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的完美人生37-38 純愛,母子,後宮

【我的完美人生】 作者:臀控2020年8月20號同步首發於、禁忌書屋,第一會所SIS001,SEXINSEX字數:10004PS:HI,大家好,我來書屋發帖了,一直都有關注禁忌書屋,看到這本書在這裡的閱讀量好像還可以,所以我決定自己來發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有問題可以評論告訴我,想加群的話也可私信我。 37-38

窗台外知了嘰嘰喳喳的叫聲把我吵醒。

睜開眼,伸了個懶腰坐起來,看見臥室門大開著。

我叫了一聲:「媽!?」

沒人答應,「走了?」

拿過手機看了看,已經快12點了,看來酒以後還是儘量少喝,睡到了中午,媽媽跟嫂子什麼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我站起身瞥到餐桌上放著早餐,還壓著一張紙條,一行娟秀的小字一看就是媽媽寫的,「起來早點吃早點。」

嚯——還挺拗口,搖頭笑了笑,走進廁所。

洗漱完,懶得再煮,把早餐當做午餐吃了。

「喂,媽。」

「吃過了,當午餐吃得,剛好清淡點。」

「嗯嗯,知道了,您也是,別太累了。」

「好,掛了啊。」

掛斷媽媽的電話,簡單的做了幾組鍛鍊。

洗了個澡,看到腳上紅腫的地方,又想到柳妖精這個尤物,想了想拿出手機給柳妖精發了個信息「媚兒姐,吃過午飯了嗎?」

發完信息突然想到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白天發信息給她,兩人通常都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找對方,互相聊些騷話。

不一會兒,就收到柳妖精的回覆「吃了,幹嘛?」

看這僵硬的語句,我偷偷笑了笑,看來還是有點怨氣,畢竟昨晚差點失身。

我想了想發道「沒,就是想問問妞妞回來了沒有,我想帶她出去玩,她上次說想去遊樂園,我白天剛好沒什麼事。」

「沒呢,我今晚才去接她。」

「那現在你去接她唄,我答應了她,也不好食言是不是?」

這下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才收到回復「我現在去接她,在哪裡碰頭?」

看來剛剛是去打電話了,「遊樂園門口吧。」

穿戴整齊,來到遊樂園停車場停好車,走到門口剛想打電話問她們到了沒有,就聽到小女孩欣喜的聲音「徐叔叔,我在這裡。」

蔣欣欣拉著柳媚兒的手站在路邊一邊揮手一邊喊道。

小人拉著柳媚兒的手興沖沖向我跑來,小人穿著一件白色的小連衣裙,頭髮綁成兩個小辮子,興高采烈的滿臉都是笑容。

離我還有兩米遠的時候猛地掙脫柳媚兒的手向我跑來,我急忙蹲下身張開手,嘴裡喊道:「慢一點,別摔倒了。」

「嘻嘻——,徐叔叔,人家好想你呀。」

我一把抱起小人說道:「真的假的?不會是看到我今天帶你來遊樂園才嘴巴這麼甜吧?」

「真的呀,人家要寫暑期作業,很忙的。」

「哈哈哈,好吧,你很忙。」

「媽媽可以給我作證。」

今天柳妖精罕見的沒有穿套裙高跟,穿著一套nike的運動短裝搭配運動鞋,兩條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胸前的飽滿怎麼也掩蓋不住,不看成熟的氣質,絕對會以為這是哪個學校的大學生。

「媚兒姐——」我叫了一聲,眼睛卻是無法從她胸前和大腿移開,只覺得兩隻眼睛不夠用,糾結著先看大腿還是先看胸呢?

「哼——,你跟他這麼親,要不然等下跟他回家好了。」柳媚兒白了我一眼對著蔣欣欣嗔道。

小人抱著我的脖頸湊到我耳邊低聲問道:「媽媽吃醋了,怎麼辦?」

「哈哈哈」我憋不住笑了出來。

美人妻看著我們兩個說悄悄話,沒人理她,翻起白眼在蔣欣欣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嗔道:「才見一次面,連媽媽都不要了,真是個小白眼狼。」說完還不解氣,瞪了我一眼低聲嗔道:「眼睛注意點。」

「呵呵,這不是控制不住嗎?」我訕笑道。

買完票走進遊樂園,現在正是暑假的時候,雖然天氣炎熱,但是帶著小孩子來玩的家長卻是不少。

小人進了遊樂園像是老鼠進了糧倉,嘰嘰喳喳的叫著,不一會兒就要下來自己走,玩了幾個東西滿頭大汗,但還是樂此不疲。

我一直注意著柳媚兒,只見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在女兒身上,看到女兒驚呼她也會跟著驚呼,女兒笑她也會跟著笑,臉上仿佛閃爍著一種光芒,可能這就是母愛的光輝吧?

似是注意到我熾熱的目光,柳媚兒轉過頭白了我一眼嗔道:「小孩子在的時候,你眼睛注意點。」

我委屈的回道:「我不是控制不住嗎媚兒姐。」

柳媚兒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嗔道:「控制不住就把眼睛挖了」

「媚兒姐肯定不捨得。」

「呸,鬼才不捨得。」

「媚兒姐,你今天這個打扮跟平時比起來顯得更青春更有活力,真好看。」

柳媚兒眼睛一瞪冷冷的道:「什麼意思?我很老嗎?」

得,馬屁拍在馬腿上,我急忙解釋「沒有,意思是你穿什麼都好看,可御姐可清純。」

「哼——」柳媚兒扭過頭不說話。

女人傲嬌起來就要哄,特別是還沒有吃到嘴的時候。

我湊到她耳邊低聲道:「媚兒姐,昨晚那個是意外,最後不是拔出來了嗎?你說我要是故意的,你擋的住嗎?」

柳媚兒瞬間滿臉通紅,移開一步嗔道:「在外面你注意點。」後又像是怕被人聽到一樣又靠過來低聲道:「昨晚的事情不許再提!」

說到昨晚,我的目光不能自已的又落在她胸前的飽滿上。

柳媚兒注意到我的目光,伸手用力掐在我腰上紅著臉道:「你還看。」

美人妻羞惱的樣子把我迷得神魂顛倒,腰上的痛覺神經仿佛都斷路了,我壞笑著低聲呻吟:「媚兒姐,你掐的我好爽,再用力點。」

「你你你,簡直變態。」美人妻似乎被我搞怪的聲音弄得身子軟了軟,可能是想到了這句台詞跟昨晚的那麼相近,說話就像電腦當機了一樣。

最喜歡看到的就是美人妻嬌羞的樣子,忍不住低笑出聲「嗤——,真的很舒服啊,媚兒姐的小手真的太棒了,又軟又滑,特別是握在肉棒上,嘶——,想想就受不了。」

柳媚兒恨恨的罵道:「你—簡直—無恥,,」

我摟住美人妻的腰,低笑道:「變態,無恥,還有嗎?」

「你瘋了,這麼多人,你怎麼敢——」柳媚兒急忙甩開我的手嗔道,說完還不忘四處看了看。

「哈哈,我不是怕你摔倒嗎?」

美人妻瞪著我,恨恨道:「你不當演員真可惜了。」

「你別說,我以前還真被星探發掘過,說我身材好,長得又帥,如果出道絕對秒殺那些娘炮小鮮肉。」

「咯咯咯——,就你這臉皮,當地毯我都嫌太硬。」

「我要真是地毯就好了,天天讓媚兒姐的小腳踩在上面,而且媚兒姐還經常穿短裙,嘖嘖嘖,不錯的主意。」

「呸——,你就是地毯也是廉價的地毯,我才不要買。」

「不買沒關係,只要媚兒姐選地毯的時候看我一眼我就滿足了。」

「啐」最終還是美人妻擋不住我的舔狗攻勢,紅著啐了一口轉過頭。

「媽媽,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小人玩開心了跑到跟前看著柳媚兒天真的問道。

「哼,被你徐叔叔氣得,你幫媽媽還是幫他。」

小人咬著手指沉吟了一會兒,突然眼睛一亮,跑到我跟前,示意我低頭。

我蹲下身把耳朵湊過去。

「等下我假裝打你一下,然後你假裝很疼,這樣媽媽就不會生氣了,好不好叔叔?」

「嗤——」我憋不出發出一聲笑,馬上又憋住,然後認真配合的對小人說:「可以,那你不能真的打我哦。」

「放心吧,人家不會用力的。」

只見小人說完退後一步,伸手輕輕打在我胳膊上,然後還一臉認真的湊近一步問我,「疼不疼?」

「果然沒有騙我,真的不疼。」

「沒騙你吧?」

「沒有」

幸好小人說完馬上跑到柳媚兒那裡邀功去了,不然我馬上就要憋不住笑了。

柳媚兒抱著女兒又好氣又好笑的白了我一眼道:「也不知道你給她灌什麼迷魂藥了,竟然向著你。」

「哪有,妞妞不是打了我一下了?可疼了,是不是妞妞?」

小人嘴裡嗯嗯嗯的連連點頭。

兩大一小像個真正的三口之家一樣,我抱著小人走在前面,柳媚兒跟在後面。

「叔叔,我要吃糖葫蘆。」

「好,買!」

「不准吃,都幾顆蛀牙了,還吃甜的!」柳媚兒板著臉嚴厲的說道。

小人馬上委屈巴巴的扁著嘴,眼看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我連忙道:「沒事沒事,千萬別哭啊,叔叔給你買。」說完轉頭對柳媚兒訕笑道:「今天難得帶孩子出來玩,吃一次,啊——?」我帶著懇求注視著美人妻。

「遲早給你慣壞,上次買了那麼多玩具就不行。」美人妻瞪著我嗔道。

「嘿嘿,就一次」說完我看她沒有反應,抱著小人買了一個冰糖葫蘆,小人立馬開心的手舞足蹈。

「叔叔,你先吃。」

「叔叔不喜歡吃這個,你問媽媽吃不吃。」

「哼——,不問。」小人扭過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把柳媚兒氣得直翻白眼。

直到快四點,兩人才拉著意猶未盡的小人出了遊樂園。

抱著小人來到車前,柳媚兒打開門調整著兒童座椅。

「叔叔,你是不是喜歡媽媽?」小人突然湊到我耳邊偷偷問道。

這麼小的小孩都懂這些了嗎?

我愣了愣神,剛好對上柳媚兒的眼睛,只見柳媚兒狐疑的看了我們一眼,對我做了個威脅的眼神,然後輕手輕腳來到我面前,側著耳朵偷聽。

「叔叔,快點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媽?」

只見柳媚兒的臉紅了紅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警告我不要亂說話。

我笑了笑同樣故意壓低聲音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叔叔一直偷看媽媽。」

「有嗎?」

「有,都看呆了好幾次。」說完又驕傲的補了句:「我媽媽漂亮吧?」

看著美人妻越加緋紅的俏臉,我滿臉促狹的盯著她的眼睛輕聲道:「漂亮,如果我要追你媽媽你同不同意?」

美人妻紅著臉伸手來到我的腰間使勁掐了掐,兩眼帶著警告瞪了我一眼。

「不知道誒,媽媽同意我就同意。」

「媽媽同意的話,你爸爸呢?」

「不知道,爸爸都不回家,也不陪我玩,回來還經常跟媽媽吵架,上次還把媽媽推倒了,媽媽還哭了,媽媽哭了我也忍不住哭了,我不喜歡爸爸。」

柳媚兒兩眼泛起水霧,閃過一絲黯然。

我伸手輕輕握住柳媚兒的手,輕輕捏了捏。

「那叔叔把你媽媽追到手好不好?」

「那你加油吧,唉——,媽媽如果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小人小大人般的語氣讓我和柳媚兒都露出了一絲微笑。

「哈哈哈,那你要幫我,你給我做臥底怎麼樣?」

「臥底是什麼?」

「臥底,,呃,,臥底就是你要在你媽媽面前誇我,說我的好話,你媽媽有什麼事你就偷偷告訴我。」

「呃——,」小人沉吟了一會兒,有些不好意思般的抱緊我問道:「那可不可以再帶我來遊樂場玩?」

「哈哈哈,當然可以,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還給你買玩具。」

「好,那我們不說了,等下媽媽該聽見了。」

「好,」我給柳媚兒使了個眼色,等她退後兩步我才放下小人。

美人妻狠狠剮了我一眼,又恨鐵不成鋼般的偷偷瞪了女兒一眼,拉著女兒準備上車。

「柳小姐,真是你啊?剛剛我還不敢打招呼,走進一看才確定,你也帶女兒來玩啊?」一個矮胖的女人抱著一個女孩上前打招呼道。

「呃——,陳夫人啊,,這麼巧啊」柳妖精說著偷偷向我擺擺手。

碰到熟人了?

這要是碰到嘴巴大的沒準要傳的滿城風雨。

鑒於女人肯定已經觀察了一段時間了,此時我要是做出一副不認識的樣子恐怕更會讓人懷疑。

我儘量做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沖小人擺擺手,笑道:「叔叔走了,拜拜。」

「叔叔再見!」

「媚兒姐,我就先走了。」

柳媚兒輕點螓首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來到另一邊,上了車,我不放心的拿出手機發了條信息給她「沒事吧?」

過了七八分鐘,柳媚兒的信息回了過來「嗯,不說了,我還有回家收衣服做飯。」

「好,路上小心。」

我總感覺柳媚兒字裡行間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也許是我想多了?

搖了搖頭,沒等到柳媚兒的回信,我駕車來到酒吧。

此時一些人已經在忙了。

「徐總好」「嗯,辛苦了」

「老闆好」「辛苦了」

我笑著一一答應,隱隱聽到後面傳來交談的聲音。

「哇,徐總好年輕啊,一點架子都沒有。」

「我看你是春心蕩漾了,嘻嘻嘻,,」

「你沒有嗎?咯咯——」

。。。。。。

來到後台化妝間,我敲了敲門,得到響應推開門。

只見裡面坐著幾十個女孩,有陪酒的,有負責走秀上酒的,有的三五成群在一起聊著天,有的在化妝,有的正在換衣服。

看見我進來,一個個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著我。

也幸好這種場面以前在滇雲經歷了不少,不然被幾十個女人盯著,我看一般人都受不了。

我拍拍手,笑道:「接下來這段時間都會特別忙,大家辛苦了,等這段時間忙完我給大家發獎金。」

一時間整個房間都是嘰嘰喳喳的聲音,七嘴八舌的我都不知道聽誰說。

這時一個風韻猶存的少婦走上前,挽住我的胳膊,壓了壓手大聲道:「大家都安靜一下。」

「徐總說要給我們發獎金,到時候姐妹們要是不滿意我們就讓徐總肉償,好不好?」

「好——」

「咯咯咯——」

一時間房間裡全是嬌笑聲。

這種場面可嚇不倒我。

「啪——」我一巴掌用力拍在女人豐滿的臀肉上,用力掐了掐,笑罵道:「琪姐,你是要把我榨乾啊?我這小身材可頂不住。」

一巴掌拍下去,女人不但不惱,反而媚眼如絲的倒在我身上,吃吃笑道:「徐總這身板可不小,我估計這裡的姐妹單對單,估計第二天都合不上腿,咯咯咯——」

「要不然琪姐先試試看?」

「咯咯咯——,這種機會還是讓給那些小姑娘吧,琪姐人老珠黃可入不了您的法眼。」

「我看琪姐是風韻猶存,肯定敗火。」

「咯咯咯——,徐總,你好壞啊。」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唉,那個小妹妹,來,過來,哥哥給你檢查檢查身體,看看是不是塞了海綿了,這麼大。」

「嘻嘻嘻——,徐總要給你檢查身體,還不趕緊去,萬一要是徐總滿意了,你就飛上枝頭了。」

「啐——,要去你去,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呢。」

「切,你要是黃花大閨女那我也是處女。」

「哎呀,別鬧,好癢,咯咯咯——」

「姐妹們,徐總好硬啊。」

「琪姐,哪裡硬你可要說清楚了,上面硬還是下面硬?嘻嘻嘻」

「上面硬,下面還沒有摸,我看看,哎呀,好大條。」

「真的嗎?我來摸摸看。」

剛入行的還在觀望,老司機已經迫不及待開始上手了。

在裡面跟姑娘們扯皮了半個小時,被吃了不少豆腐才走了出來。

那個叫琪姐的是頭,裡面大部分姑娘都是她帶的,不拿酒吧的工資,靠的是服務費抽成還有小費。

當初在滇雲,管理就是要跟所有人打成一片,才混的下去,不然把人得罪光了日子就不好過了,說到底一個團隊還是需要凝聚力。

這也是我為什麼說要給她們發獎金的原因。

時間來到6點,慢慢的酒吧里全都滿了起來,很多都是昨晚的熟面孔,股東們照樣坐在最大的卡座,我自然是要到處招呼,這次我學乖了,事先把一瓶可樂的氣全都搖沒了,然後倒入紅酒瓶里,摻上少量紅酒,在昏暗的燈光下見人就抿一口。

突然,大堂經理快步走到我面前,低聲道:「徐總,有人在我們這裡賣藥。」

我眼神一凝,問道:「人呢?」

「控制起來了,在後面倉庫。」

「走!」

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推門,就聽到一道囂張的聲音大喊著:「你們趕緊放了我,不然我大哥來了,你們就完蛋了。」

推開門就見到一個乾瘦的青年,被兩個保安壓著還在大喊。

「嚯——,這麼大來頭嗎?」我走進屋拉起一根凳子就砸在他頭上。

「啊——,我草,疼死我了。」乾瘦青年滿頭是血的癱在地上,哭叫著。

「我開業就放出風聲,不准有人在我這裡賣藥,你帶著自己吃我管不了你,但是你敢在我這裡賣藥,看來來頭不小,來,打電話把你大哥叫過來,我看看有多牛逼。」

乾瘦青年可能被我一進來就動手嚇住了,痛叫著往後縮,不說話。

「叫不叫?叫不叫?」說著我又掄起凳子在他背上狠狠砸了兩下。

「嗚——別打了,別打了,我知道錯了,我沒有大哥,我就是聽說沒人在這裡賣藥,動了歪念頭,從別的地方買了一點藥在這裡賣。」

一看乾瘦青年這體格,和慘無人色的臉我就知道這是個癮君子。

「媽的,你這樣的垃圾活著都是浪費糧食,自己吸還要害人。」

「我錯了,饒了我一次,我不敢了。」

「不敢?你這種癮君子有什麼不敢的?給你毒吸,讓你殺了爹媽你都敢。」

我不解氣的又踹了兩腳,打電話把股東們叫了進來,最後一位局裡有親戚的叫來了警察,簡單現場做了做筆錄把人帶走了。

「以後再有這種人渣,直接打一頓然後報警,解決不了的話通知我。」

「是,徐總。」

我拿著紙擦著手上的血跡,推門走了出去,只見門口圍滿了人,可能是剛剛警察進來把帶人出去鬧得動靜有點大,所以很多人都跑過來圍觀。

我笑著向四周擺擺手說道:「一點小事,希望沒有打擾到大家的興致。」

「沒有沒有,說笑了。」

「老闆,剛剛那人這麼回事啊?」

「方便說嗎?」

我一看這麼多圍著也不是事,就說道:「剛剛有個小癟三在我這裡賣藥,被我打了一頓報警帶走了,我相信大部分人出來玩,還是希望場所可以安全點,沒有那麼些個亂七八糟的人,所以我這裡絕對不允許賣藥,也請大家幫忙散布一下消息。」

榕城畢竟不是什麼邊陲之地,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玩這些東西的人,大家聽到後也都是鼓起了掌,大聲叫好。

聊了幾分鐘,眾人散去,我也繼續各處打著招呼,管你認識不認識,先混個臉熟。

我正在過道上走著,一道身影猛地撞在我背上,幾個杯子掉在地上,酒水濺濕我的西裝和褲腳皮鞋。

「呀,對不起對不起。」我轉過頭,只見一個女孩手裡拿著托盤彎著腰不停的道歉。

大堂經理就在不遠處,看到情況馬上衝過來,罵道:「怎麼回事,你會不會做事情啊?笨手笨腳的?」

「徐總,您沒事吧?」

我擺擺手示意沒事,女孩可能是不認識我,此時聽到大堂經理的聲音更是抖了抖,抬起頭眼淚已經滑落眼角,淚眼婆娑望著我,不敢說話。

剛剛彎著腰看不真切,此時直起腰,我打量了一眼,頭頂直接都快到了我鼻子的位置了,還是穿著平底鞋,凈身高怕是得有1米75了左右了,酒吧的西褲硬是給她穿出了七分褲的感覺。

頭髮扎在腦後,一張瓜子臉乾淨且精緻,不施粉黛卻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光潔的額頭,彎彎的柳眉下此時顯得楚楚可憐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下一張小嘴緊緊抿著,尖細的下巴,修長的粉頸。

「算了,誰都有不小心的時候,叫人過來收拾吧,你也別責怪她了,就這樣吧。」說完我轉頭對女孩說了一句「下次小心點」就準備去樓上清理一下。

「還不謝謝徐總,得虧徐總人好,換個人你就別想乾了,還得賠錢,這衣服可都是名牌?」

「對不起,謝謝徐總。」

「嗯」

來到樓上廁所用紙擦了擦,稍微清理了一下又下樓應酬了起來。

又是到晚上兩點,沒什麼事情了,交代好後續的事情,駕車準備回家。

今天我,寒夜裡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

風雨里追趕

霧裡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可會變(誰沒在變)

車載CD里放著我最喜歡的黃家駒的歌,手握著方向盤輕輕跟打著節拍。

突然,空無一人街邊的幾道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

加速開到面前,只見兩個男人正拉扯著一個女孩要往旁邊的巷子裡去。

穿著我酒吧里的工作服?

「嘿」我停下車大喝一聲,兩個男的一看到我停下車,鬆開女孩的手,醉洶洶的說道:「小子,別多管閒事,不然讓你吃不了,嗝,,兜著走。」

我走下車,一人一腳把兩個醉漢踹到在地,狠狠踹了兩腳,罵道:「站都快他媽站不穩了,還想著褲襠里那點事。」

「你沒事吧?」

女孩坐在地上,低著頭不說話。

我走進兩步,才發現女孩雙肩一直在微微的聳動,輕輕的啜泣聲傳進我的耳朵。

「起來吧。」我伸出手輕聲道。

女孩慢慢抬起頭,看到我愣了一下,繼而馬上低下頭自己爬起來,看了我一眼又馬上低下頭,輕聲道:「謝謝。」

看到她的臉,我也愣了一下,還真是巧了,就是在酒吧里撞到我的那個女孩。

「怎麼回事?」

「我下班騎車從這裡經過,就碰到他們,然後就這樣了」女孩吞吞吐吐的說道。

「要不要報警?」我指了指在地上哀嚎的兩個男人。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沒什麼事,多虧你了,,」說著女孩又抬頭看了我一眼,觸碰到我的目光馬上又低下頭道:「謝謝。」

我點了點,沉吟了一會兒,走上前去,蹲下來開始脫兩人的衣服,「啊——」女孩驚呼一聲連忙轉過身,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你幹嘛?」

不一會兒我拿著兩人的衣服走到女孩身前道:「把他們脫完,明天裸奔一下。」

「噗呲——」「你真壞。」說完似是覺得說的話太曖昧了,看了我一眼又紅著臉低下頭。

我被少女的嬌俏模樣弄得心裡像是被貓撓了一下,痒痒的,道:「如果沒有我經過,他們可能就要坐牢,甚至是槍斃,所以這樣其實是便宜了他們。」

女孩也有些後怕般的抓了抓衣角,點點頭「嗯」了一聲,仿佛又想到了什麼般滿臉不好意思的表情說道:「今天真是,,,把你衣服弄髒了,你都沒有怪我,剛剛你還救了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說完臉又是一紅。

看到女孩害羞的模樣,我突然有種想逗逗她的衝動,促狹道:「不知道的話就以身相許吧。」

「啊——」女孩仿佛被我的話嚇到了一般,整張臉紅的嚇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看著女孩拘謹的模樣,我也不好再逗她,說道:「好了,不逗你了,要我送你回家嗎?」

「不用了,我騎車了」女孩說完就要轉身,但是馬上就又轉過身驚呼一聲,「他,他們沒穿衣服,我車在那邊。」

我笑了笑走過去,扶起地上小巧的女式自行車,推到女孩跟前問道:「真的不要我送你嗎?」

「不,不用了,我家離這不遠。」

「萬一再碰上壞人呢?」說完看著女孩也有些猶豫的樣子,我推著自行車直接放入後備箱。

「上車吧。」我幫著拉開車門,女孩有些拘謹的邁開大長腿坐進車裡。

我雙手扶著車門看著女孩坐進車裡就沒有了動作,笑道:「系安全帶啊,傻愣著幹嘛?」

「噢噢——」在我的注視下女孩有些手忙腳亂的拉過安全帶,卻怎麼也系不上,急的額頭都冒出了香汗。

我彎腰探了進去伸手接過安全帶,插進扣子裡。

正準備出來,瞥了眼女孩被安全帶勒住的酥胸,穿著工作服看不出來,沒想到還挺料。

正準備縮頭出來,看見女孩滿臉羞澀的往後縮,忍不住又想逗逗她,湊近她的臉頰,僅隔著幾厘米,輕笑道:「我很可怕嗎?」

「沒,,沒有」

「那你為什麼很怕的我的樣子。」

女孩羞的滿臉通紅,我也適可而止,關上車門,來到駕駛位,問清女孩家的位置,啟動車子緩緩駛離,開出兩公里後把兩個醉漢的衣服扔進一個垃圾桶里。

「怎麼想到來酒吧上班?」我開著車隨後問了一句。

「沒有為什麼啊,酒吧上班的不都是女孩子多一些嗎?」女孩歪過頭回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你長得挺漂亮的,應該能找到,,怎麼說呢,,,更加體面的工作?」

「我現在的工作也沒有不體面啊。」女孩樂觀的笑道。

「也對,是我說錯話了,對不起,哈哈。」

「嗯。」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謝曼竹,你,你呢?」

「我叫徐星。」

車上了兩人沒有再說話。

大概7,8分鐘,車子在一棟老舊的居民樓停下。

我下車把謝曼竹的自行車從後備箱拿下來遞給她笑道:「以後下班小心一些,不是每次都能碰到我哦。」

謝曼竹經過前面的相處,好像沒那麼害羞了,大方的朝我笑了笑,用力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後又看見我衣服的污漬,有些臉紅的吞吞吐吐說:「那個,那個,衣服,,我幫你洗吧。」

謝曼竹害羞的模樣讓我又有些想逗她,笑道:「嗤,,好,我褲子也髒了,我現在脫給你。」說著我伸手假裝要脫褲子。

謝曼竹驚呼一聲轉過身,低聲道:「不可以的,這裡是大街。」

「沒事,現在大半夜沒人,我脫了啊。」

「不行,,你,你,你,我,,,」

「哈哈哈,不逗你了。」我低笑著脫下西裝遞到她面前。

謝曼竹連頭都沒有回,接過西裝推著自行車逃跑一般跑進樓道。

我笑著搖搖頭上了車。

「咔擦」謝曼竹推開門,把自行車靠在牆上,抱著西裝走進客廳。

還沒來得及開燈,就見一個女人雙手抱在胸前,兩眼炯炯有神的盯著自己,嚇得倒退一步,發出一聲驚呼。

「啊」「媽,您快嚇死我了,您怎麼還不睡?」

「哼哼——」范淑芸一臉玩味的看著女兒手裡的衣服。

謝曼竹注意到媽媽的目光,慌忙把手背到身後,紅了紅臉低頭說了句:「媽,我,我去洗澡了。」

范淑芸伸手攔下女兒,一臉促狹的說道:「說吧,怎麼回事啊?嗯——?」

「什麼,什麼怎麼回事啊。」

「哼哼——,手裡拿著男人的衣服,你說怎麼回事?」

「哦——,這個啊,這個是我同事的,今天我不小心把同事的衣服弄髒了,拿回來洗洗還給他。」

「哦——,酒吧同事的啊,也是服務員嗎?」

「嗯嗯,跟我一樣,媽,不說了,我去洗澡了。」

范淑芸又拉住想走的女兒,「嘖嘖」兩聲,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你這同事挺有錢啊,范西哲西裝?這一件少說也得幾萬吧?難道是富家少爺跟家裡鬧矛盾?離家出走?」

「我,我也不知道。」謝曼竹有些心虛的低下頭。

范淑芸拉著女兒坐到椅子上追問道:「不知道?不知道坐人家車回來的?從實招來。」

謝曼竹知道媽媽肯定從窗戶上都看見了,見沒辦法瞞過去,只能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

范淑芸聽到女兒差點被兩個醉漢侵犯時緊張的握了握拳頭,但是等女兒說完後又迫不及待的問:「你們老闆?幾歲了?家裡幾個人?有沒有女朋友?他是不是對你有意,,?」

「媽——,你,你,我哪知道這些啊,我今天才認識人家,再說了,我們也高攀不起人家啊。」謝曼竹有些急惱打斷媽媽連珠炮式的發問。

「切,為什麼高攀不起,你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樣有模樣,雖然沒有你老媽我這麼有韻味,但是以後生了孩子肯定,,,,」

「媽——」謝曼竹滿臉通紅的打斷媽媽的話。

「你這死丫頭,怎麼不懂呢,女人啊,找一個好男人多重要知道嗎?像你老媽我,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了,你看你爸,一輩子庸庸碌碌,一輩子就是打個工,累死累活的,不是你老媽我,靠他一個人早過不下去了。」

「可是,,我,這才認識人家,我什麼都不知道,您這也扯得太遠了。」謝曼竹一臉無奈的說道。

「那把你知道的先說出來我聽聽,不是老頭子吧?身高,年齡,什麼的,快點」范淑芸一臉八卦的盯著女兒。

「呼——」謝曼竹一臉無語的白了媽媽一眼,想到徐星的模樣,臉上又有些泛紅,低聲道:「年齡應該是20齣頭吧,身高,嗯,,比我高半個頭,別的不知道了。」

「富二代?」

「好像不是,聽別人閒聊的時候說好像是自己創業,但是有好幾個股東。」

「嘖嘖嘖,就他了,哪天你把他帶回來吃吃飯,就這麼說定了。」

「媽——,你你你,我不跟你說了。」謝曼竹急惱的說完就要起身。

范淑芸趕緊拉住女兒,說道:「不好意思了?沒事,不然你老媽我親自出馬?」

「媽——,你想什麼呢,我!」謝曼竹說著點了點自己的額頭,接著說道:「跟他,連話都沒說幾句!我讓人家回來吃飯?」

「但是他送你回來了啊,還讓你幫他洗衣服。」

「送我回來是因為人家救了我,衣服也是我弄髒的。」

「那不更有藉口了?就說感謝他。」

「不行!」

范淑芸看著有些激動的女兒,悻悻的放開手,想了想好像確實是自己太著急了,也沒有再多說,只是心裡這個念頭一起,怎麼也撲不滅,想著自己是不是要去女兒酒吧看看。

看著女兒進房間的背影,嘆了一口氣,走進房間,看著打著震天響呼嚕的丈夫,自艾自憐了一會兒,在床邊躺下閉上了眼睛。

相關推薦