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校園戀足淫事錄 (21) 作者:jch8818

【校園戀足淫事錄】第21章 出征篇3

作者:jch88182021年5月10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磨人的榨精小妖精柳思思離去後我躺在床上歇息著,腦海里還不斷浮想著剛才的淫慾畫面。這時門鈴突然又響了,打破了這片刻的寧靜。

我不由得一陣納悶,這時候有誰會來找我呢?我裸著上身穿上拖鞋去開了門,打開一看居然是江儒雪,她手裡還拎著一個袋子。

我愣了愣,問到:

「小雪,你怎麼來了?」

不知為何江儒雪的臉色不太好看,撅著小嘴說道:

「人家還不是怕你餓,從餐館給你打包了一份飯。哼,看來我是白操心了,我剛才看到深海外校那個騷貨從你房間出來的,說,你是不是跟她搞在一起了!」

我看著江儒雪那吃醋的可愛模樣,不由得心中一盪,淫笑一聲就將她摟入了懷中:

「嘿嘿,我們家小雪吃醋的樣子真可愛,我還是更喜歡搞你!」

接著便吻住了她的小嘴,同時雙手也粗暴地伸入江儒雪的衣服下,鑽進她還穿著的運動內衣里,握住了那對白兔,貪婪地揉捏了起來,手指精準地蓋在乳頭處扯住用力地搓揉。

江儒雪被我粗暴的襲擊弄得面色潮紅,嘴裡不住地發出悶哼,可卻伸手用力將我退了開來:

「放開我!臭流氓,你去找你的柳思思吧!」

說完將手裡拎著的袋子扔在地上作勢就要轉身離開,我哪能這樣放她走,立馬一把將她抱入懷裡,用大嘴粗暴地蓋上了江儒雪的小嘴,舌頭大力地伸入她的嘴裡攪動吸吮起來。

江儒雪皺著眉頭髮出唔唔地聲音,可不一會就屈服了,癱倒在我懷裡,一臉春意。

見江儒雪不再有反抗的意思,我這才鬆開她,得意地看著她。

江儒雪白了我一眼,語氣還是有些委屈地說道:

「哼,你明知道我不喜歡她們,你還這樣,你是不是見到個美女就要拿下啊?有我還不夠嗎」

我深知女人是一定要哄的,於是笑嘻嘻地說道:

「老婆大人說得對,我確實不該招惹她,我保證,再也不跟柳思思勾搭上了!我的小弟弟只忠於小雪老婆!」

江儒雪被我逗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臉色這才好看了些,握著拳頭輕輕打了我一下

「油嘴滑舌!」

我邪邪一笑,心想那我就讓你嘗嘗什麼叫油嘴滑舌,於是我單膝跪在了江儒雪面前,一把扯下她還穿著的寬大球褲,只見她今天並沒有穿內褲,而是穿了一條緊身的七分打底褲。

我把鼻子猛地貼近江儒雪的下體,深深地一吸,一股濃濃的混雜著汗味和騷味的異香傳了過來,刺激得我的下體又有些勃起的衝動。

江儒雪見我突然湊到她下體聞著, 臉頓時漲了通紅:

「哎呀你幹嘛,我……我比賽完還沒洗澡呢,好髒... 你別聞啦!」

「老婆怎麼會髒,老婆的下體很騷哦,老公好喜歡」

說著我便一把扯下緊身褲,那飽滿充滿陰毛的陰戶便展露到了我的面前,我伸手用手指掰開江儒雪的陰唇,露出了那粉嫩的小穴,此時正散發著帶著熱度的新鮮騷味,我猛地湊了上去,一嘴含住,用舌頭用力地舔舐吸吮了起來,品嘗起了那青春少女運動後的騷味。

江儒雪被我舔得渾身酥麻無力,不禁地靠在背後的門板上,雙手抓住我的頭發輕撫著,閉著眼睛任由我擺布。

我愈發地來勁了,乾脆將她腿上的褲子都脫掉,接著扛起她的一條渾圓修長的大腿架在我肩頭,放低身子仰著頭將她的屁股直接坐在我的臉上,此時江儒雪身子重重地壓在我臉上,淫穴更是緊緊地貼著我的嘴。

我此時又進攻 起了江儒雪的屁眼,用舌頭滑向屁眼處,此時經過一天的運動和行走,江儒雪的屁眼穴里此時已是汗津津的,一片黏黏的觸感,我伸手掰開她的兩瓣大屁股,用力地舔舐著她的騷臭屁眼,弄得她不時地發出呻吟,同時也顧不上羞澀說起了淫話:

「喔喔... 老公... 舔得小雪好舒服哦... 小雪的臭屁眼和騷逼好吃嗎... 老公用力玩我嘛...」

我最喜歡江儒雪的一點就是她平日裡的嬌羞與發情時的騷淫之間的巨大反差,往往會刺激得我情不自禁地賣力操弄她。

我把舌頭插進江儒雪的屁眼裡狠狠地抽插著,我的口水混雜著屁眼肉壁的汗水一片滑膩,我的整根舌頭都插了進去,舌尖在江儒雪炙熱的體內攪動著,刺激得她的淫水一波波地從小穴里分泌出來。

正當我要提槍上馬時,該死的門鈴居然又響了,我不禁一陣惱火,這個時候又是誰來找我?

江儒雪被門鈴嚇了一跳,接著好想想起什麼似的說道:

「一定是娟姐,她剛才跟我說好回房間放了東西之後也要來找你的...」

我一陣納悶,心想王娟這個時候來找我幹嘛,打開門一看果然是我們四中女籃校隊的第一高度兼隊長,身高一米九的王娟學姐。

我連忙讓開身子,讓身材高大的王娟進來。王娟一進來邊自在地坐在我的床上,翹起了那雙渾圓修長的大長腿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道:

「還不趕緊脫衣服,傻站著幹嘛?」

我愣了楞,一旁的江儒雪紅著臉解釋道:

「我和娟姐商量好了,今天要一起過來...獎勵你,誰要你今天比賽發揮的那麼好」

我一聽頓時明白了過來,同時一陣狂喜,要知道我可是很久沒有和王娟做愛過了,更別提再加上江儒雪雙飛。

看著王娟那一雙白皙肥美的大腿和踩著人字拖的46碼大腳,大腦頓時一片充血,立馬脫下了身上僅存的短褲,光溜溜地挺著下身早已充血勃起的雞巴。

我衝著二女晃了晃雞巴說道:

「你們要怎麼獎勵我呀?」

只見王娟猶豫了一下,白皙的面容上居然湧起了一陣潮紅,接著她站起身,然後居然跪倒在了我面前,伸手脫去了身上的背心和奶罩,露出了那一對傲人的大肥巨乳,接著一口含住我的雞巴吞吐了起來,並用她那對巨乳時不時地夾住我的肉棒摩擦。

我見平時強勢高冷的王娟學姐居然如此低賤地跪在地上吃我的雞巴,不由暗暗驚訝,同時一股劇烈的快感從雞巴上傳來,這還是王娟第一次給我口交,那飽滿的口腔包裹著我的龜頭,讓我忍不住一陣酥麻。

江儒雪走到我身後神秘一笑:

「娟姐和我商量好了,平時都是我們狠狠地折騰你,今天就有我們來伺候你吧,讓你當一回皇上」

說罷江儒雪也脫光了身上的衣物,緊緊地從我身後貼了上來,用那對柔軟的奶子磨蹭著我的後背,同時手伸到了我胸前用那柔嫩光滑的手指輕輕磨蹭揉捏我的乳頭,同時她踮起腳將舌頭在我的頸部、耳邊不斷地舔舐打轉,弄得我全身酥麻。

我享受著這天堂般的快感,看著身下身材高大美艷的一團美肉,忍不住激發起了獸性,我用雙手扯住王娟的頭髮,狠狠地前後擺動起了腰部,操起了她那雙性感騷淫的大嘴,我巨大的陽具在她的口中高速進出抽插著,龜頭一下一下地頂在她的喉嚨口,使得王娟頓時一陣窒息,眉頭緊鎖著並忍不住地發出乾嘔聲。

我看到平日裡高高在上總是蹂躪我的王娟用那帶著一絲求饒的眼神看著我,更是一頓舒爽,我用力地抽打著她的那對大騷奶子,盡情的發泄著我的淫慾。

看著王娟那一臉淫樣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開她將她撲倒在床上,兩手抓住她那修長雙腿的腳踝張開成M字型,挺起雞巴狠狠地捅進了她那已經濕潤的大騷穴。

「喔... 好硬啊阿言... 你操死學姐了... 好燙的雞巴... 」

我看著被我壓在身下的王娟學姐,狠狠地一下一下撞擊在她身上,絲毫不憐香惜玉地將我那運動員的強壯體質發揮了出來。

王娟那雙大腳隨著我的操動有節奏地晃動著,我粗暴地把她的一隻大腳扯到我的臉前,狠狠地捂在我的臉上深深地聞了起來,王娟那與身高成正比的46碼大腳基本蓋住了我的臉,腳底還微微發黃,一股濃郁的汗腳臭味湧入了我的鼻腔,刺激得我眼前一黑,我興奮地罵道:

「大騷逼,你今天打完比賽還沒洗腳吧,真夠味啊,臭死我了,我今天要好好玩玩你這雙大騷腳!」

接著我將王娟的大腳趾含進嘴裡,快速地吸吮抽查了起來,舌頭品嘗著那腳趾和腳尖的酸臭汗,爽得我雞巴又漲大了幾分,操得王娟發出了浪叫:

「喔喔哦!阿言... 老公... 玩死娟兒的大臭腳... 操死我了... 用力啊啊啊..」

我惡狠狠地一巴掌抽在王娟的大白臀上:

「叫我什麼?忘了你今天的任務是什麼了?叫老公!」

「啊啊是的老公,我就是你的騷老婆!求老公幹死我吧... 老公今天想怎麼玩我都可以!娟兒的大臭腳只屬於老公!」

聽著王娟的淫語我別提有多爽了,心想這回能報之前一直被王娟榨精的鬱悶之仇了。於是我抽出雞巴,命令道:

「騷老婆,把你的肥屁股掰開,露出你的騷臭屁眼給我操!」

王娟愣了愣,顯然有些不適應我對她的態度,可已被慾望驅使的她瞬間就服從了,她賣力地躺倒在床上,然後將雙手從抬起的大長腿上方伸過去抓住了自己的兩半豐腴肥臀掰開來,露出了一個黑洞洞的大屁眼。

我迫不及待地彎腰湊過去深深一聞,一股刺鼻的騷臭味涌了過來,我興奮地一巴掌用力抽在王娟的肥屁股上,留下了一個紅紅的掌印:

「騷老婆,你的悶了一天的騷屁眼可真夠味啊,用力掰開!看我不操死你」

王娟被我打得屁股一陣火辣辣的疼,內心不禁一陣委屈,可又忍不住地激起一股莫名的被蹂躪的快感,於是她聽話地用手指將屁眼張開,露出了嫩紅的還帶著微微黃色污漬的屁眼。

我看著這散發著熱氣的嫩屁穴被撐開地露在我眼前,再也忍不住了,吐了口口水在王娟的屁眼上,接著提起雞巴用力地捅了進去。

「啊!」

王娟被我粗暴的插入弄得一陣劇痛,可很快就享受了起來,感受著屁眼處傳來的被塞滿的異樣酥麻快感,眼神漸漸變得迷濛了起來,嘴巴也微微地張開。

我不是第一次操王娟的屁眼了,可每一次雞巴插入她那極品的肉穴都爽的無法自拔。王娟身高高大,屁眼也是如此。

其實對於我的雞巴尺寸來說,大部分小個子女生的屁眼都有些過於小巧了,肛交騷逼更多地是那種緊緻的擠壓感。可王娟卻不同,她那大肥臀和飽滿的屁眼仿佛是天生為我而設的雞巴套子,完美地包容著我的巨大陽具,在包裹感之外更多的是那比陰道更加立體和溫暖滑膩的極致觸感。

我一下一下狠狠地將全身重量撞擊在王娟的大肥臀上,雞巴也是全根插入她的肛門,龜頭不時地摩擦她體內柔嫩的肉壁。

王娟已經被操得有些意識崩壞了,她翻著白眼嘴裡還不斷發出淫叫:

「啊啊老公... 娟兒的臭屁眼要被你操爛了... 喔喔唔... 好舒服... 使勁操我... 操爛我的狗屁眼...」

這時我餘光瞥見站在一旁的江儒雪正滿臉紅暈地注視著我和王娟的熱烈性交,整個人似乎也如一條發情的母狗一般扭動著。我哪裡會放過她,邪邪一笑想到了一個點子:

「小雪老婆,你也別閒著,過來趴在王娟這個騷婊子身上,舔老公的大肉棒和她的肉穴的交合處!」

江儒雪順從地行動了,只見那雪白完美的肉體趴倒在了王娟躺在床上的淫肉上,頭湊近我的下體,伸出舌頭賣力地舔起了我的肉棒以及王娟的臭屁眼,而她那雙大長腿顯然無處放置,只好蜷縮著伸到床上兩側。

我又想出了壞主意,命令王娟道:

「王娟母狗,看把你閒的,還不把我小雪老婆的臭腳含著好好舔!」

此時已經被操得意識崩壞的王娟哪裡還有思考的能力,順從地執行著我的指令,拿起江儒雪的一雙玉足便含在了自己嘴裡賣力地吸吮了起來,並把另外一隻腳放在自己的大騷奶子上。

江儒雪被王娟舔的滿臉通紅,平時被我玩腳就算了,這還是她第一次被同為女生並且還是自己球隊隊長的王娟舔腳,羞得有些無地自容,可體內卻不由自主地傳來一陣陣酥麻的快感,腳下也忍不住地在王娟的大肥奶子上搓揉了起來,並用腳趾不住地夾動奶頭。

看著眼前兩個極品美女此時變成了聽我指揮的兩團淫肉,我頓時被刺激得有些不能自已,肉棒也終於傳來了一陣陣的酥麻,有了快要射精的衝動。

我抽出肉棒,一把扯住江儒雪的頭髮把肉棒粗暴地插入她的嘴裡,江儒雪被我嗆了一下,但馬上賣力地吞吐了起來,緊緊地用嘴吸著我的雞巴,不斷用舌頭刺激我的龜頭和馬眼。

我又拔出來,插進王娟的屁眼,就這樣輪流地操著江儒雪的嘴穴和王娟的臭屁眼,終於在我的一頓加速抽插之下,王娟渾身顫抖了起來,翻著白眼張大了嘴,屁眼一伸一縮地夾住我,並將嘴裡含著的江儒雪的臭腳深深地含在嘴裡舔舐,突然王娟浪叫一聲,淫穴居然在沒有操弄的情況下潮吹了,噴出了一陣陣的滾燙淫水,全數噴灑在江儒雪的臉上,而王娟的臭屁眼也分泌出了黏黏的體液,仿佛是被我操得失禁了。

感受到雞巴上的滾燙,我終於也忍不住了,拔出雞巴,插進江儒雪的嘴裡狠狠地插了起來,我雙手扯住江儒雪的秀髮,仿佛在操一個充氣娃娃一般毫無保留地全力捅著江儒雪的嘴,龜頭頂得那麼深甚至插進了江儒雪的喉管。

江儒雪被我這粗暴的抽插弄得一陣陣窒息和乾嘔,可卻無力反抗,只好翻著白眼忍受著,眼淚都被我弄得流了出來,終於,我的精關一松,腰部大力前頂,死死地抓著江儒雪的頭不讓她動彈,將十幾道濃郁的精液頂著她的喉嚨口射了進去,嗆得江儒雪渾身劇烈地顫抖,乾咳了起來,可我卻還沒射精完畢,死死地抓著她,直到所有的精液全部射進她喉嚨深處,這才滿足地拔出肉棒。

只見江儒雪滿臉通紅,一臉痛苦地咳嗽著,鼻子裡甚至還噴出了精液,眼淚也流了一臉,可江儒雪卻只是白了我一眼,看來已經習慣了把我當成親老公來服侍。

經過這一番激烈的性愛,二女都全身無力地躺在床上喘息著,而我卻是心滿意足地拿出江儒雪給我帶的飯菜坐在椅子上悠哉地吃了起來。

過了半晌王娟終於恢復了意識,艱難地坐起身子,幽怨地看著我抱怨道:

「好你個臭劉言,居然抓住機會就這麼玩我,都要被你操壞了!看等回學校了我不叫跟劉敏和葉雯一起弄死你!」

我嘻嘻一笑,哪裡怕她的威脅,這麼好的機會,不操白不操啊!

而半晌沒說話的江儒雪居然趴在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我頓時大驚,王娟也一臉驚詫。我趕緊湊過去撫摸著江儒雪的頭:

「老婆你怎麼啦?是不是剛才老公太用力把你弄疼了?」

江儒雪這才抬起頭,委屈地帶著哭腔說道:

「你個大壞蛋!我剛才都快被你嗆死了!嗚嗚,劉言你怎麼這麼壞,剛跟深海外校那個小妖精勾搭就算了,對我還這麼不溫柔!」

我頓時頭大。果然,一旁的王娟聽到我和柳思思居然有一腿頓時也火了,蹬著我興師問罪地說道:

「好啊劉言,你居然跟柳思思那騷貨搞上了?你不知道咱們學校跟她們是對頭嗎?你還要不要臉!虧我跟小雪還想著來獎勵獎勵你。你給我滾遠點,以後老娘跟你沒任何關係!」

我愣住了,沒想到王娟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我連忙想解釋,可王娟卻穿上了衣服,一把拉起江儒雪說:

「小雪,我們走,以後離這個白眼狼遠點」

說完幫江儒雪也穿上衣服並走了出去,狠狠地摔上了我的房門,只留下我傻傻地站在房間裡,心裡不由得有些後悔,看來我真不該跟柳思思這個妖精勾搭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