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恋足淫事录 (21) 作者:jch8818

【校园恋足淫事录】第21章 出征篇3

作者:jch88182021年5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磨人的榨精小妖精柳思思离去后我躺在床上歇息著,脑海里还不断浮想着刚才的淫欲画面。这时门铃突然又响了,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

我不由得一阵纳闷,这时候有谁会来找我呢?我裸著上身穿上拖鞋去开了门,打开一看居然是江儒雪,她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

我愣了愣,问到:

“小雪,你怎么来了?”

不知为何江儒雪的脸色不太好看,撅著小嘴说道:

“人家还不是怕你饿,从餐馆给你打包了一份饭。哼,看来我是白操心了,我刚才看到深海外校那个骚货从你房间出来的,说,你是不是跟她搞在一起了!”

我看着江儒雪那吃醋的可爱模样,不由得心中一荡,淫笑一声就将她搂入了怀中:

“嘿嘿,我们家小雪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我还是更喜欢搞你!”

接着便吻住了她的小嘴,同时双手也粗暴地伸入江儒雪的衣服下,钻进她还穿着的运动内衣里,握住了那对白兔,贪婪地揉捏了起来,手指精准地盖在乳头处扯住用力地搓揉。

江儒雪被我粗暴的袭击弄得面色潮红,嘴里不住地发出闷哼,可却伸手用力将我退了开来:

“放开我!臭流氓,你去找你的柳思思吧!”

说完将手里拎着的袋子扔在地上作势就要转身离开,我哪能这样放她走,立马一把将她抱入怀里,用大嘴粗暴地盖上了江儒雪的小嘴,舌头大力地伸入她的嘴里搅动吸吮起来。

江儒雪皱着眉头发出唔唔地声音,可不一会就屈服了,瘫倒在我怀里,一脸春意。

见江儒雪不再有反抗的意思,我这才松开她,得意地看着她。

江儒雪白了我一眼,语气还是有些委屈地说道:

“哼,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她们,你还这样,你是不是见到个美女就要拿下啊?有我还不够吗”

我深知女人是一定要哄的,于是笑嘻嘻地说道:

“老婆大人说得对,我确实不该招惹她,我保证,再也不跟柳思思勾搭上了!我的小弟弟只忠于小雪老婆!”

江儒雪被我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握著拳头轻轻打了我一下

“油嘴滑舌!”

我邪邪一笑,心想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油嘴滑舌,于是我单膝跪在了江儒雪面前,一把扯下她还穿着的宽大球裤,只见她今天并没有穿内裤,而是穿了一条紧身的七分打底裤。

我把鼻子猛地贴近江儒雪的下体,深深地一吸,一股浓浓的混杂着汗味和骚味的异香传了过来,刺激得我的下体又有些勃起的冲动。

江儒雪见我突然凑到她下体闻着, 脸顿时涨了通红:

“哎呀你干嘛,我……我比赛完还没洗澡呢,好脏... 你别闻啦!”

“老婆怎么会脏,老婆的下体很骚哦,老公好喜欢”

说着我便一把扯下紧身裤,那饱满充满阴毛的阴户便展露到了我的面前,我伸手用手指掰开江儒雪的阴唇,露出了那粉嫩的小穴,此时正散发着带着热度的新鲜骚味,我猛地凑了上去,一嘴含住,用舌头用力地舔舐吸吮了起来,品尝起了那青春少女运动后的骚味。

江儒雪被我舔得浑身酥麻无力,不禁地靠在背后的门板上,双手抓住我的头发轻抚著,闭着眼睛任由我摆布。

我愈发地来劲了,干脆将她腿上的裤子都脱掉,接着扛起她的一条浑圆修长的大腿架在我肩头,放低身子仰著头将她的屁股直接坐在我的脸上,此时江儒雪身子重重地压在我脸上,淫穴更是紧紧地贴着我的嘴。

我此时又进攻 起了江儒雪的屁眼,用舌头滑向屁眼处,此时经过一天的运动和行走,江儒雪的屁眼穴里此时已是汗津津的,一片黏黏的触感,我伸手掰开她的两瓣大屁股,用力地舔舐着她的骚臭屁眼,弄得她不时地发出呻吟,同时也顾不上羞涩说起了淫话:

“喔喔... 老公... 舔得小雪好舒服哦... 小雪的臭屁眼和骚逼好吃吗... 老公用力玩我嘛...”

我最喜欢江儒雪的一点就是她平日里的娇羞与发情时的骚淫之间的巨大反差,往往会刺激得我情不自禁地卖力操弄她。

我把舌头插进江儒雪的屁眼里狠狠地抽插著,我的口水混杂着屁眼肉壁的汗水一片滑腻,我的整根舌头都插了进去,舌尖在江儒雪炙热的体内搅动着,刺激得她的淫水一波波地从小穴里分泌出来。

正当我要提枪上马时,该死的门铃居然又响了,我不禁一阵恼火,这个时候又是谁来找我?

江儒雪被门铃吓了一跳,接着好想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一定是娟姐,她刚才跟我说好回房间放了东西之后也要来找你的...”

我一阵纳闷,心想王娟这个时候来找我干嘛,打开门一看果然是我们四中女篮校队的第一高度兼队长,身高一米九的王娟学姐。

我连忙让开身子,让身材高大的王娟进来。王娟一进来边自在地坐在我的床上,翘起了那双浑圆修长的大长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

“还不赶紧脱衣服,傻站着干嘛?”

我愣了楞,一旁的江儒雪红著脸解释道:

“我和娟姐商量好了,今天要一起过来...奖励你,谁要你今天比赛发挥的那么好”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同时一阵狂喜,要知道我可是很久没有和王娟做爱过了,更别提再加上江儒雪双飞。

看着王娟那一双白皙肥美的大腿和踩着人字拖的46码大脚,大脑顿时一片充血,立马脱下了身上仅存的短裤,光溜溜地挺著下身早已充血勃起的鸡巴。

我冲着二女晃了晃鸡巴说道:

“你们要怎么奖励我呀?”

只见王娟犹豫了一下,白皙的面容上居然涌起了一阵潮红,接着她站起身,然后居然跪倒在了我面前,伸手脱去了身上的背心和奶罩,露出了那一对傲人的大肥巨乳,接着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吞吐了起来,并用她那对巨乳时不时地夹住我的肉棒摩擦。

我见平时强势高冷的王娟学姐居然如此低贱地跪在地上吃我的鸡巴,不由暗暗惊讶,同时一股剧烈的快感从鸡巴上传来,这还是王娟第一次给我口交,那饱满的口腔包裹着我的龟头,让我忍不住一阵酥麻。

江儒雪走到我身后神秘一笑:

“娟姐和我商量好了,平时都是我们狠狠地折腾你,今天就有我们来伺候你吧,让你当一回皇上”

说罢江儒雪也脱光了身上的衣物,紧紧地从我身后贴了上来,用那对柔软的奶子磨蹭着我的后背,同时手伸到了我胸前用那柔嫩光滑的手指轻轻磨蹭揉捏我的乳头,同时她踮起脚将舌头在我的颈部、耳边不断地舔舐打转,弄得我全身酥麻。

我享受着这天堂般的快感,看着身下身材高大美艳的一团美肉,忍不住激发起了兽性,我用双手扯住王娟的头发,狠狠地前后摆动起了腰部,操起了她那双性感骚淫的大嘴,我巨大的阳具在她的口中高速进出抽插著,龟头一下一下地顶在她的喉咙口,使得王娟顿时一阵窒息,眉头紧锁著并忍不住地发出干呕声。

我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总是蹂躏我的王娟用那带着一丝求饶的眼神看着我,更是一顿舒爽,我用力地抽打着她的那对大骚奶子,尽情的发泄着我的淫欲。

看着王娟那一脸淫样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她将她扑倒在床上,两手抓住她那修长双腿的脚踝张开成M字型,挺起鸡巴狠狠地捅进了她那已经湿润的大骚穴。

“喔... 好硬啊阿言... 你操死学姐了... 好烫的鸡巴... ”

我看着被我压在身下的王娟学姐,狠狠地一下一下撞击在她身上,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我那运动员的强壮体质发挥了出来。

王娟那双大脚随着我的操动有节奏地晃动着,我粗暴地把她的一只大脚扯到我的脸前,狠狠地捂在我的脸上深深地闻了起来,王娟那与身高成正比的46码大脚基本盖住了我的脸,脚底还微微发黄,一股浓郁的汗脚臭味涌入了我的鼻腔,刺激得我眼前一黑,我兴奋地骂道:

“大骚逼,你今天打完比赛还没洗脚吧,真够味啊,臭死我了,我今天要好好玩玩你这双大骚脚!”

接着我将王娟的大脚趾含进嘴里,快速地吸吮抽查了起来,舌头品尝著那脚趾和脚尖的酸臭汗,爽得我鸡巴又涨大了几分,操得王娟发出了浪叫:

“喔喔哦!阿言... 老公... 玩死娟儿的大臭脚... 操死我了... 用力啊啊啊..”

我恶狠狠地一巴掌抽在王娟的大白臀上:

“叫我什么?忘了你今天的任务是什么了?叫老公!”

“啊啊是的老公,我就是你的骚老婆!求老公干死我吧... 老公今天想怎么玩我都可以!娟儿的大臭脚只属于老公!”

听着王娟的淫语我别提有多爽了,心想这回能报之前一直被王娟榨精的郁闷之仇了。于是我抽出鸡巴,命令道:

“骚老婆,把你的肥屁股掰开,露出你的骚臭屁眼给我操!”

王娟愣了愣,显然有些不适应我对她的态度,可已被欲望驱使的她瞬间就服从了,她卖力地躺倒在床上,然后将双手从抬起的大长腿上方伸过去抓住了自己的两半丰腴肥臀掰开来,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大屁眼。

我迫不及待地弯腰凑过去深深一闻,一股刺鼻的骚臭味涌了过来,我兴奋地一巴掌用力抽在王娟的肥屁股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骚老婆,你的闷了一天的骚屁眼可真够味啊,用力掰开!看我不操死你”

王娟被我打得屁股一阵火辣辣的疼,内心不禁一阵委屈,可又忍不住地激起一股莫名的被蹂躏的快感,于是她听话地用手指将屁眼张开,露出了嫩红的还带着微微黄色污渍的屁眼。

我看着这散发着热气的嫩屁穴被撑开地露在我眼前,再也忍不住了,吐了口口水在王娟的屁眼上,接着提起鸡巴用力地捅了进去。

“啊!”

王娟被我粗暴的插入弄得一阵剧痛,可很快就享受了起来,感受着屁眼处传来的被塞满的异样酥麻快感,眼神渐渐变得迷濛了起来,嘴巴也微微地张开。

我不是第一次操王娟的屁眼了,可每一次鸡巴插入她那极品的肉穴都爽的无法自拔。王娟身高高大,屁眼也是如此。

其实对于我的鸡巴尺寸来说,大部分小个子女生的屁眼都有些过于小巧了,肛交骚逼更多地是那种紧致的挤压感。可王娟却不同,她那大肥臀和饱满的屁眼仿佛是天生为我而设的鸡巴套子,完美地包容着我的巨大阳具,在包裹感之外更多的是那比阴道更加立体和温暖滑腻的极致触感。

我一下一下狠狠地将全身重量撞击在王娟的大肥臀上,鸡巴也是全根插入她的肛门,龟头不时地摩擦她体内柔嫩的肉壁。

王娟已经被操得有些意识崩坏了,她翻着白眼嘴里还不断发出淫叫:

“啊啊老公... 娟儿的臭屁眼要被你操烂了... 喔喔唔... 好舒服... 使劲操我... 操烂我的狗屁眼...”

这时我余光瞥见站在一旁的江儒雪正满脸红晕地注视着我和王娟的热烈性交,整个人似乎也如一条发情的母狗一般扭动着。我哪里会放过她,邪邪一笑想到了一个点子:

“小雪老婆,你也别闲着,过来趴在王娟这个骚婊子身上,舔老公的大肉棒和她的肉穴的交合处!”

江儒雪顺从地行动了,只见那雪白完美的肉体趴倒在了王娟躺在床上的淫肉上,头凑近我的下体,伸出舌头卖力地舔起了我的肉棒以及王娟的臭屁眼,而她那双大长腿显然无处放置,只好蜷缩著伸到床上两侧。

我又想出了坏主意,命令王娟道:

“王娟母狗,看把你闲的,还不把我小雪老婆的臭脚含着好好舔!”

此时已经被操得意识崩坏的王娟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顺从地执行着我的指令,拿起江儒雪的一双玉足便含在了自己嘴里卖力地吸吮了起来,并把另外一只脚放在自己的大骚奶子上。

江儒雪被王娟舔的满脸通红,平时被我玩脚就算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同为女生并且还是自己球队队长的王娟舔脚,羞得有些无地自容,可体内却不由自主地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脚下也忍不住地在王娟的大肥奶子上搓揉了起来,并用脚趾不住地夹动奶头。

看着眼前两个极品美女此时变成了听我指挥的两团淫肉,我顿时被刺激得有些不能自已,肉棒也终于传来了一阵阵的酥麻,有了快要射精的冲动。

我抽出肉棒,一把扯住江儒雪的头发把肉棒粗暴地插入她的嘴里,江儒雪被我呛了一下,但马上卖力地吞吐了起来,紧紧地用嘴吸着我的鸡巴,不断用舌头刺激我的龟头和马眼。

我又拔出来,插进王娟的屁眼,就这样轮流地操著江儒雪的嘴穴和王娟的臭屁眼,终于在我的一顿加速抽插之下,王娟浑身颤抖了起来,翻着白眼张大了嘴,屁眼一伸一缩地夹住我,并将嘴里含着的江儒雪的臭脚深深地含在嘴里舔舐,突然王娟浪叫一声,淫穴居然在没有操弄的情况下潮吹了,喷出了一阵阵的滚烫淫水,全数喷洒在江儒雪的脸上,而王娟的臭屁眼也分泌出了黏黏的体液,仿佛是被我操得失禁了。

感受到鸡巴上的滚烫,我终于也忍不住了,拔出鸡巴,插进江儒雪的嘴里狠狠地插了起来,我双手扯住江儒雪的秀发,仿佛在操一个充气娃娃一般毫无保留地全力捅著江儒雪的嘴,龟头顶得那么深甚至插进了江儒雪的喉管。

江儒雪被我这粗暴的抽插弄得一阵阵窒息和干呕,可却无力反抗,只好翻着白眼忍受着,眼泪都被我弄得流了出来,终于,我的精关一松,腰部大力前顶,死死地抓着江儒雪的头不让她动弹,将十几道浓郁的精液顶着她的喉咙口射了进去,呛得江儒雪浑身剧烈地颤抖,干咳了起来,可我却还没射精完毕,死死地抓着她,直到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她喉咙深处,这才满足地拔出肉棒。

只见江儒雪满脸通红,一脸痛苦地咳嗽著,鼻子里甚至还喷出了精液,眼泪也流了一脸,可江儒雪却只是白了我一眼,看来已经习惯了把我当成亲老公来服侍。

经过这一番激烈的性爱,二女都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息著,而我却是心满意足地拿出江儒雪给我带的饭菜坐在椅子上悠哉地吃了起来。

过了半晌王娟终于恢复了意识,艰难地坐起身子,幽怨地看着我抱怨道:

“好你个臭刘言,居然抓住机会就这么玩我,都要被你操坏了!看等回学校了我不叫跟刘敏和叶雯一起弄死你!”

我嘻嘻一笑,哪里怕她的威胁,这么好的机会,不操白不操啊!

而半晌没说话的江儒雪居然趴在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顿时大惊,王娟也一脸惊诧。我赶紧凑过去抚摸著江儒雪的头:

“老婆你怎么啦?是不是刚才老公太用力把你弄疼了?”

江儒雪这才抬起头,委屈地带着哭腔说道:

“你个大坏蛋!我刚才都快被你呛死了!呜呜,刘言你怎么这么坏,刚跟深海外校那个小妖精勾搭就算了,对我还这么不温柔!”

我顿时头大。果然,一旁的王娟听到我和柳思思居然有一腿顿时也火了,蹬着我兴师问罪地说道:

“好啊刘言,你居然跟柳思思那骚货搞上了?你不知道咱们学校跟她们是对头吗?你还要不要脸!亏我跟小雪还想着来奖励奖励你。你给我滚远点,以后老娘跟你没任何关系!”

我愣住了,没想到王娟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连忙想解释,可王娟却穿上了衣服,一把拉起江儒雪说:

“小雪,我们走,以后离这个白眼狼远点”

说完帮江儒雪也穿上衣服并走了出去,狠狠地摔上了我的房门,只留下我傻傻地站在房间里,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看来我真不该跟柳思思这个妖精勾搭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