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界之全家的沦陷 (1-4)作者:寂寞的牛头人战士

【穿越异界之全家的沦陷】(1-4)

作者:寂寞的牛头人战士2021-5-10首发: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初临异界

我叫李清,我家是华国最大的证券公司的开创者。从小到大,我就没受过什么委屈。但我的妈妈其实对我非常严格,让我从小接受良好教育。我不像国内其他富二代一样,花天酒地,换女朋友比吃饭还快。我只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冷霜露和她的妹妹冷媚。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都是战友,再一次绑架事件中。她们的父亲牺牲了,而她和她的妹妹也因此被我妈妈抚养长大。在此期间,我和露露也想爱了,等我研究生毕业,就进行婚礼。哈哈。我还有个姐姐和妹妹。可以说此生无憾了,但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哥哥,哥哥,哎,清哥哥”柔媚的叫声,从我耳边传来,脸上还痒痒的“起床啦!”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柔情似水的狐媚眼“唔,是柔柔吗”我的手顺势就摸上坐在我肚子的屁股……

“啪!姐夫是我啦,还不起床”之前眼前的可儿装作一副娇嗔的样子打开我的咸猪手。用肥嫩的大屁股使劲在我身上使劲的磨来磨去,一双傲人的双峰也顿时如同小兔子一般弹跳起来。

一瞬间我就清醒了,因为我晨勃的肉棒都快被这大屁股磨射了。我起床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我的小姨子冷媚儿,因为我的起身,一下子把她差点弄翻,媚儿只能双臂环绕在我的脖子上,一双狐狸媚眼看着我,小嘴喘著热气扑面而来。

“媚……媚儿,好啦,快起来”我涨红了脸,抽身出来,从这大屁股底下抽身出来免不得又是一阵舒爽。“媚儿,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怎么~哥哥嫌弃媚儿了吗?”媚儿鸭子坐在床上,身上只有小背心露著狭长的沟壑随着主人的呼吸一颤一颤,加上露著修长白皙的双腿的热裤,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以前都是和媚儿一起睡的呢,哥哥~”

我不为所动,这小妮子和我一起长大,相比她姐姐的清冷性格,这跳脱的性格可从小把我折腾够呛,小时候整蛊我为乐,现在长大了开始勾引我为乐,要知道我因为从小收到传统教育,到现在还是一个处男,24的处男,不过等我和宣儿结婚,我就可以结束处男之身了。

哈哈!“好啦,小媚儿最乖了,”弹了一下这小妮子的脑壳就去找衣服了,但我没看见的是媚儿满眼的爱意,不是对哥哥的爱,而是……恋人。

“哼~好痛”媚儿揉着略红的额头,娇嗔一声“我去找姐姐!”说着起身,扭著大屁股就走了,也不知道这妮子怎么长得,这屁股和个小磨盘一样又翘又肥嫩。也不是她勾引人而是纤细的腰肢带着这大屁股很难不左摇右晃。

她走后我赶紧穿好衣服把卫生纸收好,虽然有女友但良好的家教让我始终不敢踏出那一步,女朋友的仙女的样子只能每日意淫为乐。但不知道为什么嘴唇湿湿的

我家里还有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有名的阔太太家底的殷实,让她还如同20来岁的少女一样粉嫩。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头青丝高盘在头上,露出雪白粉嫩的脖颈,就像动画片里的天鹅一样。再往下便突然胀大36E的豪乳,让妈妈无比自豪,加上纤细的腰肢和硕大的臀部,这估计也是爸爸当初死命追求妈妈的原因吧。但妈妈偏偏还是那种高贵大小姐型气质典雅,虽然美丽但严肃。增添不少气质但就有一个缺点。好赌,简直是嗜赌如命,但妈妈不知道的是其实那是爸爸的赌场。所以妈妈每次以为输多了的时候,都会穿着性感的衣服等著爸爸。而爸爸烊做生气等著妈妈赔礼,妈妈还是单纯了。

我的姐姐叫李若男,人如其名,就像男孩子一样,性子火爆,激将法对她真是百试百灵。而且她酷爱健身,尤其那腰和双腿不知道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但母豹子的称号让她在学校没有男人敢接近。所以姐姐的爱好变成了调戏小女生这让广大男生兼职对她爱恨交加。

我的妹妹李苏苏。应该是遗传母亲吧,一双从小就爆棚的双乳,加上弱气的性格,若不是我和姐姐帮忙照看,怕是早就被人卖了。

我的女友霜露,人如姓名,整个人清清冷冷的,身材匀称,但却长了一双狐媚的眼睛。魅力直接翻倍。而且霜露的心里只有我,对其他人都是不假辞色,拥有这样仙气飘飘的女友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这一天我们家里正常吃饭,爸爸公司加班,冷媚儿不断给我夹菜,我却只给露露夹菜,露露漂亮的眼睛含着笑,吃着我的菜,一边看气鼓鼓的媚儿。另一边姐姐一边吃饭一边教育著妹妹,要硬气一点,否则就会吃亏,妹妹认真听着,一双豪乳放在桌子上一边小口吃着饭。母亲大人则坐在首位,含笑看着我们,优雅的吃着,偶尔敲敲桌子让我们好好吃饭。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一个大汉把我家落地窗打碎冲了进来,把我们吓了一跳,妈妈赶紧起身护住我们,而姐姐也站了出来。只见这个魁梧大汉身穿绿色破烂迷彩衣手里抱着古怪盒子,整个人有一米九寸头,一抬头就能看见一道伤疤在脸颊处,眼神如同嗜人的野兽。衣衫破烂,一到伤口从胸口划到要不露出健壮的肌肉和浓密的毛发,裆部也划出一个破口隐隐约约露出硕大的阳根。

直接这大汉露出邪恶的笑容“找到你了”我不禁懵住是谁,但突然发现身边的女友恶狠狠的看着这个大汉“是你!你这个绑架我父亲的凶手”女友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巧了,我也一直再找你,跟我走吧”大汉轻浮一笑,近身就要抓女友,我看这庞大的身躯压迫感十足,挺身要上,结果大汉怒吼一声:滚!我顿时没了力气跌坐在妹妹怀里。

而此时我却丝毫没有感受妹妹豪乳的心情,这大汉却不是对我吼而是对姐姐,只见姐姐一个箭步冲上去挡住大汉,一拳挥向大汉脑袋,而这如熊的大汉怒吼一声,把握住姐姐的拳头,要知道姐姐可是散打世界冠军啊,这个大汉不简单啊,姐姐见一拳不行,一脚踹向大汉肚子试图分开,但结果被手肘一夹,怎么也抽不出来,俏脸憋的通红。

要知道姐姐在家只穿了健身背心和健身短裤为了方便里面都没有穿内衣,大汉放开姐姐拳头,把那修长的小腿腿一提,姐姐一个一字马就靠在了大汉身上,我见转冲过去想抓住大汉让他松开姐姐,结果他轻蔑一笑,等我过来一一脚踹向我的小腿,我一下子跌倒,胡乱抓东西,没想到一下子抓到姐姐的健身内衣,撕拉一声姐姐的内衣就被我扯了下来一双虽然比不上妹妹但还是硕大的奶子一下蹦了出来。

姐姐呀的一声尖叫,俏脸一下子血红,配上跳跃的奶子一下子挣脱了大汉,大汉或许没见过这种情况一下子愣住让姐姐有了机会。但大汉立马反过来神。继续攻击姐姐,只是这招式只往姐姐跳动的双乳攻击。

“卑鄙”姐姐张红了脸,缩手缩脚的。但我在旁边缓过来后,一下子抱住大汉大腿,姐姐补上一个鞭腿,大汉一下倒地姐姐顺势追击,双腿绞住大汉头颅,两只手掰住大汉的一只手。大汉嗷一嗓子。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大汉一只手抓住姐姐的大奶子,还一口咬住了,姐姐的阴唇,姐姐疼痛难忍不得不松手。

大汉气急败坏“你个骚女人,如果不是我还有重要的事,我一定艹死你”说着抓着姐姐的头往地上一摁,另一只手扒开裤子死命的打着姐姐的屁股,那双雪白的屁股肉如同大海的波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姐姐痛苦的含着“唔……啊!好痛,对不起,啊!对不起我错了啊!”大汉爽完,一脚踹向姐姐的肚子,姐姐彻底失去战斗力。

大汉红着眼看向妈妈她们,妈妈双腿打颤的站在女友她们面前,颤颤巍巍的求着“你到底要什么,要钱吗,我都给你”大汉邪恶一笑“如果平常,我肯定要你这样的美人”说着大汉从妈妈领口一拉,揉着妈妈的大奶子,“但现在我只找你儿媳妇,”说完,把妈妈的衣服一扯,把妈妈推开,还拍了妈妈屁股一下,妈妈娇喘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大汉突然变得严肃,不顾女友冷冰冰的眼神,拉着女友的手,走向古怪盒子,女友不停挣扎,却敌不过大汉,大汉口中念著绕口的咒语,一下子把女友手摁在了古怪盒子上面。一下子从天而降的光芒把我们囊括在内,然后消失不见见证这一切的只有狼藉的房子,和那被撕碎的衣服……

第二章:异界麻将

等我醒来,发现是一片草原,而我躺在女友的怀里,远处是如银铃的笑声和爽朗的语气。女友温柔的抚摸我,我撑起身子一看,竟然是妈妈,小姨子,妹妹在和那个大汉快乐交流。看我醒了,妈妈叫我过去也说明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是上古冷家的秘宝,只有冷家的人才能开启,而这个秘宝的作用是穿越异界,进去可以升级修炼,只要能拯救这个界面,就可以获得两个愿望,大汉,也可以叫熊哥他叫熊正义。他就是为了能许愿而来。但并没有说要需什么,这个世界的Boss是虚空来的,污染了这个世界,我们要做的就是清除污染打败虚空怪兽。而因为我们是现代穿越的普通人,还贴心的给我们了个金手指,就是可以像网游一样打怪升级。

而且队友之间不可攻击。所以女友和母亲决定,先共同走出秘境,再好好算和熊正义的仇。了解完了,大家默念职业选择就可以选了。我默念一声职业选择,除了正常的骑士刺客法师外,竟然还有个金光闪闪的职业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隐藏职业:圣光骑士,为守护队友化作光明,守护一切我内心窃喜,立马选定。只间天空一道光闪烁,我身上立马被套上了骑士铠甲和,手上还有一把一级骑士长枪

骑士长枪(一级白板)攻击力1-5

我装模做样的淡淡问“大家都什么职业啊,选好了吗”说着我轻蔑的看了一眼熊哥。熊哥丝毫不介意,J

妈妈则惊喜的说着“我选了弓箭手哎”妈妈一身皮夹,骄傲的双乳不甘心的从那短小的绿色带着树叶皮衣挤出来,短短的裙子勉强遮盖肥润的屁股,而妈妈的耳朵也变得尖尖的,竟然是精灵弓箭手,

姐姐大声喊著“我是格斗家!”姐姐身着轻便的格斗家服装,下身短短的服饰如同丁字裤一样,配上修长的双腿,裸足上缠着丝带脑袋竟然有一双猫耳,看来是兽族格斗家,兽族有力量加成很适合格斗家就如同精灵有敏捷加成一样。

女友则是一身碧蓝色的袍子只是这袍子露出双肩和乳沟,下面的裙摆则从腰部劈叉露出浑源的双腿,女友还拿着法杖冷冷的说到“我是冰法师”

这时突然面前有人打我还看不见人正疑惑,只见小姨子媚儿从空气中隐隐出现,一下子抱住我蹭着我的胸部说“姐夫!嘻嘻我是刺客,会隐身哦”

妹妹在一旁弱气的说着我是“牧师”,说着还当着自己的大奶子因为这身牧师服如同古希腊服装一样,胸前一个大圆环两边用布从后面记住,下身简直就是两块布。

我清了清嗓子漂了一眼熊哥大声说着“我是隐藏职业神圣骑士,技能是神圣庇护,保护身边两米内的友军不受伤害5S,冷却两个小时,嘿嘿”说完我自得的笑了,妈妈她们则是惊喜的看着我,她们都是常规技能,二连射圣光球火球术和二段踢。

熊哥站在一边不屑的说着“淫堕牧师,以精液为引导增强队友属性。技能

淫堕恩赐,精液进入异性体内后,会加属性的百分之50

淫之手,抚摸异性会增幅异性技能很短暂的属性加成10%

淫堕体液,施术者的体液可以治疗队友血量和蓝量,视体液类型来回复,口水和汗水为蓝量,精液为血量

淫堕契约,与施术者定下契约,在约定的时间内进行做爱可增加属性,视时间和淫堕值而定

爱之淫堕,给予他人施术者的精液可以让对方爱上自己,无目标限制

以上技能只可对异性释放。”

但熊哥没说的是他还有个技能叫淫堕光环,会增加身边异性的淫堕值,熊哥一身简约的牧师袍,绣著黑色古怪的花纹,但下体一根肉棒形状的东西浮现,妈妈他们都尴尬的看着,但也不敢去说什么,只能当做看不见

(淫堕值:增加角色的淫荡程度)

熊哥哥说完,我们都惊呆了。妈妈虽然不玩网游,但也知道很厉害,毕竟字多捂著小嘴,“好厉害啊”

女友更加冰冷的看着熊哥眼中的仇恨简直快溢出来了,但熊哥仿佛没事人一样。但媚儿似乎眼神闪烁了一小,小嘴笑了一下。

我没注意,尴尬一笑,强撑著说着“熊哥你这技能不许你放知道不,我来带大家升级,当然我们先找村庄,然后接冒险团任务”

熊哥藐视了我一眼,但没说话,跟在我后面,妈妈她们则叽叽喳喳的,新奇的看着对方,丝毫不担心回不去,可我知道要打败Boss才能回去,还有一个愿望虽然前期协商那个有一个愿望要给熊哥,但大家也都接受了。

一路无话,我们找到了一个舒克小镇,带着妈妈她们这群大美女属实很招摇,但好在熊哥凶狠的眼神让小镇的居民不敢过来这也使得除了姐姐和女友,其他人都聚在了熊哥身边,熊哥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走。接了任务和补给大家就开始猎杀小镇外的魔物,随着几天的升级大家技术逐渐娴熟,级别也升了不少。我看着眼前的属性

李清

职业:神圣骑士

性别男

力量50

敏捷35

智慧15

幸运9

魅力9

很满足,不知道熊哥属性怎么样说着我飘了一眼熊哥熊哥因为技能需要异性,所以只能靠着圣光权杖的属性和我们一起练级可是他是牧师啊,虽然是隐藏职业但怎么,比我伤害还高,看着一仗一个的熊哥我只能加紧刷怪升级。

但我的杀手锏是领悟的新技能冥想,通过冥想可以小小的增加经验值,而且等级高了还能灵魂出窍感悟天地。但我现在只能感受到周围的响动。发现妹妹小姨子和姐姐经常晚上出门,也不知道干什么,而且妹妹最近不知道怎么经常劝我们不要疏远,要善待熊哥。

妈妈最近把麻将弄了出来,欢欢喜喜的叫着大家一起玩熟知妈妈的我,要知道妈妈一玩玩一夜,我可顶不住。妈妈苦求几次之后,终于不得不为了满足牌瘾找上了熊哥,别看熊哥五大三粗的,打牌超厉害连妈妈也直呼过瘾E。我和女友不爱玩,妹妹又太小,所以经常是小姨子,妈妈,姐姐,熊哥打。

这一天我突然感悟到了什么,醍醐灌顶的感觉袭来,系统提示我【冥想】技能满级,我感觉身体逐渐变轻,看着床上的身体,我新奇的飘来飘去,突然想看看妈妈她们玩的怎么样,没想到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我赶忙过去

“怎么,又要来帐”熊哥不屑的看着姐姐

“你肯定作弊了,怎么可能把把赢”姐姐一脸不服气,脑袋上的耳朵都立起来了“这把又是这么大,我已经没钱了,你怎么不说媚儿,媚儿不也欠你钱了吗”

小姨子媚儿不知道为啥一下子脸就红了,狐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只见熊哥手臂微微一动不知道为什么媚儿也往桌子下窜了一点。

妈妈打着和事佬“哎呀,哎呀,接着打嘛,我来替他们给,熊哥~”妈妈娇媚的说着,一边晃着大奶子准备拿钱。

“你拿钱?怎么以后她挨艹,你也要替吗”熊哥看着妈妈厉色说着,还向媚儿打了个颜色。妈妈尴尬的看着熊哥,这钱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媚儿眼波流转,突然腻声说到“熊哥~这样吧,我把我的胸甲给你,底这部分钱吧,别生气了”说着抖动了几下臀部,熊哥闭眼嘶了一口气,看了眼姐姐“你呢,长腿美人”

姐姐本就不服这个熊哥能打赢她,转身就要走,熊哥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李家的女人就这啊,不如冷家的活好”最后的话说着极轻。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但随即我一抱脸,哎,姐姐最受不得激了

姐姐把脚上丝带摘下来,“这行不行!”熊哥看都不看她“来,接着打”

又是几个回合,姐姐不得不吧内衣也脱了,现在她只剩下裙子,突然不依不饶和大声说着“凭什么啊,你们给钱,我脱衣服,不行,你们也得脱”妈妈刚要说什么,媚儿赶忙接着“那也行,我们和姐姐一样好啦,你说是不是妈妈熊哥”

妈妈一脸的错愕,刚想拒绝,结果熊哥立马起身,妈妈赶忙说着“好,就这么说定了”熊哥又坐下,妈妈这时不小心碰掉了一张牌媚儿脸一下就白了,死死盯着熊哥,屁股使劲往外拉,但熊哥不为所动妈妈减排减了好久。

“捡没捡完啊,大奶子”熊哥轻浮的说着。妈妈突然满脸羞红,似乎羞耻于这个称呼,结结巴巴是“那个~那个……熊哥,在你凳子底下,你能帮忙一下吗”

“自己捡”熊哥不为所动“快点,到你打了”

妈妈不得已,撅著肥臀钻进了桌子底下,熊哥也把手伸到了桌子底下过了几分钟,姐姐也等著不耐烦了“妈妈,干嘛呢,见不到吗”说着也想把头伸进去,妈妈在下面突然惊呼,没事。接着玉面羞红,还有点点的汗滴让发丝粘在了脸上更显得妩媚动人,媚儿面无表情,妈妈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

继续打牌,我飘进桌子一看,媚儿的双腿竟然搭在熊哥的腿上,两只白皙的小脚中间一个仿佛蟒蛇一样的肉棒被夹住,我不由得也屏住了呼吸“妈的,咋这么大”。媚儿喜欢我我也是知道的,但这么快就找了熊哥,我内心突然酸涩起来。但突然一想,妈妈在下面岂不是!

我从桌子下面出来,发现形式也有了逆转,姐姐似乎看到熊哥偷看她的奶子,打错了牌,不由得搔首弄姿,没事就逗一下,用双臂托住浑圆的大奶子,装作思考。别说还真有用,熊哥还真因为看姐姐的奶子,放炮给了姐姐,姐姐振臂欢呼。

媚儿似乎有点不开心,但突然惊呼一声,赶紧坐直。“怎么了媚儿不舒服吗”姐姐柔声问到,妈妈则瞟向了熊哥,熊哥一脸淡定,把牧师袍一拖,满身的黝黑腱子肉就露了出来。妈妈惊呼一声,赶紧低下头,偶尔偷瞄,姐姐也嫉妒的说着“切,跟黑猩猩一样”

牌局继续,这次似乎牌运被姐姐吸走,妈妈接连点炮,身上早已光光溜溜的,雪白硕大的奶子放在牌桌上,盘在头上的青丝也有几根调皮的出来,被黏在了妈妈的脸上,体现出主人早已经慌乱

“大奶子美人怎么样,已经没什么好输的了吧”熊哥的起身就要走,妈妈突然大声“不许走,继续玩,我要是再输,随你处置”

熊哥邪恶一笑“好啊,那继续”姐姐本想劝一下,但妈妈的性格她是知道的赌瘾上来,天王老子来了也得靠边站。我看着这局,熊哥早已牢牢把握妈妈的胡牌。

妈妈连拿几张都没有想要的牌,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熊哥的牌,不甘心的咬著牙,突然神情一变“哎呀,我的牌掉了”妈妈顺势跪在桌子里好几分钟后,嘴角还有点水分,然后翘起了二郎腿,只是这脚怎么指向熊哥啊,熊哥一脸舒爽,看了妈妈一眼,大嘴一张“三饼”“妈妈高兴的蹦了起来”胡了!谢谢你熊哥”

姐姐看着高兴的妈妈不明所以,但还是没说什么,突然看着熊哥兴奋的大声说到“脱!”熊哥也没废话,大个一起身,早就破烂的内裤直接撕掉,一根硕大的30CM的大肉棒杀气腾腾的指向性前方,媚儿羞红的不敢看,妈妈则呆立的看着姐姐完全呆住了,姐姐看过我的小JJ可眼前的能长这么大,可没见过。妈妈眼神似水,“宝贝们~继续”我则突然脑袋眩晕,灵魂一下子被吸了回去,晕过去了。

第三章:夜晚激情

嘶,我摸了摸头,头晕脑胀的,让我记不清之前的是梦还是真事。

“砰砰”

“请进”我揉着眉头,看到了小姨子蹦蹦跳跳的进来,看我已经起来了!吓一跳“清哥哥,你怎么今天这么早起来了”小姨子疑神疑鬼的看着我,眼神略有失望,还咽了一口水才说到。但随即看着我皱成川型的眉毛,马上爬上床,跪在床边,拍了拍雪白的大腿,冲我笑到“哥哥,躺下,我来替哥哥揉揉”

我躺在媚儿的大腿上,清香的少女香味,和软绵绵的大腿。媚儿小手嫩嫩滑滑的在我头上按摩,只是

“媚儿怎么好像有股腥味啊”我皱着鼻子乱闻,说着凑上了小姨子的大乳球。

“啪”“讨厌!哥哥你闻哪里啊”小姨子拍了拍我的额头“哼~”

“哎呦,好啦~我不是故意的”我躺回小姨子软绵绵的大腿,享受着小姨子的温馨按摩,仿佛听到媚儿小声说道“人家又没拒绝你,胆小鬼”但随即我就隐隐约约睡着了。梦里只有小姨子陪着我,妈妈姐姐女友都围绕着熊哥转,这时熊哥突然看我一乐胯下的大黑鸡巴一下子变长如同蛇一样吧媚儿也卷走了,我疯狂的追着,但还是追不上,只能大喊“不要,不要啊”

随即我就惊醒了,看着已经漆黑的夜空。星辰点点,一轮硕大的月亮在这个世界上面环绕。

“这个世界的夜色也很美啊”我站在窗前感慨“要是李白在这里一定能说出更好的话吧”我自嘲一乐。帮熟睡的媚儿盖上被子,眼前熟睡的小姨子,散发惊人的魅力。我起身后,她便抱着自己的双腿睡觉,我忍不住内心的罪恶,看了一眼小姨子的裙底,漆黑的夜里只能朦胧一片,小姨子的一声闷哼,一下子。把我从猥琐中拽了出来,我忍住内心的燥热,决定出门走走。

明月正当空,不知名的异界虫子也在此欢叫不停,我沉浸在这与自然相融的感觉中,由于【冥想】我听到好像不远处有打斗声,随即我压低步伐,悄悄看了过去,拨开眼前的草,发现眼前废弃的小广场上,一男一女正在激烈打斗。男人身法沉稳有力如同磐石,女人以速度见长,一双修长的大腿如同剪刀一样,挥舞在空气中,发出咧咧的风声,可想而知这一腿威力,有多大。但女人虽然前期攻势凶猛但慢慢逐渐乏力,被男人找准机会,一拳打到小腹,随即双腿一蹬跪骑在女人肩膀,裆部直对女人用力一压。女人就倒地不起。男人磨磨蹭蹭装作不经意的用裆部狠狠的蹭了两下,缓缓起身,看着已经疲惫不堪的女人“力量不足,速度不会掌握节奏,一眛的快攻只会让你的破绽更快的出现,起来,继续练”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姐姐和熊哥吗?我惊讶的看着,随即捂住嘴不敢出声。姐姐倔强的起身,看着眼前的男人“今天,你……不许走让我和你打三场”旋即,起身,竟然抱住熊哥的脑袋,吻了起来。

我的脑袋仿佛炸了一样,这是?突然想到熊哥的体液能补魔,那打三次岂不是要亲三次?姐姐随着吞咽熊哥的口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开始绞动双腿,双手竟然环住了熊哥,脸颊也慢慢的变红,不知过了多久,二人终于分开了,熊哥似笑非笑的看着姐姐“长腿妹妹,你早就补完魔了吧,那300的蓝条,要补这么久?”

姐姐简直变成了蒸笼里的虾米,夜空之下也能看着皮肤变得粉嫩“要你管!陪老娘打就是了!”“姐姐急切的娇喝一声,仿佛掩盖什么。男人看着慌乱的女人,轻声说到”那今天要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听话的娘们。说着如同大鹏展翅飞到天上,我和姐姐不由得往天上看,却见男人极速下落,明晃晃的月光一下子晃住了姐姐双眼。只听解裤子一声,一根硕大的黑鞭在姐姐眼中放大,啪的一声,姐姐脸上出了一到硕大的红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姐姐发出一声闷哼,接着姐姐似乎腿软了一下,立马起身冲向那个男人,到不像是仇恨,而是羞愤?。

此时的男人下身光溜溜的,充满肌肉的硕长双腿稳立在地上,一根硕大的黑色肉棒在两腿中间摆弄。男人双手背后仅凭双腿和黑鞭与女人缠斗,女人双手挡住双腿还要挡住“第三条腿”可谓是苦不堪言,男人继续戏耍女人,弹一下脑袋上的小猫耳,扯一下内裤,那条黑鞭也净往姐姐脸上,屁股上抽,本就短小的格斗家服装,都勒紧阴唇里了,可想而知姐姐每一次挥动,都承受极大的快感。可熊哥根本不给姐姐整理衣服的时间,三条腿轮番上阵,早已应接不暇。姐姐颜色早已迷离,熊哥想再次使出黑鞭天降这招,没想到姐姐瞬间眼神清明,左右手挡住双腿,看着黑鞭来袭,竟然双手格挡减速,熊哥再想抽身而去没想到姐姐竟然张口含住了那硕大的黑鞭,熊哥急了,没几个男人能把这里炼的金刚不坏,熊哥赶紧停下脚步!

“喂,松开,属狗的吗”男人急了,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姐姐长大嘴巴叼著黑色的大肉棒,喘著粗气,口水不断地从嘴角溢出来,眼神泛白。

“唔,呼每呼”姐姐勉强发出声音

“输了,输了!给老子松开”熊哥气急败坏“在不松开,老子杀了你弟弟”

“啊!,留着你弟,留着你弟”熊哥脸色狰狞,捏紧的拳头松开又捏紧“真不杀”

随着姐姐的松口,姐姐应声倒地,极速喘着气,口水还从嘴角溢出来。双乳随着呼吸不断颤动。我本以为已经结束了,但熊哥突然说了一句“那我就自己拿今天的奖励了”说着竟然把姐姐翻了过来,早就破烂不堪的装备,姐姐随手就收进了存储空间,熊哥嘿嘿一笑,硕大的肉棒朝着水莲洞桶去,随着阴唇的不断扩大,姐姐的肉穴渐渐变成黑熊肉棒的形状。黑熊抱着姐姐腰还摸著姐姐的腿,大力操干起来,月夜下,仿佛狼人干着纯洁的公主。

“唔……啊!……太大了!”姐姐吃力的娇喘著,双手推著男人毛绒绒的腿,丝毫不能阻止他前进

“嘶,每次紧都好好紧”黑熊似乎觉得不过瘾拉起姐姐诶,拧过姐姐的头把口水都输送在姐姐口内,让姐姐在此有了体力,而效果机极其明显,姐姐本来是被动,现在已经主动上下套弄大鸡吧了

“唔……好爽~熊哥哥~用力”“姐姐尽量的挺动腰部获得更大的快感。”啊啊啊!每次……每次都这粗暴……我……我可不想妈妈。呜呜,轻点。”

熊哥喘著粗气“Cnm的骚婊子,早知道你这么骚,早就干你了,转过来,夹住老子的腰,你妹妹和你妈妈可没能夹这么紧,嘿嘿,嘶,宝”

姐姐转过身,大鸡吧就在她的骚B里旋转,姐姐修长的大腿夹住熊哥健壮的腰,嘴巴不停的娇喘,偶尔咬住熊哥的耳朵,还舔著那黝黑的面部,那里早已因为大汗淋漓,姐姐也不嫌弃,全部吃下去

“你……你还干了我妹妹?……你个禽兽,我夹死你……啊啊啊……熊哥哥慢点”随着熊哥用力掰著姐姐屁股,更加加速操干姐姐,姐姐那里仿佛是喷泉一样,随着黑几把的抽动,带出无数雪花,我甚至感觉都要溅到我脸上了

“你妹妹,一点难度都没有,那个小母狗,在你们分散练级的时候,我就……嘶,宝贝,夹的好,我就Qj了她,嘿嘿,我说你不给我,我就杀了你哥哥,她立马就哭了……嘶,对……老子把她弄哭后,就让她自己吧把装备撤回,那对大奶子,比你的大,比你的软,哦哦哦……宝贝轻点,但她没你骚,没你会夹,嘿嘿……我的大长腿宝贝也不错。后来……后来我就让她每晚都来,有一次……嘶……不是说,她在房子里参悟技能吗……哦豁,爽……其实那天我让她先藏餐桌下……嘶……我吃饭……她……她吃鸡,后来……她自己也认了……被我的大鸡吧艹服了。嘿嘿,哦……宝贝你太会夹了。

“那你去干,我妹妹吧,别干……啊啊啊”熊哥听着姐姐的话,突然厉色照着屁股就开始扇起来,左右开弓,偏偏姐姐大腿有力,越痛夹得越紧,越不容易脱落。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我错了”姐姐竟然被打哭了,我可从来没看见姐姐哭

“贱货,还比不比”

“唔……不……不比了”

“那为了补偿我,明天你和你妹妹一块来”

“不……啊啊,行,呜呜,不要打了”

“骚货,明明水更多了,还不让打”

……

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姐姐,站在欺负我的同学面前,那时候的身影是那么高大,每次别别人欺负,都是姐姐帮我,帮完还会问我“弟弟,以后就嫁给姐姐吧,姐姐保护你一辈子”说着还会帮我擦眼泪,向爸妈隐瞒。长大了也从不凶我,最多把我埋进她的熊里,一边说着“臭小子,还喊凶你姐”……

“嫁给姐姐好不好”

“好”

“最喜欢弟弟了,嘿嘿走,买零食去,冲”

“耶,冲”

脑海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播放,等回过神,熊哥已经艹完了,从湿淋淋的小穴拉出已经软的肉棒,带出大量的Jy。姐姐坐在地上,精神到还很好。熊哥抓着姐姐的脸擦著J8,还甩了几下,姐姐不以为意,帮忙舔干净。收拾收拾,搀著熊哥往回走了。

第四章

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去的,我只知道我背叛了姐姐,小时候保护我的姐姐,长大了我却不能保护她,只能看着她被人打哭,可能她哭也是因为她的弟弟可能还是没没有那个勇气保护她吧,但我有嫉妒的发疯,凭什么他能艹,玛德。

回到房间,小姨子察觉我的到来,似乎已经醒了,嘤咛的一声,抱住我的腰,饱满的乳房从我的腰划到脖子,小嘴冲着我的耳朵,呼著热气

“姐夫,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叫你哥哥吗”媚儿轻声娇喘“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但你为什么只喜欢我姐姐!”

我感受脖子耳朵的酥麻,这快感就让我不出话来

“媚……媚儿……”我喘著粗气

“姐姐那个冰块从来没……这样对你吧”媚儿的双手都滑入了我的衣服内,两只娇嫩的小手四处乱摸,突然找到了那两点,立刻猛攻起来

“嘶……哦!媚儿不要”我装模作样的想拉开媚儿的手,但看完昨天的大戏,我早就浴火焚身了

“要?还是……不要呢?咯咯”媚儿的双腿从后面伸了回来,踩着我的裆部慢慢滑动“我可是看了许多哥哥的收藏呢,哥哥最喜欢这样吧,用脚轻轻踩踏你的……鸡……把”

“哦!……你……你竟然知道”我差点吓萎了,那些书竟然被妹妹看到了

“可不是……嘿嘿,我还……”

“砰砰,李清你在不在”门外竟然是露露,我赶紧从这小妖精身上立刻,媚儿却不以为意甚至还帮忙整理了一下我的衣服

“你俩在干嘛?”

“没……没干什么啊”我感觉脸发烫

“姐姐~是姐夫啦,问我最近有没有好的练级,想带我一起练级,嘿嘿”

“哦,李清你多帮帮”

“好哒……好,谨遵老婆命令,嘿嘿”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Mua~咯咯”这丫头走之前也不忘飞吻一个

“露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发现最近这个熊哥,和妈妈妹妹他们关系不正常”

“啊?……啊,有什么不正常啊”女友眉头微皱,看着结结巴巴的我,没有在意继续说着

“你看最近妈妈经常找熊哥,熊哥竟然还说要联系射箭?”

“啊?可能熊哥好学吧!”

“你怎么替那个人渣说话!李清”女友突然发火

“怎么会呢,我一会去问问妈妈吧,宝贝别生气”我拉着女友的手,让她好不容易放松下来

“对不起清,我也是情不自禁,毕竟他是我的仇人不行我就自己看看”

“别!我去就好了!”我心中一惊,别再把女友陪进去

“好~那就靠你了”女友此时恢复了淡然

我突然想到熊哥对姐姐的霸道,突然我把露露压在身下,看着眼前的可人,睁着迷糊的眼睛嘴唇微张不近大口喘气,我闭上眼,准备亲下去,结果咣的一声,熊哥那大嗓门喊了一声“开饭了”露露突然惊醒,羞红了脸颊,推开我就冲了下去

“玛德”

我下楼看向熊哥,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真是让我拳头都硬了,可惜打不过。我只能咬牙切齿看他一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