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穿越異界之全家的淪陷 (1-4)作者:寂寞的牛頭人戰士

【穿越異界之全家的淪陷】(1-4)

作者:寂寞的牛頭人戰士2021-5-10首發:春滿四合院

第一章:初臨異界

我叫李清,我家是華國最大的證券公司的開創者。從小到大,我就沒受過什麼委屈。但我的媽媽其實對我非常嚴格,讓我從小接受良好教育。我不像國內其他富二代一樣,花天酒地,換女朋友比吃飯還快。我只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冷霜露和她的妹妹冷媚。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都是戰友,再一次綁架事件中。她們的父親犧牲了,而她和她的妹妹也因此被我媽媽撫養長大。在此期間,我和露露也想愛了,等我研究生畢業,就進行婚禮。哈哈。我還有個姐姐和妹妹。可以說此生無憾了,但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哥哥,哥哥,哎,清哥哥」柔媚的叫聲,從我耳邊傳來,臉上還痒痒的「起床啦!」我迷迷糊糊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雙柔情似水的狐媚眼「唔,是柔柔嗎」我的手順勢就摸上坐在我肚子的屁股……

「啪!姐夫是我啦,還不起床」之前眼前的可兒裝作一副嬌嗔的樣子打開我的咸豬手。用肥嫩的大屁股使勁在我身上使勁的磨來磨去,一雙傲人的雙峰也頓時如同小兔子一般彈跳起來。

一瞬間我就清醒了,因為我晨勃的肉棒都快被這大屁股磨射了。我起床來定睛一看,原來是我的小姨子冷媚兒,因為我的起身,一下子把她差點弄翻,媚兒只能雙臂環繞在我的脖子上,一雙狐狸媚眼看著我,小嘴喘著熱氣撲面而來。

「媚……媚兒,好啦,快起來」我漲紅了臉,抽身出來,從這大屁股底下抽身出來免不得又是一陣舒爽。「媚兒,你先出去,我要換衣服了」

「怎麼~哥哥嫌棄媚兒了嗎?」媚兒鴨子坐在床上,身上只有小背心露著狹長的溝壑隨著主人的呼吸一顫一顫,加上露著修長白皙的雙腿的熱褲,可憐巴巴的看著我「以前都是和媚兒一起睡的呢,哥哥~」

我不為所動,這小妮子和我一起長大,相比她姐姐的清冷性格,這跳脫的性格可從小把我折騰夠嗆,小時候整蠱我為樂,現在長大了開始勾引我為樂,要知道我因為從小收到傳統教育,到現在還是一個處男,24的處男,不過等我和宣兒結婚,我就可以結束處男之身了。

哈哈!「好啦,小媚兒最乖了,」彈了一下這小妮子的腦殼就去找衣服了,但我沒看見的是媚兒滿眼的愛意,不是對哥哥的愛,而是……戀人。

「哼~好痛」媚兒揉著略紅的額頭,嬌嗔一聲「我去找姐姐!」說著起身,扭著大屁股就走了,也不知道這妮子怎麼長得,這屁股和個小磨盤一樣又翹又肥嫩。也不是她勾引人而是纖細的腰肢帶著這大屁股很難不左搖右晃。

她走後我趕緊穿好衣服把衛生紙收好,雖然有女友但良好的家教讓我始終不敢踏出那一步,女朋友的仙女的樣子只能每日意淫為樂。但不知道為什麼嘴唇濕濕的

我家裡還有我的母親我的母親是有名的闊太太家底的殷實,讓她還如同20來歲的少女一樣粉嫩。水靈靈的大眼睛,一頭青絲高盤在頭上,露出雪白粉嫩的脖頸,就像動畫片里的天鵝一樣。再往下便突然脹大36E的豪乳,讓媽媽無比自豪,加上纖細的腰肢和碩大的臀部,這估計也是爸爸當初死命追求媽媽的原因吧。但媽媽偏偏還是那種高貴大小姐型氣質典雅,雖然美麗但嚴肅。增添不少氣質但就有一個缺點。好賭,簡直是嗜賭如命,但媽媽不知道的是其實那是爸爸的賭場。所以媽媽每次以為輸多了的時候,都會穿著性感的衣服等著爸爸。而爸爸烊做生氣等著媽媽賠禮,媽媽還是單純了。

我的姐姐叫李若男,人如其名,就像男孩子一樣,性子火爆,激將法對她真是百試百靈。而且她酷愛健身,尤其那腰和雙腿不知道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但母豹子的稱號讓她在學校沒有男人敢接近。所以姐姐的愛好變成了調戲小女生這讓廣大男生兼職對她愛恨交加。

我的妹妹李蘇蘇。應該是遺傳母親吧,一雙從小就爆棚的雙乳,加上弱氣的性格,若不是我和姐姐幫忙照看,怕是早就被人賣了。

我的女友霜露,人如姓名,整個人清清冷冷的,身材勻稱,但卻長了一雙狐媚的眼睛。魅力直接翻倍。而且霜露的心裡只有我,對其他人都是不假辭色,擁有這樣仙氣飄飄的女友真是祖墳冒青煙了。

這一天我們家裡正常吃飯,爸爸公司加班,冷媚兒不斷給我夾菜,我卻只給露露夾菜,露露漂亮的眼睛含著笑,吃著我的菜,一邊看氣鼓鼓的媚兒。另一邊姐姐一邊吃飯一邊教育著妹妹,要硬氣一點,否則就會吃虧,妹妹認真聽著,一雙豪乳放在桌子上一邊小口吃著飯。母親大人則坐在首位,含笑看著我們,優雅的吃著,偶爾敲敲桌子讓我們好好吃飯。

突然「砰」的一聲巨響,一個大漢把我家落地窗打碎沖了進來,把我們嚇了一跳,媽媽趕緊起身護住我們,而姐姐也站了出來。只見這個魁梧大漢身穿綠色破爛迷彩衣手裡抱著古怪盒子,整個人有一米九寸頭,一抬頭就能看見一道傷疤在臉頰處,眼神如同嗜人的野獸。衣衫破爛,一到傷口從胸口劃到要不露出健壯的肌肉和濃密的毛髮,襠部也劃出一個破口隱隱約約露出碩大的陽根。

直接這大漢露出邪惡的笑容「找到你了」我不禁懵住是誰,但突然發現身邊的女友惡狠狠的看著這個大漢「是你!你這個綁架我父親的兇手」女友咬牙切齒的看著他

「巧了,我也一直再找你,跟我走吧」大漢輕浮一笑,近身就要抓女友,我看這龐大的身軀壓迫感十足,挺身要上,結果大漢怒吼一聲:滾!我頓時沒了力氣跌坐在妹妹懷裡。

而此時我卻絲毫沒有感受妹妹豪乳的心情,這大漢卻不是對我吼而是對姐姐,只見姐姐一個箭步衝上去擋住大漢,一拳揮向大漢腦袋,而這如熊的大漢怒吼一聲,把握住姐姐的拳頭,要知道姐姐可是散打世界冠軍啊,這個大漢不簡單啊,姐姐見一拳不行,一腳踹向大漢肚子試圖分開,但結果被手肘一夾,怎麼也抽不出來,俏臉憋的通紅。

要知道姐姐在家只穿了健身背心和健身短褲為了方便裡面都沒有穿內衣,大漢放開姐姐拳頭,把那修長的小腿腿一提,姐姐一個一字馬就靠在了大漢身上,我見轉衝過去想抓住大漢讓他鬆開姐姐,結果他輕蔑一笑,等我過來一一腳踹向我的小腿,我一下子跌倒,胡亂抓東西,沒想到一下子抓到姐姐的健身內衣,撕拉一聲姐姐的內衣就被我扯了下來一雙雖然比不上妹妹但還是碩大的奶子一下蹦了出來。

姐姐呀的一聲尖叫,俏臉一下子血紅,配上跳躍的奶子一下子掙脫了大漢,大漢或許沒見過這種情況一下子愣住讓姐姐有了機會。但大漢立馬反過來神。繼續攻擊姐姐,只是這招式只往姐姐跳動的雙乳攻擊。

「卑鄙」姐姐張紅了臉,縮手縮腳的。但我在旁邊緩過來後,一下子抱住大漢大腿,姐姐補上一個鞭腿,大漢一下倒地姐姐順勢追擊,雙腿絞住大漢頭顱,兩隻手掰住大漢的一隻手。大漢嗷一嗓子。本以為勝券在握,沒想到大漢一隻手抓住姐姐的大奶子,還一口咬住了,姐姐的陰唇,姐姐疼痛難忍不得不鬆手。

大漢氣急敗壞「你個騷女人,如果不是我還有重要的事,我一定艹死你」說著抓著姐姐的頭往地上一摁,另一隻手扒開褲子死命的打著姐姐的屁股,那雙雪白的屁股肉如同大海的波浪一般,一浪接著一浪姐姐痛苦的含著「唔……啊!好痛,對不起,啊!對不起我錯了啊!」大漢爽完,一腳踹向姐姐的肚子,姐姐徹底失去戰鬥力。

大漢紅著眼看向媽媽她們,媽媽雙腿打顫的站在女友她們面前,顫顫巍巍的求著「你到底要什麼,要錢嗎,我都給你」大漢邪惡一笑「如果平常,我肯定要你這樣的美人」說著大漢從媽媽領口一拉,揉著媽媽的大奶子,「但現在我只找你兒媳婦,」說完,把媽媽的衣服一扯,把媽媽推開,還拍了媽媽屁股一下,媽媽嬌喘一聲倒在地上。

這時大漢突然變得嚴肅,不顧女友冷冰冰的眼神,拉著女友的手,走向古怪盒子,女友不停掙扎,卻敵不過大漢,大漢口中念著繞口的咒語,一下子把女友手摁在了古怪盒子上面。一下子從天而降的光芒把我們囊括在內,然後消失不見見證這一切的只有狼藉的房子,和那被撕碎的衣服……

第二章:異界麻將

等我醒來,發現是一片草原,而我躺在女友的懷裡,遠處是如銀鈴的笑聲和爽朗的語氣。女友溫柔的撫摸我,我撐起身子一看,竟然是媽媽,小姨子,妹妹在和那個大漢快樂交流。看我醒了,媽媽叫我過去也說明了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是上古冷家的秘寶,只有冷家的人才能開啟,而這個秘寶的作用是穿越異界,進去可以升級修煉,只要能拯救這個介面,就可以獲得兩個願望,大漢,也可以叫熊哥他叫熊正義。他就是為了能許願而來。但並沒有說要需什麼,這個世界的Boss是虛空來的,污染了這個世界,我們要做的就是清除污染打敗虛空怪獸。而因為我們是現代穿越的普通人,還貼心的給我們了個金手指,就是可以像網遊一樣打怪升級。

而且隊友之間不可攻擊。所以女友和母親決定,先共同走出秘境,再好好算和熊正義的仇。了解完了,大家默念職業選擇就可以選了。我默念一聲職業選擇,除了正常的騎士刺客法師外,竟然還有個金光閃閃的職業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隱藏職業:聖光騎士,為守護隊友化作光明,守護一切我內心竊喜,立馬選定。只間天空一道光閃爍,我身上立馬被套上了騎士鎧甲和,手上還有一把一級騎士長槍

騎士長槍(一級白板)攻擊力1-5

我裝模做樣的淡淡問「大家都什麼職業啊,選好了嗎」說著我輕蔑的看了一眼熊哥。熊哥絲毫不介意,J

媽媽則驚喜的說著「我選了弓箭手哎」媽媽一身皮夾,驕傲的雙乳不甘心的從那短小的綠色帶著樹葉皮衣擠出來,短短的裙子勉強遮蓋肥潤的屁股,而媽媽的耳朵也變得尖尖的,竟然是精靈弓箭手,

姐姐大聲喊著「我是格鬥家!」姐姐身著輕便的格鬥家服裝,下身短短的服飾如同丁字褲一樣,配上修長的雙腿,裸足上纏著絲帶腦袋竟然有一雙貓耳,看來是獸族格鬥家,獸族有力量加成很適合格鬥家就如同精靈有敏捷加成一樣。

女友則是一身碧藍色的袍子只是這袍子露出雙肩和乳溝,下面的裙擺則從腰部劈叉露出渾源的雙腿,女友還拿著法杖冷冷的說到「我是冰法師」

這時突然面前有人打我還看不見人正疑惑,只見小姨子媚兒從空氣中隱隱出現,一下子抱住我蹭著我的胸部說「姐夫!嘻嘻我是刺客,會隱身哦」

妹妹在一旁弱氣的說著我是「牧師」,說著還當著自己的大奶子因為這身牧師服如同古希臘服裝一樣,胸前一個大圓環兩邊用布從後面記住,下身簡直就是兩塊布。

我清了清嗓子漂了一眼熊哥大聲說著「我是隱藏職業神聖騎士,技能是神聖庇護,保護身邊兩米內的友軍不受傷害5S,冷卻兩個小時,嘿嘿」說完我自得的笑了,媽媽她們則是驚喜的看著我,她們都是常規技能,二連射聖光球火球術和二段踢。

熊哥站在一邊不屑的說著「淫墮牧師,以精液為引導增強隊友屬性。技能

淫墮恩賜,精液進入異性體內後,會加屬性的百分之50

淫之手,撫摸異性會增幅異性技能很短暫的屬性加成10%

淫墮體液,施術者的體液可以治療隊友血量和藍量,視體液類型來回復,口水和汗水為藍量,精液為血量

淫墮契約,與施術者定下契約,在約定的時間內進行做愛可增加屬性,視時間和淫墮值而定

愛之淫墮,給予他人施術者的精液可以讓對方愛上自己,無目標限制

以上技能只可對異性釋放。」

但熊哥沒說的是他還有個技能叫淫墮光環,會增加身邊異性的淫墮值,熊哥一身簡約的牧師袍,繡著黑色古怪的花紋,但下體一根肉棒形狀的東西浮現,媽媽他們都尷尬的看著,但也不敢去說什麼,只能當做看不見

(淫墮值:增加角色的淫蕩程度)

熊哥哥說完,我們都驚呆了。媽媽雖然不玩網遊,但也知道很厲害,畢竟字多捂著小嘴,「好厲害啊」

女友更加冰冷的看著熊哥眼中的仇恨簡直快溢出來了,但熊哥仿佛沒事人一樣。但媚兒似乎眼神閃爍了一小,小嘴笑了一下。

我沒注意,尷尬一笑,強撐著說著「熊哥你這技能不許你放知道不,我來帶大家升級,當然我們先找村莊,然後接冒險團任務」

熊哥藐視了我一眼,但沒說話,跟在我後面,媽媽她們則嘰嘰喳喳的,新奇的看著對方,絲毫不擔心回不去,可我知道要打敗Boss才能回去,還有一個願望雖然前期協商那個有一個願望要給熊哥,但大家也都接受了。

一路無話,我們找到了一個舒克小鎮,帶著媽媽她們這群大美女屬實很招搖,但好在熊哥兇狠的眼神讓小鎮的居民不敢過來這也使得除了姐姐和女友,其他人都聚在了熊哥身邊,熊哥也沒說什麼,只是繼續走。接了任務和補給大家就開始獵殺小鎮外的魔物,隨著幾天的升級大家技術逐漸嫻熟,級別也升了不少。我看著眼前的屬性

李清

職業:神聖騎士

性別男

力量50

敏捷35

智慧15

幸運9

魅力9

很滿足,不知道熊哥屬性怎麼樣說著我飄了一眼熊哥熊哥因為技能需要異性,所以只能靠著聖光權杖的屬性和我們一起練級可是他是牧師啊,雖然是隱藏職業但怎麼,比我傷害還高,看著一仗一個的熊哥我只能加緊刷怪升級。

但我的殺手鐧是領悟的新技能冥想,通過冥想可以小小的增加經驗值,而且等級高了還能靈魂出竅感悟天地。但我現在只能感受到周圍的響動。發現妹妹小姨子和姐姐經常晚上出門,也不知道幹什麼,而且妹妹最近不知道怎麼經常勸我們不要疏遠,要善待熊哥。

媽媽最近把麻將弄了出來,歡歡喜喜的叫著大家一起玩熟知媽媽的我,要知道媽媽一玩玩一夜,我可頂不住。媽媽苦求幾次之後,終於不得不為了滿足牌癮找上了熊哥,別看熊哥五大三粗的,打牌超厲害連媽媽也直呼過癮E。我和女友不愛玩,妹妹又太小,所以經常是小姨子,媽媽,姐姐,熊哥打。

這一天我突然感悟到了什麼,醍醐灌頂的感覺襲來,系統提示我【冥想】技能滿級,我感覺身體逐漸變輕,看著床上的身體,我新奇的飄來飄去,突然想看看媽媽她們玩的怎麼樣,沒想到突然傳來一陣爭吵聲,我趕忙過去

「怎麼,又要來帳」熊哥不屑的看著姐姐

「你肯定作弊了,怎麼可能把把贏」姐姐一臉不服氣,腦袋上的耳朵都立起來了「這把又是這麼大,我已經沒錢了,你怎麼不說媚兒,媚兒不也欠你錢了嗎」

小姨子媚兒不知道為啥一下子臉就紅了,狐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只見熊哥手臂微微一動不知道為什麼媚兒也往桌子下竄了一點。

媽媽打著和事佬「哎呀,哎呀,接著打嘛,我來替他們給,熊哥~」媽媽嬌媚的說著,一邊晃著大奶子準備拿錢。

「你拿錢?怎麼以後她挨艹,你也要替嗎」熊哥看著媽媽厲色說著,還向媚兒打了個顏色。媽媽尷尬的看著熊哥,這錢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

媚兒眼波流轉,突然膩聲說到「熊哥~這樣吧,我把我的胸甲給你,底這部分錢吧,別生氣了」說著抖動了幾下臀部,熊哥閉眼嘶了一口氣,看了眼姐姐「你呢,長腿美人」

姐姐本就不服這個熊哥能打贏她,轉身就要走,熊哥輕飄飄的說了一句「李家的女人就這啊,不如冷家的活好」最後的話說著極輕。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但隨即我一抱臉,哎,姐姐最受不得激了

姐姐把腳上絲帶摘下來,「這行不行!」熊哥看都不看她「來,接著打」

又是幾個回合,姐姐不得不吧內衣也脫了,現在她只剩下裙子,突然不依不饒和大聲說著「憑什麼啊,你們給錢,我脫衣服,不行,你們也得脫」媽媽剛要說什麼,媚兒趕忙接著「那也行,我們和姐姐一樣好啦,你說是不是媽媽熊哥」

媽媽一臉的錯愕,剛想拒絕,結果熊哥立馬起身,媽媽趕忙說著「好,就這麼說定了」熊哥又坐下,媽媽這時不小心碰掉了一張牌媚兒臉一下就白了,死死盯著熊哥,屁股使勁往外拉,但熊哥不為所動媽媽減排減了好久。

「撿沒撿完啊,大奶子」熊哥輕浮的說著。媽媽突然滿臉羞紅,似乎羞恥於這個稱呼,結結巴巴是「那個~那個……熊哥,在你凳子底下,你能幫忙一下嗎」

「自己撿」熊哥不為所動「快點,到你打了」

媽媽不得已,撅著肥臀鑽進了桌子底下,熊哥也把手伸到了桌子底下過了幾分鐘,姐姐也等著不耐煩了「媽媽,幹嘛呢,見不到嗎」說著也想把頭伸進去,媽媽在下面突然驚呼,沒事。接著玉面羞紅,還有點點的汗滴讓髮絲粘在了臉上更顯得嫵媚動人,媚兒面無表情,媽媽看了她一眼也沒說什麼。

繼續打牌,我飄進桌子一看,媚兒的雙腿竟然搭在熊哥的腿上,兩隻白皙的小腳中間一個仿佛蟒蛇一樣的肉棒被夾住,我不由得也屏住了呼吸「媽的,咋這麼大」。媚兒喜歡我我也是知道的,但這麼快就找了熊哥,我內心突然酸澀起來。但突然一想,媽媽在下面豈不是!

我從桌子下面出來,發現形式也有了逆轉,姐姐似乎看到熊哥偷看她的奶子,打錯了牌,不由得搔首弄姿,沒事就逗一下,用雙臂托住渾圓的大奶子,裝作思考。別說還真有用,熊哥還真因為看姐姐的奶子,放炮給了姐姐,姐姐振臂歡呼。

媚兒似乎有點不開心,但突然驚呼一聲,趕緊坐直。「怎麼了媚兒不舒服嗎」姐姐柔聲問到,媽媽則瞟向了熊哥,熊哥一臉淡定,把牧師袍一拖,滿身的黝黑腱子肉就露了出來。媽媽驚呼一聲,趕緊低下頭,偶爾偷瞄,姐姐也嫉妒的說著「切,跟黑猩猩一樣」

牌局繼續,這次似乎牌運被姐姐吸走,媽媽接連點炮,身上早已光光溜溜的,雪白碩大的奶子放在牌桌上,盤在頭上的青絲也有幾根調皮的出來,被黏在了媽媽的臉上,體現出主人早已經慌亂

「大奶子美人怎麼樣,已經沒什麼好輸的了吧」熊哥的起身就要走,媽媽突然大聲「不許走,繼續玩,我要是再輸,隨你處置」

熊哥邪惡一笑「好啊,那繼續」姐姐本想勸一下,但媽媽的性格她是知道的賭癮上來,天王老子來了也得靠邊站。我看著這局,熊哥早已牢牢把握媽媽的胡牌。

媽媽連拿幾張都沒有想要的牌,突然意識到什麼,看著熊哥的牌,不甘心的咬著牙,突然神情一變「哎呀,我的牌掉了」媽媽順勢跪在桌子裡好幾分鐘後,嘴角還有點水分,然後翹起了二郎腿,只是這腳怎麼指向熊哥啊,熊哥一臉舒爽,看了媽媽一眼,大嘴一張「三餅」「媽媽高興的蹦了起來」胡了!謝謝你熊哥」

姐姐看著高興的媽媽不明所以,但還是沒說什麼,突然看著熊哥興奮的大聲說到「脫!」熊哥也沒廢話,大個一起身,早就破爛的內褲直接撕掉,一根碩大的30CM的大肉棒殺氣騰騰的指向性前方,媚兒羞紅的不敢看,媽媽則呆立的看著姐姐完全呆住了,姐姐看過我的小JJ可眼前的能長這麼大,可沒見過。媽媽眼神似水,「寶貝們~繼續」我則突然腦袋眩暈,靈魂一下子被吸了回去,暈過去了。

第三章:夜晚激情

嘶,我摸了摸頭,頭暈腦脹的,讓我記不清之前的是夢還是真事。

「砰砰」

「請進」我揉著眉頭,看到了小姨子蹦蹦跳跳的進來,看我已經起來了!嚇一跳「清哥哥,你怎麼今天這麼早起來了」小姨子疑神疑鬼的看著我,眼神略有失望,還咽了一口水才說到。但隨即看著我皺成川型的眉毛,馬上爬上床,跪在床邊,拍了拍雪白的大腿,沖我笑到「哥哥,躺下,我來替哥哥揉揉」

我躺在媚兒的大腿上,清香的少女香味,和軟綿綿的大腿。媚兒小手嫩嫩滑滑的在我頭上按摩,只是

「媚兒怎麼好像有股腥味啊」我皺著鼻子亂聞,說著湊上了小姨子的大乳球。

「啪」「討厭!哥哥你聞哪裡啊」小姨子拍了拍我的額頭「哼~」

「哎呦,好啦~我不是故意的」我躺回小姨子軟綿綿的大腿,享受著小姨子的溫馨按摩,仿佛聽到媚兒小聲說道「人家又沒拒絕你,膽小鬼」但隨即我就隱隱約約睡著了。夢裡只有小姨子陪著我,媽媽姐姐女友都圍繞著熊哥轉,這時熊哥突然看我一樂胯下的大黑雞巴一下子變長如同蛇一樣吧媚兒也捲走了,我瘋狂的追著,但還是追不上,只能大喊「不要,不要啊」

隨即我就驚醒了,看著已經漆黑的夜空。星辰點點,一輪碩大的月亮在這個世界上面環繞。

「這個世界的夜色也很美啊」我站在窗前感慨「要是李白在這裡一定能說出更好的話吧」我自嘲一樂。幫熟睡的媚兒蓋上被子,眼前熟睡的小姨子,散發驚人的魅力。我起身後,她便抱著自己的雙腿睡覺,我忍不住內心的罪惡,看了一眼小姨子的裙底,漆黑的夜裡只能朦朧一片,小姨子的一聲悶哼,一下子。把我從猥瑣中拽了出來,我忍住內心的燥熱,決定出門走走。

明月正當空,不知名的異界蟲子也在此歡叫不停,我沉浸在這與自然相融的感覺中,由於【冥想】我聽到好像不遠處有打鬥聲,隨即我壓低步伐,悄悄看了過去,撥開眼前的草,發現眼前廢棄的小廣場上,一男一女正在激烈打鬥。男人身法沉穩有力如同磐石,女人以速度見長,一雙修長的大腿如同剪刀一樣,揮舞在空氣中,發出咧咧的風聲,可想而知這一腿威力,有多大。但女人雖然前期攻勢兇猛但慢慢逐漸乏力,被男人找准機會,一拳打到小腹,隨即雙腿一蹬跪騎在女人肩膀,襠部直對女人用力一壓。女人就倒地不起。男人磨磨蹭蹭裝作不經意的用襠部狠狠的蹭了兩下,緩緩起身,看著已經疲憊不堪的女人「力量不足,速度不會掌握節奏,一眛的快攻只會讓你的破綻更快的出現,起來,繼續練」

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姐姐和熊哥嗎?我驚訝的看著,隨即捂住嘴不敢出聲。姐姐倔強的起身,看著眼前的男人「今天,你……不許走讓我和你打三場」旋即,起身,竟然抱住熊哥的腦袋,吻了起來。

我的腦袋仿佛炸了一樣,這是?突然想到熊哥的體液能補魔,那打三次豈不是要親三次?姐姐隨著吞咽熊哥的口水,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開始絞動雙腿,雙手竟然環住了熊哥,臉頰也慢慢的變紅,不知過了多久,二人終於分開了,熊哥似笑非笑的看著姐姐「長腿妹妹,你早就補完魔了吧,那300的藍條,要補這麼久?」

姐姐簡直變成了蒸籠里的蝦米,夜空之下也能看著皮膚變得粉嫩「要你管!陪老娘打就是了!」「姐姐急切的嬌喝一聲,仿佛掩蓋什麼。男人看著慌亂的女人,輕聲說到」那今天要好好教訓你這個不聽話的娘們。說著如同大鵬展翅飛到天上,我和姐姐不由得往天上看,卻見男人極速下落,明晃晃的月光一下子晃住了姐姐雙眼。只聽解褲子一聲,一根碩大的黑鞭在姐姐眼中放大,啪的一聲,姐姐臉上出了一到碩大的紅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姐姐發出一聲悶哼,接著姐姐似乎腿軟了一下,立馬起身沖向那個男人,到不像是仇恨,而是羞憤?。

此時的男人下身光溜溜的,充滿肌肉的碩長雙腿穩立在地上,一根碩大的黑色肉棒在兩腿中間擺弄。男人雙手背後僅憑雙腿和黑鞭與女人纏鬥,女人雙手擋住雙腿還要擋住「第三條腿」可謂是苦不堪言,男人繼續戲耍女人,彈一下腦袋上的小貓耳,扯一下內褲,那條黑鞭也凈往姐姐臉上,屁股上抽,本就短小的格鬥家服裝,都勒緊陰唇里了,可想而知姐姐每一次揮動,都承受極大的快感。可熊哥根本不給姐姐整理衣服的時間,三條腿輪番上陣,早已應接不暇。姐姐顏色早已迷離,熊哥想再次使出黑鞭天降這招,沒想到姐姐瞬間眼神清明,左右手擋住雙腿,看著黑鞭來襲,竟然雙手格擋減速,熊哥再想抽身而去沒想到姐姐竟然張口含住了那碩大的黑鞭,熊哥急了,沒幾個男人能把這裡煉的金剛不壞,熊哥趕緊停下腳步!

「喂,鬆開,屬狗的嗎」男人急了,卻又不敢輕舉妄動。姐姐長大嘴巴叼著黑色的大肉棒,喘著粗氣,口水不斷地從嘴角溢出來,眼神泛白。

「唔,呼每呼」姐姐勉強發出聲音

「輸了,輸了!給老子鬆開」熊哥氣急敗壞「在不鬆開,老子殺了你弟弟」

「啊!,留著你弟,留著你弟」熊哥臉色猙獰,捏緊的拳頭鬆開又捏緊「真不殺」

隨著姐姐的鬆口,姐姐應聲倒地,極速喘著氣,口水還從嘴角溢出來。雙乳隨著呼吸不斷顫動。我本以為已經結束了,但熊哥突然說了一句「那我就自己拿今天的獎勵了」說著竟然把姐姐翻了過來,早就破爛不堪的裝備,姐姐隨手就收進了存儲空間,熊哥嘿嘿一笑,碩大的肉棒朝著水蓮洞桶去,隨著陰唇的不斷擴大,姐姐的肉穴漸漸變成黑熊肉棒的形狀。黑熊抱著姐姐腰還摸著姐姐的腿,大力操幹起來,月夜下,仿佛狼人幹著純潔的公主。

「唔……啊!……太大了!」姐姐吃力的嬌喘著,雙手推著男人毛絨絨的腿,絲毫不能阻止他前進

「嘶,每次緊都好好緊」黑熊似乎覺得不過癮拉起姐姐誒,擰過姐姐的頭把口水都輸送在姐姐口內,讓姐姐在此有了體力,而效果機極其明顯,姐姐本來是被動,現在已經主動上下套弄大雞吧了

「唔……好爽~熊哥哥~用力」「姐姐儘量的挺動腰部獲得更大的快感。」啊啊啊!每次……每次都這粗暴……我……我可不想媽媽。嗚嗚,輕點。」

熊哥喘著粗氣「Cnm的騷婊子,早知道你這麼騷,早就干你了,轉過來,夾住老子的腰,你妹妹和你媽媽可沒能夾這麼緊,嘿嘿,嘶,寶」

姐姐轉過身,大雞吧就在她的騷B里旋轉,姐姐修長的大腿夾住熊哥健壯的腰,嘴巴不停的嬌喘,偶爾咬住熊哥的耳朵,還舔著那黝黑的面部,那裡早已因為大汗淋漓,姐姐也不嫌棄,全部吃下去

「你……你還乾了我妹妹?……你個禽獸,我夾死你……啊啊啊……熊哥哥慢點」隨著熊哥用力掰著姐姐屁股,更加加速操干姐姐,姐姐那裡仿佛是噴泉一樣,隨著黑幾把的抽動,帶出無數雪花,我甚至感覺都要濺到我臉上了

「你妹妹,一點難度都沒有,那個小母狗,在你們分散練級的時候,我就……嘶,寶貝,夾的好,我就Qj了她,嘿嘿,我說你不給我,我就殺了你哥哥,她立馬就哭了……嘶,對……老子把她弄哭後,就讓她自己吧把裝備撤回,那對大奶子,比你的大,比你的軟,哦哦哦……寶貝輕點,但她沒你騷,沒你會夾,嘿嘿……我的大長腿寶貝也不錯。後來……後來我就讓她每晚都來,有一次……嘶……不是說,她在房子裡參悟技能嗎……哦豁,爽……其實那天我讓她先藏餐桌下……嘶……我吃飯……她……她吃雞,後來……她自己也認了……被我的大雞吧艹服了。嘿嘿,哦……寶貝你太會夾了。

「那你去干,我妹妹吧,別干……啊啊啊」熊哥聽著姐姐的話,突然厲色照著屁股就開始扇起來,左右開弓,偏偏姐姐大腿有力,越痛夾得越緊,越不容易脫落。

「對不起……對……不起,嗚嗚我錯了」姐姐竟然被打哭了,我可從來沒看見姐姐哭

「賤貨,還比不比」

「唔……不……不比了」

「那為了補償我,明天你和你妹妹一塊來」

「不……啊啊,行,嗚嗚,不要打了」

「騷貨,明明水更多了,還不讓打」

……

我不禁想起小時候姐姐,站在欺負我的同學面前,那時候的身影是那麼高大,每次別別人欺負,都是姐姐幫我,幫完還會問我「弟弟,以後就嫁給姐姐吧,姐姐保護你一輩子」說著還會幫我擦眼淚,向爸媽隱瞞。長大了也從不凶我,最多把我埋進她的熊里,一邊說著「臭小子,還喊凶你姐」……

「嫁給姐姐好不好」

「好」

「最喜歡弟弟了,嘿嘿走,買零食去,沖」

「耶,沖」

腦海的記憶如同走馬燈一樣播放,等回過神,熊哥已經艹完了,從濕淋淋的小穴拉出已經軟的肉棒,帶出大量的Jy。姐姐坐在地上,精神到還很好。熊哥抓著姐姐的臉擦著J8,還甩了幾下,姐姐不以為意,幫忙舔乾淨。收拾收拾,攙著熊哥往回走了。

第四章

我不知道,我怎麼回去的,我只知道我背叛了姐姐,小時候保護我的姐姐,長大了我卻不能保護她,只能看著她被人打哭,可能她哭也是因為她的弟弟可能還是沒沒有那個勇氣保護她吧,但我有嫉妒的發瘋,憑什麼他能艹,瑪德。

回到房間,小姨子察覺我的到來,似乎已經醒了,嚶嚀的一聲,抱住我的腰,飽滿的乳房從我的腰劃到脖子,小嘴衝著我的耳朵,呼著熱氣

「姐夫,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叫你哥哥嗎」媚兒輕聲嬌喘「其實我一直喜歡你,但你為什麼只喜歡我姐姐!」

我感受脖子耳朵的酥麻,這快感就讓我不出話來

「媚……媚兒……」我喘著粗氣

「姐姐那個冰塊從來沒……這樣對你吧」媚兒的雙手都滑入了我的衣服內,兩隻嬌嫩的小手四處亂摸,突然找到了那兩點,立刻猛攻起來

「嘶……哦!媚兒不要」我裝模作樣的想拉開媚兒的手,但看完昨天的大戲,我早就浴火焚身了

「要?還是……不要呢?咯咯」媚兒的雙腿從後面伸了回來,踩著我的襠部慢慢滑動「我可是看了許多哥哥的收藏呢,哥哥最喜歡這樣吧,用腳輕輕踩踏你的……雞……把」

「哦!……你……你竟然知道」我差點嚇萎了,那些書竟然被妹妹看到了

「可不是……嘿嘿,我還……」

「砰砰,李清你在不在」門外竟然是露露,我趕緊從這小妖精身上立刻,媚兒卻不以為意甚至還幫忙整理了一下我的衣服

「你倆在幹嘛?」

「沒……沒幹什麼啊」我感覺臉發燙

「姐姐~是姐夫啦,問我最近有沒有好的練級,想帶我一起練級,嘿嘿」

「哦,李清你多幫幫」

「好噠……好,謹遵老婆命令,嘿嘿」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Mua~咯咯」這丫頭走之前也不忘飛吻一個

「露怎麼了,找我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發現最近這個熊哥,和媽媽妹妹他們關係不正常」

「啊?……啊,有什麼不正常啊」女友眉頭微皺,看著結結巴巴的我,沒有在意繼續說著

「你看最近媽媽經常找熊哥,熊哥竟然還說要聯繫射箭?」

「啊?可能熊哥好學吧!」

「你怎麼替那個人渣說話!李清」女友突然發火

「怎麼會呢,我一會去問問媽媽吧,寶貝別生氣」我拉著女友的手,讓她好不容易放鬆下來

「對不起清,我也是情不自禁,畢竟他是我的仇人不行我就自己看看」

「別!我去就好了!」我心中一驚,別再把女友陪進去

「好~那就靠你了」女友此時恢復了淡然

我突然想到熊哥對姐姐的霸道,突然我把露露壓在身下,看著眼前的可人,睜著迷糊的眼睛嘴唇微張不近大口喘氣,我閉上眼,準備親下去,結果咣的一聲,熊哥那大嗓門喊了一聲「開飯了」露露突然驚醒,羞紅了臉頰,推開我就沖了下去

「瑪德」

我下樓看向熊哥,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真是讓我拳頭都硬了,可惜打不過。我只能咬牙切齒看他一眼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