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記 (第1卷 26) 作者:chaifei

.

【平北記】

作者:chaifei2021/5/3發表於:首發SexInSex

第一卷 北原無樂

第二十六章

殘破寺廟前,眾惡人肆意嘲弄兩婦人之舉,讓林蘇輕皺眉頭。

俊朗的少俠緩緩站起,沉聲道:「我本懶得著實搭理各位,但是你們現在這個行徑,想必也是自有緣由,我且問你們一句,既行取死之事,爾等可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大漢往柳青青臻首後縮了縮,嘿嘿笑道:「對不住了,兄弟幾個接了這買賣,不得不走上這麼一趟,只要林公子交出——」林蘇擺了擺手,阻止惡漢的話頭,一臉潦寂的說道:「那些藉口說不說都無所謂了,你且報上名來!」大漢笑道:「林公子果然是個明白人,小弟無名之輩,賤名無足掛齒,承蒙兄弟們看的起,叫我一聲大哥,林公子願意的話,喚我阿大便可。」林蘇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說罷輕擺手腕,指縫間悄然夾住幾片樹葉,正欲發力間,忽然手掌被一隻柔膩嫩滑的縴手輕輕壓住,卻是巧笑嫣然的師明心。

豐腴高挑的素衣女郎泯然一笑:「幾個跳樑小丑,怎值林大哥出手!」說罷,師明心輕擺素衣,縴手微微輕抬,瞬間發出幾道選絢爛的劍氣。

看其形狀,赫然就是梵音劍典第二層劍主天地境的無雙劍氣,但又顯著不同於柳青青的劍氣,素衣女郎所發劍氣堂皇大氣,清麗無雙,劍氣方向也不同於前者筆直路徑,而是曲折彎繞前進,令人無從了解其落點。

劍氣在夜色中悄然迸近,似慢實快,其中六道劍氣準確命中六名惡漢,更為奇異的話,那名叫阿大的惡漢明明藏於柳青青身後,卻仍然被劍氣精準命中額頭。

阿大帶著一臉的愕然,和他的幾位兄弟軟趴趴的倒在雪地中。

此時,偏偏還有一道劍氣,徑直射向原本被惡漢褻弄的名叫阿花的婦人。剛剛還一臉梨花落雨般的慘容,見劍氣襲來,素手一揮,原本近乎赤裸的婦人也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柄短劍,間不容髮之際,將幾欲命中的劍氣格擋住。劍主天地的劍氣本為有形而無質,偏偏被婦人格擋時,卻發出「叮」的一聲尖銳巨響。

擊撞的巨力,使得婦人跌跌撞撞的往後退了幾步,牽扯前胸巨乳翻滾,爾後婦人嘴角沁出幾縷鮮血。婦人冷笑一聲,隨意擦了下血痕,又將破爛的外衣扒拉了下,勉強將兩隻巨乳淺淺遮蓋了一番。

婦人收斂起原本的哭容,冷笑道:「師仙子果然好手段,連殺數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連村婦也不放過。」師明心淡然笑道:「然則你是村婦嗎?」此時柳青青方才反應過來,「啊」的一聲,趕緊跳了回來,直往廟堂內奔來,連衣飾都沒有收拾,直讓一對聳立的巨乳隨著女郎的動作上下悅動。直到看到林蘇津津有味的眼神,方才意識到不妥。柳青青不免又是氣又是委屈,一邊整理衣服,一邊暗暗咒罵。原本裹挾俏乳的褻衣被那惡人扯了去,現在內里只著一身裙服,涼沁沁的豐腴乳肉與緊貼著內服,稍微帶來了一絲絲溫暖,讓女郎稍覺心安。

名叫阿花的婦人道:「今日之事與你無關,師明心你識相的話就閃開點。」師明心伏手在後,淡然道:「欲進大殿,先過明心這一關!」麗人寫意的立於殿門之前,雖只是淡薄嬌軀,然而迸發的戰意卻如一道巍峨山石,將整個殘殿遮掩的嚴嚴實實。

阿花怒道:「好你個吃裡扒外的賤貨,梵音靜殿的臉都被你丟盡了!」聞言師明心杏目微閉,叱道:「你既辱我師門,明心不敢不討回公道!」言罷雙臂輕擺,纖腰微微輕擰,擺出梵音劍典劍氣長江境起手式。

阿花大笑起來,牽扯得潔白的巨乳胡亂搖晃,奶脯前閃耀起陣陣乳浪,怒道:「我早就猜到你和你師傅都一個德性,今日所見,果然如此,好一個表面上冰清玉潔的清燕萍蹤,骨子裡卻是一個臣服男人的賤貨,就你們這個丟人現眼的衰樣,憑什麼占據掌門之位!」師明心怒極,一字一句回道:「你辱人太甚,如此,明心便領教高招!」言罷,聲音卻逐漸平和,顯是已將怒火消解,顯示出女郎極佳的心性。

倏忽間,麗人施放出數百道亮瑩瑩的劍氣,白茫茫的似將整個夜空照亮,劍氣沿著玄妙的軌跡襲向對面的村婦,如同蛋殼般將半裸婦人囫圇裹住。

只聽得「叮叮鐺鐺」密集巨響,半裸婦人使出十成功力,勉強將數百劍氣逐一排滅。只是渾身上下原本不整的衣衫被掠過的劍氣撕裂,如今更如破布殘衣,淺淺的露出豐腴的胴體,特別是隆臀俏股處,只餘一條破布,隱約可見極為豐沃的挺翹雪臀。豐乳處不剩半縷,婦人索性將半拉子上衣塞入腰帶間,讓一對巨乳直面世人。

婦人白膩膩的肩膀圓潤如玉,軟綿的雪嫩巨乳中間嵌入一顆淺淺的豆蔻,無不彰顯著平日裡對胴體的適宜保養,顯然不是村野婦人所能具備的。

婦人獰笑一聲,右手舉劍,再次躍升嬌軀,直往師明心撲來,飛躍間,一對巨乳隨之在夜色中跳躍晃動,一場生死大戰,偏生愈發顯得活色生香。

對面師明心卻是淡然一笑,雙手合抱,默默聚氣後,陡然又是發出數十柄亮瑩劍氣,徑直殺向空中的半裸婦人。

阿花數次努力,均是拉近與師明心的距離,而嬌軀騰空之時被劍氣所襲,卻又不得不被迫半途扭轉嬌軀,迅速落地後,再次凝神逐一抵擋來自梵音劍典這部無上絕學的鋒銳劍氣。

婦人竭盡全力,卻仍然被第二波劍氣刺傷多處,特別是右臂及腰腹處,分布兩道徑直的傷口,鮮血直流,霎時嚇人。而拜第二波劍氣鋒芒所賜,婦人下裳此次亦破爛不堪,半片渾圓的豐臀悄然顯露於外。

婦人橫手擦拭了下嘴角悶出鮮血,冷笑道:「好劍典,師明心,你與賊同行,無異背叛師門,此去數千里,看你如何能活著回去!」言罷也不等對面麗人回話,徑直縱身往後躍去。豐腴的嬌軀在夜色中起落數次,不久就消失在寒雪覆蓋的曠野中,但是又似乎婦人比瑞雪還要白亮的豐臀嬌乳,似還在視界之外飛馳。

柳青青跺跺纖足,氣道:「喂,你們兩個,人都走了,還看個什麼勁!」師明心淡然一笑,款款回到篝火處,嬌臀輕擺,施施然端坐於火爐一側。

柳青青暗地裡揉了揉被惡人弄痛的豐乳,原本生死脅迫時,尚未覺得羞愧,現在惡人伏誅,隱藏不軌的婦人被師明心識破且被打發,又回到三人獨處的時刻,碩大乳房處不識趣的傳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讓麗人心中不由又羞又氣。

自己技不如人,慘遭惡人羞辱,也怨不得的旁人,氣就氣在身旁這兩位,明明身負絕頂神功,偏偏就不出頭,而讓自己白白出醜受辱。下一次,自己可絕對不能衝突,天踏下來自有兩位大神出手,我又何必去湊那份熱鬧。

師明心剛數次施展梵音劍典第二層境界劍主天地境的劍氣,手法與技巧與自己如出一轍,但兩者威力卻不可同日而語。自己施展時,劍氣不純,劍芒需依附施力之體,比如手指或劍鋒,師明心卻可釋放出真如實質的劍氣,且威力驚人,想來這才是劍主天地境劍氣的真正威力。而師明心施展此劍法數次,似乎亦有給自己演示的意圖。想到此,柳青青隱隱覺得事實應正是如此,不由得深深看了一眼對面恬靜默然的清絕麗人。

林蘇笑道:「好一手洛神刺,許久未見的靜殿神功,不想今日有幸得見!」師明心微微嘆息道:「師叔明見,那阿花破我劍氣的路數,卻實為洛神刺。不過阿花此女明心從未在靜殿見到過,記憶中亦無此人。」林蘇笑道:「想必是支脈中培養出來的英才,皇脈一系也算是人才輩出,能與明心一較高下,當也是十分不易。」師明心苦笑道:「內門與皇脈近年來關係日趨不睦,實乃師門隱患。」林蘇道:「這是必然的結果,內門求出世,皇脈則求入世,兩者南轅北轍,十幾年前那回選拔掌門,靜殿本應分崩離析,只因你師傅橫空出世,以絕頂神功,力壓兩派長老,並施以霹靂手段剷除內患,這才爭得了十幾年的平靜。不過,你師近年潛隱修持不問俗事,少了壓制後,皇脈不跳起來才怪。」師明心頷首道:「正是如此,明心每每想起師門內紛爭不絕,總是內心惶恐。」林蘇笑道:「梵音靜殿自前朝明皇入世,存續已有三百載,而內門、皇脈之間兩分的格局,亦從未變化。我看你是不用操心的。」師明心嘆息道:「師叔有所不知,前些年,兩派系還尚能維持斗而不破的格局,近年間卻逐漸成水火不相融之勢,兩方手段頻出,積怨日深。再這般持續斗下去,只怕難以善了。」林蘇笑道:「哈,明心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一切恰恰源自貴門大人物所謀劃布局的呢?」師明心睜大雙眸,詫異道:「師叔何出此言,門中派系對立紛爭不斷,對鄙門毫無益處,為何要做此謀劃?」林蘇道:「大門派有大門派的難處,梵音靜殿本為超凡脫俗的出世門派,偏偏又要管著大興武林之秩序及皇室宗族俗事,為了履行職責,又不得不維持成千上萬的田畝商鋪,供養上上下下、尾大不掉的數十萬租戶生民,如果規模的人口,活生生將靜殿拖累成了凡俗門派。這麼多張嘴要吃喝,還要人事流動升遷,如果不內部經常折騰一下,又怎麼把一些權要位子騰出來,留待自己人上位呢!而作為門派高層,也需要通過製造矛盾糾紛,讓下面的人不得不緊密依附,以免隨時被幹掉,大人物由此就可以從容布局,從而做到如臂指使,江山穩固。」師明心黯然無語,自是想通了其中關節。

柳青青眨巴著晶瑩的雙眸,不解問道:「如果門派上下一心,自然也可做到這一點啊,為何又要通過派系鬥爭而實現呢?內耗總是不好的啊!」林蘇笑道:「上下一心和分而治之,兩者的操作難度不可同日而語,人心叵測,矛盾難免,上下一心何其難也,而根據大小矛盾,因勢利導,簡單易操作,易學可複製,自然是大人物們的首選之策。」柳青青反對道:「就你們大人物心思多,討厭的很。」林蘇笑道:「現在給你解釋這些,怕是夏蟲不可以語冰,一個人不到這個位置,自然想不出這麼做的道理,一旦你上位了,你自然就知道如何選擇對你最有利的策略。」柳青青櫻桃小嘴偷偷的「嘁」了一聲,滿不在乎的林蘇的解釋。

林蘇微微抬頭仰望殿外,笑道:「明心,長夜漫漫,無心睡眠,要不我給你變個戲法吧!」師明心展顏輕笑,正欲回答,一旁柳青青雀躍拍手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歡看戲法了,快點快點!」林蘇拍拍手,緩步走到殿門口處,對漆黑的曠野大喊道:「司寇瑛、葉依春、師清韻,你們三個快點給我滾進來!」

【第一卷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