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人生37-38 纯爱,母子,后宫

【我的完美人生】 作者:臀控2020年8月20号同步首发于、禁忌书屋,第一会所SIS001,SEXINSEX字数:10004PS:HI,大家好,我来书屋发帖了,一直都有关注禁忌书屋,看到这本书在这里的阅读量好像还可以,所以我决定自己来发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有问题可以评论告诉我,想加群的话也可私信我。 37-38

窗台外知了叽叽喳喳的叫声把我吵醒。

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见卧室门大开着。

我叫了一声:“妈!?”

没人答应,“走了?”

拿过手机看了看,已经快12点了,看来酒以后还是尽量少喝,睡到了中午,妈妈跟嫂子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我站起身瞥到餐桌上放着早餐,还压着一张纸条,一行娟秀的小字一看就是妈妈写的,“起来早点吃早点。”

嚯——还挺拗口,摇头笑了笑,走进厕所。

洗漱完,懒得再煮,把早餐当做午餐吃了。

“喂,妈。”

“吃过了,当午餐吃得,刚好清淡点。”

“嗯嗯,知道了,您也是,别太累了。”

“好,挂了啊。”

挂断妈妈的电话,简单的做了几组锻炼。

洗了个澡,看到脚上红肿的地方,又想到柳妖精这个尤物,想了想拿出手机给柳妖精发了个信息“媚儿姐,吃过午饭了吗?”

发完信息突然想到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白天发信息给她,两人通常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找对方,互相聊些骚话。

不一会儿,就收到柳妖精的回复“吃了,干嘛?”

看这僵硬的语句,我偷偷笑了笑,看来还是有点怨气,毕竟昨晚差点失身。

我想了想发道“没,就是想问问妞妞回来了没有,我想带她出去玩,她上次说想去游乐园,我白天刚好没什么事。”

“没呢,我今晚才去接她。”

“那现在你去接她呗,我答应了她,也不好食言是不是?”

这下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收到回复“我现在去接她,在哪里碰头?”

看来刚刚是去打电话了,“游乐园门口吧。”

穿戴整齐,来到游乐园停车场停好车,走到门口刚想打电话问她们到了没有,就听到小女孩欣喜的声音“徐叔叔,我在这里。”

蒋欣欣拉着柳媚儿的手站在路边一边挥手一边喊道。

小人拉着柳媚儿的手兴冲冲向我跑来,小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连衣裙,头发绑成两个小辫子,兴高采烈的满脸都是笑容。

离我还有两米远的时候猛地挣脱柳媚儿的手向我跑来,我急忙蹲下身张开手,嘴里喊道:“慢一点,别摔倒了。”

“嘻嘻——,徐叔叔,人家好想你呀。”

我一把抱起小人说道:“真的假的?不会是看到我今天带你来游乐园才嘴巴这么甜吧?”

“真的呀,人家要写暑期作业,很忙的。”

“哈哈哈,好吧,你很忙。”

“妈妈可以给我作证。”

今天柳妖精罕见的没有穿套裙高跟,穿着一套nike的运动短装搭配运动鞋,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胸前的饱满怎么也掩盖不住,不看成熟的气质,绝对会以为这是哪个学校的大学生。

“媚儿姐——”我叫了一声,眼睛却是无法从她胸前和大腿移开,只觉得两只眼睛不够用,纠结著先看大腿还是先看胸呢?

“哼——,你跟他这么亲,要不然等下跟他回家好了。”柳媚儿白了我一眼对着蒋欣欣嗔道。

小人抱着我的脖颈凑到我耳边低声问道:“妈妈吃醋了,怎么办?”

“哈哈哈”我憋不住笑了出来。

美人妻看着我们两个说悄悄话,没人理她,翻起白眼在蒋欣欣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嗔道:“才见一次面,连妈妈都不要了,真是个小白眼狼。”说完还不解气,瞪了我一眼低声嗔道:“眼睛注意点。”

“呵呵,这不是控制不住吗?”我讪笑道。

买完票走进游乐园,现在正是暑假的时候,虽然天气炎热,但是带着小孩子来玩的家长却是不少。

小人进了游乐园像是老鼠进了粮仓,叽叽喳喳的叫着,不一会儿就要下来自己走,玩了几个东西满头大汗,但还是乐此不疲。

我一直注意著柳媚儿,只见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在女儿身上,看到女儿惊呼她也会跟着惊呼,女儿笑她也会跟着笑,脸上仿佛闪烁著一种光芒,可能这就是母爱的光辉吧?

似是注意到我炽热的目光,柳媚儿转过头白了我一眼嗔道:“小孩子在的时候,你眼睛注意点。”

我委屈的回道:“我不是控制不住吗媚儿姐。”

柳媚儿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嗔道:“控制不住就把眼睛挖了”

“媚儿姐肯定不舍得。”

“呸,鬼才不舍得。”

“媚儿姐,你今天这个打扮跟平时比起来显得更青春更有活力,真好看。”

柳媚儿眼睛一瞪冷冷的道:“什么意思?我很老吗?”

得,马屁拍在马腿上,我急忙解释“没有,意思是你穿什么都好看,可御姐可清纯。”

“哼——”柳媚儿扭过头不说话。

女人傲娇起来就要哄,特别是还没有吃到嘴的时候。

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媚儿姐,昨晚那个是意外,最后不是拔出来了吗?你说我要是故意的,你挡的住吗?”

柳媚儿瞬间满脸通红,移开一步嗔道:“在外面你注意点。”后又像是怕被人听到一样又靠过来低声道:“昨晚的事情不许再提!”

说到昨晚,我的目光不能自已的又落在她胸前的饱满上。

柳媚儿注意到我的目光,伸手用力掐在我腰上红著脸道:“你还看。”

美人妻羞恼的样子把我迷得神魂颠倒,腰上的痛觉神经仿佛都断路了,我坏笑着低声呻吟:“媚儿姐,你掐的我好爽,再用力点。”

“你你你,简直变态。”美人妻似乎被我搞怪的声音弄得身子软了软,可能是想到了这句台词跟昨晚的那么相近,说话就像电脑当机了一样。

最喜欢看到的就是美人妻娇羞的样子,忍不住低笑出声“嗤——,真的很舒服啊,媚儿姐的小手真的太棒了,又软又滑,特别是握在肉棒上,嘶——,想想就受不了。”

柳媚儿恨恨的骂道:“你—简直—无耻,,”

我搂住美人妻的腰,低笑道:“变态,无耻,还有吗?”

“你疯了,这么多人,你怎么敢——”柳媚儿急忙甩开我的手嗔道,说完还不忘四处看了看。

“哈哈,我不是怕你摔倒吗?”

美人妻瞪着我,恨恨道:“你不当演员真可惜了。”

“你别说,我以前还真被星探发掘过,说我身材好,长得又帅,如果出道绝对秒杀那些娘炮小鲜肉。”

“咯咯咯——,就你这脸皮,当地毯我都嫌太硬。”

“我要真是地毯就好了,天天让媚儿姐的小脚踩在上面,而且媚儿姐还经常穿短裙,啧啧啧,不错的主意。”

“呸——,你就是地毯也是廉价的地毯,我才不要买。”

“不买没关系,只要媚儿姐选地毯的时候看我一眼我就满足了。”

“啐”最终还是美人妻挡不住我的舔狗攻势,红著啐了一口转过头。

“妈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小人玩开心了跑到跟前看着柳媚儿天真的问道。

“哼,被你徐叔叔气得,你帮妈妈还是帮他。”

小人咬着手指沉吟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跑到我跟前,示意我低头。

我蹲下身把耳朵凑过去。

“等下我假装打你一下,然后你假装很疼,这样妈妈就不会生气了,好不好叔叔?”

“嗤——”我憋不出发出一声笑,马上又憋住,然后认真配合的对小人说:“可以,那你不能真的打我哦。”

“放心吧,人家不会用力的。”

只见小人说完退后一步,伸手轻轻打在我胳膊上,然后还一脸认真的凑近一步问我,“疼不疼?”

“果然没有骗我,真的不疼。”

“没骗你吧?”

“没有”

幸好小人说完马上跑到柳媚儿那里邀功去了,不然我马上就要憋不住笑了。

柳媚儿抱着女儿又好气又好笑的白了我一眼道:“也不知道你给她灌什么迷魂药了,竟然向着你。”

“哪有,妞妞不是打了我一下了?可疼了,是不是妞妞?”

小人嘴里嗯嗯嗯的连连点头。

两大一小像个真正的三口之家一样,我抱着小人走在前面,柳媚儿跟在后面。

“叔叔,我要吃糖葫芦。”

“好,买!”

“不准吃,都几颗蛀牙了,还吃甜的!”柳媚儿板着脸严厉的说道。

小人马上委屈巴巴的扁著嘴,眼看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我连忙道:“没事没事,千万别哭啊,叔叔给你买。”说完转头对柳媚儿讪笑道:“今天难得带孩子出来玩,吃一次,啊——?”我带着恳求注视著美人妻。

“迟早给你惯坏,上次买了那么多玩具就不行。”美人妻瞪着我嗔道。

“嘿嘿,就一次”说完我看她没有反应,抱着小人买了一个冰糖葫芦,小人立马开心的手舞足蹈。

“叔叔,你先吃。”

“叔叔不喜欢吃这个,你问妈妈吃不吃。”

“哼——,不问。”小人扭过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把柳媚儿气得直翻白眼。

直到快四点,两人才拉着意犹未尽的小人出了游乐园。

抱着小人来到车前,柳媚儿打开门调整著儿童座椅。

“叔叔,你是不是喜欢妈妈?”小人突然凑到我耳边偷偷问道。

这么小的小孩都懂这些了吗?

我愣了愣神,刚好对上柳媚儿的眼睛,只见柳媚儿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对我做了个威胁的眼神,然后轻手轻脚来到我面前,侧着耳朵偷听。

“叔叔,快点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只见柳媚儿的脸红了红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警告我不要乱说话。

我笑了笑同样故意压低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叔叔一直偷看妈妈。”

“有吗?”

“有,都看呆了好几次。”说完又骄傲的补了句:“我妈妈漂亮吧?”

看着美人妻越加绯红的俏脸,我满脸促狭的盯着她的眼睛轻声道:“漂亮,如果我要追你妈妈你同不同意?”

美人妻红著脸伸手来到我的腰间使劲掐了掐,两眼带着警告瞪了我一眼。

“不知道诶,妈妈同意我就同意。”

“妈妈同意的话,你爸爸呢?”

“不知道,爸爸都不回家,也不陪我玩,回来还经常跟妈妈吵架,上次还把妈妈推倒了,妈妈还哭了,妈妈哭了我也忍不住哭了,我不喜欢爸爸。”

柳媚儿两眼泛起水雾,闪过一丝黯然。

我伸手轻轻握住柳媚儿的手,轻轻捏了捏。

“那叔叔把你妈妈追到手好不好?”

“那你加油吧,唉——,妈妈如果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小人小大人般的语气让我和柳媚儿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哈哈哈,那你要帮我,你给我做卧底怎么样?”

“卧底是什么?”

“卧底,,呃,,卧底就是你要在你妈妈面前夸我,说我的好话,你妈妈有什么事你就偷偷告诉我。”

“呃——,”小人沉吟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般的抱紧我问道:“那可不可以再带我来游乐场玩?”

“哈哈哈,当然可以,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还给你买玩具。”

“好,那我们不说了,等下妈妈该听见了。”

“好,”我给柳媚儿使了个眼色,等她退后两步我才放下小人。

美人妻狠狠剐了我一眼,又恨铁不成钢般的偷偷瞪了女儿一眼,拉着女儿准备上车。

“柳小姐,真是你啊?刚刚我还不敢打招呼,走进一看才确定,你也带女儿来玩啊?”一个矮胖的女人抱着一个女孩上前打招呼道。

“呃——,陈夫人啊,,这么巧啊”柳妖精说着偷偷向我摆摆手。

碰到熟人了?

这要是碰到嘴巴大的没准要传的满城风雨。

鉴于女人肯定已经观察了一段时间了,此时我要是做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恐怕更会让人怀疑。

我尽量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冲小人摆摆手,笑道:“叔叔走了,拜拜。”

“叔叔再见!”

“媚儿姐,我就先走了。”

柳媚儿轻点螓首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来到另一边,上了车,我不放心的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她“没事吧?”

过了七八分钟,柳媚儿的信息回了过来“嗯,不说了,我还有回家收衣服做饭。”

“好,路上小心。”

我总感觉柳媚儿字里行间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也许是我想多了?

摇了摇头,没等到柳媚儿的回信,我驾车来到酒吧。

此时一些人已经在忙了。

“徐总好”“嗯,辛苦了”

“老板好”“辛苦了”

我笑着一一答应,隐隐听到后面传来交谈的声音。

“哇,徐总好年轻啊,一点架子都没有。”

“我看你是春心荡漾了,嘻嘻嘻,,”

“你没有吗?咯咯——”

。。。。。。

来到后台化妆间,我敲了敲门,得到响应推开门。

只见里面坐着几十个女孩,有陪酒的,有负责走秀上酒的,有的三五成群在一起聊著天,有的在化妆,有的正在换衣服。

看见我进来,一个个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我。

也幸好这种场面以前在滇云经历了不少,不然被几十个女人盯着,我看一般人都受不了。

我拍拍手,笑道:“接下来这段时间都会特别忙,大家辛苦了,等这段时间忙完我给大家发奖金。”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七嘴八舌的我都不知道听谁说。

这时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走上前,挽住我的胳膊,压了压手大声道:“大家都安静一下。”

“徐总说要给我们发奖金,到时候姐妹们要是不满意我们就让徐总肉偿,好不好?”

“好——”

“咯咯咯——”

一时间房间里全是娇笑声。

这种场面可吓不倒我。

“啪——”我一巴掌用力拍在女人丰满的臀肉上,用力掐了掐,笑骂道:“琪姐,你是要把我榨干啊?我这小身材可顶不住。”

一巴掌拍下去,女人不但不恼,反而媚眼如丝的倒在我身上,吃吃笑道:“徐总这身板可不小,我估计这里的姐妹单对单,估计第二天都合不上腿,咯咯咯——”

“要不然琪姐先试试看?”

“咯咯咯——,这种机会还是让给那些小姑娘吧,琪姐人老珠黄可入不了您的法眼。”

“我看琪姐是风韵犹存,肯定败火。”

“咯咯咯——,徐总,你好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唉,那个小妹妹,来,过来,哥哥给你检查检查身体,看看是不是塞了海绵了,这么大。”

“嘻嘻嘻——,徐总要给你检查身体,还不赶紧去,万一要是徐总满意了,你就飞上枝头了。”

“啐——,要去你去,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切,你要是黄花大闺女那我也是处女。”

“哎呀,别闹,好痒,咯咯咯——”

“姐妹们,徐总好硬啊。”

“琪姐,哪里硬你可要说清楚了,上面硬还是下面硬?嘻嘻嘻”

“上面硬,下面还没有摸,我看看,哎呀,好大条。”

“真的吗?我来摸摸看。”

刚入行的还在观望,老司机已经迫不及待开始上手了。

在里面跟姑娘们扯皮了半个小时,被吃了不少豆腐才走了出来。

那个叫琪姐的是头,里面大部分姑娘都是她带的,不拿酒吧的工资,靠的是服务费抽成还有小费。

当初在滇云,管理就是要跟所有人打成一片,才混的下去,不然把人得罪光了日子就不好过了,说到底一个团队还是需要凝聚力。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要给她们发奖金的原因。

时间来到6点,慢慢的酒吧里全都满了起来,很多都是昨晚的熟面孔,股东们照样坐在最大的卡座,我自然是要到处招呼,这次我学乖了,事先把一瓶可乐的气全都摇没了,然后倒入红酒瓶里,掺上少量红酒,在昏暗的灯光下见人就抿一口。

突然,大堂经理快步走到我面前,低声道:“徐总,有人在我们这里卖药。”

我眼神一凝,问道:“人呢?”

“控制起来了,在后面仓库。”

“走!”

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就听到一道嚣张的声音大喊著:“你们赶紧放了我,不然我大哥来了,你们就完蛋了。”

推开门就见到一个干瘦的青年,被两个保安压着还在大喊。

“嚯——,这么大来头吗?”我走进屋拉起一根凳子就砸在他头上。

“啊——,我草,疼死我了。”干瘦青年满头是血的瘫在地上,哭叫着。

“我开业就放出风声,不准有人在我这里卖药,你带着自己吃我管不了你,但是你敢在我这里卖药,看来来头不小,来,打电话把你大哥叫过来,我看看有多牛逼。”

干瘦青年可能被我一进来就动手吓住了,痛叫着往后缩,不说话。

“叫不叫?叫不叫?”说着我又抡起凳子在他背上狠狠砸了两下。

“呜——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没有大哥,我就是听说没人在这里卖药,动了歪念头,从别的地方买了一点药在这里卖。”

一看干瘦青年这体格,和惨无人色的脸我就知道这是个瘾君子。

“妈的,你这样的垃圾活着都是浪费粮食,自己吸还要害人。”

“我错了,饶了我一次,我不敢了。”

“不敢?你这种瘾君子有什么不敢的?给你毒吸,让你杀了爹妈你都敢。”

我不解气的又踹了两脚,打电话把股东们叫了进来,最后一位局里有亲戚的叫来了警察,简单现场做了做笔录把人带走了。

“以后再有这种人渣,直接打一顿然后报警,解决不了的话通知我。”

“是,徐总。”

我拿着纸擦着手上的血迹,推门走了出去,只见门口围满了人,可能是刚刚警察进来把带人出去闹得动静有点大,所以很多人都跑过来围观。

我笑着向四周摆摆手说道:“一点小事,希望没有打扰到大家的兴致。”

“没有没有,说笑了。”

“老板,刚刚那人这么回事啊?”

“方便说吗?”

我一看这么多围着也不是事,就说道:“刚刚有个小瘪三在我这里卖药,被我打了一顿报警带走了,我相信大部分人出来玩,还是希望场所可以安全点,没有那么些个乱七八糟的人,所以我这里绝对不允许卖药,也请大家帮忙散布一下消息。”

榕城毕竟不是什么边陲之地,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玩这些东西的人,大家听到后也都是鼓起了掌,大声叫好。

聊了几分钟,众人散去,我也继续各处打着招呼,管你认识不认识,先混个脸熟。

我正在过道上走着,一道身影猛地撞在我背上,几个杯子掉在地上,酒水溅湿我的西装和裤脚皮鞋。

“呀,对不起对不起。”我转过头,只见一个女孩手里拿着托盘弯著腰不停的道歉。

大堂经理就在不远处,看到情况马上冲过来,骂道:“怎么回事,你会不会做事情啊?笨手笨脚的?”

“徐总,您没事吧?”

我摆摆手示意没事,女孩可能是不认识我,此时听到大堂经理的声音更是抖了抖,抬起头眼泪已经滑落眼角,泪眼婆娑望着我,不敢说话。

刚刚弯著腰看不真切,此时直起腰,我打量了一眼,头顶直接都快到了我鼻子的位置了,还是穿着平底鞋,净身高怕是得有1米75了左右了,酒吧的西裤硬是给她穿出了七分裤的感觉。

头发扎在脑后,一张瓜子脸干净且精致,不施粉黛却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光洁的额头,弯弯的柳眉下此时显得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下一张小嘴紧紧抿著,尖细的下巴,修长的粉颈。

“算了,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叫人过来收拾吧,你也别责怪她了,就这样吧。”说完我转头对女孩说了一句“下次小心点”就准备去楼上清理一下。

“还不谢谢徐总,得亏徐总人好,换个人你就别想干了,还得赔钱,这衣服可都是名牌?”

“对不起,谢谢徐总。”

“嗯”

来到楼上厕所用纸擦了擦,稍微清理了一下又下楼应酬了起来。

又是到晚上两点,没什么事情了,交代好后续的事情,驾车准备回家。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谁没在变)

车载CD里放着我最喜欢的黄家驹的歌,手握著方向盘轻轻跟打着节拍。

突然,空无一人街边的几道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

加速开到面前,只见两个男人正拉扯著一个女孩要往旁边的巷子里去。

穿着我酒吧里的工作服?

“嘿”我停下车大喝一声,两个男的一看到我停下车,松开女孩的手,醉汹汹的说道:“小子,别多管闲事,不然让你吃不了,嗝,,兜著走。”

我走下车,一人一脚把两个醉汉踹到在地,狠狠踹了两脚,骂道:“站都快他妈站不稳了,还想着裤裆里那点事。”

“你没事吧?”

女孩坐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

我走进两步,才发现女孩双肩一直在微微的耸动,轻轻的啜泣声传进我的耳朵。

“起来吧。”我伸出手轻声道。

女孩慢慢抬起头,看到我愣了一下,继而马上低下头自己爬起来,看了我一眼又马上低下头,轻声道:“谢谢。”

看到她的脸,我也愣了一下,还真是巧了,就是在酒吧里撞到我的那个女孩。

“怎么回事?”

“我下班骑车从这里经过,就碰到他们,然后就这样了”女孩吞吞吐吐的说道。

“要不要报警?”我指了指在地上哀嚎的两个男人。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没什么事,多亏你了,,”说着女孩又抬头看了我一眼,触碰到我的目光马上又低下头道:“谢谢。”

我点了点,沉吟了一会儿,走上前去,蹲下来开始脱两人的衣服,“啊——”女孩惊呼一声连忙转过身,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干嘛?”

不一会儿我拿着两人的衣服走到女孩身前道:“把他们脱完,明天裸奔一下。”

“噗呲——”“你真坏。”说完似是觉得说的话太暧昧了,看了我一眼又红著脸低下头。

我被少女的娇俏模样弄得心里像是被猫挠了一下,痒痒的,道:“如果没有我经过,他们可能就要坐牢,甚至是枪毙,所以这样其实是便宜了他们。”

女孩也有些后怕般的抓了抓衣角,点点头“嗯”了一声,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般满脸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今天真是,,,把你衣服弄脏了,你都没有怪我,刚刚你还救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说完脸又是一红。

看到女孩害羞的模样,我突然有种想逗逗她的冲动,促狭道:“不知道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啊——”女孩仿佛被我的话吓到了一般,整张脸红的吓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女孩拘谨的模样,我也不好再逗她,说道:“好了,不逗你了,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用了,我骑车了”女孩说完就要转身,但是马上就又转过身惊呼一声,“他,他们没穿衣服,我车在那边。”

我笑了笑走过去,扶起地上小巧的女式自行车,推到女孩跟前问道:“真的不要我送你吗?”

“不,不用了,我家离这不远。”

“万一再碰上坏人呢?”说完看着女孩也有些犹豫的样子,我推著自行车直接放入后备箱。

“上车吧。”我帮着拉开车门,女孩有些拘谨的迈开大长腿坐进车里。

我双手扶著车门看着女孩坐进车里就没有了动作,笑道:“系安全带啊,傻愣著干嘛?”

“噢噢——”在我的注视下女孩有些手忙脚乱的拉过安全带,却怎么也系不上,急的额头都冒出了香汗。

我弯腰探了进去伸手接过安全带,插进扣子里。

正准备出来,瞥了眼女孩被安全带勒住的酥胸,穿着工作服看不出来,没想到还挺料。

正准备缩头出来,看见女孩满脸羞涩的往后缩,忍不住又想逗逗她,凑近她的脸颊,仅隔着几厘米,轻笑道:“我很可怕吗?”

“没,,没有”

“那你为什么很怕的我的样子。”

女孩羞的满脸通红,我也适可而止,关上车门,来到驾驶位,问清女孩家的位置,启动车子缓缓驶离,开出两公里后把两个醉汉的衣服扔进一个垃圾桶里。

“怎么想到来酒吧上班?”我开着车随后问了一句。

“没有为什么啊,酒吧上班的不都是女孩子多一些吗?”女孩歪过头回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你长得挺漂亮的,应该能找到,,怎么说呢,,,更加体面的工作?”

“我现在的工作也没有不体面啊。”女孩乐观的笑道。

“也对,是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哈哈。”

“嗯。”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谢曼竹,你,你呢?”

“我叫徐星。”

车上了两人没有再说话。

大概7,8分钟,车子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停下。

我下车把谢曼竹的自行车从后备箱拿下来递给她笑道:“以后下班小心一些,不是每次都能碰到我哦。”

谢曼竹经过前面的相处,好像没那么害羞了,大方的朝我笑了笑,用力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后又看见我衣服的污渍,有些脸红的吞吞吐吐说:“那个,那个,衣服,,我帮你洗吧。”

谢曼竹害羞的模样让我又有些想逗她,笑道:“嗤,,好,我裤子也脏了,我现在脱给你。”说着我伸手假装要脱裤子。

谢曼竹惊呼一声转过身,低声道:“不可以的,这里是大街。”

“没事,现在大半夜没人,我脱了啊。”

“不行,,你,你,你,我,,,”

“哈哈哈,不逗你了。”我低笑着脱下西装递到她面前。

谢曼竹连头都没有回,接过西装推著自行车逃跑一般跑进楼道。

我笑着摇摇头上了车。

“咔擦”谢曼竹推开门,把自行车靠在墙上,抱着西装走进客厅。

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见一个女人双手抱在胸前,两眼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吓得倒退一步,发出一声惊呼。

“啊”“妈,您快吓死我了,您怎么还不睡?”

“哼哼——”范淑芸一脸玩味的看着女儿手里的衣服。

谢曼竹注意到妈妈的目光,慌忙把手背到身后,红了红脸低头说了句:“妈,我,我去洗澡了。”

范淑芸伸手拦下女儿,一脸促狭的说道:“说吧,怎么回事啊?嗯——?”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啊。”

“哼哼——,手里拿着男人的衣服,你说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这个是我同事的,今天我不小心把同事的衣服弄脏了,拿回来洗洗还给他。”

“哦——,酒吧同事的啊,也是服务员吗?”

“嗯嗯,跟我一样,妈,不说了,我去洗澡了。”

范淑芸又拉住想走的女儿,“啧啧”两声,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这同事挺有钱啊,范西哲西装?这一件少说也得几万吧?难道是富家少爷跟家里闹矛盾?离家出走?”

“我,我也不知道。”谢曼竹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范淑芸拉着女儿坐到椅子上追问道:“不知道?不知道坐人家车回来的?从实招来。”

谢曼竹知道妈妈肯定从窗户上都看见了,见没办法瞒过去,只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范淑芸听到女儿差点被两个醉汉侵犯时紧张的握了握拳头,但是等女儿说完后又迫不及待的问:“你们老板?几岁了?家里几个人?有没有女朋友?他是不是对你有意,,?”

“妈——,你,你,我哪知道这些啊,我今天才认识人家,再说了,我们也高攀不起人家啊。”谢曼竹有些急恼打断妈妈连珠炮式的发问。

“切,为什么高攀不起,你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虽然没有你老妈我这么有韵味,但是以后生了孩子肯定,,,,”

“妈——”谢曼竹满脸通红的打断妈妈的话。

“你这死丫头,怎么不懂呢,女人啊,找一个好男人多重要知道吗?像你老妈我,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了,你看你爸,一辈子庸庸碌碌,一辈子就是打个工,累死累活的,不是你老妈我,靠他一个人早过不下去了。”

“可是,,我,这才认识人家,我什么都不知道,您这也扯得太远了。”谢曼竹一脸无奈的说道。

“那把你知道的先说出来我听听,不是老头子吧?身高,年龄,什么的,快点”范淑芸一脸八卦的盯着女儿。

“呼——”谢曼竹一脸无语的白了妈妈一眼,想到徐星的模样,脸上又有些泛红,低声道:“年龄应该是20出头吧,身高,嗯,,比我高半个头,别的不知道了。”

“富二代?”

“好像不是,听别人闲聊的时候说好像是自己创业,但是有好几个股东。”

“啧啧啧,就他了,哪天你把他带回来吃吃饭,就这么说定了。”

“妈——,你你你,我不跟你说了。”谢曼竹急恼的说完就要起身。

范淑芸赶紧拉住女儿,说道:“不好意思了?没事,不然你老妈我亲自出马?”

“妈——,你想什么呢,我!”谢曼竹说着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接着说道:“跟他,连话都没说几句!我让人家回来吃饭?”

“但是他送你回来了啊,还让你帮他洗衣服。”

“送我回来是因为人家救了我,衣服也是我弄脏的。”

“那不更有借口了?就说感谢他。”

“不行!”

范淑芸看着有些激动的女儿,悻悻的放开手,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自己太着急了,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心里这个念头一起,怎么也扑不灭,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去女儿酒吧看看。

看着女儿进房间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看着打着震天响呼噜的丈夫,自艾自怜了一会儿,在床边躺下闭上了眼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