐剑气。

妇人竭尽全力,却仍然被第二波剑气刺伤多处,特别是右臂及腰腹处,分布两道径直的伤口,鲜血直流,霎时吓人。而拜第二波剑气锋芒所赐,妇人下裳此次亦破烂不堪,半片浑圆的丰臀悄然显露于外。

妇人横手擦拭了下嘴角闷出鲜血,冷笑道:“好剑典,师明心,你与贼同行,无异背叛师门,此去数千里,看你如何能活着回去!”言罢也不等对面丽人回话,径直纵身往后跃去。丰腴的娇躯在夜色中起落数次,不久就消失在寒雪覆蓋的旷野中,但是又似乎妇人比瑞雪还要白亮的丰臀娇乳,似还在视界之外飞驰。

柳青青跺跺纤足,气道:“喂,你们两个,人都走了,还看个什么劲!”师明心淡然一笑,款款回到篝火处,娇臀轻摆,施施然端坐于火炉一侧。

柳青青暗地里揉了揉被恶人弄痛的丰乳,原本生死胁迫时,尚未觉得羞愧,现在恶人伏诛,隐藏不轨的妇人被师明心识破且被打发,又回到三人独处的时刻,硕大乳房处不识趣的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让丽人心中不由又羞又气。

自己技不如人,惨遭恶人羞辱,也怨不得的旁人,气就气在身旁这两位,明明身负绝顶神功,偏偏就不出头,而让自己白白出丑受辱。下一次,自己可绝对不能冲突,天踏下来自有两位大神出手,我又何必去凑那份热闹。

师明心刚数次施展梵音剑典第二层境界剑主天地境的剑气,手法与技巧与自己如出一辙,但两者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自己施展时,剑气不纯,剑芒需依附施力之体,比如手指或剑锋,师明心却可释放出真如实质的剑气,且威力惊人,想来这才是剑主天地境剑气的真正威力。而师明心施展此剑法数次,似乎亦有给自己演示的意图。想到此,柳青青隐隐觉得事实应正是如此,不由得深深看了一眼对面恬静默然的清绝丽人。

林苏笑道:“好一手洛神刺,许久未见的静殿神功,不想今日有幸得见!”师明心微微叹息道:“师叔明见,那阿花破我剑气的路数,却实为洛神刺。不过阿花此女明心从未在静殿见到过,记忆中亦无此人。”林苏笑道:“想必是支脉中培养出来的英才,皇脉一系也算是人才辈出,能与明心一较高下,当也是十分不易。”师明心苦笑道:“内门与皇脉近年来关系日趋不睦,实乃师门隐患。”林苏道:“这是必然的结果,内门求出世,皇脉则求入世,两者南辕北辙,十几年前那回选拔掌门,静殿本应分崩离析,只因你师傅横空出世,以绝顶神功,力压两派长老,并施以霹雳手段铲除内患,这才争得了十几年的平静。不过,你师近年潜隐修持不问俗事,少了压制后,皇脉不跳起来才怪。”师明心颔首道:“正是如此,明心每每想起师门内纷争不绝,总是内心惶恐。”林苏笑道:“梵音静殿自前朝明皇入世,存续已有三百载,而内门、皇脉之间两分的格局,亦从未变化。我看你是不用操心的。”师明心叹息道:“师叔有所不知,前些年,两派系还尚能维持斗而不破的格局,近年间却逐渐成水火不相融之势,两方手段频出,积怨日深。再这般持续斗下去,只怕难以善了。”林苏笑道:“哈,明心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一切恰恰源自贵门大人物所谋划布局的呢?”师明心睁大双眸,诧异道:“师叔何出此言,门中派系对立纷争不断,对鄙门毫无益处,为何要做此谋划?”林苏道:“大门派有大门派的难处,梵音静殿本为超凡脱俗的出世门派,偏偏又要管着大兴武林之秩序及皇室宗族俗事,为了履行职责,又不得不维持成千上万的田亩商铺,供养上上下下、尾大不掉的数十万租户生民,如果规模的人口,活生生将静殿拖累成了凡俗门派。这么多张嘴要吃喝,还要人事流动升迁,如果不内部经常折腾一下,又怎么把一些权要位子腾出来,留待自己人上位呢!而作为门派高层,也需要通过制造矛盾纠纷,让下面的人不得不紧密依附,以免随时被干掉,大人物由此就可以从容布局,从而做到如臂指使,江山稳固。”师明心黯然无语,自是想通了其中关节。

柳青青眨巴著晶莹的双眸,不解问道:“如果门派上下一心,自然也可做到这一点啊,为何又要通过派系斗争而实现呢?内耗总是不好的啊!”林苏笑道:“上下一心和分而治之,两者的操作难度不可同日而语,人心叵测,矛盾难免,上下一心何其难也,而根据大小矛盾,因势利导,简单易操作,易学可复制,自然是大人物们的首选之策。”柳青青反对道:“就你们大人物心思多,讨厌的很。”林苏笑道:“现在给你解释这些,怕是夏虫不可以语冰,一个人不到这个位置,自然想不出这么做的道理,一旦你上位了,你自然就知道如何选择对你最有利的策略。”柳青青樱桃小嘴偷偷的“嘁”了一声,满不在乎的林苏的解释。

林苏微微抬头仰望殿外,笑道:“明心,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要不我给你变个戏法吧!”师明心展颜轻笑,正欲回答,一旁柳青青雀跃拍手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看戏法了,快点快点!”林苏拍拍手,缓步走到殿门口处,对漆黑的旷野大喊道:“司寇瑛、叶依春、师清韵,你们三个快点给我滚进来!”

【第一卷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